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2】救人

秦松涛吃完将沉欢的单一起付了钱,摇着扇子悠然而去。

沉欢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抹似笑非笑,越来越斗得有意思了。

起码她能感觉到秦松涛已经将她视为敌人了,被这样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真正当做敌人,顿时激起了沉欢的熊熊斗志!

“烟翠,你让静悟盯着府中,三叔走的时候告诉我。”她的笑渐渐深了,“我得送送我们的秦府族长。否则,太失礼了。”

烟翠诧异,但姑娘吩咐了,自然有道理的。

秦松涛在盛京置了宅子,沉欢是知道的。

临行前,秦府自然需要安排。

苏氏和秦嫣随着秦松涛进京,往后他们这家便以盛京为重心了。秦中矩再不是秦家人,如今也不重要了,毕竟他是秦松涛的大哥,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出了府还活落下话柄,不如就让他们看老宅。

吕氏在佛堂里整整的带了2个月,似乎已经失去了斗志,有几分枯槁老妇的味道了,手里拿着佛珠,眯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秦松涛走进来看着她,平淡的道:“母亲还是留在余杭为父亲守满三年孝,再去随儿子养老。”

吕氏倏然睁开眼睛,不相信的瞪着他,“你说什么!你居然要抛下你的母亲独享荣华富贵?你还有孝心吗?”

秦松涛不理会她的发怒,自顾自的继续讲下去,“母亲作为女人,先要讲三从四德,先把妻子做好,才能享儿子之福。再说了,母亲不是最疼大哥吗?大哥一家如今这幅模样,母亲怎么忍心丢下他们呢?”

吕氏闻言,气得浑身发抖,可竟半句话也无法答上来。

临行前,沉欢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到了秦府给秦松涛送行。沉欢会这样做,秦松涛一点不奇怪。

倒是像叔叔对侄女一般和蔼的吩咐着要好生照料自己等场面话。沉欢也是恭敬的恭送他离去。

等秦松涛一家上了车,沉欢缓缓转身,就看见吕氏带着秦中矩一家落寞的人怨恨的双眼。

她忍不住大笑起来。

吕氏气得双眼冒火,可她身边那条凶悍的傲古傲慢的高昂着头,张着长着长牙齿的嘴哈气,让人看着就脖子发冷,她也就不敢乱动。

秦中矩他们一家更是不敢说话,秦湘倒是疯子一般,不管孝期,抹着胭脂,涂着口红,一双疯狂的眼睛盯着沉欢。

沉欢笑着登上她新买的超级大豪华马车,扬长而去。

吕氏争来争去一辈子,最终被自己亲生儿子丢在老宅,她先要像前世一样风风光光的做她的诰命夫人,那要看她这辈子的命够不够长。

程智回来了,带来漕运的消息。

之前凌凤就受命管制漕运,如今他回来了就名正言顺的上了任。

很多人都当做看戏,尤其是晋国公一党,退出漕运管理自然是最不甘心的。

漕运内部就像个大朝廷,自有自一套管理系统。看似都是地痞牛氓,最低等的苦力集聚在一起的乌合之众,实际上他们有严密的组织管理,他们有自己的残酷漕规、家法,轻者断腿,重者绑在烧红的铁链上烧死,加上江湖义气维系着整个特殊的群体,尤其是等级观念尤为严谨。

总舵有八大护法,下设分舵舵主,各分舵也有自己的规矩和自己的船旗颜色。在航道上看到船旗颜色,就知道是哪条线来的船。大的分舵实力强的,有时候就会欺负小分舵的船,也有强龙不敌地头蛇的事情发生。

漕帮一方面代替官府收集漕粮,小户人害怕官吏贪污,反而愿意投靠他们,将漕粮交给他们收些手续粮,也免得和官府打交道。一方面帮助官府管理漕运,和大小船只,省去了官府的很多事情。

凌凤上任之前宁逸宏帮他整治了总舵的事情,扒出了总舵主勾结官吏欺压百姓的事情,无奈之下,晋国公只好暂时牺牲总舵主,让他自己自请离任,另选总舵主。

凌凤上任正好遇到他们预备重新选总舵主。本该乱的漕帮总舵在凌凤的强压管理之下,很快就理顺了。正因为凌凤身带战功,做事雷厉风行,手下有一大群战功赫赫的大将,对付漕运的这些毛贼自然不在话下。

正因为这次总舵主换届,下面各分舵就人心惶惶了。

余杭的分舵主是之前卤大联系的,就算如此,依旧在之前每船加收一百两银没有手软。程智认为要及早和他直接联系上,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沉欢闻言深以为然。

握着茶杯沉默半响,“先生,那我们就从他入手,先和他见面。”忽然她放下茶杯,“总舵主有人选了吗?”

