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77章 回青城县!云家有难!

砰——

一片金色的血雾,惊艳绝世的绽放而出!

蛇王子瞳孔一缩!丰神俊朗的面容瞬间变成了惨白色,他清晰的感受到小灵的气息,竟是没有了?!

“小……”那时间,蛇王子却是懵了。

小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充其量只是兽。可是对他来说不一样,那是跟着他一起长大的,一直被他当成了亲人看待的存在。

当他清晰的知道,他是天蛇神体,并且将面对活不过二十五岁的命运之后,他心里的很多话,只向小灵倾述过。

小灵——

此时整一坐蛇王府的人,却都怔住了。他们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

“失……失败了?”蛇王老脸缟素,如丧考批一般的盯着那血金色的烟花,整个人从头顶凉到了脚底。

“没有。”但杵在蛇王身边的蛇兽,却是清晰的反驳道,它依然虔诚的膜拜着,它能感受到他们王的气息还在!

窸窸窣窣……

越来越多的毒物汇聚而来,蛇族大城里的,蛇族大城之外的,那些没住的竟然都融入了那血金色演化之中?!

蛇王勉强回神过来,似乎回味过了什么,迅速的将收集的毒物,甩进那仿佛僵凝在哪儿的血金烟花上。

“献祭给天翼蛇王。”蛇王如暮鼓晨钟般的声音,漫漫的散开了去。

一看到蛇王这动作,蛇族之人纷纷效仿,然后跪拜下来五体投地的膜拜,仿佛是献祭了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云芷汐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看得也十分的惊异,只觉得这个蛇族果真玄妙得很。

容煌听着她问,见她好奇的看着,一双眼神活泼动人,她却似乎还不自知泄了这风情出来,好叫他看得痴迷得很。只是以前这样的人儿,看着宗是无赖俏皮多些,却没有这样多的,不经意间流露的明媚。

“大约跟涅槃相似吧。”容煌轻轻应了一句,他总觉得自从再见之后,她似乎在每天每天的变化着。说不上来怎么变的,只觉得好让他……

“涅槃?”云芷汐声音轻轻扬了一下,却忽然拽紧他的手道,“快看!”

容煌见她忽然激动,不自觉就连忙看去,即便他本来没多大兴趣,却因着她动人的神态,忍不住的跟着雀跃了。

这时候一道怪叫扬了起来,似乎是蛇鸣,又似乎是龙吟,听着威严万千,竟像是万兽之王的架势?

再看那血金色的霭散去,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一头金光闪闪的,背有一对金色骨翼的,浑身布满金光灿灿鳞甲的,仿若神龙般的兽,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云芷汐惊异的看着,只觉得这头天翼蛇王,跟当日在圣城看到的,似乎不太一样啊!

“天翼……蛟龙……天翼蛟龙王!”人老见识广的蛇王,颤颤巍巍的惊呼出声。

刹那间!

整个蛇王府都寂静了!

那是一种寂静到,连一根针掉下都能听到的静!

可这王府之中分明聚集着很多人,光是人的呼吸喘出的动静,就不可能让这里这么安静。

唯有一点!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紧张到了极点!

可是!

这头威猛的天翼蛟龙王却没有张开双眼,它更是在所有人惊艳的这一瞬间,忽然化作了一头长着一对可爱小金翅的,仿佛小龙蛇般模样的小兽,直接“啪”的,落在了蛇王子的肩头。

它很小,估计比小白喵大不了多少,就像是一头刚孵化出来的幼兽一般。可那金色却纯粹得很,直可耀花人眼球。

它的爪子软软的抓在蛇王子肩膀上,竟是看起来十分虚弱?!

“这是……”

从未经历过这样情况的所有人,都是傻啦吧唧的瞪着这一幕。

你能想象一头威猛蛟龙,忽然变成袖珍兽宠的模样么?

你能想象一头威武雄狮,忽然变成一只家养纯良的小猫咪么?

