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六章 眼红

郑氏一想到当初自己这个女儿成婚的时候老二家给添妆的东西那脸色也是不好看的很,崔家这些个亲戚就没一个好东西的,像是崔红花就给了一块花布,而崔梅花就给了一个床单子,这些还不是最气人的,最气人的就是那钟氏,就提了半袋子的苞谷过来算是添妆了,那嘴巴上是还说的是十分的好听,说什么家里头日子不好过,阿蓉嫁得是个秀才老爷肯定是吃穿不差的。

而且这钟氏也是个打了歪主意来的,掐着快出门子的时候才送了这些东西来,当时要不是看在要出门了的份上,郑氏早就已经和钟氏给闹上了,也正是因为这样,郑氏心里面也都记着这一笔呢,所以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那也没有觉得有多意外的,毕竟这脸面是自己挣得而不是靠别人给的,既然当初老二家的自己不要脸,那他们到时候也肯定是不能给了什么好脸面的了。

“你这妮子,到现在还记得这一笔呢!”郑氏戳了戳崔乐蓉的眉心笑道。

“咋能不记得这一笔,当初人家是怎么对我的我就得怎么对了人去,她当初要是能给我留点颜面我现在肯定也是会给她留了颜面去了,可她半点也不给我留了颜面的,我为啥还要给人留了脸?”崔乐蓉理所当然地道,“当初要是还牵扯不清的,那我看在到底还是和阿爹一家人的份上给点颜面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可现在咱们不是已经和人家不往来了么,到时候要是不叫了咱们过去吃酒添妆还成,这要是叫了我过去吃酒添妆的,那也就不能怨得了我。”

崔乐蓉嘴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就钟氏和章氏那样的喜欢贪人小便宜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厚着脸皮上门来的,而且今天平顺洗三,他们一家子给平顺那娃子的可都是一些个好东西,六婶婆这人也不算太坏,但就是有一个碎嘴的毛病,出了门之后肯定是要往外说的,到时候传到了钟氏和章氏那儿不用自己去说点什么她们就能先找上门来了,而且在他们这里,家里头的女娃出嫁,家里头也是要办个酒的,请了亲戚和村子左邻右舍的人家来吃酒的,到时候崔老二也肯定是要叫他们家的。

“我也觉得阿蓉这话说的没错的,当初要是他们家能够把你们家当做亲人来看的就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既然人家都做得出来的那咱们有啥不好意思的,不过就是人家做初一咱们做十五而已,说出去也不是咱们没脸不是,当初她们那么干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这风水轮流转的啊!”花婶子也是对钟氏当初干的那些个事情清楚的很,所以现在听到崔乐蓉打算回敬回敬的决定她是举着双手赞成的,就该给那一家子点颜色瞧瞧,要不然还要以为他们是好欺负的哩。

“阿娘,我觉得咱们在这里说这些个事儿有个啥用,咱们脸皮薄的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和咱么一样脸皮薄的,指不定人家现在在背后还不知道是怎么算计着咱们呢,到时候指不定还要咱们家出人出力去帮忙呢!”崔乐蓉道,“你可别说小看了人啊,那是一文钱都要掰成两瓣来花的,到时候指不定这酒席的厨子都不打算叫了直接让咱阿哥来当了那厨子帮着烧酒席,到时候你也就别指望这有啥红包这种事情了,能给点好脸色就不错了。”

郑氏一听崔乐蓉这话就忍不住冷笑一声了,“当初你成婚是啥的,那你阿哥作为家里头的哥哥给做了厨子下厨那也是不打紧的,到底是一家人不是,要是她有这个脸面说出口,我就有脸面问她要了红包去!”

郑氏自打不和老二家往来了之后那是觉得家里头的事情那是要多轻松有多轻松,虽说家里头当家的还是崔老大,但崔老大这人也不是个混不吝的,还不至于是家里头的事情都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所以现在这一段时日来,郑氏也算是当家做主的人了,那腰杆也就挺直了,再也不想被章氏用“孝道”这两个字给逼得像是个啥一样了,所以现在说话也是硬气的很。

“那感情好!就该给老二他们点颜色看看,要是抹不开这点脸面早晚也还是要被他们爬上头去!”花婶子道,“也不想想当初你和老大哥过的是啥日子,当初他们就有脸面逼着你们拿这拿那的没当一家人看的,那现在都已经这样子了也没得必要把人当做一家人来看的。”

