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2】(完整版)

果然,船上就开始吵闹,小黑大声叫着,“居然这样糊弄我们,我们要找他们讨个说法!”接着一行人就疾步下了船,一路叫嚷着往分舵走去。

小黑嗓门大,程智能言善道,不一会儿,码头上就集聚了一大群人,听着他们两一唱一和。

又过了片刻,分舵大门涌出来一群人,走在中间前面的一个男子穿着黑色镶着红边对襟长袍,带着幞头,被人拥护着往人群集聚的地方来。

沉欢忙道,“把船划近点。”

小木船缓缓的划靠向码头,因为天黑,没有灯光的地方几乎看不见河面的小船。周边还停着几条乌篷船,正好将他们的船掩盖住。

宁臻勾唇一笑,“那个穿着红边黑衣的漕帮人就是吏使肖雄,他的母亲和常五的母亲是姑姐妹,就算常五不交代他,他也会替常五挤兑石舵主的。”

沉欢眸瞳微沉,斜眼看他,“你的江湖闯得不错啊,连这个都知道,莫非你专做细作的?”

宁臻微微一笑,拿起船筏靠近岸边些许。

这下就能将岸上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石舵主也带人来了,他自然是和稀泥的,一切按着安排来。程智将秦松涛搬了出来,逼得肖雄不得不因船只检查不严拿出个说法来。

程智心里早有准备,几句话下来,将肖雄顶得差点没有招架之地。可他也不是吃素的,自然把责任往石舵主身上扯,石舵主带着的兄弟顿时叫嚷起来,说吏使带人管制码头,导致船主投诉,顿时三方闹得不可开交,甚至有人动起手来。

沉欢伸头仔细打量着肖雄,他也就三十来岁,眼神看上去飘忽不定,有点贼眉鼠眼。

远处似乎有官兵过来,看来程智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只要官府收到投诉,吏使也就脱不了干系。

“我们回去吧。”沉欢坐回船中。

木船缓缓的在水面上轻轻滑动,渐渐退出码头,宁臻忽然住手。

沉欢低声问:“怎么了?”

宁臻皱眉看远处,“前面有条船很奇怪。”

前方有个水湾处,是一片小木船,这些船是用来平日里在两岸码头间行驶用的。但这个水湾里停着一条比较大的船,但船舱蒙得严严实实。

甘珠瞧了瞧,“虽然船大些,却没什么异常啊。”

沉欢细致看过,面色也凝重了,“你再看它的船身和船沿。”

那条船明显的沉入水面,水面泛起阵阵波光,船身明显的晃动,可以断定船上有几个人,但有人的船很少封的这么严实。再看船沿明显的比一般船要厚实,边上似乎还雕刻着纹路。

“官船?”甘珠低声道。

“对,是个伪装低调的官船。”宁臻皱眉道,“刚才我们过来时还没有这条船。”

“那我们过去,看下是什么人。”

宁臻明显也是这个意思,于是又将船缓缓的划过去,悄无声息的隐藏在各小黑船的阴影里,但没有挡住视线,沉欢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条封的严实的船。

码头上依旧在吵闹,因为官府的加入,肖雄的气焰顿时降下来许多,毕竟秦家在豫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强龙不斗地头蛇,眼看肖雄就要屈服求饶了。

忽然,大船帘子动了动,忽然掀开了,走出一个腰杆笔直的汉子,踏着串起来停泊的木船悄声地上了码头。

沉欢下意识的往肖雄身边看去,她直觉感觉这个人是冲着肖雄来的。

果然,汉子和另外一个人走进了肖雄。肖雄见来人出现,忙松了松神情,拱手刚要说话,那汉子摆了摆手,靠近说了两句。

肖雄神情一震,忙点了头,整个人就变了一副神态。

如此变故,整个岸上就开始变了风向,肖雄立刻就张扬起来。官府的人也得了汉子的几句话,也撤离了。

程智他们见状,知道没用了,只好也撤离。

沉欢看向码头,人已经走散了,石舵主带着自己的兄弟一脸落寞盯着江面发呆。

对计划的失败,沉欢心里也是有些不快,毕竟石舵主若是真的丢了分舵主,让常五的兄弟接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何况常五的人和官府勾结,这个官府至少不是站在沉欢这边的。但豫州又是她最重要的港口,所有的南粮都是从这里发出,出不得一点差错。

