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01】

大沥分为州县制,上州共八个,盛京地处锦州,八大洲除了蜀州独立自制,由当地最古老的贵族自己掌控外,其他八个上州刺史都是由朝廷直接任命。上州沿着漕河边的除了豫州地处江南外,有东南的中州、北面的秦州。西南为凉州、北面汀州、青海的泷州。其他小洲大约260个。

朝廷官制主要分设中书、门下、尚书三省。中书省掌诏敕、政令之立案起草;门下负责审议中书之立案、草案,以决定实行与否;尚书省为行政官署,其下尚分置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最高官制为尚书,此为三省六部制。

因泓帝非正宗太子登基,成为皇帝的道路也是血雨腥风。他当政几十年间,时刻都谨小慎微,除了打压土著老臣,扶持新贵上位和老势力对峙,以图权势平衡外,他不愿意多设高品阶的官员,因而,三省各令多兼任六部尚书之职,但规定国公、郡王、亲王不担任尚书之职,以此另势力互相牵制。

而泓帝为了集中权利,设置了文渊阁,朝中成为内阁。入内阁等同行使宰相之职,三省六部的最高长官都属于内阁大臣,也就是位极人臣。

秦松涛一心入阁拜相,沉欢这点是非常清楚的,但是自己毕竟是女子,没有经历过官场,还不清楚他会用什么办法夺得这个万人争夺的位置。

但她有一点很清楚,必须要有强大的财力。

自从她搬出了秦府,哥哥就准备回诰阳书院做最后的拼杀。明年会试,将是沉欢一家最重要的一场仗。沉欢看到哥哥日渐成熟,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

尤其是在和秦府的这场斗争中,他已经很明白不成功便成仁的道理。

因为,秦松涛一定会想办法踩死他们,除非他们愿意夹着尾巴做人。但,沉欢的性格和他们兄妹的性格,也决定了不可能!

秦钰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如果考不上,秦婉的后背力量也不足,就算宁逸飞很宠爱她,她也是荣亲王府的二奶奶,面对那么多枝节复杂的家族和下人,也需要有底气。

如今沉欢也渐渐大了,如果在她议亲前自己没有一官半职,也很难寻到好人家。他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凌凤喜欢沉欢,可再想想,凌凤的身份和宁逸飞不一样,他的婚事本来就不可能自己支配,沉欢要是想嫁给他,也只有做妾的,但沉欢心高气傲。他那么疼沉欢,一定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的。所以,他早就开始在同窗中寻觅合适的妹夫了。

“曹毅”的身份已经查到了,她真名叫曹玉,竟然是嫡出的大小姐,年方十五。她有个孪生的哥哥,因身体多病,她就索性冒充他的名字出来读书。因她性格开朗,聪明绝顶,曹天鉴非常喜欢她,自幼带着她习武,锻炼出如男孩子般的性格来,她闹着出来读书,拗不过也就应了。而且从她对秦府的熟悉程度看,曹天鉴是知道她和哥哥的关系的。

沉欢还不是很清楚曹玉的心意,哥哥也正在准备大考,现在不是提亲事的时候,免得影响他心情,也没有把握万一哥哥知道朝夕相处的男子居然是个女的,会不会把哥哥吓傻了,思前想后,就没有当面戳破她的身份。

按照沉欢直心肠,恨不得马上启程到处溜达,看遍大沥江山。但程智说担心秦松涛回京后就会有大动作,建议沉欢有计划的游走。沉欢便同意了,两人一合计,还是先把整个漕运的情况摸透,那她第一条线便是沿着漕运河源州仔细的走走。程智为了沉欢的安全起见,自己先去摸路,加上前段时间他们豫州的漕运船只遇到收黑钱的事情,他们就决定先查这件事。

沉欢很清楚,秦松涛是个非常敏感的人,既然已经查了她的生意,自然会发现她为许中梁谋的位置,也会知道这个位置是燕权慎给的,也不难知道她的舅舅周鼎的位置是荣亲王府谋的。这样一来,他不可能不警惕,也肯定想到为什么荣亲王将那个本来给他的职位给了周鼎,也会联想到破坏宁逸飞和秦嫣婚事的就是她秦沉欢。

也许,他现在还看不起她的能力,但至少会防着她在暗中使坏。

何况,他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秦嫣是他的独女,也是他最强的棋子,她的名誉受损,他对自己定不会放过的。