“听闻最热门的人选是吕玉堂和白立中。”

“吕玉堂?”沉欢眼睛一亮,“我差点都忘了独眼龙了,他一直跟在吕玉堂身边。”

程智点头,“恩,姑娘上次说过他的事情,我这次去京师码头私下和他见到了。他还让我替他问候姑娘。他说当初吕玉堂将他弄到京师码头就是有朝一日争这个位置的。”

沉欢顿时来了精神,“那白立中的底摸过了吗?”

“当然,白立中表面看不出和褚家有什么瓜葛,但他是上任总舵主原来的护法,自然是和上任舵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

沉欢想了想,“两人的实力如何?”

“白立中入舵比较早,又做过护法,在整个漕运中自然名声响一些。但吕玉堂也不差,很多江湖绿林之人都是他收复的,声势也不赖。”

沉欢往椅子上一靠,“恩,那这两人必须试试深浅才行。”

程智听她的话里意思,顿时兴奋了,她居然想操控总舵主的选拔?这可是胆大的想法啊,但是不代表没有可能,毕竟如果和新任总舵主能互相扶持的话,他们的生意便气势如虹了。

“那姑娘的意思,我们先从哪里开始着手?”

“豫州分舵!”沉欢坐直,“先生先去豫州分舵想办法越他见面,我这边开始准备启程,毕竟这样走法,一路往盛京至少得两、三个月。”

程智点头,“好,那我马上就去。”

为了一路上不脱节,另一方面能保证熙园安全,沉欢将人分了几路进行分工。

小黑和甘珠跟着她一路走,府中的护院依旧守着宅子。春莺、金嬷嬷和新月留在秦莲身边。云裳协助鲁掌柜先将豫州的她自己本来的产业安排好,让钱陇能接手管理,他们便启程去盛京,沉欢要求他们在盛京寻一处大宅子,等沉欢这一路两个月下来,到了盛京,便正式留在盛京了。烟翠和静能、静悟三人则根据沉欢的路线一路打前站,为沉欢每到一个地方便能马上歇息。傲古因为太惹人注目了,沉欢就让云裳带着它先去盛京。

至于赤冰,沉欢知道管不着,反正往日里也见不到人,就不管她了。

因为豫州还在苏东辰的管辖下,盯着她的人又多,出行便选了深夜。

为了预备着长期旅行刻意新买的一个大马车就在深夜开始悄然装车。车外表很普通,灰色的布帘子,可里面很豪华,上铺着舒服的软垫子上面铺着竹皮凉席,软靠上铺着凌凤送的雪狐毛,舒服极了。

从余杭到溪河县有长长的十里路,溪河境内大部分是山路。到了夜里路上都没有人行走。要不是甘珠和小黑艺高人胆大,沉欢也是发憷。

道路的两旁都是大树,月光削下的剪影落在地上,参差不齐,仿若鬼影。

他们经过的这片路边不远处还有一座乱坟岗,但凡胆小的都一定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走路。

沉欢死过一回了,她倒是不怕。何况她身边还有赤冰、小黑和甘珠。

赤冰从她准备三更半夜启程就一直黑着脸。沉欢知道她担心自己,笑眯眯的要她直接跟着车走。赤冰也不是自虐狂,就算轻功了得,一路跟着马车遇到什么问题体力都消耗了一大半了,索性也不矫情了,和甘珠沉欢一起坐了马车,小黑则在外面赶车。

路上传来河水声,沉欢知道已经到了溪河境内,现在是在山脚下的环山路。这里往日更是偏僻,但这里是通往鎏金城最近的路,毕竟是深夜,什么异常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所以,还是尽快进城为好。

豫州的漕帮分舵就鎏金,上次太子和宁逸飞被陷害的时候是范华当县令,后来因为此事,此人莫名失踪了。如今的县令是谁,沉欢并不关心,但此人一定是分舵主是连襟一气的。

马车内两个角上挂着两颗夜明珠,光不刺眼,柔和的散发着盈盈光辉,看起来车内很温馨,这也是凌凤送来给她玩的,正好放在这里,方便夜间赶路。

甘珠看她瞪着大眼睛,弯腰从小柜子里取出一个软枕,“姑娘,还有一个时辰才能到鎏金呢,不如先歇歇。”

沉欢知道她们担心自己,索性听话躺下,省得她们也歇息不了。

谁知刚想合眼,忽然马用力嘶鸣,马蹄翘起。她们用的可是战马,一般遇事不会如此惊慌,沉欢立刻跳起来。

甘珠警惕的竖起耳朵听着声音。

赤冰迅速掀开车帘:“什么事?”

