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75章 小媳妇,好忐忑。【一更求月票

不多时,难免就火焚难耐了。

容煌本来就不是个老实的,不过是想着岳父岳母没见,当初在青城县又没给岳父留下好印象,这才好歹忍着忍着。

可如今美人儿在怀,又是这般的妩媚动人,还一副任他采撷的模样,他那理智早去了九重天外了。

这下子,这吻就缠得过火了,直接就一直往下了发展……

好嘛。

小农院里,不多时就有了或男或女的动情声,间或着仿佛洞箫和着琴鸣,不知道多缱绻。

“汐儿……汐儿……”容煌动情沙哑的嗓音,几乎是要爆发了,可人儿最后那本能的,自我保护的一夹腿,倒是让他恢复了一些理智。

身上凉了大片的云芷汐,一双懒眸里唯秋水盈盈,她见容煌清俊的脸上,明显有几分痛苦之色,这分明是忍的。

她忽然撑了身抱着他,竟是还去亲他……

容煌顿时痛苦的吟了一声,他虽然自制力惊人,可他抱着的可是他心爱的人,他都不知道多想,“小妖精别再动,这把火你惹不起。”

“要了……”然而这时候,云芷汐的声音,却细若蚊音的在他耳边嘟囔着。

她这一嘟囔,声音尽管细得不可思议,可容煌还是明明白白的听到了!

这个小东西!

体内的火哪里还管得住,瞬间就是要倾轧而出了……

可是……

不行!

“别动,汐儿别再动了。”容煌沙哑的声音,几乎要发不出声了,可见他真的非常的辛苦。

这下云芷汐愣住了,她都这样说了,他这是……

虽说云芷汐性格不是扭捏害羞的,可是这种事情她难得主动一把,居然被拒绝?!

一瞬间,她那俏脸就红得不能再红了,简直可以掐出血来了,可她好歹是没有再动了,情绪分明泱泱了起来,末了还期期艾艾的加了一句:“你不喜欢我。”

容煌原本隐忍的抿着唇,这会一听直接张嘴咬了她的颈,这个磨人的妖精!他真是败给她了!

“嘶——”忽然被这么一咬得疼了,云芷汐直抽了气要推人。

不对!吃疼的云芷汐,瞬间想到了什么。他这人又不是什么遵死理的,她又如此这般了,他还这样莫不是……

“煌,你跟我说你怎么了?”云芷汐察觉了事情不对劲,顾不得推开咬她的人,已经是急切的问道,他不会是真出什么毛病了吧?

然而趴在她身上的人,一直都没有吭声,只是那粗重的气息急促的喘着,过了良久之后才是稍稍缓和。

“我要新一层觉醒了。”容煌的声音十分幽怨,活像是被人欺负得很惨的小媳妇。

云芷汐一听唬了一跳,当下紧声问道:“怎么回事?难不成还不许你那什么……那咱俩成亲怎么办啊?你怎么洞房?这可怎么好!这……”

一下子,云芷汐叽叽喳喳的,就是一串的话儿出来。

“噗嗤——”本来正憋屈的容煌,听她这番话却笑了起来,他半支了身看着一脸紧张,又是喋喋不休的人儿,也不去认真听她说什么,只看她这焦急的这模样,还有那悔不当初的神色,就觉得生动极了。

“都是我不好,早知道就……”说到末了,云芷汐一脸懊悔。

“就怎么?”容煌好笑的看着她,眸底却蕴了神浓的情意,就这么盯着她看。

“你讨厌……”云芷汐被看得脸更红,他明明知道了还问出口,真是个混蛋。

“傻丫头,你当我为何方才没接着做下去?”容煌这时候火也退得差不多了,伸手正给人儿拢上衣衫,目光移过那一道道,他方才落下的吻痕。

那些吻痕落在她莹滑如雪玉的肌肤上,更透着一份撩人的暧昧。看得容煌本压下的火,瞬间又要叫嚣了,他忙移开眼的接着道:“这是养精蓄锐。”

他这话说的,非在“精”字上拖长了音,直接让云芷汐脸上抹不开的翻了身,滚在一边趴起来不动了!只觉得浑身都羞得要烧起来了!

