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七章 索求

晚上的时候钟氏和章氏就和崔梅青说了这事。

崔梅青一听就把眉头给皱了:“我觉得这事儿不成啊,大哥大嫂以前是个啥性子咱们都知道的,可现在可不是啥软性子,咱们要是这么干到时候要是闹起来丢了人那可就是咱们了啊!”

崔梅青不是不想,但总觉得现在的大哥早就已经不是和当初那样了,真要这么干了,指不定就能撕破了脸皮到时候两边都不闹好的,何必要把事情干的这么绝呢,崔梅清是这样想的。

“咋地啦,难道阿萍和阿蓉两个丫头出门子的时候咱们就没有添妆了不成?咱们这里讲究的不就是个有去有回的么,咱们当初给人送了东西去了那就肯定得还了回来的呀,而且我看现在大哥家日子过的可挺好的呢,给那一个小毛头都能给的那么好,那咱们阿雅不是人家的侄女了?他就好意思送点破烂东西来了?而且你看大哥大嫂现在干的那些个事情,甭说是我看不过去了,你问问阿娘,阿娘心里头也不知道是有多么的难过呢,咱们过的是个啥日子,阿娘跟着咱们吃喝好了么,还得整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的,可大哥大嫂算是咋地了,人家好吃好喝的,虽说那小毛头不该生在咱们崔家吧,但这洗三的时候大哥大嫂是咋干的,宁愿请了没啥关系的人家也不愿意请了咱们一家子过去吃的,这有把咱们当做亲戚来看么!”

钟氏说着就忍不住抹起了眼泪来了,觉得自己那真的是委屈透了,她嫁给崔梅青这么些年,原本觉得这日子过的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她惯会讨好章氏的,章氏又疼爱着崔梅青的,原本以为崔老大那一家子这一辈子就该是苦哈哈地过日子的了,哪里想到人家现在倒是咸鱼翻身起来了,反而是自己家,现在这些日子过的,她总觉得就是有些不对味起来了!

“就是啊梅青,你家大哥就是个不长心肝儿的人!他要是有心早就应该来孝敬我这个当娘的了,而且也是在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在镇子上开了那个铺子,我上一次就是想让咱们的阿峰上镇子上的铺子里头去帮点忙都是不肯的,这哪里算是一个亲戚应该干的事情的啊,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的,这还是一家人呢!”章氏说起这件事情来的时候就火大,“再说了,这真要是把咱们当做一家人的那自己好了就应该拉拔一下亲戚!哪里像是他们这样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人过那样的日子的!”

“可不是,咱们阿峰那也是个聪明的人,上镇子上给帮着收收钱啥的也不是不能干的,就他们整天和盯着贼似的一天到晚地提防着咱们,说出去真不是一家人应该做的事情呢,他们咋地就能这么好意思!”钟氏也跟着说着,“现在在一个村子上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要是改明儿口袋里头有了钱在镇上在哪里的置办了屋子,那咱们这些个穷亲戚只怕到时候是越发的看不上了吧!”

“你当我是为了自己吗?我可不是为了自己才这么说的,我还不是为了咱们的阿雅为了咱们这个家么,你天天辛苦的我没看在眼里吗,我那也都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头的!你说亲家那边就只肯给三两银子的聘礼钱,那咱们也不是能够全部都吞到肚子里头去的,这不是还要给阿雅那娃子置办点嫁妆么,现在那些个东西卖的这样的贵,就算是我再怎么省着来也办不了多少东西啊,更何况咱们家里头还得办酒呢,咱们家亲戚也是不少,还得请了左邻右舍地来吃酒,到时候那一桌酒席得多少钱!你这心里头难道就没有一本账不成?”

崔梅青听到自家媳妇这么说心中也是忍不住有些忧愁,的确是这样的,他们也是干不出来把礼金全收了把女儿光秃秃地给送过去这样的事情来的,那肯定是要给置办嫁妆的,阿雅这娃子又是从小捧在手掌心上的,这嫁妆也肯定是要办得体面一些让婆家高看上一眼才成的,就三两的银子那也不能弄点啥啊,家里头还得给办酒席,亲戚加上村子里头的人啥的,至少得十来桌呢,那一桌的酒席就得不少钱了,想到钱的事情的时候崔梅青也是忍不住叹气。往年这个时候自己那都是在镇上寻了活计做工的,家里头的那些个田地基本上也都是靠自己大哥大嫂帮忙操持一下的,也就等到割稻双抢的时候才会回来帮忙。