郑氏点了点头:“反正那一家子打从上水村那一家人家之后我就算已经看清了,当家的也是,要不是还有个阿娘在,我们早就要和老二家对上的,现在可好了,里正他们几个当长辈的都已经那样说了,那咱们也就不用太顾忌个啥了,到时候真要闹起来那也是他们没脸。”

崔乐萍听着她们三人的话,也没有吭一声气,要是在以前的时候她可能还有会觉得自己阿娘和妹子的做法太不好,闹大了也难堪,可能还会劝着人忍忍就算了,可现在经过了这些事情的她早就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闹大了又怎么样呢,到底也不是他们先闹出来的,而且自己回到娘家来了之后,在外头遇上自己那二婶和奶奶的时候也是没少被两个人指着鼻子骂的,尤其是她那奶奶,拉着一张脸对着她说丢了老崔家的人,嫁出去的女儿就应该和泼出去的水一样,死也要死在王家的,就算是不死在王家也不该有这样的脸面回到崔家来就该找棵歪脖子树给吊了要不就找条河给投了。

崔乐萍到现在还记得自己那个好奶奶在说出那一句话来的神情是那样的凶恶,那是恨不得把她拖到歪脖子树下吊上恨不得一把把她给推进河里面,她甚至觉得要不是现在章氏年纪大了,只怕她是真的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崔乐萍对于这个奶奶也没啥感情了,这样一个心狠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做孙女来看的人,那自己干啥还要把她当做奶奶来看待呢,或许在这个奶奶的眼中,她们阿爹的所生的压根就不是她的孙子孙女,从小到大的也就只见她把二叔家的娃子当做心肝宝贝疼的,像是他们看一眼都嫌。

崔乐萍觉得自己妹子说的那也都是有道理的,既然人家都不给他们脸面了,那自己干啥还要给人留着脸面呢,总不能人家打了他们的左脸之后还要把右脸伸过去给人打吧?

六婶婆在崔家吃了那一顿洗三的宴之后拿着一碗肉出了门才走了不远就遇上了几个婆娘,那些个婆娘看着六婶婆那一晚大肉就觉得眼馋的厉害,而且这大肉煮的那叫一个香啊,好几天不见油荤的人就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那眼睛都完全不能从那一碗肉上挪开。

“六婶婆啊,你这是打哪里来啊?咋地还端着一碗肉到处走的啊?”那些个眼馋的婆娘就忍不住开口问了。

“还能打从哪里来啊,那不就是从崔老大家里头来的!”六婶婆挺着胸膛那神色叫一个得意的,“今天不是阿萍那娃子洗三么,虽然是没咋办酒吧,倒也是请了我过去哩,这大肉就是老大家的媳妇给的,那也是客套了!”

“哎哟,那可真是客套了!”那些个婆娘听到六婶婆这么一说之后这才想起阿萍那丫头生的娃子还真是到了洗三的日子了。

“六婶婆啊,那老大哥家今天的酒席摆的好不好啊?”有好奇的婆娘就忍不住问了。

“好啊,咋地不好了!虽然就两桌吧,那可真是好菜啊!”六婶婆说道这酒席的时候那也是高兴坏了,“你们也看到了这大肉了,那桌上还有个蹄髈!哎哟,那蹄髈煮的可香头了,大肉也好吃,煮这两样里头还放了镇上铺子每天都要煮肉的酱汁,可甭说了,光是那酱汁那可都是带着肉香的啊,舀两勺酱汁都能干上一大碗饭呢!除了这两样外,还有鸡和鱼!其他还有四个素的,那素的里面还带着点油渣子呢,那叫一个好吃着哩。老大那一桌上还有酒呢,那可是药酒,还是阿蓉丫头给泡下的药酒!你们也没少听说过吧,老大那腿脚啊,下雨变天的时候那都是要疼的,一到冬天的时候就冷的和冰一样的地都下不来,去年阿蓉那丫头就给送了不少的酒来,老大不是说他大冬天的晚上喝上一两药酒睡觉都不觉得冷了,手脚那都是暖和的,今天喝的就是这个酒!”

听了六婶婆这话,不少人那是更加馋了,哪怕是已经吃过饭了,但鼻尖闻着那肉香再听着六婶婆所说的话,想着那菜,那真的是馋得不行。八个菜呢,谁家的宴席能整的那么好的?

