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80章 有了女婿,不要女儿了!

楚中天面色十分惊恐,但他依然不屈不挠的爬起来,打算再飞一次!

不过这一次,他也不从正门飞了,他非常醒目的朝后门飞去!

然而——

结果——

砰!

楚中天华丽丽的,再度被撞砸在地上!

可是楚中天不甘心啊,他孜孜不倦的,一次次冲飞上去,结果……

砰砰——

“噗——”连番被震砸回来,惊恐的楚中天直接喷了血,脸色白得不能再白了。

楚家大院的上空,就像是被下了铜墙铁壁,任他怎么蹦跶,都无法冲破而出!

恐慌!

这种犹如困守般的恐慌,令楚中天连最后一丝傲气都没有了,他直接朝天扑跪下来的求饶道:“大人饶命,求大人饶命……”

目睹这一切的楚家人,全部都被吓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楚家的王阶上代长老,怎么先是跟青蛙似的乱蹦跶,然后又直接变成了怂包?

而这个时候,一名红衣少女一步踏进了楚家大院。

“什……什么人……”站在院中的楚家主,声音微颤的艰难开口。

“收命的人。”云芷汐眼底的煞气很浓,她今天很不爽,她今天要杀人。

楚家主浑身一颤,磕磕巴巴的惊道:“你……你……云家……”

云芷汐只是扫了楚家主一眼,目光就缓缓的掠过了,那一排排察觉出事,而聚集在这院前的楚家强者。

这些人被她这么一看,心里直接就是一哆嗦,只觉得眼前少女煞气深重,光是一双眼睛,都可以瞬杀他们似的!

“一群蝼蚁,竟也敢张狂的欺上我云家,简直不知所谓。”云芷汐嘲弄的声音森寒极了。

“你……你这小丫头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那半步玄王看云芷汐年轻,加上她气息没有外放,只是一身煞气浓郁,想来也不过如此,他心中一动,一双手爪迅速一探!

这半步玄王不知道他大哥为什么怕成那样,但是他知道,这附近如果真的有强者的话,那么他先发制人,将这小妞拿下当人质,必然是万无一失了!

然而!

这名半步玄王在出手的瞬间,却看到了云芷汐唇角嘲弄的一笑,他心中一突,感觉到了不妙!

“你们的命,我收了。”云芷森煞轻语,窈窕的身姿瞬倾出恐怖的威压!

轰!

这名半步玄王只觉得心口一痛!

“噗!”一口口鲜血喷出,他整个人更是被震飞出数十丈,直接狠狠的撞在刘家金碧辉煌的墙壁上!

不仅如此!

此时在院内的,其余的楚家人也都纷纷被震飞!一个个像是火箭喷发一般,被炸进了自家大院的墙壁上!

轰隆隆!

噗噗——

樯橹灰飞烟灭,楚家强者东倒西歪。

受了重伤的楚中天一看这阵势,还拼命的爬起身,如飞的想要逃跑,可他这才跑不到三丈远,他就只觉得浑身一痛!

森黑的天灵火,将楚中天瞬间烧得渣渣都不剩!他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

“不——”楚家主难以想象,在他眼里不可一世的大伯,居然一个照面就被灭得渣渣都不剩!

对方……对方……他想起来了,她就是云家四年前那个传奇天才,是她啊!可是她才十九岁吧,她怎么会这么强!

楚家主悔啊,他早该知道,那样的传奇少女,怎么可能会平凡?他怎么就脑子进浆糊了,居然答应了去侵占云家的决策,他悔啊——

可惜——

世上没有后悔药,楚家主带着他一肚子的懊悔,丧生在了天灵火之下。他这一路走得很热闹,楚家上下三五百号人,没有一个能逃脱,大家都跟着他浩浩荡荡去找了阎王爷。

楚家大院被云芷汐一把火全烧了,她甚至连看都没看楚家的财富,可见她这次真是气得不轻。

不过云芷汐并没有杀赵初,她将赵初从楚家大院轰了出去。

云芷汐走出楚家,在她的身后是黑火滔天的楚家大院,还有那些楚家人的撕嚎求饶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孩子。

