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五章

崔乐萍的娃子生得好,虽说生的时候是遭了点罪,但这娃子也算是个福大命大的了,生出来之后基本上除了饿了拉了尿了也不怎么哭,醒着的时候那一双眼睛就滴溜溜滴看,不过大多的时候都是乖乖地睡着。

原本郑氏和崔老大也是想着办个洗三的,一般娃子生下来都会办了洗三的,可这事儿和崔乐萍一说之后,崔乐萍说什么都不同意了,她也是知道的,洗三要是正经的家里头生出来的娃子,那可就是一个喜庆的事情,那洗三肯定是要叫了人来吃酒的。可自己这算是个咋回事儿,真的要办起来那也是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到时候还没得多让人有了闲话的话头,所以崔乐萍是说啥也不肯让郑氏和崔老大办这洗三的,直说到时候就一家人吃一顿就算了,没得那么多麻烦。

所以等到娃子洗三的那一天,崔家也没叫了旁人,但还是把六婶婆给叫来了,这酒席啥的可以不办,但娃子的洗三还是要走上一朝的,对于这一点崔乐萍也是拒绝不得,那一日镇子上的铺子也贴上了东家有喜的字帖,把门给关了,崔乐文也从镇子上回来了,还给带了肉,萧易也是从家里头带了一摊子药酒过来,这药酒泡的时间也算是挺长了,喝着温润不上头。

六婶婆原本还以为崔家是不打算办这洗三的,等到洗三那天把自己叫过去的时候那也算是意外的很,虽说是没请了客人来的,但谁家有这样的心思给办的,六婶婆也没觉得有啥不高兴的,添盆的时候给的铜板也是不少,但给娃子的东西那是更加的不错,像是崔乐蓉这个当娘姨的给了一个小银脚镯子,镯子上还有两个银制的小铃铛,那小脚丫子一动就当啷当啷响的好听,崔老大和郑氏则是抽空的时候上镇子上去买了一个小巧的银制的长命锁,崔乐文这个当舅舅的也给了一个绞丝银镯子。

六婶婆那也是看在眼内的,这崔老大家的那可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啊,瞧瞧这给外甥的东西那可都是实打实的好东西,这手上要是没点银子没点家底的能这么干的?!

六婶婆在崔老大家吃了一顿饭,家里头也没大办,但到底也还是把花大勇一家子给叫了过来,当初生娃子的时候花婶子也是来帮忙了,这要是不请那肯定是要说不过去的,再加上花家同崔家一贯交好,自然地那也是有份的。

桌子上八个菜,四荤四素,一个蹄髈,一个大肉,一个鱼一只鸡,素菜则是捡了地头上现在时鲜的蔬菜做的,看的六婶婆也是觉得高兴的很,洗三有这样的菜色那是顶不错了。

那鱼也是崔老大早上的时候上田里面去捞回来的,原本当初养着那些个鱼的时候自己还担心养不大呢,结果今天捞起来一看,也是长大了不少个头了,尤其是那鲫鱼的个头差不多有半掌大了,草鱼差不多也有巴掌大小,重要的是养这个也不费多少事情,自家田里面首先就不用自己多操心了,唯一的就是要去割点草来养着鱼,不过这对于他们这些个农户来说也不算是个啥费劲的事情,每天都要打猪草呢,顺便割点嫩草也省事的很,今天做菜的鱼就是草鱼,一盘里头两条,红烧了之后倒也是鲜嫩的很。

家里头两桌,一桌男人的,一桌女人的,郑氏也是早早地把娃子抱去让人喂了奶,现在正在屋子里头和崔乐萍一起躺着呢。

“今天也就咱们几个人,也甭客气个啥,别嫌弃不好就成了。”郑氏也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她怀里面还抱着三丫,对着六婶婆和花婶子说道。

“这还能嫌弃个啥!”花婶子一贯都是和郑氏交好的,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这都快赶上过年的时候吃的一顿了!”

“哪能啊,过年的时候哪能就这么几个菜的,还不得什么好的张罗了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呢!”郑氏半真半假地对着花婶子说道,“我原本的意思是想着请了多点的人来的,但阿萍那丫头说啥都不乐意的,我也不好说个啥,想想也就算了,人多不一定热闹,还是我们这样吃上一顿的好。这人多了指不定咱们都没吃上几筷子呢!”

