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八章

崔乐蓉进了堂屋,现在天热了,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也不掐着大中午的时候出门干活的,一般吃了午饭在家里头些两个时辰,等到日头没有那么热了再出门干活,毕竟也都已经过了还了立夏的日子了,暑气也有了,这可不是什么玩笑的,到时候可不得还得花了钱吃药么。

家里也是吃完饭没多久,所以也都在堂屋,于氏是个勤快人,把碗筷收拾干净了之后就拿了针线盒子来堂屋里头纳鞋底了。

萧大柱的娘也跟着一起纳鞋底,看到崔乐蓉的时候也是朝着人笑了一笑,“可算是回来了,我就念着你老久都不来走动了!”

“可不,我也好久都没看到婶子了。”崔乐蓉也是笑眯眯地回了人的话,“我这一回在娘家里头呆的时间也是久了一点,我都怕我回来的时候,虎头都要不认识我了呢!”

虎头就坐在一旁的小马扎上,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急忙叫了一声婶子,还大声地说了一句认识的,闹的堂屋里头的人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这孩子却是眨巴着眼睛完全不知道旁人是在笑个啥,那样子倒是把他们这些个大人给逗趣了,觉得虎头这娃子那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的。

于氏从厨房里头把菜刀拿了出来,把崔乐蓉带来的西瓜给切了,先递给了自家婆婆和公公一块,又给了崔乐蓉一块,这才给虎头拿了一块让他吃,最后才把西瓜拿去给了萧大柱和萧大强兄弟两人。

早上摘的西瓜放在水盆里头泡凉了,现在吃的时候也还是带着几分凉气的,一进嘴巴那就是甜的凉爽的,那叫一个舒爽的,吃完了红壤之后把西瓜皮往着院子里头一丢,家里面的鸡仔就上去啄起了白壤来。

于氏抹了抹嘴巴道:“今年就光跟着你们吃好的了,你家这西瓜也不知道是咋种的,比起村子里头那些个种西瓜的人家来那也是好吃上了不少,现在不是种了西瓜的人家地头上也有西瓜熟了么,也抱到晒谷场上给弄了给娃子们吃,我家这个小东西吃了一块回头来就和我说没有婶子家的西瓜好吃,哎哟我说这嘴巴也实在是太刁了,人家给吃了西瓜还嫌弃了。”

“是没有婶子家的好吃,虎子哥哥也是这么说的!”虎头咬着西瓜有些不服气地说道,这又不是之后他一个人觉得别人家的西瓜不好吃,其他人也都是这么说的。

崔乐蓉觉得这群小子那还真的是够识货的,倒是知道什么东西好吃的,但这种话那也还是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说的,只好笑了笑道:“估计就是我家这是头一年种西瓜,这西瓜讲究的就是一年一轮种的,今年种的地方往后再种那三年都没有那么甜的,正好不是赶上了?”再加上她还用了灵泉水的,吸收了灵泉水这西瓜能不好吃的?

于氏听着崔乐蓉这话也是觉得挺有道理的,也就是这么说的,一般地上那还是要重点蔬菜啥的,种西瓜也就是几家人家而已,总不可能一年就换一个地方种的,而且现在西瓜镇上也多了,一文钱一斤也还是有人觉得贵,一般都是一文钱两斤这么卖的,谁让他们这里镇上就那么点大小,西瓜种得多了能不便宜么?

“现在地头上西瓜多了,你家镇子上是不是也得便宜着卖了?”于氏也知道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种的西瓜熟得早,所以也就赶上挣钱的好时候了,那个时候可是卖三文钱一斤的,现在卖西瓜的人也有了,估计也就卖不上那么好的价钱了,不过前头挣钱的时候那也是赶上了不是?“不过你家应该也没差的,最近不是都有马车上你家拉西瓜去了?”

