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两百章

崔乐萍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还是没个底,“阿蓉,你别骗姐姐。”

崔乐萍心里头是真的没底,这生孩子的时候最怕遇上的就是胎位不正这事儿了,生孩子就是鬼门关前头兜一圈,运气好不好到时候可真的是半点也吃不准,哪怕是前头生过孩子的婆娘都怕出什么岔子呢,更何况像是她这样都快赶上一年一个的了,这身子骨原本就是弱的很,她哪里是能够不担心的,自己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在家里头也是一个晦气,原本自己就已经给这个家丢人的了,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往后村上的人指不定要咋说了,这对底下的弟弟妹妹都不好,再者,自己要是还活着还能厚着点脸皮哪怕是在娘家也还能帮点干点活,不至于太拖累了人,要是自己不在了,那到时候自己留下那三个娃子可不得落到了自己那阿爹阿娘的身上了,所以她得活着,一定要活着。

“阿姐你就放心吧,我在呢,总不能让你有事儿吧?”崔乐蓉让崔乐萍安心,“总有法子的,你就安心着吧,别没事自己吓自己了,到时候原本没啥事儿的你都给自己吓出事情来了,那可怎么办?你就放心着吧,我得在这里住好些天呢,等到你平平安安生下来了我再走。你信不过别人还是信不过我啊?”

崔乐萍听着这话心里面也是一松,是啊,别人阿海信不过难道自己这个妹子也信不过不成,如果自己这个妹子都没有啥办法了,那她也就只有认命的份了,现在自己这妹子就在自己的身边,那肯定是要想着办法帮着自己了的。

“阿蓉,你一定是有办法的对不对?”崔乐萍抓着崔乐蓉的手,那神情之中带了几分的坚定,“阿姐我想就指望着你了,你可千万不能让我有事儿,我这还有三个娃子呢,我要是走了,到时候全都在啊爹阿娘的身上了,我可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你就放心吧啊!”崔乐蓉拍了拍崔乐萍的手道,“我说什么也会让你平平安安的!”

崔乐萍听到自己妹子这么说的时候自己这才放心了一些,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往后她是一定会好好帮衬着自己这个妹子的,只要能让她过了眼下这一劫难。

崔乐蓉又和崔乐萍说了一些个体己的话,她那神色如常半点也没有露出担忧的神色出来,看着她这个样子,崔乐萍心里面也是大定了,觉得自己这妹子这样的本事儿,那肯定还是会有办法的,要是这没办法的话也不会这样安慰着自己,所以脸上那自打知道自己这胎位有些不正的之后露出的愁苦之色也一下子消散了,也带上了笑容,高高兴兴地开始和崔乐蓉说起了话来了,说起了最近家里面的事情还有自己那几个丫头的事情,说道大丫他们三个丫头的时候,崔乐萍的脸上也都是高兴的神色,说最近那几个丫头是天天一起来就看到她们那姨夫给送来的大西瓜,现在说起姨夫来的时候那可是比她这个当亲娘的还要亲近几分来着。

崔乐蓉也顺着崔乐萍的话说了一些,说的两姐妹也是带着笑,笑闹了一阵之后,崔乐萍这才领着自己那三个孩子去喂鸡,现在家里面的鸡和兔子都是按他们母女四人在管着的,这个活也是也不累人,而且最小的娃子现在也开始在学走路了,走得还不是太稳,摇摇摆摆的偶尔也还会跌倒,但那性子倒是个乖巧的,哪怕是跌倒了基本上也不哭,自己站起来。大丫那孩子原本就是个懂事的,又有点老气横秋的,在对着自己那两个妹子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以姐姐的身份自居的,会帮着看着人,甚至还会提着小篮子去外头田埂上割草。

郑氏也没有让小娃子们干点啥,她是个心疼娃子的,尤其是自己现在也没有孙子孙女也就只有这三个萧外孙女的,那是看在眼内疼在心底里头,可到底也还是架不住大丫那孩子实在是太懂事儿,只要是看着人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出门割草的就要提着篮子跟着一起去,真要是不让她去了那还得不高兴呢。

等到人都不在了,郑氏这才有些不安地看向自己这个女儿,声音也压得低低的,“你和我说个老实话,你姐的情况到底是咋样?现在你姐和娃子们也不在,你也甭骗了我去!”