“可不正是这个理!”花婶子应着郑氏的话往下说,“这也就是咱们亲近我才说呢,像是那些个酒席上,不是我说啊,我可从来都没吃上几筷子的,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哎哟我的娘喂,那就啥都没剩下了!”

花婶子这话也是不假的,基本上吃酒席就是讲究一个快很准的,平常的时候家里面时常有荤腥的那也是少见的,也就只有酒席上的时候能多见点,再加上吃酒席的时候基本上也是会给礼钱的,那一般都恨不得把家里面的小子丫头的都给带上的,一桌下来人不少呢,一个一个的筷子都是直接先往着肉碗里头夹的,自然地也就没能吃到多少。

“哈,可不是这样么!”六婶婆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每次吃酒席的时候啊也都是和她一样的,这才没吃几口呢就发现自己面前全都空了,那是啥也瞧不见了!”

“那今天肉有呢,就咱们几个,那可得可劲吃点。”郑氏笑着说道。

“诶,那肯定的,到时候你就甭嫌弃我吃的多就成了!”花婶子这样说着又夹了一块五花肉进嘴里面狠狠一咬,觉得那满口的油脂,这五花肉煮得可真是够入味的,一口下去肥而不腻的,又香的厉害,光是这一碗肉都能让她吃好些饭了。

“哟喂,这肉煮得实在是太香头了,阿文那手艺那是更好了啊,我这老久都没吃到他做的菜了,果然是个大厨子,这做出来的就是和咱们平常做的感觉不一样的!”花婶子这话可是半点也都不带虚的,想她自己也是在家里面做过肉菜的,可就是怎么也没做出来像是崔乐文这么有香头的肉呢。

“那煮的肉啊,是那小子从谱子里头拿回来的老卤,店里面天天都要煮点肉的,他那卤子每天都要加入新的肉来煮,时间长了,那卤子都是好吃的厉害的,可别说啊,可是有不少的人家烧肉的时候都会上门来讨点卤子,这样煮出来的可好吃了,你要是觉得好,改明儿让他给带点卤子回来,到时候你这一烧也就更加有味了!”郑氏笑着道,她也是后头才知道呢,原本以为做卤味的才需要卤子,不想这红烧肉也是需要卤子的,越是久烧出来的肉也就越香,她也是吃出来的,这加了的和没加的到底不是一个味儿啊。

“那可好!回头我问阿文要点回来煮点,我看这汤汁也是好的,到时候要是能够淋在饭上不用菜都能够吃下一大碗饭去!”花婶子笑着说道。

“可不么,果真还是阿文懂的多哩,不过平常的时候也见不到几顿肉,等到过年的时候,我也是要问阿文要点卤子的,指不定这卤子到过年的时候那就更加香头了!”六婶婆笑呵呵地道,她也是这样想着的,一个月家里面也就最多做一两顿肉,一次也不会买太多的肉,就算是煮了最后到嘴巴里面的也就每人两块左右,也就过年的时候家里面要是杀猪的话,那肯定是会留下一些肉来的,到时候再用这卤子煮一顿肉好让家里头的人跟着多吃几块肉也好。

“六婶婆这么本事的人咋还过的这样的节省啊!”崔乐蓉笑着对着六婶婆说道,“咋还舍不得吃肉不成,家里头还养着好几头的大肥猪呢,听说都养了快一年了哇!”

“嘿,说能干的咋能比得过你这个丫头哩,婶婆我那是不能和你比的啊,家里头那大肥猪也就是看着好看,养了大半年的猪那正是长膘的时候,再说了养了也不能自己杀来吃肉了不是,年前要卖了猪的,家里头最多就留下一头,就算是过年的时候杀了那还是要留着一些办事儿用的,我这要不是节俭着点日子咋过哩!”

