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四章 平顺

郑氏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人中一疼,睁开眼就瞧见崔老大的脸横在自己的面前,她被吓了一跳,一把把崔老大的脸给推开了。

“干啥呢你!”郑氏埋怨道,“你这是诚心吓唬我呢?”

“吓唬你干啥子呢!”崔老大被郑氏这说的也是无奈死了,“你这都厥过去好一会了你知道么?要是我不掐你一把,你能醒的?”

郑氏听着崔老大这话,立马就觉得有啥不对了,她猛地一拍自己的大腿道:“哎哟我的娘咧,我咋就晕过去了呢!”

郑氏这才想起自己晕过去之前是在干啥了,她这不是说好了要给阿蓉丫头帮忙的么,结果却啥忙也帮不上的,她就瞧见阿蓉丫头拿着那匕首一个下手之后就啥也不记得地晕了过去了,她急急忙忙地起身道:“我咋地这么不中用呢,咋地就这么晕过去了呢!”

“成了成了,也都没事儿了!”崔老大见郑氏那红这一双眼睛就知道这婆娘心里头在想些啥了。

“已经好了?”郑氏的动作微微一顿。

“可不嘛,就你那点胆子你还好意思说给阿蓉那丫头打下手呢!”崔老大嘿嘿一笑,“我还不知道你?原本就不是个胆大的,还偏生是要去帮忙,可不就闹了笑话了么,听六婶婆说阿蓉丫头才刚动手你就给厥过去了。”

崔老大对自己这个婆娘那也是清楚的很的,胆子本就不是一个大的,所以在听到她要去帮忙的时候就知道这婆娘肯定是会撑不住的,可怎么的也没有想到这才刚进去呢就给晕倒了,还好还是阿蓉丫头本事,就六婶婆说的那样那是半点也不慌神的,没一会的功夫就把孩子给塞她手里了。

郑氏听到崔老大这么说的时候,那脸色上也是有些尴尬,“我这大半辈子的,就没干过这种事儿!”

郑氏说完这一句之后又想起来现在压根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急忙又开口问了,“真的把肚子给剖开了,那阿萍和娃子都还好吗?”

“好着呢,阿萍吃了药,现在还没醒,阿蓉那丫头也说了,就是醒来之后会疼的,这些天就不好下床了,不管是拉啊还是尿的都不能下床了,等养上几天刀口就收了,就是往后会多一个刀疤,我觉得这多了个刀疤算是个啥事儿,人活着就成!”崔老大道,反正那刀疤也是在肚皮上,一般人也不能瞧见的。

“真的?”郑氏那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一落,“那娃子呢?”

“是个男娃。”崔老大高兴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刚刚我也去瞧了,那娃子可精神了,我让花婶子帮着叫了村上海军家媳妇给帮着喂了一回奶,睡下了。阿蓉那丫头看着呢,不用担心个啥的!”

崔老大一想到这个外甥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和什么似的,但高兴过后崔老大还是有几分的感伤,“这娃子来得也真不是个时候……”这要是能够早生了男娃,或许自己女儿那日子也能够好过一点不是?

“咋就不是时候了?”郑氏一听崔老大这话就有些不乐意了,“咋地,你还想着阿萍给王根清那王八羔子生儿子不成?当初王家那是干啥去了,但凡要是个人也不能干出那些个事儿来不是,反正现在娃子们是已经和王家没啥关系了,那可就是我们两口子的孙子,和他王家阿娜是半点关系都没有的。”

“嘿,我这不就是顺口一说么,你和我闹腾个啥呢!”崔老大也是有些无奈,他刚刚那不就是顺口一说么不都说他大姑娘连着生了三个娃子到现在也没生出来个小子那怕就是只有生闺女的命,现在他可得把这些话直接甩到那些个人的脸上去不可,他姑娘能生着呢。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王家当初是咋对着咱们家和咋对着阿萍的,咱们两个老的那都是看在眼里的啊,甭说阿萍现在是生了个男娃,就算是接着生了个女娃那也是和他王家没啥关系的,他王家干出那些个事情来也别指望能看到娃子们去!”郑氏一本正经地道。

“那肯定!那王根清都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了,难道我还要把人当做女婿来看的不成,那甭说是见娃子了,就连咱们家的院子都甭想进来!”崔老大硬气地说着。

“你知道就好!”郑氏这么和崔老大说了,然后就穿上了鞋子就要往着外头跑。

“你干啥去?”

