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4】刚够抱你

沉欢紧张的驰马狂奔,身后的厮杀声渐远,眼看就要到达大路,终于放心的奋力加了一鞭。

后面没有人追,只要过了这段,就可以直奔回余杭的路了。只要她顺利逃脱,就不会连累甘珠和小黑他们,只是不知道赤冰如何了,有点担心。

虽然这次刚出门就遇到这种事,有点出师不利的感觉,可救下来个和北衙影卫要杀的人,也是很大的收货,她很着急要查出被救人是谁。

她脑子正在胡思乱想间,忽然一道‘嗖’的风声呼啸而来,心里大惊,还没等反应过来,马腿上已经被一把刀插在了上面!

马惨烈的嘶鸣起来,瞬间疯狂的从进下路边上的密林间,横冲直撞起来!

沉欢被晃得晕头转向,却不敢松了手中缰绳,一旦缰绳脱了,那真是死路一条了。

锋利的树枝横生,将她脸上的手帕勾掉,她的脸上和手上顿时划出一道道血痕。可她顾不上钻心的疼,紧紧的抓住缰绳不敢松手。她坐在车头,车速飞快,如果她一旦松手,人已经会飞了出去,无论她摔在哪里,不死则残。

可是,她力气毕竟有限,精神紧张,体力透支,手中的缰绳还是一点点的滑了出去,她忍着手臂的痛,咬牙撤回缰绳,可马疯狂的一跃,绳子也猛然抽出去一大截,没有了拉扯的力量,她身子失去了稳定,眼看就要摔出去。

腰间忽然一紧,人被拦腰抱回了车里,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惊魂未定的她怔怔的看着那双两如星辰的眼睛,一股淡淡的龙延香串进鼻尖。

还没等她回顾神来,将她揽入怀中,一手却紧紧抓住车辕,缓缓的低声道,“生死由不得自己,先睡一觉。”

马车狂奔乱晃,沉欢若是脱出他的怀抱,人就就会在车厢内来回滚动,也同样会受伤。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抓住东西固定自己了,自然要就无法挣脱他的怀抱。为了活命,也是没法的事情。

忽然想起,他不是中了麻药吗?

不由恼怒,抬头看他,他却悠然的闭着眼睛,乱发敷在脸上,带着几分不羁。

忍不住质问道:“你麻药退了?”

他微微睁开眼睛,勾唇淡笑,“我只退了上半身,刚好够抱着你。”

这话说得极为暧昧,气得沉欢真想踹他两脚。

还等她想出要怎么教训这个登徒子,马车忽然剧烈的颠簸起来,他忽然将她紧紧的揽住,飞快的低声命令:“把头埋进我怀里!”

这话要她怎么做?

下一秒,车身咕噜的翻了个,沉欢和他抱着滚了一圈,两人最后被挤在角落里,马车翻到个才停了下来。

沉欢呆了好半响,头顶传来低低带着暖味的声音,“你可以起来了,压得我动不了。”

沉欢猛清醒过来,自己正将他挤在角落的软榻空间里,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肩膀,一脚插在他两脚间,脸顿时发烧,赶紧爬起来,她没看见男子满脸温柔的笑意。

手臂一动传来一阵痛,她强忍着痛,爬出去,掀开车帘,马儿已经血流尽气绝而亡。

她四下看了看,都是树林,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抬头看下月亮,方向似乎跑偏了,余杭在西边,鎏金在东边,这个方向应该是北边。

她回身将一颗夜明珠取了下来,刚想下马车,手臂被人一拽,人被拖了回去。

“你干什么!”刚才的尴尬还没消退,沉欢有些恼怒的低喝。

“小心蛇,还不老老实实呆着。”

沉欢白了他一眼,“现在蛇都准备冬眠了,大晚上的天冷,蛇也不出来啊。”

他怔了怔,续而笑了,用力支起身子,扯了个跌落的软垫靠着,“你还懂得不少。”

沉欢被他看得脸色不虞,索性不理他,车外情况的确看不清,大半夜的树林中,危险的确很多,刚才那番惊心动魄,实在消耗了太多体力,这会觉得浑身发软无力,肚子饿得厉害。

她蹲下去翻软凳下的暗格,从里面取出几个布包,这是他们准备路上吃的点心。

“吃不吃?”她随便递过去一包。

他身子一用力将她手里的吃的全部夺过来,放在一边,“你衣服都是湿的,赶紧先换一套,仔细着凉。”

沉欢脸色顿时凝结成冰,自己都忘了从河里出来的,刚才居然……居然就这样抱着,自己居然……居然就这样坐在他面前!

