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零三章 产子(三)

崔乐蓉也早就已经想过了说出来之后肯定是会有这样的回答回答的,所以也没有觉得有多意外,要是郑氏能一下子答应下来,崔乐蓉才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

“阿蓉啊,你可别胡说了啊!”郑氏那额头上全都是冷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二女儿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她这不是说了是有法子的么,怎么现在却是说出这种话来了,这可不是要急死她这个当娘的么!

“我没有胡说。要么你问问六婶婆,她能够保证阿姐和娃子都安全有几分的把握,哪怕是不保小的只保大的也成。现在孩子胎位不正,是屁股先出来的,也就是说是难产,阿娘你也是生过几个孩子的人了,你也应该知道这种情况是个啥意思了对不对?你自己想想现在生娃子,哪怕娃子是头先出来的,也指不定会有情况发生,更何况是脚先出来的和屁股先出来的。”

崔乐蓉也是一脸的严肃,原本当着自己姐姐的面她也是不想说这话的,她现在这种情况,就怕她紧张,可这些话不说又不行,该怎么办还是要怎么办的,小得没保住她也不会太舍不得,但大的要是没保住的话她肯定是舍不得的。

“六婶婆,我阿姐现在生了都一个多快两个时辰了,你同我阿娘说说,要是再生下去,你有没有法子让娃子出来的,且不说能不能保住小的问题,我们单是谈谈大的能不能保住这事儿,你也知道的,我阿姐苦了这半辈子,要是现在折在这上面了那还留下三个小的呢!你也是看着我阿姐长大的人,你就说一句,你有没有把握?”

六婶婆听着崔乐蓉这话那也是紧张极了,刚刚看到娃子是先出来屁股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知道今天这事儿是怕要不好了,虽说她对二丫头所说的那什么剖开肚子的法子也是不赞成的,但……

“梅林老大家的,我就老实和你交个底吧,我老早之前就说了你家大丫头这肚子胎位不正怕是要难产的,要是这脚先下来的我还能够给想想法子的,可现在是啥样子你也看到了,我也不瞒着你了,我手头也没多少成算的,甭说是我这个产婆没成算,哪怕是你们请了别的产婆来那估计也是蛇我差不多的。”六婶婆老老实实地说道,她也是个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人,也知道崔老大和郑氏对自己这个女儿还是十分看重的,要是不看重,基本上就不会把人往着自己家里头接来了,而且还让自己这个女儿挺着个肚子生前头男人的娃子,还不是怕自己这个女儿有啥事儿么,再说了现在这种情况,六婶婆也是怕出点啥事儿,到时候归咎到她头上来那可咋办?都是一个村上的,到时候闹翻了也不好看不是。

“就像是阿蓉丫头说的那样,我手上也是法子不多,因为难产这事真是说不好的,咱们村子上那也不是没有难产的媳妇,这伤了身体往后不好生养了那还是运道好的,运道不好一点的时候,这……”

六婶婆也没有把话说完,郑氏哪里还有啥不明白的呢,六婶婆的意思就是说了现在是难产了,这能不能保住人就看老天爷给不给这个脸面了,要是不给这个脸面到时候她也是没了法子的。

“但,我这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说一定是会没事儿或是啥的,可阿蓉那头那剖开肚子这事儿我是不赞成的!这活生生的一个人呢,又不是牲口!这剖开了肚子咋能活?这活我可干不了,到时候闹出了事情,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来!”六婶婆这辈子最大的胆子那也就是杀鸡杀鸭杀鱼了,这活生生的一个人她哪里敢下手的?真要是这么干了,这活她可是半点也不能接了的,到时候出了啥事儿那可就是人命啊!

“那咋办啊?”郑氏现在也是六神无主的厉害了,她看着自己大女儿那苍白着的一张脸又看向自己的二女儿,一想到说是要剖腹的,郑氏现在不止是脚抖,就连手都在抖了,这哪能成呢就像是六婶婆刚刚所说的,那到时候可不得闹出人命来么!

“阿蓉,阿蓉!”

崔乐萍虽然现在是眼前一个劲地发黑,但对于这些话自己也还是听得仔仔细细的,她低声叫着崔乐蓉。

崔乐蓉上前了几步,半靠在床头,看着崔乐萍道:“阿姐,你有啥话要对我说的?”

