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4】造势

听宁臻说得笃定,沉欢和石舵主同时看着他。

宁臻朗朗一笑,“既然他们已经准备了一条路,如果我们截断了这条路,就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你们试想想,会是什么结果?”

沉欢挑眉,“难道睿亲王其实是等着他们出手?”

石舵主一脸茫然,“如何做到?”

“一步一步来。就先按沉欢的计谋,先让你坐稳分舵主的位置,然后你将我们引荐给吕玉堂,其他的我们来做。”宁臻忽然有种信心百倍的热血感,仿佛在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看到了一条通往绿洲的路。

离开了盛京,他本来想暗查摸到证据,再返回盛京反击,现在他发现如果能彻底的掌控漕运,便是断了勋国公的源头。

沉欢见他眼睛放光,淡笑,“石舵主明日就寻个由头离开这里,外外面呆个两三天。”

石舵主点头,“好,我这就去吩咐弟兄们布置去。”

沉欢一行人回到了余杭,仿佛出去游玩了几天。暗中宁臻根据石舵主给的船主的名单,挨家探访。沉欢寻了卤老爷,卤老爷一听是这事,又是沉欢出面,立刻就调动资源,将豫州的各大用了漕运船的商户一起商议。

商户们受漕运的苦不是一两天了,对漕帮有爱又恨。一听说此事由秦家聪明绝顶的四姑娘牵头,无人不响应。

头两天商户们被豫州漕帮忽然多收了船银都不吭声。石舵主那边也做了安排,将每条船收的银两都一条条的登记在帐,还让船户按了手印。

等到了第三天,这个账本就到了沉欢手上。

沉欢带着一群商户直接将到州衙击鼓告状。

苏东辰皱着眉头看着三年没见的沉欢,就是她令到自己无法入京为官,也因为军粮掉包之事败露,勋国公对他多有微词,虽然保住了他和吴斌的官职,可也难以有大作为了。不但如此,为了秦婉的事情,还得罪了辛大人,让他的儿子未来的官路多了一重障碍。

前一段时间又听说沉欢对吕氏下手,逼得秦府几乎散掉,因而,他对沉欢,不论她只有十三岁,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轻视。

“四姑娘,好久未见。”苏东辰收了不满神色,眼中一片平静。

沉欢微微一笑,“民女见过苏大人。民女今日是逼不得已,和众位商户请大人主持公道。”

苏东辰看了眼手中的账本,“此时复杂,容本官细查。”

“那大人要查到何时?得给个时间。”

苏东辰掩唇笑,“官府查案是难说时间的,需要证据。就凭你们几人如何证明漕帮全都多收了呢?如果是你们不满漕帮假意陷害呢?”

商户们闻言顿时哗然,正要理论,沉欢挥了挥手,一笑,“好,苏大人您慢慢查,按照大沥法律,小案五天,大案十天,苏大人是按小案查还是大案查呢?”

一句话让苏东辰微微变了脸。

若是大案查,就要修书上禀朝廷,大理寺也会出面查案,这件事本就关系到漕帮,若是再惹出什么麻烦来,难保勋国公还有没有这个耐性。

若是按小案查,五天内便要查清,否则,便可上京,将案子告到大理寺。

不论什么结果,对苏东辰来说,都不是好事。

苏东辰很快恢复原样,“自然是小案。”

沉欢一拍手,“那好,这五天内大人彻查期间,漕运总舵的吏使是否应该停止行使职权,他也不是豫州漕帮编制,凭什么在码头上指手画脚。我们交付的船银不都是官府的吗?官府理应为我们做主,让这些浑水摸鱼,欺诈百姓的蛀虫滚出豫州,还大人一个廉政的豫州呢?”

苏东辰脸色一沉,“难道本官做事情还需要你一个十三岁抛头露面不顾廉耻的小丫头来教吗?”

沉欢扬眉,“堂堂豫州刺史大人不作为,纵容漕帮私收船银,中饱私囊,还妄图包庇,罪加一等!既然州衙不能为名伸冤,那我们上盛京击鼓鸣冤!否则,你们还会给我们活路吗?”