“那老大家可真是舍得啊!”其中有婆娘就忍不住酸溜溜地开了口,一个出家的女儿生的还是前头男人的娃子就给办了八个菜的酒席,崔老大一家子那还真的是够舍得的,想自己生娃子的时候别说是洗三了,就是娃满月周岁的时候都没办这样好的,那酒席上也就一个大菜,其余的也都是素菜了,要是没个比较的那还不算个啥,但是现在这样一比较了之后那还真觉得有些憋屈的。

六婶婆听到那婆娘酸溜溜的话看了一眼,是立行他媳妇,素来就是个见不得人好的,要是听到人家有啥好的就爱说这种酸不拉几的话。

“光酒席你们就觉得好啦,我可告诉你们,和给娃子的东西一比,这酒席就不算是个啥了!”六婶婆得意洋洋地道,“你们可知道老大家给这个外孙不是外孙孙子不算孙子的小毛头是个东西不?我可告诉你们,那给的可是一个银的长命锁!”

那些个婆娘一听到这话也惹不住一下子傻了眼,虽说有些家里头也有给孙子打了一个银的长命锁,那也就是给长孙的,往后还要往下传下去的。可崔乐萍生的那娃子,那可算是个外孙啊,就算是姓了崔家的姓,但骨子里头又不是崔家的人,就这样一个白花花的长命锁给送出去了?那最便宜的一个长命锁打了至少也得二两银子吧,那崔老大真是够舍得的。

“甭说崔老大了,就阿文给这个外甥的,那也是一个绞丝银镯子,还有阿蓉丫头和她男人给的是个刻花的银脚镯,那脚镯上还有两个银铃铛呢!瞅瞅这架势的,这还是个外孙呢,要是等到阿文那孩子娶了媳妇生了个孙子的,指不定这送的都要是个金的了!”六婶婆昂着头说道,那样子好似这些个东西都是送给自己的孙子一般。

那些个婆娘光是听着都觉得眼热了,那长命锁,银手镯,银脚镯的,那加起来都得好几两银子了啊,这都快够一家人家两三年的嚼用了啊!

“老大家的看着也不是那样阔绰的人啊,咋地一下子就送了这样的好东西了呢?我看老大家以前的日子也不是那么的好过啊。”立行媳妇咬了咬唇,越发地觉得有些不甘心了,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说立行媳妇,你是不是就见不得人家好啊?咋地人家就不好送这些东西了不成?我可告诉你了,这不显山不漏水的人阿娜就越发不知道人家是有多少底呢,难道人家还要对外吆喝着我有钱不成?再说了阿蓉丫头在镇子上开着铺子呢,她男人家里头没个老小的,也就只有崔家这些个家里人了,人家指不定在后头怎么孝敬着呢,我看阿蓉她男人就是个孝顺的,没瞅见人家见天地给家里头送了西瓜呢,要知道现在这西瓜搁在镇子上卖还得三文钱一斤呢,人家可本事着呢,不是还有人说三不五时的还会有人架着高头大马的马车上阿蓉家里头买东西的么,人家那叫闷声发大财你懂么!”六婶婆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没瞅见之前人家都和县令大人搭上话了?要不是人家,你家今年能卖蚂蟥挣点钱么?就只会在这里唧唧歪歪,你自己也说了以前是以前,那现在能和以前一样?没瞅见阿蓉丫头回来了之后老大家就不一样了么!”

六婶婆这话说的立行媳妇一张脸红的厉害,她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被人这么说过,而且六婶婆说这些话的时候那是半天也不客气就是当着整个村子上的人来说着她的。

“六婶婆你说这样的话啥意思!我招你了还是惹你了?”立行媳妇一下红了眼睛对着六婶婆道。

“我啥意思?你啥意思呢。我说崔家咋样了你自己要是不乐意听那就甭在我这面前听了呗,你这是一边要听一边又觉得人家家里头没钱的,合计着就兴你家有钱了才成啊,人家就一辈子好不起来了啊?”六婶婆次啊不怕这小媳妇,“你这平日里头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那些个眼热心酸的,一说别人家咋地好了就觉得人家就不应当这么好的,也不知道是啥脾气呢!你要是觉得我这说的不对就上老大家去瞅瞅,指不定还能够瞅见小毛头的长命锁银手镯银脚镯的,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这说的对还是不对了!”