死家伙!

“傻丫头。”容煌覆了身过来,手掌滑过她的背,将她这“龟模样”抱过来,“真要早些办了什么事,你这《金凰神功》还能修炼?我倒是庆幸,来日方长又何须急于一时。”反正他都被凉了那么多次。

云芷汐听着前面的,本来还挺感动的,觉得这男人什么都为她考虑。可是这听着听着,后面这句话什么意思啊?

“谁急了!”云芷汐瞬间不忿的抬头怒瞪着男人,一手更是狠狠的掐了这人的腰,会不会说话呢。

容煌忍着疼,性感的薄唇却笑得灿烂道:“不急,不急你都扑上来了。”

“混蛋!”这句话直接让云芷汐炸了毛!直接就要去撕他的嘴。

“哈哈哈——”看着被气得粉面怒嗔的人儿,容煌还火上浇油的清笑出声,那笑声随了他独有的梵音之调,清彻润人心。

若是云芷汐平常听了,都该要痴迷了,可这会听着无疑是火上浇油,气得她直接冒火了!

这可是真的冒火!冒的天灵火!

容煌冷不防她忽然放火,再说这天灵火也确实厉害,差点没把他烧着了!幸好他反应快的,散出了一层白色薄雾,这才免遭了殃。

可这农家的坑可就没这么坚强了,瞬间被焚了个干净,两人差点没直接坐地上去,

好歹容煌赶紧的,将这发毛的人儿抱住,才忍着笑意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好了,不恼了。”他不过是喜欢看她嗔怒的模样儿,倒也不会太过火的引逗下去,不然到时候真要把人儿气走了,那他真不知道上哪儿找媳妇去。

“哼——”云芷汐不过是羞他说的话,倒也没真的生气。

“呵……”容煌却是抱着她乐,欢愉的轻笑声,就像是得了什么大好事。

听他笑得这么开心,云芷汐不由得也抿了嘴笑,在他怀里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这几日没醒,是因了要觉醒的缘故?”

“是也不是,本来这一次准备充满,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忽然受了伤有些影响,最近要悠着点。”容煌应了道。

这会炕上没得坐了,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说话。

“那现在有事没有?”之前他那次觉醒,可是修为大减,体内的能量乱七八走的,怎么看怎么吓人。后面因为受了伤,更是差点没了命,她可是都记着的。

云芷汐没发现,她此时不知不觉中,最记挂的已经不是,如果容煌修为大减,她可以欺负了他。她第一担心的,是他这个人会不会有事。

被她一双含情的眼波凝着,容煌墨目深了深,心头早有暖意蔓延而开,他轻抚着人儿的脸认真道:“当然没事了,我还要回去见爹娘,还有爷爷,太爷爷和莫太爷爷是吧?”

开玩笑,这些事没办妥,没把她娶到手,他说什么也不会去闭关觉醒。本来他安排得挺好的,就是刚才真做了什么,倒也是可以的。只是这一次忽然受伤,多少有些影响到,他近日还是要注意一些,免得出什么岔子可就功败垂成了。

再说了,他虽然表面上自信心满满的,其实对于要见云家堡这些人,要面对那位岳父,他还是有忐忑,所以还是忍忍的好。他以前没在乎什么人,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可这回不同了,他很在意云家堡的人对他的看法,他很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然后……

“噗——叫得这么亲了?”这时候云芷汐却轻笑着搂住了他的腰,目光柔亮的说道,“我两位太爷爷挺喜欢你的。”

“当真?”容煌眯了眼,墨目里有一丝怀疑,当初他在云家堡,那可是很不搭理人的。他回想起来不知道多后悔,早知道那时候殷勤些,也省得他现在这样忐忑。

瞧着他一脸认真,又是期待又是有些忐忑的模样,简直跟要去见公婆的小媳妇一样,云芷汐却乐不起来了,她紧紧的抱着他柔声道:“当然当真啦,我喜欢的,他们都会很喜欢的。”

“但我没有出处,他们会放心让闺女跟着我么?”容煌别的不担心,却想着万一问起他父母什么的,那他该怎么回答?