六婶婆也是笑,村上的人可不都是这样过的么,不过这对于崔乐蓉这丫头来说那就不一样了,镇上的铺子说起来还是这丫头的生意呢,看着那生意肯定也是不差的,往后那好日子也是在后头着呢。

崔乐蓉她们这一桌子的人不喝酒光是吃饭,所以吃完了之后郑氏就把碗筷给收了,原本崔乐蓉是想要帮点忙的,但郑氏说她晚上守着人也已经够累了,所以也不让她动手,让她去看会崔乐萍去。

崔乐蓉也是拗不过自己这个阿娘的性子,也就乖乖领着三个丫头进去了,大丫现在是越发的有姐姐的范儿,一手领着刚刚学会走路不久的三丫,还一手牵着二丫。

崔乐萍这两天精神也很好,前两天的时候微微有些低热,倒也没啥大事儿再加上现在她除了躺在床上外旁的也不怎么动弹,每天就是吃饱了睡的,也觉得自己这日子过的那真不知道有多好了哪里还有啥好说的。

六婶婆吃了午饭之后也没有直接走,反正现在事情也不多今天也没有啥人要她接生的,干脆就留在崔家呆上一会算了,而且六婶婆也有些话要和崔乐蓉说的。

六婶婆上午进门来的时候看着崔乐萍看着人气色不错,那个时候紧着忙洗三的事情,哪里还会多问个什么劲儿,现在坐在房间里头了,那就免不得要说一会话了。

“阿萍丫头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还疼不疼啊?”六婶婆问道,“早上的时候也忙着把娃子抱出去,也没来得及问你几句。”

“头一天刚醒来的时候还是挺疼的,不过好歹是把命给留住了哪里还怕疼的,这疼和生娃子的时候也差不来多少的,疼的时候忍忍也就过去了。等过几天养好了口子也就能下床走走了。”崔乐萍笑眯眯地对着六婶婆说,“那天也是辛苦六婶婆了。”

“辛苦个啥呀,我是没怎么辛苦到,最后还是阿蓉丫头帮的忙!”六婶婆也是本分的,对于崔乐婆这夸赞也是实心实意的。

“也是呢,这几天也都是阿蓉在我这里打了地铺的,倒是折腾她了。”崔乐萍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也是有些感慨,自己都没怎么帮上她的忙反而倒是叫自己这个妹子帮了自己老多忙了,她就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也没啥折腾的,半夜里头你也咋样。”崔乐蓉倒是不以为意,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都是自家姐妹,还说这种见外的话干啥?往后需要你帮衬的时候我肯定也是会厚着脸皮的,你还怕到时候没帮衬我的时候?”

“对,就是这个理!”六婶婆也跟着道,“阿萍丫头都是一家子的姐妹,你这样见外了那可就不美了!”

“我知道了。”崔乐萍侧过头去看睡在自己身边的娃子,她原本是想着这洗三的时候就不该大办,这样也就不用花了家里头的钱,但看到娃子身上的长命锁,脚镯手镯的,她这心里面也是感慨万千,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值得的也就是托生在了崔家,要是搁在别人家指不定自己就要被磋磨死了哪里还能有现在这样的好日子过的。她得把这些恩情都好好记下,他日有机会的时候肯定是要还的。

“阿蓉丫头啊,”六婶婆唠嗑了一阵之后就有些心不在焉了,这东拉西扯的好一阵子,实在是这些话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的,总觉得说这些个事情的时候有点不好看的,但要是不说吧,她这心里头也是有些梗得慌。

崔乐蓉看着六婶婆那样子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的,她知道那事儿肯定多少是有点为难的,所以折腾到现在也没开口,这两天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六婶婆在村子里头所说的那些个话,那话是传的十分的夸张,崔乐蓉也没怎么理会,那么夸张的事情只要是有点头脑的人听了之后那都能够明白那都是传的,所以压根就不用当做一回事儿来看的。

“六婶婆你有啥事儿啊?”崔乐蓉问道。

六婶婆被崔乐蓉这么一问之后也顾不得什么了,“我以前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本事的人么,之前要是说了啥不中听的话,你也别在意,也别和我这个婆子计较啊。”

“六婶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我干啥要和你计较?咱们又没吵又没闹的,你这话说的。”崔乐蓉一听六婶婆这话就笑了起来,她能和人计较个什么?又不是住在一个村子上的,一年到头也遇不上几回,给点余地也好。

“是是是,是六婶婆我刚刚这话说错了,我这不也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么,”六婶婆见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是跟着笑了起来,“阿蓉丫头啊,经过你阿姐的事情之后呢,婶婆我就想,要是往后遇上个难产啥的,是不是也能够一样这么干的啊?”

