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6】身份

沉欢不动声色道,“他已经让人带去休息了。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护院。”

赤冰顿时挑了眉毛,张了张嘴,硬是没将要冲口而出的话说出来,僵硬的转了身走了。

沉欢奇怪的看着她的背影,她极少关心人的,居然对宁臻那么上心?

一会儿小黑、甘珠和春莺他们全部回来了,甘珠和春莺手脚都受了伤,幸好无大碍,沉欢这才放心。

小黑带着傲古出去的,傲古一见到沉欢嗷呜的一声扑过来,沉欢抱住它用力揉着。

“乖傲古,乖啊。”沉欢好不容易将傲古安抚下来,坐在椅子上,摸着它的毛,将宁臻带了回来的事说了。

可小黑他们听说被救下的人也带回来了,还留在府中做护卫,他们脸色就变了。

小黑急着问,“姑娘,那群人的确是很厉害,如果我们收留这个人,万一惹了麻烦可怎么好?”

沉欢见屋里只有他们几个加上程智在,就低声说,“他姓宁,从盛京来,而且他会用战场上才使的长戟,所以,我觉得他身份很奇怪。万一他和宁府真是有关,那他遇险就值得我们思考了。若是连宁府的人都敢这样灭口,那幕后这人岂不是大有来头。何况,我们正愁抓不住褚家的把柄,万一我们能顺藤摸瓜查到什么不是很好?”

程智忽然道,“我早上刚收到许大人的信,还没来得急拆呢。说不定盛京真的出事了。瞧我,急着等你,把重要的事忘了,我这就回屋取来。”

沉欢立刻坐了起来,心里一跳,不由有些慌起来。

如果宁家出事,姐姐该怎么办?

甘珠他们顿时一脸凝重。

小黑皱着眉道:“那应该查下他的背景。”

沉欢点头,“正是。小黑你对京城熟悉,你去查下他的背景。既然是荣亲王的家将,又赐了姓,应该不难查。不过这件事谁也不要惊动,免得打草惊蛇。”

小黑点头,“好。我马上启程。”

沉欢对春莺说,“春莺,你去查下那群追杀的人现在的行踪。我们遇到一个好心的农户,不过让他们离开村了,我想那群人一定会跟着毁掉的马车去寻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跟踪这家农户去?”

春莺点头,“好的。放心。”

“春莺,你要小心,一旦这些人如果跟出了豫州就不要跟下去了。”

春莺应着转身去准备出府。

程智快步进来,手里拿着几张信纸的信,脸色有些不好看。

沉欢一见,心里也是一沉,“你们先都下去吧。”

云裳见状,知道有要紧的事情,带着甘珠她们离开房间,将门关上,并让甘珠守在门口。

程智见人全部退了出去,才一边递过信,低声道,“世子出事了。”

沉欢一怔,忙接了信纸快飞的看着,忽觉浑身发凉。

信中许中梁说睿亲王欲为凌凤选世子妃,本来意属工部尚书骆大人的嫡长女,谁知道四皇子早就喜欢骆家这位嫡长女了,传闻二人为了争骆家女,两人拔剑相向,凌凤世子一剑刺死了四皇子,因此犯了龙颜被打入大牢。后因睿亲王护犊子,亲自在宫外跪了三天,皇帝也不答应放人,就算四皇子母妃身份不算高,其家族也是官宦之家,皇上要对得起诸位大臣,请睿亲王大义灭亲。

这个消息简直如晴天霹雳一般,将沉欢震的哑了半天才道:“凌凤怎么可能这样?我不信!”

程智摇头,“我也不信。但连许大人都这样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肯定不会空穴来风。”

选妃争女人?

沉欢心里一阵不舒服,深吸口气,将不快压下去,“凌凤被关了?”

程智沉着脸,“许大人说世子被暂押大理寺,但不知道确切消息,这样吧,我赶紧去一趟盛京,找燕大人和舅大人商谈下。宁府也一定知道情况。如果凌凤世子出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好,先生赶紧去。看来我去出巡的事情得小心些。等你回来再议吧。”沉欢神色凝重了。

程智点头,“我也正这样想,这段时间姑娘莫要常出门,尤其是宁臻到了府中,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沉欢皱眉点头,“恩,知道了。先生速去速回。”

程智出了门,沉欢托着腮帮看着窗外好久,门口一阵风进来,扭头一看,竟然是宁臻。

她脸一下沉了下去,多了分戒备,“这是我的房间,你怎可随意进来?”

