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八章 回家

事情还真的是如同崔乐蓉所说的那样,第二天开始钟氏和章氏在外头和人聊天的时候那就说了自家阿雅出门子的时候,崔老大这个当大伯的和崔乐蓉这个当堂姐的那是要送一份大礼来添妆的,到时候肯定是不能比送给小毛头的东西差的,还说了阿文也给答应了来做了掌勺。

钟氏与章氏两个人说起这种话来的时候那叫一个欢喜的,还直说崔老大一家子那是个和气人,那说的各种有鼻子有眼的,听得人也是有些不大相信的,说是两家人家不是已经不往来了么,怎么现在又这样大方了。

“哎哟,你听听你说的那些个话是咋说的,我们两家怎么就算是不往来了,老大难道不是从我肚子里头爬出来的?我是他的阿娘,不管咋地这一点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老大这人也是个孝顺的娃子,难道还真的是要不认了我这个阿娘不认了兄弟不成?那他往后那不就成了独门独户的了?”章氏一听那拆开的话那就不高兴了,觉得眼前这些人就是一个一个见不得他们好的,就想着在背后看了热闹的,“再有什么事儿过去了就成了,难道还要记上一辈子不成,像是阿萍和阿蓉两个丫头出门子的时候那咱们家不也是添妆了,往后老大家的阿文娶媳妇阿菲出门子那可都是要家里头的长辈张罗着呢,难道就不要家里头的长辈了不成?那传出去那要成了啥样子可不是要被人当做笑话来看了么!”

章氏那说的可是头头是道,“咱们老大往年日子不好过那也是有着兄弟姐妹拉拔着的,现在日子好过了能不在心底里头想着自己那些个侄子侄女外甥的,你们也看到了给阿萍那小毛头都能给这样好的东西那给自家侄女的东西能差到哪里去的,这真要是给的差了,传出去不也是个丢人的事情么!老大是个实诚人,可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听了章氏这话的人心中也是不屑,崔家老大以前那过的是个啥日子这老婆子骗骗不知道的人还成,要想骗了他们去那门都没有的,还说靠着兄弟姐妹拉拔着呢,那些个当兄弟姐妹的没从人家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就算是不错了,哪里还敢指望着人来拉拔个什么劲儿的。

听了钟氏和章氏的话,村子上的人有些也就去问了崔家老大和郑氏了,问了之后也见两人和和气气地说没这事儿,但转头钟氏和章氏就一个劲地在外头说老大一家子那是不好意思了,觉得她们这话往外传的不好了这财不露白的说多了就闹的好像是有老多钱似的,钟氏和章氏那两个人那是说的和真的一样,那姿态也的确是让人觉得崔老大这一会对自己那个侄女那是真上了心。

郑氏也是听到那些个话的,她恨在心里呢,要不是急着自己那二女儿交代的不要和人起了什么冲突,带时候就看她的,要不是急着自己女儿这话,郑氏早就和老二家杠上了,那都是个什么人呢!自家这么这么倒霉就给摊上了这样的人。

花婶子也在那些个传言传来的第一时间问了郑氏,郑氏倒是不瞒着花婶子的,就干脆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和她说了,花婶子那也是气的不行,有心想要帮郑氏澄清一下,郑氏反倒是让花婶子别忙活了,说是阿蓉那丫头会有办法的。

花婶子一听阿蓉丫头让别闹的,她也就没啥话说了,别人她不信服可阿蓉丫头她是信服的,这丫头说有办法那肯定就是真的有办法的,所以现在听着外头那些传言的时候,她也是忍不住对着郑氏抱怨了起来。

“你是没瞧见钟氏和你那婆婆的嘴脸啊,我嫁到这个村子上这么多年来那还是头一次瞧见你那婆婆在外头是这么夸了老大哥和你的!”花婶子不屑地道,“可这要是真心实意地夸了你们两口子也就算了,可他们那是个啥意思啊,说你们要给买了啥买了啥,这才带着你们好的,说白了还不是逼着你们给买了的,我就瞧见过苛待人的,也从来没见过就是能这么恶心人的!”