“阿蓉,这是不是就是你之前所说的法子?”崔乐萍到现在哪里还有啥不知道的,自己这个妹子之前也是给自己把脉过的,也明确地和自己说了胎位不正的事情,却一直叫她放宽了心思,她问她有啥法子的时候也没见她和自己说的,想来就是因为这个法子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了所以她才一直不敢和自己说了吧?

“是。”崔乐蓉也不骗自己姐姐,“当初不说是怕你听了之后更加的害怕。”现在事情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那基本上也没有啥必要瞒着了。

“我也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阿姐!”崔乐蓉轻声道,“你身子太亏损了,又是胎位不正,极其容易出了事情。”

崔乐萍哪里还能怪自己这个妹子点啥,自己自打知道胎位不正开始就思虑太重了,可自打自己这个妹子来了宽慰了自己那一番话之后她这些天吃的好睡的好,心里面想的也都是有自己这个妹子在自己肯定是不会出啥问题的,那气色比起之前来那也算是好了许多。

崔乐萍肚子一阵疼,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抓住了崔乐蓉的手:“阿蓉,都这个时候了,你告诉姐姐,姐姐是不是要活不了了?”

崔乐萍也不想说这种丧气话,可现在的她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体一点一点的没力气,她还有啥不清楚的,要是娃子胎位正自己是还能够咬牙撑下去,可现在胎位不正的的情况下,自己还能够撑多久?这一点崔乐萍说不上来了,六婶婆她也知道的,都已经是到现在这个时候了她也完全没有必要再瞒着自己了,只怕自己的情况是要不好了。

“娃子要是能够胎位正了你要能再撑一下生下来倒也问题不大,可现在娃子胎位不正,不说把胎位调整要有多费劲,就算是调整了折腾了一阵子,我怕姐姐这样子也是撑不住到那个时候把娃子生下来的。”崔乐蓉这话也说的是个大实话,要是个身强体壮的媳妇也经不住生孩子这一朝,更何况还是她姐姐这种已经亏损了身子的,再这么折腾下去还没等折腾完呢就得先撑不住了,“阿姐我也不骗你,你现在这情况怕也是难撑的,我原本也是不打算说这事儿的,可要是再不说,我怕你到时候娃子没了生息不算,你也会没了生息的。”

要是有别的办法她也不想干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好么,可现在不是没得选择了么,折腾来折腾去的,把血流干了,那别说孩子了就连大人那也是要完全保不住的。

崔乐萍抓着崔乐蓉的手,那眼眸里头闪着光,“阿蓉,你有几分的把握?!”

“五成。”崔乐蓉肯定地说道,“我不能保证阿姐你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因为凡事总是有风险的。我能保证把你肚子剖开之后再给缝回去,保证不会死在被剖开了肚子这事儿上,但后头伤口也得好好养着,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不能说的那么的完全,我只能保证我会尽我所能护着你。”即便是在医院里面剖腹产那也是有分享的,更何况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伤口就是一个问题了,所以崔乐蓉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崔乐萍听到崔乐蓉只说只有五成的时候眸子暗了暗,但转念一想自家妹子至少还有五成的把握呢,六婶婆的话她看着也不像是把握很足的样子,而且崔乐萍也知道自己妹子这话说的额也是半点不假,她现在也已经觉得自己没啥力气了,再折腾下去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她可以不怜惜肚子里头这个,但是外头还有三个女儿还在等着她呢,她不能现在就有事儿,要是有事儿了自己那三个女儿可咋过?

崔乐萍一想到这里,眼眸里面也带了几分的坚定,她抓着崔乐蓉的手也更紧了一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好,我听你的,老天爷要是可怜我们肯定是会给一条活路的。”

郑氏听到崔乐萍这话的时候那一张脸越发的白了,觉得这到底是个啥事儿啊,自己一个女儿发疯也就算了,咋地现在另外一个女儿也是这样的头脑不清醒了呢,咋能答应下来呢!