这件事,她还得仔细斟酌。

沉欢皱着眉头看那条大船,此人藏在船里,究竟是谁呢?身份肯定不低,否则,官府的人听见他手下人说话都那么恭敬。

再看那条船悄然驶离了岸边。

沉欢忙道,“跟上他!快……”

甘珠抢着说:“用船跟比较容易被发现,我去跟。”说着借着夜色从各条小黑船上跳了上岸。

船在水中驶着,人在岸上是可以跟踪的,这样反而不容易被发现。

宁臻很快将船划到了岸边,将手递给沉欢。

沉欢自己扣紧了斗篷,径直上了岸。

回到客栈,云裳和烟翠还没睡,见他们回来赶紧让小二烧了热水。

等他们沐完浴,甘珠还没回来,宁臻说,“我去看下,你赶紧歇着。”

他刚转身就看见甘珠走进门来,她登登登的上了楼,沉欢忙让烟翠去弄点吃的上来。

“可追到了吗?”

甘珠喝了一大口水,摇头,“那船很诡异,驶出码头不远就靠了案,可老半天也没有动静,没有人出来,又不走。我等了许久,就丢了小石子。谁知还是没有反应。于是我就悄悄得摸上船去,谁知道船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没人?”沉欢皱眉。

“他们想必是潜水了。”宁臻沉了脸,“可能是发觉被跟踪了。”

沉欢想了想,“那船上的人是不是常五?”

“很难说。”宁臻坐下,微微蹙眉,“按说这个时候出面的一定是总舵的人才能压得住,可是,常五也不过是总舵的把头,在官府面前未必有那么大面子。官府的人也能撤离,说明此人和官府人有关系。”

沉欢想了想,“如果是总舵的护法,比如常汾呢?”

“不会是常汾。护法一般不能轻易出总舵的。何况曹鑫明退暗为,作为护法自然就不可能离开。曹鑫也不会掺合这点小事。常五的心思他应该很清楚,如果曹鑫要出面让常汾做分舵主,早就自己出面了,根本不需要让常五弄那么大的事情出来。”

曹鑫就是前任总舵主。

由于漕帮地位特殊,沉欢也没有直呼曹鑫的名字,可在宁臻的口中,漕帮总舵主的名字直接就说了出来,似乎不需要太过尊重。可他又不让人觉得轻狂,语气平静自然,仿佛就是称呼一个身边的下人。

不过他分析的还是对的。作为第一大帮的总舵主,的确不会派人理会这点小矛盾的。

既然如此,又会是何人?而且怕人看见?

“姑娘。不过我捡到这个东西。”甘珠想起来,从袖子里取出一个东西放在桌子上。

“是在船板上发现的,可能是他们掉下来的。”

沉欢见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印章。

她拿起来细致的看,印章地下篆书着一个“云”字。字面上有个朱色的印痕,材质是墨玉,四角已经磨得有些圆滑了。

“是一枚私章。”沉欢凝目道。

宁臻从她手里将印章接过,放在鼻下闻了闻,倏然皱眉,思考着什么。

沉欢见状忙问,“你看出什么了?”

他把印章地给她,“这是朝廷发给大衙门公用的‘缨绶泥’。通常只有六部使用。”

沉欢吃了一惊,“六部?那此人真是大有来头!”

两人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许多。

朝廷命令严禁除了运务司的官员,是不准其他官员与漕帮有任何勾结的。虽然他们拿到确切的证据,可船舱的人为什么要隐藏真实身份呢,而来插手这样小的日常纠纷?

很明显,此人就是来帮肖雄的,既然帮肖雄就是帮曹鑫的。他这样出面帮一个帮派的头,很明显已经触犯了律条,他这样做,冒被人发现的险,是为了什么呢?

沉欢坐下来,乘着腮帮想。

对了,他们会水遁,又是官府的人,说不定是水军。那水军是被勋国公褚家把控着,难道他是勋国公手下的人?