……

这种震撼到可爱的落差,直接让蛇族的人都傻掉了,真真是完全的傻掉了。

唯独蛇王子不傻,他认认真真的将这金色的小兽,用手托下来。但见它缩了缩身子,伸出软软的爪子抱着他的手掌,似乎很是依恋。

“小灵?”蛇王子隐隐感觉到一丝小灵的气息,可是却有着更多陌生的感觉,他一时间不能确定,手心里的东西是什么。

似乎听到了他的叫声,这小金蛟龙艰难的,撑开了一丝眼帘,却仿佛费劲了全部的力气,终是没完全打开就昏睡过去了。

这就是这一丝眼帘的打开,却让蛇王子松了一口气,脸上更是露出了迷人的灿烂笑容:“是小灵。”

他不在乎小灵是否变得血统更高贵了,他在乎的是这还是不是,跟着他一起长大的小灵。

那时候,蛇王府众人,才纷纷回神过来。

“拜见天翼蛟龙王——”

“拜见天翼蛟龙王——”

“……”

蛇族的人欢欣鼓舞,尤其那些此前多少对云芷汐有意见,对容煌更有意见的蛇族人,这时候都不再有那份怨怼的心思了。

他们虽然还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这场异象却是在这二人来了之后,才全部发生的,那么他们当然能揣度出一些什么。

不过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他们满心满眼里,都含着狂热的火,注视着被蛇王子捧在手心的小金蛟龙!

蛇王满心感激的看着云芷汐道:“你果然是我族的贵人!”那天机门的机子,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算得还真的很准啊!

这时候蛇王心中是真真切切的,不再怨怼云芷汐和容煌断他们蛇族血脉了,而且他感觉既然这位是贵人,那么这事情只怕还真的有回旋的余地呢!

不着急,不着急!

该知足了啊,至少就算他们蛇族的王族一脉全去了,有着这天翼蛟龙王守着,蛇族还有其余的薪火可传承很久远。

而且他相信,既然天翼蛟龙王都诞生了,他们蛇族断然是不会没落的,这是蛇族崛起的前兆!

蛇王坚信!

“多谢你,云小丫头。”蛇王重重的朝着云芷汐一拜,这一拜他是真心真意的,他此时心中只有满满的感激,只觉得他之前的作为,真是有愧为一名蛇族人的本分。

“多谢云姑娘——”

“多谢云姑娘——”

“……”

其余人见状,纷纷是膜拜而下,那声音充满了虔诚的感激,没有半点的虚伪和牵强,都是发自肺腑而生。

其后众人散去,蛇王却对着云芷汐定定道:“云小丫头,你说要我做什么吧,这以后我们蛇族就归你了,你要我老头子做什么,你就只管开口。”他先前的承诺,可不是信口雌黄。

云芷汐好笑的看着这个执拗的老头,玩味的说道:“说起来,我这儿还真有一事要你去办。”

“你说。”蛇王没有半天推迟,也不问干什么,竟是直接应承下来了。

此时还十分激动的蛇王,恐怕只要云芷汐让他灭了他的族人,其他的他当真全去干了,甚至叫他去死只怕他也不会皱眉头了。

“是这样的……”云芷汐在重置的新殿里,换上的新茶盏上摸了摸,故意说得很慢。

蛇王哪里不知道她在逗弄她,可他理亏在先,如今眼前的可是大恩人了,他可好说什么。只能静静的,这么被“逗弄”着,也不觉得有半点憋屈。

“我重建了圣城,你收拾收拾,带上族人去那边发展。可仔细我在城里建的拍卖场,那可是我的大买卖。”云芷汐见他诚恳,也是一大把年纪了,竟没拉不下老脸,也就爽快的说了出来。

一瞬间!

蛇王呆住了!

蛇王子也呆住了!

“你……你……你……”蛇王“你”了半天,却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那圣城变成什么鸟样,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可而今眼前人居然跟他说,已经重建的圣城?!