如今,便要开始赛跑了,看谁最先胜利。

很快,沉欢就得到了表叔燕权慎的来信,秦松涛丁忧期间,内阁就有人提议将他调到二皇子身边辅导二皇子。而二皇子如今是皇位竞争的最热门人选。这说明秦松涛开始加大步伐,对权势的*表现的极为强烈和迫切。

这就说明他急了,以前谨慎的站在中间,如今很明显,他知道得不到太子的青睐,那他就必须寻找另一个永久的靠山。

眼下,他为了达到目的,急于找到后台,得到机会,必须在御前常路面,而他只能管饱读诗书,聪明些,既非官宦之后,又非簪缨世家,这一切有难度。

沉欢不怕他,但不代表不防他。

面对越是强劲的敌人,仗打得越是兴奋,这就是这一世得沉欢!

沉欢猜想,他一定会团结苏东辰和用尽褚贵妃的力量。

而苏东辰和吴斌两人最近几年非常安静,不升迁,也不张扬,能如此匿藏和储备力量的人一旦爆发后一定是可怕的。

沉欢急于抓住朝廷命脉。

可她只是民间人,如何做到呢?她这段时间闭门思考。

将哥哥和曹玉送走后,沉欢这段时间好好的关起门来做了几天山大王。可能人心情好了,好事也就叠将而来。许中梁捎来信,他因政绩显著,已经升任户部主事,专司仓部事宜。这个还不是最高兴的,最让人兴奋的是吕清居然怀孕了。

沉欢看到这个信高兴的跳起来,“总算是做了个好事,我还一直担心吕清夫妻觉得我会利用他们呢。”

云裳笑着道:“姑娘就是他们的贵人。”

沉欢将信叠了起来,递给云裳收起来,笑眯眯的撑着脑袋看着窗户外面。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做小姨呢?”

烟翠捧着一大束各种颜色的花进来,看见她这个样子,噗嗤笑了,“姑娘这么快就盼望着做小姨了?”

沉欢笑着看她手里的花,她不会养花种田,但是喜欢绚丽的色彩。

“做小姨好啊,可以发红包。”她笑眯眯的说,“这花好看。”

“嗯,是莲姐儿一大早上山去摘的。她说府中花坛里的话姑娘肯定看腻了,现在山上正是山花盛开的时候,给姑娘摘些新鲜的看,姑娘一定会高兴。”烟翠边说,将花插在白色大肚花瓶中。

沉欢闻言微微一笑,“她还小,别出什么意外。以后就让甘珠跟着她,正好新月有孕说是想念江南的山水和小食,说要回江南来住几个月,就让她带着紫菱负责秦莲房中的事情,顺便调教出两个丫鬟给她。新月和姐姐跟过瑾如姑姑受过训练,让她多教些大家礼仪。等哥哥高中了,我再看看帮她寻一头好姻缘。”

烟翠插好花走过来,笑着说,“姑娘连五姑娘的婚姻都想好了,姑娘自己呢?”

沉欢顿时收了笑,瞪眼,“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云裳掩嘴笑着,“烟翠说得是。不过奴婢猜也用不着姑娘操心。还没到十月初六呢,凌凤世子的生日礼物就送来了。”

沉欢听到这个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个家伙实在是高调得让她恨得咬牙啊。

你说送什么不可以,偏偏送个看不得、拿不掉、丢不了、藏不起的玩意儿,她只要进出府都能看到,索性她要出府就打偏门出府,眼不看心不烦。

而且,每次送都不是一样东西,这次还一起送来了十匹回纥的战马,清一色的白色,简直高调极了。十匹马是由睿亲王府护卫送来的,进了豫州就一路引得人争相观望。

当时全府都兴奋了,除了沉欢,她拉着长脸到大门迎接,还惹得赤冰一阵翻白眼,嫌弃她不知好歹。

若是凌凤知道自己一心想为她造势的心意被沉欢嫌弃,估计恨不得敲两个爆栗子。

云裳和烟翠瞧见她的样子,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沉欢哼了一声,跳下椅子,拍了拍裙角,“骑马去。”

烟翠笑着冲着外面叫着,“春莺赶紧给姑娘将世子送的马给备了,姑娘要骑马去。”

