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两百十章 双抢

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就没打算瞒着村子里头的人,事实上就算想瞒也瞒不住,到时候他们家不用碾子的,还不得给人问了,那个时候再给人发现打谷机的事情反而倒是显得他们两口子气性小刻意瞒着啥的,所以萧易和崔乐蓉就打算着趁着今天村子里头的人都在的时候给说了。

王氏原本还想顺着踩了萧易两口子一下呢,结果楞是没想到人就没打算占用了碾子的。

“咋回事儿?”萧大同皱了皱眉头问道,他一眼也不去看在祠堂外头的王氏,这老东西那就是个给脸不要脸的,当初自己还想着到底也还给点脸面给人,结果现在倒是还有脸来说这个事情的,当时就应该听了村子里头的人说的,就该不管这一家子的,碾子晒谷场啥的都应该不给用的,没事儿惹来一身骚。

“咱们平常打谷的时候不是挺麻烦的么,我就想着能不能轻松点就弄了一个打谷机也不知道能不能用的,要是好用的话倒也是方便的,要是不好用的话,村子里头的人先紧着用碾子和晒谷场,我家也就我和阿蓉两个人基本上是顾不上那么多的,所以咱们家就不抓阄了,摆在后头就成了。”萧易老老实实地说道,他自然是不会把打谷机的事情和自己媳妇扯上关系,免得到时候说不清楚为啥她媳妇就知道会做这样的玩意出来啥的,倒不如说是自己想法子做出来的,这样一来也就没啥好问的了。

“那好用还是不好用啊?”萧大同也是有几分的好奇,他那么大的一个人了也没听过有打谷机这事儿,祖祖辈辈的都没弄出来这种玩意过,现在有了那么一个稀罕东西在,他能不好奇么。

“还没用过呢,等过两天用了之后就知道是成还是不成的了。”萧易也是笑着回答着,“所以咱们家就不打算和村子里头抓阄了,打算试试看呢!”

村子里头对于萧易所说的那弄出来的什么打谷机一类的也是有不少人好奇的,就想着一会得空的时候就上萧易家里头去看看,等到萧易家用的时候那也是要去看看的,到时候要是好用的话肯定也是要问了萧易家借来用用的。

“一会我上你家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萧大同现在心思也不在抓阄上了,就想着赶紧上萧易家里头给看看的,抓阄这事儿也不是个什么麻烦事情,一会就给搞好了。

“我看也别一会了,还是趁着现在上萧易家给看看吧,要是到时候好用的话,萧易啊,你也别嫌弃太公倚老卖老的,到时候肯定得借了你家的用,你看成不?”萧太公这样说着,萧太公那也不是一个糊涂人,双抢的时候那就是抢着来的,能省点时间省点力气的谁不乐意这么干的?

萧太公这一句话说出口了之后,村子里头也是不少人应好的,觉得也应该是去看看的。

“那成吧,反正今天咱们也就是个抓阄,一会咱们先上萧易家去看看,到时候是要咋整的,咱们到时候再回头来抓阄也是不迟的。”萧大同也不反对,他现在心里面也都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呢,要是不提还好,这一提之后自己这眼前也没有看到东西的那就和心里头藏了一只猫似的,挠心挠肺的很。

于是想着看热闹的人也就跟着走了,不想看热闹也先散了去,等到吃过了晚饭之后再决定抓阄的事情了。

萧易家的屋子里头有点远,一群人那去的时候也算是十分的浩浩荡荡的,原本那院子还算是十分宽敞的,但挤了那么多个人的时候那也是有些觉得挤,可这些人一点也不在意挤不挤的问题。

萧易家的打谷机和谷风机也都在杂物房的廊檐下,萧易把上头遮盖的席子给拿开了之后就能够看的清清楚楚的。

萧太公和萧大同两个人更是一马当先,村子上的人也不好意思挤了这两人,所以基本上都由着两人在前头,其余的人在后头,站得太后面又怕看不清楚,一个劲地张头张脑地望着。

萧太公和萧大同两个人上前看的清清楚楚的又上手摸了摸,觉得满心欢喜的很,就是不知道要咋用的,“萧易啊,这玩意是要咋用的啊,你给咱说说吧!”

