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陆逍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额时候那也是有些意外,毕竟碍着男女之间的大妨,一般除了吃饭和之前给他换药的时候基本上那都没有和他多接触的,他倒是有心想要同这人说说话,可她没事儿也不朝着他看正眼,别说是闲聊上几句了

所以就算陆逍有心想要问上两声也是问不到的,更别提萧易这人就像是个护犊子的母鸡一样,总是那样虎视眈眈地看着人了,他哪里还敢和人说点啥的,那个时候自己的伤还没好呢,指不定被萧易这小子一顿削,那传出去,到时候他还要不要这张脸面还要不要?

现在听到崔乐蓉这么问的时候,陆逍也觉得稀罕,嘴巴上却还是问道:“咋地,你就不怕到时候村子里头的人看到了说闲话?”

他看这个村子里头的人虽是淳朴,但也喜欢说那些个东家长李家短的事情,到时候看到指不定是要被说的。

“说什么闲话,你是我们家的亲戚,带着亲戚上山采药能有多大的闲话可以说的。再说了,你不是和萧易说了你那侄儿都和他年岁差不多了么,那我这个侄媳妇辈儿的和你这个长辈还能有啥好说的。”崔乐蓉道。

得!

陆逍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真觉得这明明年岁上也差不离多少的,但现在她这话一说之后那还真有点自己身为长辈还为老不尊的感觉。

“成了,走吧。”陆逍道,“早点去早点回,免得到时候萧易回来人都不在还以为是出了啥事儿了呢。”

“没事儿,我一早和他说过了今天是要上山的。”崔乐蓉道,“他回头来要是咱们还没回来也会给做饭的。”虽然做的一般也就那样,好吃算不上,吃不死就成了。

陆逍这么一听之后那就更加没有啥好说的了,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他还矫情个啥,原还想着要不上山打个猎啥的,但萧易家里头也没有啥打猎的工具,想想也就算了,但到底也还是拿了家里头的砍刀,有个工具在也好,万一遇上点危险还能应对应对。

崔乐蓉也不说点啥,领着陆逍就上山去了,她也打算稍微进山林子里头一些,到时候还真指不定是会遇上什么危险的事情,陆逍这几天一直在打拳,是个练家子的,所以她也觉得放心。

崔乐蓉和陆逍进山的时候村子里头也有些人进山砍柴去了,看着崔乐蓉背着背篓再拿着小药锄的时候就知道她是要采药去了,他们也已经习惯看到崔乐蓉三不五时这般打扮着进山,每次出来的时候总是会背着一背篓在旁人眼中看着就是杂草的药草,对村子上的人来说,野菜啥的那还是知道的,这药草还真是不熟的。

“萧易家的,今天是要进山采药草啦?”村子里头人都带着笑脸问道,也瞧着跟在崔乐蓉后头拿着砍刀的陆逍,“今天不和萧易一同进山了啊?”

“萧易上镇子上去了,我这亲戚是个练家子也认识草药,我就把人喊上一起进山采点草药了,早点去早点回么。”崔乐蓉和气地道。

“那成,你进老林子里头的时候可要小心着点,端午都过那些个爬虫啥的都出来了,那些个东西也都是厉害的,你也得当心着呢!”年长的基本上也是要叮咛一句的,老人们都是这么说的,端午就是毒日啊,端午一过,那些个毒虫毒蛇一类的就开始折腾了,山林子里头原本这种东西就多的很,要是一不留神还真有可能遇上这些玩意,像是他们上山砍柴的人也都是小心翼翼的很,有些长虫那长得颜色还是和树枝颜色差不多的,还真有不留心就给碰到的,这运气好一点的时候碰到的也就是没毒的,也就是疼一下子出点血而已,要是运气不好的遇上那毒的,那可就倒霉了,还得赶紧着送到镇上去看了大夫,他们村上也有个早年被毒蛇咬了的,就咬在小腿上,现在那小腿也还是和正常人的有些不大一样的,索性还是留下了性命来了。

“叔,我省的,你们砍柴火的时候那也得注意一些哈。”崔乐蓉也不是那么不知道好歹的一个人,被人家这样叮嘱着,她也是记得人好的。

“誒,都知道呢,你早点去吧,早点回来,老林子里头啥都有,一会我们砍点柴火还得下田摸草去,你让萧易吃了饭就去抱了草去,可别客气个啥!”