于氏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那也是有些羡慕的,谁家种地能够种得和他们两口子似的,人家还架着马车上门来买的,这也算是一个大本事了。

“这有啥啊,也就你们看着好,就是挣点辛苦钱而已,哪里挣到啥大钱了?这西瓜又不能当饭吃的。”崔乐蓉道,刘言东基本上是隔一天就往着他们家拉了马车的,这事儿也瞒不住,有马车往来的那基本上村子上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就算是想要瞒着基本上也是瞒不了的,但在别人的面前那肯定是不能说自家挣钱了的。

“哎哟,也就是你在这里说说的。”于氏也就说一声羡慕而已,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娃子都说了崔乐蓉家的西瓜好吃了,那人家挣钱那也都是人家的本事,就他们这样的就算是羡慕那也是羡慕不来的。

“对了,我们可是听说了,你阿姐这一次遇上难产了还是你给剖开了肚子才把娃子给生下来的?”于氏也不和崔乐蓉说那些别的事情了,也就扯起了最近这一阵子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了,她人虽是不在村子里头的,但村子里头对于她的那些个传闻那可是一点也没少的,再加上他们这里就这么屁点大小,一个村村子上出的事情要不了多少时候就能够传到另外一个村子上来了,所以他们这里也还都是知道的,这几天还好倒是没有什么人说了,但之前的时候可都没少说呢,现在见到了人于氏也不矫情也就张口问了,“你可别和我说没这么一回事儿,就是从你们中央村那儿传出来的消息呢,咱们村子里头的人听说的时候那可都是炸开了窝,要不是你不在家,你家就萧易一个汉子在的,估计也得不少人上门去问的。”

“萧易可没和我说这事儿。”

“嘿,谁好意思问了一个大男人啊,难道你要咱们村子上的婆娘去问萧易这事儿,她们可干不出来这事儿,而且大老爷们的那是更加不好意思问这事儿了不是,在大老爷们眼里头谁好意思问这事儿啊,也就是咱们这些个婆娘在背后里头说说而已,现在你回来了,别看你嫂子我好奇,村子里头的那些个女人也都好奇着呢,到时候指不定也都是要问了你的!”于氏笑道,“真有这事儿还是没这事儿的?”

“嫂子你咋看的呀?”崔乐蓉笑眯眯地看向于氏,也不回答她这话。

“我说啊,真要是有这样的事情大概也就只有你能干的出来的!”于氏认真道,她在刚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也是吓了一大跳,等到后头的一想,真要是有这种剖腹生子的事情,大概也就只有萧易媳妇能够干的出来的了,她这医术那也实在是高的,要是以前旁人和她说有这样的事情她肯定是不能想相信的,但现在基本上也是由不得她不相信的,自家虎头那孩子的事情就那么明摆着呢,她咋地能不相信的,所以她在是听到的时候就是吓了一大跳,但是之后就觉得果真还是萧易家的媳妇能干出来的事情。

也不是她说,这十里八村的这么些个小媳妇大婆娘的就没有一个能够像是萧易媳妇这样的,要不是比看着人一直都住在村子里头她觉得这样的人就算是有钱人家的小姐那也是不差的,看看萧守业的媳妇,当初还是个秀才家的小姐呢,可现在再看看那周身气度都没有萧易家的好。

“那还是嫂子最看得起我!”崔乐蓉笑道,“那也是没法子想出来的法子,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阿姐死不是?”

于氏点了点头,“也是这个道理,现在你阿姐可好了?”

“好了,就是还在月子里头,不过往后也是要好好养着的。”崔乐蓉道,“嫂子最近我也没在村子上,可有啥事儿?”

“哪有啥事儿,咱们都是安安分分地在村子里头过日子的人,最多也就是邻里里头有点小拌嘴啥的,这些事情也不值当个啥,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什么时候没闹出来过。”于氏道,村子里头过日子也基本上就是这么点事情了,一般就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要说的话也就是萧守业的媳妇回来了,不过现在萧远山家也不算是咱们村子上的人,也没啥可说的。”