此时此刻的楚家大院,完全成了炼狱火海,赵初看得头皮发麻,暗中庆幸他们赵家人没资格住在这里。

“汐……”赵初看着身边的少女,呢喃着正要开口,她将他轰出来,却让他感觉到一丝温暖,她……

“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云芷汐却打断说道,她本来不想理会这人,由他去死算了,但她还是将人轰出来了,看来从前的“云芷汐”,真的很喜欢这个赵初。

“我……”赵初面色一白。

而这个时候,赵初看见一抹白影落下,然后他看到了容煌,看到了容煌握住了云芷汐的手,看到了云芷汐轻轻的靠在了对方的怀里。

是了。

与这个清风霁月般的容公子相比,他赵初就是地里的泥巴,他还肖想什么?其实他早就明白的,只是她忽然救他出来,他又自以为是了。

赵初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双人。

云芷汐却没有再看赵初,对于身后楚家人的惨叫,她也没有一丝的动容。

她很清楚如果今天不是她赶来及时,她的父亲就自爆了,她的娘亲肯定也活不了了,他们云家肯定要被灭了。

那么楚家的人,还有什么活着的必要?

云芷汐不算弑杀的人,但她骨子里依然是狠辣的杀手,她可没有悲天悯人的善良之心,去同情楚家那些无辜的妇孺。

这是代价,伤害她至亲之人需要付出的代价。

刘家失火,熊熊黑焰惊动了青城县上下。

不多时,各种坊间传言四散而出。

“嚣张的楚家这回完了,居然被直接灭族了,都说云家不能得罪了,那几个归来客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可不是!不过云家怎么这么猛?是他们的太上长老回来了?”

“你傻啊,太上长老一个人怎么可能干得过楚家二王?我猜肯定是我们青城县的传奇回来了,想当年云大师就是三级炼药师,现在肯定是四级炼药师了,人家勾勾手指,不知道多少玄王前赴后继,楚家简直就是嫌命长。”

“不不不,我当时刚好路过,亲眼看见云七小姐,是独自从火海中的楚家大院走出来的!”

“啥?你是说云七小姐自己干掉了云家二王?这不可能吧,她离开青城县的时候才是初阶大玄师啊!”

“怎么不可能,在云七小姐身上,有什么不可能的?”

“……”

不管外头的流言如何沸腾,云芷汐和容煌已携手回到了云家堡。

云芷汐一家原来住的院子被毁了,现下已经换了新的院落,云芷汐这一回去,守护在这里的雷狼,就冲着他们嗷呜了一声。

雷狼这一声嗷呜,立即把里面的人都惊动了。

伤势好转的云一鸣,因为身为家主,已经忙着去安排好受伤人员,并且处理好接管楚家的事务。

云芷汐杀去楚家,云一鸣等人都知道,楚家肯定是完蛋了。但楚家在外的,一些楚家弟子什么的,还是要及时的一并清理了,免得留下后患。

所以此时的院里,只有闻素心和贪狼等人,不过贪狼他们伤得太重,这会都还在各自疗伤,只有几名护院上来见礼。

“娘。”云芷汐走进院里,伸手就抱住了迎出来的闻素心,一头紧紧的埋在母亲的怀里。闻着母亲身上柔软的清香,她感觉真好。

“这丫头,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闻素心嘴里嗔说着,手上却欢欢喜喜的抱着女儿,眼角都是慢慢的宠爱。

这是她的女儿呢,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呢。这四年来,她不知道多想女儿,可是她也知道女儿大了,以女儿的天赋,自然是要展翅高飞的,她就盼着女儿平安。

“好了,别让人家容公子笑话,进屋去吧,娘一会给你做饭。”闻素心抱着女儿,看着容煌的眼神有些祈盼。

别以为她没看见,刚才这两人可是手牵手回来的,快到她面前才松开手呢,她就等女儿怎么说。

“他敢!”云芷汐闷闷的嗔道。

闻素心一听这话,眼神顿时一亮,心道这是有戏啊!

