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4章 征服!我嫁!【精,简介片段!

“哼!”云芷汐一阵冷哼,但好歹是没消失,虽然她很生气!

容煌低头看她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性感的薄唇若有似无的勾着,他就爱逗她这小模样。而她也唯有在他这儿,才会露出这副小女儿姿态。

他喜欢……

那会紫云峰上,白云悠悠,风和日丽,依稀可听见一男一女在对话。

“你逐我出紫云峰?”云芷汐咬牙切齿问道。

“不错。”容煌点点头,雍容的梵音飘渺性感。

“凭什么!”云芷汐暴怒,她明明拿了东域排名第一,说好的奖励呢?说好的宝贝呢?结果这些都没有就算了!他居然还把她逐出紫云峰!能耐啊!不是一般的能耐!今儿如果不说清楚,以后她还就不回来了!哼!

无视云芷汐的怒意,容煌慢悠悠说道:“你可记得,我曾允过你一个承诺。”

“废话!但这跟你逐我出紫云峰什么关系?!”云芷汐很愤怒。

“自然有关系,按照宗门规定,师父不能娶徒儿。为师自然要把你逐出门下,才能迎娶你。”容煌非常认真的“教诲”。

云芷汐满头黑线,忍无可忍:“娶个屁!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

容煌微微低头,修长的剑眉拧了拧:“这个倒是,不过你全身上下都被为师摸过了,这事已经说出去了。既然有了夫妻之实,自然是要娶的。”

云芷汐只觉有满头乌鸦飞过,她怒极磨牙道:“我们什么时候有夫妻之实,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有,就有。”容煌一语落定,说不出的雍容华贵,道不尽的风华绝代。

“靠!”某女终于忍不住爆粗口,她想欺师灭祖!谁也别拦着!

下一刻!

“嗷呜!”雷狼威武而出!

“唳——”冥凤桀骜而现!

特喵的!云芷汐直接放出了雷狼和冥凤,她要干掉这个流氓师父!有他这样求婚的么?这根本就是胁迫!还说什么有夫妻之实了,还说什么都说出去了!找打!

没完!

这事情绝对没完!

那时刻!

所有紫云宗人,都惊悚的看到,早那紫云峰上有雷霆滚滚!更可听到,有桀骜睥睨的凤鸣锵锵亮世!那威压都散遍了整个紫云宗!

惊得不少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卧槽!这是出什么事了?难道是云长老在练功?这也太霸气了吧!”

“操练兽骑吧?云长老的兽骑真恐怖,光是远远的感受着,我都觉得无法呼吸了!”

“太牛了!”

“……”

不少弟子、执事看着这声势,都是由衷的表达出,对云芷汐高山仰止的崇拜!

而那时,容煌都还没得及说下一句,收到云芷汐令下的雷狼,就是“噼啪”一道紫雷空降!

知道容煌不仅修为强悍,肉身更是超级无敌强悍,云芷汐让雷狼不要客气!直接劈!劈死了再医!靠!

“呵……”然而眼见就要被雷劈的容煌,居然还笑出了声!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小冥!撕他!”云芷汐怒指道!

一时间!

容煌上头一道雷霆闪落!又有冥凤包抄!简直无路可退!

要说雷狼和冥凤,因为血契和玲珑仙境的缘故,那对云芷汐可是死心塌地的忠诚!此时得令,完全就是拼尽了全力!

然而!

当雷狼那一道雷霆闪落!

却见容煌只是手掌轻轻一翻,那道朝着他劈下的紫雷,就仿佛受到了引召般的,直接落入了他的手心!并且是在一瞬间——消失?!

消——失——了!

放雷的雷狼直接愣住了!它能清晰的感受到,它那道蕴含着本源雷力的,完全可以劈死任何皇阶!甚至寻常玄帝也要被劈成灰烬的雷霆,直接就被消弭了!

“唳——”与此同时,冥凤锋利的爪子,突发而至的撕向容煌的后背心!

冥凤之爪!可以撕碎一切!纵然是什么万年寒铁,什么深海秘银,在它的爪子下完全是碎渣!

眼看冥凤爪子下!云芷汐瞳孔一缩!

“嘶!”一道撕裂的声音,清晰的散在云芷汐的耳边!她更是清晰的看到,容煌整个人,直接在她面前被撕中了!