“哦?也是,”崔乐蓉也是知道之前汪碧莲回了娘家的事情的,所以现在听到汪碧莲回来了也没觉得有啥不对的,这嫁出门的人除非就是不打算一起过日子,那到最后还是得回来的。

“萧守业家的媳妇那也算是个倒霉的,原本你说这好端端的秀才家的姑娘又是镇子上的人,那能找一个多好的人家啊,偏生就找了萧守业这样的男人,萧守业那男人就是个冷情的,进了门大好的姑娘现在都操持得像是个啥样了,这男人念书念的半点也不肯动弹的,还得给他洗衣做饭啥的,王氏那婆子也不是个正经好相处的,现在就算是分了家了,那也还是一个劲地想拿捏了人呢!”于氏笑了一声道,于氏就觉得汪碧莲那个女人就是个蠢的,原本在镇子上过日子,那好好的家里头还开着私塾的呢,当先生夫子的一年能挣多少钱呢,像他们这乡下的人家里头的姑娘那可是一门心思都想着往着镇子上好人家的里头嫁的,也就是汪碧莲一门心思往着乡下嫁的,挑人的时候那一双眼睛也没有擦亮,还进了这样的一家门里头,现在日子过的再怎么清苦那也都是自己该的。

“那也是自己找的。”崔乐蓉也是不可怜汪碧莲,这父母之命也就算了,汪碧莲那是自己愿意自己找的,那有啥事儿可不就是自己找出来的事情么,那还有啥可说的。

“是这个道理,咱们村子上不是把人给除族了么,紧接着后头就闹了分家,分家的时候就分了五份,老子娘占了一分,四个儿子各自占了一份的。”

“王氏肯的?”崔乐蓉诧异道,之前萧远山家要闹着分家的事情也是闹了挺久的,后头也没啥动静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分成了,反正崔乐蓉回娘家之前也是没听说个大概的,现在听到于氏这么提的时候也是意外了,就王氏那恨不得什么都往着自己家里面搬的架势能忍受得了分家?

“不肯又咋地,都除族了!”于氏觉得崔乐蓉有些少见多怪,“就这样的婆娘没送回家那就已经算是客套了,那几个儿子都恨透了王氏了,哪里还想着把人当做自己的阿娘来看待的,也不是不想把这人给送回娘家去,我听说其实是有这个打算的,但王家那头也不乐意啊,去年不是送去过一回了,这老婆子在婆家可没少作的,王氏的老子已经不在了,就剩下一个老娘是跟着老大过的,王氏去了之后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呢,听说没少和嫂子闹事儿,吃的是王家的米饭还要嫂子给洗衣的,在家里面听说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当富家太太去了,当时就把她嫂子给气狠了,现在听说被除族了就怕又把人给送回来,早早就给放出了话说要是真给送回去,要么就自己找棵歪脖子树一挂清静点要么跟着她那个女儿找个尼姑庵去当尼姑算了,反正娘家肯定是不能回去的。萧家也就没往着王家送,再加上萧远山现在这个样子,他那几个儿子和儿媳妇就想着王氏留下来了也还是有这样的一个用处的,好歹还能照顾个老子,要是送走了之后,那萧远山这样子还不得靠着几个儿子养的?”

“你说这真是人在做天在看的,王氏都干了多少事儿了啊,现在可不得就报应来了么,你给瞅瞅,自己几个儿子都不想要的。后头分家的时候就平分了五份,家里面的家伙什也都分了五分的,王氏没少叫嚷,可叫嚷了又咋地,还想村子上的人帮着给出头不成?这不是给自己家找晦气么!所以现在都是各自单着过,说是等到往后那两口子老了之后手上的田地那也都是给家里头四家平分了的。”

“这一般不都是给老大家的么?”崔乐蓉道,乡下的惯例那一般都是两个老的等到干不动了啥的就跟着老大家的过,往后这手上的东西那就留给老大家了,不过也有特别的,就是两个老的要是提出来不愿意跟着老大家过跟着底下的兄弟过活,那就给跟着的那一家,不过这么干的话老大家的就要被人戳脊梁骨了,一般都是觉得老大家的不孝顺这才使得这当老子娘的不愿意跟着人过,例如她那老爹不就是,要不他老爹的做派别人都看在眼里,知道她爹是个实诚人,可在背后被人说的时候也没少拿了这个事情说话。