商户刚开始还担心得罪苏东辰,毕竟在人家眼皮底下讨生活,仰仗鼻息。可沉欢的话提醒了他们,既然将事情闹起来了,若不是得到个了解,官府再秋后算账,那他们就真是全都完了。

沉欢的话挑起他们的热血,顿时整个衙门审案堂炸开了锅,商户们言辞激烈,斗志激昂,纷纷开始讨伐。

苏东辰脸色越来越阴沉,无奈下,拍了拍桌子,“违规的吏使自然要停止权利。”

沉欢闻言示意大家安静,含笑道,“那这五日内,小女子和各位商户就静候大人的结果。”

众人撤出衙门,走在最后面的沉欢忽然回头,淡淡一笑,“大人手上那个账本是复制本,正本在我手上。苏大人应该听说过沉欢善于讲故事,万一沉欢年纪小,嘴巴不严,将这漕帮与官府勾结榨取商户银子的事情说了出去,再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恐怕就怪不得我了。”

“你竟敢愚弄本官!”苏东辰豁然大怒,一拍桌子。

甘珠立刻挡在沉欢面前。

沉欢却不理他,回头笑着继续走出衙门,甘珠也快步跟上。

吏使很快被赶出了豫州码头,没到五天州衙便出了消息,吏使为章乱纪,责成总舵将其驱除出漕帮。

石舵主其实也没闲着,早就去了上游两个分舵将总舵派来的吏使加收银子,中饱私囊,破坏他们建立起来的商家和漕帮的和气,两位分舵主自然是义愤填膺,撸袖子要为石舵主讨公道。

其实他们暗地里也是为自己担心,万一常五得逞,那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他们。

漕帮讲究义气,帮规也严,往日里若是都不说破,各自有些暗箱操作的事情,也都因为兄弟义气不点破,但若是一旦犯了众怒,帮规是没有颜面可讲的,否则,谁做总舵主都会被轰下去。

石舵主得了支持,底气自然足了。回到豫州重新整顿漕务,清理门户,只要和总舵沾上边的人一律清除。

这次去州衙,宁臻没有出面,因为苏东辰见过他真颜。

事情三天就飞快的解决了,这是沉欢没有想到的。

但是越是异常顺利的情况下,沉欢反而有些担心。

宁臻将她托着腮帮盯着没有鱼的湖里好半响,忍不住走过来,立在她身边。

“你又在琢磨什么?”

“我觉得苏东辰这个人的城府和秦松涛有一拼,他怎么会如此顺着我们的意思,那么夸妥协呢?”

“苏东辰这个人的确城府很深,本来如果没有去年军粮掉包一案,他就可以入京任三品大员了,这次内阁变动,他极有可能入阁。只是他被那件事绊了脚。永远失去了入阁的机会。”

他可以直呼三品大员的名讳,他还能说自己出自普通家庭吗?

沉欢皱了皱眉。

宁臻看她的表情,笑笑,“下一步你要做什么?”

沉欢想了想,打开多宝格下面一个柜子,取出一个匣子放在桌子上。

“这是去年石舵主帮着调换军粮时的证据。”

宁臻剑眉顿时扬起,飞快的抓起账本翻了起来,脸上浮现出欣喜的表情。

“你怎么弄到的?”

“石舵主派人送来的,这是他留了一手,当时调换军粮他知道风险极大,也为了万一东窗事发,他也有洗清罪责的借口。这次我帮了他大忙,他就送我了。”沉欢说话是眼睛一直盯着宁臻的表情。

他关注着手中的账本。

“姑娘。”程智送二道院门一路喊了进来。

沉欢立刻站起来,正要迎出去,程智已经兴奋的冲了进来。

“姑娘,我打听到好消息……”程智忽然看到宁臻也在,立刻住口。

沉欢诧异的看着他,程智往日很内敛,说话沉稳,惜字如金,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你先下去吧。我和先生说说话。”

宁臻放下账本看了一眼程智,点头转身出去。

沉欢亲自给程智倒茶递了过去,“先生慢慢说。”

程智一口喝完茶,压低声音道,“凌凤世子已经逃出大理寺了。”

沉欢大喜,“真的?”

程智点头,“是。本来关押世子的是大理寺,可另外有两拨人在护着,除了睿亲王府的暗卫外,宁府也暗中派了人。但是谁都没有发现世子逃出去。所以三拨人都一直守着,外人便以为他还在大理寺。可后来发现世子失踪后,大理寺人不敢声张,睿亲王府和荣亲王府的暗卫为了维持假象也没有离开。”

沉欢点头,“那就是了,否则说不通。但这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下不甘心,去荣郡王府寻了大姑爷和大姑奶奶。他们两一脸平静,大姑奶奶说让姑娘放心,在下就猜着一定是人没事。可在下不放心,就去寻了许大人,许大人去寻了燕大人,两位大人心里原本是七上八下的,就想尽一切办法买通了送饭人,这才发现了真相。”

沉欢皱眉低喃,“他逃出去了?那他会去哪里?”

猛然间,她伸头出去,院子里没有人。

她神色一沉,“今天我听见石舵主说起凌凤被嫁祸是因为漕运大选在即,那凌凤一定会查漕运的事情!”

两人迅速对视一眼。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songshan7006送了一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