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9】打乱阵脚

早饭时候,沉欢低头吃着饭,坐在一边吃的程智和凌凤、甘珠、赤冰也没吭声。

沉欢没有主子架子,没有外人或下等下人在场,他们都是一桌子吃饭。只是,沉欢难得的沉闷,让程智他们有些诧异。

凌凤端着碗,吃得优雅,时不时看一眼沉欢。

沉欢忽然抬头,“我们做个假设。如今内阁重组,我们能得到什么?”

她突如其来的话题让人全都呆了呆,他们还以为是因为凌凤的原因,原来她一直在埋头想这个啊?

凌凤瞪她一眼,这个丫头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些呢?

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大家马上回到沉欢提出的主题来。

“内阁是朝廷权势中心的顶端,如果这个时候内阁重组,加上首辅告老还乡,那一定有人顶上。那我们是否有机会利用下对付秦松涛一党呢?”沉欢不管他们诧异什么,这个问题缠绕在心中已经几天了,凌凤在这里,他也应该最关心这个,这个会直接影响到他是否可以洗涮冤屈,堂堂正正的回到盛京。

凌凤是知道这个消息的。

而沉欢是因为上一世的记忆,知道秦松涛在之后的五年中也进了内阁,那么倒推回来,内阁此刻就已经有帮他的人了。

程智自然发怔的,他压根就没想过内阁为何会忽然重组。

他立刻认真想了想,“这个倒是可以想想。”

沉欢瞟了一眼凌凤,他也在看她。

“如果内阁有机会重组,那说明定会换血。新进内阁的人是谁,和谁有关这就尤为重要了。按如今的情况,不论如何,褚家自然是要想办法拥立二皇子的,那么,肯定也会瞄准这机会将自己的人放进内阁之中,那他们要培养的未来接班人秦松涛自己也会因此而得利。”

凌凤定定的看着她,不再是8岁的小丫头,看她说起朝权之事头头是道。

“首先,我们如果能控制不让秦松涛能再进一步,就是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使他们失去了一个有力的帮手。然后就想当初我们离间辛大人的方式,将秦松涛最大的支持者对他失去了信心。”她看了一眼凌凤。

“我想睿亲王也想塞自己的人进去吧?”

凌凤含笑不语。

程智眼睛一亮,显然看到了希望。

沉欢继续道:“想要离间支持者和秦松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两件可以办到的。出手急了容易引起他们的警戒。所以,只有一点点的侵蚀。如今都是入阁人选,我想到一人,大家想想是否可行。”

程智急问,“谁?”

“我表叔,燕权慎。”

沉欢看了一眼凌凤,见他没有反对的表情,就继续说道:“秦松涛第一次得到帮助就是从他这里来。虽然他是我表叔,但秦松涛一直认为他已经拿下了燕权慎。我们帮他上位,会让秦松涛不那么警惕。”

程智点头,“是,毕竟是姑娘你自己的亲戚。”

沉欢颔首,“虽然他是我表叔,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说动的,何况如果入阁后,被褚家拉过去,对我们反而有害了。毕竟他会认为将赌注押在我身上,还是有风险的。我得好好想想要如何做。”

程智想了想,“那姑娘预备几时进京?”

“我想马上进京。只要从这件事上插一杠子,会将褚家人的视线拉开漕运一些。”

凌凤看着沉欢的眸瞳深了些,她要马上进京?

程智深以为然,“这件事毕竟是大事,如果此事成功,再将漕运的事情做成,那再回过头来做沿江的生意才会更加有利。”

“正是。”沉欢点头。

在盛京的米铺现在已经十多间,他们米庄的名声已经在外,深为盛京百姓所熟知,而米庄的粮票发行已经在他们每间米庄间通用,深受大家欢迎。

沉欢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整条运河沿线的州府,所以周正宇准备从明年来时又将大半时间由北而上奔走。沉欢本来想自己先摸摸底,但对于漕帮内部和朝政大权,才是如今重中之重的头等事情。

何况米铺要增开,所需漕船便更加多了。控制漕运除了褚家人外,似乎还有另外一股人,她也就急于解开他的真面目,免得遭了暗手。

这里正好距离江西中州不远,索性她就先去看看在任上二舅一家,而且之后将会非常繁忙,也算和赵氏他们先一起聚一下,再看看二舅在任上如何。

同时,吩咐程智先去盛京,她打算现在天津再开两家米铺,尽量利用京师资源。程智就先去盛京,寻周正宇和鲁掌柜,安排人到天津寻铺子。

没想到去到中州遇到两件让她高兴的事情。

一是表姐周琴居然提前遇到了前世的丈夫吴淮宁。但这个时候吴淮宁只是小小的贡生,不巧也正是和哥哥秦钰一样,明年参加大。吴淮宁的家世一般,父亲是个小小的没有入流的县衙文书,但也是十多年的老秀才,只是官运不济。算是寒门子弟,但吴淮宁聪慧肯学,后来高中后得了一官半职。这个吴淮宁人不错,前世与表姐很是恩爱。