可今年大哥大嫂那是和划清界限一样,等到田里地上什么事情都要他忙活的时候他才觉得真是不容易的,可他要是不去外头做工,家里一家子吃啥?崔梅青也不觉得自己这么干是有啥不对的,他也觉得自己阿哥家日子的确是比他们家要好过点的,想想他们家里头就他和阿峰两个娃子在外头打点零工挣钱呢,那能找到活计就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可大哥家里头,阿文当初在酒楼里头那可是长久的活计,阿蓉那丫头在李家虽然是个当下人的,但那日子过的也还是正经不错的,每个月都有着正经月钱拿着的,要是大哥大嫂家里头没钱,那能把小安那娃子送去私塾里头念书了去的?

现在自己大哥家里头富贵了,他也不说想着能挣上多少银子吧,但凡大哥和嫂子是真心把他当做兄弟来看的,那当初就应该要拉拔上他一把的,让他的日子也跟着正经好过起来才对的,可大哥大嫂那么做也真算是叫他寒了心了。

想想家里儿子差不多也该说亲了,还有个女儿也应该正经说人家了,这要是和大的那个似的拖的时间长了把岁数拖大了,那往后可就不好说人家了,他也得抓紧着,家里头也是要开销的,这么一想之后崔梅青最后的那一点犹豫也动摇了。

“大哥大嫂哪儿真有钱了?”崔梅青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这骗了你干啥,这可不是咱们自己乱说的,那可是咱们村子里头的人亲眼瞧见的,那长命锁那银手镯银脚镯的,要是手里没钱能这么干?”钟氏道,“咱也不求个啥,只要大哥大嫂他们添妆的时候给买个银手镯银簪子啥的给阿雅丫头挣点脸面来就成!”

崔梅青想了想,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那成,我改明儿就去大哥大嫂家里头坐坐,不管咋说那也是一个爹娘生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呢,该帮衬的时候也还是要帮衬上一把的!”崔梅青下定了决心道。

钟氏一听崔梅青这么说还有啥不满意的,等到崔老大哪儿弄来这些个值钱的玩意,到时候自己就给留下换成钱,那可不知道有几两白花花的银子呢。

“现在咱们这儿的西瓜都还没熟,阿蓉丫头不也是在照顾人么,你到时候可别忘记提醒她一声要她也记得添妆,咱们地里头没种西瓜,到时候让她拉一车过来酒席上吃!”钟氏道,“就点西瓜不值得几个钱,她肯定是舍得的!”吃不完她就拉到镇子上去卖了,到时候好歹也能挣上几个钱!

崔梅青想了想,到时候办酒席的话那也是用得着的,也就点了点头,不过就是几个西瓜而已能是个多大的事情!

崔梅青心里面也都是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等过两天西洋田那吴家定亲的东西送来了也商量好了成婚的日子,崔梅青把亲事应下又收下了聘金之后,琢磨了琢磨就厚着脸皮上门去了。

崔梅青上门的时候也是崔家快吃晚饭前头,倒也没好敢了人出去,崔老大就在院子里头呆着呢,看到崔梅青推门进来的时候也就是抬了抬眼皮也不吭声,那样子就当做自己是没瞅见一般。

崔梅青看到自己大哥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现在还记恨着当初的那点的事情呢,他心里面也是十分的不以为然,就那么屁大点事儿至于心眼像是针鼻一样那么小么,再来他也没觉得自己当错有啥错的,谁家不是想着先让自己家日子过的好的,那把挣钱的路子告诉了别人,自己能挣几个钱?这么算下来自家那可不得吃亏了么,自家又不是富得流油的,那就该闷声发大财的才对。

“大哥。”崔梅青这些个想法也就只敢在自己心里面想想当着崔老大的面那是不能说的,这要是说了到时候肯定不落好,现在自家这样子可没得让人再踩上一脚。

崔老大也不吭声,他手上不停,用片好的竹片编着菜篮子,编好了等编得多了到时候拿到镇上一个篮子也能卖个几文钱的。

“大哥,你现在还在气着我呢?咱们可是亲兄弟呢,人家都说了打虎不离亲兄弟上阵不离父子兵的,你这气归气的,也是该差不多了你说是不是?”