云芷汐心脏一缩!心道这家伙的速度那么快?不会真的被撕中了吧!

“心疼了?”但此时,就在云芷汐的耳边,有性感含笑的嗓音落下。而她本人,更是被一道伟岸的胸膛围堵,有清雅的梵香袭入了她的呼吸之中。

“混蛋!”云芷汐二话不说,手臂成三角板一横!手肘凶悍的,朝着男人的胸膛砸落!她这一招可算是拼了全力,身上隐有金凤虚影腾起,与凤骨契合成功的她,这骨头可不是一般的硬!

“轰!”这一砸结结实实的落下!

“哼——”一道闷哼声起,容煌还真疼得七晕八素的!这小东西还真是狠心啊!

然而这时候的云芷汐,脚后跟还往他脚上一跺!整个人完全发挥了,近身格斗的各种本领,直接不客气的招呼向容煌!

容煌握了她的手,又迅速的缠了她的腿,紧接着干脆将人撂倒,把“上蹿下跳”,完全不肯安分的人儿压下!

那会子云芷汐因为气恼,绝色的俏脸上都被一层红晕散了,一双秋水剪瞳也漾起了惊涛巨浪,此时被容煌压下去!

就他们这暧昧的姿势,就她“妩媚”的神情,反而有种似嗔还娇的感觉。加上她这一头鬓发散了些,看起来就像是某种惊炸了毛的动物,看得容煌是墨目一潋的俯下身。

“唔——”云芷汐的唇,就被他瞬间攫住了!

那一瞬间,云芷汐只觉得有几近粗暴的霸占,炙烈的入侵进了她的唇齿里!有狂肆恣意的掠夺,一改他从前的温绵!这让她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将她抱得很紧,紧到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精健有力的肌理,正隔着衣物跟她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她更能感受到,他微凉的身体里,那热烈跳动着的心脏,就贴在她的胸口处起伏着!仿佛要与她的心跳契合!

他强势的侵占了她的呼吸,侵占了她的唇齿,侵占了……侵占得她有些眩晕,只觉得心口跳得好厉害,只觉得浑身都发了软,只觉得脑子已经完全的混沌掉了!

那时候,她的世界里,铺天盖地的只有男人的气息,只有男人龙卷狂云般的汲取……连着她还在生气这事情,她也给忘却了……

她相对于他,显得较小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被他覆盖包裹住了!根本就被他压得死死的,这一幕看在明白风花雪月者的眼里,那自然是心领神会的。

但是!

小冥凤不懂啊!

别看人家长得“人高马大”,十分桀骜不凡的!可是人家真的只是刚出世不久啊,是一头小幼兽,它哪里知道这怎么回事!

在小冥凤看来,这分明就是容煌欺负了云芷汐嘛!而且还欺负得很厉害!你看人都被压没了!

这下子!

护主的小冥凤就怒了!

“唳——”小冥凤一怒!一道爪子就撕下去!直接把这丫的,欺负它主人的臭男人,给直接撕了个酸爽!

这顿时让年少轻狂时,也搞过几头母狼的雷狼,瞬间“……”了

“喵!”围观的小白喵,直接伸出小爪子捂住双眼,它表示没眼看喵!

容煌那个冤呐!他怎么都没想到,在他“专心致志”的时候,居然被偷袭了!而且还是冥凤!

“嘶!”容煌直直抽了一口凉气!而被他侵霸住的人儿,才因此得空此喘了口气。

她双眼迷蒙,整个人还处于一种眩晕的状态,她急促的喘着气,呼吸里还满满的,都是男人的气息。她一颗心跳动的频率飞快,剧烈起伏着的胸口,挤压在男人的胸膛里……

“唳——”一撕得手的小冥凤,一看容煌居然还压着人!它顿时就更愤怒了!这情况非常的不对啊!这人怎么没有被撕得粉碎!

不行!

再来一次!

小冥凤一出爪子,迎空飞向而下!直接就给容煌再来一下!它那速度,绝对是迅雷般的闪快!

刚缓过劲来的云芷汐一看这形势,连忙是惊呼道:“小冥不要——”

可惜——

“嘶!”撕空而下的气息,已在瞬间裂爆而开!

