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9章 魔云门!鹰噬到!

一群老家伙就要动手了!

星宿子这么一看,顿时就傻了眼了!

这紫云宗主说得虽容易,可是他们这些老家伙其实心里都明白,这要是真的把星宿子杀了。等宗门解散之后,散布在天下的紫云宗弟子,其实根本不可能安好。他们会遭到各种追杀,最终惶惶不得终日。

而魔云门那样的中域大势力,早已在中域这等武道圣地扎根多年,其底蕴磅礴稳健,又哪里是一两口人,说上去灭了人家,那就真的能灭了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魔云门被灭了,那几百年后要重开宗门,又要经历多少岁月,才能积累到如今这种盛况?

要知道紫云宗现在,已经是拥有了六名皇阶!而且还都是晋阶潜力强大的皇阶!这要是再发展个百八十年的,必然又是一番鼎盛的景象!

面对这唾手可得的,宗门鼎盛的未来,紫云宗主能如此果决的,将宗门的一切散尽!这已不仅仅是忌惮魔云门,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不想给云芷汐当累赘。

然而——

“等等!”云芷汐却又喊停道,“宗主,各位峰主和长老且慢。”

“汐丫头你别管!”火战说着,哪里听的下手来啊,那一章浑厚的火系玄劲,就要断了星宿子的狗命!

其余老家伙,也没打算住手,紫云宗主直接挑了那林老狗,这就要痛下杀手了!

“你们……”星宿子等人直接呆懵了!他们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他们……

“难道我这个护宗长老,说话不作数么?”可云芷汐却幽幽的说道。

这下子一群老家伙蔫了,虽也没想到云芷汐会拿出,这护宗长老的身份来说话啊!这护宗长老一句话,那可绝对不比宗主的威严差!

“汐丫头……”紫云宗瞬间觉得,自己的册封太快了,应该等灭了这些人再说的。可是谁能想到啊,再说灭了这些人之后,紫云宗也散了,什么护宗长老的似乎也不打紧了。

“云姑娘阻止得好,我就说你们不能杀我,还是这位云姑娘知进退,我们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这事情总要解决的。”星宿子被这吓了一顿,居然机警了起来,立即是开口圆滑的说道。

这时候星宿子的口气,已经是好了很多。他之前之所以敢那么嚣张,那是他完全没想到,紫云宗这帮老家伙居然都是疯子!居然宁肯散了宗门,也要杀了他!

这……这可怎么行!为免这群老家伙发疯爆狂,星宿子立即压下了气焰,只觉得跟这些人不能用常理,来跟他们打交道啊。

“你说的不错,确实是要解决的。”云芷汐似笑非笑的看着星宿子,但紧接着她却目光一阴!

云芷汐“炼神诀”出,一片狂瀚的精神力,瞬间卷入星宿子的识海之中!

下一刻!

但见猝不及防的星宿子双目一茫,他整个人就委顿了下来。

“主人。”随后一道恭顺的声音,从星宿子的嘴中散出!

“少宗主……”星痕等人瞬间颤抖了!剧烈的颤抖了!这是害怕极了的颤抖……

“你师父叫什么名字,跟魔云门内门什么人有关系。”而这时候,云芷汐已淡淡一问。

“回主人,我师父人称鹰爷,曾经是个内门的人物,后来因事被遣在了外门。但他在内门有个兄弟,据说修为十分强大,我听说像是叫鹰魂。”星宿子事无巨细,完全的禀报了!

“妖……”那林老狗双目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吃过这个亏,此时看到星宿子这么被操控玩弄,他只觉得后怕至极!

“你所学的抽魂和炼傀,功法要诀拓下一份给我。”云芷汐再度一道。

“回主人,魔云门真正精妙的,独特炼傀*,是内门弟子才可以修炼的,星宿子其实只会抽魂。如果主人需要,星宿子这就给您拓写下来。”星宿子一字一句说着,简直就像是被云芷汐手把手带出来的奴仆一样!

囚牢之内,所有人都寂静了!

紫云宗的人纷纷愕然得反应不过来了!

星辰宗的人纷纷吓得只会发抖了!

