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8】

沉欢他们吃了晚饭才会客栈,程智已经回来了,见她进门,忙跟了进来。

“码头边上,所以大家谈论的大部分都是漕运的事情。”程智一进门便说。

沉欢点头,“当然,可有什么消息?”

“码头果然不平静,如今争夺总舵主的位置已经白热化了,而总舵主是谁直接影响到各分舵的利益。黑吃黑之前隔三差五的都有,如今都挖出来互相攻击。据说盛京闹得更是厉害。”

沉欢皱眉,“上半年我们每条船多收了百两,本来我就想算了,现在看来就不该放任不管,我们船量越大,岂不是亏得更加多吗?如今恐怕更乱了。”

“漕帮虽然有漕规,可外面山高皇帝远,总舵主为了让下面的人满意,也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都是利益链条。若是我们不强势些,恐怕就会被牵着鼻子走。”程智抚着胡须道。

一般来说,普通的米铺商户是没有什么官家背景的,沉欢还算财大气粗,不在乎一船多个百两,可普通小商户就一两只船赚些粮食差价,扣下来也就不剩什么了。要是谁要告,衙门的水深,官官相护,漕帮以后不准你用穿运粮,商户又找谁哭去呢?

“姑娘,小黑回来了。”云裳在门口道。

小黑钻了进来,“姑娘,入京豫州的分舵主还是那个石舵主。”

沉欢皱了皱,“又回来了?”

小黑点头,“之前被调去京师一段时间,不到两个月新来的分舵主就又回去了,将石舵主给挤回来了。”

“那也好,总算是打过交道的。那他可愿意赴约?”

“愿意,他说明日晌午就在鎏金最大的酒楼等姑娘。”

沉欢这心放了一半,其他的见了面自然就清楚了。

没想到,第二天还没到约定时辰,石舵主就派人来说已经定好了雅间,请秦四姑娘大驾光临。

沉欢有些意外,她请客,石舵主怎么自己主动定房间了呢?

云裳和烟翠立刻当做正经见客,仔细的将沉欢装扮了。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去了约定的地方。早有两个守在楼梯口的人急忙上楼去了。

沉欢带着帷帽,透过白纱和程智对视一眼,便坦然进入。才走到楼梯边,便有一人从楼梯上下来腰上挂着一枚龙头牌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两人快步下楼,走到楼的半道,冲着沉欢他们拱手。

“敢问可是秦四姑娘?”

沉欢站住脚没说话,宁臻上前一步,将沉欢掩在身后,弓手道:“敢问阁下贵姓?”

那汉子见宁臻气宇轩昂,忙恭敬道:“在下邢彪。我家主子已经恭候姑娘多时了。”

邢彪含笑让到一边,弯着腰做了请的手势。

沉欢也不常与江湖人打交道,却能察言观色,看出这位邢彪在石舵主身边地位不低。石舵主用这样的方式恭迎,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沉欢大方一笑,“请。”

这间酒楼是鎏金最豪华的酒楼,名字也都取得雅致,可风格半点雅致都没有。只是餐具都是白瓷镶金,金头酸枝木筷子,就连桌椅角都贴了压花的金片。

沉欢第一次见石舵主,见他一脸络腮胡,膀大腰圆,一看就是北方的汉子。

见沉欢他们进来,石舵主站起来,拱手道:“秦四姑娘。”

甘珠和小黑在门口守着,其他人都跟着沉欢进了房间。

石舵主飞快的暗中上下打量她。表面上看上去和十几岁的姑娘差不多,只是容貌出众了些,模样淡定了些。

沉欢环视屋内,才转移视线看着石舵主,“石舵主,久仰大名。”

石舵主哈哈一笑,“彼此,姑娘请坐。”

沉欢也不客气,在上座右边坐下。

邢彪带着两人立在石舵主的身后,而沉欢这边程智和宁臻一左一右护着,云裳和烟翠端着大家大丫鬟的样子左右侍奉,倒是比石舵主还多了几分气势。

石舵主也坐了下来,“四姑娘,虽然你是本地人,可鎏金码头是石某的地盘,所以,理应由石某请姑娘,请姑娘务必赏个面子。”

沉欢大方一笑,“客随主意,小女子自然是不敢抢的。理当恭敬不从命。”

石舵主哈哈大笑,“早闻余杭秦家是诗书礼教世家,是豫州有名的望族。如今贵府的当家人秦三爷已经是皇帝身边的股肱之臣,四姑娘又是家财万贯,生意都做到盛京去了,听闻盛京光米铺就四五家了,石某本以为四姑娘在我这大老粗面前,定是要端起架子的,不了姑娘如此爽朗。好好,我石某甚是敬佩!”