“成咧。”崔乐蓉点了点头,和人打过了招呼之后就带着陆逍往着深山里头去了。

陆逍也不是第一次进老林子了,对于他来说,这老林子也算不得什么危险的地方,天下间比这个危险的更多了去。

崔乐蓉虽说也小心,也小心着那些个凶猛的野兽,那些个毒虫毒蛇一类的倒是不怕的,她出门的时候带了驱虫药粉,这药粉的效果十分不错,之前她上山采草药的时候也都会带上,基本上也就不用畏惧。

临出门的时候崔乐蓉也让陆逍带上了一些,陆逍不置可否,但也还是带上了免得到时候出个意外啥的,像是猛兽一类的陆逍自认自己还是有这样的本事把它给处理好了,但对于毒物一类的,陆逍也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现在日头还早,老林子里头也还有瘴气,崔乐蓉给了陆逍一颗药丸,这药丸也是她自己做的,就是为了防止在瘴气丛生的老林子里头中毒用的,陆逍二话不说地就吞了下去,这种药丸会做的人也是不多,陆逍对于崔乐蓉那可是更加好奇了。

“你还会做这种药丸的?”陆逍好奇的很,“这种药丸一般也就只有皇宫内院的那些个太医们才会,而且一个一个的都捂的很紧。”

崔乐蓉到这个时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这个时代的医术那也是多少有些了解了,这个时代不同于她所认知的任何一个朝代,她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而且这个时代的医术怎么说呢,反正比她所处的那个时代要弱上很多,那些个历史上的名医那是一个也没出现,即便是在书上也没有,镇子上的那些个大夫,她虽是没有怎么深入接触过的,但那医术大多也都是平平。

所以现在面对着陆逍的这一个问话,崔乐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想了想之后道:“我以前在李家当过婢女,看过李家的医书。李家祖上那是出过御医的。”

崔乐蓉觉得把所有的事情往着李家身上推去,那是应该最简单不过了,出过御医的家族自是和寻常人家不大一样的。

陆逍想了想道:“哦,是那个李家啊。祖上倒是的确出过一个御医,他家现在也有行医的,但我看那李家的医术也就那样而已,比起你来倒是逊色不少。看来李家要么就是现在没了能人了,要么……”

陆逍的话顿了顿,其实他的意思也就是已经十分的明显了,他是不怎么相信就崔乐蓉那一手的医术是从李家学来的,虽说接触的不多,但陆逍也能够感受到,她的医术不同于旁人,谁会想到把伤口给缝合起来,就算是能想到了谁有这个胆量去这么做的,而且他看他身上的那些个疤痕来看,她缝合的时候也还是十分的有讲究的,而且那动作也是熟练的很,并不是临时起意的,要缝的像是这样的好看那也是要和缝衣服一样多加练习才成,很显然在这个小村落里头也不像是会有那么多人给她来练习,再说了,这些人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皮肉像是两块破布一样被缝合起来。

陆逍见崔乐蓉不说话,他顿了一顿之后才往下说:“也不是我要揭穿了你,而是你这医书实在是有些惊世骇俗,不信的话随便找一个人来看那也是会得出和我一样的结论的,而且我想你应该也不单单只会这些不是?其实我觉得你一直留在这个小山村里面也没什么意思,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应该往着更大一点的地方去才对……”

陆逍就觉得崔乐蓉这么本事的一个人呆在乡下这种旮旯角的地方那实在是太浪费了一点,你想啊,太医院里头那群眼睛都要长在天上的人都没有眼前这人这样的本事儿,再看看眼前这人,这样有本事的一个人还留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头。陆逍就觉得这实在是太浪费了,这样的人要是拉到了兵马里头当个军医啥的那也是比寻常人要来得靠谱的多了啊,而且他看这人也是个能耐人,难道这心里头就半点也不想着往着大点的地方去的?