“咋?还觉得我气的不对是不是?当初不是觉得我拦着你挣钱的法子了么,那你现在还上了门来干啥,我觉得咱们就像是那样也挺好的,就像是之前那样得了,往来少了,事情也少了,也省的三不五时地吵了!”崔老大没好气地说道,自己这个弟弟自己还有啥不清楚的呢,现在上了门来了那肯定是有事儿的了,要是没事儿也不能想到他这个当哥哥的不是?

“大哥,当初是我昏了头,说出那些个不当说的话。可现在不也是没说啥了不是,你干啥还拿捏着这个事情不放呢?”崔梅青道,“咱们现在这样子的,阿娘也是看在眼里,整天一个劲儿地叹气着,再说了,当初阿萍那点事情的时候,我这个当叔叔的也没少出那一把子力气啊。阿娘年纪也不小了,你就舍得让她看着咱们兄弟两个人就这样以后老死不往来的?咱们也没啥隔夜仇不是?阿娘也没少在背后哭呢!”

崔老大听着崔梅青这话那可没有觉得自己阿娘那哭的是为了自己,从小到大他可从来都没见自己阿娘为了自己哭过一回,阿娘为大姐哭的,那是哭大姐嫁的不怎么好,日子过的难过,为小妹哭的时候,那是哭小妹时常不来看她,为老二哭的时候那是觉得老二干活计太辛苦了,就从来没为自己哭的,哪怕是他断了腿躺在床上的时候那也没自己掉一滴泪的。

以前没想那么多那是觉得到底还是生养了自己的阿娘,不管咋地往后也应该是要养着人的,做儿子的不管咋说那也是应该要受着的,可现在的他也就不这么想了,真要这么一直下去。那他们家的日子那就永远也别想好起来了,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和老二家彻底没了联系也不走动之后这日子过的反而是比之前轻松,他也都能够感受到的。

而且她那阿娘哪里是真的看中他们家的,就阿萍回了娘家来就没少在门口叫骂的,说阿萍是个白虎星,说自己要是不把阿萍赶出去那就是给老崔家的丢人,那些话是要多难听就有多么的难听,自己也都是轻的清清楚楚的,现在说她想他们了,真当他们一家子是傻子了不成。

崔老大也不蠢,也已经听说了老二家的阿雅丫头要定亲了的事情,所以现在老二来只怕就是为了阿雅丫头的事情吧。

“老二,你有啥话你就直接说吧,我是个粗人,不知道那些个弯弯绕绕的,你说的这些话我听不懂也不想懂,你也别在我的面前拐弯抹角了,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你就回去吧,我家也快吃晚饭了就煮了一家人的饭菜多一个人也不够吃的。”崔老大说道,那意思就是别在他面前说那些个事情了,他也没打算听也没打算留了人吃晚饭的。

崔梅青也楞没想到崔老大这样的油盐不进,原本还以为自己说点这样的话大哥就能够心软一点,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哥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的冷心冷肺了,就刚刚那一番话说得,崔梅青都觉得在自己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大哥而是阿蓉那丫头了,那说话的调调还真的是如出一辙的,果真不愧是父女么,所以阿蓉你丫头的性子只怕还是传了自己这个大哥的。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崔梅青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很久没和大哥说话了留下来一起吃个晚饭一起叨叨啥的。

“大哥,阿雅丫头定了亲事,亲家那边是西洋田的吴建新家的老三,阿雅年纪也不小了,今年都十八了,要是再留到明年那十九还不好成婚的,拖到二十那是更加找不到好的亲家了。”崔梅青长叹了一口气。

“听你这话里头的意思,感情还是我愿意留着阿雅那丫头到十八的不成?早些年的时候你干啥去了,还不是你们家想着捡个好人家的,挑三拣四来来去去给拖的,难道还怨我了不成?”崔梅林一听崔梅青这话就觉得有些不对味了,“当初要不是你那婆娘闹出上水村的事情来的?当初这事儿我都没和你计较呢,咋地你还想要来和我计较你女儿拖的岁数大不好找婆家的事情了?”

崔梅林当初没闹那也都已经亲事被搅合了闹了也没用了,他那个时候也算是隐忍了,现在反而是他们委屈了,他们咋地就有脸来委屈了呢!

