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8章 加冕!护宗长老!【爽,求月票

“吟——”

一道火龙冲空绚烂而起!

“啾——”

一头冰鸾冷艳翱翔而生!

火龙冰鸾纠缠而出,直接在火云峰上空,上演冰与火的极端绚丽光影!

轰!

纯粹的水火本源属性,从火云峰上浩浩汤汤的荡漾而开!那五彩虹光,仿佛化作了迎接火龙冰鸾的五彩祥云!

火云峰!

在这一刻耀压群峰!

就连天边的艳阳,在这绚丽至极的异象之下,都成为了暗淡的陪衬!

宗主峰上,被惊动而出的王麟,在看到天边的火龙冰鸾时,一瞬间惊呆了!

“那是……”王麟无法置信的,看着天空中这壮阔恢弘的异象!

“天啊!那不是……那不是云水国皇室徽章么?”

“火龙冰鸾,云水国皇室象征啊!”

那一刻!

紫云宗内,来自云水国的弟子,纷纷愕然的发现,天空中火龙冰鸾纠缠而出的形象,居然是云水国的皇室徽印!

这代表着什么?!

“好生纯粹的水火感悟!”跑向了火云峰的恒长老,立即被这道强悍的冰火气息所震。

其余赶来查看情况的峰主、长老们也都是惊诧的顿下了身形。

“不知我们宗门里,有哪位上代长老,是水火双系武者呢?”有长老感叹而问。

几位跑来的上代长老,听此纷纷皱起了眉头,据他们所知,同一辈的老家伙里,没有谁是水火双系的啊?!

难道宗门里,还藏着哪个没死的老怪,还是火云峰上的老怪,这会子正在爆发感悟?这……

“先过去看看!他娘的,我感受到了四道皇息,到底是谁在那里齐齐突破,这都是什么情况?”恒长老想不通,干脆也不想了!

“其中一道我感觉是火战那老东西的啊!”易木峰峰主易天,立即是不淡定的说道。

“你也有这种感觉?我他娘也觉得是!火战那老家伙难不成好了,还突破成了玄皇?”土祁峰峰主祁雄,同样是不可思议道。

他们这些峰主,平日里可没少“争风吃醋”,都暗地里较劲着谁的修为更强呢,当然也就对“对手”们的气息,非常的了解!

“我感受到到了然老头的气息!他不会也好了吧!”天兵峰一位长老,一边跑也是一边不可置信的嘀咕着。

听他们这么一说,枫长老和恒长老,也都纷纷意识到,他们感觉到的皇息,好像是沐炎那老小子,还有同样被废的关田,和樊洪岗两老头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么难道是说——

难道说……

他们的丹田真的都恢复了?!

卧槽!

这太他娘的震骇人心了啊!

这不可能吧?!

难道那个小丫头,不是安慰她那老师父的?!难道她居然,真的炼制出了,恢复丹田的神丹?!

卧槽!

他娘的!

这也太妖孽了!

不不不!

这简直不是妖孽!

这简直就是神鬼大作!

一群反应过来的老家伙,瞬间都不淡定了!

大家“嗖”的一声!

“唰唰”的落在了火云峰上!

嗷——

噢——

天啊!

他们看到了什么?!

“哈哈哈——”一道爽快至极的笑声,从天空中爆发而出!怎么听都有种春风得意,刚从洞房花烛夜走出来的感觉!

“玄皇!我沐炎终于突破了!”然而让人惊掉眼珠子的是,发出这道笑声的,他娘的是一只脚迈进棺材的沐炎老头!

“师父师父——你看我,你看我……我……我破……皇了……”火战简直激动得,嘴巴都抽了!

没想到啊!太没想到了!

火战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跟他师父一起破皇了!

天啊!

他本来以为,他要当一辈子老废物了啊!

“师父……”火战当场泪洒了!

天啊!

他完全不敢想象!

他居然还有重获修为的一天,而且居然还因祸得福的,成为了一名皇阶!这是他一辈子的梦想啊!