“唉。”萧易应了下来,就开始说咋用的,从打谷机说到谷风机。

等到萧易一脚踩上脚踏里头的滚轴滚动起来之后看的人也就越发的兴起了,就按着萧易所说的这样只要到时候踩着这里再把收割下来的稻谷放上去就能够把稻谷给打下来,不少人也是觉得有几分的行动的,真要是能这么干的话那得省下多少事情来啊,不过也有人对此看着也就觉得那样,想的好又不表示真的能用,还是得等用过了之后才知道到底是好用还是不好用的。

“我看着倒是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好用不好用啊!”萧太公等到萧易停了下来了之后也跟着上去踩了几脚试试看了,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要花点力气才能一脚踩下去,但等到用顺了之后那花的力气也就不大了,看着里头那滚轴一个劲地滚动着的时候,萧太公也是一脸的欢喜,“萧易家的,你们是打算啥时候割稻来着?到时候用的时候可得叫上老头子我啊,到时候我再来看一个新鲜。”

“我和阿蓉打算明天开始就要割稻了,我们家人少,田里面的稻谷也长得差不多了,就打算割了,到时候也还得插秧呢!”萧易道,他家就两个人,手上又有五亩的田,两个人忙活的话那可得忙活上好些天呢。“到时候就是得试试打谷机了,谷风机倒是挺好用的,我家现在舂米之后基本上用谷风机再摇一回出来就比以前舂米的时候要干净上不少了,到时候打下来的古粒再往里头倒一会,到时候扬扬的时候也能省下不少的事情了。”

萧太公对于萧易这样的决定也没有觉得有啥不妥当的,萧易家的田比谁家的都长得好,也黄的要早一点,也合适早两天收割。再加上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萧易媳妇农活那事儿干的不是很利索,割稻啥的可能还成的,但插秧估计是不成了,所以也是得紧着来的。萧太公看着打谷机和谷风机的眼神也都是萧易那一天介绍给崔乐蓉的时候差不来多少,看着的时候就感觉像是在看着个孩子似的喜爱。

“那成,我们大概是要从后天开始割稻的,回头我们先去抓阄,要是你家这打谷机用的好的话,到时候可得借给村子里头用用,等双抢之后咱们也想办法做几个去,到时候也好方便村子里头的用的。”萧太公道。

“唉,这个肯定是没得说的。”萧易道,他当然是肯把东西借出去的,只要后头好好地还回来也成的,“前两天县令大人来的时候也知道了这事儿,也说是等着看看能不能用的,说是能用的话到时候也能推开来,咱们老百姓也能方便点。”

“是这个理!”萧大同一听徐县令也已经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心里面是更加的高兴了,现在他也是希望着这东西能够好用的,到时候也能够挣个面子,到时候其他的村子里头都开始用这玩意的时候那也都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杨树村里头先做出来的,怎么的也要露个脸了不是?

“我也给我丈人做了一个打谷机和一个古风机,打算晚点给他送去。”萧易也不瞒着众人,到时候自己赶着牛车把东西送去的时候那肯定是躲不开人家的眼睛的,免得到时候有人说三道四的闹的不高兴,还不如自己现在先趁着这个时候把话说了个清楚算了。

“恩,你丈人那腿脚不好,这也是应该的。”萧太公也明白萧易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个事情来是什么意思,他笑了笑,看向萧易的眼神那是更加的和善了,“做人不忘本记得人的恩情那也还是个该的。”

崔老大的腿脚是怎么不好的萧太公那也是清楚的,萧易这做人女婿的上头也没有父母长辈和丈人亲香一点那也是正常的很,所以萧太公也没觉得有啥不对的,再说了,这也是萧易自己动手做的没动村子里头啥的,他有啥不乐意的。

“恩,我就想着不管咋地这心意还是要的,要是到时候打谷机不好用的,就让我丈人劈了当柴烧了算了。”萧易道。

萧太公也跟着笑起来,还拍了拍萧易的肩膀道:“你这憨子说的是个啥话呢,咋能说这种丧气话来着,你就不能往好里头想着,成了,我们看也看过了,还是先散了吧,咱回头再说道说道。晚上的时候再在晒谷场上说抓阄这事儿吧。”