“阿娘你别劝我,阿妹这话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阿娘我快撑不住了。”崔乐萍喘着气道,“阿娘我想活,阿妹这法子的确是凶险了点,可熬过去我就能活,要是熬不过去那也是我没了这个福气,往后三个丫头就得累你和阿爹多照看照看了。”

郑氏听到崔乐萍这么说的时候那老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哽咽着道:“说啥傻话呢,你福气在后头呢,你还不是常说往后要把娃子们都拉扯长大的,咋能在现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可不许说这种丧气话,阿娘我在这里看着你呢!”

郑氏原本想要劝的话都说不出话来了,她原本是想劝着自己这个女儿不要意气用事的,但现在看来,说这种话也已经没意思了,就像是阿蓉所说的那样,别说等他们相出法子来了,就算是法子想出来了也不见得还有力气生下来,到时候可不得出了事儿了么,既然是要这么干了,那就铤而走险一回吧,指不定就能过去了,人家都说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要是自己这个女儿真的是挨不过去出了问题,那也只能说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可自己这女儿都已经说了她想活了,想活着就成,想活着就能想了法子。

郑氏想到这里的时候抹了抹眼泪道:“阿蓉丫头你要咋做,你说吧,阿娘我都听你的,但你要记得不管咋样都要救你阿姐一条命,你阿姐之前实在是太苦了,可不能就这样……”

“我知道的。”崔乐蓉郑重地点了点头,她哪里是不知道的,要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就这么去了,她也没有办法好么。

花嫂子和六婶婆也一下子傻了眼了,这可是剖开肚子啊,这可是一个人啊,可不是什么别的东西,就真的这么干了?

“嫂子,婶婆,现在看来也已经是没有什么办法了,要是有别的办法我肯定是不愿意阿蓉这么干的,可你们也看到了阿萍你丫头也是快撑不住了,咱不能,不能眼睁睁地瞅着……”郑氏说道这里的时候那也是有些说不下去了,想她这个命苦的女儿怎么就遇上了这种事情了呢。

花婶子被郑氏这一哭也是觉得自己心里面软透了,原本就挺怜惜崔乐萍的,“我知道,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阿萍丫头就那样去了,咱们现在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看阿蓉丫头是个厉害的,指不定到时候也是没啥事情的!”

花婶子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也是有些无奈,她看了一眼打从看到娃子屁股先露出来时就有些手足无措的六婶婆也知道她基本上也是没啥法子了,要是眼睁睁地看着阿萍就这样被折腾的血都流干了娃子还下不来那肯定是连一口气都不剩下了,那还不如找的别的法子,她看阿蓉丫头也是镇定的很,应该是有法子的!

“成了,咱们也别在这里磨叽了,耽搁的时间再多,怕阿萍丫头更是不落好。阿蓉丫头你说要是婶子干点啥,婶子肯定是没啥话说的!”花婶子抹了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把,坚定地说道。

“咱们得把阿姐抬出去,这屋子里头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楚,趁着现在外头日头好,到时候也能够看的清楚一点!”崔乐蓉对于这乌漆墨黑只有一盏小小的油灯亮着还氤氲着水汽的房间早就已经不满了,只是看他们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那也是没啥办法,可要让她在这个地方里头给自己大姐做剖腹产手术的话,那她肯定是做不了的,光线不好影响判断很容易出现事故的。

“啥?”花婶子也愣住,这是要把人给抬到外头院子里头去?可这千百年来就没有人在院子里头生孩子的,不过一想到她也是头一次听见要把肚子剖开生娃子的事情,花婶子也觉得这也不算个啥了。

“那成,我出去让我家那口子把你们家的桌子和我们家的桌子给抬院子里头去,底下垫着一床棉絮!”花婶子忙道,既然是要抬出去了那肯定是不能摆放在地上的吧,她一下子就想到了法子。

“婶子你让叔和大龙哥四周不管是用啥法子都得给围起来,哪怕是加上架子晒上棉被也成的。”崔乐蓉又急急忙忙地交代了一声,她倒不是怕别人看到女人生娃子晦气啥的,而是觉得到时候怕她一下刀子之后吓死一群人,到时候那问题就更大了。

“成!这事儿包我身上,你可放心一会就弄好。”花婶子急急忙忙地就出去了。

崔老大和花大勇此时此刻就在屋子里头,见到花婶子跑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就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娃子生出来了?”