人生大起大落,简直不要太刺激!

“小战你这孩子……”沐炎一看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直接在突破的这一刻,激动得泪洒当场,他也是非常的欣慰而感慨。

“破皇了!破皇了!”同样破皇的上代长老,是之前跟云芷汐他们,一起去了古界城的樊洪岗和关田,他们一个是土祁峰的上代长老,一个是易木峰的上代长老。

他们本来的修为,都要比沐炎弱上一些,一直都没能触摸到皇阶的坎!可是今时今日,他们居然在化源的那一瞬间,完成了之前人生里,完全不敢想的一步!

一直以来,关田和樊洪岗都以为,他们这辈子的成就,只能是在高阶玄王巅峰了!然而——

不是!

不是啊!

“突破了……”两老同样喜极而泣!纷纷抱哭在一起!

苍天啊!

要知道他们在丹田被废的那一刻,是多么的心灰意冷,如果不是抱着想要看星辰狗灭绝的心思,他们完全无法活到今天!

大地啊!

居然突破了!

这怎么能不让人喜极而泣!

这时候,他们不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上代长老,而仅仅是在武道上,得到了突破的孩子,他们放声大哭的发泄着,这段日子的憋屈和苦闷!

“恢复了,恢复了……”金岳山握着自己的拳头,刚锐的双目之中,同样汹涌着泪花!他本来以为,这辈子就毁了!没有了!

他恨!他恨碧池!恨不得将她撕碎成渣条!可就算那样,他也无法恢复丹田了!

他怨!他怨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他要面对命运这样的残忍安排!为什么……

他心灰意冷,他同样也想过就此死掉,一了百了好了!可是老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他不能让老父亲难过,所以他只能捱着活着……

“太好了……”金岳山掩面大哭!他如同一个孩子一般,直接掩面大哭!他忽然想到很久以前,还是在试炼古界的时候,那个少女对她说,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是五级炼药师,到时候她会帮他恢复完美的丹田。

要不了多久,果然是如此!

云师妹……

“半步玄皇……”一向刻板的然长老,在这一刻那张老脸,直接笑成了灿烂的菊花!笑!他当然要笑!

三年多之间,他从一名低阶玄王,变成了一名半步玄皇!这一路走来,每一个坎,居然都是因为那名红衣少女而成!

还记得当年紫云营剿匪,那还是一个在他眼里,天赋妖孽的小女娃而已!可是今时今日,她不仅成为了宗门的一代强者!

更是助他一步步,走向了武道的高峰!

然长老老目中泪光闪闪,他觉得他这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刚正不阿的保护了那个少女!

他这眼光,太准了啊!

一种由衷的自豪感,荡漾在然长老的胸襟里!

“破王了……”刘峰呆呆的看着自己双手,感受着体内的力量,有种恍如做梦的不真实感。

从试炼古界出来,在这半年里他已经摸到了王阶的门槛,只是一直差一个契机,让他很难再进一步。

但今日!

他突破了!

而且他觉得突破得很扎实!他有种他的修炼之路,才刚刚开始之感!

然而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水洺来得震撼!

此时此刻的水洺,身上充斥着一股玄奥的气息!他似乎将体内的某种力量惊醒了,他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全变了!

从前温雅风流的二皇子,在这一刻仿佛成了人者之皇!

他浑身上下,充斥着仁义与残酷的气息!他仿佛皇权上的天平,心怀火热的慈悲,却又拥有着冷血治国的残酷!

冰与火!

权利与仁爱!

云水国,东域大陆上一个古老的王朝,在这一代孕育出了,一名当世的人皇!

云水国皇族族徽,一直坚定不移的诠释着,为皇者当怀仁天下,又当冷酷权衡政利的奥义!

而这一项奥义!

在这一刻!

在水洺感悟水火之源的时候,被完美的诠释而出了!

自幼在皇庭长大,侵淫了皇权已久的水洺,在人生这个最关键的时刻,走上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皇道!

化源!

化源!

