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2章 清理门户!

看着终于燃起了一丝希冀的火战,云芷汐懒眸澄净认真的说道:“我会尽全力,但需要师父你自己不放弃。”

火战看了云芷汐一阵,最终闭上了双眸,屋内忽然一片寂静下来,他们……

“你这个小丫头。”火战再开口时,他那双张开的老目,已经有了向往活着的生机!

他活的岁月也不短了,他其实看得出云芷汐也不是很有把握,但她说的没错,首先他自己不能放弃。其实再坏也不过如此了,他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心境,火战的心境在这一刻,豁然开朗出来。

与此同时,一道晨曦的光,已冉冉浮于紫云宗山脉之上。

黑夜已逝,黎明终将到来,每一位紫云宗幸存的人,都在此刻感受到了,一份战后的宁静。

然而在黎明的彼岸,紫云宗西方万千里外。在这里,坐落着星辰宗的宗门。

在云芷汐和容煌回到紫云宗时,星耀和几名星辰宗的上代长老,正好再回星辰宗的路上。他们还不知道,紫云宗内发生了什么事。

东域广褒无垠,修炼资源相对匮乏,平民百姓众多,然而能修玄的武者不多,这与东域本土灵气相对匮乏有关。

但在东域这片土地上,却有着四块灵气非常浓郁的灵地。

其中灵气最佳之所,已被古界城占据,并成立了古界城联盟会。

另外三块灵地,分别由紫云宗、星辰宗、风火宗老祖占据,他们开宗立派传承而出,成就了东域的三大二品宗。

星辰宗所在的星城,是东域大城之一,城池之内的繁荣不亚于紫云城。

星辰宗的宗门就在星城西陲,整一坐山体呈七星绕月之状,宗门内之人以光属性居多,实力非常不俗。

可谓凯旋归来的星耀,本是意气奋发的,走进了星辰大殿。

然而——

“你说什么?!”星耀声音低沉,目光阴戾的盯着来报执事。

“宗主……”这位执事浑身一颤,立即是哆嗦的跪下身来。

星耀的目光阴沉的盯着,这位执事呈上来的一片碎裂命牌!

这一大盘的碎裂命牌,没有三百个也有两百个!全部碎成了豆腐渣!在这些豆腐渣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块还没碎,但看起来颜色十分暗淡的命牌!

而这些命牌代表着什么,星耀当然非常的清楚!可是——

这怎么可能!他离开紫云宗的时候,一切都非常顺利!而且星宿子身边,还有一名高阶玄皇坐镇!

高阶玄皇!

除非古界城的人出手了,否则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可是据星耀所知,他们所做的一切十分隐秘,所以古界城的人是完全不知情的!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宗主,会不会是紫云宗内,还藏着什么玄机。等我们前脚一走,他们就爆发了出来?”这时候一名星辰宗的上代长老开口道。

“不可能,紫云已经被宿儿施了密法,就算紫云宗还有什么底牌,紫云也无能力发动。”星耀否决道。

“可……”这名长老还要说什么。

却被星耀打断道:“你立即带人回紫云宗,一路上注意隐蔽,一定要找到宿儿,将他护送回宗门里来。本宗主现在去请老祖,以及七位护宗光祖出关。”

“是,宗主。”这名长老领命,正要离开大殿。

但就在这个时候!

星辰宗内忽然光华大胜!

一片夺目的耀光,从星辰宗一座神秘的山峰里,如夺目的烈阳爆发而出!

轰——

整一坐星辰宗山体,仿佛被神光笼罩!直接绽放在星城所有人眼中!

一瞬间!

星城所有人,都被这夺目的光华,吸引了眼球!

“那是什么?!星辰宗降神了么?!”

“不知道啊!我们家族在星城几千年了,从来没听说过,城里有出现过这种异象的!”

“快看!那光里面还有人影!难道真的是有神莅临了?!”

“……”

人们议论纷纷,完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星辰大殿内,星耀在看到这一片华光的瞬间,一颗心立即激动的振奋而起!这是——

“哈哈哈——老夫终于突破了!”

“突破了——”

“……”

随着一道道大笑声起,一道道光华曳空崔璨!

“恭贺老祖,破皇成功!”

