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九章

萧易好一会之后才提着一筐子的西瓜过来了,那西瓜也都是个头大的,光是看着都觉得叫人舒服。

刘言东看着那大西瓜也觉得有些高兴,刚刚光是吃的西瓜那也觉得滋味十足,真不知道这一家子是怎么种出来的,之前那菜的滋味就好,现在种的西瓜的味道也好,吃的时候那是怎么都觉得不够吃的,别看那筐子里头是有好几个大西瓜,但真要算起来,还不够他们一家吃的呢。

“嫂子,回头的时候我让阿和来你家收西瓜!”刘言东觉得吃过一次之后就整个都忘不了,他就想着天天能够啃上这样的一个大西瓜,那日子过的可不要太好。

“现在西瓜还少了点,等过阵子再来吧,那个时候就多了。”萧易和赶车阿和把那一筐子西瓜给提到车上一回头听到的就是刘言东的话。

“就是因为现在少么!”刘言东道,现在想要吃一个西瓜那是一个多么难的事情啊,眼见着西瓜都已经摆放在自己的面前了,他能当做没有这一回事儿一样不放在心上么,那肯定不能啊,“萧大哥你可别小气啊,你就可劲地往着我们京城那儿送去,现在这个时节哪里能吃到像是你们家这么好吃的西瓜,给再多钱都有人愿意买,你放心得了,肯定亏不了你们的!”

“那你还能一天拉一回不成?也好歹让我们这里的人吃两个不是!就种了这么点瓜地,想要多也没有啊。等下半年的时候我再买点荒地开了,明年多种点。”萧易也觉得种西瓜这玩意来钱也还是快的很呢,明年那肯定是要多种一些的了。

“就是不能一天拉一回这才念着啊!”刘言东也笑了,“反正到时候我让阿和过来拉。”那说话里头倒是带了几分的孩子气。

萧易也不置可否,觉得也就是这一阵子的事情,等到时候西瓜遍地的时候这小子那就不稀罕了,到时候还得嫌弃从这里拉回去还费事儿呢。

虽说是要走,但事实上也没有多少离愁别绪的,主要陆逍和萧易他们两口子相处的时间还不算太长,所以走的时候倒也没有太过伤心,但就算是个阿猫阿狗的相处久了多少也还是有几分的感情的,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人呢,所以心里面多少也还是有几分的不好受。

“我这就走了,你小子往后可得高兴了吧?”陆逍瞧着萧易道,他这身上还是穿着萧易的那一身衣衫,刘言东来的时候也没给带衣衫来换,再加上陆逍这几天穿的也有些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啥不好的,穿着也觉得舒服的很。

“你这衣衫我是不能还你了啊,你小子不会小气吧?”陆逍对着萧易问道,那嬉笑的神情里头也还是多少有些不舍。

“你都已经穿了好几天了,现在才来说这个还有啥意思!”萧易也忍不住笑了,“矫情个啥呢,我还能为了个衣服把它从你身上扒了不成?”

“别舍不得,改天送你点好的!”陆逍一本正经地道,“你们两个做的事儿我都记着呢!”

“那可多谢你了咧!”萧易也没把陆逍这话当做一回事儿,“往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还是上家里头来坐坐吧,虽然没点啥好东西的,你也别嫌弃就成了。”

“我看你家好东西还是挺多的,留着点酒,回头找了空我上你家来和你喝酒!”陆逍道,他像是个老友一般地拍了拍萧易的肩膀,这才踏上了马车。

“等回头我也来!”刘言东也是看到萧易给的那两坛子的酒,忍不住就想起了当初送回家的那鹿血酒,那可真是个好东西呢,大冬天的时候喝上两小杯每天都是热乎乎的半点也不觉得冬日里头难过了。

萧易也说不出啥太热情的话来,像是那种什么改天你们上了门来回好酒好菜地招待了你们这种话真是打死他都说不出来的,只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肯定会作陪的。

等到刘言东也上了马车之后,赶车的阿和这才轻轻地扬了一扬手上的鞭子走人了,马车慢慢悠悠地离开,也不知道到时候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那马车慢慢地远走,直等到马车渐渐地没了踪影之后这才回了神来。

“人走了,要明天人问起来的时候咱咋说?”萧易问着崔乐蓉,这几天陆逍也一直都在他们家转悠呢,等到明天人不在了,村子里头的人肯定是会问上一声的。

“就说人走了呗,就搭了刘家少爷的顺风车走了!”崔乐蓉道,这么说来也没啥可说的,刘言东到他们这里来的事情基本村子上的人都知道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走的时候捎带一个人这也不算是一个啥大事儿不是?毕竟他们说出去的时候那也是远房亲戚,这亲戚啥的总不可能一天到晚地就在他们这里呆着不是?