“甭说是你了,我嫁给老大也二十多年了,进门开始就没得了人一个笑脸的,我和老大两个人给人当牛做马的这么多年,你说我得了个啥好?还不是照样觉得我这不好那不对的,这种事情也就只有她们干的出来的,要不是我那阿蓉丫头让我别和人吵个啥的,我早上门骂去了,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郑氏气呼呼地说道,她对着别人的时候还不显露自己的厌恶,但对着花婶子的时候那可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把自己心里面的怨气就如实地和人说了,“想逼着我们给买了,我给他们买个屁,也不掂量掂量着自己!当初但凡要是能念着我们一点好的现在我指不定也就咬咬牙给买了,就以前对我们一家子这个样子还想让我给买银镯子啥的,那一张老脸也真的是不害臊的!”

“那现在是咋样?我看老二一家子就是看你们没怎么往外头闹腾,就觉得你们应该就会答应下来了,现在村子里头的人可都是听说了这事儿的!”

“我怕个屁,人家上门来问的时候我不都是和人说了没这事儿么,人家要是不信那是人家的事情,我又没有出了门和人说我要给人家买啥的,阿蓉也说了,到时候咱们家要是去吃喜酒那也是因为当初我家阿萍和她出门子的时候喊了人的,咱们要是不去,那就显得咱们家就想着挣了他们家当初给的那点礼金了,咱们也不能落了口舌,反正该不往来的时候还是得不往来,和这么一家子牵扯上了就没个好事儿的!”郑氏信誓旦旦地说道,这些话她也不是光和花婶子说的,就是在屋子里头那也是这么和崔老大说的。

“你认清这个理就成,就是不知道老大哥那边是咋说的?”花婶子道,“我就怕到时候老大哥心软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不管咋说的,章氏那也是老大哥的亲娘,到时候就怕章氏说点软话老大哥就给心软了。”

“心软个啥,当初十六叔哪儿也都是说清楚了,往后少往来,逢年过节的东西不忘了,每个月该给的给了,不该给的那是一个铜板一粒谷子都别想从我这里扣出去的!”郑氏道,“老大心肠是软,可也架不住人成天这样磋磨着的,老二一家子是个啥性子的人他也已经算是看清楚了,之前老二上门来说的时候还倒是觉得当初阿蓉上水村的亲事这事儿就不该怨了他们头上去,还觉得阿雅拖到现在年岁大了急匆匆地嫁人那也还是咱们一家子当初闹的不好,可把你老大哥给气了,你老大哥私下就说了,之前咱们家是怎么过的就是怎么过的,那些个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情他是半点也不想管的!”

花婶子听到郑氏这么说那也就放心了,当初这两口子那是咋过日子的大家都看在眼里呢,只要他们两人不心软就成,那往后也还是会有好日子过的。

“那就成,我就看看老二那一家子能得了个啥好的,成天这么算计人的早晚也是要被鹰啄了眼睛去,你就安生着,只要你们这儿没答应下来给点啥的,到时候说破了天那也不干你们的事情,老二一家子不是成天叫着要啥么,自己掏钱买去吧,要是以前那还好说是亲大哥的,但那也是大哥又不是他老子,能要啥给啥的!”花婶子哼唧了一声。

“就是这么一个理,所以我现在也不和他们闹,闹了也没个意思,和这种人还有啥可说的!”郑氏道,“咱有这功夫那还不如想想咱们田间地头上的活,都抽穗了,再过个把月就能割稻了!”

花婶子一听郑氏说起田里头的事情的时候那就高兴的很了,“可不嘛,我看这整个村子上的田里头就嫂子你们家长得最好,那叫一个壮实的!今年年成那肯定是好的!”

郑氏听到花婶子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很,她现在每天上田间地头上割草的时候都会去自家田里头看看稻子长得如何了,看到那些个稻子长得好心里头就高兴的很。

“哪儿啊,你家就长得不好的?”郑氏也笑着道。

“好是好啊,但比不上你们家啊。我家那口子就说是当初育苗的好,当初阿蓉他们弄来的稻秧就精神的很,也不知道阿蓉他们那是咋弄的!”花婶子那都是看在眼里的,当初崔老大也没育苗,都是崔乐蓉和萧易两口子给帮着育苗的,萧易送秧苗来的时候村子上的人那可都是看的清楚的,那苗子可真的够好的呀。