“里面的鬼灵都散了,该拾掇的都拾掇得差不多了,你们就直接迁徙进去便好。”云芷汐看他眼红脖子粗的,明明很想要说话,偏生激动得半句话说不出来,就不由得笑了。

憋了好半天,蛇王才终于干涩的说道:“好——好啊……我族迁离南域万万年,本以为再也不能重归故土,那圣城内的鬼灵,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奈何得。没想到……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造化,大恩再上,请收我叩拜!”

说话间,蛇王已要再度跪拜磕礼,却被收到云芷汐眼神的蛇王子,赶忙的扶住了道:“爷爷别多礼了,日后云姑娘就是我蛇族的大恩人,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云姑娘以及她的子孙,我们都要竭力回报。”

“对……对……”蛇王早已老泪纵横,他完全没想到,他们蛇族在他的手上,居然还有重归故里的这么一天,如何能不激动万分啊!

至于王族的血脉,大不了将来培养一支比较强大的族支,让他们代替正统王族,长存下去好了。

“可别哭鼻子了,我在这里呆不长,马上要准备走了,交代一下你们就过去吧,地方你也是知道的,那边的人我也打招呼了。”云芷汐笑道。

蛇王这时候哪里还会意不出,她之前不过气他从前作为,而故意那他出气的,其实并没有真的很恼怒。

“惭愧啊,惭愧啊……”蛇王抹了老泪,当然不会计较这些了,倒是觉得眼前少女有气出气,坦率可爱得很!

可惜,不能成为他孙媳妇,真是一大痛了,哎……

随后云芷汐说了圣城一些事,蛇王还仔细问了她怎么破的圣城。他不是旁人,知道圣城内有古怪,否则不会聚集那么多族人的鬼灵。

云芷汐大致说了一下,倒也没瞒着蛇王。她虽没有夸大功劳,但该蛇王他们知道的,她都说清楚了,好歹她确实出了大力气,自然是要说的。

“丫头,你是我们蛇族的大恩人。还有容公子,此番多得你与丫头出手,多谢你们。”蛇王听得唏嘘。

圣城里是什么光景,他本来也大致有所了解。如今听说里面那些帝阶的鬼灵,还有秦老祖那种老杂种,心知这一趟真是让两人费力了。

“丫头,你说《天蛇毒经》是一位叫凤七的前辈给你的?”蛇王寻思问道。

“正是,原本他身边还有天翼蛇王,都是听他安排的。若非看到您来给的玉简,这一次我怕死真要死。”云芷汐回想说道。

蛇王点点头,满脸愧疚的长叹息:“我族自己的人没本事,居然不能去见凤老祖,只能在东域偏安,哎……”

蛇王子看着不忍,握着他的老肩膀道:“爷爷,这事情并不能怪你。再说只等小灵醒来,我族重整威望的日子将不远了,爷爷该高兴。”

“王子说得不错,如今圣城那边一切就绪,蛇王你还是该尽快考虑,要怎么迁徙族人。山长水远的,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云芷汐转移话题道。

“是了是了,这些事都要好好安排。”蛇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盯着云芷汐和容煌看道,“你们这好事也近了吧?什么时候办喜,若是老朽还没走,倒是可以带着孙儿去讨杯喜酒喝。”

乍然一听这话,云芷汐脸上有一丝挂不住,倒是容煌总算满意了蛇王一点,已是点头回道:“从这里离开,我们就回云家,办喜时会让人送帖来。”

“好。”蛇王点点头,拿眼神看了一下孙儿,却见他目光喜悦的看着那丫头。

哎……蛇王摇摇头,就是知道这个孙儿心思纯善,而这丫头虽好,但既没有缘分,早让他断了念也好,省得将来纠缠不清的。

哎……就是苦了这孩子。

云芷汐因为事情定了,本说要走。蛇王和蛇王子热情的挽留,非要怎么能让恩人来了就走,必须要歇上两天,让他们好好报答一下。

容煌却是一口答应了,这让云芷汐好生奇怪,他不是不喜欢她在蛇族大城多呆么?