沉欢微微一笑,“看来石舵主是非常了解小女子了。花的心思不小。”

卤大当年带着小黑去见他,沉欢曾经特意交代了不要透露她的身份。

但看石舵主看似一番客套的话,就已经将她的底细交代透了,可见他见她是有备而来的。如此慎重的见面,对石舵主这样身份的人来说,这种热情似乎不简单了。

沉欢不动声色,端起茶杯品了口。

宁臻不动声色的往她身边靠了靠。

石舵主将她的动作收到眼底,也不动声色的道:“姑娘果然聪慧。”

话既然挑明了,沉欢也就不再多做姿态,放下茶杯到:“石舵主可是豫州第一号人物。沉欢不过是想为自己家人挣个刚够过活,让小女子也有几个添脂粉的钱。因而需要石舵主赏面通融。今日这顿饭,还是得沉欢来请方好。”

石舵主忽然笑容一收,语调竟然带着讽刺的味道来:“四姑娘莫不是看起石某乃大老粗吗?石某本以为四姑娘年幼持家,仅仅几年便将家业弄得如此大,理应是个爽快豁达之人,没想竟然是如此目光短浅之人,不过一顿饭而已,竟然如此婆妈!”

这怎么是请人吃饭的态度?

甘珠和小黑立刻就伸脑袋进来看了一眼。

宁臻没有动,眸瞳沉了沉,盯着石舵主这边。

程智有些不解。石舵主是江湖人,说话直倒不奇怪,但沉欢今天的态度完全以礼相待,无论如何石舵主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怎么样都该拿出分舵主的气度来,为什么只说了两句,就变成如此心浮气躁了呢?这样看来倒不像请客吃饭了,而是存心找茶了。

他有些担心的看着沉欢。

沉欢平静的笑笑,没有立刻说话,端起茶杯悠然的用茶杯盖抹去漂浮的茶叶,抿了一口,方道:“我秦沉欢本来就是个女子,婆妈本就正常不是吗?倒是石舵主的模样让我费解。就算说得痛快也要分个时候。我已经被石舵主将低摸得一清二楚,而我一无所知,若是我还不懂得收敛保护自己,还一味的傻爽快,岂不是我脑子缺弦,又或许不想活了。”

石舵主挑了挑眉。

沉欢将茶递到唇边,慢慢的抿了一口,放下,含笑道:“石舵主虽然知道沉欢的家底,可却不知道沉欢的为人。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为名而累,面对未知的危险,一定不会冒险。石舵主不也有这样的时候吗?比如今日一再与我争抢请客吃饭一样。”

石舵主眼中露出一抹愕然。

程智表情松快,他早就知道沉欢刚柔并济,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把控住主动和情绪的。如此看来她心里已经有了应对方法。想透了,也就放松了,他背剪手立在侧旁,静观其变。

云裳摇着手中的团扇为沉欢打风,烟翠端起茶壶给沉欢添完茶,雄赳赳的退到一边。

宁臻目光平静,却露出一抹不着痕迹的欣赏。

沉欢继续端杯抿了一口。

茶香弥漫了雅室,让人心情不着痕迹的在缓缓的放平情绪。

石舵主盯着她良久,忽然道:“四姑娘不怕我下毒?”

沉欢笑了,“石舵主怎么还是这样的人?早听闻卤少爷说石舵主为人大气,出身东北,酒量惊人。可雅室内不闻一丝酒气,石舵主还挑的是我茶山今年产的春茶,足以预见石舵主的一番诚意,若是石舵主要杀我,何必费此周章?何况,石舵主要请我吃饭的理由还没说出来呢。”

石舵主露出笑意,“四姑娘不是派人来寻石某,要请石某吃饭吗?怎么说是我有事?”

沉欢收了笑,正了色,“石舵主若不是要找我说是,方才试图激怒我,试探我有事为何呢?我知道石舵主不但是有事,还是件极为难的事情,否则,石舵主何必煞费苦心呢?何况求得还是我一个小姑娘,石舵主连这样的架子都拉下来了,定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石舵主这下坐直了身子,有些愕然。她不过是姑娘家,一眼就将他所有的把戏和心思看了个透,看她现在端坐在她的人中间无比安然宁静,他的脸上开始有了分凝重和尊敬。

他在江湖打滚了几十年,可在她面前,竟然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一般。虽然他调查了她的背景,可总感觉看不透她。她对自己一无所知,但在这谈笑的片刻间洞察了他的本意。

他抬头和邢彪对视眼神,邢彪也刚从惊异中回神。

------题外话------

昨天定得早的,有补充的内容,记得回去看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