而这时候,云芷汐已经将纸笔拿给了星宿子,后者恭敬的接下之后,就匍匐在地上,准备认真的撰写魔云门——抽魂之法!

“小心!”但就在这一刻!容煌飘渺的梵音陡然呼出!

下一瞬间!

“轰——”

以星宿子为中心!居然爆出了一片血雾!

更有强大的能量波,轰然爆发而出!那声势十分浩瀚!一瞬间居然将整一坐囚牢毁灭!恐怖的爆破力直接“隆隆”滚荡而出!

容煌墨目一沉!在护住云芷汐的瞬间,身上立即散出一片黑雾之幕!

同一时刻!

星辰宗内,一名长相如鹰,整个人宛若一头灵异黑鹰的老者,忽然是目光一幽!

“宿儿!”老者鹰目一痛!身上瞬间爆发出一片恐怖的,阴森的魂魄虚影!这些虚影狰狞嘶鸣着,仿佛一道道凄厉的怨魂!

与此同时,老者的鹰目之中浮出一层暗绿的光,这层光芒仿佛有穿透之力,将老者的眼睛带出了万里之外!

“为师倒要看看,是谁敢对你下毒手!”鹰目老者森森话落,一双眼眸中的绿光,就像是两撮山间的鬼火!散着灵异恐怖的味道。

然而——

黑!

黑!

黑?!

鹰目老者在这一瞬间,看到的居然是一片黑幕?!一片完全的黑幕?!

“滚!”不仅如此,在这片黑幕之中,一道强势的上位者音波荡出!

“噗——”鹰目老者瞬间喷出一口老血!整个人的气息,同样是萎靡不堪!

“鹰爷!”这时候一道灰影窜入!有人迅速的给鹰目老者喂了丹药,更是运起玄劲给他快速的发散药力。

等过了好一阵子,鹰目老者才缓过劲来道:“去将那个星小儿叫来。”

“是,鹰爷。”这道灰影看起来一片迷蒙,也不知到底是人是鬼,但却对鹰目老者十分顺从。

而这名鹰目老者,如果星宿子没血爆而死,并且在星辰宗内的话,他必然可以开心的认出,此人可不正是他师父鹰噬么?!

至于那灰影,却是炼星宿子也不知道,此“人”是谁。而鹰噬也从不会多说,若是有人敢问起,通常都是毙命当场。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琢磨询问了。

不多时,这道灰影去而复返。

又过了一阵,星辰宗的老祖恭敬的在外敲门道:“鹰大爷,您找小的来?”

星辰老祖已经有三四百岁了,在这东域之上根本没有人,可以让他自称“小的”;也根本没有人,可以让他称呼为“大爷”。

且鹰噬看起来,年纪似乎还要比星辰老祖轻。然而星辰老祖却知道,屋里这位大爷,其实是个千岁老怪了!

“进来。”鹰噬萎靡的气息,在吞服了丹药之后,迅速的好转起来。

当星辰老祖进屋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出这位老怪,身上的气息有什么不对。只是这屋里却有着一丝淡淡的血腥气,但那血迹却已不在……

“你说宿儿在哪里?”鹰噬此时的心中,回想起方才那一道恐怖的声音,都觉得心魂震骇不已!

小小的东域,竟有此人物?!

“回鹰大爷,他就在我东域一个门派上,那门派叫做紫云宗。说来小的派去接他的人,应该带人回来了才对,兴许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要不小的再派人去查看?”星辰老祖小心的回话道。

由不得他不小心啊,他可是感受到了这位大爷的厉害!这万一对方一不高兴,恐怕都能直接把他们星辰宗给灭了!

这来自中域势力的人,果然是非同凡响!之前他就被星宿子,这个早年离家的孩子,那一身的半步玄皇气息所震惊!

要知道那孩子还不满三十岁啊!可这等成就已是东域巅峰人物了!

“查个屁!”鹰噬的语气一沉!一身的森冷戾气爆出!直接吓得星辰老祖“噗通”一声跪地!

星辰老祖那个腿软啊,他完全不知道怎么招惹了这位大爷了,他好像也没说什么吧?