“会的,他们要看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背景,放心吧。”看他对她的家人这样上心,云芷汐心里甜甜的。

“不过……”云芷汐微微蹙眉,倒是挂心起另一件事来。

“怎么了?”容煌被她这个转折惊了一下,有些紧张的追问。

“我当时不争气,差点被那影子偷袭了,是你出来灭了他,可你掌的阵也破了,魔云门如果查过来,我们倒是不怕,就怕连累宗门。”云芷汐忧虑道。

闻言,容煌却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云家堡这边还有什么问题,当下不在意的说道:“不要紧,内门有人的是那个鹰噬,他死的时候这方气息是被屏蔽的,对方无法查到什么。至于后面那个影子,你也不必担心,那个人应该不算人,当是没有命牌的。”

“不算人?”云芷汐听着这话一惊,那算是什么东西?

“我杀他的时候,察觉他根本没有生命气息。”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却无法得知那是很么鬼。

“怎么可能?!”云芷汐好歹是个神医,她根本没有察觉那人是“死人”?

“错不了。”可容煌却非常笃定。

“难道是……”云芷汐目光一锐,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才是魔云门真正的人傀?”当日云芷汐审那星宿子,可是得知这魔云门的人傀比较特殊,还只能是内门的人,才能知道怎么炼制。

“不能肯定,但不排除这种可能。”容煌沉吟推测了一番,觉得是有这种可能,但他是炼器师,对人傀有一定的了解。而如果这真的是魔云门特制人傀,倒是跟寻常人傀相去甚远。

“这事先放一放,等去中域再做了解。现在既然鹰噬杀的干净,那个影子又是没有命牌的,魔云门这边看来没什么问题了。”云芷汐推测道。

毕竟她和容煌的能耐,除了紫云宗高层比较清楚,下面的人是不怎么了解的。

而鹰噬和鹰魂的能力,可不是寻常的帝阶,就算魔云门来了人查,也不会查到紫云宗这个连帝都没有的宗派头上。反而会按照他们布局的,朝着魔窟方面去联想。

“嗯。”容煌也赞同这个推测,毕竟当日动手的,多是九婴这个歪门邪道,看起来很有魔窟的做派。

两人又聊了一下,容煌身体也好了,他们也该动身了。

当日容煌受了伤,云芷汐并没有走远,他们现在是在星城的郊外。星辰宗被灭了,传送阵自然不能去用,于是云芷汐和容煌,就继续乘凤而去。

至于九婴,当日就被云芷汐派回去给宗门送信了。另外她当时担心容煌忽然断了掌阵,就怕魔云门会有什么动作,便让九婴在紫云城先呆着。

这回路过紫云城,因为早先送过信,他们这一趟又还有事要办,就没打算去宗门报到了,只让九婴出来一起走。

“主人。”九婴一出来,就谄着脸眼巴巴的看着云芷汐。它之前看容煌伤着,不是开口的好时机,这会子看着人没事了,当然是腆着脸上前了。

看到九婴小心翼翼的样子,容煌的唇角不由微扬起。这头畜生多半自己都没察觉到,它已经被他这人儿拿捏得习惯了,奴相显而易见。

不过容煌也看得出,想要让这头畜生真正臣服,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只是九婴生性反骨,回头还是要叮嘱人儿,任何时候都别放松管制。

“星城的是事情办得不错。”这会云芷汐看着九婴这模样,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淡淡然的赞道。

“没什么,那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就是不知道主人有没有,想起点什么来呢?”九婴笑嘻嘻的问道。

“这个……”云芷汐忽然蹙眉,像是十分为难的样子。

九婴一看到她这样,心里不由跳脚起来,可是却又无可奈何,还得陪着笑道:“主人别急,您慢慢想想看,什么时候想到了,什么时候再给属下说。”

