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6章 又娇又软,搔人痒

“老大,你要锻造什么?”大牛好奇问道。

云芷汐摆摆手道:“这你别先别管,不过我之前给你的两样东西,还有一会要给你的这件,你不要轻易示人。就算是对你最亲的人,也要有所保留,除非你的修为去到了玄皇以上,否则别拿出来招摇。”

大牛不蠢,他听得明白云芷汐的意思,当下点头道:“老大你放心,我明白的。”

无论是那份炼器心得,还是那柄帝阶的锻造锤,都是非常不凡的东西。而在大牛还没有能力之前,如果被有歹念的人知道,他拥有这样的好东西,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见大牛明白,云芷汐双手散出一片黑色的天灵火,将她和大牛方圆一丈内的地方,给直接包围了起来。

一瞬间,大牛就感受到了难以忍耐的燥热。

“沉下心来,摒除杂念。”这时候云芷汐却道。

闻言,大牛立即照做的盘腿调息起来。

“仙鼎出来。”云芷汐从仙境中,将玲珑仙鼎召唤而出。

但见有一团可爱的莲花状小火苗,正是在仙鼎内摇曳生姿。在冥凤和雷狼出来协助云芷汐战斗后,看管红莲火的任务,就落在了仙鼎之上。

红莲火一出现,四周的天灵火作势就要扑上来!

吓得红莲火一哆嗦的,直接缩成了一小丢丢的模样,并且还在努力的降低存在感,看起来十分的灵动。

“老大,这是……这……”大牛一看到这小红火,一双纯净的眼眸,露出了难得的灼热之色!他想到……

“天地异火,红莲火。”云芷汐回答说道。

大牛双目一跳!他震惊的盯着云芷汐看!他本来有所猜测,可是当心中的怀疑被肯定,他感到了不可思议!

“你别分神,尽快调整好状态,等听我号令,一会它将会臣服于你。”云芷汐沉声严谨的说道。

大牛这个时候瞬间明白,这就是云芷汐将要送给他的第三件东西!

“老大这……这太珍贵了!这就算是宗门里的地心之火,都没有这么高级,我……”大牛磕磕巴巴的说道,只觉得这……

“少磨磨蹭蹭的!你不要,那我可送去给韩峰主了。”云芷汐幽幽说道。

“可是……”大牛还要说什么。

“难道你不想变强?”云芷汐扬声一问。

大牛怔了怔,脑海中浮现出,风从遇难当日的情形。紧接着,他双目定定然的点了点头道:“我听老大的。”

“摒除杂念,意守丹田,谨守本心,一切听我号令。”云芷汐凝声说道。

大牛这一次二话不说的照做,他也不再去多想别的。反正他已经决定了,这辈子誓死追随云芷汐。那么与其将这火种送给别人,不如给他来的好!别便宜了外家嘛。

过了好一阵之后,大牛的气息平稳绵长下来。这时候天灵火愈发压迫而下,如果不是云芷汐压制着,它都能吞了红莲火!

而这时候云芷汐已经将仙鼎收起,红莲火被压得无处可去,直接在那里瑟瑟发抖,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云芷汐伸手取起红莲火,声音凉凉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臣服于他,而是被吞噬。”

“嗖”

天灵火这时候还散出一道火丝,差点就将小红莲给吞了!

吓得红莲火连忙朝着大牛靠拢,那意思表达得很明显,它要跟着大牛。这根本就是没得选的路好么?它只要不想死,它就只能顺从云芷汐的安排!

“大牛,将你的意念散出来,它会臣服于你的。如果它跟不从,我会立即将它吞噬,不会让它伤害到你。”云芷汐对着大牛说道。

大牛得到示下,立即将自己的意识潜入红莲火中,红莲火也十分乖巧的,任由大牛掌控它。

“给我来。”大牛双目一睁,一声令下而出。

红莲火顺从的,钻进了大牛的泥丸宫之中!

随着红莲火的加入,一股澎湃的火系灵力,立即以摧枯拉朽之势,从大牛的泥丸宫之中,“唰”的冲向了他的四肢百骸,经由他浑身的经脉,直贯入他的丹田之中!