“你们先去歇着,宴席准备好了以后老朽让人来通知。”蛇王安排道。

“多谢蛇王。”见是盛情难却,云芷汐也不好再推脱。

“欸——以后你们就不要叫蛇王了,不嫌弃就叫蛇爷爷吧,听着也热闹一些。”蛇王摆摆手道。

“不错,也不要叫我王子了,我年长你一些,云姑娘不嫌弃就叫我阿哥吧。”蛇王子的声音天生的带着一丝沙哑,任何时候听着都十分性感迷人,让人很难拒绝他的要求,尤其是女人。

容煌这么听着,修长的剑眉就抬了抬,他哪里没听出,蛇王子可算是直接把他晾开了,在勾搭他小妻子呢。

偏偏这时候云芷汐已经高高兴兴的说道:“成啊,我家中虽有堂兄,却真是没有亲哥哥呢,那我以后叫你阿哥啦。”

容煌:“……”

蛇王子自然欢喜,还打蛇上棍道:“阿妹。”

云芷汐一听就喜上眉梢,平白多了这么个帅极的大哥,还是这么天赋妖孽的,她当然高兴的应了。

蛇王从旁看着,也是非常高兴。他知道孙儿虽然看起来性子温和,跟什么人都挺好,但其实是孤单的。从小就没爹娘,又没有兄弟姐妹,他作为一族之王又很忙,没什么时间陪孩子,孩子怎么可能不孤单。

好,这样也好了。虽没夫妻缘分,兄妹情分也好。

云芷汐欢欢喜喜的得了哥哥,忽然一拍额头,“对了长寿鱼,我这记性。”说话间就把鲜活的长寿鱼拿出来,好让蛇王吩咐下人去做。

“好,好啊。”蛇王愈发高兴,却也悲从中来,忍不住眼眶就红了。

云芷汐见他这样,心情也落寞了几分,倒是容煌这回插了中间话道:“时间还长,变数还多,不慌。”

“是是。”蛇王点点头,压下心中的悲切,让云芷汐二人去歇着,蛇王和蛇王子自去忙碌安排不在话下。

到了住处歇着,容煌竟自去了他自己的屋里,只盯住云芷汐去歇着,却没粘着她?!

“搞什么?”云芷汐有些不习惯,本来还等着他一会就过来,可左等右等竟等不到人?她免不了跑过去找,他那屋里却是没人了?

容煌去做了什么,云芷汐是不知道,不过等她在宴席上,看到那盯着一双乌青眼的蛇王,她就心知肚明了。

这家伙,明显是找蛇王打架去了,他倒是好意思,居然也不体谅一下蛇王都那么老了。

不过看着蛇王那有些狼狈的样子,云芷汐心里还是不厚道的笑了,便假装不知道也没看到,只听其余蛇族强者,关切的上去询问怎么回事。

蛇王推说是弄毒不小心,伤到了眼睛了。

可今儿什么情况?蛇王还有心思去捣鼓毒物。而且毒物不都进献给天翼蛟龙王了么?

不过蛇王既然这么说,大伙也不好揭穿他,只能赔笑说注意点。

蛇王子却是个明白人,席间免不了盯着容煌好一阵,但也知道他是给云芷汐出气,而这事确实蛇王做得太过了,他也才没说什么别的。

不过宴席总体的氛围是很欢乐的,毕竟蛇族大喜!

等散了席,刚回住处容煌就被云芷汐拉了去。

容煌进了屋却虽搂着她,却是没有说什么话。

“怎么?你被打伤了?”云芷汐其实在知道他们打架之后,就用心灵之眼偷偷看过容煌了,知道他是没事的,可感觉他这情绪似乎不对?难道觉醒出了问题?