六婶婆说完这一句话也就不打算和这些个婆娘们折腾了,她端着一大碗肉心满意足地回了家去。

那些个婆娘听着六婶婆的话,那也觉得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这要是不相信的话自己上了崔老大家里头去看看小毛头就知道了,到时候有没有这一回事儿的不就一清二楚了么。

藏不住心思的人就匆匆忙忙地去了崔家,就打算看看是不是真的是这样,而藏得住心思也没有那么在意的人也就等着,等着那些个人看完之后肯定也是会出来说道一通的。

郑氏哪里晓得六婶婆一出门就把这些事情给说了,她也没把给平顺的东西放在心上,以前阿萍丫头生娃子的时候家里面也的确是穷的,所以也没给三个丫头什么好东西,也就扯了点布送去的,现在家里头也就没有以前那样的紧吧了,郑氏见自己女儿之前过的日子不咋好的生娃子的时候又是遭了这样的罪就想着补偿一下,就给娃子买了个长命锁,那锁也不是个实打实的锁,而是个锁片,不过就这个东西的也花了三两银子,要是搁在以前郑氏那是真的半点也不敢想的。

至于阿文和阿蓉送的,郑氏也不管这么多,铺子里面每个月赚的银钱分下来的,她都让阿文自己存着,毕竟也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也不能总是口袋里面没有点银子的,所以在看到阿文给的那个镯子的时候也没说啥,但底下的时候还是要让阿文紧着钱的,该花的时候要花,该省的时候也是要省的。

等家里头那几个男人吃过了饭,一个一个也喝了不少的酒,郑氏也安排着崔乐蓉去照应着萧易,让她去房里头睡一觉等到吃了晚饭之后再走,毕竟中午的时候也是喝了不少的酒,要是就这么自己赶着车回去半路上要是出了啥事儿也不好,而且崔乐蓉昨晚睡着地铺也没怎么睡好,干脆就赶了两人进房睡一会去。

萧易吃了不少酒,平常在家的时候他基本上也是不咋喝酒的,也就是有客人来又或者是逢年过节的时候这才会喝上几口,今天在酒席上又是个高兴的事情,再加上隔壁的花大叔也是个兴头一上来就爱和人碰了喝的,不免地也就喝多了一些,但神智倒是清醒的。

崔乐蓉给萧易泡了一碗蜂蜜水,又给拧了一条帕子来,蜂蜜也还是上一次他们摇了蜂蜜之后给送来的,春天里头果园开了桃花梨花的,常常看见蜂蜜去采蜜,等到花期一过,她看蜂箱里头也有了不少的蜂蜜就干脆摇了。

“没见你喝那么多过,难受么?”崔乐蓉问着萧易,看他那一张脸通红的模样也不知道咋样。

“还成,我算喝的不多就是我喝了会上脸,倒是没有那么的难受,阿爹和花大叔倒是喝了不少,大哥如何?”萧易自己知道自己的酒量,所以在酒席上的时候也有推辞,再加上这又是药酒,喝多了也不上头,倒也没有那么的难受。

“大哥和阿爹已经回屋睡下了,我看得睡一个下午。”崔乐蓉笑了笑说,“我看你神智也挺清醒的,应该也还成,一会睡一会,醒来就好了。”

“唉,”萧易应下了,趁着崔乐蓉拿着帕子给他擦脸的时候就忍不住将人抱在怀里头,“媳妇,你啥时候回去啊?”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倒是觉得没啥,可现在一回家之后整个家里头冷冷清清的,他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了,总觉得静的慌,感觉说话都有回声了,再加上早上醒来的时候瞅见自己旁边空落落的那总觉得这一天干啥都不得劲的。

“再过几天吧,我姐伤口还没好全,我也还得再看顾几天,我阿娘年纪也不小了,总不好叫她晚上睡了地铺。”崔乐蓉想了一想,“不过最多也就是五天左右,我姐也还年轻,这伤口收的要快些,要是个年纪大的那可就说不准了。”

崔乐蓉这么一说之后也才发觉自己还真的是在娘家呆了老长的时候了,“这几天是不是太辛苦了?咱们家现在也不是那么缺了银子,真要是不舒服了,干脆就在家里头歇息两天吧,实在不成就让阿哥从镇子上买了别人家拿出来卖的菜算了。”