“大哥,上水村的事情那不是都过去了么,阿蓉丫头没嫁成,我家阿雅不也是没嫁去上水村么!你怎么就那么的小心眼呢!你看看阿蓉现在那日子不也是挺好过的么,你还有啥计较的!”崔梅青也是有些恼了,当初那事儿他婆娘的确是干的有些不地道,可他们家不也是得了教训了?那好的亲事不也是没落着,现在这亲事也还是矮子里头拔高子选出来的,看看现在阿蓉和萧易两口子那日子过的,咋地还在这里念这事儿呢?要不是当初阿蓉闹的那么的难堪,他家阿雅能拖到今年么?

“我小心眼儿?我家阿蓉日子过的好那是她自己有本事儿自己挣出来的!”崔老大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往着地上吭地一砸,“咋地你倒还怨上我们家了是不是?就你家阿雅没嫁去上水村是个大事了,我家阿蓉被你婆娘逼得上吊这事儿就不是大事是吧!”

崔老大指着崔梅青,“事到如今你可算是把自己心里头的话说出来了吧,感情我们家的人好了那是踩着你们家上来了?你们还委屈了不成?崔梅青,没你这样当兄弟当叔的,你也甭在我面前放屁了,赶紧给我走!”

崔梅青见崔老大火了,他也知道自己刚刚那话说的是有些不对了,自己这不也是被气糊涂了这才这么说了呢,谁让自己大哥就一直抓着这事儿不放,现在阿蓉都已经出嫁大半年了还在这里说这种话,他就觉得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那就不用再说了么。

“大哥我刚刚说错了我刚刚错了还不成么!”崔梅青急忙道,“不管咋地你也是阿雅的大伯,阿雅这亲事也是定的有点急,合了日子之后说是七月二十那是个好日子,到时候你来吃酒啊,要是没你这大伯来吃酒也不像话不是?阿蓉家也得给叫上,怎么说也是自家姐妹呢!大哥咱们一家子关上门来自己闹也就算了可不能到时候让外人看了笑话去啊。你想想当初阿萍还有阿蓉两个丫头,我这个当叔叔的也没有不来吃酒添妆的你说是不是?到时候你和嫂子不来,被人看了笑话的那可不好,说出去反而是说你这个当大伯的气性小呢!所以到时候你和嫂子那一定是要来的啊!”

崔梅青一边这么喊着一边看着崔老大。

崔老大听着崔梅青这话哪里还有啥不明白的,是,当初不管是阿萍丫头也好还是阿蓉丫头也好,出门子的时候他这个当叔叔和钟氏那个当婶婶的那都是来了的,可他也愣是好意思提当初添妆的事情,现在紧咬着这事儿这叫他吃酒是假的,要他去添妆那才是真的吧?!

“哦,阿雅妹子要成婚了啊?”崔乐蓉早就已经在屋子里头听到动静了,她早几天从花婶子那儿就已经听说了这事儿,当时就猜想着自己这个叔叔婶婶的肯定是要想着让他们去吃酒添妆的,这人还真是经不住念的,一摸一个准的啊。

崔梅青听到崔乐蓉的声音的时候那脸上也是有几分的尴尬,刚刚他还在和自己大哥因为这个侄女的事情闹腾着呢,也不知道这丫头听去了多少,那也真是有几分的丢人。

说起来崔梅青也是好些日子没咋见到自己这个侄女了,现在乍一眼看到的时候倒也觉得自己这个侄女越发金贵了,身上的衣衫那都是簇新簇新的,头上还有一根银簪子,那银簪子花样也好看的很,是梅花的花样子,插在发间倒是显得那一头乌发更加黑亮了,崔梅青看了一眼就想着这样的簪子要是到时候能添妆的时候给了他家阿雅,那不知道得多好看呢。

崔乐蓉也看到崔梅青的眼睛勾勾地朝着她看着,看的也不是她的脸,而是看她的头上。崔乐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簪子还是前几天娃子洗三的时候萧易给她的,花的是哪些天在镇上卖西瓜攒下的钱,而顾言东也是说了要来运了西瓜就真的来运了,基本上隔两天都来一次,价钱是镇上卖的价钱的翻倍。索性家里头种的西瓜也多,所以镇子上现在也每天都会拉两筐去卖,也就每次百来斤左右。

崔乐蓉也是挺喜欢萧易给买的这个簪子的,所以也就戴着了,现在看到崔梅青那一双眼睛里头带着几分的贪婪和算计,她心里面么对于这个叔叔那是半点的好感也没有,但这面色上不露。