“我也不清楚呢,那两口子整天东一个想法西一个想法的,咱们也跟不上人,干脆就跟在人屁股后头说咋样就咋样吧,亏了最多就一家子勒紧了裤腰带了。”郑氏道,“要是成了,那也是个好事儿,咱家现在人也是不少呢,老大腿脚又那样,总是要有点本儿才成的。”

“哪能亏啊!”花婶子听着郑氏这话就笑了,“你们家今年肯定好的,能收了稻谷不算还能够有鱼呢!我就眼巴巴地看着你们,等明年开了春,我就让我家那两个楞木头也跟着一起弄,到时候还得让老大哥来帮着掌掌眼!”

“这有个啥的。”郑氏拍着胸脯就应下了,“今年要是咱们家弄得不错,明年村子上的人那都是会跟着一起这么干的,到时候少不得要说点啥的!”郑氏对于这也早就已经是有想法了,毕竟村子里头的人也都眼巴巴地看着呢,要是弄的好了那就是一条财路,那肯定是不少人要跟着一起干的。

“我想也是,咱们这儿能有点来钱的路子就不容易,这稻子没被糟蹋的又还能多点收成的,那还有啥不好的,你不说都能有人跟着一起干的。”花婶子说道,“反正咱也不求能挣多少,能多点嚼用就成的。”

郑氏听到花婶子这么说的时候也算是安心了,她就怕等到明年这个时候跟着弄的人多了,到时候往来有些不高兴啥的,不过她也得去问问自己那女儿了,明年要是跟着稻田养鱼的人家多了,那鱼肯定得卖的便宜点,那到时候他们家要是想多挣几个钱的,那养点啥好?

崔乐蓉也在自己大姐伤口好的差不多也能够起身了之后回到杨树村去了,接下来自家大姐还在月子里头,也已经不需要她照顾了,再说了她在娘家这么一折腾的时候也差不多有小半个月过去了。

崔乐蓉是跟着萧易一同送了菜到镇子上,同自己阿哥说了家里头的事情之后这才和萧易回了家里头,原本还以为那么久不在家,家里面多少还是有些凌乱的,但萧易这人原本就不是那么邋遢的人,即便是她不在,那也是把家里面弄得整整齐齐的,就和崔乐蓉走之前没啥差别。

“阿蓉你来看!”萧易回到家把牛牵到了牛棚里头的时候就拉着崔乐蓉兴致勃勃地去看自己做出来的那打谷机了。

那打谷机和风车就放在院子的那一个杂物房的屋檐下,屋檐原本就往外延伸了一些,原本就是用来方便放一些个器具的,像是锄头,铁犁这种东西原本就放在这屋檐下,现在这屋檐下又放了两个大家伙,上头遮盖着一块竹帘子。

萧易一把就把那遮盖着两个大家伙的竹帘子给掀开了,献宝一样地给崔乐蓉看,崔乐蓉看了那脚踏式的打谷机,她还是兴致勃勃地踩了上去,第一脚的时候稍微有点拧,等到第二脚开始那反而是松快的很了,那打谷的也跟着刷刷刷地转动起来,倒也的确是方便的很。

“你做出来啦,挺好的!”崔乐蓉也是意外的很,原本还以为实在不成还是要找了工匠来做的,可现在萧易自己就给捣鼓出来了而且这做的还是半点不差的。

“恩,按着你之前画的图纸给做了,我觉得还是做成脚踏的方便点,这样到时候就不用辛苦了一个人摇了,到时候我负责踩和打谷,你就帮着我给递点稻谷就成了。”萧易喜滋滋地道,他看着这打谷机那眼神就和看着自己的儿子似的一样的怜爱,然后又献宝一样地给崔乐蓉给看另外一个谷风机,“这个是我自己想的,咱们到时候打谷的时候肯定会有枝叶一类的混合进去的。用簸箕扬的话那不知道得有多少活呢,我就想着能不能做一个东西,倒进去之后就分开,这样以后咱们舂米之后也能够这样用的,到时候米里头就不会有糠了,我之前试过了,还挺好用的!”