此时此刻的八人!用他们各自人生的感悟,诠释出了他们对自己属性本源的理解,最终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修炼之道!

这一条道!

很多人苦苦追寻一生,未必能够达成所愿的感悟到!

可是他们感悟到了!

无论是成皇的,还是成王的!

纷纷都领悟到了,今后自己在修炼一途上,到底应该怎么走了!

而这一切,全部因为一个人而成!

是她!

造就了他们!

是她!

给了他们新生!

是她!

让他们从废物变成了强者!

一切都是源自于她——云芷汐!

这个理所当然,会被他们八人,死死记住的名字,在这一刻镌刻入他们的灵魂之中!无需多说任何话,那一份感恩!将永远铭记于心!

“太好了!太好了!”从头到尾的,见证了这一场奇迹的紫云宗主,在这一刻大吼一声!他完全太激动了啊!

紫云宗!

他们在东域扎根了漫漫长的岁月!以前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名玄皇强者!他本以为,煌小子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突破!

然而!

他破皇了!

然而!

宗门里的老家伙破皇了!

好几个破皇了!

都破皇了!

紫云宗主难以想象,紫云宗在他这一代,居然能发展得如此蓬勃!居然一下子就蹦跶出了这个多个玄皇!

这简直就像是春天种了个玄皇,到了秋天大丰收了一样,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感到幸福了!他真是高兴得,完全停不下来啊!

“我!紫云!紫云宗宗主在此宣布!即今日起,册封我紫云宗第一百二十七代弟子云芷汐,成为我紫云宗的护宗长老!享决策宗门任何事务之权!享调动宗门任何资源之权!享……”紫云宗主的声音,宛若振奋人心的钟鼓之声,传入了所有紫云宗人的耳中!

他目光炙热的,看着还坐在殿内的少女!

这个少女!

她拥有着传奇的力量!她简直能化腐朽为神奇!

紫云宗!

因为有她,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发展!是她造就了一切啊!

如果不是亲生经历,谁能想象这么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居然拥有这么神奇的能力!她不仅自己强大,她最大的能力在于,她能让身边的一批人,跟着她一起变强!

这是一个,真正大气运的人!

他们紫云宗,完全是托了她的福,才有了今日的发展!

他们紫云宗,也必然会因为她,而在东域绽放更雄伟的姿态!

“护宗云长老!”那一刻,没有任何的锣鼓声,去烘托这场册封的氛围!

然而全宗上下的峰主、长老们!这一声心悦诚服的称谓,就是最好的加冕!

那时候!

无论是明白真相的,还是不明白真相的紫云宗人,纷纷都跟着天空中浩瀚而出的声音,心服口服的,以膜拜的姿态,齐齐的道贺着——

“拜见护宗云长老——”

“拜见护宗云长老——”

“……”

紫云宗上下,浩浩荡荡的拜贺声,从四面八方而聚,以至于就连被关在囚塔之中的,那些个紫云宗囚徒,也都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

“护宗长老?这册封的是谁,会不会大赦?这样我也可以出去了。”一名老囚徒关心的问了一句。

“嘿……你真是被关懵了,云长老可是我们紫云宗的神女!她跨乘冥凤,执掌雷兽,禀赋烈焰,神医妙手,简直就是天人中的女皇!我听说她当年在紫云营……”看管囚徒的执事,激动之间,就在向老囚徒讲述着《云长老传奇》《云长老在紫云营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

听得附近的囚徒纷纷竖起耳朵,就像是小时候板着凳子,坐听老太爷讲诉什么各路宗派,哪个牛逼人士,火拼一宗上下的传奇史一样,听得那叫一个欲罢不能!

“再说云长老当年进宗门拜师,那可是一片惊天动地!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我换班了。”这名执事激昂的说到最后,声音沙哑的起身道。

“卧槽!你别换班啊!你接着说,我给你送压箱底的宝贝……”囚徒们听得正上瘾呢!

“就是就是!说完再走!”

“哈哈哈,你们太天真了,云长老的传奇,那得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歇着吧,明儿再给你们讲!不然我嗓子都要废了。”然而执事无情的走了。

“你个狗娘养的!吊人胃口啊!”