听了萧太公这话的那些个人也没有人说个不好的,心里面也都在计较着呢,想着这抓阄肯定也不是急在这个时候的明天萧易家就要开始割稻了,到时候看看人家这玩意到底是好用不好用也不迟的。

萧易见大家伙也都要散了,就把萧大柱和萧大强两兄弟给叫住了,打谷机和古风机的他们家就一头牛一辆牛车那肯定是放不下的,就想着借了萧大柱家的牛车顺便还得借了萧大柱这人帮着一同送去中央村去。

萧大柱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一口就应下了,从自己家赶了牛车过来,就和萧易两个人用杠子和麻绳把谷分机和打谷机分别扛到了牛车上,两个人赶着牛车就出门了,打算早去早回一些,等到回来的时候那也还能正好赶上家里头的午饭。

萧易对于中央村那也是熟的很,他基本上每天早上都要来一趟的,不过等到收稻谷的时候也就已经和崔乐文说好了,早上的时候只怕是没有时间早起摘菜了,到时候就让崔乐文从镇子上卖菜的人手上给买点菜就成,崔乐文也觉得应该如此,不能一边双抢着还得一早上起来摘菜,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不是,他也是这样想的,那几天就在镇子上卖菜的人家哪儿给买点得了,崔乐文也是有心想着回来帮点忙的,但铺子里头还真的是抽不出人来,就算是能抽得出人来也不放心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外人来的。

萧易赶着牛车搬着那两个大家伙去了崔老大家里头的时候村子上也有不少的人瞅见了,就见那牛车上也不是啥好东西一个一个的都好奇的很,也有人问着萧易是个啥的,萧易也都如实回答了,那些个人那就觉得更加的好奇了。

萧易和萧大柱来的时候崔老大也在院子里头呢,他正在磨着镰刀,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就去开了门看到是萧易的时候也意外的很。

“咋地这个时候来了,阿蓉没和你一起来啊?”崔老大对于这个二女婿是越发的欢喜,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的很,他往着萧易身后看了一眼倒是没看到自家女儿倒是看到了萧易村子上的一个汉子,那汉子也是眼熟的很,想了一想之后这才想起来当初给女儿和女婿盖房子的时候同村里头的一个人家。

“快进来快进来!”崔老大急忙把人给迎了进来,院门也是开得大大的,足够两个人牵着牛车进来了,这一进门来了之后这才看到两辆牛车上还摆放着两个家伙什,还有几分笨重的样子,他就有些还不明白了,这两样是个啥咧?

“阿爹,这是我自己做的打谷机和一个谷风机,你这腿脚也不大好,有这两样东西到时候家里面干活的时候也能够轻松一点。”萧易把牛车给停稳了之后,把牛板车给放了下来之后这才和萧大柱两个人把板车上头的家伙用杠子和麻绳给扛了下来,其实真要算起来这两家伙看着是的确有些粗重的,但扛起来的时候也没那么重,这对于两个粗壮汉子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力气活。

“啥玩意?”崔老大看着那摆放在他们家院子里头的两个玩意,那就忍不住问了,“打谷机?”

“是咧,”萧易对着崔老大咧齿一笑道,“阿爹你看啊,这个打谷机你踩着这个脚踏,这滚轴就动了,到时候你这手上拿着稻谷,往着那滚轴上头一放,到时候就能够把谷子给打下来了。”萧易从崔老大家弄了一把茅草,一边踩着那脚踏一边就给示范了一下。

茅草在那滚轴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等到一会下来来一看的时候就能够看到那茅草上头已经少了一些个叶子,只是到底是因为草儿不是稻谷,碎裂的叶子飘开了不少。

“阿爹你到时候用的时候就在这后头用竹席子圈起来,这样就不怕打谷的时候打得哪里都是了,我那个时候得空也已经给做好了。”萧易从牛车上头又拿下三块竹席,两块稍微小了一点,放在两边刚好,另外一块稍微大点,圈在后面用最好不过了,这三块竹席做的也算是不错,等到时候不用了洗干净晾晒好了还能够用做他图,像是小的夏天的时候给娃子铺上当做凉席来用也是可以的。

“哎哟,这玩意可真不错!”崔老大看着那打谷机的时候那一双眼睛也是发亮的,“到时候真的能弄的?”