“伯母,打扰了。”容煌被闻素心亮亮的眼神看着,竟是有些忐忑起来,但他已微躬身行礼道。就他这种神仙一样的人物,见到人什么时候给人行礼过?

闻素心先是惊讶了一跳,才连忙道:“容公子客气。”她说着,又去轻掐了掐怀里的女儿,这孩子也不说说清楚?

“娘你别忙活,指了厨房给他,让他去做饭,我们说会话等吃就好啦。”云芷汐说着就将闻素心搀进屋里。

“你这丫头,哪里有这么说话的。人家容公子是客人,来帮忙你还让他去厨房,再说哪有男人去厨房的。”闻素心越听也不对啊,可是云芷汐没有明说,她就再装明白。

“伯母,没关系。”容煌随着母女俩走上房廊,他可是记得云芷汐说的话,让他好好去厨房表现表现。

“就是,他也不是外人。”云芷汐弱弱的说了一句,闻素心瞬间就完全懂了,那看着容煌的眼神,直接就更亮了!倒是把素来云淡风轻的容煌,给看得有些紧张起来。

“伯母,若是我以前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我喜欢汐儿,想要娶她为妻,以后会好好保护她,助她做一切她喜欢做的事情。”虽然有些紧张,但容煌还是很认真的,真诚的看着闻素心说完了这番话。

这话说完之后,闻素心不知是傻掉了呢,还是怎么了,倒是一时间没了反应。

这下可好了,容煌本来就有些紧张和忐忑,闻素心这一没动静,他就愈发的紧张和忐忑了!

不过下一刻,闻素心就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声音哽咽道:“好,好,我就说我女儿这么好,肯定是要配更好的人的。好……”

闻素心说着,将容煌的手和云芷汐的手握在一切,美目中瞬间有了泪花。她是过来人,当然看得清楚这双人眉来眼去中的情意,再说容煌的实力她刚才也看到了,这人也长得丰姿绰约的,怎么看都要比之前的赵初好几百上千倍!

她本来就对容煌有好感,这孩子对女儿还挺爱护的,就是不爱说话,还担心他们发展不了,看来倒是她想多了。

“伯母放心,我肯定是最好的,也是最疼惜汐儿的男人。”容煌握紧云芷汐的手掌,居然毫不客气的说道。

“噗——给你一点色彩你就灿烂,还肯定是最好的,你脸皮赶上城墙啦。”云芷汐好笑道,他就不会谦虚一下,哪有人说话说得这么满的。

“这本就是事实,不可能有人比我更好。”容煌肯定道。

闻素心一看小两口这样,这心更是放了下来,她就怕这容公子性子太冷,不懂得呵护女儿,现在看两人这互动,分明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时候云芷汐正要反驳,闻素心已经插嘴道:“娘看也是,容公子才貌无双,修为也是极好的。”

“伯母慧眼,请您带我去厨房,我是真会做饭,你去瞧瞧就知道了。”容煌听着欢喜了,就他那贼心思,哪里感觉不出,这岳母这一关明显是顺利过了!那他还不敢进的趁热打铁啊!

“这怎么好意思?”闻素心有些为难的说道,但心里高兴呀,而且也十分好奇,就眼前这未来女婿的模样,他还能干厨房里的事儿?

“伯母别见外,以后叫我名字好了,我叫容煌,我们这要往哪边走?”容煌说动就动,已虚扶着未来岳母道。

“走,往这边去厨房。容煌啊,你今年多大了?”闻素心被容煌这么一拐,直接就带着他去厨房了。

结果——

云芷汐一个人傻傻的,看着前头的母亲和男人聊得起劲的离开,就放她一个人在这里?

这叫什么啊——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得!

她家母上大人,明显就是这种典型,有了女婿不要女儿了!

……

云家上下一片欢腾,大家都知道了刘家的下场,知道他们云家的危机就此解除了!从此,他们云家依然是青城县的第一大世家!其余的小家族,只能全部依附他们而生存。

云家!

将全盘掌控青城县!

云家!

走向了祖祖辈辈以来,从未有过的巅峰!

