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5】暖心(完整版)

程智朝窗外看了眼,压低声音道:“姑娘怀疑宁臻就是凌凤?”

沉欢低垂眼帘,半响,摇头,“他没必要骗我。”

程智拧眉想了想,“也是,凌凤世子虽然对姑娘极好,但毕竟是大将军身份,骨子里也是有傲气的。让他低头附小在姑娘身边做护院似乎不太可能。”

沉欢抬眸,满目平静,“正是。”

“那姑娘下一步要怎么办?”

“先生此次可探听漕帮总舵的事情吗?”

程智点头,“时间很紧,但在下还是去探听了一下。十一初十便是新舵主大选,各分舵主都会集聚在总舵,十一月十五便是好日子,他们定位新舵主继任大典之日。”

“十一月初十?那我们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应该可以。”

“那姑娘准备何时去拜会吕玉堂。”

沉欢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茶杯,“先生和石舵主商议着吧,越快越好,万一吕玉堂不值得我们扶持,那我们还需要另作他想。”

程智点头,“那我就先下去了,等会儿用过饭我就去找石舵主。”

沉欢笑着点头,“辛苦了。”

程智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不想再说了,便转身出去了。

等他走到二院门,脚刚跨过去,就看见宁臻环臂倚靠在门后,嘴里叼着一根草,笑着看他。

“宁护卫……原来是你,在这里干什么?”程智心底莫名就多了分敬意,语气带了几分谦虚。

宁臻吐掉口中的草,站直含笑看着他,“先生此次去可见到了大姑爷?”

程智一怔,眼珠一转,飞快的平静道:“自然,大姑奶奶也很担心姑娘。”

宁臻点头,“有些事情先生还是莫管,沉欢她自有打算。”

他直呼姑娘的名字,程智心里叹了口气,姑娘心细如发,敏锐聪慧,有些事自然不是他能担心的。

“自然。”

宁臻忽然凑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程智抬眸看他,笑着说,“好,这个可以有。”

宁臻满意的笑着冲他抱拳,“那就有劳先生了。”

程智笑着摇头,“应该的。”他背着手往外院走了两步,忽停住,转身,看着宁臻,“有些事,还是早些坦白,省得没了退路。姑娘可是嫉恶如仇,心眼很窄的人,若是被她恨上了,估计有人有苦吃了。”

宁臻闻言表情顿了顿,刚才的机灵劲顿时泄去了一半,苦笑着转身看了一眼内院。

那边程智已经悠然的走了,他拍了拍自己脑袋,自言自语,“自讨苦吃。”

晌午,钱陇和媳妇喜滋滋的抱着一堆账本来找沉欢。

沉欢在抱夏里见了两人,听着两人的汇报,心里满是欢喜,用他们夫妻两真是对了。秦府之前的两间大茶铺因为钱陇断了他们的下家,生意已经淡得不行了。这两间茶铺之前秦松涛为了顺着吕氏的意思,也为了让吕氏消停不给他造成仕途上的影响,就分给了秦中矩管着,也让他们自己有能力生活。

钱陇夫妻合计着,知道秦中矩是沉欢最恨的人,加上秦中矩没有经营能力,就选择茶铺下手,加上豫州的茶叶也是沉欢自己的茶山做得最好,又是皇家茶商,用这一条去夺他们的茶铺的客户简直太容易了。

钱陇夫妇在豫州也因秦家的关系,和各个商户关系都甚好,他们一出手,不到一个月就全部搞定。没了生意,秦中矩便要每月自己掏银子维持店里的营生,他如今是没有底的人,怎么可能维持得了。钱陇便寻了个陌生的买手去和他谈买铺子的事情,秦中矩万般无奈下,得了吕氏的同意,一间铺子用一百两银子买了下来。而这个铺子之前经营得好的时候一个月就能赚三百两。

沉欢笑着说,“好,就这样做,只要是秦府的生意,你们夺回来的,我们都五五分利。”

钱陇夫妇顿时兴奋了。

“姑娘放心吧。秦三爷不喜欢管生意,秦中矩又不是这块料,吕氏一心想去盛京,她只希望别惹出事来,好让秦三爷不再恨她,豫州的生意要夺过来再容易不过。”