崔老大这些腿脚不好,每年到了双抢的时候也是没少吃罪的,家里面的人也到这个时候就会忙的和什么似的,基本上一个两个都不能睡好,白天割稻,晚上还要趁着夜色开始打谷碾谷的,一个双枪之后家里面的基本上都要瘦得和什么一样,也得养上好久,现在要是有这打谷机在的时候,那肯定是要省力的多了啊。

“试试嘛,我这也没用过呢,按说应该是差不离的,到时候要是真不好用,阿爹你就把这玩意劈了当柴烧!”萧易笑道,“这后头那一块也是能够拆下来的,到时候里头用簸箕一捧,底下得再给扫扫就给干净了。这到时候往着那谷分机里头一放,你再这么转几圈,到时候那些个叶子啥的也就能够弄出来了,家里面舂米的时候也能够往着里头一倒,转过之后那些个谷糠也能够弄的干净点。”真的?家里头刚好舂米了,我让你阿娘来试试。“崔老大那也是高兴地往着厨房里头走的,就算最后没有用对于崔老大来说那也没啥关系,反正这也是孩子们心意,自己这当长辈的记在心上就成。

没一会,郑氏也跟着崔老大出来了,手上还拿着个淘箩,看到那古风机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很,就顺着把刚舂好的米往着那古风机里头一倒,崔老大亲自上手摇动着摇柄,摇了一会之后倒出来的米果然是比刚舂好的时候要来的干净的多,而且那些个谷糠一类的也都从出口处飞了出来。那可真是好用的很。”这玩意好啊!“崔老大那是连连赞赏,”到时候稻谷也是能这么用了啊,到时候还省下了扬扬了,我看比扬扬的时候还要来的干净的很呢。“

郑氏看着这个玩意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很,对于这个东西她也欢喜的很,”你这娃子可真是够聪明的,咋地就能够想出这么好的事情来呢,这下子咱们家里面可得省下不少事情来了。你还弄了个打谷机来了?“”恩,打谷机我还没用过,到底还用还是不好用的我就不知道了。要是到时候不好用的,阿爹阿娘也别怪我。“萧易被郑氏夸的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他脸皮薄,这个时候都不知道手脚是要往哪里放的,也不好意思去看郑氏,只好低着头看着地面,这个样子的萧易倒是让郑氏更加欢喜了,这孩子果真是个实诚的。”哪能怪着你呢,你这娃子能想着我们两个老的就已经是十分不错了,不管好不好用的咱们心里头都是觉得高兴的,这好用的话到时候阿娘还得再夸你几句!“郑氏道,”你也甭不好意思啊,今天就在家里面吃吧,阿蓉这娃子咋地就让你一个人过来了?“”阿娘不了,阿蓉在家里头等着我吃饭呢,您也别怪她,这是个力气活,阿蓉来了不是也不能搬不动么。“萧易急忙道,”我就是给你们两送打谷机和谷风机来的,这古风机上头有筏子,不过开的太大也不好,你们到时候看着自己调一下,摇的时候也是要注意点,要是摇得狠了风太大了这实心的谷粒也可能会给吹出来。“”成咧,你也甭操心这个了,我们也是有分寸的,这新鲜玩意的咱们也使使!“郑氏欢欢喜喜地道,就光是这个谷风车的就已经是她欢喜得不得了,”你和阿蓉打算啥时候开始割稻了啊?“”明天,我看那稻谷黄的也已是不错了,差不多也可以割了,就打算明天开始割稻了。“萧易道,”等家里面的事情忙完了,到时候我再来帮阿爹阿娘的忙,阿爹阿娘你们也悠着点。“”也没个啥的,你们要是忙完了就好好歇息两天也使得的,家里面人也多着呢,就别来辛苦这一遭了,到时候就来看看把秧苗送来就成了啊。“郑氏急忙道,他们家好歹也还是有那么几口人在呢,萧易和阿蓉就两个人,怎么想也是两个人辛苦的多啊,咋好意思让人再来帮忙的?”