而带给他们这一切的人,是十长老!是他们云家如今的擎天柱!她已经完全取代太上长老,成为了云家最中坚的后盾!

云家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有十长老在,他们云家将来必然会更上一层楼,且绝对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敢来对他们云家不利。

于是这段时间,云家人除了忙碌着兼并楚家产业外,就是忙着去拜见十长老。以至于云芷汐所在的院落,天天都是客似云来,简直络绎不绝。

开玩笑!云家人都是见识过这个十长老的厉害的,再说她还是个很强的炼药师,现在可能都是四级了,还不赶紧过来巴结巴结,说不定十长老一高兴,就给他们一颗传说中的升王丹呢!

我滴乖乖!

想想就是美好,还是赶紧的去,就怕去晚了没机会呢!

大家伙这么热情,云芷汐就有些头疼了,这云家堡里的都是亲戚,而且大多数还是长辈,又没有任何的恶意,又跟他们家关系也不错,她总不好不搭理人家。

结果吧,她只能硬着头皮,接待往来长辈。

幸好最后她爹发话了,就说女儿远道而来,先让她歇几天,到时候召开家族会议,再一起聚着说说话。

家主发话了,大家自然要听,这才没再窜来拜访云芷汐。

“爹,还是你牛!”云芷汐抹了一把虚汗,立即对归家的老爹竖起大拇指道。这两天都没把她折腾死,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爹。”云一鸣对于女儿崇拜的眼神十分受用,他这两天忙得脚不沾地的,都还没来得及好好跟孩子说话。现在好歹处理好楚家的事情了,他才不会让那些老家伙来打扰他们一家的天伦之乐。

“云芷汐的爹,必须是一级棒。”云芷汐很给面子的配合道,把云一鸣哄得哈哈大笑。

“你娘呢?”云一鸣有些奇怪,平日里他回来,爱妻早就迎出来了,怎么今儿到现在都没见人影?

闻言,云芷汐就噘着嘴没好气道:“她现在不要女儿了,可不稀罕来看咱父女俩。”

“咋回事?”云一鸣一听不对劲啊!

不想这个时候,闻素心的声音就从外头传进来:“你这死丫头,哪里有这样说话的,小煌做的点心好极了,娘这不是去学一学,学回来便宜谁啊,还不是便宜你爹。”

“小黄是谁?”云一鸣一愣,不记得院里有这号人物。

紧接着,就见闻素心端着一盘点心上来,一脸的容光焕发道:“来,你尝尝看。”

云一鸣见爱妻笑得甜美,这魂都被勾了,又闻到点心诱人的香气,当即是食指大动,立即捡了一块塞进嘴里。

这一口吃下去,云一鸣就赞不绝口道:“素心,你这手艺越来越好了!比茗香楼的师傅做得都好!”

说话间,云一鸣就要再来一块,可闻素心却不配合,当即是拍掉他的手,还转移了点心,笑得十分得意道:“好吃?”

“好吃,你别藏着啊,你不是给我吃的么?”云一鸣还没吃好。

结果一旁的云芷汐,已经是凑上去偷吃了,云一鸣一看这女儿都要把点心吃完了,立即扑上去抢!

“瞧瞧你们父女俩这德行。”闻素心看着空盘子摇摇头笑道。

“那是你做得好吃,还有没有?”云一鸣觉得还不过瘾呢!

“这可不是我做的。”闻素心端坐在一旁,看着云一鸣似笑非笑的说道。

闻言,云一鸣有些傻眼,然后摸摸头道:“那咱院里什么时候请来的师傅?这手艺一流啊!”

“你问问你女儿。”闻素心笑得很神秘。

云一鸣愣愣的看向女儿,却见云芷汐这会小脸上晕了一丝红霞?这是……

“伯母,汐儿,你们可以过来准备吃饭了。”这时候,容煌那清彻遍远的梵音散了出来。

云一鸣傻了眼了!听着声音好像是——

紧接着,云一鸣的身影“嗖”的不见了。

再然后!

云一鸣在自家后院的厨房里里,看到了卷着衣袖,一身烟火味的容煌!