崔乐蓉这才看向郑氏道:“从胎像上来看,阿姐这一胎,胎位不正的可能很高。”

郑氏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也是有些着急了:“那可咋整?你就不能把那胎位给弄正了?这要是娃子手和脚先下来的,到时候可就问题大了!你是不知道,我当初听着六婶婆说这事儿的时候我这心里头就一直吊着呢,六婶婆帮着人接生了一辈子,咱们村上不少人家的娃子可都是她接生的。”

六婶婆在他们附近也算是个比较出名的接生婆子了,像是他们家里头这些个娃子也基本上都是六婶婆给接生出来的,当时六婶婆一看那肚子就偷偷告诉她说是不大好了,她这心里头也是着急的没了办法,六婶婆也是担心着到时候出现啥问题的,那可是接生了大半辈子的婆子啊,这人都说情况不咋好了,她这个当娘的也都是吃不下睡不着的,六婶婆的那话也是不敢明白了和自己那丫头说的,怕说出来了之后吓着了她,所以郑氏也都是藏在自己的心底里头,现在这种话也就只敢和自己这个二女儿说的,对自己的大女儿只敢说是胎位不正的话往后生的时候可能是要辛苦一些这样的话。

“那能咋办?现在这月份也都已经这么大了,就算是我有办法也没法弄了啊,万一要是弄出个好歹来也不好说!”崔乐蓉也是有些无奈,现在孩子基本上都已经入盆了,她能有啥办法?手上也没有工具啊,难道真以为她靠着双手就能够把胎位给硬生生地掰正了回来不成,胎位不正这事儿她也是不想的么,现在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只能看到时候的情况了。

“要是孩子是脚先出来还成……”崔乐蓉想了想道,她当初擅长的也不是妇产科啊,不过当年也是在妇产科里头实习过的,要是旨在使不行的话,也就只有最后的一个办法了。

郑氏听到崔乐蓉这话说的时候,她心里头也是忍不住有些揪心了,这脚先下来的最多就是多折腾点,运气好点的话那还是能够母子二人都能保住的,运气最差的也就是孩子不能保住了,但运气要是不好点,这娃子的屁股的话……

郑氏想到这一点也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越想越觉得心惊肉跳的,“这该死的王根清,害死我女儿了!”

郑氏现在是把所有的怒火全都发泄在了王根清的身上,连连诅咒着这个男人,觉得要是没有这么一个男人的话现在自己这女儿指不定还有旁的好日子可过的,可偏生就是寻了这么一个没良心的男人。

崔乐蓉看着郑氏那样子也是没有办法,现在说这么多有个啥用的,到底也不能改变了啥不是。

“成了成了,现在都已经和那家没啥关系了,咱们也没有必要再提那家人家,到时候要是被姐姐听到心里头还不知道是要咋想的呢,再说家里头不是还有三个娃子在么,咱们也得小心一点,三个娃子都不是个啥懂事的年纪,当初也都是和王根清相处过的,要是听到咱们这些个当长辈的人这么说着,那娃子心里头得咋想?”崔乐蓉也不想提王根清那一家子,但要是咒骂着人就没有啥必要了,毕竟现在都已经断了关系了,往后就是要把几个孩子看管一些,等到长大了之后再和孩子们说了清楚就成,不然在这样的环境下过日子,孩子们还不知道得有啥想法呢。

“阿娘,你也注意点,咱们当着自己的面说两句倒是不打紧的,孩子们现在也都在长大,要是学了去也不好,指不定往后还会变成像是奶奶那样尖酸刻薄的模样,难道你就不怕娃子们变成那样啊?”

“呸呸呸!”郑氏急忙道,“你这混丫头说的啥话呢,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咱们家那三个丫头可乖着哩,往后那肯定都是水灵水灵的大姑娘,那里会像是你奶奶那样的!”郑氏嘴巴上说的这样的自信,但也还是觉得自己刚刚那些话还真的是不好再在那几个小丫头面前说了,人不是都说了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么,这一不留神长歪了那可咋整?

