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81章 亲情,亲事,戳心!

书房的门一直关着,云芷汐竖着耳朵,将精神力散到最大,却依然无法听到里面的动静。她知道肯定是容煌设了屏音障,所以她才会探究不到。

可这也进去挺久了呀!

闻素心收拾完厨房,一出来就看到女儿在他爹书房外探头探脑,她不由好笑的去将女儿拉下来。

“娘,你说爹是要做啥呀?”云芷汐挽着母亲的手臂,还是忍不住的注意着书房的动静。

闻素心看着女儿紧张的眼神,眼角浅浅的漾起一层欣慰,却也有更多的舍不得。她欣慰女儿找到了心悦的男子,将来也是个有人疼的姑娘了;可她也舍不得,舍不得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就要嫁了人去。

“怎么?急着嫁人啦。”闻素心微微打趣道,一面将女儿拉回房里。

“没有的事。”云芷汐当然不承认。

“哦,那行。那回头我跟你爹说,这事情不着急,再等个三五七八年的再说。”闻素心端起声音道。

“娘——”她不就是说说嘛。若是以前,她肯定也会同意再等一些年,反正他跟容煌平常也一直在一起,不缺那么一个仪式。

可如今她舍不得等了,她看着他眼底的期盼,她舍不得让他等了。尤其是这些天,当她看着容煌跟母亲那些有些生疏,但渐渐温馨的相处,她心里总觉得涩涩的。

他本来跟人的相处方式就不同,他自成的气韵就是与世隔绝,可正如他自己说的,他只是个也要吃饭的人。

他也想去拥有一个家,她感觉得到的,他对这种所谓的家的感觉,既生疏又好奇,就像他当初黏在她身边一样,他想去感受和拥有。

“放心吧,你爹是心疼你,他们爷们的事情,咱们也不去管。但只要他对你是真心,你爹是不会难为他的。”闻素心浅笑的,轻抚着女儿的发鬓安抚道。

“娘,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挺孤单的。”云芷汐垂着眼帘轻轻说着,眼眶上却有一层酸楚之意。

她还记得在试炼古界里的时候,他受伤昏迷那会,她给他喂丹药,他潜意识里,死活都不肯吞下去的情形。她当时很恼火,也感觉有些憋屈,她那时候跟他说,如果是她喂的,他就得吃。

可是如今想起来,他是多么没安全感,在昏迷之后宁愿重伤不治,都不愿接受外来的救治。

他的修炼之路是觉醒,他自己对自己的一切,都是完全不知道的,他觉醒的记忆明显没有特别美好的,否则不会让他潜意识那么做。

她想给他美好的,她想嫁给他,她想跟他一起创造更多的美好。

闻素心看着女儿的神态,却没有接女儿的话,而是握着女儿的手掌道:“来,跟娘说说这四年都做了什么事?他怎么让你动的心。”

闻言,云芷汐颈上微热,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她还是像寻常女儿家一样,在母亲的身边细细的说了少女春心动的经历。

“娘你不知道,他的心思可坏了,他哄我当他弟子……”想到当初他收徒,说起后面的所有经历,云芷汐都觉得喜滋滋的。有时候说到那些羞人的,她就避而不谈,但那羞涩的模样儿,怎么看怎么有鬼。

听着女儿云淡风轻的,说着在外经历的事情,闻素心听得是心惊肉跳的。她虽然不怎么懂,可是还是能察觉到,那些危险的恐怖性。

“汐儿。”闻素心心疼的搂着女儿肩膀轻拍着,可她也知道雏鹰要成长,不可能一帆风顺不受半点伤害。

“娘。”云芷汐似撒娇的,朝着闻素心的怀里拱了拱,惹得本来有些难受的闻素心,忍不住轻笑起来。

“你是有福气的,难为人家小煌处处包容你,处处为你在着想。你呀,以后可得好好照顾人家。”闻素心听得明白,再联想她自己亲眼看到的,她这未来女婿这些日子的表现,她是愈发的满意了。

“还不知道爹怎么说呢。”云芷汐忧心起来,那书房的门到现在都没开,真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样了!