“我问你,在东域是否有什么老怪,是那种帝阶以上级别的。”鹰噬琢磨着对方绝对不是寻常人物,然而到底是谁对自己的宝贝徒儿下手?!而且还是通过类似摄魂的手段,否则绝不会触碰到他给徒儿设下的魔云禁!

对方到底是谁?!

“没有。”星辰老祖立即否定道,在他们东域,以前连招一个皇阶都难,更不要说什么帝阶了,这根本完全不可能好么!

“废物!若是没有,宿儿还带着老林,他如何会遇难?”鹰噬沉声一骂,暴躁的心情差点想要杀人!

“鹰大爷您说什么?!宿儿遇难……”星辰老祖被叫进来的时候,星宿子丧命的消息还没来得及散出,他还不知道星宿子已死,此时听着鹰噬的话,他就感觉到了不妙!

“鹰爷,这会不会是古界崩塌,从里面跑出来的老怪?据说当时魔气冲天,门内不也有预言,说是魔王现世了么?”此时那灰影忽然开口。

鹰噬体内的森戾之气在听到这一句话后,稍稍压平一些。

“不错!说起此时,我们也收到来报,在这南域之中忽然崛起了,一个叫魔窟的魔道势力。”星辰老祖心魂一定,忽然想到了一个一石三鸟的妙计!

“影大爷不提,小的倒是忘却了一桩事。我们东域的势力中,有一个叫古界城联盟会的,跟南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小的听说,在之前的时候,南域崛起了一支叫魔窟的新势力,这支势力据说就拥有帝阶坐镇!而宿儿此番去的这个宗门,跟那个古界势力有勾连!”

星辰老祖言辞凿凿,直接给鹰噬串了个关系图来。

“按照你的意思,现在这个所谓的魔窟帝阶,就在那紫云宗之内?”鹰噬声音一提的问道,那双鹰目之中充满了诡异的光。

“不不不……小的也只是推测而已,毕竟我东域从来没出现过帝阶啊,小的这也不清楚。”星辰老祖连忙解释道,他当然不会说,他是怕死了您这大爷,想要就此请走这尊佛,顺便将祸水引给紫云宗和古界城!

到时候这两个势力一灭,那东域还不是他们星辰宗说了算!虽说可惜了宿儿,但若是宿儿的死,能激发这位大爷的怒火,灭掉这两个宗派,这孩子也算死得其所了。

“好了,你下去。”鹰噬却吓了逐令。

星辰老祖连忙从屋内退出来,在出门的那一刻,他才感受到自己的整个背,都已经汗湿了。

太可怕了!

这还只是半帝么?!

星辰老祖不敢逗留,生怕再被叫进去一次,里面这位的气势,实在让他无法消受,再进去一次他恐怕要晕了。

不过就算他真的晕了,星辰宗也没人敢笑话他,因为鹰噬的气压真的很恐怖!

……

紫云宗囚塔范围内。

原本九层楼高的囚塔,那顶层已经被炸的破碎。幸好囚塔每层之间的禁忌很强,尤其是这顶层的禁忌,更是非常的稳固,这才避免了囚塔其余楼层的损失。

“这是怎么回事?”云芷汐在事发的瞬间,就被容煌给护抱而出了。

其余紫云宗主等人,因为距离星宿子比较远,加上老家伙们修为都不差,也是散得十分及时,此时并没有受重伤,但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轻伤!

可见星宿子“爆炸”,所形成的能量震荡波是有多强!如果不是容煌及时出手,以星宿子忽然爆破的波荡,就算云芷汐肉身强横,恐怕也是够呛了!

不过那一群修为被废的星辰狗,明显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被镣铐锁住的他们,生生被砸死在了囚牢之中。

“嗯?”正是问话中的云芷汐,忽有所感的看向了某一处,她眼中一层幽光掠过。

入目之中,她却惊讶的看到了,两道不寻常的灵魂?!

“好家伙!居然是怨魂。”云芷汐一看这两道魂,就发现了这是两道不一样的灵魂,他们身上明显含有不甘的怨气!