“自然没有。”容煌自信说道,就那刚晋帝的蛇王,自然上不到他的。

“你也是,自己觉醒在即,还去打人家做什么,不过是个执拗的老头,心眼也不坏,白天也被我逗弄得够呛了。”云芷汐握他的手把玩着道。

容煌见她垂着眸,坐在她怀里玩他的手,模样十分的可爱,不由抱紧了她,却在她耳边道:“不喜欢你叫他阿哥……”

云芷汐一怔,忍不住就“噗嗤”一笑,从他怀里抬头看他,见他墨目幽幽的,见她双目亮晶晶看起来,他却还别开了脸,竟是闹了写别扭。

“啧啧——没看出来啊,公子还是个醋罐子。来,我瞧瞧看呢……”云芷汐好笑的扑上去,非要看他的神色。

容煌本来还没觉得什么,被她这么一闹,竟是有些脸上挂不住,更是躲了脸不让她看。

“看看嘛。”云芷汐没见过他这样,更是稀罕起来去闹,竟是发现他耳根有点红!

他那脸本就如金刚美玉,此时被她闹得有些窘,多了这一层微微的霞粉,直接把云芷汐看痴了。

容煌左右没躲成,干脆由她看,却见她看得眼儿微迷醉,满眼里都是他不说,还有那毫不遮掩的爱慕。这可是她看别人时没有的,可不让他看得欢喜了起来。

云芷汐看得喜欢,免不了去亲他几口,反正这都是她的男人了,她喜欢当然可以亲的,嘿嘿……

容煌被她逗了几下,手掌握上了她的后脑勺,这就缠绵上了她的唇,又忍不住在她的细滑的颈上轻抚着,又滑下她圆润的肩……

这吻缠了好一阵,两人才气喘吁吁的松开,云芷汐趴在他怀里慵懒如一只猫咪儿。

容煌见她娇娇媚媚的,忍不住又缠她,正是要闹出更深的火花时,外头却传了声响进来,却是蛇王子来寻。

云芷汐让人引去消厅,她笑眯眯的看着容煌,容煌被她看得微恼,低头咬了她的唇!

“嘶——一会散不去被人看笑话!”云芷汐推开他道。

“看了才好。”容煌虽这么说,倒也没真咬重,她这千娇百媚的模样,当然只能他一个人看,哪里有被人捡便宜的道理。

“我就把他当哥哥,最多觉得他长得好,再好也没你好。”云芷汐轻声说道,双眸微微低垂着,又抬眸亮亮的看着他,“你吃醋真好看。”

“啪。”容煌是要拍她的臀教训她来着,她却早有所料的跳起来,只让他拍了腿,就从他怀里闪了出去,然后带着得意的笑声去了小厅。

在蛇族住了两日后,云芷汐和容煌就告辞而去,有些归心似箭的朝青城县进发。

宽敞笔直的官道上,两旁有青山依依而过,再有微凉的秋风轻拂着,让人好生舒服。

冥凤出来玩了好些天,这回该让雷狼出来放放风了,雷狼如今可以将不凡的日月双瞳隐藏,再缩小下来之后,倒也跟寻常的狼兽没有太大区别,这样奔驰在官道上,也不是太引人耳目。

可这也是云芷汐掩耳盗铃罢了,就是没有雷狼招摇,以她和容煌这一双璧人的相貌,哪里有不引人瞩目的道理。

离家快四年了,云芷汐想着家里的人,想着马上就要见到他们了,竟也有点儿近乡情怯了呢。

“不知道爹娘如何了,几位爷爷可还好。”云芷汐脑中掠过这些人,忽然担忧道:“却不知道要怎么跟五长老说风从的事情,五长老恐怕要怪我。”