大牛立即运转起功法,迅速的将这些精纯的火系灵力,给吸收转化成为玄劲。

看到大牛已经进入了,吸收红莲火回馈的能量阶段,云芷汐知道没什么问题了。

知道大牛吸收红莲火能量的时间,肯定是不短的,云芷汐趁此整理起,炼制化源丹所需的材料。

在构想化源丹丹方之前,云芷汐给火战等人做了固本培元,相信经过这几日的调养,他们的状态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那么再过几日,就是吞服化源丹的时机了。

炼制化源丹所需要的材料非常繁复,但所幸云芷汐现在非常富有。因为“捡了”不少的储物戒,而且还大多是高手的储物戒,她想不富有都难。

然而炼制化源丹的主药之一本源果,云芷汐除了有一颗金源果,还真没有第二颗的属性本源果了。可见这种属性本源果非常稀有,就是南域各大家的收藏,也不曾收藏到这种稀有的灵药。

但云芷汐有玲珑仙境!

在玲珑仙境第三级开启的时候,仙境自动长出了一株三千年的仙木!而这一株仙木的叶子非常神奇,它可以代替任何一种灵药!

所以云芷汐完全可以用仙木之叶,来代替任何属性的本源果!这就直接解决了这个最难的问题!

随着仙境第三级开启之后,仙境内“生出”的东西愈发神奇,让云芷汐意识到,在她体内的玲珑仙境,绝对是超级非同寻常的存在!

试问连这种奇葩仙木,连冥凤都生得出来,能是简单的货色么?!

“难怪连容煌都无法察觉。”随着对玲珑仙境的了解深入,云芷汐越发觉得应该要更谨慎。

“以后不到必死的局面,一定不要在人前钻进仙境里。”云芷汐暗暗决断着,她隐隐可察觉,仙境之所以不让任何人进去,是为了保护她。而仙境的谨慎,必然是有道理的。

也就在云芷汐整理化源丹才材料的时候,吸收红莲火的大牛,浑身的气势开始高涨起来!

大牛的修为,瞬间从高阶大玄师,突破到了高阶大玄师巅峰!

面对阻碍很多人一生的王阶大槛,大牛的气息先是一滞!

紧接着,红莲火爆发出超强火系灵力,让大牛的修为蹭的一下!从高阶大玄师巅峰,直接破入了半步玄王!

然后是——

半步玄王巅峰!

云芷汐被大牛这声势所动,也没再想其他的盯着大牛突破。

对于大牛一鼓作气的突破到半步玄王巅峰,云芷汐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毕竟红莲火可是非凡的异火之种,其内蕴含着一丝本源火力,更携带有庞大的火系能量!

但就在这个时候!

已经进入半步玄王巅峰的大牛,忽然气势再涨!看起来竟然是要——破王了?!

云芷汐眼皮一跳!

“大牛!停下来!”不是不希望大牛破王成功,而是云芷汐深知,大牛的修为本来只是,新晋的高阶大玄师,他根本还没触碰到,掌控天地灵气这一层!

这样的大牛,如果直接破王成功,那么他晋阶的根基会很不稳固。将来恐怕再无成就,就跟那常泽山一样了!

可是感受到实力空前膨胀的大牛,在这种快感下,压根就没听到云芷汐的话,他直接是拉动红莲火之力,开始冲王了!

“该死!”云芷汐脸色一沉,素手之上一层青波散出!

下一刻!

冰魄寒灵波就朝着大牛的泥丸宫盖下!

刹那间!

大牛被冻了个沁心凉透心凉!

连带着大牛高涨的气势,也在瞬间被压制住了!

“大牛!给我醒来,不能再突破了!”云芷汐厉声喝道!

这一次,大牛完全听到了,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当下迅速的压制体内的能量,不让自身的气势再往上冲。

最终,大牛的修为稳稳的,落在了半步玄王这里。

云芷汐这才收回了素手,当即不客气的骂道:“你这憨货是想自断前程么?居然直接冲王!”

