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74章 战后缱绻

“不——宗主——来人啊!七光祖叛变!”来报者是星耀的老仆,一直对星耀忠心耿耿,此时看到这情况,那还了得!

“走……快……”生命气息飞快消逝的星耀,当然是听到了老仆的喊声,他想要交代一些后事,然而他已经没有气力了。

“宗主——老奴追随你来!”不想那老仆在吼声一出后,就迅速的扑向了星七子!浑身更是像热气球一样暴涨起来!

星七子脸色一变,连忙是要退闪开去!他看得清楚,对方这是要自爆!虽然这人修为只是中阶玄王,但这股自爆波绝对可以伤到他!

“叛贼!”可星耀那老仆,就像是忠实的狗,死死的“咬住”星七子不放,就是拼了命的冲杀向他!

星七子哪里还敢迟疑,连忙是拼命逃散!可他的速度虽快,扑着追上来的那老仆更快,因为他的丹田已经在燃烧,那就是不要命的速度!

砰——

星耀那老仆自爆的狂响,随着一片纷飞的血肉散出。

“噗——”星七子被震成重伤,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叛贼!杀了你!”那时候被惊变吸引来的,星辰宗两位硕果仅存的上代长老,见此直接拔剑刺向星七子!

可怜的星七子,重伤之下被偷袭,就算他是玄皇也躲闪不及了!

“嗤嗤”的鲜血从星七子胸腔汹涌而出,他一双老目涣散,涣散再涣散……

紧接着,这两名长老只觉得胸口一痛,一股凶暴的气息已将他们封杀!

九婴!

杀到!

星辰宗的王阶以上强者,早在紫云宗被杀了两批,再加上云芷汐星城闹事,又杀了一批下去,如今在宗门里的王阶强者并不多了。

可怜那些闭关中的人,更是被星七子直接屠杀在闭关的石室内。

这些人,谁能想到他们宗门这位七光祖,会是一个叛贼?!

随着宗门内的强者都被屠灭,这个在东域强极一时的宗派,俨然走到了末路……

九婴本着对云芷汐的高度献殷勤,在屠杀了这些人后,还非常有眼力的,迅速洗劫了星辰宗上下。

谁不知道那个小弱鸡啊,那就是个财迷,什么好的不好的,反正不要钱的她都要捡回去的。

上次在圣城没有好好表现,九婴这回发了狠的要好好表现,还不得将星辰宗上下打劫一空。

……

星辰宗被洗劫,星辰宗强者全部被屠灭,星城毁之大半的消息,就像春天长的野草,发了狂的传向了东域各地。

这个消息,顿时让东域各势力炸开了锅!

所有人第一反应,就是紫云宗的人干的!

然而!

接着的消息,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就在星辰宗被灭前后,紫云宗宗主率领宗门强者,屠灭了风火宗!

据说这场宗门大战,打了有三天三夜!最终风火宗王阶以上强者,全部被紫云宗屠灭,一干精英弟子,全部成了阶下囚。

紫云宗对外宣称,当年紫云宗在冰谷开采晶矿,遭到风火宗的暗算,如今是来报私仇的。并且即日起,他们紫云宗将全盘接管风火宗地盘,胆敢不服者,杀无赦!

此消息一出,东域各势力纷纷明白,紫云宗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有三头六臂,能分成两拨人去屠灭两大宗门。

故此,人们对星辰宗是被何人所灭,感到了莫名和忧心忡忡。

而当日在星城围观的看客,看得近的都被殃及池鱼的灭杀了,看得远的基本看不清楚上峰的具体作战情况。

这么一来,紫云宗到底是被什么人所灭,又是何方势力所灭,就成了一个谜团。

有人说,星辰宗从中域回来的后辈,其实是得罪了中域大势力,这才逃了回东域,没想到祸害了整一个宗门。

也有人说,是古界城势力的人,看上了星辰宗的宝贝,协商不下就带人强上门来了等等。

总之众说纷纭。

为了东域的安定,各势力的大佬纷纷联袂抵达星城,说是来查看事实详情。

经过这些大佬的认证,加上当日远观群众的说法,第一个传言被认为比较可信。

因为当日的大战实在惊天动地,唯有帝阶才能发动!而这根本不是东域势力能够办到的,那就只能是中域的势力了。

不过管他呢,东域各势力的大佬,最终的目的是要看星辰宗是否真的灭了,而又会不会危及他们?