“我看我闺女和大孙子去!”

郑氏那是兴冲冲地就进了自家姑娘的门,窗户开了一些,屋子里头倒也是有些光亮的,她那大女儿就躺在床上,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在大女儿的床上放着一个小小的娃子,那娃子红彤彤的,但也能够看得出来有几分的秀气,现在正睡得正香呢。

崔乐蓉就坐在屋子里头,神色之中多少也有几分的疲惫。

“咋地就把窗给开了呢,这做月子呢咋能开窗呢,关上关上!”郑氏看到窗户的时候这才觉得有些不对,才意识到窗户给开了,月子里头窗户咋能开呢,吹了风可咋办呢!

“关什么呀,你都没闻到屋子里头什么味儿么,这样在屋子里头闷一个月没病也要闷出毛病来了!”崔乐蓉哪里不知道郑氏要说的是什么,就刚刚她开窗户的时候花婶子也是那样和她说的,说什么坐月子的时候就不能见风,见风了之后往后就要头疼啥的,言外之意那就是要一直这么闷着的了。

崔乐蓉哪能这么干啊,像是月子里头不洗头不洗澡这些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月子里面要好好养这的确是这样的,但是要把人闷在那样的一个房间里头整整一个月,崔乐蓉是有些看不过眼了,正常人在那样的房间里头闷一个月都要出问题,更何况是产妇。

“阿娘我和你说,这不见风什么的我也不说啥了,你看那窗那门,也不是直接对着阿姐的床的,就算是有风吧也不能直接对着人吹了不是?天气不好的你关着点门关着点窗就成,像是天气好太阳好的时候,就开点门开点窗透透气,太阳好没风的时候阿姐也能到院子里头去偷偷气,难道还真要在床上躺一个月不成?”崔乐蓉道。

“就你话多,人家不都是这样做月子的,就你和人不一样了不成?”郑氏听着崔乐蓉这话急忙道,“我和你说,这月子里头坐的不好那往后老了可就一身的毛病,到时候想要享点福都不成的!你姐又是遭了这么大的罪,咋能不好好养。往后你生娃子的时候也得好好养着才成的。”

“就阿娘你这样打算把我憋在屋子里头一个月的,我肯定是不让你帮我坐月子的。”崔乐蓉道,那声音里头有些无奈,“阿娘,我说真的,这月子里头首先要的也就是个干净,要不这生娃子的时候都没个啥问题呢,反而是在坐月子的时候闹出了毛病来那也不好不是?你自己也是个过来人,就那样闷着一个月你觉得好受不好受?你信不过别人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不成?怎么说我也是看了那么多的医书的,这说出来的话总还是能够相信的吧?”

郑氏听着崔乐蓉这话,那也是无奈了,不过实话说,坐月子的时候那一段日子还真的是有点挺难熬的。有些因为坐月子的时候也不讲究得病的也不少,只是这种事情到底也不是啥好事儿,所以一般的情况下那也都不会同人说的,说出去也觉得多少有点丢人。

要是在之前的时候郑氏可能还把自己女儿这些话放在心上,但现在她可是半点也不敢不放在心上了,自己女儿那就是个本事人,说的肯定也是有几分的道理在的,否则咋会说出这种话来。

“那就依了你,省的你在这儿叫嚷个不停的,到时候还有不少的话说。”郑氏嘴巴上说的自己是有几分的无可奈何,但事实上也还是把崔乐蓉这话给听进去了,“你阿姐是咋样了?能好的吧?”

“没多大事儿了,晚点就得醒来了,就是到时候伤口疼啥的也只能忍着了。”崔乐蓉道,“忍几天就养好了,这几天不能下床”

“那就成,”郑氏点了点头,看向一脸疲惫的崔乐蓉道,“阿娘我也刚醒来,你吃了没的?要是没吃想吃点啥,阿娘给你做去?”