不过这一次容煌的背上,迅速的屏起了一层淡淡的黑雾!

可他这一层黑雾,云芷汐没看到啊!她看到容煌被撕了!而且绝对是被撕了个正着!因为她能感受到,抱着她的男人的体温,还有他身上这清雅的梵香!他绝对不是虚影,这是真的容煌!

“煌——”云芷汐眼皮剧跳的,惊呼了一声!

她是知道冥凤厉害的,好歹人家也是上古神兽血脉,而且还拥有一丝九幽冥气,虽然还没成年,但它这爪子功……从它上回轻轻一抓,就把人家高阶玄皇,给抓成重伤就可看出,那绝对是非同一般!

更何况这一次,作为主人的云芷汐,可以清晰感受到,冥凤可是一点没留情呐!他这……

“你怎么样?”云芷汐询问着,柔软的手臂抬起间,小心的摸向了容煌的背,结果这一摸!她就摸到了他破碎的衣服碎渣……

“我……”云芷汐心口一窒,连忙要爬起身来看!结果——

“嘶——别动……”容煌却梵音沙哑的叮嘱道。

云芷汐身体一僵!眼看容煌清俊的脸,居然有些苍白,他性感蜜泽的唇更是失了一丝血色,看得她心口一抽!

“快,你先吞疗伤丹。”云芷汐抓了一只瓷瓶出来,一倒就倒出好多颗四级疗伤丹,仿佛不要钱的糖豆子一样,直接给塞进容煌嘴里。

容煌一口咽下这些,被她强塞进来的疗伤丹,却是轻笑起来:“呵……”

听到他的风骚的笑声,便知他应该没有大碍,云芷汐绷提着的心口瞬间一松,顿时没好气的瞪眼道:“你还笑!活该被小冥抓,抓死你去!”

见她一惊一乍的,分明心疼得紧。又见她唇儿娇艳极了,容煌忍不住的,又缠了她的唇。他微微低哑的嗓音,在她唇边唤着:“汐儿。”

“哼。”云芷汐一开始听说被逐出紫云峰时,脑子还没转过来。现在听他说了,自然是明白他的心思,无非是要光明正大的,生怕所有人不知的娶她,好像怕她不认账似的。

“起来我看看你的伤。”冥凤都把他撕了一顿,云芷汐这气也消了大半,心里挂着他背上这伤呢。

“不起。”容煌修长精健的身躯,此时完全覆在人儿身上,他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每一处柔软,他才不要起来,而且他还要……

“被小冥抓得不够是不是?”云芷汐推他的肩膀道。

“疼,动不了。”然而容煌却一声委屈的,将整张清俊的脸,埋进人儿柔软的颈里。

云芷汐分明能感受到,颈边男人厮磨的轻蹭,骚得她痒痒的,更是心田微微的悸颤着,这个死家伙……

他这分明是在撒娇!

可她却担心他真的疼,他知道他很能忍痛,这时候看似撒娇,而其实不痛的磨蹭,极有可能是真的痛到不行,而他还在若无其事。

“起来让我看看。”因为整个人被他压着,她就是开启心灵之眼,也完全无法看清楚他的伤势。但感觉上,他整体似乎还不错。

“汐儿……”可他忽然唤了她一声,梵音里有百转千回的情韵。

“嗯?”听得云芷汐微微一怔,他却支起了身来,一双墨目深邃无边的凝望着她。

他抬手扣住她的手掌,他修长的五指,一根根的与她素白的指紧紧缠着。他将她的手儿扣到了唇边轻吻着,他微凉的唇最终落在她的无名指上。

紧接着!

但见一层华光轻闪而拭,云芷汐双瞳一僵的看到!

她的无名指上,出现了一枚图纹!那是和她从前,在她后腰上的图纹一模一样的,一道纯黑的印记!

黑龙纹柄的锻造锤!