“你记得就成,往后也别往着那些个爱搅事儿的婆娘跟前带,孩子们就是爱学的。”崔乐蓉也笑着道,“往后就让小弟教娃子们读点书啥的,懂点事理也好。”

“女娃子读那多书干啥呢,阿菲那样的有一个是难道还不够啊,咱们家是要出几个状元郎不成?”郑氏忍不住就道,她也是把自己小女儿看在眼内的,自己这个小女儿也是个心大的,现在就整天折腾着的,要是再把那三个娃子的心也折腾大了,那家里头可真是不知道要咋办了,“就你上一次和我们说的,阿菲那丫头就一直跟着小安认字啥的,那叫一个认真,我看再这么下去也甭想着给这丫头介绍个啥亲事了,估计一个也看不上!要么就是给人寻一个认字的?但我这心里头也还是没谱的。”

郑氏见自己这小女儿认字啥的虽一直也没说个啥,就是怕往后这姑娘懂的东西多了吧,那心就更大了,他们家又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哩,要是找个读书识字的娃子就怕人家也看不上他们家呢,而且郑氏也不觉得那些个读书认字的人那都是个好东西的,尤其是在经过了萧守业那事之后,别说那些个读书识字的人家看不上他们家了,就连郑氏自己都还看不上这些人呢,这人模人样的指不定那肚子里头就一肚子的坏水,还不如庄稼汉子老实。

“再说吧,不是说好了再给阿菲两年的时间么,你这现在又提这事儿指不定又得闹!”崔乐蓉对于亲事这事儿也是再是提不起什么兴趣,虽说现在都讲究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但看在崔乐蓉的眼中还是有些草率,人都没见过一两回就要求过一辈子的,要是遇上个憨厚的人那还好点,要是遇上个不怎么样的人那就很容易出现悲剧的,所以她在这事的立场上就和郑氏不一样。

“成了成了,都说好了不提了,这事儿我也已经记下了!”郑氏道,她这不也就是在自己女儿面前提上一提么,旁的时候那可是啥也没说过的。

“那最近家里头都没啥大事儿吧?”崔乐蓉问道,仔细想想她也差不多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没来家里头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还能有啥事儿的,自打和那边关系也断了之后也没啥大事儿,你奶奶这人就是有些碎嘴,但这面子上过的去就成了,西瓜的时候咱们家也送过去一块的,别人也说不出个啥来!”郑氏道,“也没送多,就送了一块过去。后头你奶奶还借着机会来说过,话里话外的都说是要吃了西瓜啥的,她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的,就送过去那一块西瓜也得给那边几个小的尝尝的。我就直接当着人的面说了,当初说好了就逢年过节的时候会送点东西过去,她的口粮也不少了她,这西瓜是萧易花了心思种出来卖的,也没亏了她啥的,要想吃就去买去三文钱一斤,要吃多少买多少!”

郑氏说起这一句话来的时候,那脸色上也是有些笑意,章氏还想着从他们这儿拿好处呢,当初念着村子里头都没发话的自是不好意思多说个啥的,现在村子里头也都已经发话了,平常就断了往来,她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是客气了,还想要从她的手上扣去好的,那是不可能的了,当时章氏一听说要她掏了银子买的时候那神色就一下子拉下来了,郑氏也懒得理会人。

“肯定也没少说我这孙女不孝顺,说小时候没少给我把屎把尿拉拔大了吧?”崔乐蓉对于章氏那也是了解的很,当初就没少说这话,现在听到郑氏要她花了银子去买了西瓜吃那肯定是要扒拉这些个旧账的。

“也亏得她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打小就看顾过几回的!”郑氏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就来气了,想她当初刚生下阿萍的时候,章氏一看是个丫头片子的那是转身就走,要不是崔老大是个实诚人,她那月子都坐不好,哪怕是后头生了阿文的时候章氏也没多高兴的,自己这几个孩子也都是自己拉拔着的,阿萍大了也就帮着她这个阿娘招呼了底下的弟妹的,就章氏都宝贝着自己的外孙还有崔老二生的那些个娃子去了,还说啥把屎把尿的话,总共就抱过几回的?哪怕是双抢下地的时候,那老婆子都给老二家的喂了吃的,就把她家这几个娃子给落下了,回头看到的就是自家的娃子饿得哇哇大哭的。

郑氏一想起这些事情就忍不住来气,所以现在不用再多给章氏脸面了之后她都觉得自己那是一身的轻松,章氏在她的眼中那就是一座沉重的大山,几乎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算了,不提人了,不然这好端端的日子又觉得没啥清净的了。”郑氏道,“我去割点猪草,你姐就你给看着!”