“嘿,就王氏和萧远山那样的舍得?打小就把萧守业这人当做眼珠子来疼的,能舍得最后全都落到了老大的手上,倒是想跟着老四过的,可你知道咋样,就说了个头那老四就说不乐意了,说自己不是不愿意养着人,只是他从小到大都是念书的,不会田地里头的农活,怕到时候也张罗不好,还说什么应该是和老大家的一起才是个理的。我呸,那萧守业一看就是个白眼狼,嘴巴上说的那样的好听算是个毛线,还不就是怕到时候就被那两个老的给拖累了么,那两个老东西还就是吃老四这一套的,觉得老四说的对,后头又想着跟着老大家过,又想着往后自己手上的东西一半留着给老大一半留给老四,你当老大家的是吃素的,当场就说了跟着他们过也不是不成,往后那些个东西哪怕就是个碗也都是归了他们的,就没得再分一半给老四的道理,要么就干脆别和他们过,就这样两个老的单独一户的,家里头四个都养着,谁家出多少就是多少,要是哪家少出了也就别指望别的多出一丁点,等到两老的走了,家里头的就平分了去,谁也不能说谁占了便宜去。”于氏笑道,“这可不就是闹腾开了么,闹腾到最后也就只能这样了,那两个老的就是一起养着,就等死了之后平分了。”

崔乐蓉也露出了点笑道:“那可真是够倒霉的。”

“我看这明面上的东西是平着分了,但是以前攒下来的那些个钱最后还是得落到老四的口袋里头去。”于氏道,“村上的人也基本上都是这样说的呢,我看基本上也差不离的,两个老的原本就偏疼老四着,偷摸着估计也没少给。”

于氏想了想道,“那老四不是不会做活计么,田里面的事情也都不会干的,听说也已经放出了声来了,说等这一季稻子收了之后,估计下头是不打算再种了,就想着佃出去了。”

“也正常,以前还在一个屋子里头的时候那都是家里面的大哥嫂子干的活,人不是个秀才郎么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在看他那媳妇也不是能干这种活的,两个人要是折腾下来估计也没能折腾出多少东西来,还不如佃出去还能换回点东西来。咋,谁家去佃了?”崔乐蓉也不是啥都不懂的,基本上就那两口子一分家肯定是要把田地给佃出去的,“还是嫂子你们有这个想法?”

“我倒是想过。”于氏也不瞒着崔乐蓉,“咱家人多呢,田就稍微少了点,前头公爹公婆身子骨不好家里头也卖了两块田的,这一年的嚼用基本上也都是有些紧吧的,大强的婚事也定下来了,看了日子,年初六是个好日子,我们就想着能多一亩田多种点粮食也好啊,毕竟家里头就要多一口人了,你说是不是?要是能一直佃着也成的,到时候咱们也能多点进项,不过一直佃着也不是个法子,等攒些钱,往后要是能买还是要买田的,到底还是买在自己手心里头的比较安心,佃着人家的田地,这说收回就收回的,那也不好。”

“是这个理!”崔乐蓉点了点头道,要是能买田地的话那当然也还是买了田地的好,崔乐蓉也想着开春之前再买几块田的,就打算到时候要是自己种不了,到时候那就佃出去,一年也能收回来不少的租子呢,自己家也省点力气!“大强兄弟已经定下了,是谁家的姑娘?”

“是草田里的一家人家,上头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底下有一个妹子,家里人都是挺和气的,我们也去那边打听过了,那姑娘是个利落人,在家的时候没少帮着干活,下田插秧拔草打猪草上山砍柴这种活计都是会做的,也是个好脾性的,基本上就没和人红过脸吵过架的,家里面的人也都好的很,大强自己也想看过了,觉得正经挺好的。”于氏说道这个未来弟妹的时候那也满是笑意,很显然的这人也是让她满意的很。

“那就成,最重要的就是个好相处的,叔婶儿嫂子你也都是个好相处的,要是来个厉害人那反而不好,还是好相处的人就成,这样往后一家子在屋檐底下过日子也没有这啊那的。”崔乐蓉道,“到时候可得请了咱们喝酒才成啊!”