如果是命中注定的,起码表姐的幸福应该不用太愁了。

另一件事是二舅很得州刺史的赏识,准备举荐他,来年很可能就会有升迁的机会。

按照记忆,周鼎再过半年因与人争官输了,一气之下辞了官,之后便郁郁而亡。今生看来是不会历史重演了。至少,只要有钱就能解决官道的问题。沉欢是完全可以替舅舅扛下来的。

周鼎听沉欢说漕帮私收银两,并有神秘官员中饱私囊后,也是大吃一惊。

他擅长农耕,现在又是户部的官职,所以对漕运尤为敏感。

漕运本来就是为了贯通南北的交易,让南粮北调上京,因而叫做漕粮。到了这个大沥中期,其实也是鼓励农商的一种政策,如果按照沉欢所说,不但是漕帮私下滥加雇船佣金,还设有印讫,这说明了他们不是简单的中饱私囊,而是有规模的,有制度的贪污。

长此下去,必定会伤害小商户的积极性,彻底影响底层的经商发展,何况,就算是部分商户出得起钱,那也会造成不满,长而久之,便会和漕帮产生纷争,给朝廷带来不安因素。这难道不是意图祸乱朝政吗?

周鼎想罢大怒,“这件事一定要彻查,必定要揪出这条尾巴,抓出这只贪婪额硕鼠来!”

沉欢点头,“这种事让我们商户听到就非常愤怒。而且,明摆着的,他们敢公然收银子,谁给的胆?谁和他们合伙牟利?我算过,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他们究竟只是中饱私囊还是有其他用处?如果我们查下去,说不定会查出什么大事来。”

赵氏心痛的将沉欢揽住,“我说你这个丫头,整天操心那么多事情干什么?明年你就该好好操心婚事了。”“此言差矣。”周鼎立刻打断她,“先不说朝廷的声望,沉欢是粮商,第一个受到损失。”

赵氏一想也是,可更加心疼沉欢,“我觉得欢儿就这样就行了,弄那么多铺子干什么?婉儿嫁入了荣亲王府,钰哥儿明年高中后做个官,选个好媳妇。这嫁妆和聘礼也都够了。”

周鼎看着14岁的沉欢,想想也是。

“欢儿,二舅也觉得你不要太好强了。”

沉欢揽着赵氏手臂甜甜的笑着,“欢儿最喜欢钱了,赚钱多快乐啊。”

赵氏忍俊不禁,伸手戳她脑袋,“哪有女儿家像你这样财迷的,总是抛头露面,以后谁敢娶你。”

周琴和周志噗嗤笑了。

沉欢脸一红,“舅母!”

一家人笑了起来。

夜色下的暗巷里,站着五六个黑衣人。

“禀主子。属下已经查过了。秦松涛那边似乎没有什么漏洞,不好下手。私下也非常检点,没有什么把柄可以利用。既不贪,又不色,为官谨慎,就是和褚家人来往,也是公开的。属下实在无从下手。”

“无从下手?”凌凤负手而立,想了想点头,“知道了。”

赤焰看了他一眼,又道:“不过,属下查过,秦松涛此人很看重家人,而且他只有一女,对这个秦嫣姑娘甚是宠爱。最近常在同僚间也打听着婚事。他夫人常将她带到各大官府里串门。甚至请了媒婆四处打听。于是,属下使了点小手碗,让她黄了两头婚事。”

优秀的秦松涛家里居然有个嫁不出去的女儿,应该是相当闹心吧?

凌凤看了一眼有些眼神闪烁的赤焰,道:“这法子有些上不得台面。”

赤焰背脊直了直。

“不过做了就算了,以后要大气些。”

赤焰忙点头,“属下遵命。”

凌凤没有半分愠色,道:“如果秦松涛办事滴水不漏,说明他防范心极强。这种人正面攻击反而不起作用,那就双管齐下,你们一边从他最弱的地方下手,暗查他的漏洞,渐渐瓦解他的防线,另一方面也要从他正面寻到他的痛点迎头痛击。他只要乱了心,必然慢慢就乱了阵脚。”

“除了从秦嫣下手外,一定还有其他法子。毕竟从一个姑娘家下手,也不算本事。”

赤焰额头冒出汗,他以前可不会做这等事,只是知道主子心里最在意四姑娘,而四姑娘的敌人也包括了秦嫣。

“属下明白。”

“去吧。”凌凤挥了挥手。几个黑影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凌凤和这些暗卫就像鬼魅一般来无影去无踪,别说沉欢不知道,就是甘珠也没有发觉。

当然,赤冰是知道的,毕竟她和哥哥之间有些感应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