它出现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仿佛前世里,那些婚戒一样的,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这是……

“嫁给我,不要再等了。”有清彻的梵音,蕴着缱绻的柔情,落在了云芷汐的耳边。

不等她回答,不等她有反应。

他宽大的手掌又握着她的颈,他轻轻的摩挲着她又道:“我不知我是谁,但我拥有可怕的力量,暗禁的一切力量,虚无,诅咒等等,将来还会进一步觉醒。而这些力量,都是极端邪恶的,所以我将来多半是一个,超级无敌的恶棍。”

他本就有些飘渺的梵音,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越发有种离世出尘,绝俗而去的神秘高远感,好像他就不是一个,属于这世间的人。

听得云芷汐眸光一颤,她抱着他的手臂,下意识的就是一紧,而他还在接着说道:“据说拥有这些邪恶力量的人,都是被遗弃的,都是会背叛一切的,都是不可以信任的。”

“事实上,我每一次苏醒记忆,我也会惶恐和迷惑。那些陌生而熟悉的记忆,甚至会让我有一种,我不再是我的恍惚感,尤其是这一次。”

这种感觉,云芷汐在一瞬间就能心领神会。她刚来这世界的时候,她附身在“云芷汐”身上的时候,她脑子里忽然涌入“云芷汐”的记忆时,她就非常有这种感觉。恍惚……迷茫……惘然……

而说到这里,容煌顿了下来,他凝着她的墨目里,幽幽的掠起了一层柔光,他那性感的梵音微微沙哑:“可当我回来,当你抱着我的时候,当我嗅到你身上的气息时,我真切的感受到,我就是容煌,那种感觉很温暖,汐儿。”

听到这里,云芷汐柔软的手,轻轻落在他的心口上,她能明白他这种感受,她当时抱着他,就有那种安稳心定的感觉,她手指轻颤的抚摸着他的心口,她……

“云芷汐,我想要你!我不知我是谁,但我知我要你!我容煌,想要你嫁给我,我需要你。”

这一刻!

容煌那双深邃无边的墨目,没有任何隐藏的,宣肆着他的*!

他霸道,*,侵略,邪肆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融进他的眼中!

可在他毫无遮掩的*里,他也无法遮掩他的彷徨,紧张,忧虑,忐忑,以及那最深沉的渴望,这些也都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他的心跳得很厉害!他这一次毫无掩饰他的情绪,他紧握着她的手掌,让她去感受他剧烈跳动的心。

那一刻。

云芷汐澄净的目光,宁静到没有一丝波动的,看着他。她……

“不许拒绝!”忐忑的容煌,在这双澄净的双眸里,直接是无可抑制的躁动了,他忽然抱紧了她,干脆埋首咬住她的颈霸道的宣誓!

“你必须要我,我什么都给你!会做饭,会炼器,会杀人,什么都会!”容煌抱着她的力度,完全成了钳着她的阵势,他根本紧张得,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洞悉能力。他……

“我嫁。”她说。

容煌僵住了!

他的心脏在那一刻,完全停顿了!真的!云芷汐感受到了,他的心都不跳了!

“我嫁,办完宗里的事,我们回青城县见我爹娘,然后我们就成亲。”她紧紧的抱住他,她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她之前任性恣意,她挥霍他的宠爱,直接成了理所当然,她不想那么早成亲,因为她本觉得他们谈恋爱的关系挺好,没有想要更进一步的*。

可是她却不知道,看起来很强大而无所不能的他,其实是会彷徨和迷茫的。他其实缺乏安全感,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一直在变化的人,他想抓住什么。

他想要抓住她,因为她能让他感觉到安宁和温暖。

容煌支起身来,他一双墨目里潋滟着一层层,仿佛要裂开的华光,他……

她莹滑的手掌落在他的颚下,她见他几乎是呆掉了,她撑起了脑袋吻住他的唇,而她这一动作!瞬间让容煌回了神!

他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握住她的脑勺,他狂肆的吻风云再起!

雷狼默默的退了,这时候非礼勿视啊!

冥凤眼巴巴的看着,它就不明白了,为啥这个男人欺负主人,主人还不让它撕了这男人?难道因为他长得好看?

小白喵一双爪子捂着,捂着脸……瞪大了一双碧莹莹的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喵呜!喵呜……

“呵……”好一阵之后,有沙哑的性感笑声,颇傻的在紫云峰上传荡。

容煌紧紧抱着身下的人儿,他的呼吸很急促,他一双墨目里,已明显燃起了一层火热!可他却忽然不动的,埋首在她的颈窝里。

“煌——”云芷汐微微一怔,接着她紧张的,轻喘着轻推男人道,“你起来,我看看你的伤。”

她想着这男人忽然停下来,肯定是因为他的伤势忍无可忍,否则就他这狼性,她都没喊停,他怎么能停下来?他恐怕是一直强撑着!