“六婶婆,不是我拿乔说个啥啊,就那剖开肚子的事情我能干你可干不了的。”崔乐蓉一听六婶婆这话之后就忍不住严肃地说了,“真不是我说话难听啊,这事儿你真干不了。”

崔乐蓉别的也不怕,就怕经过这事儿之后六婶婆一个想不开到时候遇上个难产的时候就按照这个法子来办了,那到时候不但是救不了人反而是会害了人性命的。

“你这丫头说个啥呢,就是我想这么干我也没这个胆子不是!”六婶婆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也是跟着笑了,她哪里敢干这种事情啊,“别说干这事儿了,当初要不是我背着你站着指不定我就得和你阿娘一样一眼就直接晕过去了。”

六婶婆对于自己那点胆量也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什么事情能干什么事情不能干她也都是掂量的清清楚楚的,就那事儿不用崔乐蓉说个啥她就知道自己是干不成的。

崔乐萍听到六婶婆说起自己阿娘来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两声,不笑不打紧,一笑之后那刀疤一个抽疼,倒是给崔乐萍给提了个醒,一下子就抿着嘴巴不笑了。

“也不是我这个当婶婆的卖个老,你别看我婶婆我当了大半辈子的接生婆子,但遇上难产出了事儿的也是不少的,所以我就想着啊,等往后要是遇上这种事情的时候,我到时候喊你一声你到时候帮着一起来看看你看咋样啊?也不是说旁的,婶婆我这年纪也不小了,再干几年也怕是要干不动的,可那些个媳妇生娃子就是走了一道鬼门关的,婶婆我就想着往后吧,能多点成算就成。”六婶婆这话说的也是十分的诚恳的。

“婶婆,我阿妹也不是个接生婆娘啊!”崔乐萍一听这事儿就觉得有些不妥当,她自己妹子又不是干接生婆子那行当的,再说了跟着六婶婆干这事儿算是六婶婆的徒弟还是啥的,这说也是说不清楚的,要是没事儿那还好说点,可要是出了啥事儿,到时候自家妹子是要咋办咯,“我看婶婆你这事儿还是不要说了吧,你也不是不知道的,我这妹子家里头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忙的,哪里稀得空去给人接生啊,而且她又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媳妇,自己都还没生呢就跑出去给人接生的这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而且我那妹夫你也瞧见了,就是个心疼媳妇的人,那舍得她干这种事情啊!”

六婶婆听到崔乐萍这么说的时候,就有些不高兴了,“阿萍丫头你可别这么说,这接生啥的那也是个大好事儿呢,是个积功德的好事儿啊!你自己也是个遭过罪的人,那是应该知道遇上这种凶险的时候那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也就是亏得有阿蓉丫头在呢,可别的小媳妇可没有那么好的运道了,遇上难产这种事情的时候那可就指不定是要出什么乱子了……”而且要是过了她的手不管哪个没活下来那也是名声很不好听的,可到时候要是多了崔乐蓉这人在,那可就说不好了,指不定到时候都能保下来呢,再来那要是真的出了啥事儿,那也算不到她的头上去不是?

“婶婆,我姐那是被逼得没了法子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招来,那也亏得是我姐呢,这要是换了别人能让我在肚子上划那么一刀去?而且你也别看我姐还好生生的,但有句话我也是要说在前头的,这肚子上开了这么一道口子我姐能活下来没事儿可不是说没个人都能这么一来都没事儿的,到时候要是出点啥事儿的,谁扛啊?还有,这肚子上一刀口子吧,养好了留个疤还是个小事儿,最紧要的还是三五年内最好还是甭生第二个的。”崔乐蓉哪里不知道六婶婆的那点心思,“而且你也是听到了这些天我都是在我姐这里打地铺看着人的,就怕是有啥事情发生,可别人家里头我总不能做到这个样子吧?”