“这个地方挺好的,至少也没有像是你这样的人动不动就非要问个清清楚楚的,”崔乐蓉说一句话的时候也算是不怎么客气的,自己的底都快被人一把掀开了,她这心里头能高兴的?而且这人还是实打实的喜欢刨根问底一副你要是不交代清楚那是不行的模样,“你知道的,有些时候聪明的人总是要比糊涂的人早死,你说是不是?”

陆逍哪能把这样的威胁放在眼里的,在他看来崔乐蓉也就只能像是现在这样和自己说两句威胁的话了,真要做点啥的话那是做不出来的,难不成她还能把自己给活剖了不成。

“可别说,我可是正经剖过活人的。”或许是陆逍脸上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太过明显,崔乐蓉绷着一张脸对着他说道,别说是缝合伤口了,在现代学外科的有哪个没对活人下过手。

“……”

陆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咋说了,或许是这人实在是太过于一本正经了,陆逍觉得自己的脖子后头还有几分的微凉,现在自己还住在这家家里头呢,应该不至于是对着他下手来着吧,那实在太明显了不是?

“我的过往你没事儿也少打听,也甭管我是打从哪里学来的医术,我现在在这村子里头日子过的也挺好的也没想着往外挪了窝,你也别在我们面前说这种话了,要是想要走的时候那肯定是会走的,但现在我们还不想着。”

崔乐蓉道,她知道陆逍太精明,又不像是村子上的人一样没怎么见过大的市面,自己在村子里头要是说出去说自己的医术都是在李家学的基本上是没有几个人会有疑问的,但在陆逍这样的人面前自己所说的这些个话阿娜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尤其是遇上和李家相熟的人,那也基本上都是会一下子把自己的底给摸空了,虽说现在行医的确不怎么需要一个执照问题,但崔乐蓉也是怕麻烦的很,也打算过些安安生生的日子,像是现在这样在这个村子上住着然后给村子上的人看看一些个小病小痛的,简单齐活。

但现在陆逍都已经把自己的老底给掀开了,崔乐蓉也觉得这男人有点难缠,而且看他那架势也是来头不小的样子,真要是和他折腾起来肯定是没啥好的,所以崔乐蓉也不打算把关系闹的太僵。

“不过要是什么时候啊能用得上能搭一把手的时候我还是愿意搭一把手的。”崔乐蓉对着陆逍道。

陆逍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还有啥不明白的,她这意思就是没事儿别把他的事情往外捅去,作为回报她也会帮忙的。

陆逍听到这儿那还有啥不同意的,他就是再想把人请走可人不愿意那有啥办法呢,总不能像是个土匪头子似的把人给掳了吧,这传出去的那还要不要做人了?而且这强扭的瓜不甜,到时候闹出啥岔子来也说不好,再说了,其实陆逍也觉得这个小山村的确是僻静了点,可到底也还是个不错的地方,要不是他是没有选择的,快就连他自己都想在这个山头上养老了,看人家那日子过的别提是有多不错了,地上的菜新鲜,西瓜香甜,等到再过下去一段日子,他看那些个桃树上也是长了不少的果子,指不定到时候那桃子也是一个顶一个的好吃呢。

“那成,到时候要是有麻烦的你的事情,那到时候还希望你别推脱了才成。”陆逍道,“至于我刚刚所说的话,那你就当做没听过就成,我也不会往外说的。”