“也是。”萧易想了一想这话也觉得挺对的,反正刘言东来了顺便稍上一程这话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不相信的,他走进院子里头,看着那有几分冷冷清清的院子的时候那还真是觉得有几分的不适应,以前这个时候自己是在院子里头干点活计的,还指使着陆逍也给帮着干点活计啥的,现在少了一个人,那还真少了个帮忙的。

“对了,阿娘今天和我说,阿姐到月底的时候差不多就该发作了,让你记得到时候提前回去!”萧易这才想起自己差一点就要忘记了一大清早上郑氏交代自己的事情了,现在陆逍人也不在了,他也觉得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也不需要顾及个啥了。

“哦,这事儿我知道着呢,到时候我回家去住几天,你咋样?是跟着我一同回去住还是一个人呆在这儿?”崔乐蓉也记着这事儿呢,她也想着差不多到月中靠近下旬的时候就回去住几天,这生孩子这事儿可说不好,随时有可能会提前也说不定会延迟两天,她肯定到时候要回去帮忙的了。

“那咋好意思回去的!”萧易一听崔乐蓉这问话就觉得有些不妥,大姐生孩子的,他一个当妹夫的人咋好意思去的,这传出去的时候也不好听不是,那肯定是不能去的。

“我到时候就在家里头呆着呗,反正我也是天天要上镇子上的,到时候也是要去阿爹阿娘哪儿转一圈的,住哪儿就太不合适了,再说了咱家还有那么多的地和庄稼要打理呢,每天早上也还得摘菜,不好过去的!”

崔乐蓉也就是一问而已,原本也没打算着让萧易去那边住,主要是还真的是有些不大好听的。

“那你到时候吃饭咋办?”崔乐蓉就忍不住问道了,像是现在她在家还成,一般三餐她都会做,可到时候要是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可得他自己洗衣做饭了,他一个大男人的能干的好这些活?

“能咋办啊,自己做点吃了呗,你也甭担心个什么劲儿了,我以前的时候不都是这样过来的,虽然做的不咋好吃,但好歹也还是能吃的不是?”萧易道,“再说了,你也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你还不是要回来的么!”

萧易是半点也不为自己担心的,以前没成婚之前他还不是自己照应着自己就算是那个时候跌断腿的时候,他也还得折腾起来给自己做吃的呢,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才是真的享福了,村子上的人都说他是个有福气的,他听着这些话的时候也是觉得这样的,他就是个有福气的,要不然咋能遇上这么好的一个人呢!

“你早上一早要摘菜啥的,哪里还有啥时间做早饭吃的?!我看到时候咱们家拿点米面去大柱家,我和嫂子说了早上做早饭的时候做你那一份,你早饭就在嫂子家里头吃了,午饭的时候要不就在阿爹阿娘哪儿吃,要不就在大哥哪儿吃了算了,晚饭的你自己做点,要是不乐意做菜就中午的时候从哥哪儿弄点菜回来,晚上就给自己做点热乎的东西吃了就成,你看咋样?”崔乐蓉想了想之后道,她也知道萧易这人是个脸皮薄的,那一般都是宁愿折腾了自己也不愿意折腾了别人去的,所以她也就只能想出这么一招来了。

“那多不好啊,整天去嫂子家的,人家看着也不好!”萧易一听崔乐蓉这话就觉得不好,他这天天上人家家里头吃的也觉得不好意思呢。

“咱也不是去白吃了啊,咱们那点米面过去,你就凑合着吃一顿么,你大清早饿着肚子下地也就算了难道还要饿着肚子上镇上不成?那日头一久不得饿坏了自己么!”崔乐蓉道,“咱多拿点过去不就成了,到时候咱们家里面不是还做了咸鸭蛋,到时候你也拿了几个过去叫嫂子他们尝尝鲜,一起吃了呗!”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说,他心里头也觉得高兴着呢,自家媳妇这么说那还是心里面有着他的存在的,那还有啥不好的,他听着倒也是觉得有几分的道理的,想想他自己在家里面那还真是早上要来不及的,做了早饭之后那基本上摘菜就容易来不及了,但不吃早饭的话那还真是有些不经饿。