沉欢皱眉,狠狠的一脚踩在烟翠脚尖上,烟翠痛得边叫边笑着躲开。

“不骑马了!我和五妹妹遛街去!”沉欢翻了翻白眼,扬着嗓门喊,“莲儿,赶紧的,我们坐车上街吃茶去。”

一声娇柔的哎声,穿着月白素色衣裙,梳着一对丫髻的秦莲跑了出来,清秀的小脸上难得露出灿烂的笑容。奶奶和母亲忽然自缢,秦莲差点也想自杀,对她来说,未来简直就如同地狱一般。幸好烟翠一直守在她身边,后来沉欢对她极好,渐渐的就平复了心情。

当她一想到奶奶和母亲的惨死,都会悲痛欲绝,只有和沉欢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快乐些。

沉欢拉着秦莲的手,姐妹两欢欢喜喜的出门去玩,到了大门,便看见三三两两的人在门外不远处羡慕的看着门楣。

沉欢顿时皱眉,嘟囔着,“这不是招贼惦记吗?要是被盗了,一定找你赔个十来倍!”

秦莲没听清,吓了一跳,歪着脑袋看着她,“四姐,招贼?”

“招就招吧,反正有人喜欢花钱。”沉欢拉着秦莲上了车。

凌凤说他们搬出来后也是秦府,和老秦府区别不开,名字也不大气,便取了个名字叫“熙园”说寓意欣欣向荣。他取了名字吧,沉欢本可以不理,但凌凤直接用一两黄金一尺的金丝木做了个门匾,上书“熙园”,如今高高的挂在新宅大门上,阳光照射下,金光闪烁,甚为炫目。

光一个门楣价值十二两黄金,不招贼惦记才怪呢。

可人家是大沥第一亲王睿亲王府的世子大人,世子送的门楣可不是拿不掉、丢不了、藏不起的玩意儿?偏偏沉欢不爱看。

全府的人为了这事可乐了好久。

沉欢和秦莲、春莺、烟翠一起去余杭最出名的茶楼沁香园喝茶,这里的点心非常好吃,典型的江南小吃。

这里的小笼包尤其出名做的,时候要把高汤凝成透明的固体胶质,切碎了拌在里面,热气一蒸,就全化成了汤水。好的小笼包皮薄如纸,提来提去还不带破的。小心翼翼地提出来,放在醋碗里,对准上面一吸,鲜美的汤汁就进了肚了。江南人吃小笼包有个歌谣,“轻轻移,慢慢提,先开窗,后喝汤”。

沉欢是个吃货,一进茶楼寻了个靠窗安静的位置,叫了两笼,四碗豆腐脑,一壶龙井,准备开吃。

一扭头便看见一身青灰色袍子的秦松涛。

他连小厮都没带,仅仅是简单的布袍子,却掩不住他的偏偏风姿。

沉欢不得不承认,秦松涛带着书卷气的气质很迷人,秦家的血脉的确不错。

秦松涛没有看见她,在她背后寻了个位置,坐下后叫了一碗豆腐脑,姿势非常优雅的一口一口的吃着,眉宇间有一丝难得的悠闲畅快。也许他在京城呆久了,身上沾染了雍容贵气,顿时惹了不少目光。

但他少在余杭出现,很多人不认得他,店家却认得沉欢,一直堆着笑在沉欢桌前说着奉承话。

秦松涛吃着就听见叫秦四小姐,便转头来看,见是沉欢,悠然打开白色纸扇,“你来吃了?”

沉欢笑着点头,“嗯,三叔好悠闲,还没回京吗?”

秦松涛摇着扇子叹口气,“这一走,恐怕多年不回来了,再来品尝下江南点心。”

“记得我和你父亲也来这里吃过一回。还有一次你父亲出了府,带着你在这里还碰上了。”

沉欢平静的道:“真难得三叔还记得我父亲。”

秦松涛看着她,“当然,他是我哥哥。”说着笑着说起了秦安的一些事情。

沉欢听着,时不时笑笑。两人恍如真是亲近的叔侄。

------题外话------

感谢瘦溜溜送了2张,在家的小猫、86025349、云中澫步、13918165075、hzyueyueyy,我的宝贝很可爱、天蝎座123、宜凌10、鬼梦520都送了一张月票。因为前台只能看到6个送月票的名单,昨天截图了四个,不知道有没有漏的,如果漏谢亲们的原谅我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