“没啥!”萧易笑了笑,对于郑氏所说的也不应下的,那意思也十分的明显,那就是想着家里面的事情忙完了之后就要过来帮忙的。

郑氏也知道萧易这孩子的性子,也说不通的,想了一想之后就从家里面的兔棚里面提溜了一只兔子出来捆住了那爪子要给了萧易的,那兔子也挺大的,差不多都快有两斤多重了。开春的时候崔乐蓉说家里面养兔子这活的也不错的,郑氏也就真的养上了好些,后头养的那些个兔子也是下了几窝,现在家里面的兔笼子里头有好些只呢,她就抓了一只公兔子给了萧易道,“家里头也没啥好的,倒是还养着几只兔子,这只兔子还不错,你带回去让阿蓉烧了给你吃。”

郑氏倒是有心想再给点旁的,这一想,西瓜这玩意吧,他们自己家就种着,菜啥的也基本上都是有的,也就只有这兔子算是家里面没有的东西了。

“那咋成?”萧易看着这么一只肥大的兔子那也是觉得有些不舍得,这要是拿去卖了还能值点钱呢。

“有啥不成的,又不是啥稀罕玩意的,你这都给咱们送这两个大家伙什了,甭和我说你自己打的不要钱啥的,那打谷机里头还不是有用铁的,难道你还要和阿娘我客气不成?”郑氏二话不说就给塞到了萧易的手上,“你要是不拿着那你往后上我家的时候可别再带这些个东西来了啊!”

萧易听到自己的丈母娘都这么说了那也是没得说了,也就只好乖乖地把这一直肥兔子给收下了,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也就不在岳丈家呆着了,就告了辞和萧大柱两个人赶着牛车往回走了。

萧大柱也是看到了刚刚谷风机的事情,他原本也还对萧易做出来的这些个东西觉得有些不大确定的,但刚刚看到了之后他就觉得这谷风机都这样的好用,那这打谷机说不定也是半点也不差的。

“萧易兄弟啊,你这割稻了之后啥时候打谷啊,打谷的时候你可记得叫我去看上一眼,要是到时候还用的话,那肯定是要借我使使的啊!”萧大柱想了想之后道,他想着这玩意到时候那么好用的话肯定是能够省下不少事儿,至少比摔谷什么的肯定是要省力气的多了啊,那到时候也就不用像是以前那样的辛苦了。

“这肯定是没得说的,好用的话那肯定就是要借给人用的。我和阿蓉明天割稻,这刚割下来肯定是不会那么快就开始打谷的,怎么的也得从后天开始吧,后天傍晚的时候估计就要开始把明天割下的稻谷给打下来了,到时候大柱哥你只管来看就好了,成不成那就不好说了。”萧易说道,“这要是成的话,我怕到时候借了用的人家也肯定不少,到时候也得看太公他们咋说吧!”

“再怎么借了用的,首先也还是要紧着你们家先来的。”萧大柱道,“到时候你家晒谷子的时候我就让虎子给你去看着晒谷场去得了,这小子吃了你家那么多的西瓜也应该要报答报答你们的。”

晒谷的时候不看着也是不成的,就是怕有鸡过去吃,萧易家要是打谷的早的话,晒谷场上肯定也还是他们先晒着的。

“那感情好哩,我可得多给虎头吃点西瓜到时候让他给多看着点,我看到时候咱们就你一天我一天地先紧着来吧,到时候晒谷场上也能一起晒了谷子,让虎头他们看一处也看看两处也是看的。”萧易道,“你家里头人多,叔和婶两个人身子骨也不是很好,我看到时候下田割稻这活实在是太累人了,到时候就给打打谷,弄弄谷风机啥的还是成的,你说是不是?”