六婶婆听到崔乐蓉所说的话那也是有些傻眼了,倒是一下子说不出来啥话了。

“而且婶婆,我这学的到底还是看病的本事儿,接生那活我还真的没你熟呢。”崔乐蓉觉得自己得赶紧把接生这事儿给撇清了,不是她不愿意干接生婆这个行当,而是她对接生这事情真没有那么的熟悉,除了实习期那一段时间,她基本上就没有进过产房,而且她对接生这个事情也完全没有那么大的热情,更何况是现在随时随地还可能出状况的古代。

“我这可真不是要推了这事儿,而是我真的不怎么会干接生这事儿,要是找我看个毛病啥倒是半点问题都没的。再者,别看我那个时候还是个镇定的,我心里头那也是怕的很,就怕出了点啥事儿。就像是我阿姐说的那样,萧易他也不怎么高兴我做这种事情的,再说了,家里头忙的事情也不少哩,我也总不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他去干,现在是我阿姐生娃子所以我才留在家里头的,可这要是一直留在这儿可指不定到时候要被人咋说呢。”崔乐蓉说的也是十分的无奈。

六婶婆听到崔乐蓉这话之后哪里还不明白的,这丫头这是明明白白地拒绝了,想了想之后觉得也是,接生婆子接生一回能有几个钱,就她给小毛头的就是一个银脚镯了,怕也是不差这点银子,再加上镇上那生意也是不错,再加上六婶婆想了一想之后也觉得崔乐蓉刚刚所说的话也的确是有几分的道理的,崔乐萍到底是自家姐姐,所以那么风险也是乐意的,换了别人家人家可不见得愿意呢,这丫头还这般的精明,刚刚那话也说的明白了,出了事情之后是要问责的,她好生的日子不过干啥要去做那等危险的事情,六婶婆心里面还是有些失落的,原本还以为自己能够多一个助力呢,结果还是自己想的太好了。

被这么一说之后,六婶婆那也是觉得没啥意思了,不过转瞬也就想开了,又高高兴兴地说了一会话之后就准备走了,郑氏见六婶婆要走,就给了一碗中午吃剩下的红烧肉,六婶婆那也是高高兴兴地端着走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么,当然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而闹了个不高兴个。

等到六婶婆一走,郑氏也跟着进屋了。

“那头还在吃着呢?”崔乐蓉问了自己阿娘一声、

“吃着呢,你阿爹见了酒那还不得是和蚂蟥见了血一样欢腾!”郑氏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一声。

“可不,你就当老大哥是那个样子的啊,我家那口子就不是了?”花婶子进门来也是听到郑氏那一句话也跟着数落上了一句,“这三不五时地就要打点小酒来喝喝的,也不知道那点马尿有啥说值得喝的,还整天念叨着。”

“也是难得。”崔乐萍听到花大婶这话的时候就开了口道。

“就是因为难得,今天可是小毛头的大好日子,我也就不稀得说了他了,就让他解解馋去,等回头之后我肯定是要扣着不让多买酒喝了。”花大婶爽利地说道。

“婶子嘴巴上是这样说的,可心里头还不是担心着花大叔的身子呢!”崔乐蓉笑了一声道,“要是换了旁人婶子还不得由着人喝了去!”

“阿蓉丫头这话我爱听!”花婶子咯咯地笑了起来,“而且听萧易那孩子说这药酒还是阿蓉这丫头冬天的时候泡下的,喝多了不上头,就由着人喝点,好好地占你们家便宜一回。”

崔乐蓉也跟着笑,“那能喝得了多少去。”

花婶子也是笑,自己在一旁的马扎上坐了下来道:“刚刚六婶婆在屋子里头和你们说点啥呢?”

“也没说个啥,但我看六婶婆那意思倒是想让阿蓉跟着她一起去给人接生似的,我和阿蓉都给拒绝了。”崔乐萍道,“我觉得这也不是个事儿,不说阿蓉丫头自己还没生了娃子,就听着六婶婆的意思那是希望着往后要是有啥难产还是啥的事情都让阿蓉去干的,她想让阿蓉咋整,给每个人的肚皮上划拉上一刀不成?”