如果是这样,她还非要查清楚不可了。

沉欢取了印章,沾了点茶水,在白纸上盖了印,交给甘珠,“你赶紧明早就去盛京查下这枚印的主人。记住,要隐蔽些,一定要查到结果回来。若是中间有什么线索,就让正宇写信给我。”

常五的背后居然有官府的人撑腰,而这个人很可能是勋国公的人,那她就不能放过线索。因为,秦松涛如今已经很明显的靠向了褚家,那褚家便是她要提防的。

现在已经不是石舵主一人的事情了,已经和她牵扯上了关系,想放也放不下了。

这夜,小黑和程智因为担心粮船出问题,便随着船去了盛京。

沉欢因为奔波了一夜,很疲倦,虽然脑子里全是事,可如今也只能等他们查出来才能行事。后半夜,她还是熬不住,沉沉的睡去。

夜深人静,宁臻坐在屋檐上,眺望着码头,手里握着一个酒壶。月光落在他的身上,将修长的身影拉得更长。

屋下的杂草和风吹的树木在风中透着萧瑟,将他本来的霸气也拉出几分清冷。

四面十分安静,远处的码头的船只也都停止了,就剩下有几个人来回巡逻。

十来名黑衣人忽然悄然无声的落在他四周,然后双膝一跪,齐声低唤着,“主子。”

这些人身手矫健,动作整齐划一,看上去受过专门的训练。

宁臻好想根本没有看见他们,依旧端起酒壶喝酒。

他不发话,黑衣人就这样跪着,就像一座座雕像,丝文不动。

直到过了大半刻,他才转移视线扫了一眼他们,“起来吧。”

等他们起来,便缓缓的说,“怎么找到我的?难道是赤冰多嘴了!”

为首的正是赤焰,他忙说,“属下猜到主子出了盛京一定会来豫州,便带人一路寻了下来,后来在一辆破车上发现了有主子记号的斗笠,便一路寻了来。只是最近主子和沉欢姑娘一起,我们不好出面,就等主子自己一人的时候好出来参见。”

宁臻看着月亮,微微一笑,“你们真讨厌,若是不出现,我一直呆在这里当护院,挺好。”

赤焰有些愕然,但,很快就垂下头。

赤冰自然知道哥哥他们到了,但是暗卫的纪律是说一不二的,宁臻这点是很清楚的。

宁臻看着他们,“难为你们了,你们还是先回去。”

赤焰目光焦灼,满心悲愤,“主子,您蒙受如此冤屈,难道就这样算了吗?您往年带着我们在西域拼杀的气势去哪里了?您曾经指着天地放下豪言壮志说要做旷世英雄的气魄哪里去了?主子难道就这样让陷害者逍遥吗?”

“求主子振作!”

“主子,您应该回盛京讨回公道!”

顿时,屋顶满是低低的吵杂恳求声。

宁臻忽然笑了,“你们都瞎叫嚷什么啊,我什么时候不振作了?我也是在暗中查这件事,你们难道认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拿下我就行了吗?”

赤焰他们吃惊的看着他。

宁臻撇他们一眼,“她在查漕运的案子,我也正要查,今晚的发现果然是有很大问题。她很能干,比我想象中还要能干。在她身边我行动也方便些。所以,我打算跟着她亲自查探这件事,暂时我不需要你们,等需要时,就会让赤冰给你们消息。”

赤焰他们闻言顿时齐齐的将肩膀压了下去,有些泄气。

宁臻看着他们笑道:“赤焰,你们要是闲着没事,就分几个人去盛京打听消息,内阁就要大动了,户部尚书要告老还乡,朝廷定会有一番大风波。你们仔细盯着。”

“尤其是褚家的那个老家伙,若是内阁空出了位置,他一定会想办法塞自己人进去的。你们好好的盯着他的动作。另外,派人去盯着秦松涛,沉欢一直将他当做复仇的对象,你们要查下他和楮氏那个家伙的关系究竟到什么地步了。如果不是很难,你们就常常弄出点事来,让秦松涛乱乱阵脚,省得她老是惦记着不知道如何下手。”

“属下遵命!”

赤焰他们顿时找到了目标,立刻中气回归,低声答道。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13918165075投了3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