这些势力大佬很快发现,星辰宗真的灭了,宗门强者死完了,宗门财富没有了,宗门的弟子、执事纷纷逃散了,毕竟这时候不逃,难道还等人家杀回来?

这些星辰宗存活者很清楚,宗门肯定不能再发展了,对方那么强大,一旦知道他们没有识相的滚蛋,那还不得被屠灭得鸡犬不留啊!

再者就算这势力的人没再回来,其余宗派势力还不得痛打落水狗啊,那他们还是照样没好日子过。

……

古界城

“爹,你说会不会是……”古默离在向老父亲禀报完所有事情后,就忍不住开口踟蹰说道。

古盟主最近正好从南域过来,古默离则在送信给火战后,一直被留在东域这边驻守。此番东域大变,古界城自然也知道了这些事。

“不管是不是,你传令下去,让所有人注意魔窟人动态,联盟会之下所有人必须谨守本分,若有惹事生分者直接严惩。”古盟主却是下令道。

古默离惊讶抬头,旋即明白了老父亲的意思,不管这事情是不是那双人做的,按照紫云宗的作为看起来,是不想有人将这笔账,算到了他们头上去的,既然如此不如顺水推舟。

那双人都是聪明的,自然会承他们古界城这个情。不得不说,老父亲这注意真是妙啊!反正这么做对联盟会也没什么影响,送个顺水人情最妙了。

“可是爹,为什么是魔窟?”古默离不明白这一点。

“魔窟是南域新崛起的神秘势力,其内强者极多。当日作战的情形,不都说有邪魔之气冲天么?再者当年东域试炼古界内魔象万千,随后魔窟在南域现世,这其中的关联,如何不耐人询问?”古盟主对眼前这个独子,从来都是非常疼爱的,此时自然悉心教导。

“父亲高明。”古默离也是机智的,自然是一点就通,心中不得不赞叹,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那星辰宗的地盘,我们是否要插手?”古默离继续询问道。

“离得那么远,要了也没什么用,就让附近那些宗派去抢吧。”古盟主却没那份心思。

“儿子知道了,这就去办。”古默离如今已经比之前沉稳了很多,再不是吊儿郎当的风流模样。

看着儿子高大的身影离去,古盟主也是颇为嘘嘘,他就这个一个儿子,自然希望儿子能长进些。

“看来试炼古界的历练,还有那两个小辈对儿子的影响很大啊……”古盟主浅笑了笑,倒是觉得虽然当初的安排,差点要了儿子的命,却也算是给了他一场不凡的经历,这孩子因此可是长大了不少。

“东域变了天,紫云宗怕是要独霸东域,我古界城倒是可以计划退入南域了。”因为吞并了云雾山庄,古盟主一直就有这个打算。

……

中域,魔云门

魔云门宗门所在地,在中域是个迷,就是中域最强大的势力,也不知道这个魔门大咖的“安身”之所。

不过这也不奇怪,魔云门这种魔门势力,通常正派都很反感,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群起而攻之。他们想要发展,自然要走闷声发大财的路线。

然而如果有人看到魔云门内的这处场景,只怕都要抹眼表示不相信这是魔门!

魔云门幽兰谷,是一处兰花丛生,溪流缠绵的世外桃源。

幽兰谷有位谷主,名字叫做鹰魂,此人正是鹰噬的兄长。

这日鹰魂照常修炼,不想却心悸莫名,可他问了一遍下属,也没说有什么事发生,可这种不安的心悸却越来越强烈!

“去,看看小鹰在外门怎么样?”鹰魂忽然想到了那个弟弟,随后迅速命人去查。

不多时候,被命去查的人迅速回报而来。

“出去了?”鹰魂一听,顿时知道不好,恐怕他这么不安,完全是因为这个弟弟遇到危险了!