“骗你的。”可容煌忽然道。

“什么?”云芷汐愕然了。

“没有跟人家说,我们有夫妻之实,我只是跟老家伙说,我要娶你。我摸过你的事情,当然只有我知道,呵……”容煌轻咬着人儿的颈,笑声里既有性感的沙哑,又有一种愉悦的幸福。

“等我们成亲,我再要了你。我还没见岳父呢,被他知道我先欺负了你,他肯定要找我麻烦。”容煌抬起头来,他一双墨目里,有碎开的崔璨华光!点点明亮,点点期盼,点点可爱!

云芷汐心口一紧!一瞬间眼角就勾起了一层水雾!

因为她,他在乎她的亲人,在乎她亲人的想法。

他掌控着暗禁的力量,他可以化虚无,他可以设诅咒,他有强大的实力,这样的他去到青城县,或许只要手指头一动,谁都不敢对他不从。

可是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拥有什么力量,可以让她的亲人赞同他,而是他对她如何,可以让她的亲人认同他。

“怎么了?”见云芷汐眼底有水雾,容煌瞬间一呆!

“你先让我看看你的伤。”云芷汐的声音带了一丝鼻音,这个男人真是可爱,可爱到她很惭愧。

“傻汐儿,就是被抓了一下,没事了。”容煌当她是被他之前,假装的虚弱唬住了。不过为了让她放心,他倒是起了身来,还转过背来给她看。

他背上的衣物被抓碎了,露出他精健如金钢玉石的背,光洁莹滑的没有一丝伤痕,他还在轻笑的说道:“我的肉身被虚无之力淬炼过,冥凤幼兽的爪子,还奈何不了我。”

但就在这时候,他感受到有一只柔软的手,落在了他的背上,她轻轻的抚过,动作轻柔得不可思议。

接着有柔软的手臂,从他身后将他抱住;有温软的娇躯,贴上了他的背;有人儿甜软的呼吸,落在了他的耳边。

“那你要给我爹炼器,他喜欢用剑,他知道你是个很牛的炼器师,一定会喜欢你。你要给我娘做点心,她知道我能吃,她肯定会喜欢你。你要给莫太爷爷和太爷爷端茶,他俩最想看你这么做,你……”确定他是真的没事,云芷汐才在他的耳边,柔柔的倾说着。

他听得很认真,等她说完了,才是长臂一捞的,将她抱入怀里道:“那我肯定没问题!”

“是了是了,你最厉害。”云芷汐抱住他的颈,目光落在她坐上的无名指上,她看着那一枚图纹,他没告诉她这是什么,但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上面有他的气息!

武者都知道,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根血脉直通心房。他这是要缠着她的意思,这个家伙还真是,还真是求婚求得出乎意表的,触动她的心。她盘算着……

“主人主人!”但就在此时,云芷汐识海里,九婴却传来了呼叫!

“什么事?”云芷汐皱眉一问。

“你等的人来了,有好多个?怎么样,要不我干掉一些,给你留个主要的?”九婴的声音明显饥渴,而它说的干掉!必然等于“吃掉”!

------题外话------

最诚挚的感情,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

嗷呜!总算写出本座满意的啦!这是两人的感情升华,本座这个单身狗,写这些绝对是翻辛酸史的时候……月票快点来安抚本座嗷嗷!都被甩到11名去啦!

ps:卡文这种事,无论是本座,还是任何一个作者,都不会愿意遇到。开坑连载252天,我从来没有断更过,上架以来更新从来都是准点8:20前【加更肯定凌晨先有一更】,每个章节更新没少过18点。我不敢说我最努力,但我的职业坑品,绝对是五星级!

本座求月票,给票都是自愿给的,本来卡文就卡得不要不要的,还被人拿月票威胁说,你卡文以后不给你了,本座觉得很委屈……本座又不是故意的……【吐一下苦水,不是针对谁,我也知道你们急着看文,但请相互理解一下。】

感谢榜留言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