但问完了之后也就觉得似乎有点不对,这娃子要是真的生下来了那肯定是要哭的呀,可从刚刚到现在这不是还没有听到娃子哭么。

“老大哥,我说了你别怕,阿萍丫头难产了,现在娃子是先露出了屁股,六婶婆现在已经是没了法子了!”花大婶急忙道。

“那可咋整啊?”崔老大一听到难产了那就整张脸都皱起来了,这可不是啥好事儿啊!

“阿蓉丫头说她有法子,就是得把肚子剖开把娃子弄出来,否则时间耽搁长了到时候不管是娃子也好还是阿萍丫头也好,那可都得没命!”花婶子道,“大勇你去把大龙叫来,两个人把家里头的那桌子给抬到老大哥家院子里头,再把老大哥家的桌子也给抬到院子里头去,咱们还得把周遭给挡起来。”

“啊?这那成啊!”花大勇一听说是要把肚子给剖开啥的整个人脸色都已经白了,还想说两句的时候却是给花婶子给撵出了门。

“有啥成不成的你给我赶紧干活去,速度得快点别磨洋工!”花婶子泼辣地道,她这一回头就瞧见了那脸色难看的厉害的崔老大,想了想还是开了口,“老大哥,咱们现在也是没了法子的法子,咱总不能眼睁睁地瞅着阿萍丫头闹出了事情吧?六婶婆哪儿是没啥法子了,咱们心里头也清楚,这女人遇上难产的时候运气好点才能够活下来,运气差点的时候那怕是不能,阿萍丫头说她想活的,我看阿蓉丫头也不是那样一个没成算的人,咱们就走一步看一步了,一会你领着娃子们上屋子里头去,我让阿菲丫头也跟着去照应着,咱不能让娃子们瞅见这样的事儿。”

崔老大又何尝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呢,但凡要是有法子的话那也是不用走到这一步的,既然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肯定是因为没有法子的法子了。

“成。”崔老大重重地应了一声,那声音里头充满着无奈和恐慌。他把最小的小丫往着自己怀里面带了带,心中也开始不停地乞求着上天希望自己的大女儿是能够平安无事的,现在都这样了,他也不能说啥了,就是期望着自己那一贯能干的二女儿真的能够把这事儿给好好办成了才成,要不然这往后这三个娃子是要咋办哩。

花嫂子听到崔老大这么说的时候那也是松了一口气,她也怕崔老大说个啥呢,要是到时候说点啥了,她还真是有点应付不来的,见现在崔老大不说了,花婶子也接着去忙去了。

崔乐蓉交代完要交代的事情之后自己也跟着出了门,院子里头两桌子也已经拼凑起来了,花婶子正在往桌子上铺上稻草和家里头旧棉絮。

崔乐蓉先是去了厨房,一进门就已经闻到了那淡淡的药味:“阿菲你已经把药熬上了?”

崔乐菲也一直站在那儿看着药罐子的火候,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崔乐菲急忙应道:“阿姐你之前不是和我说要是看到情况有啥不对的时候就把药给熬上么,我刚刚就一直心慌的厉害,大姐这时间也忒长了,我就想着把药给熬上了,阿姐这药到底是干啥的呀,大姐现在到底是咋样了啊?”

“别问那么多,一会你把药给熬好了之后就等阿娘和花婶子他们把大姐抬去院子里头,你就把药给阿娘,叫阿娘把药给大姐喝下去。”崔乐蓉道,“我去换一身衣衫,一会你别往院子里头凑,要么就呆在厨房里头要么就回了屋子去帮阿爹看了大丫她们都成。”

“二姐!”崔乐菲急忙扯住崔乐蓉的衣袖不让人走,原本还没啥着急的可刚刚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崔乐菲那是更加的七上八下了,这到底是出了啥事儿自己二姐是要这样交代着她的?而且大姐不是要生孩子么,这生孩子不在屋子里头生怎么就去了院子里头了?这到底是出了啥事儿?