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小黑指着前面不远处。

沉欢凑上脑袋看去,只见月色下似乎有一群人在按住什么人殴打着。

地上人似乎无法招架,也没有大动作的动弹,但是能感觉到他在奋力挣扎。

赤冰低声道:“他是被绑着。”

沉欢心一沉,救还是不救?救万一惹出麻烦,会影响自己全部的计划。

不救,她于心不忍。

想了想,硬了心肠道:“不要多管,赶紧走。”

此话正合甘珠和小黑的意,小黑立刻扬鞭挥舞着。

只有赤冰皱着眉用力盯着夜色,恨不得将夜色撕开,看清那群人是什么人。

沉欢和甘珠已经坐回马车,她看到赤冰还伸着头在外面,心里也一直不安。

马车离打人者越来越近,沉欢忍不住掀起车窗帘看出去,月光直射下可以看见那人四肢被两个人分别扼住,一个人捂住他的口鼻,身穿全白衣裳,但能看见身上大腿上有一块块深色,肯定是流出来的血。

这些人分明就是要将他往死里打。

沉欢不知为何心里一阵绞痛,莫名发慌。

她忍不住伸出头,忽然感觉有道明亮的目光盯着她。那人处于暗处,她却因夜明珠的光,能看到她半张脸。

那些打人的人似乎压根就不害怕有人来,一刻未停。

她努力瞪大眼睛要看那人。

有霎那一道仿若黑暗天空中射出一对光芒,亮,而炙热!

小黑已经加快了速度,车飞快的绕过他们往前驶去,一转弯就过了一个山弯。

“停车!”沉欢忽然喊道。

她受不了,受不了见死不救!

于此同时,赤冰忽然背脊一僵,人嗖地钻回来,“姑娘,救不救!”

沉欢诧异的看她,她怎么那么激动呢?赤冰向来不多管闲事,她只管完成自己的任务,现在怎么就这样反常。

“你知道被打的是谁?”

赤冰眼底有些泛红,咬牙摇头,“打人的人我猜到是谁,就是上次跟踪宁公子到秦府的那帮人。”

沉欢顿时坐起来,“宦官暗卫?”

赤冰点头。

沉欢心一沉,那帮人非等闲之辈,赤冰这幅神情,恐怕她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但如果是那帮人,那就是她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联盟者!

“救!”

赤冰眼睛一亮,“好!我去救人,姑娘你们继续往前走。”

沉欢想了想摇头,“我们将马车悄悄的驶回去,就在弯道那里等你,否则,马车走得太远,你带着一个受伤的人不好赶上来。”

赤冰面色一暖,盯着她看了好半响,道,“姑娘,你今天的决定不会后悔的!”

沉欢诧异的看她,她居然有感性的一面。

马车悄然回到转弯处,忽然两个人将被打的人扛了起来,那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动作。

沉欢暗道不好,“他们可能要将他丢下河!”

赤冰皱眉,“他们不止这六个人,不远处还有几个人似乎在警戒。”

沉欢心又是一沉,可时间来不及了,人已经被扛往河边。

“赤冰,小黑,你们想尽一切办法拖住这十几个人,甘珠跟着我,甘珠在河边挡人,我去河里救人!”

沉欢说完,将裙子一脱,剩下长裤,用发带将裤脚扎紧,在脚下的一个小盒子取出一把匕首插在腰带中。

赤冰拧着眉看着她。

“你们赶快行动,这样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放心,你训练我那么久,也让我练练。我水性极好。水下救人没有一点问题,而且更加隐蔽。我们救了人就去农庄集合。”说着,她已经乘着夜色跳下车,甘珠紧跟而去,两人弯腰往河边窜去。

赤冰和小黑没时间犹豫了,沉欢先下去了,他们如果不动,沉欢一定会被发现。两人不再犹豫,立刻拔剑跳了出去。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紫爱倾城投了评价票(以后投五分好吗,谢谢),宜凌10、鬼梦520、zhuoyu1956、790909、grace21c都送了1张月票、曦焰送了2张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