“吃到是吃了点,刚刚六婶婆走的时候我给了她一串钱当了红包,我原本也想给花婶子一个封红的,婶子不要,我就给她抱了一个西瓜去。”崔乐蓉交代了一声。

“你六婶婆也没帮上啥忙呢,这封红倒是好拿了!”郑氏一说到这个也不免地说了一句,在郑氏看来六婶婆虽也是帮了忙了,可到底最后也还是自己这个女儿给张罗的。

“还舍不得这点呢?要是刚刚六婶婆也跟着阿娘你一样给晕了过去,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弄呢,我那个时候就劝了你还是别看,你就非不听我的吧,你看,你这不是自己也遭罪了不是?”崔乐蓉说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六婶婆虽说是没怎么接生,可咱们不是早早地就和人说好了,也一直让人在家等着信儿,也说好了封红的,难不成到这个临头的时候就不给了?到时候给人留下话柄说着也难听,今天也算是个喜事儿呢,咱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儿弄个不高兴的。”

郑氏一听那也的确是这么一个理,今天原本也是个高兴的日子,干啥就为了那么点红包钱和人闹上,往后还被人在背后说的,到时候洗三还得找了她呢,还是得高兴点。

“成了成了,我这也没说个啥呢,就你主意大!”郑氏忍不住道,这话里话外的不都已经给自己这个女儿给说去了,事情也算是办得妥帖了,那还有啥可说的,“我去给你下碗面,炒点酱肉搁点青菜,你看咋样?”郑氏也知道今天算是辛苦自己这个女儿了,看她那样子也知道别说的是个简单的事情做起来的时候那也不是啥简单的事,也就想给做点好吃的。

“我一会杀只老母鸡,给你姐给炖上,到时候你也跟着吃点。”郑氏道。

“今天就甭杀了,一会阿姐醒了也不能吃个啥,至少四到六个时辰之内都不能吃东西,等到四个时辰之后也不能吃太多,也就是喝少点温水一类的,要等到通气了才能吃点,但也不能一下子吃的太狠了。这两天就让娃子去生了娃子的人家里头蹭点奶喝吧,到时候给送点东西过去。”崔乐蓉道,“下奶的话其实最好还是用小公鸡,老母鸡还是留着吧!”

“那你姐可不得饿坏了!”郑氏一听那么久都不能吃东西那可算是心疼坏了,这人一顿不吃都觉得饿得慌,现在还要那么久不能吃,郑氏心疼死了。

“就是得这样,等通气了就好,往后就给好好补补,还能少了吃的时候的?”崔乐蓉道,命在了就成了,吃啥的也不是现在讲究的时候,“我在这里看着,阿娘你去看看阿菲和三个娃子,阿爹之前也没吃多少,看饿不饿,要是饿的话你就干脆多煮点面吧!”

“成了,我还能忘记了她们不成,我回头再给你煎个蛋,我晓得你喜欢吃嫩一点的。”郑氏说着就走出去了,这屋子里头有她这个女儿看着她放一百个心。

崔乐萍醒来的时候那也是在两个时辰之后了,等到自己张开眼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泛着疼,肚皮更是疼的厉害,可她在睁开眼的时候,却还是流下了眼泪。

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活不过来了,可现在张开了眼睛看到那熟悉的床帐子的时候才知道她还活着,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她的眼泪就忍不住一下子就下来了。

崔乐萍想要动一下,最后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是不免地也还是发出了点声响。

崔乐蓉一直都在屋子里头等着自己这个姐姐醒来呢,郑氏更是,现在反正也没啥大事儿,她干脆就搬着一个小马扎坐在床头开始做娃子的那些个小衣小裤,孩子都是长得快的,要是家里头有长大的哥哥姐姐的,倒也能够改了旧衣衫来穿,但崔乐萍来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光秃秃的来着人的,收拾的东西也不过就是一身换洗补丁打了又打的衣衫,三个丫头也没啥好衣衫,毕竟是个男娃,要是穿女娃的旧衣衫怕沾染上女气,所以郑氏就去了自己小儿子的房中翻捡了几条旧衣衫,开始给小娃做了衣衫穿,倒不是舍不得扯布给娃子做衣衫,而是刚出生的娃子本就娇气,要是养的金贵了反而不好,老人家都说了贱养一点才好养活,再加上穿过的旧衣衫也比较软一点,让娃子是穿着也比较的舒服。

崔乐萍刚发出点声响,郑氏就一下子听到了,她也是有几分的激动:“阿萍你醒了!”