“是啊,阿雅那孩子亲事定了呢,在七月二十。”崔梅青也乐得崔乐蓉和自己打了招呼,虽说是没叫人,这开口和自己说话那也是好的呀,省的到时候自己那大哥又开口赶着自己走人,“那个时候吧,咱们这第一季稻也收了,下一季稻也过了插秧的时候了,咱们累了第一季也是该到时候歇歇了正好吃场酒热闹热闹,阿蓉丫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崔梅青也觉得这个日子挑的好的,刚好错开了双抢的时候,阿雅去了婆家也能后省点力气不需要干太多的活计了。

“这日子的确是不错,二叔你这是来请我们吃酒的?”崔乐蓉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不是么,我就是想着早早地同你们说了,二叔我也是把你们都放在心上的。也都是一家人,没有那隔夜仇你说是不是?我刚刚还在和你阿爹说呢,当初你成婚的时候啊你阿姐成婚的时候二叔也都是有来吃酒添妆的,你还记得吧?”

“那当然是记得了,这样的恩情怎么能忘记呢,我阿姐也还记得呢!”崔乐蓉对着崔梅青笑了一笑道。

“我刚刚就是在和你阿爹说啊,咱们自家闹那也还是关上门来自己吵几句也就算了,在别人的面前那可是都不能闹的,不管咋样,阿雅这孩子出门子的时候家里头那些个亲戚都是要来的,尤其是当长辈的那更是一个也不能少的。不然到时候也会给婆家看轻了,以为阿雅那孩子后头是没有娘家帮衬的,说起来阿蓉你也是阿雅的娘家人呢,你可是人堂姐呢!”崔梅青乐呵呵地说道。

“二叔你这话也是有几分在理的,不管咱们两家现在是不怎么往来了,不过阿雅妹子出门子,哪怕是还了当初二叔二叔在我和我姐出门子的时候来添妆送嫁的情谊,我们家也是应该要到个场添个妆的,咱们这里都是有去有回的,要是不去添妆的话到时候说起来还是二叔二婶你们亏了本了,所以该去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去的。”崔乐蓉道。

崔梅青听着崔乐蓉的话,听着有点不对味,总觉得她刚刚这话里头的意思那就是他们就算是过去了也就是还了当初的情谊,两家人家也还是不往来的意思。

“阿蓉啊……”

“二叔你也甭说别的话了,你就放心吧,七月二十的时候我们一家子肯定是会去的,添妆也会去添妆的,到时候就是二叔二婶别嫌弃我们添妆的东西不好了。”崔乐蓉打断崔梅青的话。

崔梅青一听崔乐蓉这话那是笑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有啥嫌弃的,“阿蓉丫头你这话看客气的,这添妆就是个心意嘛,这家里头日子好过的时候添妆就给的丰厚点,要是家里面日子不好过的时候添妆就给的稍微薄一点,我看阿蓉丫头你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我哪里会嫌弃,到时候你这当堂姐的就随便置办点东西,到时候别让阿雅婆家人看了笑话就成,你说是不是?阿蓉丫头你一直都是个本事的这我们十里八村的那都是清清楚楚的,看看你和你男人从啥都没有到现在啥都有了,那手上肯定没那么紧吧的,到时候阿蓉你就随便给个银手镯银簪子就成了,那种一送送个银头面啥的咱们也就不提了。”

崔乐蓉听了崔梅青这话也是在心底里面一声冷笑,这还嫌弃银手镯银簪子上了,恨不得她给送一个银头面的呢,这一张老脸也真是够厚的也不知道打从哪里长出来的。

“大哥就看着给吧,大哥我听说你给阿萍的小毛头都给了一个长命锁,那想来也是不能亏待了阿雅的,我觉得这长命锁啥的也是不错的,阿雅到时候用不到的话往后也还能够给娃子用呢!进了门肯定是要生娃子的,指不定明年这个时候就能用得上了呢!”崔梅青朝着崔老大道,那话里话外的也就是说再怎么差也不能差了一个长命锁的。