闻言,云芷汐眉头微挑,倒是奇怪九婴怎么变得这么乖,不由又抬眸看向这家伙,却见他脸上笑嘻嘻的,一双眼眸也极尽的展示着忠臣。

“噗——”云芷汐心里一笑,心中却暗暗有了计较。原本她问九婴的是,想不想知道九婴一族怎么被灭的,九婴的表态原本也正常,但这后来明显殷勤得过分了。

如果九婴真的是生性反骨的族群,那么照理来说,就算它想要为族群报仇,也不会表现得这么积极,尤其是后面居然还懂得,打劫了星辰宗上缴财物给她。

看来这其中,还有九婴所图谋,而她不太了解的内涵。

“我倒也想到了一些,不过之前只是唬你帮我出力,好去灭了那星辰宗,才说是知道你们族群灭绝的机密。事实上呢,我这儿有的记忆,好像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影像。”云芷汐露出一脸惭愧道。

九婴闻言,非但没有恼怒,还急忙说道:“没关系没关系,这些影像也很重要的,主人你给我看看。”

骗谁呀!这之前传过来的影像,就是在王族内的景象,它都看到那些族婴惶惶不安了。它也不需要太完整的事情经过,只要能看上一些,辨别出当时族中断定为难的级别,它就大致能知道,族老们会将祖地如何隐藏。

九婴一族缺德事没少干,族老们当然早有准备,一旦不行它们可是有密法,可以整个族群躲起来了的。

不过这一次看来是失算了……

“那好,我最近还想起了这些。”云芷汐没有戳破九婴,但已经肯定它有大图谋,她就先给一部分影像也行,她总会知道它要做什么的。

“谢谢主人。”九婴千恩万谢着。

云芷汐浅笑不语,只是精神力一动,传了两段影像过去,便不再理会它的,直朝着蛇族大城而去。

她之前看了地图,到时候从蛇族大城正好可以直接回青城县,倒是比从宗门回去来得近一些。

冥凤最近一直出来飞,似乎有些欢腾,这会子拍拍翅膀,倒是飞得低了不少,不知道有什么引起了它的兴趣。

“啾啾——”冥凤轻轻的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云芷汐好奇的看下去,发现前方一片红彤彤的颜色,可不是红枫城那边的枫叶红了么。

“小冥,你还喜欢枫树啊,要不给你栽几颗?”云芷汐好笑道。

“唳——”小冥凤却摇摇头,忽然又高飞起来,也不知道是喜欢呢,还是被云芷汐戳穿反而傲娇了。

不过说起这红枫城,云芷汐倒是想起了丰家。

“要不顺便打个秋风?”容煌看到这红枫城,当然也想起了丰家。当初他就是在这里,差点被生气的她吓死,她还不理他的躲起来。

后来丰家这头,因他的意思,紫云宗那边也没少来盘剥,如今怕是过得不太如意,但应该还苟延残喘着。

“算啦,本小姐可是个好人,他们又没有再做出什么不识趣的事来,就放过他们吧。”云芷汐一副大度悲悯的模样说道,其实说实在的,现在丰家根本不被她看在眼里。

那时丰家之中,原本那丰家兄弟闭关之所,却飞出一道人影来!

“不知哪位贵客路过,不若在我红枫城歇脚?”这人影一出来便道,却是丰家那丰三。

原来小冥凤之前飞得低下,这回往高一飞却是泄些气息出来,这倒将这丰家老祖给勾搭出来了。

云芷汐扫了丰三一眼,昔日比丰三修为还弱的丰四,害得她要拼了命,才能完全斩杀掉。如今她看丰三,就像看一只大蚂蚁,想捏死只是随随便便的事。

不过正常人,是没有捏杀蚂蚁的兴趣,所以正常的云芷汐没理会丰三。

而紧追上来的九婴,察言观色的立即吼道:“滚回去!”

丰三还没做出反应,眼前一片恐怖的威压已碾下!