大牛脸色菜菜的,他也知道是他错了,当即是愧疚的搔头道:“老大你别生气,我……我就是忍不住,想要试一试……”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云芷汐那样,在强大的能量冲刷下,在有机会更晋一阶的情况下,能压得住心中的冲动的。

大牛很想要变得更强,而在红莲火的能量下,他看到了成王的机会!他当然会忍不住,可是他却忘了,他完全没有去感悟过天地灵气,他完全不知道它们的波动轨迹,一旦贸然晋王!

那么他这一辈子,可能就停留在此了,更甚的还可能被反噬!那下场轻则修为倒退,经脉被损,重则走火入魔,直接去找阎王爷喝茶……

所幸云芷汐有在一旁给大牛护法,不然大牛这一次真的是,死得那叫一个冤!

“哼!试你个鬼!”云芷汐冷哼一声,明显非常生气!要不是她在看着,她好心送大牛红莲火的下场,就是害他见阎王的举措了!

“老大……”大牛搓了搓手,他这不是知道错了么……

“行了,你试试看能不能锻造一柄上品玄兵。我能给你的,就是这么多了,再多的也没了,如果你还不能成为四级炼器师,那我要仔细考虑一下,还要不要你当小弟了。”见大牛一脸无辜,云芷汐没好气的说道。

大牛的锻造术,本来也到了三级巅峰了,一直没能更进一阶,除了修为上的原因,自然和感悟,以及锻造锤有些关系。

但现在云芷汐给他带来了一切,不凡的锻造锤,极好的火种,以及铁木真的炼器心得。有了这些,云芷汐相信大牛很快就是成为四级炼器师,甚至假以时日,五级炼器师也不在话下。

她这时候说这话,只是想刺一刺大牛。

不想大牛闻言,立即是拍胸脯道:“老大你看着,我这就给你给锻造去!”

云芷汐微微挑眉,却见大牛已经跑进了屋里。

等云芷汐进去后,发现这是大牛的炼器之所。

这时候的大牛,已经是放出了红莲火,拿出了锻造锤,并且是选好了炼器材料!

很显然,大牛要当成给云芷汐,来锻造一柄上品玄兵!

“锵——”

随着一道道有力,又十分有韵律的打铁声起,云芷汐看到了,大牛认真严谨的锻造态度。

参观过铁真部锻造工艺的云芷汐,对于锻造的水平还算有所了解。她看得出大牛的基本功很扎实,而且一步步有条不紊的,显得十分熟练却稳当。

云芷汐没有打扰大牛,只去一旁提笔“唰唰”的画着什么。而大牛也在全神贯注之下,将锻造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

当兽丹融入器胚,当最关键的开刃来临!大牛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但他气息一沉,立即是沉稳的刻阵而下!

紧接着!

“吼!”

一道斑斓虎虚影!威猛的喷出一团火焰!

火系!

上品玄兵!

成!

那一瞬间!大牛激动得呆住了,等过了好一阵子,他才失声道:“成……成功了!我大牛锻造出了上品玄兵!老大——老大——”

成功的大牛,挥舞着手中的大刀,直接激动的朝着云芷汐扑吼过去!

这时候的大牛,已经忘却了什么男女授受不清,他实在是太激动了!

不过云芷汐却是一闪,大牛扑人不中,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但闻“砰”的一声,大牛摔得可不轻……

“哈哈哈——”然而重摔在地上的大牛,却一点也不觉得疼,还在高兴的大笑着!

他当然高兴!

他还不到二十五岁!

他已经是一名半步玄王!

他更是一名四级的炼器师!

以他这个年轻,以他的这个修为成就!一旦公布出去,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四级炼器师了啊!

整个东域最高阶的炼器师,也就是五阶而已!可那都是白多岁以上的老头了!那么一个二十五岁不到的,四级炼器师意味着什么?!

那绝对意味着,东域将来的一代炼器大宗师!他将来的成就,必然是东域内无与伦比的!

但此时的大牛,心里却非常的清楚,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云芷汐给予的。如果不是她的话,他甚至连紫云营都走不出,又哪里还有后面这些际遇?