“那肯定是得请的,还能落下了你们两口子不成?”于氏笑呵呵地说道,“我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的,咱们就求这人能够和和气气的,一家子人过着也能高高兴兴的,要像是萧远山一家子那样过日子的,那真是趁早别过了,基本上就是闹腾个没完的。”

“恩,你们都已经想看过打听过了那就成了。”崔乐蓉道,她在于氏哪儿说了一说,又上了村子里头一家养了好些鸡的人家里头买了一只小公鸡,提着就回了家里头去,也没打算下午就杀了,下午杀了也就只能晚上吃一顿,现在日头热了,没吃完的鸡肉放到明天中午去吃指不定就要坏,所以也就打算明天早上的时候杀了中午炖上,到时候中午一顿晚上一顿也就差不多能够解决了,这样也就还不用担心会放坏了。

晚上的时候崔乐蓉做的也清淡,中午的时候做了剁椒蒸鱼,晚上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做辣的菜,而是上田里头捞了两条巴掌大小的鲫鱼,炖了一锅的鲫鱼汤,汤是奶白色的,上头撒了点葱花,白汤绿葱的看着就觉得诱人的很。

吃了晚饭天也还就没暗下,崔乐蓉洗了碗筷在锅子里头闷上水,底下烧了一把柴火干脆就拿了布料出来准备做点夏衫,现在还不到最热的时候,崔乐蓉准备给萧易做两天无袖的汗衫,穿出去不好那就干脆在自己家里头穿呗。这也没啥的,夏天穿着布鞋多少有些闷脚,崔乐蓉就让萧易做两双竹麻鞋子,那竹麻鞋子对于萧易来说也不是个难事,他给自己编过草鞋下雨的时候穿的,那编的也还是顶不错的,也就是现在和崔乐蓉在一起了这鞋子才有新的,穿破了也给缝的好好的,老旧到不成的时候也还有新鞋可以穿,冬天还有棉鞋的,要是以前冬天穿草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的。崔乐蓉让他得空的时候做点竹麻底子,到时候用两层,再缝合上布料的鞋面,这样夏天穿的时候也能够透气一些,而且两层的竹麻底子也不怕咯到石头。

等到天暗下了之后崔乐蓉也就不做针线的活计了,她也是怕光线太暗针线活还是要在光线好的时候干,要是太暗了也会伤了眼睛,到时候闹出点近视眼啥的也不舒服。

萧易看着崔乐蓉在那边给自己做衣衫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心痒难耐了,等到崔乐蓉收了东西回房准备拿了衣服去洗澡的时候就已经给抱住了,没等说什么话的时候就已经被亲了放倒在床上了。

大半个月没在家,萧易是早就已经馋了,那一天喝多了在崔家的时候就想着把崔乐蓉给放倒了,可惜那是在娘家不是在自己家里头这才没做出点孟浪的事情来,现在在自己家里头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及的事情了,把人颠来倒去地弄了两回这才觉得算是餍足了,餍足了之后精神头还很好,去厨房提了水把浴桶里头泡满了,这才抱着人去了净房。

崔乐蓉那是半点意见都没有,现在的她是累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哪里还会对萧易做的这些事情提出抗议,而且身上也是黏糊糊的厉害,等到一起洗了澡,萧易又小心翼翼地给人穿上了里衣又给抱回房里头去了,屋子里头开了窗,那点*之气早就已经散了个干净,再加上崔乐蓉也已经算是累狠了,窝在萧易的怀里头一动也没动就直接睡下了。

稻谷抽穗灌浆成熟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事情,这稻子临近成熟期的时候,水田里头就要把水给放掉一些,稻田里头的鱼也要用提前做好的竹排子拦在鱼沟里头,因为鱼沟挖的比较深,所以就算是田里面水放了,到底鱼沟里头也还是有水的,那些个鱼也不挑地儿,在那鱼沟里面游得也是欢快的很。

稻叶黄了之后差不多时候就能够收割了,萧易也是把给崔老大做的打谷机和谷风机给做好了,今年天气也还是顶不错的,日头挺好,所以那看着黄橙橙的稻穗压弯了腰的时候村子里头的人那也都是眉开眼笑的,觉得到时候肯定是能够有不少的好收成的,这割稻前后最怕出现的就是下雨天了,那要是遇上下雨那人的眉头都能够皱得夹死了苍蝇的,哪里还会有啥笑意的。