“那可不成!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她倒是啥事儿都没有,但咱们家阿蓉可倒是要惹上一身的麻烦的!”郑氏一听这话就觉得不成了,“六婶婆咋地就能够想出这种主意来呢,不成,我得和她说说去。”

“别去了,刚刚那不是已经都说清楚了么,我和阿姐都没答应下来,我也和她说清楚了,反正接生这事儿我还是不干的。”崔乐蓉道,“后头看六婶婆那样子大概也是把我说的话听进去了,所以也没怎么说了。阿娘你要是现在跑去找了人可不是要和人吵架似的,都是一个村上的,六婶婆也不过就是现在问我一问我而已,你跑去问了人了,人家还不觉得咱们胡搅蛮缠呢!再说了,我就现在阿姐还没好我才在家里头呆着,再呆几天我也是要回家去了。”

郑氏一听崔乐蓉这话道倒也是安心了,她就怕六婶婆那心还没死呢,一想也的确是,杨树村和他们中央村的也隔着一段路呢,往后事情也要忙的,六婶婆应该也不会想着这事儿了。

“要说起来现在外头那对阿蓉丫头传的都和什么似的了,听着都觉得有些不靠谱,我看啊就是阿萍的事情让六婶婆起了心思,你们想啊,要是阿蓉跟着六婶婆一起出门给人接生,遇上了难产的时候,就六婶婆那点本事多半是不成的了,到时候还不得靠着阿蓉丫头,但要是出了事情之后六婶婆可是没多大事儿的。这事儿不答应的好,咱们还是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就成,接生那事儿还是不要沾的好。”花婶子道,她也是个明白了,哪里能不知道那些个弯弯绕绕的,索性阿蓉和阿萍两个人也完全是个明白了才没有答应了人,这要是答应了人到时候出了事儿那可就是真的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郑氏叹了一口气,觉得这一次接生的事情那还真是闹了不少的事儿出来了,原本的喜气一下子就给冲淡了一些。

“阿娘,今天是平顺的好日子,咱可不能叹气的!”崔乐蓉见郑氏那闷闷不乐的模样就急忙开口说了,郑氏这样闷闷不乐的看在自己阿姐眼里那是要咋想的,可不是要觉得是她拖累了自己么,到时候这一家子都要闹得不高兴了。

郑氏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大女儿这儿呢,当着自己大女儿的面叹气啥的那还真是有些不应该了。

“也是,今天是咱们平顺的好日子,其实也没多大事儿,你们都已经和六婶婆这样说了,她往后应该就不会想着再提这事儿了,要是到时候再提这事儿你们只要再拒了就成,你不愿意的她也不能逼着你去给接生不是!”郑氏这么一说是之后倒也是觉得自己心里头也轻快了一些,可不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么,反正到时候六婶婆说她的,他们不应下就成。

“就是,我看六婶婆也是老糊涂了,这事儿就不该同阿蓉丫头说的。”花婶子斥了一声道,但也就只能在背后说说这话,当着人的面也不好说这个,谁让六婶婆是他们村上唯一的接生婆子呢,这往后自家儿子娶了媳妇生娃子的时候指不定也还得请了六婶婆过去帮忙呢。

“对了,前两天我看到有媒婆从崔梅青家里头出来了,听说是给阿雅丫头定亲事了。”花婶子想了想之后开了口道。

“哦,有这事儿?”郑氏自打和老二家断了往来之后那基本上都是关起门来只管自己的那点事情的,至于老二家的咋样她是半点也不管的,端午节的时候给章氏送了点东西过去也基本上就是送到了就走才不管章氏在背后叫嚷个啥,逢年过节给送点东西,口粮不断了人那就是她给章氏最后的客气了,他们家这院子门那是别想进了。

花婶子也知道崔老大一家子基本上就是不怎么管老二家的事情了,但这也不妨碍着她将这些事情。

“可不是,就钟氏当初闹的,咱们这十里八村的基本上都是知道的,知道钟氏这人嫌贫爱富的很呢,这样的人家谁敢来说亲,可阿雅那丫头今年都十八了,当初阿蓉是没办法在李家里头做事儿才拖到了十八没有定亲的,可阿雅那是个啥啊,那是挑挑拣拣婚事着呢,钟氏那一直都是鼻孔朝天的,这没钱的人家她能看得上?”花婶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那声音里头对钟氏可算是十足的厌恶,“都是庄稼汉子的姑娘,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呢,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己的衣衫都好意思让自己老娘和妹子洗的,这样的人娶回去哪里是当媳妇的,这感情都是当菩萨去了啊!”