萧易听着崔乐蓉这心疼自己的话心里头也是觉得暖融融的,“能有点啥事儿啊,也就忙个早上而已,要不了多少时间的。再说了咱们种了这么多的菜,要是不弄到店里头的话养长了可得老了,咱们也吃不完不是?我就是想你了,想着你不在家里头就觉得啥都不对味的。”

萧易也没觉得崔乐蓉做的有啥不对的,原本崔家人就不多,要是大舅子有个媳妇还能帮着照应着点,可现在大舅子不是还没个媳妇么,也就只好辛苦家里人了。萧易也没觉得有啥,往后自家媳妇坐月子的时候少不得还要请了娘家人来帮忙呢。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就再熬几天我就回去了,这几天我知道肯定是辛苦你了,阿爹阿娘也觉说觉得有点对不住你。”

“都是一家人有啥对不住的,往后也还是有要让阿爹阿娘帮衬的时候,何必说这种见外的话哩!”萧易道,这些话他也是没少听崔老大和郑氏说,每天早上他过来的时候总是要说上一句的,倒是闹的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这两个当长辈实在是太客套了,“我就是心疼你,你晚上肯定是没有睡好吧,我看你眼底下都有些青黑了。”

“不怎么习惯睡了地铺,现在想来倒是觉得你那几天看护着人的时候也的确是挺不容易的。”崔乐蓉睡了几天的地板之后这才发觉地板的滋味,当初看萧易还是个没事人一样,现在也不免地有几分的心疼,她附身亲了亲萧易的嘴角,却是被萧易逮住了机会狠狠地亲了上去,长驱直入,那样子是恨不得把人都融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

萧易也是好几天没开荤了,一个人的时候光顾着寂寞了,现在软玉温香在怀早就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可心里头也还是知道现在是在娘家呢,不管干点啥多少也还是需要顾及一下的,所以也就只敢抱着人坐在他的腿上狠狠地亲,亲了好长时间之后这才放开了人,那一双眼睛都几乎是要被灼红了。

“我可想你了。”萧易的额头抵着崔乐蓉的额头,呼吸里头带了一点酒味也带了一点药香味,那味道闻起来的特别的醇厚,萧易的声音因为整个人还在紧绷之中,带着几分的沙哑,听上去特别的低沉和磁性。

“恩。”崔乐蓉也觉得自己整个人刚刚几乎是被亲得快喘不过气来了,要不是现在这地方是在娘家,她都觉得自己很可能就这样被人给就地正法了也不一定。

崔乐蓉嗯了一声之后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似乎有些平淡了,想了一想之后也是补上了一句:“我也想你了。”

虽说在自己娘家日子过的也不错,但总觉得到底还是没有在自己家来的舒坦,崔乐蓉觉得这话要是和郑氏说了肯定是要说这儿大不由娘姑娘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了,她也觉得奇怪呢,原本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总觉得还是崔家不错,但现在一回首的时候倒是和萧易的那个小家更让她觉得舒服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早上的时候他上菜地里头摘菜自己在家里头给煮个早饭,然后看着他出门了之后打扫卫生,等他从镇上回来的时候听到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喊出“我回来了”那一句话,现在想来倒也温馨的很。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一句话的时候那还有啥不满意的,只觉得这么些天自己一个人在家的苦闷也就一下子一扫而光了,要不是现在在娘家,家里头还有不少人在的,他只怕也不能克制到现在,可现在那是看得到吃不到那其实还不如看不到呢,看不到的时候也就是在心里头想想,现在看得到的时候还啥也不能干的。

萧易深吸了一口气,在崔乐蓉的嘴角亲了亲,也不敢像刚刚那样下狠口,下得狠了那就要留下痕迹了,自家媳妇还得呆几天呢,走出去可不得给人笑话,他哪里舍得。

萧易轻啄了几口解了解馋,这才把崔乐蓉往着床上一放,蹲下给人脱了鞋子。

“睡一会吧,晚上还得熬着呢。”萧易自己也脱了鞋子往着床上一趟,把自家媳妇往着自己怀里抱了抱,这才闭上了眼睛把那些个该想的和不该想的念头全都驱逐了出去,只觉得今天也可算是自己这几天睡的最踏实的一觉了。