“魂幡!”下一刻,云芷汐直接放出魂幡,将那两个被她发现的怨魂抓住。而这两道魂,赫然是星宿子和林老狗的模样,看来死亡的星宿子,已经摆脱了云芷汐的控制。

他们两人肯定死得不甘心,谁能想到此行来东域,居然会是丧命下场?明明他们还有着,更广阔的中域世界要去闯荡。

“叽叽……”两道魂发出了,诡异不甘的声音!

这些声音落在,完全看不到它们的,紫云宗主等人听来,就明显有毛骨悚然的意味了,这声音听着太不对劲了!

“收!”云芷汐一音落定,两道明显还有星宿子,以及林老狗意识的怨魂,就被收入了魂幡之中。

这魂幡可不是什么灵魂都收的,只有那些出现变异的灵魂,收入这魂幡之中才有特殊的战斗效果。

看着云芷汐这一系列的动作,已经被她震惊到麻木的紫云宗主等人,已经淡定了很多。只是方才星宿子忽然爆体的一幕,难道是自爆?可是感觉又不像啊!

“是一种精神力禁忌,应是魔云门为保护宗门隐秘,而给能接触到宗门教义的弟子,所设的识海控制禁忌。”容煌在星宿子趴下身,准备开始写《抽魂》时,就感觉到了一丝禁忌的波动。

“好生阴毒。”闻言,紫云宗主等人面色都是变了变。

魔云门为了防止宗门隐秘被外人所得,用的这个防范办法不是一般的极端。只要宗门弟子有“买宗求荣”的苗头,也不管是资源还是卑鄙,直接都被炸了个稀巴烂!

嘶……只能说,魔门的手段果然是阴辣。

但因此一事,紫云宗跟星辰宗肯定不能善了,火战已经请缨,要带人去灭星辰宗!他们都想好了,这事情干完就散了宗门。

可云芷汐却让宗门的人,出手去剿风火宗。至于星辰宗那里,就她和容煌两个人去,

“汐丫头!你好歹让我们几个去帮手啊,反正那个星宿子死了,魔云门的事情成定局了,还不让我们去杀星耀那老贼,实在是不甘心!”火战抗议道。

“不错,其余人可以不去,我们几个皇阶老家伙,那肯定是要去的,多少还是能帮上忙的。”沐炎也是说道。

“太师父,师父,还有宗主以及各位峰主、长老,你们的好意汐儿都知道,不过就你们这老胳膊老腿的,跟着我们去……说句不好听的,真有点碍事。”云芷汐知道这些人什么心思,但对付魔云门她却早有计策。

紫云宗对于她来说,相当于是第二个家。尤其宗门里这位老家伙,那份坦荡荡的心意,更是让她很暖心。

之前他们议论纷纷,说什么散宗的时候,她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只要她云芷汐在,她就一定不会让这个宗门垮!

老家伙们一听,老脸都有些挂不住。然而他们却都清楚,比起云芷汐和容煌这个两个小妖孽,他们这群老家伙还真的,好像是太老了,碍事了……

“你们都不必担心,汐儿有我照顾,谁也伤害不了她。刚才魔云门那边的查探,也被挡了回去,对方无法查看到,星宿子死前景象。”明显也不愿意这群老家伙跟着的容煌,已经是淡然的开口道。

毕竟跟着一窜老电灯泡,对于谈情说爱,风花雪月什么的,绝对是煞风景得不得了!

“你们这去打风火宗,到时候才有不在场证明不是,星辰狗要杀是肯定的,但咱不能让人接知道是咱干的呀。毕竟人怕出名猪怕壮,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再说我还带着星七子,有他做内应,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云芷汐顺着容煌的话,给这位老家伙委婉又说道。

听着云芷汐都这么说了,紫云宗主等人还真不好再凑热闹。而且他们也听明白了,这小两口是打算浑水摸鱼,来一个黑吃黑!

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毕竟魔云门再横,也有着某些势力压制着他们,总不可能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在东域这里紫云宗也算有头有脸的,如果没有明确的证据,魔云门应该不敢随便乱来。

这样权衡之后,紫云宗主和火战、沐炎等人,就没有强要跟着去了。反而开始了周祥的,安排着怎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如此一来,去星辰宗一行,就定了云芷汐和容煌两人去,再加上那个“内应”星七子。

为了避免星七子脱离掌控,云芷汐隔一段时间,都会对他进行一次“炼魂”,这让星七子变得忠犬得不能再忠犬了。

此外云芷汐还带了九婴。

而当送行的紫云宗人,看到九婴的那一刻,他们都是心中大惊了一跳!