一想到这里,鹰魂迅速动身,直接去了存放宗门之人命牌的地方。

结果——

“小鹰!”鹰魂捏着手中碎裂的命牌,旋即刺破手指滴出一滴精血,落入那碎裂的命牌之上。

随后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鹰噬这块碎裂的命牌,迅速的组合了起来?

鹰魂和鹰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鹰魂正是借此施展密法,准备看看到底是谁杀了他弟弟!他那个弟弟虽然不算多好,但那也是他的亲弟,若是意外遇难也就算了,若是被人谋杀了去,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帮着报仇,也好让兄弟死得瞑目。

鹰噬那被重组的命牌,此时散发出一层血黑色,散发出玄奥的气息!

“去!”鹰魂闭上眼,神识沉入了这块命牌之中,紧接着他的意识穿越而出。

很快!鹰魂双目一睁,那是一双跟鹰噬十分相似的鹰目!但少了一份阴沉,多了一份森黑。

不过,鹰魂此时双目却露出疑惑之色,“怎么回事?竟然什么都没看到?”

“魂影,我命你去办一件事。”鹰魂沉吟不定,却忽然兀自开口道?

但随着他话音落定,一道灰蒙蒙的影子,出现在了鹰魂的跟前,他跪地说道:“爷请吩咐。”

“查一查小鹰的去处,一定要查清楚他命陨在谁的手中。”鹰魂下令道。

“可是爷,我必须在你身边保护你。”不想魂影却道。

“我暂时都不会离开幽兰谷,不会有任何危险,你速速去办!此事透着蹊跷,我竟不能查到小鹰死前的一幕,你和灰影有感应,这事情必须你去办。”鹰魂却细说道。

“是。”魂影这回没有异议,即刻领命而去。

鹰魂捏着手中重归散碎的命牌,良久后沉沉的道了一句:“小鹰,大哥一定会查明一切,为你做主,你安息吧。”

……

紫云宗

对于收拾了风火宗归来的紫云宗众老来说,收到星辰宗已被灭的消息,无疑是喜上加喜。

此时除了一部分驻守风火宗的长老外,紫云宗内其余的强者,这会都聚集在宗门大殿里。

首座上的紫云宗主,不免乐呵呵的说道:“这一次屠灭风火宗,各位峰主、长老辛苦了。从风火宗得到的资源,除半数归入宗门掌管,其余的各峰分了去吧。”

“多谢宗主。”众强一听自然是高兴极了。

要知道风火宗在东域,那可是个富得流油的宗派,能得上一半战利品分摊成奖励,绝对是丰厚无比的!

“火峰主,汐丫头他们可是有信?”除了分配战利品,紫云宗主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两人的下落。

要说容煌这小子,他是不指望能送信回来的,也就只能指望那丫头回给火战送信了。

“有送信回来,但是人又不知跑哪里去了。”火战摇摇头,他也很想见见这丫头,可惜这小没良心的,只派人传了信。

“怎么说?”殿内众强都是眼巴巴问道。

“说是事情都大致处理干净了,让我们不必担心,她之后可能直接回青城县。”火战见大家这么着急他这小徒儿,脸上十分有光的回答道,心里别提多得意。

“是该回去了,她这小丫头出来也有好几年了,肯定是想家了。”紫云宗主唏嘘叹道,不免有些舍不得,“那有说什么时候回宗门吗?”

“这倒是没有,不过她和公子的事情,咱们肯定该准备准备了。宗主你作为公子的师父,你总得表示表示,趁着咱们大家现在都还健朗,不如让这两孩子办完事得了,说不定我还能抱下徒孙。”火战心直口快,当即就是说到。

“急什么,丫头还年轻。”沐炎却不满的瞪了火战一眼,心说这徒弟平时挺机智的,今儿怎么犯楞了?汐丫头又不是嫁不出去,他们火云峰可算是丫头的娘家一脉了,这么直接不是让人觉得,他们汐丫头急着嫁人吗?