“恭贺众位光祖,破皇成功!”

“恭贺……”

一道道恭贺声,随着星耀率先发出,而纷纷从星辰宗各个角落散出!

天空中八道明光!代表着星辰宗八位修为最强的老祖!

星辰宗在东域一直非常神秘,他们很少有弟子行走天下,以至于外界无法知道,在星辰宗的宗门里,还潜藏着这八个老家伙!

这八人早已是半步玄皇巅峰,他们跟紫云宗主一样,卡在那一步久久不能突破。

而星宿子的归来,以及他带来的升皇丹,将这一切的难题都解决了!

星辰宗,在这一瞬间!成就了八名玄皇!

一番恭贺之后,星辰宗老祖等新晋玄皇,纷纷进入星辰大殿,在看到那些命牌之后,尤其是看到星宿子暗淡的命牌后,星辰老祖目光一阴的说道:“七子,你亲自去一趟,一定要把宿儿带回来。此番我等有此机缘,全托宿儿的福。”

“是。”同样成为了玄皇的光七子,是星辰宗护宗七光祖之一。

光七子得令出殿,随后带了一批人,赶赴紫云宗。

……

紫云宗内,紫云峰之上。

云芷汐正在“唰唰”的,朝着笔尖下的纸张,写下一排排灵药的名称,以及他们相互的特性。

她的绝色的俏脸上,出现了各种鬼画符,俨然令她面目全非。她如画的青眉拧得紧紧的,看起来正在想着什么高难度的事情。

她这样子已经快三天了,从她答应了火战会尽力之后,她这一回紫云峰上,就开始这副状态了。

“不该是这样,这两种灵药之间会产生排斥。”云芷汐嘀嘀咕咕,又是“唰唰”的写写画画。

而在她身旁的容煌,在听她开始嘀咕时,就已经推断出,她恐怕是想着要自己,研究出一张丹方。

一张可以医治火战等人的,专治丹田被碎的丹方。

因为知道这件事对云芷汐很重要,容煌也没有打扰她,只是陪伴在她的身边。他看她在那里“唰唰唰”,又在那里“嘀嘀咕咕”,一会儿捉急了,还要往自己脸上画符,回头又是一抹的,抹出一大片黑渍……

本来还挺心疼她,把自己逼得这么紧,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在这里研究着什么的。可是看着她着模样儿,容煌实在忍不住要莞尔。

如果不是怕打扰她,容煌好多次都想要,把这个越捉急越可爱的人儿,好好的抱在怀里咬一番!猴儿一样的,真是可爱得紧!

哪里有人像她这样,明明是火上浇油,明明是非常沉郁悲伤的事情,她在这里研究着却如此的活泼灵动。

容煌能清晰的察觉出,她的思维在这种时刻,明显更为活跃,精神力更是高速运转。在她不知不觉之中,她甚至不知道,她的神识正在自主的,吸收着天地的灵气,以转化成为精神力了!

这是一种修炼,一种精神体的,顿悟修炼方式!在她一心一意的,想要研究出这份神奇的丹方时,她不知不觉的进入了这个境界。

“我知道了!”这时候,云芷汐忽然一拍自己的脸!一副醒悟的模样!而她的手呢,之前太激动的时候,刚抓了一把墨!

这时候一巴掌拍上去,她那本就惨不忍睹的脸,直接成了一片墨色……她还搓了搓鼻子,画出了一大片“黑胡须”……

“呵……”容煌忍不住了,他已经忍太久了,这一次他不得不笑出声来了!

然而沉浸在自己研究世界里的云芷汐,根本就没听到他的“嘲笑”,她已经是抓着笔,拿出一张纸“唰唰”的!写下了一张丹方!

这是一张经过云芷汐三天三夜研究的丹方,它此时还仅仅是一张纸,但它在将来!却是一张传奇!

在一气呵成的写完丹方后,云芷汐的笔在这张丹方上头,落下了“化源丹”三个字!