“哦,阿文不是手艺好么,我就想着到时候咱们厨子也不另外请了,就让阿文去帮着下个厨,到时候能省下一些钱也能多添两个菜,阿蓉你家不是还有种挺多西瓜的么,到时候西瓜价钱贱,镇子上卖西瓜的人只怕也是不少,我看到时候你就拉一车过来,让人吃个嘴甜算了。”崔梅青喜滋滋地说道,“咱们都是一家人,没有那么多客套的事大哥你说是不是,咱们都不是外人呢。”

“这添妆的事情就不需要二叔你费心了,我和阿爹阿娘那肯定是会想好了的!”崔乐蓉笑了一声道,“等到阿雅丫头出了门子咱们就算是还了大姐出门子时候的情谊了,等到阿婷出门子的时候我们也会去的,到时候就算是还了我出门子时候的情谊了,至于别的,我阿爹当初在十六叔的面前说的清清楚楚的了,两家人家还是不往来的好,省的到时候挡了财路啥的,二叔你说是不是?至于我阿哥和西瓜的事情那还得到时候看的,现在也不能应下来。”

这话是啥意思?这都愿意给了东西了难道还以后不往来了不成?那也没这个道理的啊!不过就是让阿文去当个厨子做点菜,阿文现在不就是干这种活计的么那还有啥可挑三拣四的,西瓜又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难道连点西瓜还舍不得不成?这可得抠门到什么地方去了!

“二叔你回去吧,我和阿爹阿娘还要商量商量呢,你看我们家也是要吃饭了,就不留您了诶。”崔乐蓉一声逐客令就下来了,刚刚脸上还在的笑容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一张脸也是冷冰冰的很。

崔梅青被崔乐蓉这样变脸的模样给怔住了,还想要说点什么却见崔乐蓉已经扶了崔老大往着堂屋里头走了,郑氏也在厨房里头喊着人帮忙端菜盛饭的,一下子院子里头就冷冷清清了起来,崔梅青呆在院子里头就他孤零零一个人的也有些没趣,拍了拍屁股就直接走了。

崔梅青回到家里头的时候钟氏和章氏就立马迎了上来匆匆忙忙地问道:“咋样,答应了没?”

章氏问了这么一句之后也还嫌弃了一句:“这不都吃饭的时候了么,咋地老大就那么狠心,就没留你吃一顿饭?我可是听说了阿萍那丫头现在正在坐月子,什么好吃的都往这个扫把星白虎星的嘴巴里面塞的,今天给杀只鸡明天给杀条鱼炖个蛋啥的,我这个当娘的都没有给这么孝敬过,那一群没良心的畜生!”

钟氏才不管章氏说的这些事呢,要杀鸡杀鸭杀鱼的等有了钱啥不能吃的,就是要吃个熊掌的也能有的,就这个老婆子眼皮子浅对这么点东西也还是要心心念念的。

“你和大哥阿蓉丫头提了没的?”钟氏急忙问道。

“提了,咋地没提,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过我看大哥他们到时候怕是要不同意的。”崔梅青说道,“他们也没应承下来,说是要商量商量。”

“那怕个什么,咱们就给放出风去,就说你大哥大嫂还有阿蓉丫头要给了那些个东西,也不怕阿文到时候不来掌勺的,咱们就先说出去,难道到时候他们就好意思不来帮忙了不成?再怎么样也架不住那么一个脸啊,到时候还不是咱们要什么就会给啥的!”钟氏半点也不在意崔老大他们现在答应还是不答应的,不答应也没事儿啊,以前的时候他们不也是啥也不答应的么,那总有办法逼到他们答应的不是,话都说出去了,到时候丢人的可就是他们了。

“就是!”章氏也跟着说道,“咱们先往外头说了,到时候整个村子上的人都知道了你还怕你大哥不掏钱不成?多念念就成了,说的多了那肯定就会把东西给了。”

章氏对于这一点那是深有体会,只要她看上了一样东西,在自己儿子女儿面前多说几句,一天不给就说两天的,到时候难道还怕不给不成?她可是没一次失手过的,想要有啥就能有啥的。

“那咋成?到时候不就成逼了人给了么,村子里头的人到时候要咋看了我们呢?”崔梅青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不靠谱。

“你就放心吧,咱们这哪里是逼了人给了,到时候咱们往外说了一次就不说了,人家问了咱们就点头就成了再说老大家大方心疼侄女这种话就成了,这哪里算是逼了,那也是老大家该买的!”章氏道,“咱也没有整天上门去逼着人掏出东西来,那可半点也不叫逼的。咱要是不这么干,到时候那一群黑心肝的就能够完全不把咱们当做一回事儿,所以这该做的事情也还是要做的!难道你就不想阿雅丫头风风光光地出门子?这要是说出去也还是咱们老崔家有家底呢,这可是个涨面子的事情!”