他爹不会那么难搞定吧?容煌不是素来都办事利索的么?

“你就这么小看你娘?”闻素心似乎不服气道。

闻言,云芷汐双眸一亮,心知她这母上大人,最近可能先旁敲侧击的吹过枕边风了,却是凑上去嘀咕的八卦道:“娘,你以前怎么喜欢我爹的呀?”她瞅着她爹娘感情可是好得很呢。

“要说你爹,可没那么善解人意……”闻素心脸上有些抹不开,但好歹也说了一些,末了总结道,“我最初嫁给你爹,都只是有些好感而已,但他越来越强,娘就越来越崇拜你爹。虽然你爹后来修为废了,可在娘心里呢,他就一直都是天才,从来都没有变过……”

云芷汐是第一次跟母亲说小儿女心思,闻素心有心跟女儿分享一些为妻之道,母女俩却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谈心。

闻素心看着眼前认真听她讲说的女儿,忽然有种时光回到女儿小时候的感觉。

那时云一鸣还拥有天才之名,他们一家三口还不曾经历困难,云芷汐常天真浪漫的坐在她身边,粘着她说说笑笑的时候。

好久了,闻素心记得女儿好久没这样粘着她了,她心里暖暖的,眉眼间的母性温柔愈发浓郁。

母女俩这么闲聊着,云芷汐听着耳边娘亲的低语,不知不觉竟是睡着了。

等闻素心察觉的时候,看见女儿已经趴在她腿上睡沉了,她小心的将孩子抱到床上睡,一如女儿小时候那般。

“妈……”云芷汐被惊动了一下,翻身拉住闻素心的手,那嘴儿微微嘟囔着,显得娇娇的很是可爱。

“汐儿乖,娘在这儿。”闻素心能清晰的感受到,此时女儿对她的依恋,她美目里忍不住盈了泪花。

孩子其实才十九岁呢,却经历了那么多事,她这天赋和成就的背后,是一颗辛苦的,不服输的倔强心。自从他爹废了,她就把自个当成男孩般去刻苦修炼,其实多难为她一个娇弱的姑娘家。

“吱——”这时候有开门的轻响散出来,闻素心连忙传了音出去。

进屋的云一鸣放轻了脚步,走进里屋时看到妻女都在。

“睡这儿了?”云一鸣靠着闻素心坐下来,虎目看向床上睡得沉的女儿。

“今晚我和女儿睡,你去睡书房。”闻素心跟云一鸣的交谈,都是在传音中进行的,他们不想惊醒云芷汐。

“好,我一会过去睡,你好好陪女儿。”云一鸣伸手轻抚了云芷汐的发鬓,虎目中有明显的不舍,“那臭小子倒是个有心的,可我舍不得这么早嫁女儿。”

闻素心靠着云一鸣的肩膀,她当然也舍不得的,尤其是被女儿这么抱着手,她就想着孩子要是能一直在身边多好。

“那是先定亲?”闻素心抬眸询问着。

云一鸣凝着熟睡中的女儿,最终轻轻的摇头,才低声的将他和容煌聊说后的决定说来……

当天夜里,云芷汐是睡在母亲柔软温香的怀里的,她还做了一些杂乱的梦,梦里有前世的爸妈,梦醒了就散了,也跟着断了……

她这一觉睡得沉,等她张开眼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每一根筋骨都很轻松,她懒懒的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侧身正要闭眼再懒一下床,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了一抹白影。

她顺眼看过去,立即就看到靠在窗台上坐着的容煌,他颀长精健的身躯,几乎占满了整一个窗台,将外头的光都遮挡了去。

那时候屋外有柔暖的光晕,落在他胜雪的白衣上,但他的脸是背光的,这让她有些看不清他清俊的脸庞,可他一双墨目很有神,此时正深邃的笼着她,似乎能将她容进他的眼中。

云芷汐眨了眨眼,还抱着薄软的被褥没起身,就这么半是迷蒙,半是清醒的看着窗台上的男人。

容煌也没动,他是趁着清晨这会,闻素心去打理花草,做早饭的空档过来偷看她。却不曾想,云芷汐正好醒了。

之前他们在一起时,她总呆到半夜就钻不见了,说是去修炼来着,等她出来的时候都是精神抖擞的,他很少能看到这样睡得饱饱,又是刚刚苏醒的人儿。

那是云芷汐的习惯,她通常上半夜休息,下半夜进仙境修炼,晨初一般还会去打一圈太极。这些年除非特殊时期,她的作息都是这样的。

现如今太极因为爆发力不强,所以云芷汐很少用于战斗中,但她却从来没拉下。她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她之所以其余的玄技那么容易上手,是跟她在太极上先领悟到的,那些深层次的感悟有关的。