“行,等你走的时候,我给你一个药方子,我看你这架势定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上一次给你缝针的时候那也是因为太急,所以也赶不及给你熬了止疼的汤药,要是当时能赶得上熬上那一碗汤药灌下去你那个时候也能够少受点罪过。”崔乐蓉也不是那种不舍得把方子给人的人,她自己拿捏在手上也就是有需要的时候才能用得上,事实上她能够用到这些房子的地方很少,而陆逍很显然能够把这些方子用到更广的地方去,这种东西都是死物,她也没有那么在乎。

“那可真是谢了你了!”陆逍虽说那个时候也是硬生生挺过去了,但中途也还是有醒来那一回,也知道不止疼的滋味实在是难受的很,自然地要是能有那止疼的方子那当然是觉得更好了,到时候在战场上的时候也能给那些个将士们用上,到时候也能少受点罪过,可不是没有人同他说过那些个军医给开的止疼的药剂那压根就没啥用处,要疼的时候还是疼的陆海,陆逍哪里舍得那些个将士们受了那样的罪过,事实上,他还想着要不要找几个会医术的人来跟着崔乐蓉来学习两天呢,到时候学好了之不动还设有用的地方。

崔乐蓉对于陆逍的道谢也没说啥,只是认真地开始寻找草药的痕迹,找到了之后就用小药锄去弄。陆逍则是站在离人三步远的地方,一双眼睛还不忘警惕地环顾着四周,就怕到时候会有啥突然出现的危险。

萧易一早去了崔老大家,把崔老大家的摘的菜往着筐子里头放了之后又从牛车上抱下了一个大花皮西瓜,可喜得崔老大那是见牙不见眼的,他这干了大半辈子的农活那也是没有见过这么早才端午过了没几天就有大西瓜吃的事情。

“哟喂,阿易啊,你们这么早就已经有西瓜吃了啊,咱家地头的西瓜长得倒是挺好的,但也没有你们家这么能长的。”郑氏看着也是觉得欢喜的很,这个时节能吃的东西少,能有两条菜瓜啃啃就不错了哪里还想肖想啥的。

“恩,我和阿蓉有一批瓜种的早了点,肥水也够,倒是长了一些,我昨天就摘了三个,稍微还嫩了一点点但滋味已经很不错了!”萧易这么说着,又从车上拿了几个大香瓜道,“阿娘这香瓜也有不少好了,我每天都得上瓜地里头看看哩,你们吃着明天再给你们稍来!”

“那咋使得,现在这个时候卖西瓜的人少,正是好卖的时候你们还是紧着卖钱,等过些日子我们自家也有了!”郑氏一听萧易这话心里头那就觉得高兴的,现在村子里头之前笑话她这二女儿被人摆了一道没嫁个好人家的人现在哪个是不羡慕着他们的,说是没见过这么好的女婿,基本上有点好的都是不忘他们这老丈人一家的,郑氏听着这些话心里面不知道是有多美,但也心疼着萧易这小子,他们这些人吃啥不是吃的,这么好的西瓜就留着给吃了那多不好啊,浪费着哩,还是卖点钱实在。

“就一个瓜而已,阿娘你还和我计较这个?再说了,这西瓜种出来的可不就是吃的么,人家花了钱买都在吃咋咱们家自己种的还不舍得吃了不成!”萧易笑呵呵地说道,“阿娘你们就只管吃,就一个西瓜而已甭舍不得!”

“你这孩子!”郑氏听了萧易这话心里头那是更加的敞亮了,现在的她早就已经看开了也别什么秀才还是状元的了,能好好地对着他们家姑娘能记着他们这些个老的好就成了,旁的那都是个虚的。

“阿蓉那娃子不和你上街去啊,这丫头妮子最近是越来越懒着哩。”郑氏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之前看自家那丫头也是个勤快的,但现在那可算是懒得很了,这哪成的,传出去那都不好说的。