“噗——”

丰三瞬间被压成重伤,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更是被无情的,拍回那红枫城之中。

等过了好一会,丰三才缓过劲来,不由心神惊骇的看着远去的那抹黑云:“这是……是皇阶的高人……”

丰三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高手过境,要是知道他怎么都不会出来。

“皇阶……倒是我井底之蛙了,丰家真不算什么……”丰三面色颓唐的呢喃着。

这两年,丰家过得并不太好,丰三本来还对紫云宗生出怨言,想着要做点什么。可是近来的消息,再加上今日见识的力量,让他顿时清楚的明白,他只是一只跳得厉害的蚂蚱,再四处蹦跶多半就要死了。

……

蛇族大城

距离云芷汐和容煌离去,已经两年多快三年了。

蛇王子马上要到二十五岁,就算有长寿鱼维持,他最多也就可延续两年的寿命。

“嘶嘶——”小灵盘在蛇王子的肩头,蛇信子亲昵的舔了舔,蛇王子那俊朗非凡的脸,眼神更带着几分孺慕之情。

本在研究新毒的蛇王子,因此抬手轻抚了小灵的脑袋。

“嘶嘶——”小灵甩甩尾巴挡在他眼前,似乎在催促他去歇会。

蛇王子轻笑出声,倒是不去看那些毒,只站起身走到窗台前。

窗外有王府的女婢,正是在打扫着院子,忽然抬眸看到窗户上的蛇王子,顿时羞怯的低下了头。

只说他们的王子,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尤其那双琥珀色的眸,每每看着透着一丝忧郁,却仿佛含着绵绵柔情。

“小灵,过几日我就送你离开,你去紫云宗找云姑娘吧。”蛇王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怕小灵真的陪着他到最后一刻,到时候会死心眼的做出不智之举。

“嘶嘶!”小灵闻言顿时扭头不干。

“你也好帮我催促剩余的六条鱼,不然我可连多活两年的就会都没有了。”蛇王子浅笑道。

“嘶——”小灵松开蛇王子,立即表示它要去紫云城。

看到小灵这么着急,蛇王子含笑轻声道:“等我写两封信,一封你在紫云宗被人拦下的时候给,一封你交给云姑娘。不要你带鱼回来,你就跟了在她的身边,让她契约了你。”

小灵顿时盘踞不动,它着急去催鱼,它想要蛇王子活久一点,可是它却不想从此离开他。

“你不去,我就不吃那些鱼了。”蛇王子却道。

“嘶!”小灵急了。

这时候,院子里走入一位执杖老者。

“爷爷。”蛇王子看到人,立即从屋里出来迎接。

“你也不用派小灵去了,之前我派去的人回来说,那丫头死在试炼古界里了。”蛇王因为云芷汐迟迟没送鱼来,自然是派人去打探了,结果却得到这样一个消息。

他们蛇族很少管外面的事,所以知道得晚也正常,而这个消息让蛇王脸最后一丝希望,也完全没有了。

可怜他这孙儿,可怜他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不可能。”不想蛇王子却断然道。

蛇王眉头一皱,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叹了一口气道:“爷爷知道你不肯相信,不过咱们也不去想这些了,安稳八日子过了再说吧,你又在研究新毒了?”

爷孙俩这时进了屋里,蛇王立即嗅到里面一丝不寻常的问道,他还吃惊的感觉到,这气息对他有一定的威胁作用,可是他现在的修为,托了当日那容公子的刺激,如今可是入帝了!这……

“是,这是……”蛇王子正要解说。

不想蛇王却拍握住蛇王子的手臂,紧接着更是双目精光外方,随后飞掠而出的大喝道:“好生强大的气息!敢问是何人来犯我蛇族大城!”

闻言,蛇王子面色一凝,旋即迅速的去启阵!

------题外话------

嗷!亲爱滴们快点找一下月票嗷,本座看着名次没上去,反而要掉下月票榜了,码字的心思都快飞了,快来鸡血压阵!月票月票快点来嗷呜!

ps:二更大概在白天的下午吧,最近码字的速度超级慢。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