崔梅青听到章氏这么说了之后想了一想,要是不给大哥大嫂点压力只怕到时候他们肯定是不肯掏出点好的来的,他也是想着自己女儿能风风光光出门,到时候长了脸面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不是,大哥的脸面也会跟着涨的,一想到这一点,崔梅青也就没啥好纠结了,就该这么办,到时候就该让她姑娘长个脸面!

崔梅青他们一家子那是奸计得逞一脸的喜气洋洋,在崔老大家,郑氏那是气的一张脸都白了,刚刚她可是在厨房里头听得一清二楚的。

“他可真是好大的脸面,一张口就是要长命锁银手镯啥的,他有命要有福带么!”郑氏气呼呼地说道,“那张脸怎么就能脸皮厚到这个地步呢,也好意思说的出口的!我呸!已经分家了不往来了还想咋地,还好意思提以前,我告诉你啊崔梅林,你可别一时头脑发热真去买了这种东西给人去添妆了,你要是敢买我就敢和你不过了!”

“说什么昏话呢,”崔老大看了一眼气恼不休的郑氏道,“你当我真的是个傻的,人家说一句就想着我给买了!”

“二叔不好意思不是还有二婶和奶奶么,”崔乐蓉笑呵呵地道,“啊爹阿娘你们不打算买,人家就会想着法子逼着你们买的,我当初就说了吧,二叔他们肯定是会上门来要咱们给添妆啥的。”

“到底还是平顺的事情。”坐在一旁的崔乐萍开了口,这两天她的伤口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天气好没风的时候也会出来晒晒太阳,吃饭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不用人伺候了也都是到堂屋来吃的,崔乐萍哪里不知道二叔他们会这么要求还不是平顺洗三的时候家里头给的那点东西让人红了眼了。

“就没有平顺的事情二叔他们也能厚着脸皮开了这个口从身上咬下一块肉下来!”崔乐蓉对于崔梅青他们一家子的习性那还有啥不知道的,“就算咱今天不答应了,他们也能够往外传咱们要给阿雅买啥当添妆了你们信不信!”

“他们敢!”崔乐菲道,“那还要不要脸面的!”

“脸面值几个钱!”崔乐蓉看了那像是小炮仗的崔乐菲道,“看着吧,要不了几天村子上的人那可都是要这么说了,到时候看你们咋整!二婶和奶奶是什么性子的人你们还不知道?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是逼着你拿出来的!”

“那咋整!”郑氏对章氏也是深有体会,那老太太还真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想要啥的时候就成天在你面前说的,然后再话里话外说你不孝顺苛待人,等到咬牙给买了之后,老太太对人就是一句是她自己要给我买的又不是我问她要的,光是做派就能够把人给恶心惨了。

“二婶和奶奶肯定是要往外说的,说了之后人家要是问她们,她们肯定就会说咱们家大方看重阿雅啥的,传多了人家那肯定就会以为咱们真的是要买了这些东西给人添妆的。不过咱们也别怕,到时候真的有人要来问了,你们也别恼,就笑呵呵地回人家没这事儿,人家要是不相信你们也别多吭声,干脆就不回了这话,由着人传去,到时候有打脸的时候!”崔乐蓉说道,“阿哥那头估计也是要逼着去当厨子的,也甭操心个啥,我到时候和阿哥商量去,你们就甭管,就关着门过日子,反正就是甭和人吵,也甭和人争执那添妆东西的事情就成。”

郑氏听着崔乐蓉的话虽然不知道她那是个啥意思,但郑氏是习惯听了这个有主意的二女儿的话的,她不但自己应了下来,还让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应下了。

崔乐蓉那眸子里头闪过一道精光,二叔家要是不做的那么绝还好,要是做的绝了,她也不是个吃素的人,到时候肯定是会给他们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大礼的。

------题外话------

唔,我奶奶就是看上什么东西不会直接问你要,但是就会在你身边一直念叨那个什么什么可好了,谁家给谁买了怎么样什么的,然后等到给她买了吧,她就会对别人说我没开口要啊是她自己要买给我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