“等你孙爷爷服刑完毕,恢复修为第一件事就是揍你!”

“你雷爷爷也是!”

“……”

这下子,连囚塔也热闹了。

但在囚塔的最高层,在那禁忌最森严的地方,被收押的星辰狗们都感觉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压抑!

作为最后一批的被收押者,丹田被废的星痕,早已是万念俱灰。

可他自打醒来,发现自己被收押开始,他日夜不休的想啊,想啊……就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被废的?!

和他一样莫名其妙的,是一起被关押在一起的,惨完了的那三十六个玄王。

这批星辰宗的英才,怎么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一觉醒来,不仅成了阶下囚,还直接成了废物?!

为什么啊!

很多天了……

从最初的坚决不信,到如今的不得不面对事实,他们完全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而不知道的,才是最让人恐慌的!

此时听到隐约传来的声音,感受到紫云宗上下的狂欢浪潮,他们隐隐的意识到,他们星辰宗这一次针对紫云宗的举措,似乎是一个重大的错误!

紫云宗内根本拥有着,一名可怕的怪物!

可是他们完全不知道,在他们前来紫云宗前,他们完全不知道,在这紫云宗内有什么可怕的强者!

“星痕长老,我们还能有救么……”如果原本他们还有期望,期望宗门来人救了他们,那么现在他们没有了。

他们甚至隐隐的期望,宗门不要再来人了,这个紫云宗太诡异了……

与此同时!

“嗦嗦”的链条声,从塔内散了出来。

星痕等人纷纷一颤的看去,却久久不见人来。

可等过了好一阵,有“嗦嗦”的声音再度传来。

紧接着,星痕等人纷纷看到,有紫云宗的执事,押了几名囚徒进来。

“少宗主……霍长老……”等近了一看,星痕发现!这些人居然都是,他们宗门里的少宗主和上代强者!

这其中还有一个浑身散着,血腥臭味的濒死老头,他的脸上不知被什么凶暴的兽,抓出了数道狰狞腐黑的伤口,看起来十分的恶心狰狞。

“拜见宗主,云长老,火峰主……”这时候,在囚塔这一层内,散出了一片整齐的拜礼声。

被收押的星辰狗们,终于迎来了,似乎是审判的日子。

黑暗的囚塔之中,被掌起了一盏盏明灯,在收押着他们的囚牢前,紫云宗主等人出现了。他们来了,他们都来了。

昔日,他们被这群星辰狗虐,今日风水轮流转了。

“七光祖!”星痕在紫云宗这群人里,却看到了他们星辰宗的——护宗光祖!这……

“七光祖怎么跟他们在一起?”

“难道七光祖叛变了?!”

“这怎么可能!能成为护宗光祖之者,都是最忠于宗门的存在啊……”

星痕等三十七名玄王,全部都无法置信的,看着跟随在一名少女身边的——星七子!

更让他们无法置信的是!

当紫云宗看守囚塔的执事,搬上来座椅的时候,他们眼中的光祖!他们宗门的尊贵存在!居然俯下身给少女擦坐,还像一条忠犬般的,请那名少女坐下?!

“七光祖……”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怎么回事……”

星辰宗这些被废了修为的人,一瞬间都承受不住的,失声痛呼起来了。为什么他们宗门的七光祖会这样?!

难道是为了苟活?!

“妖女——妖女——”而这个时候,看到这一幕的林老,却忽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他没有忘记他曾被控制的经历,然而他根本不知道对方怎么办到的!

太可怕了!

林老自认为在魔云门,见过了不少邪门歪道,可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恐怖就让人着道的妖术!

“妖女!你对七光祖做了什么?”脸色菜青的星宿子,目光漂浮的盯着星七子,他知道后者必然是受命带人来救他的,然而……

“啪!”不等星宿子想明白,一道直接甩得他眼冒金星的巴掌,把他打得在地上滚了三个圈!