紫云宗主一听,哪里不知道沐炎的心思。

当下就是诚恳道:“煌小子的能耐,我这个挂名师父也不多说了,大家都是看在眼里。汐丫头也是极好的,难得两人都跟我们紫云宗有缘,别的就不多计较了,这些日子该准备的,赶紧都准备起来吧。我估摸着,煌小子这回是去见丈母娘了,就他那心思劲,但凡有心肯定事成,宗门要有喜咯。”

“哈哈哈……可不就是这个理么。”恒长老眯眼笑道,只说宗门是兴旺了呢。

其余宗门强者听着,也都是喜上眉梢,他们紫云宗这一回,算是走上大气运咯。

就是刻板的然长老,此时也忍不住笑起来,他现在成了天兵峰的峰主了,不过他还仅仅是四级炼器师,他在炼器上的天赋,并不算太好。

只是一直让上代长老掌管天兵峰,不是长远之计。而然长老的威望,在天兵峰上是极好的,加上他已经是半皇修为,所以他这个峰主之位也就定下来了。

“哎,楼师兄啊……如果你没有行错这一步,今日的喜悦你便也可分享了。”然峰主坐在喜气洋洋的大殿内,不免唏嘘了一句。

当日楼沧远叛变,他也是极为痛心,可他也知道,楼沧远那人的心并不坏,只是虚荣了一些,又十分痴迷炼器,不想在还未炼成帝兵前死去,然而如今……

只能说,世间事,若是过分苛求,而没了原则,就是本末倒置了。

……

距离星辰宗被灭,已经过去好些天了。

东域内不少势力都十分谨慎,要求宗门弟子、执事要小心行事,以免万一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一个能灭星辰宗的不明势力,着实让人寝食难安。若是宗门的人不小心,真的招惹上这是非,那下场绝对比星辰宗还惨了。

当然也有不在意的,开始分刮争抢星辰宗地盘。

因此东域各地,气氛还是挺紧张的。

可作为当事人的云芷汐,却住在了一处山林中的农家小院里。

这户农家原本的主人,在得了丰厚的银钱后,直接去县城住下了。

容煌当日在星城上受了伤,后来更是直接昏迷了过去,吓得云芷汐赶紧找地方休养下来。

幸好这一次的容煌,没有之前那么难缠,云芷汐给他喂的丹药,他都老老实实的吞下去了,虽然还得她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喂下去。

“煌,你说你都睡了这么些天了,伤势也好全了,怎么还不醒?”云芷汐早就恢复了,各种神医手段都在容煌身上用了,他这人看起来也是健健康康的了,然而愣是不醒是怎么回事?

本来云芷汐还怀疑,容煌不会是中了什么阴招,大约跟紫云宗主一样的那种,可是她用天眼检查之后,发现没这么回事。

如果不是容煌的气息平稳,面色也恢复了红润,云芷汐就该急出毛病来了。

但就算如此,这睡美男迟迟不醒,某女的心就迟迟不能安下来。

“容煌,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是跟我说,你没事的,你疗伤之后就马上没事的么?这都几天过去了,你的马上是要多久?”越是检查不出毛病,又一直等不到人苏醒的云芷汐,已经开始捉急了。

她紧紧握着男人宽大的手掌,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怨怼,可是她这眼眶里,已经忍不住有了红意。尤其她话说完,这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她眼中的酸涩迅速凝聚成了水雾。

“煌,你快醒醒。”她的医术自问东南域无人能及,可是她却束手无策,神魂丹她也喂了不少,可这人就是不醒。

“都怪我,如果当时能施展心灵之眼,能给你及时救治,现在肯定不会是这种情况,都怪我……”说到这里,云芷汐目中的水雾,终于是忍不住的滴落下来。

沉睡中的容煌,其实已经渐渐有了知觉,他隐约的听到了身边有人在说话,继而有湿凉的液体,落在了他的手上。

紧接着,他感觉唇上有软软的,带着一丝甜意,和着酸涩味道的什么,温柔的贴了上来。那股酸涩的味道,让他忽然心房一抽,而这一抽让他极度的放下不,他很想知道这是什么。

一双深邃的黑眸,在这一刻幽幽而开。

入目的,是一张艳艳如牡丹的脸儿。

容煌看到了云芷汐,看到了她目中的泪花,看到了她眉宇间的担忧和关切,看到了她……

是她,是她的泪。

而这一刻,见到近在咫尺的男人,忽然张开了眼!