村子里头的稻田里头今年第一季的收成那都是顶不错的,但在这顶不错里头萧易和崔乐蓉家的田那也是显得十分不错的,那明眼人一看就能够发现,那谷粒长得好啊,那几乎是颗颗饱满的,萧大柱家的那一亩田挖了鱼塘的田长得也很不错,也是要比其他人家的要显得好些,但比起萧易家的就显得要稍微逊色一点,但就算是逊色一点也足够让是萧大柱家高兴的了,他当初也是问了萧易家要了一些多出来的稻秧,那萧易家的稻秧当初看的时候那就是个顶好的,现在看的是时候那是更加的不错了,明显就是比他们家自己的稻秧长得好啊,那叫一个沉甸甸的。

村子里头当初觉得萧易两口子是瞎搞胡搞的人现在也已经不说话了,一想到自己当初所说的那些个话也觉得自己那一张老脸多少是有些挂不住的了,人家那到底是长得好,不但他们家长得好,就连萧大柱家那一亩田的也比其他田里头的要好上一些啊,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咋还好意思说人家是胡搞瞎搞?

再看看现在萧易家的那育苗田里头的秧苗那出的也是一个好啊,这么大的天依旧是绿油油的,对比起旁边人家的育苗田里头一看,那是恨不得把萧易家的育苗田里头的苗子都往着自己家里头搬了,这样的好苗子种出来的肯定是能够丰收的啊!

崔乐蓉也是尽量不让自己家的太过扎眼,所以这稻谷泡的时候就加了一点灵泉水,等到插秧到田里面的时候也稍微放了一点,也就两回而已,别的时候那基本上都是不敢加的,就怕自己加多了之后要出问题,尤其是在那徐县令过来了一趟之后,崔乐蓉见徐县令有着想要推广的意思,那就不敢多加了,为啥,自己家的要是出的太好,产量太高,万一别人家的田也跟着一起这么搞了之后达不到那么好的期望值那可咋办?

所以崔乐蓉也是打算保守着来的,其实真要算的话,萧大柱家的那一亩田才算是真正的数据,因为他们家那一亩稻田养鱼的田的育苗里头没有加灵泉水,插秧之后也没有加灵泉水,所以这才是半点也不带水分的存在,看看那一亩田的稻谷长得也是十分的不错,所以崔乐蓉心里面也就放心了。

眼瞅着稻谷要成熟了,徐县令也从县城里头特地来了一趟,看到那沉甸甸的谷子和鱼沟里头鲜活乱跳的鱼的时候那脸上也是带着笑意的,现在也还没有收割,徐县令就打算等到收割了之后再来一趟,到时候也方便数据的记录。

等到田里面干的也差不多了,基本上也就开始准备割稻了,毕竟割稻之后还要在田里架上架子晾上,等到最后一块地割完了之后就要开始从第一块地打谷了,双抢的时候那都是什么都要抢着来的,还有人家里头人多的,白天的时候割稻,晚上的时候碾谷,把谷子晾晒在晒谷场上,家里面那些个半大的娃子这个时候基本上也都没个喘气的时候,大白天的时候都要在晒谷场上看着,不能让那些个鸡仔啄了稻谷,也不能和别人家的稻谷给弄混了,要不到时候那些个吵架的事情都要开始了,双枪的时候基本上是个人都要瘦上一圈,这些个活还没整完呢地里面就要开始犁田准备插秧了,否则耽搁了时间就要影响下一季的收成。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不容易的手上有三亩良田两亩薄田的,两个人弄起来这五亩田也足够够呛的,完了还要回头插秧啥的。

崔家也不轻松,好在崔乐萍出了月子因为带着孩子时常要喂奶所以就把家里面的做饭的活计给揽下了,还打算娃子睡觉的时候就让大丫头给看着,把两个小的带到田埂边一边看着娃子一边给割稻的,崔乐安的学堂里头也放了七天的假期,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回家帮忙,再加上崔乐菲,家里面人手也算是足的。