“那成吧,就是要麻烦大柱哥和嫂子了。”萧易道。

“有来有回么,咱们下一次多帮衬点人家就成了!”崔乐蓉道,她现在这个村之上过日子那也是已经习惯了有来有去的生活了,到时候萧大柱一家子帮衬着自己家了,那往后自己家也会帮衬着人家的,这也算是这个村子上的隐藏的习性。

“恩。”萧易点了点头,“那我中午的时候要不就在阿爹哪儿吃了,反正每天都是要去一趟的,回头我还得忙家里头的事情。”

“行,那到时候可得辛苦你几天了。”崔乐蓉也知道他们家别看的确是不怎么忙的,但仔细做起来的时候那还真是有不少的事情要忙的,一天下来也少不得要辛苦一些。

“这有啥辛苦的,比起以前来的时候那日子可不知道要好过上多少了!”萧易满不在乎地说道,他现在那叫一个享福的厉害,以前的辛苦日子现在回想起来就和一场梦一样的。

下午的时候也没啥事情干,萧易也就帮着崔乐蓉一起炮制草药,该清洗的清洗,该晒的就晒的,一边还能够说说话。

“今天上午的时候村子里头的人说起了到时候碾谷的事情呢。”萧易也就顺口和崔乐蓉说起了这个事情来了。

“恩?碾谷子还有啥事情?”崔乐蓉有几分的不了解,她看向站在一旁的萧易。

“这里头可有不少的事情了,每年的时候因为碾谷子的事吵架的都不少,咱们村上也还是好的了,最多也就吵几句而已,像是别的村子上那还有干架的,一个村上的打得头破血流的都有。咱们这里的河也算不错,山上又有一条小溪下来的,就算是旱啊涝啊的时候也没有干涸过,别的村子上还有因为稻田里面的水的事情干架的也不少呢!”萧易顺口就说了,这种事情每年的时候都要出点事情来,光是他听说的就有能不少的事情呢,像是他们村子还算是和睦的也少。

“哦?”崔乐蓉也很少以下地,所以对于这种事情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也还是有几分的兴趣,让萧易给说下去。

“你想啊,这天大旱的时候,这水啥的不也是少了么,田里面谷子好了的时候少了水倒是没啥的,但之前可都要有水的啊,这不就要为了水争抢起来了么。还有涝的时候,田里头多了水就要往外放么,要是不放的话那还不得把秧苗给涝死了,但这引水和放水的时候也还可能会过了人家的田地啥的,到时候人家那能忍得住的?引水的时候就怕别人家把水给占了,放水的时候有怕别人家里头的水到了自家田里头,水没过了秧苗啥的,那可不得都能打起来么!”萧易道,这道理也简单,说白了就是大家伙都不愿意当那吃亏的人,所以时间长了那肯定是要闹起来的。

“咱们村上就没出过这样的事情?”

“哪能没出过呢,但村子里头的长辈那都是看的很紧的,这吵架啥的拦不住,可干架啥的都有老人们镇着呢,所以基本上也不敢闹大了,但光是那吵架啥的也足够闹腾的了,像是王氏每年的时候就没少和人家吵。”萧易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也还是不免有些嘘吁,他原本也不想说起王氏的事情的,但是在他们村子上这么闹腾的人似乎也就只有王氏一个,所以也就只好拿了她举例了。

“咱们村上晒谷场就那么点大小,每年可都是要轮着的啊,要是不轮着来家家户户抢着来那能张罗得开的?再说了那碾子也就那么一两个在,都得轮着来呢。所以村子里头一般都是按照抓阄来干这事儿的,要是运气好一点的时候吧,那谷子在地头多留一两天也没啥事儿,就算是割下来了,晾着两天也没事儿,这不就是怕下雨么,双抢那个时候也忙的厉害呢,要一边收了地一边就得整地插秧的,恨不得一个人就掰成两个用的。那先的人在旁人眼中也就占了便宜了么,总有那么几个眼红的没少在后头说了那些个酸话,像是王氏这样的人,她看着人家用了碾子用了晒谷场啥的,能不觉得人家占尽了便宜,能不觉得眼红的?”萧易道,“这说点酸话啥的那也还算是客气的,还上人家地里头偷摸两把稻谷啥的,捡了人家地头落下的稻穗啥的都不是啥大事,村上到了那个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和她吵架的人那还真是有好几个呢!”