郑氏急忙是坐在了床边,果真看到崔乐萍张开了眼睛的时候就忍不住几分激动了,“你可算是醒来了,你别动啊,可躺着千万别动,你肚子上一个刀口在呢,要是动了一会裂开可咋整!”

崔乐萍听到郑氏这么说的时候点了点头。

“阿蓉说了,你这几天都要在床上躺着,拉屎拉尿啥的都不能下床,我和阿蓉在屋子里头陪着你,有啥动静的是时候你就喊了我们就成,就是不能动,等养几天,养几天伤口好了你才可以动,现在你是不是觉得有些疼啊?疼的话你就忍忍啊。”郑氏巨细靡遗地道。

“阿娘我不怕疼,我就怕自己醒不过来了。”崔乐萍道,“现在能醒过来还怕个啥的。”她不怕疼,只有这疼告诉着自己还活着的,只要能活着自己还怕个什么劲儿呢,往后总是能够过下去的。

“阿娘,娃子呢?”崔乐萍问着自己的阿娘,那神情里头也还是有几分的紧张的,她刚刚啥也不知道的,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头的那个娃子的好坏,只是想着不管好赖的,自己也是要养大了这个娃子的。

“好着呢!”郑氏笑呵呵地道,“就躺你旁边睡着,我就想着这些天就让娃子在你身边睡着,三个丫头有你妹子照应着,也不怕个啥。你这几天还不好喂奶,我也已经和村子里头的那些个有奶的媳妇说好了,给娃子是喂两口奶,等到你伤口好的差不多了,阿蓉说给你做点催奶的汤喝喝,到时候就能自己奶了孩子了。”

郑氏说着就把那睡的正熟的娃子抱了起来,往旁边侧了点给崔乐萍看,“阿萍啊,你生了个儿子!往后好生教养着,往后指不定你还能够享了这小子的清福呢!”

崔乐萍看到那一个红彤彤的娃子在一旁睡的正香,听到是个儿子的时候她的眼泪又落下了,儿子啊儿子,她那个时候不知道是有多么期盼着自己能够生下一个儿子来,觉得只要自己生下了儿子来,那往后的日子就能够好过了,觉得到时候自己在王家的日子也就可以和以前不一样了,可直到后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之前所想的实在是太过天真了,现在看到这个迟来的儿子的时候,崔乐萍想的不是让王根清和王家后悔啥的,而是想着往后是要把这个儿子好好地教好了,让他以后有出息,绝对不能成为王根清那样的人。

“别哭了,这可是个好事儿呢,坐月子里头哭着可不成的,到时候落下了毛病来可咋整?你这还年轻着呢,往后还有好日子过的,娃子们还等着你养大呢!”郑氏说着就去抹了抹崔乐萍的眼泪,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过的是多么的不容易,现在看到这个儿子的时候,她就怕她会想到王根清那个王八羔子。

“知道了阿娘,我会好好地把娃子们给养大的,绝对会好好教好了人!”崔乐萍连连点头,“阿娘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胡思乱想的。”

郑氏听到崔乐萍这么说的时候,她心里面也算是放心了,“你是打算给娃子取个啥名呢?我和你阿爹也是个不认字的,要不回头等小安回来了让小安看看能不能取个好点的名字,往后也能够有了大出息?”

崔乐萍一听到取名字这事儿,她也不知道要取个啥名字了,原本这事儿应该是轮到娃子的爹来做的,可她现在这样子断然是不可能找了王家让王家来取名的,至于王根清,崔乐萍更是当人已经死了,等到往后娃子大了,她也是会这样告诉娃子的,就告诉他们,他爹已经死了。

“让阿蓉来取吧。”崔乐萍想了想之后道,“要是没有阿蓉的话,娃子能不能活了还不知道呢,我都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一条命来,这名字就让阿蓉来取吧。”

郑氏想了一想之后倒也觉得这事儿也不是个什么大事,反正取名这事儿是不能让王家插一脚的了,基本上也就是他们自己家来的了,阿蓉来取的话倒也使得,到底是娘姨呢,而且还是把这小子接生出来的,让她来取这个名倒也是合适的。

“这话倒也是有道理的,我看就让阿蓉丫头来取了名字吧,今天也是多亏了这个丫头呢,要是没有她在,我这还真不知道是要咋办哩。”郑氏一想到自己那丢人的事情那老脸也是忍不住红了一红道,“阿蓉丫头,你姐让你给娃子取个名,你给想个好些的。”

崔乐蓉也没有想到自家大姐竟会把取名这事儿落到自己的身上,这取名那也是个大事儿啊,“这不好吧,我给取名啊?”