沉欢看着钱陇信心百倍,点头,“不过,不要太快,毕竟三叔如今还是需要银两支撑他的仕途的,如果他发觉我们的意图,很快就会掉头来对付我们的,我还需要时间,不想马上直接面对他。”

钱陇收了笑容,认真的点头,“好,小的明白了。”

送走了钱陇夫妇,沉欢面色沉静的看着窗外。今天其实是自己14岁的生日,因为大家都各忙各的,自己也不愿意弄得隆重,也就没吱声。去年是姐姐在身边,姐姐负责张罗着,今年整个府里自己说了算,也没有其他主人能主事,下人们都不敢自把自为,满府的人似乎都很忙碌,竟然没有人提及生日的事情。

沉欢托着腮帮,有些无聊。

眼看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只有云裳在身边帮着整理刚才的那些账本,连烟翠也不见踪影。

“云裳,你说我是不是太放纵这些人了?”沉欢忽然问道。

云裳扭头过来,想了想,正色道,“我看是的,就连烟翠也不知道规矩了,一整天不见她人影。这会了,都该准备给姑娘送饭过来了,就连金嬷嬷也不知道提点下,我看是要严管一下了。”

沉欢深以为然的点头,摸了摸肚子,说到吃饭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无奈的叹口气,太仁慈、太放松的管理看来不行,整个府中只有她一个主子都会被饿肚子,以后要怎么得了。

云裳看着她一脸沮丧,悄然转头朝窗外看了眼,勾唇笑了起来。

忽然,赤冰走了进来,复杂的看了一眼沉欢。

沉欢也诧异的看着赤冰,只要她出现都会有事。

云裳递了一块手帕给赤冰,沉欢眼眉一跳,赤冰瞬间就到了面前,伸手就点了她的穴位,她正张嘴惊讶的瞪着眼,就被赤冰用手帕懵了眼睛,接着人就被赤冰抱着腰飞了出去。

等她脚踩了地,心落了地,才惊魂不定的感受着四周的情况。

只觉得周围芬芳环绕,清新醒神,心情顿时舒畅起来。

眼前忽然一亮,手绢被扯开,赤冰也解了她的穴道。

沉欢惊讶的瞪大眼睛。

她被各种鲜花做成的花昙包围着,外院的周围点着三百只各式各样的花灯,将外院照得如白昼一般。

府中的人和钱陇夫妇,娟儿父女全都齐刷刷的站在花昙前笑眯眯的看着她,接着齐声高呼姑娘生辰快乐,众人身子一矮,冲着她行了贺寿大礼。只有宁臻立在队伍的最后面,潇洒的冲着她抱拳,满脸笑如朗月明星。

沉欢的心顿时被温暖包围起来,眼圈顿时红了。

“我们的欢儿又长大了一岁,在花团锦簇中竟然如牡丹一眼,艳压群芳。”一声柔美的声音传来。

沉欢唰的站起来,惊呼,“姐姐!”

下人们迅速退开,露出中间一条道。

一身玫红绢纱衣裙的秦婉盈盈的站在中间,宁逸飞一袭月牙白银水纹长袍紧跟在秦婉身后,他手里捧着一个锦盒,两人笑眯眯的走上来。

沉欢傻了似的忘记了动弹。直到宁逸飞嬉笑着说,“欢儿竟然也有傻的时候啊。”

秦婉满面柔情,上前拉着沉欢将她带下花昙,“我们都一年未见了,欢儿欢喜丢了魂也是自然的。怎么?没有想到我们会来吧?”

沉欢这才回了神,激动的抱住姐姐,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哽咽着喃喃,“姐姐……姐姐……”

秦婉眼圈瞬间红了,努力忍着落泪,笑着轻抚沉欢的头发,压制着心酸,柔声道,“抱歉,欢儿,这一年姐姐都没有对你多些关心。”

宁逸飞接口,“都怪我,身体一直在调理,反复无常,害得你姐姐无法顾及你,如今好了。”

沉欢这才破涕为笑,脱开姐姐的怀抱,看着脸上的疤痕也淡了许多的宁逸飞,欣喜万分,“姐夫能站起来了?”