烟翠怎么回事,连个人都拦不住?

宁臻一点不在意她主子的威严,撑着门框看着她,“我让你守夜的丫鬟去取点心了,说我饿了。”

沉欢无语,人长得帅就这样吗?自己贴身丫鬟都能被支使掉,看来要整顿内务了。

宁臻一笑,“我只是想告诉你,有时候眼见也未必是实,何况耳听更是虚假情况多了。”

沉欢一怔,“你是说凌凤世子的事情?你都听到了?”

宁臻耸了耸肩,“我是行武之人,我的耳朵灵得很。”

沉欢环臂,好暇似整的看他,“我怀疑你就是凌凤。”

宁臻挑眉,“你希望我是他?”

沉欢呵一笑,“如果你是他却藏头露尾,说明你心里有鬼,那刚才的传闻我就有几分怀疑是真的。”

宁臻瞪她一眼,“你就是笨!”说罢,潇洒的飘然而去。

沉欢一愣,他说自己笨?

她的护院敢说他的东家笨!

火气顿时蹭蹭的冒,小黑要是回来说他是冒充的,看她怎么治他!

“姑娘。”烟翠捧着点心探个头进来。

沉欢瞪她,“你跑哪里去了!”

烟翠吓得脖子一缩,姑娘还没对她那么凶过,可手中的点心实在是掩盖不住,刚才宁臻走到身边,鬼使神差的她就听话去拿点心了。回来一路心里就打鼓呢,万一是宁臻调开她呢?没想到真是的。

烟翠低着头像受气小媳妇似的挪进来。

沉欢见了无语得又气又好笑,美男就真的那么好使吗?

没好气的说,“去叫赤冰来。”

烟翠赶紧将点心放下,“我怕姑娘肚子饿,所以拿了些点心,姑娘先吃着,我马上去叫赤冰来。”

沉欢无奈,刚揉了揉额头,赤冰已经一身黑衣出现在她面前。

感觉到面前的风,沉欢抬头看着她,良久,方问:“你主子脸上没有疤痕是吗?”

赤冰愣了愣,似乎没有想到她问这个问题。

迟疑片刻,答道:“你去问主子。”

沉欢眸瞳一沉,噌地站起来,“我们救的人就是凌凤对不对!”

赤冰立刻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沉欢皱着眉头看她,赤冰向来宁愿不说话,也不说谎。

她既然说宁臻不是凌凤,那就一定不是。

但她总觉得赤冰知道救的人是谁,她还很紧张此人。不过,赤冰的性子她很了解,她不想说的,任凭如何她都不会说的。

沉欢转身看着窗外,晚夏的艳阳格外灿烂。

“你主子出事了,你可知道?”

赤冰眼神一凝,沉默了半响方说,“知道。”

沉欢猛转身,“你知道?”

信到她这里需要三天,赤冰已经知道了。不过一想也对,凌凤这些暗卫应该都有自己的联络方式,主子出事,他们一定也会收到消息。

“那你们主子如今如何?”

赤冰看着她,“应该……无恙。”

沉欢顿时松了口气,微微点头。既然赤冰说无恙,自然是没事,何况睿亲王府岂是好欺负的,她也是多虑了。

“你主子有什么吩咐?”

“没有。通常暗卫收不到任何指令就是按兵不动。”

沉欢瞪她良久,无奈,只好挥了挥手:“好吧,你主子如果有消息通知我一下。”

赤冰看着她眼神复杂的转了转,终究是没说话,退了出去。

听说凌凤没事,沉欢总算是松了口气,但毕竟事情真相没摸清,尤其是宁臻的底细也不清楚,她哪里也不能去,索性就在府里先静候两日再说。

一连两天,沉欢都起得很晚,太阳已经晒进半个房间。

沉欢在院子里伸胳膊腿运动完,吃完早饭就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

看见宁臻穿了府中护院的衣服,和小黑他们笑说着。他头发也不像刚开始时梳得那样一丝不苟的,简单的绾了发,学着小黑他们用布条将头发束了,看上去干净利落,也普通了许多。

甘珠盯着淡定自若的宁臻狐疑的问沉欢,“这个人真是奇怪,说他是宁府的公子嘛,宁府也就两个公子,不可能是。可若是说他只是个家将后代嘛,怎么都觉得他的气质和宁二公子有得一拼。但又没有什么架子,到府上的这两天和小黑他们倒是相处融洽,吃饭生活也不会觉得有权贵的气势和傲气。看上去和我们闯江湖的没什么两样。感觉真是有些古怪。”