“二姐你告诉我到底是出了啥事儿,你不能啥事儿都不让我知道啊!”崔乐菲道。

“大姐难产了,所以现在只能剖开肚子把孩子拿出来,否则大姐和孩子都得死,你别问那么多了,一会千万别去看,那不是你应该看的!”崔乐蓉交代了一声,虽说这件事情她原也是不想同这个丫头说的,但就怕自己这会要是不说点啥这丫头胆子大了到时候就凑上前去了,那可不得闹出大事儿来了么。

崔乐菲一听崔乐蓉这话,她也是吓了一大跳,也是不敢拦着崔乐蓉了,但看到自己这个二姐即将要踏出门口的时候,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二姐,你那么本事,你肯定不会让大姐出事儿的是不是?”

崔乐蓉点了点头,也不在这里耽搁了,转身就走。

崔乐菲六神无主的很,虽说刚刚自己问出了那样一句话来,但事实上她心里头也还是没底,可现在除了相信自己二姐的话也没有旁的法子了,她仔细地把药煎好倒在碗里头,又小心翼翼地端出了院子里头去。

她大姐现在已经被抬到了院子里头的,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被子上也已经沾染了一些个血迹,她大姐那一张脸刷白刷白的,郑氏正抓着崔乐萍的手在说话,而四周围也已经架好了架子,上头晒上了被子,把四周都遮挡了起来。

“这是二姐让熬的药。”崔乐菲把汤药递给了郑氏。

郑氏接过了碗,看了崔乐菲一眼道,“丫头你甭在院子里头张望,一会也别凑过来看,去屋子里头呆着去。”

郑氏现在脑门上也是一脑门子的汗水,却也还是记得不让自己这个女儿看这种事情的,这事儿就她这个年长的老人都觉得怕的很,现在手脚都还有点使不上力气,这事儿又咋能让自己这个年轻的丫头凑上前来看的?

“二姐说了,我一会就回屋帮阿爹看着大丫她们去!”崔乐菲有些紧张地道,她素来是个倔强又胆大的,可现在这个时候她还真的是干不出来啥胆大的事情,一想到一会那可能见到的血肉模糊的事情,她哪里还敢看的。

“去吧!”郑氏也点了点头,她微微扶起了崔乐萍一些,将汤药吹得不那么汤口了之后就小心翼翼地给崔乐萍给喂下。

崔乐萍现在腹痛如搅,哪里还能吃得下什么东西,但听到这汤药是崔乐蓉让准备的,她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忍着疼痛一口一口地把那一碗汤药给喝了下去。

等到喝下去也不过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崔乐蓉就觉得自己那是眼皮已经耷拉的不行了,她想要努力睁开那一双眼睛,却不想怎么得也睁不开来了,这头一歪就没了啥动静。

郑氏正是在紧张的时候呢,看到自己大女儿这样突然之间歪了头,她喊了两声都没答应还以为她是疼的厥了过去,就想着去掐了人中,可掐了那人中之后也没啥反应,郑氏一下子就着急了。

“阿萍,阿萍你咋地了?你可别吓唬阿娘啊!”郑氏慌了,怎么就好端端的一下子都不应声了,就连掐人中都没啥反应了,这丫头该不会是?

“阿娘你别喊了,我给阿姐吃了昏睡的药,这样我一会动手的时候她也就不会觉得疼了也不会动弹。”崔乐蓉换好衣服过来的时候就瞧见自己阿娘还想着去掐了人中把人给叫醒,她也是有些无语了。

郑氏一听是汤药的关系那也一下子放心下来了,她刚刚还以为自己女儿就这么不成了呢,现在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就不怎么着急了,她看到崔乐蓉那一身打扮的时候也是楞了一楞。

现在的崔乐蓉头上扎着一块花布巾,把头发全都藏到了布巾里头去了,身上也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她手上拿拿着一个小包裹,跟在她后头的还有崔乐菲,她的手上捧着一个小木盆,那木盆里头有着浓烈的酒味,崔乐菲进来了之后就把东西一下子给搁置下了,半点也不敢耽误地就走了。

等到崔乐菲放下了之后其他人才看到那酒里头泡着一把匕首还有其他的古怪东西。

“一会六婶婆你给搭把手吧!”崔乐蓉把自己手上拿着的小布包放了下来,解开了包裹之后里头是一些干净的纱布,还有白布,那白布上头别着一枚样子古怪的针和一些个线,还有几个小瓷瓶。