崔乐蓉枕着萧易的手臂,她其实也有些累了,再加上萧易在旁边鼻息之间也都是熟悉的气息,闭上了眼睛没一会的功夫就睡熟了。

等到怀里面的呼吸变得平稳了之后萧易这才睁开了眼睛,他轻轻地在她的发间落下一吻这才又安心地睡了。

六婶婆一说之后上崔家看小毛头的人也有好几个,郑氏倒是没想太多,村子里头谁家新生了娃子之后有人上门去看那也挺正常的,郑氏也就只有娃子饿的时候抱去那些个有奶的媳妇哪儿喝了奶,不过再过几天阿萍的伤口好了也就能靠坐起来,到时候也就能自己奶孩子了。

郑氏哪里知道这些人上门来看小毛头是假的,来看小毛头的东西那才是真的,因为今天是洗三,所以那些个东西也都在娃子的身上挂着呢,崔乐萍倒是想让自己阿娘把东西拿下来的,她觉得这些东西有些贵重了,但郑氏觉得不管怎么样也要戴满今天才成,等到往后娃子长大点就戴那个脚镯子,上头还有铃铛呢,到时候戴在白胖胖的脚上这稍微一动就能够听到铃铛的声响也是不错,就算是不当脚镯子把这个当手镯子也是使得的。

那些个人看完小毛头,看到那戴在身上的东西的时候那心里面一个一个都是翻腾的很啊,果真就像是六婶婆说的那样,崔老大一家子那是真真够舍得的,看来不声不响地也是攒了不少的家底了啊,这些人一出门之后就给传了出去,要不多时那是整个村子上的人都清楚了。

这些话不免地也就传到钟氏的耳中,钟氏听到这事儿的时候那一双眼睛都是红的,恨不得冲到崔老大家把这些个东西都给抢过来啊,可现在的自己哪里还能够进得了崔老大家的门,到时候一脚踩进门就能够被人一把打出来!

钟氏哪能甘心呢,总觉得要是不从崔老大家那儿啃下点肉来那就心里头不舒服的很,这又想到了自己大女儿的亲事,这亲事也差不多算是定了,自家女儿那年岁也不小了,对方家也是苛刻的很,拢共就答应给三两的聘金,要是搁在寻常人的眼中有三两的聘金那也算是不错了,但搁在钟氏的眼中这三两的聘金就觉得有些不够看了,三两能干个啥,到时候给阿雅丫头置办点嫁妆就得去了不少,更别说家里头还得办一场酒席呢,到时候别说这聘礼不够用的,自家还得贴补上不少呢,现在听到崔老大家给那个野孩子就给了个平安锁银手镯的,那肯定是偷摸着藏了不少的钱呢,要是自己不啃上这么一口还指不定又得便宜了那些个野孩子!

钟氏就把这事儿和章氏一说,章氏一听也还是恼了。

“混账东西!老娘我辛辛苦苦把他生下来,他不孝敬着老娘也就算了竟然给那个野孩子!那玩意算是个什么,算外孙还是算孙子呢!”章氏拍着桌子叫道,“我到时候要去问问他,我这个当老娘的现在每天都是吃糠咽菜的,他倒是好意思整天大鱼大肉的!还给那个野孩子买这些东西,说道哪里都没有这个理的!”

钟氏见章氏一边暴跳如雷心中一边得意一边还在那边劝着:“阿娘,你可不要忘记了当初十六叔说的话,我看大哥大嫂就是仗着有十六叔的帮衬这才不把你放在眼内,可你现在要是去闹了,那咱们也捞不回来个啥你说是不是?指不定到时候十六叔还得帮衬着人呢,到时候咱们可就亏了!”

章氏听到崔十六的名头的时候那也是胆子缩了一缩,到底也还是不敢在崔十六的面前闹个啥,这老小子实在不是个东西动不动就要开了祠堂要代替死鬼把她给休了啥的。

“阿娘,咱们也不好和大哥大嫂再闹上你说是不是?闹起来了咱们可占不到半点的便宜呢,十六叔那现在可看重大哥大嫂家了,上一次不是还有县令来了,就算咱们占理了,到时候十六叔也还指不定要偏着人的,咱们就不干这种折了老本的事情了!”

章氏一听钟氏这话,态度虽是没有之前那么的强硬了,但还是有些不服气的,“拿个鸡毛当令箭,不过就是个里正还把自己当做正经的官老爷了,我呸!”

