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11】漕运

沉欢满心恼怒,可宁臻跑得飞快,她还不得不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保持自己的身子不被甩出去。

“到了。”宁臻稳稳的站住,扶着沉欢的肩膀,将她的身子扳向江面,“这里视野最好。”

沉欢稳了心神,看过去,心里的怒气消了许多。这里居然是个山坡,下面就是码头,来往船只看得清清楚楚。这个河段是这段江面最宽的,河水平稳,河面上船灯点点,天上繁星满天。

好美,宁静的江南天空下,悄然忙碌的船只,带着点点荧光,在波浪中荡漾。

宁臻看着远处,轻声道:“豫州每日进出漕船大概一百五多条,每船漕运官银是二十两,如每条船多收一百两,每日便是一千五百两。”

沉欢大惊,扭头看他,“每日有这么多船?”

宁臻点头,“这是旺季,冬季会少起码一大半,所以,这个时间便是各码头努力赚钱的时候。”

沉欢皱眉,“那整个漕帮一天大概会吞掉多少私钱?”

“大概两万两。”宁臻平静的说。

沉欢大吃一惊,两万两,这可是巨款啊!难怪漕帮内斗那么严重了。

宁臻看她一眼,将外袍解下铺在地上,“坐一下吧,你可以看到他们码头是怎么查进出船只的。”

沉欢低头看铺在地上的袍子,再看宁臻,“不必,我又不娇气。”说着,就要去扯地上的袍子,宁臻将她按住,直接按到袍子上,“你是女孩子,直接坐石头不好。”说着,自己挨着她坐下。

沉欢想了想,也不矫情,抱着膝盖看着江面。

宁臻低头正好看见她的睫毛忽闪的眼睛,忽低声笑道,“你究竟想要多大的天?”

沉欢仰头看他,“天有多大,我要多大。”

宁臻瞪她,忍不住就伸手揉她的头发,“真不知道将来要怎么才能管住你。”

沉欢哟的叫了一声,伸手去拍他的手,“放肆!”

宁臻一怔,忙收了手,正经的看着远方。

沉欢皱眉瞪他,天底下喜欢这样揉自己头发的恐怕就是凌凤了!

她整了整衣领,慢悠悠的道:“我还真的缺人管。”

宁臻闻言扭头看她,“就你这样到处疯的,谁能管你?”

沉欢白他一眼,“我就是不要人管。天天自由自在的多好啊,没有小妾争宠,无须立规矩端茶递水。想花钱就花钱,想到处走走就走走。”

宁臻噎了半天不知怎么回答,小妾好说,他压根就没打算娶小妾,可这长辈前的立规矩端茶递水总会有些吧?就算他宠着不需要做这些,那她也不能想走就走吧?

不过想想也是,就没有能困住她的,她太有钱了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嗯,看来不能让你太有钱。”宁臻仿若喃喃自语。

“自己有钱不够,我要寻个比我有钱的,那才叫有钱。”沉欢歪着脑袋,遐想着。

宁臻咧嘴一笑,“大沥皇朝最有权势的应该是睿亲王府了。你莫不是想嫁入睿亲王府吧?”

沉欢懒懒的看他,“你都说大沥皇朝了,大沥皇朝最有钱的当然是皇上了。”

宁臻一愣,眼睛瞪大,声调一扬,“你想入宫!”

沉欢秀美一挑,“不可以吗?”

宁臻皱眉,“皇帝那么老!”

“谁说皇帝了?当今太子殿下,风流倜傥……”

“秦沉欢!”宁臻低喝一声打断她的话。

沉欢扬眉,“尊卑你懂吗?没规矩!”说着站起来,拍拍屁股,“我累了,回去睡觉。”

宁臻张了张嘴,硬是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程智他们正在担心,却见沉欢脚步轻快的进了们,见到他们挥了挥手,“我回来了。”

宁臻黑着脸跟在后面,一言不发的转身回自己楼下的房间。

前一日天气好好的,可第二天竟然下起了大雨刮起了大风,本以为事情要延后了,石舵主的人却来了,说要按计划行事,都已经安排好了。

今晚正好沉欢有一条船要前往盛京。通常本码头出船一般分舵都不怎么查的,何况又是石舵主吩咐下来的船,巡查也是走走样子就算了。因为是惯例,吏使就算在也不会特别在意。

石舵主今夜就是要走这个空子。程智他们会恰好在这条船上,他发现豫州码头竟然不认真查看船工,对此深感不忿,认为漕帮没有将他们的货物重视起来,于是打闹码头,并投诉到诉务司,要求漕帮必须给个说法,否则就直接告到衙门去。毕竟他们秦家是有官宦背景的,而且,一旦事情进了衙门,衙门定会秉公办理,或各打五十大板。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衙门接到这类官司,就证明衙门没有管好自己的码头,在政绩上就会留下污点。

沉欢思想向后,觉得程智带着小黑去的话,此事成功可能性很大,秦松涛既然已经知道她在盛京开米铺,他们之间也就挑明了。她接着秦松涛的虎皮当大旗,也不是不可以的。

天一直在下雨,风也大,想必江面上也是大风大浪。

沉欢仔细吩咐了程智几句,就让他们去了。

等她吃过晚饭,眼看要到时辰了,见雨停了,沉欢忽然站起来,“我们也去看下。”

云裳紧张的问,“那么晚了,姑娘还要去吗?”