“搞定!”云芷汐丢下笔的时候,身上一股灵妙的气息散去。

而她在停闭的瞬间,听到了一阵性感的轻笑声,她抬眸看过去!看到了白衣胜雪的男人,他正一手支着桌面,手掌握拳的托着他清俊的脸,然后对着她笑得灿烂。

那时,他深邃的墨目里,都被笑波侵占完了,仿佛一轮皎洁弦月,晕着一层微凉而清美的光华。

云芷汐正是一愣,她首先是被惊艳到的。然而——

她的目光看向了,在容煌身边那一成不染的桌面,她看到了自己脸上的不对劲!然后她看回身边的不远处的一面铜镜,接着她又回头看向容煌!

“哈哈……”容煌的笑声已经忍不住的,跟着他的心情一起灿烂了!

“混蛋!”云芷汐怒起!她忙得气都来不及喘不上一口,这个家伙居然一直在看着她笑!太可恨了!

下一刻!

云芷汐整个人就张牙舞爪的,扑到了容煌身上!这个死家伙!

容煌见她扑过来,当然是伸出双手十二万分欢迎,虽然这丫头一上来,就直接凑在他颈上咬!

她如今修为大涨,这牙齿的锋利度也见长,这么狠狠的一口咬下去,还真是疼得很!然而她咬得疼,容煌的笑声却更浓。

云芷汐抬了手掌,直接捂住他的嘴!明显不给他笑,他握着她的手儿,闷笑声依然不绝于她耳,听得某女忽然觉得——

“噗……”云芷汐松开嘴看着男人,一双秋水般的懒眸漾开一层笑意,“有那么好笑?”不就是脸花了嘛?!

容煌笑而不语,只是伸手抚过她的脸。接着有淡淡的冰雾从他那,修长如玉的手指散出,落在她的脸上,让她感觉有些凉的缩了缩。

“别动,给你擦干净。”容煌轻笑着说道,可他虽说是在擦,不如说是在玩,他还不舍得一下子擦干净了。

“哪里这么麻烦。”云芷汐拉住他的手,直接埋首进他的怀里,结果在他胸口蹭了一圈!

等她再抬头的时候,她脸上的墨迹已几乎没有了,而容煌的胸口,则晕开了一片墨色,仿佛被人图上了,抽象派的水墨画。

“小东西。”容煌看她满意的眼神,落在她腰上的手臂一托,将她的身子搂得,愈发的贴近他的胸口。

“看我写的丹方!”这时候云芷汐朝后仰了身,精神力一动的,将桌案上的纸张摄入过来。

她高兴的将这张纸,展开在容煌的眼前道:“看!我算过了,这丹方应该可以帮助火师父他们,恢复他们丹田的功能。”

云芷汐说话的时候,一面指着丹方,一面顾盼生辉的看着容煌。很显然,她在跟他分享她的喜悦,分享她的研究成果。

容煌嗅着她身上,甜人的少女香,耳边是她清亮的呢说,她还亲密的扑在他的脸边,以至于她低着头的时候,鬓发已与他的额厮磨在一起。

等她说完了,她一双秋水剪瞳闪着锐亮的光,似乎希冀的盯着他看,像足了做了“好事”回家找表扬的小女人。

“喂!你听没听我说!”云芷汐没得到反应,顿时有些不忿的,将一张纸糊在他脸上。

一阵墨香,瞬间散入容煌的呼吸里,代替了人儿的甜软少女香,这让他有些不满的拧了拧眉。

他拿下丹方,倒是认真的看起来,毕竟是这小东西三天研究的东西,他其实也挺好奇的,只是更关注她这个人。

“本源果?”容煌看到这丹方上,需要的主药就是本源果。

“我上次吞服金源果,可以感受到里面是拥有着,一丝丝属性本源的,再配合……”云芷汐很专业的给容煌解释。

她解释得极认真,唇儿张张合合的,谱出了在容煌听来,最为美妙的声音。他抱着她腰肢的手臂紧了紧,接着——

“唔——”说到一半的云芷汐,直接被容煌封了唇。

云芷汐不忿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她还没说完呢!