“也是这个理,回头我去和我阿爹阿娘说一声去!”萧大柱兴高采烈地就给应下了,像是往年的时候他阿爹阿娘也是会帮着干点活计的,但到底这种重活也不适合年长体弱的人,尤其是现在这个日头,基本上在地头上晒上一会整个人都是要热疯了的,这种活计到底也不适合老人去受罪的,还是让他们来干就成,到时候也还能够做点轻快的活不是?“到时候咱们这么忙估计也没空煮饭,到时候就让我阿娘帮着给煮点,咱们两家就凑合着一起吃了算了你看咋样?”、

萧大柱话都已经是这么说了,那萧易当然是不会说不好的,等到回了家之后也是把这事儿和崔乐蓉一说,崔乐蓉也没有不应下的道理。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亮的时候崔乐蓉和萧易就起床了,两个人早上发了馒头,那馒头都是个头挺大的也顶饿的很,而且做的也挺多的,中午的时候也能够吃上馒头。

崔乐蓉还抽空给做了两双袖套,都是抽绳的那种,往着手上一扎倒也显得干练的很。

两个人吃了早饭又捆好了袖套之后就下了地开始割稻了。这割稻说起来简单但实际做起来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萧易动作极快的,刷刷刷的没几下就割下了一堆的稻谷,还能扎成一大把,挂在前一天就夹好的田里的架子上晾晒,崔乐蓉的速度就稍微慢了一点,但也还算是凑合。只是这割稻实在是一个辛苦活,一直要猫着腰,时间一长就感觉自己整个腰杆都要直不起来一样,所以崔乐蓉割一段就要直起腰来歇一会。

等到再看到自己身前那一大片的稻谷的时候崔乐蓉就觉得整个人都是有一种崩溃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要是坚持下来,那得,等到双抢结束之后那肯定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缓过劲儿来的,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基本上都要进入双抢了,就算想找一个短工啥的都没有,长工的话说实在话崔乐蓉也不是很想找,长工得住在家里头,这往来的也容易出闲话,而且谁知道这长工的品行是如何的,不过崔乐蓉倒是想着要是有机会的话就想着买一个人回来,定了契约的人那就不一样了。

村子里头的人也都是看着崔乐蓉和萧易忙活的,村子里头的抓阄也还没有开始,就想着看看萧易家的那打谷机到底是好用还是不好用的,但看着崔乐蓉和萧易在田头割稻忙活的,村子里头这些个种了大半辈子的人,那也基本上是有些闲不住了,有些手脚勤快的也干脆下了田开始割稻了,不管咋说的,这稻谷到底也还是要割的不是?其余的事情也可以先放一放。

这割稻的人一多,等到后头的时候那基本上就是家家户户都开始割稻了,生怕自家落后了一样。

从第二天开始,萧易和崔乐蓉也就和萧大柱家一同吃饭了,做饭的就是萧大柱的阿娘,婶子就在家里面给看着孩子做做饭一类的,再给到地头上送点水,这天实在是热的很,在太阳底下晒一会就整个人汗水如同雨一般地下来了。

崔乐蓉也是第一次经历这么辛苦的农活,以前的时候哪里干过这样的事情的,现代的时候各种机器,播种机收割机的,现在处处都是要用人力的那也完全是让人受不住,中午最热的时候完全都能够把人给烤熟了去的,更何况还要猫着腰在稻田里头干活。她也觉得自己到了这个古代之后忍耐能力也是比以前强了不少,用镰刀的手久了,那手掌心总是会有水泡磨出来的,她也能够面不改色了。

徐瑾之就在萧易和崔乐蓉割稻的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来了,那来的时候也还是正午,上一次来的时候看到到处都是金灿灿的稻谷一派丰收景象的时候,徐瑾之就觉得欢喜的很,作为一个父母官的就没有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的,现在来的时候看到的都是那已经开始收割了的丰收,田里面不少已经被收割了,留下那短短的稻茬,等到犁田的时候这些就会被犁掉。

徐瑾之对萧易家的那几块田也都是清楚的很,所以下了马车之后就往着田头去了,两天来崔乐蓉和萧易忙活的也已经割了快两亩地了,忙完了上午的活计,现在就找了一棵大树底下刚刚吃了午饭,准备休息以后之后接着下田干活。

看到徐瑾之来的时候,村子上人也已经不会像是第一次那样的惊讶和震惊了,但坐在阴凉处休息的人基本上也都是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同徐瑾之行礼。