崔乐蓉也觉得王氏原本就是一个极品的人,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人竟是能够极品到这个份上的,都是一个村上的做的是这样的难堪。

“那到时候咱们家可咋整啊?”崔乐蓉也是有些开始担心了,他们家这也是有好几亩地呢,还说是双抢啥的,那个时候抢的就是时间啊,割稻一类的她还多少能够帮衬点忙,但插秧这事儿她是真没办法帮上忙了,自己下田去插秧的,那完全可就是一个去捣乱的啊,回头自己插的秧还得萧易补上一回呢。

“没事儿,咱之前不也是这么干了么,就早几天晚几天的事情!”萧易倒是半点也不担心的,“你想啊,咱们割了稻也不见得一下子就能够轮到晒谷场不是?到时候可不就有时间下来了,把谷子从稻上打下来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哩,光是这事儿就得费了一些个时间,到时候谁家忙完了咱们花点钱找了人给帮衬帮衬,到时候肯定是有办法的。要不到时候咱就和里正叔说,咱往后靠一点就不和人抢那晒谷场了,咱先犁田插秧呗。”

倒不是萧易舍得花那个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他媳妇真是个不怎么会干农活的,所以他也只好想点法子了,村子上总有那些个家里面劳壮力多的,到时候就花点钱请点小工吧。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么一说,她倒是也不着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那可得到时候天气好才成,要是天气不好也是个问题!”

“那没事,到时候指不定村子上的人还得来寻了咱们要借牛的,到时候也就只能厚着点脸皮了不是?”萧易说起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就有些无奈了,到时候碾谷的时候有牛的人家就成了香饽饽了,村子上这么一些个人家里头总有几家是没牛的,像是今年春耕的时候自家的牛被借出去过两天,所以萧易也就想着这个法子来了。

“恩?”崔乐蓉一听萧易这话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了,“现在没有打谷机么?”

崔乐蓉印象里头那木质的打谷机应该是很早以前就有了啊,想她小时候也是见过打谷机的,那一般都是电动的,也可好用了,木质的那种打谷机她也见过几次,像是她之前窝着的那些个小地方就有一个,还是村上很多年前留下来的东西呢,别看把式老了一点活像是应该放进博物馆里头的老东西一样,但事实上却还是好用的很,村子里头那些个节俭了一辈子的老人都不舍得那点电费啥的,打谷的时候还会用到这个玩意,她得空的时候还去帮过不少忙呢,也知道这个玩意,所以一点也不陌生。

“那是啥?”萧易一听崔乐蓉所说的就有些不大理解了,打谷机是啥玩意来着?他可真没瞧见过,别说是在他们村上没瞧见过了,就是别的村上也没有这个玩意啊,一般不都是先在架子上摔打,然后再用碾子碾过,把谷子碾下来,然后用簸箕颠着把叶子啥的给扬了。

“啊?真没有啊?”崔乐蓉问道。

“没瞧见过。”萧易老老实实地说道,“咱们一般都是先在架子上摔,等到摔的差不多了再用碾子碾过,那谷子差不多就掉下来了!”

“就是一个可以脱了谷子的机器,你等等,我去拿纸笔给你画了样子去。”崔乐蓉一听萧易那么一说就有些来劲了,光是听萧易那说的现在打谷啥的也根本就是一个麻烦事啊,到时候他们家也好几亩地的谷子呢,自己要是使不上劲儿了那这些活计到时候还得全落到萧易的头上去,那他就算是个铁打的也完全是受不了的,但要是有打谷机的话那就方便多了。

崔乐蓉也顾不得自己那些个药材啥的了,进了屋子里头拿了纸笔出来,就做在堂屋这里开始画,她把记忆里头的那个木质打谷机给画了出来,那打谷机是用脚蹬的,但崔乐蓉觉得脚蹬的多少还是有些不大方便,要是换成手摇的或许还能够方便一点。