她狠狠的瞪他一眼,是要换衣服才行。

无奈,只好去翻柜子里面的衣服,想下车去寻个地方换,被他一把拉住,“外面换,你不怕被什么小动物叼走衣服你都没法寻吗?就在车里换。我不会看的。”

沉欢瞪大眼睛,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人脸皮怎么那么厚啊?说起女孩子换衣服就像换一叠青菜似的,想必是在锦绣温柔乡里呆惯的,或让近身丫鬟换衣服换习惯的。

男子见她这幅模样,抓起沉欢之前盖的薄被兜头盖上,嗡声道,“这样放心了吧?”

沉欢生气也没法,他这样的确看不见,万一……万一他……。

不过看他也不是这样的人,沉欢向来也不是纠结的人,就赶紧将衣服换了。

他耳朵听着她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嘴角缓缓勾起来。

沉欢换好衣服,看被子一眼,从另外一个柜子里取出一套小黑的袍子,“你也换吧,衣服上有血,等会干透了都黏在伤口上了,顺便清理下伤口。我这有些药。”

男子把被子拉开,看了一眼身边的衣袍和药包,再看她正在将头发解开,用布搽干水,那张清秀的脸显得那么动人。

“以后不要在陌生男子面前换衣服,很危险知道吗?万一遇到一个禽兽呢?”

沉欢手中动作一僵,眼睛缓缓的移过来,满眼的危险,真是恨不得踹他两脚,这话是他该说的吗?是该等她在他这个陌生人面前换完后说的吗?

男子不看她,自顾自的取了衣服,开始解自己的衣带。

忽停住手,抬头看她,很正经的说,“姑娘,麻烦把头转过去,我有些害羞。”

沉欢闻言人整个都不好了,是她要看他吗?是吗!

她僵硬的转身,用力的搽着头发,咬牙瞪眼,这个人实在讨厌得很,甚至比凌凤那个家伙还要讨厌!

凌凤?

她忽然觉得这个家伙会不会就是凌凤这个讨厌的家伙?

一样的龙延香,一样精贵的黑发,一样的身量,一样的……味道。

但是,凌凤说过他身经百战,浑身上下甚至脸上都有刀疤,这个人看上去虽然处处透着武士的不羁,但也不失优雅,何况那吃相绝对不是凌凤,那家伙吃东西虽然还有点文明,但绝对不是他这样讲究吃相。

可是,为什么就这么熟悉呢?眼睛,尤其是眼睛很像。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几个美男的眼睛都挺像的,宁逸宏、宁逸飞、凌凤、凌朝凰,他们三个的眼睛长得都挺像的,都是大眼睛,长睫毛。

嘴唇,她应该见过凌凤的嘴唇,可是但是,她毕竟是女子,哪好意思总看人家的嘴。何况她每次见凌凤,都是生气来着,细想起来,实在没啥印象,何况好像和宁逸飞也很像。

男子看着她手里的动作,简直不是在搽头发,是在和头发过不去,薄唇弯起来,强忍着笑意。

褪去湿漉漉的衣服,露出肩和背上几道旧伤疤。取了药在手臂的新伤上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迅速穿好衣服。揉了揉脚,知觉还没完全恢复,硬着头皮将裤子褪了,看了一眼沉欢的背影,从自己腰间取了个包,掏出一个药膏盒,在伤口上涂抹一层,将小黑的裤子穿上,可惜短了一截,索性卷起来到膝盖,一束。

“好了。”

沉欢这才转身,拿了吃的,递过去一包。

他接过,打开看似桂花千层糕,便打开优雅的取了一块放进嘴里,抿着嘴细细的嚼着。

沉欢也往嘴里塞了一块绿豆糕,看他一眼,这种吃相一看就是名门望族出来的。大男人一个,浑身血块凝结在身上,被丢在江里,衣服被蹂躏得不成样子了,吃东西还顾着礼仪形象。瞧他模样不像是死里逃生,倒是游山玩水后遇到一个认识的同伴,一起聊天谈地。

男子虽然吃相优雅,但速度很快,可能饿极了,吃完后,看见沉欢一边慢悠悠的吃着,一边是不是的撇自己一眼,不禁莞尔。

“你认识我吗?”

沉欢不紧不慢的将最后一块绿豆糕嚼完,用手帕抹了嘴,正色看他,“不认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何处?为何有人追杀你?你都做过什么坏事?追杀你的人又是谁?你最好老实一一道来。”

男子一双带着温柔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见她正经的模样,忽地笑了起来,“你当然不认识我。我叫宁臻。我家住在盛京,如今家中无人了。”

姓宁?

沉欢眼睛瞬间一沉,盯着他。盛京宁家不就是宁逸飞家里的人吗?他为什么会被追杀?难道宁家出事了?

他伸手又取了一包点心,塞了一块进嘴巴,“我从盛京来,一路得罪了人,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之所以到了溪河县被人暗杀,我想这里适合杀人毁尸吧。我想,他们本来是想一拳一拳徒手杀我,然后丢我下河,免得让人察觉他们的刀法。”

他说完,看着她。

沉欢目瞪口呆。

他露出一抹阳光和煦般的笑,“你呢?你姓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