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0】劝服

荣禄大街的福禄米庄已经不是最初的规模了,这几年将前后的铺子都收了,是盛京他们最大的铺子,也是十几家米铺的总店。

整个铺子占据了整条胡同的三分之一。鲁掌柜请示了沉欢后,将铺子后方的院墙全都开了月亮门,形成了一座狭长的后院。虽然不如正经的宅院来的正式和安静,但作为沉欢他们偶尔来的落脚点也是很不错了。

沉欢住在最东面的独立院子里,就像内院一样,现行到达的云裳和烟翠加上紫菱都已经在这里准备好了。

凌凤走进这里,不经意的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沉欢。

之前他送她的宅子,她居然没有用。

程智和周正宇去了天津还没回来。小黑他们护院也到了,护院就住在第二层的隔院里。

云裳在帮沉欢梳头的时候低声问,“让世子和护院一起住不好吧?”

沉欢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云裳,“他不和护院一起住岂不显眼。他有胆子跟着进了盛京,但不保证他是安全的。如果因为他再惹来一些人和事,也会影响我们。”

云裳点头,“也是。不过我看世子倒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就像很习惯这个身份似的。”

沉欢哼了一声,“轮到他有架子吗?这就叫做虎落平阳被犬欺。给他安身之所就不错了,他还得感谢我。”

云裳抿嘴一笑。

十多间铺子的掌柜们听说东家到了盛京,都赶过来拜见。

大家都是到大东家是个未及笄的女孩子,在铺子里当差这么久,自然也知道这位大东家姑娘不可小觑,尤其是鲁掌柜和周正宇如今也是气势逼人,他们能对大东家如此恭敬,他们这些二掌柜自然都十分恭谨,对沉欢问的话都很积极地回应。

沉欢见他们个个反应敏捷,思路清晰,再看各铺子的账本,也都非常高兴,吩咐云裳各自赏赐了些礼物,又让鲁掌柜到卤大的酒楼上留了个包间,让鲁掌柜代表设宴招待大家。

自己则留在院子里,让人去给燕府下了拜帖。

没想到不到半个时辰,伙计就领了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进来,“燕大人派了府上的管事来了。”

管事模样的人忙上前拜见,“小的李东。奉我家老爷之命,恭请姑娘入府。”

沉欢闻言,忙吩咐烟翠带下去招待着,云裳帮她换衣服、梳妆。

她带着云裳和烟翠乘着燕权慎专门派来的府里的马车,到了燕府大门,管事让马夫直接从东面门进去,直接进到二门内。

燕权慎夫人孙氏带着女儿燕茹候在垂花门下,见到马车停稳,便笑着迎了上来。

“欢儿啊,一晃几年不见,都长成大美人了,真是快认不出来了。”

燕茹上前行了礼,唤了声沉欢姐姐,她依旧是以前那样乖巧,只是长高了,模样变得更加俊俏了。

沉欢忙笑着挽着她们,“表婶更是越来越年轻了,茹妹妹更是漂亮。一直就想来看看你们,可惜哥哥一直忙着学业,又不太放心我一个人出门。所以就一直拖着。”

她们说笑着往里走,云裳和烟翠已经吩咐赶车的车夫和燕府的伙计将礼物全卸了车。

没想到燕权慎穿着正装在正堂的廊下候着,面上挂着亲切的笑容。

这次燕家的态度明显更加亲近了几分。

如今秦松涛虽然以惊人的速度上升,甚至因为他举荐了许中梁的缘故而故意疏远他,可燕权慎眼下已经成为了都察院御史。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的升迁是以为推荐了许中梁的缘故,可他在御前有旨意诏令的权利,他们的话本来就是极易入内阁和皇上的耳朵,而许中梁也因深通农田事务,因而调去户部大受重用。所以,若说他举荐许中梁对他没有一点好处是不可能的。

上次,沉欢也只是说服过燕权慎一次,他就得到了好处,而且秦松涛如今很快的爬上来,和他几乎平起平坐了,也被她说中了。他对沉欢自然另眼相看。

沉欢心知肚明,所以平静的接受燕家善意热情的招待,吃完饭大家在花厅喝茶。

沉欢含笑道:“我素闻表叔甚喜读书,想参观下表叔的书房。不知可否?”

燕权慎看她一眼,笑道:“当然。有何不可。走吧。”遂起了身,引着她往书房去。

到了书房,命令下人上了茶,燕权慎便挥退了下人。

沉欢在书架前一排排的浏览下去。看到书架上有一本《孙子兵法》,笑着问,“表叔也爱看兵法的书?”