萧易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也是十分的高兴,他以前就想着要做点东西出来但有不知道要做点啥的,受了之前那打谷机的启发之后萧易就想着做了这个东西了,有这样的东西之后那可就方便多了啊,而且他也不是盲目地干的,那也是经过实验了,他做好了之后也拿舂好的米来试过的,一点一点地改进,等到现在这个那已经是足够好用了,有了这两样东西往后家里面用的时候也是能够省事儿不少呢。

“你太能干了!”崔乐蓉那是绝对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的,萧易的手艺活的确是做的不错的,现在更能够做出这种来了,她都觉得自己以前那真的是小看了萧易了,这人根本就是一个一点就明的人,还能够举一反三呢!

被崔乐蓉这样一个夸奖,萧易那心里头也是高兴的很,他就是喜欢自己媳妇夸着自己,读书识字的事情不成他这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能成的么,现在不就是被他折腾出这玩意来了么,在想想往后的,自己再磨练磨练手艺,以后家里面的东西那也都不用上镇子上买了也说不定呢。

“谷风车我也准备给阿爹他们做了一个,现在就等着铁匠哪儿把另外一个打谷的齿钉拿来了之后,我这里就能够再给装出一个来。”萧易道,“最多也就是半个来月的功夫,等我做好了那也快赶着收稻的时候了,到时候阿爹和阿娘也正好能够用上。”

这种事情萧易当然忘不了自己的那个老丈人的,老丈人的腿脚不好,就算是家里面有一头牛那到底也还是吃力的,等到那个时候要是有了这样一个脚踏的打谷机和谷风机,到时候肯定能够轻松一点的,他旁的也做不了个啥,也就只能在这个地方算是孝敬孝敬了。

“阿爹阿娘知道你这么想着他们那心里头肯定是高兴的,我在家的时候阿爹阿娘就没少在我的面前说你好。”这话崔乐蓉倒不是故意说给萧易听的,现在崔老大和郑氏那是不知道有多喜欢萧易,几乎都快赶上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了,整天就是同她说着要和萧易两个人好好地过,说萧易这人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女婿啥的,后头就连她阿姐也都是这样说的,说萧易人好的很。

“这是应该的。”萧易一本正经地说道,“当初我什么都没有的阿爹阿娘都肯把你许给了我,我要是不对他们好那哪里成的!我不单单要对阿爹阿娘好,最紧要的还是要对你好!”

萧易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崔乐蓉,人家媳妇进门的时候那是敲锣打鼓欢欢喜喜的,他说白了那是啥都没给了自己这个媳妇,现在这家业也还是自家媳妇一手给挣出来的,他亏心的很呢,这样一个标致能干的媳妇跟了自己啥也没有的人还没有一句抱怨的,他能不对人好的,那不但是要对人好,往后还要对人更好才成。

“我觉得嫁给你我才不亏本,对比起别人家的媳妇,我日子过的不要太好。”崔乐蓉是半点也不觉得跟了萧易这人有啥不好的,现在这个时代,想要找个有钱的不容易,想要找个对自己好的那是更加不容易,根深蒂固的男主外女主内的,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不带一声商量的就觉得娶了个婆娘就是来伺候着自己给生娃子的,萧易那是半点都没有这样的臭毛病,在这里可比在自己娘家还要来得舒坦,她还有什么觉得亏本的?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说,那心里面更是暖融融的,觉得比喝了蜜还甜的很。

因为现在还用不到打谷机和谷风机,萧易和崔乐蓉也还是把这两样东西给遮盖起来。

也快到午间了,崔乐蓉也不敢耽搁,她这些天不在,萧易都是中午有时候在铺子里头拿两块肉拿一个蛋回头自己煮点菜吃了,偶尔也就在崔家吃上一顿,晚上的时候也就自己煮点,他一个人在家也就不挑,所以也就随便吃了点而已。

崔乐蓉回来了那肯定是要给做点好吃的,她下了地里面摘了一把新鲜的青菜,又割了点空心菜,又上辣椒地里头走了一圈,在灵泉水的帮助下当初的那些个辣椒籽基本上都是发了牙的,现在天气不错,辣椒长得也挺好的,一眼看去倒是有一片地的辣椒呢,也有一些个已经晒了半红的,崔乐蓉摘了一些个已经泛红的辣椒下来,打算给做点菜。