崔乐蓉把这些东西拿了出来,放在一边,底下是一身白色的衣衫。

“我哪里敢啊!”六婶婆一听说是要她帮手的,她那脸色就有些发白了,她可从来都没有这样接生过的。

“六婶婆你别怕,你到时候背过身去别看,我就是把孩子抱出来之后你给搭一把手就成,我还得给我姐缝起来呢,我一个人顾不来这么多。”崔乐蓉道。

六婶婆听到不需要她看着,这么一想之后倒也是没啥可担心的了,她原本是怕这丫头到时候要让自己帮忙呢,要是帮忙的话她肯定是不成的,她这辈子都还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呢,一听到崔乐蓉只是要她抱一把孩子,他一下子就镇定下来了,抱一把孩子啥的那有啥问题,她这接生的抱的孩子可多了。

“这还成。”六婶婆想了一想之后也觉得这个问题不大,不就是抱一把孩子么。

“阿娘你去找一身干净的衣衫让婶婆换上,然后把手给洗干净再过来。”崔乐蓉交代着。

“成不成的?要不我也留下来帮一把手?”郑氏还是有些不敢确定,“我也去换一身衣衫,再过来吧。”郑氏觉得自己还是得在一旁看着比较好,这万一要是有啥状况的到时候也能够帮帮忙。

“也成啊,就是到时候你可别吓坏了就成是。”崔乐蓉也不反对,但心里面么对于郑氏还是没有多大的期待的。

郑氏急忙拉着六婶婆去换了衣服洗了手,花婶子那是不敢的,所以干脆就呆在外头,背朝着人,就连看也是不敢看上一眼的。

郑氏和六婶婆重新进去的时候,崔乐蓉已经换好了手术服,这还是她之前做的,稍微简陋了点,但也还算是不错,手上的手套那也是白布里头缝着两层的油纸,一张脸也已经被口罩遮住了大半。

郑氏看了自己这二女儿一眼,然后就低头去看自己的大女儿,身上的棉被也已经撩开了,甚至衣衫也撩开了露出了白花花硬挺的肚子,肚皮附近还隔着白纱布,搁在木盆酒液里头浸泡着的工具也已经拿了起来,就放在那一块白布上。

崔乐蓉手上拿着镊子,镊子上夹着一块浸透了白酒的纱布,她小心翼翼地在崔乐萍的肚子上擦拭着。

崔乐蓉看了郑氏和六婶婆一眼道:“背过身去吧,我要下手了。”

郑氏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含含糊糊地透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一个紧张,当下猛地咽了一下口水,六婶婆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哪里还敢看啊,直接就背过了身去了。

郑氏站在原地也没有背过身,虽说她现在手也有些微微的颤抖,但到底也还是觉得自己这是个当阿娘的,不管咋样也还是要帮上忙才成,想了想道:“我就这么看着吧,一会指不定还要我帮忙呢!”

崔乐蓉听到郑氏这么一说,她也不吭气,知道自己阿娘现在倔性子上来了,要是在平时的时候自己说不定还会劝上两句,但现在这个时候她也来不及的顾及那么多了。她拿起了刀子,直接往着崔乐萍的肚子上一滑。

郑氏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女儿下手能那么快的,她就瞧见那划开的口子上一下子出了血,只觉得眼前整个发白,还没得她回过神来这脚一软就一下子软倒了。

“咋啦?”六婶婆也是听到动静了,但也是不敢回头去看就怕自己看到一些个不该看到的事情、

“没事儿,我娘晕过去了!”崔乐蓉声音里头半点也不见紧张,她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了,郑氏原本就不是个胆大的,偏要跟着过来看自己剖腹产这不是自己虐待自己么!