萧大同也有下田,整个人被晒的通红通红的,一听到徐瑾之来了之后就立马过来了道:“大人,您来了!”那声音十分的虔诚。

“来看看大家伙,顺便来看看萧易大哥家里面的那个打谷机,不知道用起来咋样?”徐瑾之觉得自己每一次来这个小村庄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个意外的发现给他的,而且这些意外的发现总是让他十分的欢喜,上一次来的时候看到萧易做的那些个东西就觉得十分的有趣,就一直都记挂在心上,就想着等到打谷的时候一定要来看看的,所以今日中午的时候他就急急忙忙地来了。

“还没用过呢,原本是打算下午吃了晚饭之后开始打谷的,大人要是想看的话,现在也是使得的。”萧易道,他昨天割下的那些个稻谷也已经一大清早的时候运回家去了,就打算到傍晚不割稻了,回头阿蓉煮饭的时候自己就开始打谷的,这样还能够节省下不少的时间呢。

“那会不会有些麻烦了萧易大哥?”徐瑾之也知道自己现在来的不是啥好时候,庄稼人都是争分夺秒来的,可自己在县衙里头那是实在是呆不住了就想着来看看情况到底是如何了,所以也就没打一声招呼就立马跑来了。

“不会,现在正午太阳正烈,我们也是打算休息上个一时半会再忙活的,哪里有啥算的上麻烦的。”萧易这话说的也是事实,现在村子上的人也都基本上是在树下歇会喘口气再忙活的,所以现在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功夫。

萧易说着就领着徐瑾之往着家里面走,院子里头就摆放稻谷,那都是昨天收割早上给运回来的,家里面的鸡仔也都放了出去,所以也没有什么祸害的。

崔乐蓉从屋子里头的木盆子里面把早上摘下泡在水里面的西瓜拿了出来,就在堂屋里头切了让众人拿着吃,自也是不忘给了徐瑾之的。

徐瑾之也是客套道了谢之后才拿了吃了,那入口的熟悉的甘甜就让徐瑾之露出了一个笑脸来了,也难怪刘言东宁愿千里迢迢地从这家人家买了西瓜了,那入口的甘甜果真是比以往吃过的西瓜还要好吃的多的。

萧易把席子放好,然后这才一手拿着一把稻,一脚踩上脚踏,他那动作也十分的严肃,等到那稻放在滚轴上的时候就听到哒啦啦的声音不停地响起,萧易一脚十分有节奏地踩着,手上拿着的稻反复翻转着,等到上面基本上看不到古粒的存在了之后这才把那稻把往着旁边一放,又拿了一把稻起来如此往复,等到第二把稻也打得差不多了,萧易这才停了下来。

徐瑾之早就已经去看刚刚萧易打的第一把稻了,只见那稻束上面打的干干净净的,基本上就没啥残留了。

他等萧易停了下来之后又去看那打谷机里头打下来的稻谷,哪里头有打下来的古粒之外也还有一些个稻叶,但对比起以前的打谷方式来,现在这样那可算是省时省力的多了,村子里头跟着一起来看热闹的人也是不少,现在看到萧易这么弄的时候也都是心痒难耐的很,纷纷表示要试验一下,萧易也不拦着他们,由着他们去打稻。

那些个人也早就已经看过了萧易刚刚的示范,一把稻反复几下之后就给打的干干净净的,那也是高兴的很,重点是踩着那脚踏的时候也没有觉得有多累人。

一把年纪的萧太公也是按捺不住自己,也跟着凑了一回热闹,等到打完一把谷子之后,他也是咧开了嘴笑了。

“萧易,你小子做的好啊!有这么一个打谷机得省下多少事情来啊,咱们再也不需要抱着稻用力摔了!”萧太公夸奖道。

“那着里头还混着谷叶到时候咋办?”徐瑾之对着萧易道,“萧易大哥你上一次不是还做了一个谷风机,就弄起来给咱们也都看看?”

萧易也不反对,他找了一个箩筐,从那打谷机器里面把刚刚大下来的稻谷弄出了一些来,又倒进了谷风机,把口子抽开一些,一手摇着摇柄,刷刷刷的,那些个稻叶就从出口出一下子飞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