可是容煌表示,谁要听啊!就算要听,那也得等一会再说,现在根本没心思听。

“混蛋!你还没说……”云芷汐不肯善罢甘休的,还“挣扎”着要说。

“汐儿写的丹方,自然是最好的。”容煌咬了人儿唇,很是“敷衍”的应声,他握着她后脑勺的手掌愈紧,恨不得将她嘴里的甜蜜,都给吮干净了才好。

而此时,在紫云峰外头,早已有胖长老等候多时,他是一早就受命过来,通知人过去宗门大殿的。结果他才刚过来,还没落入紫云峰上呢,就收到了容煌的警告,让他不许再踏进一步,就在这外头等着。

“公子这是搞什么?”胖长老等了许久,也不见容煌有任何召见,顿时就是沉吟不定起来。

“难道说……”某位胖长老,已经思想不纯洁的,意淫了很多画面出来!

等他终于被叫进紫云峰时,他这么一进殿,眼神就忍不住仔细的偷瞄了一下,那在屋里头的两人。

结果!

果然啊!

你看看那小丫头!脸上那春意,唇上那鲜艳……

哎哟!

老家伙看不下去了!

胖长老心中一阵怪叫,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公子,云长老,宗主请二位过宗门大殿议事。”

如今云芷汐在宗门里的地位,跟以前已经大大的不相同!

包括紫云宗主在内,那些峰主、长老们,心中都不再是将她,当成一个后生晚辈,更是将她当成了宗门的至宝,是宗门的一大福祉!

在石牢的作战,云芷汐用她的超横战力,以及两头酷炫兽骑,征服了整个宗门之人的心!包括那些上代长老,哪个提到她都是竖起大拇指,简直赞无可赞。

他们后来又知道,这小丫头还是个五级炼药师!这……这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此时在紫云宗的宗门大殿里,已是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紫云宗主等一众峰主、长老都已到位,其中上代长老也在内,就是丹田被毁的火战等人,也悉数到来了。

情况有些特殊的是,碧崇山、楼沧远以及数名长老,是被戴了千年玄铁的镣铐,站在这殿堂的中央。

他们的修为已被封住,一个个看起来垂头丧气,一副十分惭愧的模样。

“宗主……”这时候楼沧远正是要开口。

“还没到你开口的时候。”紫云宗主却直接打断道。

楼沧远面色变了变,他知道这些人都再等云芷汐和容煌。而这两个人,是他最不想要见到的!

因为楼沧远很清楚,如果没有这两人的话,也许他最多被削去峰主之职,然后禁闭数十年罢了。

毕竟他是五级炼器师,宗门里的王兵,可是要靠他一手炼制的。如果没有了他,宗门根本难以有后继发展。

当然,东域并不是没有其他的五级炼器师,但是他们都已经归附了,各自的势力之中,根本就不可能被召为紫云宗所用。

所以楼沧远认为,他这一次虽然犯了严重的错误,但还不至于无可挽回。毕竟在之前的时候,他们也没参与星辰宗一方,去残杀自己的同门。

可是楼沧远知道,云芷汐和容煌因为常林那件事,对他有一定的偏见!如果他们两个加入这场“审判”,那对他是大大的不利。

“嗖——”就在楼沧远寻思着时,得令去请容煌和云芷汐的胖长老,已经是回到了殿上!

紧接着,众人回神之间,就看到容煌和云芷汐,不知何时已经现身在大殿之内。

容煌自然是落座在,他那紫云峰峰主的高座上,而云芷汐则站在他的身边。看见众位峰主、长老看来,她已经谦逊的行了礼。

“好,都来了,那就可以开始了。”紫云宗主看见两人,完全没提什么,他们一大群老家伙等了很久的话,正是高高兴兴的说道。

上代长老们也是满意的点点头,都为云芷汐这一身谦逊的行礼,感到非常的赞赏。只觉得这孩子,虽然是修为底蕴强横了,却依然保持着一份谦恭的品质,当真是难能可贵啊!

然而……

他们好像忘了,这小两口已经放他们鸽子,放了大半天了……

“此番宗门大难,在临危之际,我宗门大部分人,都是共甘共苦的坚持到了最后,等开了云长老和紫云峰主。这是我宗门之幸,本宗主在此,为各位坚韧不屈的品格,表以最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与宗门共患难。”

紫云宗主这番话,透过宗主大殿内,专为此番议事而设的扩音石,传散在了宗门的各个角落。

而在紫云宗的宗门大校场上,云芷汐等人检验属性精纯度的地方,已经聚集了幸存的一众真传弟子。

除此之外,那些叛变的宗门弟子,包括碧池在内者,都悉数被押在了大校场中央,他们今日都要受到裁决!