她把那样式给萧易看了,还给仔细地讲解了其中的那些个构造,其实这玩意真要说起来复杂也不能算太复杂,就是里头那打谷的玩意得需要用铁做了。

萧易一看这打谷机就一下子给迷住了,再加上崔乐蓉这说的,他觉得真的要做出这么一个玩意来之后那打谷起来还真是能够省下不少的事情来的。

“大概具体就是这样了,我就觉得吧,这脚蹬的多少还是有几分的不舒服,要不咱能不能改成手摇的?”崔乐蓉觉得这事儿多少应该还是能够改动的,但她到底也不是个工匠,所以一说要改的话,那只怕靠她那肯定是改不好的,再加上里头还需要用到铁做的叶子,到时候也还是得找了铁匠去打出来呢,萧易虽说不是一个正统的木匠,但到底也还是比她要强上不少吧,这种东西应该也还是能够看懂的吧?

“能做的。”萧易连连点头,其实看着这个玩意,萧易觉得只要找了铁匠把里头的铁片啥的给做出来,那到时候自己打也能够把这个玩意给做出来,也不是太难。

“要不我试试看能不能做出来吧。”萧易看着这玩意也是有些见猎心喜,要是能够看到这么一个玩意从自己的手上给做出来,那肯定就能够少了不少的事情干了,再说了现在离收谷还有一段时间呢,自己慢慢打出来那也够时间了。

“成啊,你只管试试看,反正现在离收谷子还有一段时间呢,就是你自己看着点,别把自己给累到了。”崔乐蓉也不反对萧易自己做,在她看来,萧易真的要是能够把这个东西做出来也不错,反正她是没有人手巧了,他既然自己都能够盖起一个房子来,那这点事情应该还是难不倒他的。

“放心吧,这才多少活哪能累到哪里去!”萧易那是半点也不当一回事儿的,他一般最忙的时候也就是忙上午那一会,吃了午饭和晚上那会基本上就没啥事儿的,空着也是空着呢,倒不如做做这种活计,他现在也觉得自己这日子过的的确是有些清闲了,别人家都在田里头忙活的时候自己都闲着,看着别人眼里面那还不知道自己是有多扎眼了,现在好了,要是能够干这个活自己也就不用怎么出门了,回头也不扎眼了不是?

“我明天回来的时候我就去打铁铺让人给打了东西去。”萧易那是一脸的磨刀霍霍的模样,“回头要是能够做出这个来,我就再给打一个出来到时候给阿爹阿娘他们送去。”

萧易还是记得自己老丈人那腿脚不怎么好的,到时候要是有了这打谷机能省不知道多少事儿呢,到时候只要把谷子往着晒谷场上一晒,晒干了就往麻袋里头一装,都不用怎么和人抢了晒谷场的地了!

“成,这事儿你自己做主就成。”崔乐蓉也点头,反正这事他自己看着办,真的要能做的出来时间上赶得上的话那肯定是要给自己阿爹阿娘哪儿送一台过去的,不然也实在说不过去啊。

萧易越想越有几分的激动,他一把抱住了崔乐蓉道:“阿蓉你懂的可真多啊!”萧易现在可是庆幸极了,自己怎么就能够遇上这么一个好的媳妇了呢,这老天爷也实在是太眷顾了他了不是!

“干啥呢,我还得去整理我的药材呢!”崔乐蓉被萧易抱了一个满怀,还没等挣扎开呢,萧易就已经亲了下来了,不管不顾的很,反正现在是在自家屋子里头,这抱得又是自己的媳妇,那自然地也就没啥顾及的了。

萧易这人那也是个行动派的,既然是要做这个东西了,他上了镇上的时候就找了铁匠去打造那打谷用的那个玩意了,他也做了一些个研究,原本是打算做成木头的,木头上头再给钉上那三角的钩子啥的,但后头想了想用那么一节木头做的话其实分量也不轻,再加上到时候架上三角形钩子的时候也容易出裂这个问题,所以干脆就是打算全部用铁做,中空的桶,上头都是钩子那也基本上差不离多少,这样也还能够用的更久一点。