“噗——”没了修为的星宿子,直接被打得吐血!

“少宗主!”其余星辰宗狗纷纷惊呼!

星宿子趴在地上,但是他却忽然“哈哈哈”的大笑而起!

“老狗!你打啊,再接着打啊!你们敢打我,敢虐待我,但是你们不敢杀我!因为我的命牌在魔云门里,在我师父的手上,只要你们敢杀我,你们紫云宗必然万劫不复!哈哈哈——”星宿子忽然疯狂的抬起头来,他盯着出手的火战挑衅道!

星宿子那双黑暗的眸里,有着喋血的疯狂!他肯定这些人,不敢杀他!

“我杀你弟弟之前,你爹威胁过我。”回应星宿子的,是云芷汐幽凉的声音。

“我废你的时候,这个老家伙也威胁过我。”云芷汐一字一顿,笑语嫣然的说着,那笑容凉到了星宿子的心底。

可是——

“你不敢杀我,你怕魔云门。”星宿子笃定的说道,他的笑容也阴森喋血,“我师父虽只是魔云门外门长老,可他却有内门的关系,他这辈子指望着用我重回内门。你毁了这一切,你会不得好死!”

“哦?”云芷汐似笑非笑的看着星宿子,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人才,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思维还这么旺盛周密。他可不仅是在威胁她,他还是在争取活命的机会。

“杀了我,我师父一定会追踪到你们!不杀我,过一段日子他也会找来!你们这群狗,最终只能如丧家之犬,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保佑不要被他老人家找到!”星宿子狰狞的说道!

闻言,火战等人都是面色一阴!心中浮起了浓浓的担忧!

“哈哈哈!你们怕了!小贱人,你再怎么拥有妖术,你最终也逃不过被魔云门追杀的命运!到时候你依然要沦为,我星宿子的女奴,任由我蹂躏!哈哈哈!”星宿子面目扭曲的盯着云芷汐道!

可同一时刻!星宿子感受到一层恐怖的冰森!一双深黑无边,仿佛冥域之眼的眸盯着他,让他气息一瞬间顿住了!这是……

“混账!”可火战愤怒的咆哮爆起,下一刻他就一脚踩在星宿子身上!

“噗——”星宿子被爆踹得吐血,可是他却愈发得意道,“老狗!你无论如何,依然要看到你的弟子,臣服在我胯下的贱样!你的下场依然是被吸魂,被炼制成人傀!哈哈哈——你们不敢杀我!你们不敢!”

“咯咯……”一瞬间,火战的手掌捏得作响,他发誓他要杀了这个人!大不了他退出宗门,将来魔云门想怎么样,来找他好了!

当下!火战一巴掌起!

“师父慢着。”可云芷汐的声音却开口了。

“汐丫头你别拦着我,我杀了他自逐出宗门!”火战发誓,他绝不会让人危害到他宝贝徒儿!这个孽畜不能留!

“不急。”云芷汐站起身来,她走到了星宿子跟前,她吞下来问道,“你刚才说,你要将我师父抽魂,要将他炼傀?”

“没错!汐丫头你不知道,当日如果不是恒长老忽然自行解毒,师兄早就被抽魂了!这个星辰小狗不能留!不过要自逐出宗门这种事,还是我来干好了,反正我就是个长老,一命抵一命值了!”火刑说话间就要推开火战!

他娘的!这个星辰小狗,他早就想杀了,就是之前没顾上!

“你们太天真了,魔云门的怒火只会杀一个人么?呵呵……”这时那丑陋的林长老,已经是嘲讽道。

“除非,你们将恢复丹田的方法告知我们,我二人回到宗门里,可以求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林老双目一精的说道!

这老家伙总算是最醒目的发现,火战等这些本来被废的人,现在一个个修为都恢复了!

闻言!

囚牢里的所有星辰狗,都目光炙热了起来!

就是癫狂的星宿子,也呼吸一热的保证道:“不错!只要我的修为恢复了,只要你们将这种密法交出来,你们可以求得一个痛快的死法!”