“启禀宗主,汐儿有事提议。”紫云宗主一番话落,云芷汐却接口说道。

“汐丫头你说。”紫云宗主声音和煦,明显对这个宗门的大宝贝十分喜欢。

“既然是裁决叛徒,既然是全宗门的大事,不如都到大校场上去,并且让包括外门弟子、执事等在内的,所有人都参与进来。”云芷汐恭敬说道。

楼沧远等人闻言,直接是脸色更白!

“这事情欠妥。”楼沧远立即是说道,他堂堂一峰之主,在这里受审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在这么多后辈面前丢脸!

“就这么办。”紫云宗主却一口决断道,直接无视楼沧远。

其余上代长老都是点头,剩下的人就更没意见了,于是审判大会立即变成了全宗门性质!连并外门执事、长老、弟子在内,紫云宗上上下下数千号人,全部都被召集到了大校场!

这等全宗门性的大会,在紫云宗自古以来,只有面临大敌上门的时候发生过。而审判裁决大会,从来都没有这么大场面过!

楼沧远、碧崇山等人有幸,成为了这次最大场面审判的先驱,得以让宗门上下里外,都围观了各遍。

受到传讯的紫云宗人,纷纷奔走相告!

“华师兄!华师兄!”

“滚!你催也没用,茅坑正在用!”

“不是啊,华师兄,宗门召开审判大会,让我们所有人,都去大校场集合!然后围观叛狗的下场!”

“什么?!”茅房里的华师兄,“嗖”的一下钻出来了!

“卧槽,华师兄你这么快!你擦干净没有啊!”

“一边擦着,还不快走!这种宗门大会,我听说几百年都没召开过一次,去迟了就错过了精彩了!”

“嗷——快跑!”

一时之间,茅坑里的,闭关中的,聊人生聊理想关键口的,都纷纷中断了,都是火急火燎的,冲着大校场奔去了!

“罗执事,我今天不照顾你了,我要去大校场看叛狗被裁决了!”

“咳咳——你……”一名骨瘦如柴的,看起来像是中年人的男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呢,本来被他花钱请来,一直照顾着他的弟子,就“嗖”的不见了踪迹,

看官们仔细一看,就可以辨别出,这个人不正是之前,在火云峰埋伏了云芷汐的胖猪罗帮虎么?!

这丫的今时今日,瘦得根一把柴火似的,皮肤也是烤肉一般的黑,看起来气若游丝的,可能随时会断气的感觉。

他被云芷汐阴了火毒,左右是治不好的,这三年多下来,已经煎熬得恨不得去死。可惜他又舍不得死,结果一直苟延残喘到现在。

因为火毒的原因,他一身的修为一直消退,后面直接被赶到了外门,当了一个管柴火的管事。这些年如果不是仗着,之前阴的一些油水,他恐怕早就死了。

“咳咳——”罗帮虎此时咳得厉害,可照顾他的人却跑了。

屋外,还传来兴奋的声音——

“走走走!快去看云长老!今儿可以进一步,看见她真容了!”

“嗷嗷!好激动!那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云长老……”

“救……”罗帮虎想喊人帮他顺气,结果他一口浓血,堵住了气管!

“咳——”罗帮虎咳不出来,他在床上挣扎了一下,双目瞪大的没了气,一口浓黑的血,随后从他的嘴里淌了出来……

与此同时,宗主峰上。

“张执事,你干嘛呢?还不赶紧去大校场?”

“逗常老狗呢,之前宗门出事,没人搭理他了,加上之前就被饿了一个多月了,我本来以为他都死了,没想到这老狗命还挺硬,活着呢!”

“逗个毛!快走快走,大校场上裁决叛狗,云长老亲自发话,让我们大家都去围观呢!”