“不会的,修炼之路宗有坎坷,谁都不可能预料到。”容煌本也是有些忐忑的,但见云芷汐如此,已是轻声安抚道。

“希望五长老能想得开。”云芷汐虽这么说,却有些恹恹的趴在容煌怀里。她知道五长老对风从很好,根本就把他当孙儿一样照看着,忽然听到这个消息,怕是要受不住打击。

家族里经过那次的闹腾,虽说更团结一心了,但长老的损耗不小,五长老也算是栋梁,并不好倒下的。

那么这事情,还是要斟酌好说辞。

知道她担心,正在想着怎么说这事好,容煌没有打扰她,径自想着见到未来岳父岳父,还有爷爷他们该怎么应对。

两人虽各有心思,却双手紧密牵绊着,都在下意识紧张着什么……

……

青城县

这座云水国边际的小县城,本有云、钱、赵三大家族鼎立,势力十分均衡。

但四年前,钱家联合了青城县中实力还不错的张家,再搭上城主府暗中势力,趁着云家内讧的时候杀入云家堡,想要灭云家而成世家之首。

不想云家崛起一名玄王,反将钱、张两家屠灭得鸡犬不留。

自此,云家成了青城县大佬,就是城主府和曾经的三大世家之一赵家,面对云家也要矮上一头。

此外青城县中,还崛起了一段传奇。

云家堡内的天才,不过十五岁的少女云芷汐,她不仅是世家大比上的第一天才,更是一名让人尊崇的三级炼药师,她还收服了青城县唯一的炼器师——冷大师坐镇云家。

不仅如此,她本人又被紫云宗收为外门弟子,从此平步青云而去。

凡此种种,按理说云家在青城县的地位,将是无可撼动的了。

然而,云家的辉煌不过三年多,青城县就冒出了变数。

这个变数并不是理应最有潜力的赵家,反而是一个寻常的楚家。

楚家在青城县,本来属于那种小世家,根本没什么人注意的那种,就是在家族大比上,也不曾出彩过的小家族。

可这样的家族,却忽然崛起了一名王阶!听说是外出归来的,楚家上一代长老,楚家现任家主楚良的堂伯楚中天。

据说这楚中天也算天赋不错的,还在三十岁的时候,就是半步大玄师了,如果他继承楚家家主之位,只怕楚家早已声名鹊起。

可惜楚中天不干,他不满于现状,他离开了青城县,这一走就走了五六十年,楚家都当他死在外面了。

可是,就在楚中天离家快六十年的时候,他回来了。

而这时候的楚中天,已然是一名中阶玄王?!

很显然,楚中天在出门期间,必然是有了奇遇。

而随着楚中天回来的,还有一定低阶玄王,一名半步玄王,以及十来个大玄师。

就这么一戳人,来到这青城县里,根本就是所向披靡的存在了。

楚家的崛起已是必然,可楚中天的打算却并不仅仅如此,他要将青城县据为己有,他要让所有世家臣服,使得整个青城县只有楚家一大世家。

这就意味着,楚家要云家和赵家臣服。

可云家和赵家怎么肯?

然而,面对强势崛起的楚家,云家和赵家又能如何?

最先倒霉的是赵家,楚家用雷霆手段,在赵家还没决策好的时刻,就上门逼迫了。先是侵吞了赵家的产业,只留下少数部分给赵家苟延残喘。

随后,楚家直接放话,让云家交出七成产业,否则就让云家堡消失。

得知这个消息,云家上下愁云惨淡。

此时云家的家主,已经召集一干长老前来议事。

四年前的大乱,让云家死了好几名长老。如今在座的长老,明显有了新面孔,就连云家的家主,也换成了云芷汐的父亲云一鸣。

老家主云傲城,已经退居一步,和云傲雷隐退下去,都潜心修炼着想要早日成王。

如今事态危急,云家堡内当代和上代的所有长老,都已经聚集在内堡的议事厅里了。

云一鸣经过这些年的掌家,如今气质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已然沉稳了很多。

此时云一鸣坐在首座上,目光凝重的看着众人道:“多余的话想必也不用我多说,楚家以雷霆手段忽然拿了赵家,如今我两家已无法联合,楚家又将魔爪伸向了我们云家。现在诸位长老考虑一下,我们是誓死一战,还是尚有他法求全?”