“谁让咱们是平头老百姓呢,十六叔是个里正咱们就吃罪不起啊,”钟氏道,“阿娘,我想了想,咱们要是直接上门要让大哥大嫂拿了银子人家肯定是不乐意的,咱就换个法子让大哥大嫂拿银子呗!”

章氏一听钟氏这话就有了几分的兴致,“啥法子,能让他们掏出钱来?”

“阿娘,你看阿雅这娃子不是要定亲了么,阿雅几年都十八了,明年十九那就肯定不能成婚的,那婆家也是个心狠的,仗着咱们阿雅等不起了就只打算出三两的聘礼钱,你说咱们阿雅那是啥样的人啊,从小到大那可都是捧在咱们手掌心上的,啥重活也没让干过的,说起来比起那些个有钱人家的千金也是半点也不离的,就这三两的聘礼钱能置办点啥嫁妆啊,到时候咱们家里面还得摆了酒席呢,那可不还得倒贴么!”

章氏一听钟氏这话就恼了道:“你这婆娘还好意思在我这老婆子面前说这好赖,当初我不是叫你早点给阿雅那丫头给定个亲事的,结果你是左看不上右看不上的,现在生生地把阿雅那孩子拖到了十八岁去了,这寻常姑娘家的早就嫁出去娃子都生下一两个人,人家能不嫌弃咱们家阿雅年纪不小了么!”

钟氏听着章氏这倒打一耙的话心里面也觉得腻心的很,当初十五六的时候她不也是想着给阿雅那丫头看亲事的,还不是这老婆子说什么阿雅那丫头生的不错又是个骄养的就该配个好人家,不也是对那些个亲事不怎么满意的么,现在倒是怪她起来了。

“阿娘我这不也是想给阿雅挑个好的么,原本上水村的那个亲事多好的啊,还不是给大哥大嫂他们给害的,还有那阿蓉丫头,这丫头心肠忒毒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的!”钟氏呜呜地哭了两声道。

章氏一听到崔乐蓉那一张脸也是拉得极长,对于这个孙女那也还是没有好感的,那丫头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那你想咋地!”章氏没好气地问道。

“阿娘我就想着啊,虽然十六叔那样说了,可咱们到底还是正经的亲戚,吵吵架什么的也是正常哪能真的半点也不往来的你说对不对?就算是不往来了,大哥家嫁女儿的时候咱们可都是去添妆了的,那到咱们家嫁女儿的时候大哥大嫂他们不管说啥的也应该要过来添妆才行的,总不能叫咱们吃亏了你说对不对?那咱们到时候就上大哥大嫂哪儿去和他们说定了亲事,让他们过来吃酒,让大哥大嫂给添点好的嫁妆。再有,阿文不是个厨子么,咱们到时候就让阿文来当这个厨子,到时候这酒席的银钱就少给点,到时候阿文还不得给添上来一些,他总不能让自己的堂妹出门子不体面吧?”钟氏笑盈盈地道,“到时候咱们可不就能够省下不少的好东西来了,这么一往来了之后,阿娘你就对大哥大嫂说点好听的话,大哥大嫂是个心软的人,到时候还不得孝敬了你去!”

章氏一听钟氏这话,倒也觉得有几分的道理。

“阿娘,你不管咋说都是大哥的亲生阿娘,大哥气一阵子也就算了,难道还真的要和你断绝了关系不成?到时候咱们两家往来了,十六叔也不能说个啥,你说是不是?”钟氏又补上了一句,“我看大哥大嫂给那个野孩子都能那么好的东西估摸着就是存了不少的银子呢,阿娘你要是能和大哥大嫂和好了,还怕没有好东西孝敬?我和梅青也还都要靠着阿娘你的呢,阿娘你都没瞅见,梅青下田拔草那晒的累的都整个瘦了一圈了,你看着都不心疼的?”

“咋地就不心疼了!”章氏道,她可不是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面么,往年这个时候老二家的田老大家的也得帮衬上一把呢,今年半点都不帮衬着,老大这心肠也实在是太黑了。

“那你就要和大哥大嫂好了,这样梅青以后才不会那样的辛苦,你说是不是?”钟氏见机又补上了一句道。

“那可不!”章氏一拍胸脯,“这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这关键的时候还得看了她才成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