“云长老也去?那我一定要去啊!走走走……”

“水……”这名张执事被拉走,在关禁闭的屋内,传来了干涩如鬼的声音。

阴暗恶臭的屋内,到处都是常泽山的排泄物,他早年作恶多端,被罚了禁闭之后,宗主峰的执事、弟子们没少回馈他。

尤其是中了火毒的常泽山,修炼一年年倒退,现在就是个初阶大玄师,宗主峰随便一个执事,都能完虐他!

“水——”没吃没喝快两个月了,对于惨遭火毒蚕食的常泽山来说,已经是到了生命的极限!

他抬头看到,在禁闭屋外,那开着的小口外头,放着一小碗水,他挣扎着要去取!可是张执事阴险啊,那水就放在他差点够得着,可是又够不着的地方。

“水……”骨瘦如黑柴的常泽山,怎么都够不到那一晚水,可是明明就在眼前!只是差那么一点点!如果他的手再长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

“咳咳——”长期缺水的身体,火毒更容易爆发,常泽山只觉得浑身被烤得将死,他真的很需要那一晚水,然而他怎么的欧够不到!

“水……”常泽山瞪大着一双眼眸,慢慢的模糊了视线,他致死都盯着那一碗水,那一晚他怎么都喝不到的水。

曾几何时,他是宗主的师弟,宗门里十分尊贵的人物,而今……

没有人知道,罗帮虎和常泽山死了,大家都去了大校场,围观着叛狗被裁决,瞻仰着他们心目中的神女!

此时此刻,碧崇山、楼沧远和几名长老,连并着叛变后的真传弟子,以及碧池等人,正站在大校场中央的位置上。

烈阳当空照着,炙烤着这些被封住丹田,等待裁决的叛狗。

“看!那个贱人叫碧池!我以前看到过她,装逼得跟个仙女似的,其实星辰狗来了之后,她一直被他们轮着操!就是个千人骑万人枕的婊子!”

“卧槽!这么贱?!让我看看清楚,这都是什么人啊!”

“还有她那个狗爹,我以前还想进碧水峰呢,希望得到他指点呢,现在看到他就想呕,他下毒阴了宗主,逼着宗主传给他当代掌门的!”

“啊!我想起来了,我跟碧池她妹妹碧玉,是同一届紫云营的,那个小贱人老是为难云长老,就是嫉妒云长老长得比她美!果然是狗一家啊,上梁不正下梁歪!”

“卧槽!你跟云长老是同一届紫云营的啊!你给我签个名吧!你真是太幸运了——”

“……”

紫云宗主还没宣布审判前,围观的全体人员,已经在指着大校场上的人,给他们做了一次最毒最贱的审判!

碧池因为太贱,被指的次数最多,而且她在外门呆过,那时候装逼装清高,还得罪了不少人,此时更是被批判得狗血淋头!

而且他们不光骂,大多数人在骂完之后,还要说补刀一句,“就这种贱人,居然还想跟云长老比,简直是癞蛤蟆想变天鹅。”

“她在瞪我们!”不知道是谁,发现了碧池瞪眼,瞬间引爆全场不忿!

“卧槽!这个贱人这么贱,居然还敢瞪我们,难道她自己做的腌臜事,还不给人说?!”

“啪!”不知道是谁,捡了一块石头,直接朝碧池身上丢!

“贱人!她这种人根本就该死!打死她!”一名女弟子尖锐道,其实她是碧水峰的内门弟子,之前在碧水峰上,被碧池抓过去给星辰狗发泄的受害者。

“啪!”大校场太干净,也没几块石头的。有些不忿的人,最后直接用收藏的武器之类,朝着碧池丢过去!

随后不仅是碧池,不少叛变的真传弟子,也纷纷被丢了!不过暂时性的,还没有人丢碧崇山和楼沧远等人。

但是看着阵仗,他们肯定也免不了被丢!因为群情越来越激愤了!

“叛狗!打到他们”

“叛狗!……”

“……”

“宗主——”这时候,一名碧水峰的叛变长老,再也忍受不住的,“噗通”跪地哀求道,“作为宗门长老,我华长春对不起宗门的器重,对不起宗门的期望,对不起宗门的祖辈……我辜负了弟子们心中的祈愿,枉为人师,枉为宗门长老,枉……求宗主给个痛快……”

在叛变的时候,这名碧水峰的长老就很煎熬。他不想死,他只是不想死,他觉得跟着他们的峰主叛变,以后应该过得会不错,他只是不想死……

“肃静。”紫云宗主终于开口了。

全体的紫云宗人,也都纷纷的安静下来。

但这个时候,最后丢向碧池的一块小铜镜,直接砸在了碧池的头顶!然后碎裂而开的,尖锐的一部分划下她如花似玉的脸!