“有人就有战争,身在官场,有时候身不由己,还是要学些防身之术的。”

沉欢笑道:“那么表叔认为朝堂如战场了。”

燕权慎抚着胡须道:“难道不是吗?”

沉欢点头,“表叔所言极是。”

到了此时,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

“表叔身为御前近臣,不知道对漕运怎么看?”

“漕运?”燕权慎有些意外。沉吟片刻,说道:“大沥开朝之初便重农桑经济,漕运是打通南北经济的要道,地位举足轻重。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呢?不妨直说。”

沉欢道:“我指的是漕帮。不满表叔说,侄女旗下的米铺已经十多家,这两年我一直在用漕运运送粮食。可是最近漕帮突然有人加重豫州码头的船银,扰乱市场,引得豫州商户们怨声载道。”

燕权慎将字据拿在手中,皱眉看了半日,方道:“漕帮私下收取商户的事情并不新鲜。但因为漕帮本来就是三教九流,难以管治,朝廷一向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上次因为调军粮的事情,皇上的确下过决心要彻查,可是,关联极大,在皇上还没有打算大换血的情况下,也还是会如此。这不,睿亲王世子的事情一出,漕运又没有人能挑起这个担子了。我想,这字据就是交到皇上面前,也不定能起什么效果。”

“要是这字据还不够,我这里还有样东西,表叔想必会感兴趣。”

说着,沉欢从袖子里掏出一物,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在豫州码头发现的。”

燕权慎看着她放在桌子上的东西,立刻拿起来看了看,“私章?”

“不错。”沉欢点头。

她把那夜如何发现这个私章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此印用的是六部专用的印泥,表叔久在朝廷,想必不难看出。”

燕权慎拿着私章对着光看了半响,神色更加凝重了。

“对,这是朝廷下发的六部通用的印泥!你是说,有朝廷命官与漕帮勾结谋不义之财?”

沉欢点头,“虽不敢肯定,但是从种种迹象看,可能性极大。从此印缝隙里老旧的印泥看来。定是长期使用这个。因而,十有*是朝廷里的人。”

“可我让人在盛京查了许久,居然查不到印的主人。有云为姓名的官员不下几十个。同时我很奇怪,此人为何出面帮吏使解围?又或许,他参与了帮常五夺权的事情?”

燕权慎沉吟半晌,望着窗外道:“朝官与漕帮勾结,这就不是小事了。”

沉欢点头,“虽不敢肯定,但是从种种迹象看,可能性极大。从此印缝隙里老旧的印泥看来。定是长期使用这个。因而,十有*是朝廷里的人。”

“可我让人在盛京查了许久,居然查不到印的主人。有云为姓名的官员不下几十个。同时我很奇怪,此人为何出面帮吏使解围?又或许,他参与了帮常五夺权的事情?”

燕权慎沉吟半晌,望着窗外道:“朝官与漕帮勾结,这就不是小事了。”

沉欢笑着点头,“不但不是小事,对和侄女一样的商户来说,这是头等大事。我想若是表叔办成这个案子,升官之路指日可待。”

燕权慎深深的看她一眼,将私章和吏使的字据缓缓的收了起来。

只要办成了这件案子,他就又为朝廷立了件功劳。

沉欢料定这件事他不会不答应。只是不知道通过这件事能不能隔山打牛惊动到秦松涛。他如果有动静,那就足以证明他也跟漕帮有牵扯。但是如果没有动静。那也无妨。

如今她进了京,就势必要有几番交手了。

盛京谢府。

苏氏一边让丫鬟收拾着东西,见秦松涛进来,忙迎上去,“下朝了?”

秦松涛笑着点头,“恩。”

“对了,今天收到老太太的信。”

“不管她。”

苏氏顿了顿,压低声道:“你真不把老太太接到盛京去吗?”一边说着,一边帮秦松涛换下官府,换上日常舒服的袍子。

“母亲要是来了盛京,那大哥要如何?祖屋是我们的根基,不能没人管。把它给大哥,不出一年秦府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再说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她,“你别忘了。余杭还有个沉欢。有母亲在,至少她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舒坦。”他拿起体面的书看了起来。

苏氏看着丈夫,半响,在他身后一张椅子上坐下,“这个沉欢,当真那么厉害?”

秦松涛淡淡的回,“不知道。”

------题外话------

上章后面加了一点新内容,记得回去补看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