这会容煌只见人儿头发有些乱蓬蓬,一双秋水剪瞳正如迷雾般看着他,愈发给她增添了娇娇的慵懒之态。看得他心头发软,又有些许的失神,只深深的看着床上的人儿。

而这个时候,云芷汐从被褥里朝着他伸了手出来,明显是在要他过去抱她,那神态里便又添了几层媚意,看得容煌心头悸动。

下一刻,容煌已轻身跃落在床头,他宽大的手掌落在人儿的莹滑的脸上,轻轻的抚了抚,性感的薄唇轻轻的扬了起来。

“什么时候来的?”云芷汐刚醒的声音有些沙哑,说话间主动的在他掌心蹭了蹭。

容煌墨目深了深,俯身将她半抱在怀里,才轻声回答:“来了一会,伯母出去的时候我就过来了。看你睡得好,就在窗边坐了一会。”

“我爹怎么说?”云芷汐牵挂着这事呢,不过昨晚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觉得困得慌。她很想要等的,一直在撑着眼皮呢,结果还是睡过去了。

那种感觉,就像她小时候特别想看动物世界,然而动物世界都要在很晚的时候才放,她又只能在不上学的周六这一天可以晚睡些,结果每次这一天她都又困又舍不得睡,一直守着电视等到开播。

这种很久远以前的感觉,让她昨晚舍不得催精神力去消散困意,想着再撑一下就好了,结果还是没忍住的睡了过去。有点懊恼……

“你以为呢?”容煌的手掌有些放肆的,揉散了云芷汐本就乱的鬓发,令她看起来有点儿炸毛的感觉。

“我怎么知道。”云芷汐拉了他的手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过看他的神态,应该是没有大问题吧。

容煌见她似嗔还娇,本就悸动的心微热,那盯着人儿娇唇的墨目就更深了几许,他正打算一亲芳泽。可他却谨敏的,听到了一些动静。

“回头说。”容煌迅速的低头,张嘴在人儿的唇上舐了一口,便是快速的掠走了,临了还不忘把窗户带上。

那速度……

云芷汐看得一愣,可不多时她就听到了外间的推门声,她瞬间就“噗嗤”的轻笑出声。他们这是……背着父母偷偷谈情呢,这还真新鲜。难为某位美男子大清早来爬窗,这会子又快快的跑了。

哈哈哈——

越是想着,云芷汐就越是乐翻了。

“梦到什么了这么开心?”闻素心一进屋,就听到内里的动静。这才刚走进来,就看见床上的云芷汐笑得欢畅。

“当然是美梦啦。”云芷汐坐起身伸了伸懒腰,又黏过去抱着母亲的腰,半是撒娇道,“娘亲——”

“来,擦擦脸。”闻素心拿了热帕子给她擦脸。

云芷汐舒服的闭着眼,呢喃着说道:“难怪我爹那么粘着娘,还是跟在娘亲身边舒服,我都想赖久些,就怕爹要打我。”

“你这孩子,打趣起你娘来了。”闻素心拍了女儿的俏脸,自己的脸先红了一圈,才是反驳回去道,“我和你爹倒是巴望着你在家呆久一些,就怕你急吼吼要嫁人,到时候有个自己的相公,就把爹娘忘了。”