萧易也听从了崔乐蓉的意见打算做成手摇模式的,这样也多少能够省点力气,转动起来或许也能够比脚蹬的方便点。

萧易最近几天在镇子上那也算是个红人了,主要也还是卖了西瓜得来的人气,前一回买过萧易家西瓜吃过的人基本上就没有觉得不好吃的,回过味来的时候只觉得满嘴都是西瓜香,所以知道萧易每天早上都要上镇子上来送菜的,那基本上都掐着点在镇子口就等着人来了,生怕去的迟了一点就没遇上西瓜了,偶尔见运过去的西瓜少了还要不高兴哩,尤其是镇子上有钱一点的人家,那基本上都是整个抱走半点不带废话的,第二天也还是要来再买了的,写个买切开的也都是每天和抢一样的。

崔乐文看着每天早上在铺子门口的这点动静也是忍不住发笑,都觉得自家这生意那还是早上的时候最好,要不是知道自己家里头地上种的西瓜少就够一家子吃的量,崔乐文都想和自家阿爹阿娘说要不改天种了西瓜卖了算了。

当然,这话崔乐文也不过就是当做笑话一样地同萧易说过一句,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的很,萧易为了早点种出这点西瓜来那肯定是没少下功夫,自家阿爹阿娘的年纪也不小了哪里还这样折腾的起,还是种点菜稳稳当当点,这西瓜过了这天到了六月中下旬去那就得贱了,到时候镇子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卖西瓜的呢!

萧易卖了西瓜之后就拉着几个空的箩筐上打铁铺去了,他们镇上也就一家打铁铺,生意也还成,萧易把自己后头画的那一张图纸交给了铁匠。

“师傅,你给瞅瞅这玩意能打不?”萧易心里面也没个底,这事儿也就只好问了铁匠去了。

铁匠拿了那纸张一看,那上头画的倒是清楚的,他这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要打这玩意那还真是个麻烦的活,“能打,就是麻烦了点。到时候少不得要费点功夫劲儿,你这玩意也是要做成空心的吧?那就是要麻烦了点,得好一阵子才能做出来呢,你等不等得及?”

“那得多少时候才能做出来哩?”萧易急忙问道。

“至少得等小半月啊!”铁匠道,“费工夫着呢,你要是等着住那就等着吧,要是等不住我也没了法子。”

就小半月萧易当然还是能等得了的。

“那做两个吧,”萧易道,反正打都打了,那肯定是要做了两个的。“那我半个月之后来取第一个,你看成不?”

铁匠点了点头:“成啊你要是想半个月之后来拿两个可就得多加工钱了,你要是不着急的话,那就一个一一个来,反正也不差那么点功夫,你想做成多大的?”

萧易这尺寸昨天晚上的时候也已经想好了,和铁匠仔细说了自己要的尺寸之后付了定金领了条子就回去了,这半个月的时间也够了,他这不还得把那框架给做好了不是,这样到时候就一下就能用了。

崔乐蓉是早上跟着萧易的牛车一同去的中央村,郑氏在看到自家女儿女婿的时候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咧,都说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般也难得上娘家,也就是个逢年过节的时候,原本女婿家里头的事情也是不少,自己还偏生要把女儿给拉到家里头来帮忙,这说出去也还是她这个当丈母娘的不是了。

“萧易啊,你看阿蓉这几天也不在家的,你要不还是在家里头吃饭吧?”要是在平时的时候郑氏那肯定是要留了自己这个女婿一起留下来住了的,可现在这个情况她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没事儿阿娘,我和阿蓉都已经商量好了吃饭的事儿,你也别担心,我这么大一条汉子难道还不会自己给自己张罗不成?”萧易也知道自己这丈母娘那是个好相处,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也都知道她这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急忙说道,“阿娘你就甭担心我了啊!”

“诶,你反正就是想吃了就上家里头来,等阿萍好了,阿蓉就回去了,我就想着让她在这里我这心里头也能够安定一些。”郑氏道,她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是松了一口气,“等回头阿蓉生孩子的时候,我肯定也是要去照顾月子的。”

她这话也就是告诉萧易,她是不会忘记了自己这个女婿和女儿的好的,再加上萧易也没有爹娘啥的,到时候阿蓉生月子她肯定是要照顾妥当了的,会照顾到出了月子再走的。

“欸。”萧易这脸微微一红应了一声,抱了一个西瓜抱着进了门放到了堂屋的桌子上,“阿娘这西瓜留给你们。”

“你这憨子!你这天天给咱留一个西瓜的干啥,这么老大一个西瓜拉到镇子上去卖了也不少钱呢!前头让你给留的两个西瓜我们也分给人吃了,村子上就没有一个人不说好的!”