沉欢没说话,只是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在院子里自如的串来串去。

甘珠的话很有道理。这两日她刻意没支使宁臻做事,暗中观察他。见他对府中丫鬟妈子保持的一定距离,看得出他受过极良好的家教。和任何人说话都随和得如同自家兄长一般,语气语调没有丝毫逼人的气势,没有一点权贵家公子的模样。反而倒摸不出他究竟是何来路了。

宁臻感觉到她的目光,回头看她,笑着微微点头,“起来了?吃早饭了吗?”

口气随意得不像主仆,倒像是……

当着这么下人的面,沉欢也摆不起脸子,只好点头,笑着答:“吃过了。”说着赶紧转身往回走。

不管他是装的还是真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他要装也不可能长久装。

虽然,沉欢很肯定他身上淡淡的龙延香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这种香持久而不浓烈,恰到好处,正是贵族才能用得起的熏香,就算十来天不熏,常年使用后身体上也会带着这种香气。虽然精贵,但也不代表江湖人买不起,沉欢就会买给哥哥用。还有就是他的头发,也不是只有荣亲王府养得起,她的头发就是精心护理的,也和他的一样好。

也许是她多想了。

无论如何,他带着伤将她背了几里山路,一路上的呵护不是假的。

她珍惜任何一个对她好的人。

沉欢想到这里,也不该对他表现出太提防的摸样。

为了不让杀手寻到以及让有心人捉到把柄,沉欢这次出事全府守口如瓶。对忽然出现的宁臻,也只是说程智从盛京寻来的高手,专为保护沉欢的。

宁臻被烟翠叫到书房,进门看着坐在棕红色鸡翅木桌后面写着字的沉欢,她的神情专注,落笔一丝不苟,不由笑了。

沉欢感觉到人到,抬头正对上他那双亮亮的眸子。

宁臻见她看他,笑着说,“有事吗?”

沉欢放下手里的毛笔,“往后你就在小黑他们所在的院子里,我如果在府中,没有指令,你可以自由活动,但是我的内院不能随便进入。我出门的时候会叫你和甘珠,小黑他们一起跟着,不过也未必会叫上你,总之,你听小黑指令就行。”

宁臻看着她笑,乖乖的听着。

沉欢微微蹙眉,他笑得让她不自在。

低头提笔在一张印有字的绢纸上签了字,继续说,“你的没有是十两银子的月钱,若是表现出色,也可以提到十五两。若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下府中的人,只要你尽职,总之我不会亏待你。”

沉欢将绢纸推过来,抬头看他,“在我这里,只要不耽误我的事,你喜欢在府中赌钱吃酒我都不管,但是绝对不准在外面酗酒嫖娼。你若是没有意见就在上面按个手印,我们变成雇佣关系了。”

宁臻挑眉笑着看她,“你一个大姑娘家,嫖娼这种事信口就来,也不怕人家听见有非议。”

沉欢斜他一眼,“我这个人最不讲究规矩,但是又最有规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若是我太墨守成规,就无法操持这诺达的家业。”

宁臻笑着点头,“也是,你就是如此任性。”

沉欢挑眉,还没有人当面说过她任性。

她走上一步,望着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他,笑着说,“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这个人不但任性,还和记仇。而且报起仇来,各种手段,绝不手软。宁护卫,这是我的地盘,你得听我的。”

宁臻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勾唇看她,耸了耸肩,“好,听你的。”用手指在印泥上沾了红油,在绢纸上一按,一笑,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门。

沉欢眉眼缓缓落下,坐回书桌。

不一会儿,赤冰走进来,将一个药瓶子放在书桌上,“这个药对你的伤疤很好,不会留下疤痕。”

沉欢抬眸,看着药瓶子,“凌凤之前给我用过的这种?”