“你当我是傻逼么?这么好的办法,我不如找比你们魔云门厉害的势力合作,我想为了这种神奇的丹药,我让他们灭了你们魔云门,说不定都能办到呢?”云芷汐好笑的站起身,从没见过这么脑残的,自以为是的囚徒。

“你……”林老被噎的气息一滞!

“可以谈!我们可以谈判,此前的恩怨一笔勾销?”星宿子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谈判时机!

“不错!我们废了你们,你们也废过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只要你们将我们的丹田恢复,一切恩怨就此不提!”林老也意识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放低姿态!为了恢复丹田,一切都是值得的啊!

“可是你们刚才说,要践踏本小姐,还要抽我师父的魂,还要将他炼制成人傀。我这个人毛病很多,受不了人威胁,又十分的记仇。”云芷汐浅笑说道。

“汐丫头,星辰狗根本不是人,就他们两面三刀的性格,绝对是不能相信的!当初他们就是这么骗我,然后让我宣布给碧崇山那叛徒代掌门之职的!”紫云宗主担心云芷汐年少,会被这些人忽悠了去,连忙是以血淋淋的经验劝说道。

“但杀了他们也不是办法?”沐炎眉头一皱,他也想杀了星宿子等人,可事关宗门生死啊!

这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整个宗门的兴衰了!

“大不了咱们紫云宗解散了,大家各自亡命天涯去。总之不能信了魔云门的人,魔道的人有什么信义?到时候反而把汐丫头葬送了,可她是我们宗门的恩人,这事情不能这么做。”紫云宗主此前没想到,星宿子会是这么大的麻烦!现在想来,确实非常棘手!

“宗主?!”一众峰主和长老闻言,都是吓了一大跳!

这理是这么个理,可是宗主的决策也忒果决了!

“你们瞪大眼睛看我做什么?难道本宗主说的不对?再说了,咱们也不用一辈子躲着啊!你看煌小子和汐丫头这股妖孽劲,要不了个几百年的,魔云门肯定都被他们给灭了!到时候咱们再回来开宗立派呗!”紫云宗主说着说着,就越发觉得是这么个理!

“对!就这么说定了!咱们先把这群崽子杀了,再去星城把他们老巢剿了,回头各自都散了!等到哪一天魔云门灭了,咱们约好了再回来重建山门!怎么样?”紫云宗主觉得他太机智了!

而他这一番话,直接把年轻的几个长老惊呆了,还可以这样的么?!

“好办法!”沐炎一拍手掌!顿时赞同道。

“对对对!就这么办,正好都在宗门呆地骨头都僵了,大家都下山去历练一把,这主意太妙了!”恒长老一拍大腿,感觉当年真是没推算错人当宗主啊!这办法太机智了!

“那还等什么呀!杀人啊!他娘的,这群王八杂碎我早想杀了!杀完了,咱再去杀了他们老巢那帮狗杂种!”枫长老说着就卷起了袖子!

“干!”上代长老们都是老顽童啊!反正宗主都说了,那还有什么不能干的,说干就干!

下一刻!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喵!亲爱滴们!本座的菊花都被爆残了,乃们的月票还捂着,太不厚道了嗷嗷!快,快给本座喵,捂着也不能生小月票!【嘤!月票榜都被甩出几百条街了嘤嘤嘤……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各位仗义的撒鸡血,哈哈哈!么(* ̄3)(ε ̄*)

ps:推荐个文,男女主双强,双洁!

《僵尸萌妃来袭》作者:涂斤斤

文风搞笑不吓人,内有萌宝萌宠!

龙腾大陆风云变幻,妖孽纵生。

驱魔族却日渐没落,尤其是其中最为神秘的阮家。

南多多是阮家唯一的继承人。为了向家中那三个变态的亲人证明自己从来没有辱没阮家驱魔族的名声,偷偷下山四处斩妖除魔。

斩狐妖,灭恶鬼,驱蛊毒。凭着一张吃货地图走遍龙腾,使神秘的驱魔族又重现在世人面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