崔乐蓉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崔乐萍在有崔乐蓉在家的时候,那整个人还真的是放松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没了之前的那些个愁苦之色,她哪里能够想到在崔乐蓉面色平静的时候,她心里头那也是吊着一颗心的,就怕自己这姐姐出了啥问题,还偷摸着让萧易上镇上的时候给配了药回来,把家里头自己备下的那工具也给带来了,那药也不是别的,而是麻沸散,崔乐蓉心里想的就是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就只能用那剖腹产的法子了,所以白日里头清闲的时候,崔乐蓉就没少在一旁回想当年在妇产科的时候,她倒是不怕的,就怕到时候吓到了旁人。

萧易也不知道自家媳妇心里头想的那些个事情,倒是乖乖地把东西都给送来了,还问了崔乐蓉是不是最近有谁伤了,要不怎么会想到要自己拿了这些工具回来了。

崔乐蓉也是不敢同萧易明说的,含含糊糊地就把事情给带过去了,索性萧易也不是一个喜欢寻根问题的人,也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萧易最近闲着没事儿都在家里头做木工呢,他先是拿了小木头做了那木质的脱谷机的模型,他是按照崔乐蓉给画的那图样给画出来的脚踏式脱谷机,他那模型做的也是十分的精巧,一动那脚踏里头的滚轴就开始转动起来了,他也尝试着做了手摇的,虽说也一样会转动,萧易对比起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脚踏的好点,至少不需要人帮手了么,所以他也还是决定做成脚踏的,他看着那脱谷机的时候看着也觉得有趣,又想到打谷的时候里头总是要混上稻叶啥的,就想着要做一个风车,想着那谷子倒进去了之后风车转一转就能把杂物和稻谷分开啥的,他一边想就一边开始做了模型,这玩意也没有图样给他看的,所以也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摸索了几天之后倒还真是给他做出了一个模型来,这个不能做脚踏式的,只能做成手摇的了。

萧易做了那一个模型之后也是高兴的很,可惜的就是自家媳妇不在身边,他想要炫耀炫耀都没有地方炫耀的。

萧易把模型打造出来之后就准备自己做脱骨机和谷风机了,不管做出来成还是不成的那也还是要得先做了才知道得。

萧易找了村子里头的人帮着上山砍了好些个树木回来,村子里头的人瞧见萧易要砍了那大树也还是觉得十分稀奇的,萧易也往外说脱谷机的事情,到时候成还是不成都是没个准的呢,要是说的早了到时候要是没成可不就给人看了笑话了么?所以也就说自己想打点东西。

村子里头的人也都没往着心里面去,时常也会有人上山砍了树回来打点东西的,像是他们这地界就有这些个老林子里头的树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很多都粗壮的很,像是家里面要打点啥的也都是有的,村子里头就有些有木匠手艺的,像是萧易,村子里头都知道这小子这也会点那也会点的,就之前那木头屋子里头的东西都是自己弄的,就连那灶台都还是自己垒的,他要说要打点东西,也没有人好奇,倒是有几个人问了他媳妇是不是怀上娃子了,这要是怀上娃子那也是正常的很,给娃子打个小床小车啥的,萧易也是被村子里头的人打趣了的脸红极了,他倒是想啊,但这不是还没个动静么,心里面一边渴求的厉害,嘴巴上说的却还是自己和崔乐蓉两个人还年轻,在孩子这事儿上不着急。

村子里头的人哪里听信萧易这话的,这小子看着孩子就是个眼热的,可偏生成婚大半年了也没见他媳妇有动静,倒不觉得崔乐蓉是个不能生的,这丫头自己就懂医术的,真要是有事儿那能不知道么,大概也就是觉得娃子的缘分还没到,所以才没了动静,这事儿也不是没有的,那些个新嫁娘头一年半载没个动静的也不少,等到缘分到了之后,那三年抱两啥的都是没啥问题的。

萧易把木头从山上扛下来了之后就开始打造起来了,得空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自家院子里头做木工活的,村子上的人就没少打趣了萧易这是打算做了木工来了。

------题外话------

今天容我喘口气,腰疼。明天接着万更。

关于脚踏式打谷机的问题啊,我印象也不深了,小时候老式的也是用电的,木质的也就后来的时候看过一回,于是昨天百度找了图片,度娘把谷风机指成打谷机,于是就成了手摇版本的,作为一个四肢还算勤的一把年纪的作者其实真没下过田插过秧,小时候妈妈下田割草的时候,我就搬着个小板凳坐田埂上练高音,因为田里面好多水蛇,作为一个见蛇色变的人,从小高音就练得十分不错……现在基本上想砍人种田也看不到了,田都变身成鱼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