宁逸飞潇洒的摇着纸扇转了一圈,“是啊,不过轻功是难以回来了,如此也好,我可以练硬功。”接着凑近搂着秦婉的腰肢,低声道,“因为我们要给沉欢带一堆粉嫩的外侄子和侄女玩啊。”

秦婉粉脸顿时羞红,回头一拳给他,“胡说八道!”

宁逸飞一把握住她的粉拳,大笑起来,“难道沉欢不喜欢?”

沉欢用力点头,“喜欢喜欢喜欢,非常喜欢。”

秦婉笑啐着,“你们就一对疯人。”

“我妒忌!”忽闻一声喊醋朗朗的声音传来。

沉欢差点跳了起来。

秦婉忙让开身子,“哥哥吃醋了。”

“哥哥!”沉欢立刻奔了过去,抓着秦钰的衣袖,欣喜若狂的看着又长高了的秦钰。

“哥哥怎么也来了?”

秦钰捏了一把她已经没有婴儿肥的俏脸,“我们最疼爱的欢儿的生辰,哥哥怎么能不回来?”他将手中一个锦盒地给她,“礼物。”

“礼物是我挑的。”脆生生的声音让沉欢瞪大眼睛。

“曹公子?”

依旧穿着男装的曹玉笑盈盈的歪着脑袋看着她,“是啊,沉欢的生辰据说特别热闹,又很特别,我一定要来的。不过我好妒忌啊,我的生辰也要这样热闹。”说着瞟了一眼秦钰,他耳根莫名红了红,喃喃道,“你个大男人怎么和小姑娘一眼。”

曹玉扁了扁嘴,“我的年纪也不大啊,为什么不可以提要求?”

沉欢看着无奈的哥哥,忍不住就笑了,“曹公子是哥哥的好友,自然哥哥会为曹公子生日好好策划的。”

秦婉看了一眼宁逸飞,宁逸飞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话,他在盛京公子小姐圈子里混了那么久,怎么会不认识曹玉呢,他一下车就遇到赶回来的秦钰,瞧见曹玉的时候看她男装出现,自然不好点破。现在看到她看秦钰的表情,聪明的他自然就明白了。

秦婉瞪大眼睛打量曹玉,目光落在她的耳垂上,恍然大悟,和沉欢对视一眼,两人相视而笑。

秦钰摇头,嘟囔着,“有时候真怀疑你是女的。”

沉欢也暗地摇头,这个哥哥真是榆木脑袋。

“你们肚子都不饿吗?”宁臻朗朗的声音传来。

宁逸飞瞬间被吓住,瞪大眼睛看着忽然出现的凌凤。

而他坦然的冲着宁逸飞拱手行礼,“在下乃秦四姑娘的贴身护卫,姓宁名臻。”

宁逸飞眼珠一转,忙收了激动的神色,平静的点头,一笑道:“是肚子饿了,我们收到一个人的信,说要隆重的给小姑子举办生辰宴会,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一路上只管换马,没有停一下,光吃干粮了。我倒要看看这个要给小姑子隆重办生日会的人要弄出什么名堂来。”

沉欢眼神闪了闪。

秦婉和沉欢一样没有见过凌凤的真面目,她也没有近距离和凌凤接触过,自然更加认不出凌凤来。

宁臻表情看不出任何异常,将身子让开,“我们在东院荷塘边设了烧烤宴席,各位请。”

“哈哈,好别致的荷塘宴席。走,瞧瞧去。”宁逸飞兴趣浓厚的拉着秦钰大步走了去。

路过宁臻身边,他用内力将话传到宁臻的耳朵里,“你小子,完蛋了!”