“谁急吼吼了——”云芷汐颈上一热,热意就晕到了脸上去。

“不急就好,在家里住久一些。”闻素心柔声笑道,已经起身换了端了洗脸水出去。

云芷汐跟了出去,假装正经道:“我本来就打算在家里住久一些,好好陪陪爹娘。”这倒是实话,尤其是家族里的人都太弱了,她要给他们做一次修为的提升。

“屋里刚才是不是小煌过来了?”闻素心忽然眼神亮亮的问道。

云芷汐眼皮一跳,心说她这娘欸,这一次怎么怎么精明!可以容煌的修为做这种事,应该不至于被抓到的。

“哪有,没有的事,我怎么不知道?”云芷汐本着相信容煌“能力”的自信,直接就是否决道。

“真没有?”闻素心可不信。

“当然没有。”云芷汐借着再次伸懒腰随意道,说什么她都不能承认。这多那啥呀,还是在她爹娘的屋里。

“那就怪了,小煌每天早膳都过来帮忙,今儿没过来不是去看你,莫不是被你爹打击了?”闻素心皱了皱眉,她自然没能察觉容煌,只是她推测的罢了。

云芷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是紧了一口气,“爹打击他了?”

闻素心摇摇头道:“你爹也没细说,就说这事情他自有主张,但我看他应该是满意的吧。”

“我去问问。”云芷汐想着刚才容煌没来得及说,速速的就跑出去找人。

闻素心看她这捉急的小样,不由轻笑了起来呢喃道:“这还不是急吼吼的,幸好这四年里没事就做了针线活,嫁衣倒是现成的,但还要准备好些东西呢……”

……

云芷汐在家中又歇了三天,期间带着容煌又去见了云傲城和莫老,两老明显对容煌都很满意。

尤其是莫老,在得到容煌的奉茶时,简直笑得合不拢嘴。

“要是你们太爷爷也在就好了,他可也一直等着这杯茶呢。我们是老了,酒也不太喜欢了,就喜欢喝喝茶,哈哈哈……”莫老的伤势已经完全养好了,整个人精神奕奕的,一直上下打量着容煌。

容煌这会子真像是个小媳妇,就安安静静的由着老人家打量,看起来竟还有一丝羞涩的味道,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什么时候来提亲呢?”莫老直接就问道。

“还有成亲的日子可是选好了,要是没选好,爷爷帮你们选。”一旁的云傲城,更是乐呵呵的说道。他对这个孙女婿可是非常的满意,这修为这能耐,还有这身份地位,都是没话说的。比起那个赵初小子,不知道强多少倍,他就说他的孙女值得更好的青年才俊。

“莫太爷爷,爷爷——”云芷汐被这么直接的问题,问得脸上有些挂不住。

“哟!难得咱们的传奇天才,居然在害羞了。好好好,不说你不说你,小煌啊——你自己抓紧了,这杯茶我是先喝着,后面可还要喝名副其实的。”莫老笑得欢畅,他们家这丫头,以后也是有如意郎君疼爱的了,有什么事也不用自己但着了。

云芷汐:“……”

“哈哈哈……这事情我却跟一鸣说,趁早把孩子的事情也办了,到时候请青城县的父老乡亲都来,让我们云家是喜上加喜。”云傲城也是高兴得很,这一次云家兼并楚家,真正是完全垄断了青城县所有的产业,这等大喜若是再有嫁娶大喜,可不是喜上加喜么。

云芷汐听着倒是不排斥,不过最近容煌神神秘秘的,还跟他爹都绝口不提那天谈话的内容,真是让她着急。可她问急了吧,他就用那种别有深意的眼神盯着她,把她盯得心跳如小鹿乱撞,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搞什么鬼。

等两人从莫老他们那儿出来,适逢云一鸣传云芷汐去参加家族议事。

这是云芷汐歇了几天后,第一次正面的与家族中所有长辈见面。而她这一路走出去家族的议事厅,是要经过校场的,自然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快看!是十长老呢,我爷爷说十长老现在可是王阶了,楚家就是十长老以一人之力灭掉的,真是太牛了!”

“对对对!我也听我爷爷说了,我好崇拜她嗷!她的修为肯定比太上长老都厉害了!”