“啊——”碧池本是听到紫云宗主的声音,而从自我保护的匍匐中,爬起身来的,结果……

“我的脸——”碧池丹田被毁之后,她也许唯一还能骄傲的,就是这张长得还不错的脸!

可是此时此刻!

没有了!

她的脸,被尖锐的铜器,划开了一道狰狞的口子!鲜血从这口子上,汩汩涌出!

如果是以前,她还是碧水峰峰主之女,她还有着不俗的修为,这样的一道伤疤,她也许能复原!然而——

她现在什么都不是了,她没有了修为,根本不能自己疗伤!她没有了身份,根本不会有人在乎,她的脸会不会留疤!

“我的脸……”碧池带着镣铐的手,抹上了自己满是鲜血的脸,她怔怔的看着这些鲜血,她忽然哭笑了起来。

“哼!你还有脸么?枉本峰主一直当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可你对岳山做了什么!你怎么下得了手——”金震本是冷哼了一声,结果却失控的痛哭出声!

金岳山的情况,金震已经看仔细了!他的儿子,就这么被毁了!就是被眼前这个,他以前一直当做女儿一样,觉得还挺不错的丫头毁了!

金震堂堂金刚峰峰主,一个真正的铁血男儿!不管在跟人战斗到多么惨的时候,都没有掉过一滴泪,他一直信奉男儿流血不流泪的!可是今天,他没忍住!

他那个儿子!天赋从小就是各峰孩子里最好的,为人又骄傲得很!如今却被废成这样,这孩子以后还怎么活下去?!

“你就是死一百次,也不能消本峰主心头之恨……”金震痛吼道!

“师兄……”白松握住金震的肩膀,老眼也是热泪盈盈。他也是看着金岳山长大的,对那孩子就像当亲儿子一样,可是如今……

“哈哈哈——”可这时候,被怒指的碧池,却是放声大笑起来!她忽然从下跪中站起,但立即被执刑的执事,一道玄劲打了腿!

她痛苦的“噗通”一声,直直的摔在了地上,可她的笑声却越大!

“难道是我的错么?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是她!是云芷汐!如果她不来宗门里,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会这样……”

“这个小贱人!说什么拜在紫云峰主门下,其实就是勾搭师父的*!她才是最贱的人,是她害我一步步走到现在!是她……”

“够了!不要侮辱我们心目中的神女!你不配!”

“对!你不配!不许你说她!再说打你!”

“对!再说打你!”

“……”

不等紫云宗主等人发话,云芷汐的拥护者,狂怒的指着碧池骂!有几个甚至想要冲上去,给那贱人几百巴掌!

太不要脸了!

自己做了那么多不要脸的事情,居然还说都怪云长老!

史上最不要脸的贱货!

碧池笑趴在大校场上,她这一生本来可以高高在上,当一名宗门的绝代女神,可是现在呢?她趴在地上,被人打成狗!骂成狗!而她也确实,贱成了狗……

“我诅咒你,云芷汐!我碧池诅咒你!诅咒你得不到真爱,得不到你想要的任何一切!就算你得到,你也最终会全部失去!”碧池尖锐的喊道!她诅咒这个贱人!

闻言,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墨目之中有蓝光隐隐而现,他盯着大校场中央的碧池,眼底那道蓝光一沉!

“啊——”碧池忽然痛苦的尖叫!她在一瞬间,只觉得有什么力量,阴森的覆盖在她的身上,令她骤然痛不欲生!

“让她闭嘴!”紫云宗主不悦一喝!

立即有执刑执事上前,快速的封住了碧池的嘴!

而就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到!

------题外话------

嗷呜!万更来了!亲爱滴们有月票的,都搜出来投吧!截止本座发稿时,从第八名被爆到第九了嘤嘤!被爆了3票!快,鸡血来一把……谢谢~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哒(*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