他这是——

在做饭?!

云一鸣下意识的揉了揉眼!

怎么回事?

他居然看到容公子在做饭?

他不会是眼睛坏掉了吧!

“怎么样,这女婿不错吧?”跟上来的闻素心,靠在云一鸣的身边,就是笑眯眯的低声说道。

容煌这时候也看到了云一鸣,他很自然的放下衣袖,已经是朝着云一鸣行礼道:“伯父,伯母。”

“这是……”云一鸣震惊了!这是真的?!

见云一鸣光顾着傻愣愣看人,闻素心叫了云芷汐去摆上碗筷,他们这院里通常是没下人的,要做什么一般都是自己动手,这是他们一家的习惯。

等坐上饭桌,云一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实在是容煌以前在他心中,就是一个不可亲近的人。这一次回来虽然好些,可是也……

云一鸣这些天忙,也不知道家里什么事,对于容煌他是感激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容煌手段强大,他早就自爆死了,哪里还有今天的命在这里?

而且云一鸣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这位容公子,他的修为非常的强大!因为他那时候已经在自爆了,一般人根本无法遏制他的自爆,就算是王阶也不行!

那么他是什么修为?

云一鸣不敢想!

这样的人……

云一鸣一边吃饭,一边心事重重的看着眼前的女儿,还有这位容公子。

他也不是眼瞎的,这些天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苗头,但他本来没往那方面想,可是刚才妻子的话犹在耳边,再看看两人这眉目见的传情,他哪里还能不明白!

“鸣哥,你这是干什么?吃饭就吃饭,一直盯着孩子看做什么?别把孩子吓坏了。”闻素心看丈夫这反映,立即就拍了丈夫的手臂道。

云一鸣顿了一下,倒是收回了眼神,只是沉默的给自己和容煌倒了一杯酒道:“看我这一忙,都还没来得及感谢容公子的救命之恩。”

容煌本来是不喝酒的,除非给云芷汐逼,但此时云一鸣端起了酒杯,他也立即端起了酒杯:“伯父客气了。”

云一鸣看向容煌,一双虎目探究的看着眼前人。

容煌没有回避,墨目里除了真诚,便是一如既往的深邃神秘。

“我也要喝!”这时候云芷汐插了话,立即就倒了一杯酒插进来,她怎么看她爹这神色不太对劲啊!

“你这小丫头片子,吃你的菜。”云一鸣瞪了云芷汐一眼。

云芷汐不满的嘀咕一声,眼底分明有一丝祈盼。她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云一鸣别为难容煌。

云一鸣一看女儿这心思,不由暗叹:女大不中留啊,可是……

“小煌这饭菜做得可好了,你试试这个。”闻素心打破僵局,直接给云一鸣夹菜,一眼还不忘看向容煌,给他丢一个安抚的眼神。

容煌喝了酒,放下来的手就被云芷汐握住,很显然也是让他别担心。

感受到手心里温软的手儿,容煌本来确实紧张忐忑的心定了定,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是一定要娶她的,所以岳父这一关,他是一定会过的。

随后饭桌上的气氛倒是还算融洽,云一鸣也问了容煌一些问题,看起来倒有点像岳父探女婿的做派。

然而这饭刚吃饭,云一鸣忽然说道:“容公子,你随我到书房来。”

云芷汐闻言一怔,闻素心也正要开口,可云一鸣不管她们,竟直接就起身先走出去了?!

这……

------题外话------

矮油~公子见岳父岳母啦,月票不许藏不许藏,请给公子撒鸡血!请给公子撒鸡血喵!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砸(* ̄3)(ε ̄*)

ps:关于最近投月票要绑定手机的问题,应该是书院为了防止刷票做的措施,亲们可以放心绑定的,书院不是因此去扣到你们任何的话费费用,书院的充值都是很被动的,而不是主动去扣款的,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而且绑定手机之后,如果出现会员账号被盗,也可以通过手机号码追要回来,也是对各位亲账户的一个保障。当然是否绑定,决定权还是在乃们手上,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