“那是必须的,你们不知道吧,我现在每天早上,都对着十长老的画像拜一次,我就盼望着,他日能有十长老一半的能耐,那我也是满足了。”

“我娘说了,我要有十长老的十分之一,她就烧高香了。”

“……”云家那些聚集在校场修炼的年轻弟子,正是议论纷纷,一个个眼神崇拜无比的,盯着那从校场外经过的红影,只差把涛涛的崇拜之情化作江河涌上去了。

议事厅里,云家的一众长老们,早已经是坐等很久了。

他们自一早听说,今儿议事会请十长老过来,就兴奋得不行呢,一个个积极得不行的,快快来参加今日的议事。

而当云芷汐一脚踏进议事厅,这些长老们立即露出了,明显带有讨好意味的恭敬笑容,并且都主动的打着招呼。

“长老们都在呢。”云芷汐也抬手行了礼,以表示尊老,心里却在嘀咕着,“家族里的长老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

不过想归想,云芷汐面上不露声色,已经找了个小犄角准备落座。

“汐儿你过来。”结果云一鸣却招手喊她道,“你坐到你莫太爷爷身边来。”

莫老出现在这里,他的位置就是最靠前的,直接就在云一鸣的左下首,这个位置绝对尊贵无比。

但听说的各位长老,无论是脸上还是心里,都没有半点的意见。这是谁啊,这可是他们云家的擎天柱,绝对是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的好吗!

“人都到齐了,那我就宣布一下。今日召集大家过来,就是为了宣布我云家的一项重要决策,经我和上代长老、上代家主商议后决定,册封我族十长老为守护长老。”云一鸣当众就宣布道,并且是阐释着——

“守护长老除了守护我们家族,她还有权按照她个人的意思,去清除任何不服管束,以及叛变家族的人。且这项认命,即便十长老婚嫁,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在座的各位,可有意见?”

闻言,云家的长老们立即把头摇成拨浪鼓。

开玩乐,谁他娘的有意见,谁肯定脑子里糊了屎粑粑。

云芷汐的实力和能耐,他们这些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她将来嫁人,她只要还当着他们云家的守护长老,那无疑就是给他们撑起了强力保护伞,这么好的事情,脑残才会有意见。

而被册封的云芷汐倒也没意见,她爹是家主,肯定是要为整一个家族谋发展的。而她肯定不会放弃至亲,那么保护云家她肯定不会推辞。不过……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现在就请十长老来说几句。”云一鸣说着看向云芷汐,又道“汐儿,你看着说点。”

云芷汐点头,目光便凉凉的扫过这在座的长老们。

这些长老被这么盯着,先是只是觉得微微心凉,可越往后却隐隐有种,凉得要冒汗的感觉,脸上那些堆起来的笑容都被凉僵了。

“按照年纪来说,各位都是汐儿的长辈,是汐儿的叔叔伯伯,甚至太叔叔、伯公等等。但是——”云芷汐话锋一转道,“你们可真弱,你们连自己的家都保护不了,在楚家区区玄王眼里,你们就是蝼蚁。”

哗啦!

所有人,甚至包括云一鸣、莫老在内,都被云芷汐这番话戳了个难堪,只觉得脸上挂不住,心里更是难受极了。

有的跟云芷汐不熟的长老,更是在心里嘀咕不屑道:“果然年少就是轻狂,大家给你点面子,这就嚣张得目无尊长了。”

“不错,我就是嚣张狂妄。可是我有资本,我的修为是中阶玄王,我是一名五级的炼药师,我今年十九岁,我可以自信的说,在整一个东域没有人可以杀得了我。你们说,我云芷汐有没有这个狂傲的资格?!”云芷汐明显看穿了这些人的想法,却是一句一个重磅的抛出来道!

“什么?!”议事厅内,所有的云家长老瞬间惊呼而起!

包括莫老、云傲城、云一鸣等人,纷纷不可置信的盯着云芷汐,她……她在说什么……

中阶玄王!

五级炼药师!

天!

------题外话------

快猜!公子和未来岳父搞毛毛呢?2333!转眼就到月底啦,没记性的亲,记得先投月票啦,别等到最后两天正好忙忘了,那……本座真真要心疼死了!藏着过期都不给本座,泪崩……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留言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