“该你取名,往后等这个娃子大了我也要告诉这个娃子,要是没有你这个娘姨在,就没有这小子了。阿蓉,这名字该你来取!”崔乐萍坚持道。

“那成,咱们也不求娃子以后一定是大富大贵的,就希望他往后能够平平安安顺顺畅畅的,就叫平顺吧。”崔乐蓉想了想道,要她娶个什么俊杰啊一类的那还真是觉得有点怪异的,她也不求这娃子往后能多出人头地,只要能够平安和顺畅就成,最重要的是做人一定是要堂堂正正的。

“成啊。”崔乐萍念了一声这名字,也觉得不错,她也没有多少的期望,就像是阿蓉社所说的是那样,万事求一个平顺就成,像是这样的名字就够好了。

崔乐萍经历了今天一天之后也是辛苦的很,知道自己现在啥也不能吃倒也是没说个啥,其实也没啥多辛苦的,想想她在王家的时候时常还得饿着肚子去干活,现在这样也没啥难熬的了,而且现在也没有啥需要她干的,想她生下三丫的时候,那月子都还没有做完自己那婆婆就已经开始赶着自己干活了,而且也没有给她吃饱,那个时候在地里面更是饿的头晕眼花的,现在想来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思议呢,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呢?

躺在床上睡着原本消耗就不多,倒也不觉得有啥难受的,崔乐萍醒来一会之后又睡着了,现在的她觉得安心的很,自然地也就睡的安心极了。

屋子里头只有一张床,崔乐蓉干脆就在地上打了地铺,她自是不舍得自己阿娘过来熬夜的,所以这些天晚上只好她来陪着,也就等到伤口好了之后也就不用再打地铺了,晚上崔乐萍要是起夜也能够自己起来了,崔乐蓉也很久没有值夜了,以前要是在医院里头的时候,那三不五时的值夜也根本就不算个什么,可现在的她早就已经是习惯了早睡早起,而且她也习惯在床上睡,所以晚上打地铺的时候还真的是有些不大习惯,白天的时候基本上就是郑氏张罗着了,那个时候崔乐蓉才好回了房间睡上一觉。

崔乐萍生娃子的事情在中央村上根本也不算个稀罕事儿,当初崔乐萍从王家回来的时候那肚子就已经大了,村子上的人那也都是看的清楚的,这一般地说这都已经和婆家没了关系,再加上王根清这人还写下了和离书,村子里头的人都觉得,崔乐萍应该就把那娃子给打了才对,这都已经没啥关系了,干啥还替前头那个男人生娃子,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村上那些个和郑氏认识的婆娘也基本上都是这样同郑氏说的,让她去劝了自己女儿这娃子最好还是别生了,生下来也不好。

崔乐萍刚回来那一阵子这话郑氏就没少听,后头在知道崔乐萍之前亏了身子,打掉一个娃子和剩下一个娃子遭的罪那都差不多,再加上郑氏和崔老大的态度那也是十分的明显,这生下来就养着的样子,他们也就不当着面说了,但背地里头还是不少人说崔老大一家子都有些傻不愣登的。

听到崔乐蓉生了个儿子的时候,村上那些个心眼好点的就不免地有几分的感叹了,觉得崔乐萍这命生的真不好,这儿子要是赶在前头一个丫头生了,那日子说不定就不会过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可偏偏前头就是生了三个丫头,现在都已经和离了才生下这么一个儿子那顶个什么用呢!