萧易则是趁着吃饭之前把家里面的羊和牛牵出去放一会吃点草,自家的番薯地长得十分的不错,番薯叶也都有摘,萧易也打算给缓两天,顺便扯几条番薯藤下来喂猪,为的也不是让气根扎进土里头要不等到收成的时候那可就好看了,一窝窝的小番薯啥的多丢人。

崔乐蓉让萧易一回去田里头捞一条大一点的花鲢回来,打算清蒸了做了一个剁椒鱼。萧易也是应下来。

萧易那也是个勤快人,田里头养着的那些个鱼也都不嫌弃每天割草来喂个累活的,事实上割草这事儿还真的不是什么累活,一般萧易都是在上午太阳还不怎么大的时候就去把这事儿给干了,不割草的话就上河里面去捞点浮萍,河里面浮萍一类的也是不少的,要不了几天就能漫开一片的,自家的舂米的时候那些个谷糠也都拿了喂了,稻田里头的鱼养得也是十分得精神,和当初放养下去的时候都已经大了不少了。

里面还有青鱼,青鱼也能吃螺蛳,田里面的那些个小田螺也是它的口粮,萧易偶尔还下河摸点螺丝,现在天热了,萧易还是顶喜欢干这活的,村子上的那些个汉子那都顶喜欢天一热就在河里面洗个澡啥的,娃子们打从虎头的事情闹出来了之后小一点的娃子那是一律不给下河的,哭哑了嗓子那也都是不让的,要下河也成的,除非河里面有好些个擅游的汉子在,而且这岁数也不能太小了,不到七岁的娃子那还是乖乖在岸上看着吧,要是敢偷摸着下河,那就等着被一顿竹笋炒肉丝了。

萧易这些天自家媳妇不在,也是跟着那些个汉子下了河,下河的时候顺便还拿一个木盆,顺带还把螺蛳给摸了。摸得木盆里头满了,也就该是时候的上岸了。

青鱼吃了螺蛳,那长个头就快了,现在都挺大的了,等养到第二季稻谷收了之后,那肯定是不小的了。

萧易捞了一条花鲢上来,花鲢现在也有半臂长短了,萧易在田埂便扯了两根长得牢靠的草从鱼嘴哪儿一串提留着就回家了,拿了木盆从家里水缸里头舀了水养着。

不一会的功夫,崔乐蓉就已经回来了,她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里头是洗好的菜,淘米一般都是在家里面淘的,淘米水基本也不会浪费,会给牛饮,崔乐蓉时不时还会在里头加点灵泉水,家里头的那一头牛那喝的可是高兴的很。

等到崔乐蓉把饭给煮上了,萧易就拿了刀把鱼给剖了,刮麟剖肚去晒,就连鱼肚子里头鱼肠也没有浪费,去了油脂和鱼胆之后那也都是能吃的,其实像是鱼油那也是能吃的,以前萧易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要是手上没钱买不起猪板油来熬油,就会把鱼油给留下,把鱼油往着锅子里头热了,把油熬出来,只是鱼油的话一定要熬得熟透了才成,要是不够熟透那油里面就会带着一股子的鱼腥味,做菜那就不好吃了。现在家里面也都是有着猪板油的,萧易就没想着再把鱼油给留下,而且他家这鱼还是小了点,鱼油还是挺少的。

家里面养的鸡仔那是半点也不嫌弃鱼油和鱼鳃的,半大的鸡仔围着这些东西就啄了开来,没一会的功夫就劝进了肚子里头。

崔乐蓉先把蔬菜给炒了,这才下锅子蒸起了剁椒花莲,等到蒸透了之后把盘子从锅子里头拿了出来,锅子里头的水舀了出来烧了热油,切了葱花往着还热腾腾的盘子上头一撒,直接舀了几勺热油上去,刺啦啦的几声香,一股子香辣味就在厨房里头弥漫开来,趁着锅子里头还有热油,又趁机把鱼肠给炒了,一个鱼肠炒蛋也算是齐活了,张口就喊了萧易来端菜。

饭桌上两个人面对面地吃饭这事儿也算是暌违已久了,萧易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崔乐蓉给自己端饭夹菜的都似乎觉得两个人还真的好久没有一起这么吃了,明明也没有那么长,可就觉得好像是过了好几个月似的。