碾谷的时候那碾子的归属也是一个问题,所以村子里头也是要弄出一个三四五六来的,趁着还没有割稻之前,村子里头就把那许久都没有开的祠堂给开了,打算这割稻第一天村子里头都不碾的,等到第二天开始商量起了一个归属问题来,还有这晒谷场的分配问题。

这商量都没咋商量呢,王氏就已经开始哭哭啼啼地闹上门来了、

“里正,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这碾子是村子里头大家伙的,咋地村子里头商量这个事情就不把咱们给叫上了?”王氏站在祠堂外头就已经大声地哭诉了,“这做人做事不能这样的绝情啊,难不成就不给咱们家用了碾子不成?那你们还不如直接逼了咱们家去死算了,反正也都已经是逼着咱们去死没多少差别了!”

萧大同一听王氏这声音的时候就觉得头疼无比,这婆娘到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是这样不收敛的,居然还有脸面来说这个事情。

“远山家的你闹个什么闹,你们家现在都已经被村子上除族了你们知道吗?”萧大同高声喊道,“既然你们家的事情都已经是和村子上没啥关系了,咱们村之上的人商量事情干啥非要把你们一家子给喊上,这算是个啥事儿,你也别在我面前叫嚷这些,你自己好好想想去!”

“就算除族了那咋样,咱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在杨树村过日子的,当初那晒谷场那碾子咋地就没有咱们家的祖辈的功劳了?要是没有晒谷场没有那碾子,你是想让咱们家咋整啊,那你还不是拿了刀子杀了咱们算了!”王氏高声喊道,她反正现在日子都已经是过成这个样子了再丢人一点也是不怕了,到时候这碾子不能用,晒谷场不能用的,那她家还有个啥?!

“也没说不让你们家用,你们家现在也不算是我们村里头正经的村里人了,所以这要想用就得等着咱们村里头的人用完了之后再用!”萧大同道,他觉得自己这事儿也算是合情合理了,按着他们村里面不少人的意思,就已经不算村子里头的人了,那就算是不给用那也没啥关系的,他这么安排也算是厚道的很了。

王氏哪里能想到这些,一听到萧大同这么说的时候那一张脸都已经黑了,“双抢的时候咱们最紧要的就是收割和插秧啊,按照里正你这样的,到时候咱们家打谷不能打的,到时候万一紧着下雨了怎么办,那咱们家的稻谷可不得泡汤了,这淋了雨咋办啊?”

“那你们家不能先插秧的啊?”就有人忍不住道,“我说远山家的,你家还想咋地,还想紧着你们家先用了不成?就算是到时候淋雨了那也不是你们家活该么,那还有啥可说的。咱们村子上的人在这里商量事情在这里抓阄没你家啥事儿你就赶紧回去吧,反正你家不也是分家了么,你手上现在也没多少田了能打得了多少谷子。”

那人这话一说出口之后旁人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倒没有觉得人说的过分的,往年抓阄的时候这远山家的还不是得在那边闹腾就觉得自己家的抓的晚了一点,现在能给他们用就已经不错了还想要赶早,这门都没有!

“你这说的可是啥话啊!”王氏叫道,“难道我家就活该轮到最后不成?”

王氏那眼珠子一转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要不落好了,想了想之后道:“我们家不算是村子里头的人,那人家萧易家的呢,那萧易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人,咋地,人家那也要比咱们家先了不成?”

王氏就觉得自己作践了别人家可能是作践不了了,但是作践作践这口子还是成的,要是没有这两口子的话自家的日子只怕也不用过的这样的辛苦,就是这两口子给倒霉催的,既然他们家不落了个好,那么这两口子也别想好!

萧易看了那站在祠堂外头不进门来的王氏,对于这个刻薄的女人也是没啥好感,他看向了萧大同道:“里正叔你也别为难了,我和阿蓉就两个人,晚点也没事儿。我原本就想说今年指不定我们家就不需要用了碾子的,现在被人这么说出来了,我就在这里说一下,我弄了一个打谷机,也不知道好不好用,到时候我就想试试,要是好用那咱们以后打谷可就方便多了,要是不好用的话,咱们家晚点用碾子也没事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