也有人说这下生了一个儿子,这崔乐萍一个出嫁过的女儿现在要带着四个娃子住在娘家,那也是要拖着崔老大和郑氏了,现在崔老大家日子倒像是不那么难过了,但家里头嘴巴一多那往后也实在是有些说不准的,这日子也不知道还要咋过呢。

这心眼坏一点的就说崔老大和郑氏那两个人也都是个傻的,让自己大女儿和三个丫头住进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要养五张嘴巴,那往后过的再苦再累的,那都是自己找的。

但更多的还是被另外一个消息给掩盖过去了,说崔乐萍这一次生的时候那是难产的,娃子是屁股先出来,结果还是崔乐蓉这丫头拿了刀子把崔乐萍的肚子给剖开了把娃子给抱出来的,然后再把那肚子给缝上了!

这消息一传之后那是基本上人人都傻眼了啊,人这肚子开了口子,那哪里还能活的?这不是要把人给弄死了么,但又由不得人不相信,这些话那是从六婶婆的嘴巴里头传出来的,六婶婆是谁,附近几个村子有名的接生婆子啊,哪天崔乐萍生娃子的时候请的那就是六婶婆。六婶婆说出口的那基本上是不会有假的了吧?

也有不少不相信的人去问了六婶婆的。

“六婶婆啊,你这是亲眼瞧着人把肚子给剖开然后把娃子给弄出来的?”

“嘿,想个啥呢。我这老大一个婆子这一辈子可都没干过这样的事情的!”六婶婆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同人唠嗑,“我这大半辈子干的最多就是个接生,动刀子的时候就在家里面做个菜啥的,这一个大活人呢,谁敢上刀子!我倒是没亲眼瞧着人把肚子给剖开的,但那个时候阿萍丫头根本就是生不下来了,你们想啊,这生娃子的屁股先出来的能有啥法子的,我也是没法子的!”

“当时在屋子里头啊,我一瞧见娃子那是屁股先出来的,我就知道是要糟糕了,这种情况我也不是没有遇上过的,基本上都要出点事儿,当时阿蓉那丫头就说要动刀子,但老大家的那口子哪能答应的,甭说是她了,我也不能答应啊!阿蓉丫头就问我有几成把握能保大的,我哪说的准,你们当时是没瞅见,阿萍丫头这都快生了两个时辰了也没把娃子给生下来,压根就没啥力气了血还流了老多,再拖下去指不定就得流干了血也生不下来一个娃子,那丫头就说她想办法把大的小的都保住,实在不行也是要保大的。然后就让我们把人抬去院子里头了,我也是不敢看的,那丫头就让我背着站着,说是娃子一会就交给我。我当然是不敢看的,要是这一回头看到血肉模糊的看到肚子里头那些个肠子啥的,我这不得吓死么!老大家的那口子说是要帮忙,就瞅见一眼一下子就给昏过去,也不知道是瞅见了啥给吓的!”

六婶婆说道这里的时候也止不住笑了,她后头也没问郑氏那个时候到底看到了啥,不过想来应该也不是看到了啥好事儿,再说了她哪天其实也没帮上多少忙,但后头还是拿了一个封红,她心里头也高兴着呢,觉得崔家那二丫头可真是个不错的。

听到六婶婆这话的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六婶婆你就不去问问?”

“问个啥,难道还想要老大家的再晕过去一回不成?”

“那六婶婆,那阿蓉丫头就真的一点都不怕的?”

“我看她稳的厉害!”六婶婆回想起那个时候崔乐蓉的表现来都觉得这丫头那可真是个厉害的,“我这虽然是没看到她下刀子的,但没一回那娃子就给交到我的手上来了,我拍了两下那娃子不哭啊,我心里头都着急,但你们知道不,那丫头还能够一边缝着肚皮一边和我说让我使点劲儿地打,我听那丫头声音可稳了,要是换成其他的小媳妇,哪里能够干的出来这种事情的,甭说给人肚子上划拉开一道口中了,一看娃子不哭那都得给哭坏了!那丫头从头到尾的,声音都没抖过一抖!”