在饭桌上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也会把村子里头的事情给说说啥的,不过这一个月村子里头也都是安静的很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基本上也就没提村子上的事情,反而是开始提了育苗的事情。

第一季稻现在都已经抽穗长稻花了,再个把月那就差不多就能好了,那也就差不多到时间开始整第二季稻育苗的事情了,萧易每天都要上田里面看他们家的稻谷的,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那也是清楚的很,他觉得他们家今年的苗子那是真的可好了,指不定到时候还能够先其他人家黄了叶先收成了也不一定,那这下一季稻的稻秧也就差不多要准备起来了,可不能到时候稻谷收了稻秧还没好吧?双抢双枪那抢的就是一个时间呢。

崔乐蓉和萧易有两块的育苗田,因为面积不算太大,就是用作育苗来用的,所以第一季稻种下去之后这点育苗田里头也就没种稻谷,就养了泥鳅,在这里育苗,等第二次育苗的时候就会在这育苗田里头也给种上秧苗,村子里头的人每家基本上都会留出一些育苗田来用做育苗的。

“我打算过几天就准备开始育苗了,阿爹他们那头还是从咱们这里拿了秧苗还是咋地?”萧易问道,这事儿也是要问问清楚的,毕竟到时候要是秧苗多出来也不好,还是要有个定数才成。

“阿爹一直说我们给育苗的秧子比较壮实,我看还是我们这里给育苗吧,到时候你去阿爹哪儿的时候和阿爹阿娘说一声,他们要想自己育苗的话那也成的,我们田不算太多要是他们自己育苗了咱们就到时候少整点秧苗,你看咋样?”崔乐蓉想了想问道,“不过我觉得要是提了估计也还是愿意咱们这里来育苗的吧?”他们家育苗那可都是用灵泉水泡过的,而且在育苗田里面的时候那也还是她时常放点灵泉水进去的,不长壮实那都对不住她的那些个灵泉水不是?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她看她阿爹那样子也肯定不会说个啥的,到时候就是让自己阿爹在自家的育苗田里面弄点秧苗,省的到时候要不够啥的。

“恩,那我回头给问一声。”萧易这样说道,他也没说个啥,反正一起育苗了也不算是个什么大事,之前就是在他们这里育苗的,就是到时候育苗了之后给送过去而已,也不费什么劲儿。

“稍微还是多育点苗吧,要到时候出的秧苗好肯定会有人上门来问要的,也不值得几个钱就怕到时候人家说咱们小气,但也不用多育多少,这东西多了反倒是觉得咱们家像是在显摆一样了。”崔乐蓉道了一句。

“恩,是这么一个理,之前咱们家多出来的秧苗不是给了大柱哥他们么,就没少人在背后说了一些个酸话。”萧易道。

他也都是知道那些个人在背后是怎么说的,说他们一门心思地和萧大柱一家子交好,又说萧大柱一家子也是紧巴着萧易两口子好从人家身上捞点好处啥的,那些个酸话他不是不知道的,只是也一直都没有理会而已。

“不管咱们家怎么做那肯定都会有那些个酸话出来了,咱们有不是银子,哪里能让人人都喜欢的,你说对不对?”崔乐蓉哪里不知道那些个在背后说的酸话,她也就是没理会而已,在村子里头过日子首先要学会的那就是要懂得如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是处处都和人计较起来那真的是计较个没完的,她也懒得和人计较那么多。

“就是这么说的,咱们家又不是银子,也不稀得人处处都稀罕着咱们!”萧易点了点头,反正做的再好也还是有人觉得不好的,做的再不好还不是有人会觉得好的,那他还是正经地过自己的日子就成的。

“一会我上嫂子家里头坐坐去,晚点和你一同出去割草,一会出了饭日头就大了,咱们晚点再出去就成。”崔乐蓉也知道萧易肯定不会主动去村子里头走动,而且他做了两样的家伙事,估计这一段时间就在家里头敲敲打打了。

“恩,那你去了早点回来,回头回来睡一会,下午的时候我自己去也成的,你不用去打草也是没事的。”萧易道,“你回去了一趟回来都瘦了,还是得多休息。”