云芷汐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眼中的泪滚滚而出!

“莫哭……”她这一哭还了得,容煌连忙抬手,有些慌乱的给她擦泪,又是紧张的哄道,“汐儿莫哭了,好汐儿……”刚醒来的他,声音明显带着沙哑。

要说上次见到云芷汐哭,那还是假哭,那还是几年前在青城县外的玄天森林里。较真说起来,她这人就没哭过。什么大灾大难,就算有时红了眼眶,也不见她有半滴眼泪下来的。

这会子忽然泪水滚滚的,可不是把容煌吓坏了,吓得他赶紧的一边给人儿擦泪,一边抱着人儿哄:“没事了,莫哭了……汐儿……你哭得我心都要碎了……”

手忙脚乱,手足无措……容煌瞬间不知道要做点什么好,他看着这样的云芷汐,只觉得心房都要裂碎了的疼,这可如何是好?

看他这样,一个劲掉眼泪的云芷汐,倒是抬手抹了自己的泪,但还是有些刹不住的掉着泪,声音沙哑而哽咽:“你这个坏蛋,说好的马上就没事,我都等了小半月了。”

这么一说,她又觉得委屈极了,眼中的泪又有汹涌的趋势。

“别……是我不好,全是我不好,汐儿你莫哭了行不行?”容煌眼看这人儿,哭得眼睛都肿了,俏脸都是憋得红粉,不知道多让人心疼,简直要受不了了。

云芷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眼中的泪就是一个劲的掉,尤其听着男人沙哑的梵音越哄,她就越哭得凶。

“汐儿……”容煌真是要心疼死了。

好在云芷汐虽然哭得凶,倒也还算快的停了下来,只是抽抽搭搭的哽咽道:“你不是我多担心你,都怪我没能及时医治你,都怪我……”

“不怪,不怪……莫哭了,小东西莫哭了……”见她总算是停住了泪,容煌这心里真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云芷汐抽抽搭搭的吸着气,似乎又觉得自己矫情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地垂下眼脸。

这时候的容煌,早从躺着坐起身来了,正抱着人儿安抚着呢,见她低垂了眼脸,眼睫上还挂着一串细细的泪珠,他就心疼的轻轻拭去,“莫哭了……”

容煌就这样轻哄着怀里的人儿,好歹把这丫头的情绪抚平了,只见她乖得像猫儿般,紧紧的趴在他怀里。

似乎察觉了他的目光,云芷汐眼脸抬起,一双哭过的秋水懒眸,却有说不出的柔软风情,看得容煌心房一跳,只觉得这样的人儿,又有一番别样的美。

这时候呢,云芷汐却搂着他的颈,对着就是亲了他的唇。这一下还不够,还好多次的亲了,最后更是大胆的,这就主动的撩开他的嘴。

这小东西……

容煌哪里还肯老实啊,立即就回报了热烈的反响,更是反客为主的,直接侵占回去!非是把这撩他的人儿,给吻得气息急促得不行,他才缓缓的松开唇。

哭过的云芷汐,本来脑子就有点不够用,这回被侵吻了一番,更是整个人都处在呆呆傻傻的迷糊状态,显得千娇百媚的,就像是晨露中娇羞而开的牡丹,别提多让人心动惊艳。

这模样看在容煌眼里,直接让他刚忍下的*,顿如春天里的野草般,狂肆的疯长起来,他忍不住的,再度热烈的缠住了人儿的唇……

------题外话------

来!眼看月票榜上,本座的菊花近况惨烈,为了保卫菊花,本座决定明儿来个二更!亲爱滴们,咱能上回个第八不?【ps:截止本座发稿时,距离第八咱还差一百八十几票,嗷嗷!有月票的亲给点力撒鸡血喵,本座这就去战斗啦!】

感谢榜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