烟翠见状,忙把斗篷递过来,沉欢一边系着带子,一边道:“我要去看下才放心。”

“姑娘。”派出去跟着小黑他们的甘珠回来了。

沉欢忙问,“怎么样?”

“程先生和小黑已经在上游上了船,再等到戌时大概就到码头,我在码头附近转了几圈,那个吏使果然很难侍侯,我看石舵主说的话是真的。”

沉欢看了一眼天色,雨已经完全停了,只是还有些风,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

“云裳和烟翠都留在客栈里,甘珠叫上宁臻,我们一起去瞧瞧。”

这件事事关重大,沉欢不亲自去看心理总会不踏实,既然常五野心勃勃,阴险狡诈,那他弄来的吏使恐怕不好对付。

于是三人架着马车去了码头。沉欢在摇晃的车里微微的眯了眯,也就到了。

他们下车的地方在南边船只靠岸的地方,而今夜要闹事的就在对岸。

他们在离码头很远的下游落的地,这里沿河有一排排民居。民居间有些狭小的石头小道,可以一直通往码头。

宁臻将马车拴在树上,等着甘珠将沉欢服下来。

沉欢站稳看着对岸,只见夜色中一排排的建筑及河面灯火通明,许多人影在岸边来往,又吆喝着。

“太远了,能看到什么?”沉欢微微蹙眉。

宁臻道,“这里最安全。”他不愿意沉欢离得太近,管理过漕帮码头的他,很清楚这种准备闹事时,一定很混乱,沉欢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沉欢环顾一圈,“去租个渔船来。我们划到江中看。”

甘珠点头,“我去寻一个。”

宁臻叫住甘珠,“那么黑,你留着陪姑娘,我去寻。”

风吹过来,帽子忽忽直响,虽然还是初秋,骤然来的风还是有些冷。

沉欢不禁打了两个哆嗦,手指都冰凉起来。

宁臻忽然伸出手来,不着痕迹的在她手里塞了个什么暖暖的,低声道:“拿着。”

沉欢低头一看,居然是两颗煮的滚热的鸡蛋,一双手顿时暖了。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走了的宁臻又掉头回来。

牵住她的手,将她拉进一个民宅的屋檐下,不知怎么出来一件软薄皮的羊皮背心给她裹上,然后将她抱上在屋檐下放着的高高的半只破船的船边上,然后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臂,才转身摸进黑夜里。

甘珠早就看得目瞪口呆。

沉欢坐在高高的地方,两面有墙挡风,手上有热鸡蛋,身上有软皮背心,整个身子都暖暖的。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头皮发寒。

这家伙居然当着甘珠的面,堂而皇之的将她抱了上来!

甘珠眼睛闪了闪,很快恢复正常,安静的站在沉欢身边警惕的看着河边的动静。

沉欢摸着自己两世老脸,开始发烫了。

没多久,就听见水流声靠近,甘珠刚想去河边看清楚,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跳上来,小心翼翼的低声道:“别怕,是我。”

宁臻飞快的一步跨过来,没等沉欢自己挪着想下来,伸手就将她抱了下来。非常顺手的握住她的胳膊,将她一拉,带着她走近河边。

甘珠愣了愣,赶紧也跟上去。

他的动过仿佛再自然不过,就像拉着她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沉欢却被他当众屡次牵手,作为未嫁的姑娘家,的确别扭。

沉欢要将手抽出来,宁臻在黑夜里看她一眼,低声道,“我是怕你摔了还要背着你走。”说着又牵着她继续走向河边。

沉欢无语。拉都拉了,还能怎么样。

仨人到了岸边,是一条有小棚子的木筏子。

宁臻将她小心扶上船,甘珠跟着跳上来。

沉欢看着江面,“我们的船到码头了吗?”

宁臻一边划着船,一边道:“我们的船应该到了。如果我猜得不错,就是前面那一排等候检查的船中的一个。”

沉欢坐在小棚子里往外看,果然见到一排船在等着盖章。第一条、第二条船已经继续往前开了,有穿着官服和漕帮的人上了第三条船。

甘珠笑着,“看来开始例行检查了。接下来好戏该登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