花婶子觉得这娶媳妇就是要找个敦厚老实勤快的,这样才能富家么,就那样的媳妇娶回来不会打扫不会做饭的,还要整天伺候着人,那可不就是菩萨么。

“那这一次说的是个啥家?”郑氏对种氏那点尿性也是十分清楚的。

“是西洋田那的一户人家,离咱们这儿有不少的路呢,家里头有两个老的,那人排行第三,底下还有两个妹子。”花婶子也是把这点事情给打听的清清楚楚了,“家里头也还成吧,但我听人说,那上头两个婶子并着那两个老的可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儿,阿雅丫头要是想过了门之后还想过现在这样千金小姐一样的日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钟氏就舍得给人挑了这样的一户人家?”郑氏听着花婶子所说的情况就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那妯娌是愿意让自己那个女儿嫁到这样的一户普通的人家里头去的?

“不舍得咋地,咱们附近又谁不知道钟氏当初干的那些个事情来着,她想要把女儿嫁得近一点那也得看有没有人家肯娶啊,也就是西洋田那边离咱们这儿远一点,怕是还没传过去吧,而且她不乐意能咋地,都十八了,还能挑挑拣拣过到什么时候去,都已经是个老姑娘了,一般地这个年纪的姑娘娃子都生了!”花婶子不屑地道,“倒是那一家人家稀得来娶的,我原本还以为阿雅那丫头是要在家里面啃一辈子的白米饭了!”

“婶子你可别这么说啊,这没嫁之前在家里面那是宝贝女儿的,可到了婆家之后可是上头有公婆妯娌下头有小叔小姑的,到时候过的是个什么样子那还真的是说不好的哩!我看阿雅妹子那性子和我们家阿菲比那都是差不多的,我家阿菲好歹还是个勤快人,干活啥的样样都能的。可就这样的我都怕阿菲嫁出去了之后被人拿捏吃亏,阿雅妹子那是田不会种又不会洗衣做饭的,时间短点要是还好说点,时间成了可不得被人嫌么!”

崔乐蓉对着花婶子道,她对于那个堂妹也是没有多少好感,所以现在在背后说说人的话也没觉得有多少不好意思的,而且她觉得自己所说的话那也是有道理的在的,婆婆到底不是妈,嫁的又不是那有丫鬟婆子伺候的人家,寻常的庄稼人家的话还不得稀罕着讨一个勤快的媳妇回来,要啥啥不会的,肯定是要出了乱子的。

“也是这个道理!”花婶子一听崔乐蓉这话就一下子回过味来了,可不么,在家里面阿爹阿娘疼着那是因为到底是自己的骨肉,能不疼着么,可进了别人家的门,这运气好一点的时候还能够遇上好的公婆的,要是运气差一点的到时候可就不知道咋说了。

“那这亲事怕是要定了?”崔乐蓉又忍不住问道。

“我看这亲事快是要说的差不离了,钟氏要是不同意的话早就把那媒婆扫地出门来了,哪天不但没有发脾气还好声好气地把人给送出了门,我看八成是要成的。而且这年纪不也是拖不起了,估计这事儿要是成了基本上就是要赶着成亲了,咱们这里可是有个老话的,逢九不成,要是亲事拖过了年,阿雅丫头刚好是十九岁,十九岁那可是不能成婚的,那就得再拖一年,等到二十出门的那也得给人看了笑话呢,八成是要赶在年前成婚的。”花婶子道。

“阿娘,那我们到时候是不是要去添妆?”崔乐蓉看向郑氏,“虽说这不往来了,可到底名分还是在呢,真要是不去添妆的话,奶奶都不知道要念叨多少年不是?”

郑氏想了一想道,“当初你阿姐成婚,你成婚的时候老二家的都来添妆过的,咱们要是不去倒是显得咱们家不像话了,这添妆那肯定是要去的。”

“那成啊,到时候添妆的时候我肯定是要来的。”崔乐蓉笑了笑,她可是记得她那二婶当初是给她添了什么妆的,这要是不还给了人,她这心里头也不舒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