宁臻脸一跨,瞟了一眼沉欢,她只管拉着秦婉兴奋的说话,一眼都没瞧自己。

沉欢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忍着不让自己看过去,心里有些恼怒,自己像是被人算计了一般。

“姑娘,姑娘。”烟翠兴奋的提着裙子跑来,“二舅奶奶带着表小姐、表少爷来了。”

“二舅母来了?”沉欢心里的不快顿时散了,拉着姐姐忙往外走,“姐姐,我们去迎迎。”

秦婉笑着点头,“好。”

“沉欢。”周琴鸟一般飞了进来,三姐妹兴奋的拉着叽叽咋咋的说开了。

长大许多的周励反而腼腆了许多,走到秦钰身边,哥两聊了起来。

“我去接二舅母。”沉欢高兴的跳了出去。

赵氏见到她就拉着抹眼泪,沉欢忙抱着她的隔壁,娇笑,“舅母,快别流眼泪,沉欢看到你们可欢喜了。”

赵氏破涕为笑,欣喜的摸着她的头发,“虽然你坚强,可二舅母心里就是过意不去,让你一个人扛着这么大头家,舅母一点忙都帮不上。”

沉欢嘿嘿笑着,“舅母开心就是帮沉欢了啊。你看沉欢不是好好的?”

“二舅母。”秦婉笑着上前行了礼,赵氏忙上前扶起她,“哎呀,婉儿是荣亲王府的二奶奶,舅母可受不得这礼,舅母瞧着你现在脸色极好,就放心了。”

“就算姐姐得了诰命,也是要向舅母行礼的。”秦婉眼圈红着。

“好啦。我肚子饿死啦。”周琴笑着拍着肚子。

赵氏笑着拍她,“看你,一点斯文模样都没有,要好好的向婉儿学学。”

秦婉莞尔,“那倒是的,要不嫁人要怎么办?”

“表姐!”周琴撅着嘴,指着沉欢,“看看沉欢的样子,我比她斯文好吧?”

沉欢抚掌大笑,“对对,表姐可比我斯文多了。所以,表姐是想嫁人了,二舅母赶紧给她寻个好人家。”

周琴顿时羞红了脸,追着沉欢就捶着,“胡说啦!”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说说笑笑的就走进了东院荷塘边。

东院的栅栏上布满各种野花,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芬芳,花间穿插着花型的灯笼,远远看去仿佛百花丛中繁星点点,非常漂亮。

众姐妹忽然一怔。

荷塘中间站着一个人,细看竟然是宁臻,他手里拿着一只蜡烛,脚下是一个小小的竹排。

荷塘盛开着白雪的莲花,在银月下焕发着淡银色的光晕,蜡烛映着他英俊无双的脸,让人有些恍惚的感觉。

宁逸飞摇着手中的扇子,暗暗摇头,有用吗?尤其是对心如天大的沉欢。

沉欢定定的看着荷塘中的人。

宁臻缓缓的蹲下,将手中的蜡烛放在一朵荷花中,忽然两道闪着绚丽多彩光芒的火条迅速向两边窜去,顺着火条一朵朵莲花噌地被点着,依次瞬间迸发朵朵烟花,原来莲花的中心都放了烟花,等绚丽夺目的烟花烧尽,莲花心中剩下的一盏盏红色蜡烛。

定眼一看,竟然是个心型。

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

沉欢心底一跳,定定看着悠然撑着竹篙划回岸边的宁臻,眼底渐渐漫上一丝感动,但只是瞬间,很快就被平静所代替,谁也看不出她的情愫。

秦婉瞪大眼睛,悄悄的走进宁逸飞,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他究竟是谁?怎么知道你……当时的动作?”

宁逸飞鼻腔哼了一声,“东施效颦。”

秦婉心里一亮,“难道他是凌凤?”

宁逸飞赞许的看她,满目温柔,低声道,“他就是凌凤。难怪说他逃出来已经半个多月,无声无息,也不见寻我商议对策,原来潜伏到沉欢身边了。”

秦婉张大嘴,讶异了半响,方笑着轻声说,“你猜欢儿会原谅他吗?”

宁逸飞一脸坏笑,“我猜不会,我也希望不会,这个家伙让我们一群人担心了那么久,就该让沉欢好好的治治他。”

秦婉掩唇低笑,“换了别人还不好说,沉欢那性子定不会饶他的。我们可有好戏看了。”

宁逸飞兴奋的点头,“就是。”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文潺投月票

最近因为工作变动的原因,时常无法按时更文,感谢一直没有放弃度度的文的亲们,没有大家的支持,度度也难坚持的。非常感谢。16号凌晨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