听到六婶婆这么说的时候,那些个人也都是有几分的意外了,这崔老大家的二丫头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么一个厉害的人呢,干这种事情的时候竟然连声音都不抖一下的,那可是比男人还要男人啊,不对,大老爷们的也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还不被吓坏的,一想到这一点,听得人也都是忍不住抖了一抖。

“六婶婆,那阿萍丫头还活着呢?”终于有人在一片寂静之中有些颤意地问出了这么一句。

“活着呢,精神头还不错!我今天早上还去看了一看呢,阿萍丫头昨儿就醒了,现在还不能吃啥东西,但那精神头还不错,还和我说话来着了!”六婶婆道,她昨天也是被吓到了,今天一早就上门去看了,在六婶婆的眼里,肚子上划拉了那么一道口子的那肯定是要出问题的,结果她上门时候一看,崔乐萍醒着呢,还陪着她说了两句话,那娃子也挺好的,一早上的时候送去了人家家头吃了几口奶,就抱在郑氏的手上,也不怎么哭闹的,别说现在把这些话说给这些人听得时候觉得就像是戏文里头一样的惊奇,事实上这可是比戏台子上唱的那些个戏文还要让人觉得不敢相信呢,六婶婆自己都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神奇了。

听到六婶婆这话说的时候,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也都是傻眼了,他们也都是从六婶婆嘴巴里头听说这事儿的,越听就越觉得不能相信,但又觉得六婶婆也没啥道理骗着他们,骗了他们也没啥吃的不是?可一想到这事儿是真的,又觉得这事儿……

“你们说,阿蓉丫头是打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本事儿啊?”

“前头这丫头不是在镇子上的李家干活的么,李家开的就是药材铺子,阿蓉丫头就跟着人家小姐的,人家小姐祖上那还是个御医呢,那可是给皇帝他们看病的,能耐着呢!”

“是啊,这事儿我也是听说的,那李家不也是对阿蓉丫头挺好的,当初家里头搬去京城的时候还把阿蓉丫头给放回来了,卖身契也给还了,一文钱都没要了,指不定就是在李家跟着学了的本事。”

“是啊,崔老头不也说了,他这腿每年到了下雨变天的时候就难受的厉害,后头不是阿蓉丫头弄了草药让他每天都煮着泡脚然后按着穴位啥的,现在走路虽然还是跛着,但听说变天的时候基本上也就不难受了。”

“那有个啥的,你们看看崔老大家的一家子在阿蓉回来之前那都是一脸菜色的,家里头吃不饱穿不暖的,结果那丫头回来了之后呢,家里头不但是吃饱了穿暖了,还买上了牛车,想想咱们之前卖蚂蟥的事儿,可不就是阿蓉那丫头给折腾出来的,咱们还不是托了人挣了点钱了!”

“是啊,你看崔老大家的弄的那啥稻田养鱼的,我看指不定就是那丫头出的主意,你看以前那崔老大也不是和咱们一样种田的么,今年就想着在稻田里头养鱼了。可别说,当时咱们可没少笑话了人,觉得人家瞎搞胡搞,结果人家瞎搞胡搞的还把县令大人给引来了,而且人家今年可舒服了,田里头都不用拔草了,哪像是咱们这大热天的还得泡在田里头累死累活的!看他们整的咋样,要是不错,等到开春犁田之前我也跟着一起整了!”

乱七八糟的说话不停地响起,村子里头原本对于崔乐蓉这丫头也没有多在意,小时候觉得这姑娘是个倔的倒也是个有主意的人,后头回来了又遇上了那退婚骗婚的,村子里头的人对这丫头也觉得是个倒霉的,这人家没遇上的事情一下子全叫她给赶上了,可现在这个时候,村子里头的人就觉得这丫头那真是个本事儿的,懂的多,还会接生!

这些个话传来传去的,传到后来的时候也就越发的厉害了,等到传到杨树村转了一圈落到萧易的耳中的时候他媳妇就成了那包治百病的神医了,还能够应付各种难产啥的。

萧易听到这种传言的时候那也是觉得无奈的很,村子上的人都闲的蛋疼,稍微有点事情就能够传的和什么一样,再转上一圈的时候又不知道是要变成啥样了,神医不神医的他是不知道,但他只知道他媳妇那是个有福气的,而且他看着她媳妇也不是那包治百病的,至少她睡了两天地铺的那眼皮子底下都有些青黑了,早上他去岳丈家的时候看着可是心疼了,但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让自己岳母去熬着夜守着人,他也是掰着指头算着呢,就想着等阿姐的疤收好了之后就可以把自己媳妇接回来,可得给人好好养上一养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