再者这些年来,他大牛修炼时需要的丹药资源,哪一颗不是来自云芷汐?他记得,这些他全部都记得!

但大牛没有说出来,他暗暗的记在了心中,他很感谢也很珍惜,云芷汐对他的这份情谊。

“行了,快起来吧!现在轮到你帮我了。”云芷汐一脚轻踹了地上的大牛,让他回回神过来。

“老大你说!你想让我干啥,大牛我上刀山下火海,保证绝不推迟!”大牛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更是拍胸口说道。这话说起来,似乎有些拍马屁的意味。然而有朝一日,当云芷汐真的,需要大牛这么做的时候,他却是真的义不容辞!

“噗——”云芷汐笑着拿出了一包东西,“上刀山下火海倒是不用,但我要打点东西。”

“这什么?”大牛接手一看,发现是一些碎裂的铁料?

“我以前的一柄剑,它叫惊凰剑,跟着我战碎了,我想用它来打造一副这个东西。”云芷汐说话间,拿出了之前“唰唰”画出的东西。

惊凰剑算是她的第一件武器,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所以用它的残骸来锻造,是最具有寓意的。

“老大你要亲自锻造?”大牛看起来觉得,这好像是储物戒一样的东西。

“嗯。”云芷汐点点头,“但我需要你跟我说,怎么淬掉杂质,以及凝形等,必要的时候帮我稳住场面。”

“没问题。”大牛自然没异议。

云芷汐并不是要锻造什么武器,她只是纯粹的,要打造两个戒指,一个是她的,一个是容煌的,这是一对的。

不过这对于从来没拿过锻造锤,从来没参与过炼器的云芷汐来说,也不是一个好办的事情。

尤其是打造过程中,她还要铭纹,还要塑形等等……

“老大!你怎么这么笨,不能这样的,你要这样来!”

“我怎么知道,比炼丹麻烦多了!”

“哎哟老大,要不我来好了,你真是太菜了!”

“不行!我要自己弄!嘶——”

“老大你打到手了?你你……你手指都扁了!你……”

“没事,我恢复快。”云芷汐特喵的发现,不就是打造个戒指吗?搞得她又是断手指,又是断手掌的!简直比打架还惨!

“老大你……”

“接着来啊!我还就不信我搞不好了!”云芷汐直接杠上了!

结果她在人家天兵峰上三天三夜,一直就没回去。

这直接把某位在紫云峰上,等着她回来的美男子,给急出了毛病来!结果他出来一找,却发现她在天兵峰上?!

“事情早办完了,一直在天兵峰?”容煌得了消息,已经往天兵峰而去。可他却不明白,这小东西跑去天兵峰干嘛?而且还呆那么久?!

“哎哟!”这时候,容煌听到了云芷汐的一声惊叫。

“老大!你……你没事吧?”大牛真是无语了,这三天他的心脏,没一刻是踏实的,他这老大别的那么厉害,偏偏炼器一点天赋都没有……真的是……

“没事,就是扎了一下。”云芷汐抽了口气,已经是继续刻纹。

“容……容……”这时候,大牛却磕磕巴巴的叫出声。

结果吓了云芷汐一跳,她连忙拿起成型的两小东西,一看根本没融啊!

“胡说八道,明明挺好的!”云芷汐抬头起来,正是要白大牛一眼,结果……

“你在干什么?”有飘渺的梵音散落,容煌的墨目凝在云芷汐身上。

这时候的云芷汐,一身整洁的紫色长老服,已经是被她蹂躏得皱巴巴的。这都是她捉急的时候,往自己身上搓的。

她那一张绝色的俏脸,这会子布满了花猫一样的烟尘,一头出门时挺整洁的鬓发,也是乱蓬蓬的跟鸡窝似的!

没想到容煌会来,云芷汐直接愣住了。

紧接着她迅速的,将手中的东西藏到了身后!

“你在学炼器?”容煌看出了点名堂,可是为什么?她怎么想要炼器了?可就算是要学炼器,为什么不找他学?

“弟子拜见容峰主,那个……老大她就是想要锻造……”此时从容煌的气势中回魂的大牛,正是拜见的解释道。

“闭嘴!不许说!”结果被云芷汐喝令闭嘴!