赤冰点头,“你脖子和手上很多树枝的划痕,若是人家问起不好回答。”

沉欢拾起瓶子,“谢谢。”

赤冰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沉欢将瓶盖扒开,一闻,依旧是那股淡淡的香味。狐疑的看着赤冰远去的背影,所有所思。

沉欢耐着性子等到四天后,小黑首先赶了回来。

“姑娘,还真的有宁臻这个人。他父亲本是跟随荣亲王爷征战过的家将,因重伤变成了残疾,荣亲王将府中一个大丫鬟许配给他,赏了盛京外几亩田和房子,放了他们自由。后来父亲两都病死了,就剩下一个儿子,的确就叫做宁臻。此人后来跟随过荣亲王一段时间,后来跟着宁大公子当差来着。不过,后来就没有踪影了。”

沉欢想了想,“如果跟过宁逸宏,就是正式的军将,离开队伍怎么可能没有踪影?”

小黑低声道,“听说最近京师漕运越来越乱了,加上凌凤世子出事被关押,群龙无首,之前的总舵主卸任,几个人争新舵主,闹得不可开交呢。”

沉欢皱眉,“难道睿亲王不管吗?”

小黑摇头,“这个我还真打听不出来,似乎风声把得很严。我遇到程先生,他怕姑娘着急,就先让我回来了,关于凌凤世子的事情,他说他负责打听。让姑娘莫急。”

沉欢闻言,也只能继续等待了。起码宁臻却有此人,他也不算是说谎。

如果按照小黑打听来的逻辑,他很可能暗中帮谁查漕运的事情,也只有这个可能才会跑到余杭来被人追杀。

但他不愿意说详情,也就有苦衷。只要是自己一路的人,沉欢也愿意暂时给他庇护。

程智第三天深夜赶了回来,一回来就直奔沉欢的书房。

沉欢见他,忙放下手中的笔,迎了上来。

烟翠她们全都走出去,将门关上,守在门口。

沉欢递过去一杯茶,“先生莫急,慢慢说。”

程智的确口渴了,接过来一口喝尽。

“凌凤世子的事情还在真的。四皇子的大丧已经办了。”

沉欢心里咯噔一下,“他真的杀了四皇子?”

程智皱眉点头,“我见过姑爷了,姑爷也是一筹莫展。此事事关重大。姑娘猜四皇子的母妃是何许人?”

沉欢拧眉,“褚贵妃的人?”

“侍读学士辛大人的表侄女,也苏东辰还有些沾亲带故。”

沉欢冷笑,“又是他!”

“也算是褚贵妃的人。是她亲自引入宫的,位列九嫔的修媛。”

沉欢撑着桌子,所有所思,“这么大手笔,看来是一定要钉死凌凤才会善罢甘休了!”

“应该也没那么容易,案子已经交给大理寺审问,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人,全都押入了大牢。”

沉欢扭头看他,“你确定凌凤还在大理寺大牢里?”

程智点头,“我去寻过大舅老爷,他说他知道消息后,马上想办法进了大理寺,可关押世子的地方守卫森严,而且,睿亲王府担心世子被人暗下毒手,也拍了神策军把守着。如此一来,至少有两拨人在看守着世子。若是他不在牢里,那他们早该急了。”

城东城楼上,守夜的士兵已经睡着。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飘然落下,背剪着手,看着城外。

接着另一个更瘦的身影紧跟而至,见他便但膝跪下,“主子,属下特来领罪。”

“赤冰,你已经收到我的命令,不准管闲事,你居然敢不听我的命令!”男子低沉的声音道。

跪在地上的正是赤冰,她低头抱拳,一声不吭。

男子扭过头,皎月落在他菱角分明的侧脸上,正是宁臻——凌凤。

宁姓是他母妃的姓氏,臻是他的表字。

他不愿意用凌凤的名字直接面对沉欢,是因为不想连累她,毕竟这次,他遭了暗算,还没有查出幕后指使者是谁。

“若你当时不多事,阻止沉欢救我,我如今就能查出那帮人是何来头,你大乱了我的计划,枉费了我的苦心!”

“属下甘愿受罚!”

凌凤看着她半响,“处罚自然是要的,但,如果处罚了你,沉欢必定会更加怀疑,且留着你,下次不准再违抗命令!”

赤冰忙道:“是,属下遵命!”

凌凤缓和了神情,“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你一定要让沉欢相信我还被关押在大理寺。另外,你不准向赤风透出半点我的消息。否则,瞒不住这群人,明白?”

赤冰低沉地应道:“属下明白!”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xiaobing819819送的PP,8月第一张PP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