“哪里瘦了?前几天那的确是没习惯睡地铺睡不好,可后头几天也算是习惯了,后头也已经睡的不错了,我都看过了眼底下那青灰也没了!”崔乐蓉道,“而且我可是真的半点也没觉得自己哪里瘦的,我阿姐坐月子呢,家里头能短了吃喝的?我跟着也吃了不少的好东西,倒是你才没吃好呢,一会我上村子里头问人买一只鸡回来,回头拿党参给炖了给你吃,你不能说不要的。”

崔乐蓉回去娘家那是真没吃啥苦头,就是睡地铺的时候睡的不怎么习惯而已,再加上她姐又是剖腹产的,所以前几天的时候也就格外小心一点而已,等到后头的时候也就没有那么的小心翼翼了,晚上她姐也不起夜,小毛头睡觉前给喂了奶,最多也就是半夜里头醒一下给喂了点奶而已,后头她姐伤口愈合的也差不多了,也就不让她睡地铺了,赶她回了房去睡,也就有事儿才喊一声,基本上也都是没啥事情的,再加上现在家里面也不是那么缺钱,所以郑氏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基本上都有给好吃的,炖个小公鸡,炖点蒸蛋,再给煮点鱼塘猪肝汤啥的,基本上都是紧着的,煮了之后她阿姐也不能一顿一个人全吃完,家里面的人也就跟着占了便宜,就拿小安来说,这些天吃着那都脸上红光满面的,这要是折腾上一个月,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够长出个双下巴来。倒是萧易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让他上崔家吃晚饭也觉得是不好意思的很,就一个人随便煮点吃点,基本上就没舍得给自己买了好东西的,再加上田间地头地忙活着,都快成了一个黑糖糕了。

“你给炖的我哪里说不要的。”萧易心中觉得美得很,他把手上的饼子吃完,又夹了几口菜把碗里面剩下的那点饭给吃完,就端了碗起身去盛第二碗饭,在去盛饭之前还不忘附身在崔乐蓉的嘴角亲了亲,“你心疼我我知道的。”

崔乐蓉被萧易那动作闹了一个没脸,伸手拍了萧易的肩膀一下道:“吃你的饭!”

萧易也觉得自己这动作有些孟浪,也就不说啥了笑着就去厨房里头盛饭去了,现在看到自家媳妇就在自己面前那吃饭也就能够多吃上两碗了。

等到吃了饭,萧易紧着自己先去收拾了碗筷赶了崔乐蓉去大柱家里头,他早上的时候还在家里面留了一个西瓜,也让崔乐蓉切了一半拿篮子提了过去,家里面没有水井,所以西瓜切开了要是不吃完那基本上都是要坏的,所以萧易要是自己切了西瓜吃的话,那也就留下一小半而已,剩下就会给抱到晒谷场上切了给娃子吃,不过现在别人家的地头上也渐渐地开始有熟了的西瓜,也就不好意思老是占了萧易的便宜了,都说家里面有,偶尔也会有旁人家抱了西瓜到晒谷场上切了让娃子吃的,甚至还有人切了一大块西瓜送到萧易这儿,萧易也都是收下了的,但吃着的时候就觉得比起自己家种的西瓜还是稍微差了点的感觉。

崔乐蓉也算是萧大柱家的常客了,就在门口喊了一声于氏就来开门了,这一开门的时候于氏就朝着崔乐蓉笑了:“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一回在娘家呆的时间可有点长啊,要不是咱们都知道是你阿姐生娃子你回去照应照应,这不知道的人还不得以为你是和萧易兄弟闹了脾气回娘家住了不回来了呢!”

“嫂子这话说的,我和萧易可从来都没有个红脸的时候的,咋地能住了娘家不回来了?再说我这舍得萧易我也舍不得嫂子你啊!”崔乐蓉笑呵呵地说道。

“就你嘴巴甜的!”于氏被崔乐蓉这一声打趣也是笑了起来,“赶紧进来吧也别在门口杵着了,现在这天也热了,晒久了太阳可得把人都给晒烫了!”

“好咧,刚好西瓜刚从水盆里头抱出来,让虎头出来吃西瓜咧,我顺便问问他想没想我这个婶子!”崔乐蓉说着也就随着于氏往着堂屋里头走。

------题外话------

忘记育苗田最后会不会插秧TAT果断是好多年没看人种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