郑氏说起这个事儿来的时候那也是一脸的自豪啊,之前她特地让萧易留了两个大西瓜,在村子上人中午在田头休息的时候送过去了,吃完了之后都说好的,听说她这女婿种出来熟得早的西瓜在镇子上一斤卖三文钱还不少人抢着要的时候那些个人可羡慕了,现在村子里头说她闺女嫁得不好的人那都没几个人了,都在后头说他这个女婿是个好的,本事的很,听得郑氏心里头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没事儿,阿蓉也喜欢吃呢!”萧易笑了笑,出了堂屋就去帮着把菜放进了他放菜的箩筐里头,然后拉着牛车就走了,那憨憨厚厚的样子看得郑氏那是心里头更加高兴了。

郑氏早就已经准备着崔乐蓉过来了,早早地就收拾好了屋子和床铺啥的,打算到时候就和自己这二女儿睡一屋,让老头子和小儿子睡一屋,小女儿和三个丫头睡一屋来着。

崔乐萍被崔乐蓉说了一通之后那倒是愿意出门了,虽说每次走出门也不远,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三个娃子那是一天一个样,现在那一眼看着也不像是瘦得和皮猴似的了,一张瘦猴脸基本上也都已经长开了,在崔家吃的好睡的好的也不用操心个啥的,一个一个看着可欢实。

崔乐菲也在家里头,最近自己大姐快生了,她也就不怎么上镇上的铺子里头去帮忙了,一般都是在家里头看看孩子做做饭洗洗衣衫再去割点草喂了田里头的鱼,那原本像是个炮仗一样的性子倒也是沉稳了几分。

三个丫头起的晚,在看到在院子里头的大姨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很,崔乐蓉虽说最近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来崔家了,但偶尔也是会让萧易从镇子上回来的时候给三个丫头带点小零嘴的过来,萧易给的时候也不说是自己买的,都说是崔乐蓉让买给娃子们吃的,三个娃子那可都记得这个大姨的好,对萧易这个“姨父”也是特别的好,每次瞧见了也还是会在那边嘴甜叫个不停,每次看得萧易都眼热不已,就想着生个女儿来好让他捧在手掌心上,到时候就算是天天抱着上镇子上买东西也是高兴的很。

崔乐蓉给崔乐萍把了把脉,这一把脉之后眉头就微微蹙了起来,郑氏也是有些忧心忡忡,“我早早地就让咱们村子上接生的六婶婆来看过了,六婶婆说这娃子有点胎不正啊,阿蓉丫头你看这是要咋办才好?”

胎位不正这事儿也真是不好说的,郑氏就怕出现到时候屁股或者是脚先出来的事儿,接生婆子一般也是怕遇上这种情况,这要是一个不好就容易一尸两命的啊,以前村子上就有一个新媳妇怀了孩子,结果那孩子是屁股先出来,生了半天也没生下来,后来是大的没保住小的也没保住,现在自己女儿遇上了这事儿,郑氏也不在心里面着急的?

崔乐蓉把脉的时候也是发现了这情况,事实上她现在也还真是没有啥好办法,毕竟没有机器帮忙呢,她看到自己大姐这一脸忧心忡忡的也觉得这事儿不好当着自己大姐的面说,往坏里头说不是诚心吓人么!

“没事儿阿娘,这还不是有我在么,你怕个啥!”崔乐蓉道,“要是我不能干,你干啥还要把我特地叫回来,叫回来了我肯定是能够把这事儿给办好的,你就放心吧!”

崔乐萍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一直紧蹙的眉头也一下子松散了一些。

------题外话------

小时候村里面有电动打谷机,公用的,真的是要排队轮的,好吧,瞬间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推荐简寻欢发家致富种田文《种田娶夫养包子》

各种美食,忠犬男主,乖巧萌宝。

值得一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