大牛立即闭嘴,结果他看到,眼前白衣胜雪,神仙般的容峰主,直接把他们家乱蓬蓬的老大抱住了?!

噢!

大牛迅速的捂住眼!心想着,这时候是不是该出去……

“我看看。”容煌看见了云芷汐藏东西,一双手已经越过她的身,直接握住了她的手儿。他长得高,这么一个动作,直接就是将云芷汐拢入了怀里。

“还没好呢!”云芷汐一急,颈上居然瞬间就钻出了红粉之色,声音也多了一丝娇恼!

大牛听到这里,默默的让出了房间,还悄悄的关上了门。感情老大这些天弄那什么鬼,就是想要送给容峰主啊!

容峰主真可怜……

唉!

老大真是的,送这个不如送一颗五级丹药啊!

就这么一小块铁,这也太寒碜了吧……

而且就老大的技艺……

大牛扶额,有种不忍直视,充分同情容煌的情感滋生。

而那时候,屋里的容煌已经掰开了云芷汐的手,看到了她手上的东西,还看到了她伤痕累累的手。

虽然这些伤大多已经愈合,只余留淡淡的粉痕,但容煌还是一眼看出来了。他修长的剑眉瞬间皱了起来,他的气息也沉了下来。

云芷汐瞒不住了,干脆抽手回来。还不等容煌开口,她就抓了他的左手,紧接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套上他的无名指。

她握着他的手掌,声音很低而柔软道:“我们那叫婚戒,是定情的象征,我打的一对,定的是我们的情。”

她低着头,说着话时颈上的红粉,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耳根,令她整个人都染起了一层,妩媚动人的娇软韵味。

“虽说技艺不好,有点儿难看,可你不许嫌弃!”这话说到最后,云芷汐抬眸“凶巴巴”的示警!

容煌深邃的墨目,落在了他左手的无名指上。

他看到了一枚并不光亮,类似储物戒的小东西。然而它没有储物的功能,更没有任何的附加属性,看起来技艺也确实有些粗糙。

可是——

容煌抬起右手,他修长如玉的指,摩挲过这枚小东西,他可以清晰的看出,这上面是一头金凤的模样!

如果他没有猜错,她是用这头金凤,寓意她自己。就像他将生命印记,印落在她的无名指一样!这指之中有一根血脉,直连着心脉!她……

“你看!”这时候云芷汐,还将她手上的另外一枚戒指,给凑到了容煌的手指旁边。

紧接着,容煌清晰的看到,他手上的这一枚,和她拿过来的拼凑在一起,就是一个心脉的形状!

“怎么样?不错吧!”云芷汐抬眸看着男人,心里其实紧张得厉害!他怎么也不给点反应啊?倒是说好看呐!

容煌的手指,摩挲过云芷汐手上那一枚,他看出那是黑龙纹锻造锤的图案,显然这是代表着他的。

所以她在天兵峰这三天,就是在捣鼓这个,而她手上的伤痕,也是因此而生!容煌的墨目深了深,顿如幽暗的宇宙,仿佛能瞬息囚尽众生。

“你不要嫌弃它,锻造材料虽然不名贵,但可是用我的惊凰剑弄的,那是我的第一柄武器,也是我最喜欢的武器。我……啊——”因为得不到容煌的回应,云芷汐已经在解说,她得跟他说着东西来之不易啊!

然而她才说一半,容煌就……

------题外话------

嗷呜!本座又被连爆菊花了!亲爱滴们,找找看是否有月票,先送一些救菊花之急!

ps:今儿真是醉了,早上起来,电脑开了半天都没开成,连安全模式都进不了,直接送去修理了。重装了系统回来,各种的不习惯,好不容易摸索好了来码字吧,写好的三千字,在临近吃晚饭的时候,文档卡住了!操蛋!直接崩——溃——了!麻痹!没了!卧槽!

当时那心情,真是日了千军万马的狗了!但本座没哭晕在厕所,坚强勇敢的爬起来继续撸了,嘤嘤……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