尤其被九婴暴戾的眼神一撑起,包括紫云宗主在内的几名玄皇,都是感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这恐怕是一名高阶玄皇!”紫云宗这六个皇阶,已经是心有评定了。

“主人。”可是当他们看到,九婴近乎谄媚的,叫着云芷汐主人的时候!他们差点没从空中趔趄得掉下去!

卧槽!

主人?!

这……

“宗主,太师父,师父,各位峰主、长老,还是金师兄你们,都快回去吧。你们很快就会听到,星辰狗被屠灭的消息的。”云芷汐不愿让这些老家伙送下去,这都送出紫云城了,这帮老东西还不肯走。

为免出现突然变故,通往紫云城这里的传送阵,在星宿子死后,被立即的暂时毁了。而云芷汐他们这一路走的,是星辰宗、紫云宗往来的必经之路,这样就不怕中间有什么万一了。

“那你们一定要小心。”火战看着这个小徒儿,不免忧切的叮嘱道。

“放心吧。”云芷汐拜别众人,已与容煌上了冥凤而去。

至于九婴,则搭乘在星七子那头五千年的光鹤上。这光鹤也算是速度一流的,虽然战斗力不怎行。

可光鹤这种土鸡瓦狗的血统,自然没有冥凤飞得快。

“阿九,等有机会你还抓一头高阶的兽骑吧,省得还要等你。”云芷汐说了一句道,之前从南域回来,九婴虽然爆发了全力跟着,那人家冥凤根本还没尽全力呢。

“是,主人。”九婴面上恭敬回着,心里却撇撇嘴不屑。

找个毛毛的兽骑?本九婴如果恢复了,那速度完全不比这只杂种鸟慢好么?!谁不知道冥凤是某个金凤小娘皮,跟冥神偷情的种,还说得那么好听,是什么难得一遇的风种?

呸!

九婴唾弃得不行!

根本就没有它这位王族九婴高贵!

“阿九。”但这时候,云芷汐却又叫道。

“主人有何吩咐?”九婴“诚惶诚恐”道。

“你想不知道知道,你们一族是怎么陨灭的?”云芷汐无厘头的,淡说了一句。

然而九婴一听,瞬间双目一戾道:“主人莫非知道什么?”

嘴上虽然这么问,但九婴并不认为,云芷汐会知道些什么。虽然它本人也不清楚,为何它们鼎盛的九婴一族,会完全的消失了。

当初从水疆那里知道这个消息,九婴还无法相信,但后来他差点吞噬了水疆,也就看到他所说并不假。

可是连水疆这个镇天族后裔,都不知道九婴真正灭亡的缘由,它就不信云芷汐会知道。

“你们九婴一族,唯一算是信得过的,所谓的朋友是金凤一族吧。”云芷汐并不在意九婴怎么想,而是缓缓的传念了一句。

一瞬间!九婴意识到了什么!

金凤!

难道说眼前这个小弱鸡,她真的还知道一些什么?!

“你们的祖地,对你有很大的恢复作用吧。”云芷汐一语落定!

九婴双目炙热而起!

因为这是毫无疑问的!

------题外话------

噗!现在连做梦都在求月票……可想而知,本座对你们兜里那点儿月票啊,多么的惦记呀,都赶上惦记情郎了……

大家都知道,本座换地图向来换得很干净,事先的布局和事后的发展,都在前一个地图一大早埋了笔。这些都只是串串的线儿,它们将会汇聚成一个大推力,让汐儿他们进军下一个地图!

当然!公子肯定是在这个地图大婚的,他不行了,不能等了……哈哈哈!看在本座这回想洗心革面当亲妈的份上,月票麻溜点儿勒!谢谢~

ps:这两天留言区不知为毛,会员名是手机、q等数字的不能显示,所以感谢榜暂时都在置顶留言的,作者回复上面!从来不管你们会不会去看,然而你们撒下的鸡血,本座都会记录下来,表达感谢之意!谢谢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