六婶婆听到郑氏晕过去了也没啥,她都在这个村子上过了大半辈子了,郑氏是个什么性子的人自己还有啥不知道的,刚刚就知道这人在逞强了,只是没有想到事到临头的时候会厥过去。

“不要紧吧?”六婶婆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有心想要走到郑氏那边去看看情况吧,就怕自己看到点血肉模糊的,到时候可咋整,别说郑氏昏过去了她也跟着昏过去。

“没事儿,等我办完了之后再看看就成。”崔乐蓉也不去理会倒在地上的郑氏,郑氏身子骨还不错,估计就是有点晕血和吓过去了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六婶婆听到崔乐蓉这声音里头半点也没有紧张的,心中也是连连叫惊奇的,她觉得这蓉丫头啊,那可真是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啊和村子里头的姑娘也不大一样了,村子里头那些个差不多年纪的大姑娘大媳妇的哪能见到这种事情呢,更别说还是剖开肚子,没吓得晕过去就算是不错了,就算是没有吓的晕过去吧,那哭啊叫啊啥的肯定是少不了的,但看蓉丫头这样倒是镇定的很。

“阿蓉丫头啊,你可算是个本事人了,你也甭笑话六婶婆我,到头来我也还是没啥胆子的。你这法子啊六婶婆我大概这辈子也是不敢的了,实话也不瞒着你啊,以前我也是遇上过像你姐这样的情况的,结果那个时候大小都没保下来。”

六婶婆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还是不免地有几分的嘘吁,她这大半辈子也见惯了,生的时候要是顺利的,大小都在,不顺利的时候那就是什么样的情况都有的,年纪轻轻的小媳妇就这么去了留下个刚生下的娃子,要不就是娃子没保住,要不还有更惨的就是大人小孩都没保住的,她有些时候也是没办法往外头说,这女人生孩子那完全就是拿了性命来博的。

“六婶婆,娃子给你!”崔乐蓉一把把还还有些血肉模糊的娃子塞到了六婶婆的手上,打断了六婶婆的那些个想法,六婶婆接到手里面那还沾着污秽的娃子手一顿,这么快就把娃子就弄出来了?!

“婶婆,你干净让孩子哭啊!”崔乐蓉听到后头没啥动静急忙说了一声,她现在赶紧着处理她姐姐的问题呢,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管别的。

“唉!”

六婶婆也不敢耽误了,她一下子就把娃子嘴巴和鼻子的脏东西给抹了干净,把娃子倒提了一下那厚实的巴掌一下子就往着娃子的屁股上拍去,这动作是六婶婆也是做的熟练的很。

“蓉丫头娃子就是不哭啊!”六婶婆两下下去了之后见娃子还没点动静也着急了。

“用点劲儿,反正不是你的孙子,使点劲打了!”崔乐蓉喊了一声,她把胎盘弄了出来之后就开始缝合子宫了,现在哪里还能够抽得出空来管那么多。

六婶婆一听是崔乐蓉这话,知道这丫头现在也没有办法顾及着自己,狠了狠心又狠狠地拍了两下,那两下下去之后就听见“哇”的一声洪亮的哭声响了起来。

“哭了哭了!”六婶婆也觉得自己的眼窝有点热热的,她把脐带打了个结,又从架子上拿了准备包裹孩子的襁褓,小心翼翼地把孩子给包裹好了。

“阿蓉丫头啊,是个带把的呢!看那声音洪亮的,这精气神可好了!”六婶婆抱着娃子说道。

崔乐蓉迅速地把自己大姐的肚皮也给缝合好了,然后撒上了她调配的伤药,再用纱布小心翼翼地包好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把她身上的衣服拉扯好了,这才给盖上了那棉被,又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崔乐蓉扶着桌子,也觉得眼前有些发晕。

花婶子在外头听得仔细,在听到那娃子一声响亮的哭声的时候就已经欢喜不已,这才多少时间呢,原本对阿蓉那主意也还是有些不赞同的,在听到那一声哭声的时候也是高兴了。

“阿蓉丫头啊,这是已经好了?”花婶子在外头问道。

“好了好了,阿萍那丫头生了个带把的小子,你可听到那小子的哭声有多响亮了吧,阿萍丫头往后有后福着呢!”六婶婆高声应道。

“真的啊,那可好了!”花婶子听到这儿的时候也是眼眶微热,心道阿萍那丫头可算是熬出头了,往后身边也是有个小子傍身了啊!

------题外话------

么,今天有万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