闻言,众人都是沉默的思考起来。

这一次的灾难不必四年前,搞不好怕是要万劫不复。

风从的师父五长老,如今被提拔成了二长老的云寂,他在思虑良久后叹道:“楚家这是欺我太上长老不在家,才敢这么胡搅蛮缠,否则他们哪里敢这么猖獗!”

“如今我们只有莫老是半步王阶的实力,其余人都还是差了一大截,这怎么跟人家拼?”刚提拔上来的三长老云庆,有些愤懑道。

已成为云家二长老的云一墨,摇摇头说道:“大哥,此时关系我云家基业,怕是不能退。赵家的下场,我们也是看到的。”

“也不是要退,只是对方如今势大,我们根本无法对着干,他们两大王阶过来,咱们所有人都要完蛋了。”三长老云庆憋屈道,但凡有别的办法,他也不想委曲求全。

闻言,众人纷纷沉默。大家都知道,三长老云庆说的是事实。

别说他们一个王阶都没有,就是太上长老在,他们一王打二王,也根本没什么胜算好么!

末了,云傲城幽幽开口道:“一鸣,你不是让人去找汐丫头求救了么?可有消息?”

听问,云一鸣面色瞬间一白,然后迅速的压下情绪道:“楚家忽然强势崛起后,我就有些担心了,三月前就让天茂去紫云宗寻汐儿。,可是汐儿去试炼了,说是没那么快回来,但话是捎到了。但如果要等汐儿归来,再去求紫云宗长老来助阵,怕是……怕是赶不及了……”

云芷汐资质非凡,刚进紫云宗就入了内门,成为了让人尊敬的内门弟子的消息,是两年多前张天茂带回来的。

张天茂是云芷汐初到紫云城收的仆人,云芷汐给他治好了暗毒,他誓死追随左右。

云芷汐从冰谷回去之后,就让张天茂带了一批修炼资源回云家堡,张天茂依言留在了云家堡中和贪狼等人一起修炼,等待日后主子的调遣。

楚家崛起,云一鸣感觉不对劲后,就让张天茂去找云芷汐了。

然而前几日张天茂带回来的消息,差点让云一鸣支撑不住!

张天茂到紫云宗的时候,云芷汐还没回紫云宗,外界传言都说她生死不明,张天茂不可能见到火战,自然就不知道云芷汐健康活着的消息。

云一鸣听到这消息,差点没直接崩溃!

好歹张天茂安慰说,云芷汐不可能是个无福的短命鬼,以前有一次宗里也说她生死不明,结果还不是回来了。

可作为一个爱女的父亲,云一鸣依然受到很大打击。如果不是家族正在多事之秋,他必然支撑不住了。

但云一鸣和张天茂都不知道,张天茂去紫云宗那会,适逢星辰宗筹备动手。之后大变突起,那要帮张天华捎话进火云峰的外门执事,还没办成事呢,就在这场动荡中死掉了。

而在云家这边一筹莫展的时候,云芷汐的母亲闻素心院里,却来了几名不速之客!

------题外话------

今儿七夕,本座送不了花花给你们,只好多更新了一些,祝亲们七夕快乐!看得高兴了别忘给本座月票嗷,最好也再送朵花吧,哈哈哈……【ps:这两天这么勤奋,却依然要被爆下月票榜,很受打击嗷!有月票的亲不要藏了,不然下了榜单本座一切的辛苦付之东流,只好去嘤嘤嘤了……】

七夕小闹:

汐儿:你个死不要脸的,七夕没有情郎送花,偏厚着脸皮要!

本座:你丫的有公子甜蜜蜜,本座单身狗,难不成还不能讨一朵花了,真真是气死人!【嗯,其实也就两毛钱一朵……捂脸……】

感谢榜晚些时候,会在留言区置顶回复,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