“也没啥事儿,我就上街去送个菜就把那几个西瓜给卖了卖了,回头就回家去了干啥还要她辛苦跑一趟?她也忙着哩,今天说是要上山采药去的,我让她等我回去之后再上山那也没答应的,我也得紧着先去镇上了,阿娘你是不是有啥话要我和阿蓉说?”萧易才不舍得让崔乐蓉那么辛苦的,再说了养家糊口什么的本就是男人的责任,他一阿哥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的,哪里还能让自家媳妇整天抛头露面的。

“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按照她大姐那日子,月底的时候差不多就该动弹了,你回头和她说一声去,差不多的日子就得过来瞧瞧了,我之前也提过,我怕她给忘了。”郑氏道,她也是算着日子呢,看着自己女儿那大肚子也觉得心里面没个底的呢,有阿蓉那丫头在也算是能壮个胆啥的。

“成咧,阿蓉肯定是没忘记了的,她记性可好了,就是看大姐现在也还没到日子所以才没来,差不多的日子她肯定是会过来的。”萧易笑着应道,“回头我就和她提一句,阿娘我先去镇上了啊。”

“去吧去吧,我也得出门打猪草去了。”郑氏笑道,“那稻田里头养了鱼也是个有好处的,今年咱们家的稻田都不用自家拔草了,村子里头现在每天要拔草的那些人也是羡慕狠了,我们也问人要了那拔出来的杂草呢,倒是赶上了,不过今年算是有这样的运气了,明年还不知道是咋样呢!萧易啊,明天你给阿娘再留两个西瓜,也不能白白受了人恩惠啊,阿娘就给人送一回西瓜吃!”今年村子里头的人家拔出来的杂草基本上也都是送给了他们家的,不过看那阵仗,只要是他们家今年弄得不错,到时候明年村子上那都是要那么弄的,到时候可就没有那杂草收了,不过郑氏也是觉得无所谓了,像是今年这样也算是省了不少事儿了,哪怕是要割草养鱼的也费不了多少事儿。

“成咧阿娘,我明天一早给你送来!”萧易笑着道,“我家也一样呢,都给村子上的人留着西瓜。”

郑氏一听萧易这话那也跟着笑了起来,果真是她觉得不错的娃子,那性子从骨子里头就透着憨厚在,不是那种得了恩惠还会觉得理所当然的。虽说郑氏心里面也还是有些舍不得那大西瓜,但必要的人情那还是要的,该舍得的时候那也还是要舍得的,反正西瓜也就是这阵子稀罕点,等到日头再热一些,那就没啥可觉得稀罕了。

萧易赶着牛车慢慢悠悠地上了镇子上,刚进镇子上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那两筐子里头可都是个头大大的花皮大西瓜,这哪里是能够不引人注意的,刚一路过来的就有人开始问了这西瓜是要咋卖的,这其中不乏有镇子上有钱人家出来买菜的丫鬟管事的,萧易也都回答了说要三文钱一斤,有钱人家的那是半点都不觉得有啥贵的,这西瓜早着哩,要想吃那肯定是要掏钱的,就是不知道是好吃还是不好吃了,倒是没有人觉得他这卖的太贵了的,毕竟离西瓜大熟的时候还至少有近大半个月的时候呢,现在这地头上哪有啥好的,像是大西瓜这玩意也是稀罕着哩,所以听到萧易说要卖三文钱倒是没人觉得他的价钱高了,这觉得这西瓜个头看着就大了,一个得好多钱,有些不舍得怕买了之后回头没吃完就坏了。

萧易在听到那些个人嘀咕着这些话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家媳妇那还真是说准了啊,果真是有人觉得这个头太大了,买一个回去太浪费了的。

“个头大了不要紧啊,我一会给你们切开,到时候你们自己挑着想要那块就要哪块!”萧易在那边吆喝着,“要一块的也成要半个的也成啊,这样就不怕吃不完了!”

“这个好这个好!”

人群里头就有人叫道,舍不得买一整个的买一块啥的那还是舍得的,到时候买一块回去切一切也足够一家人吃了不是?!

“那赶紧切!”有性急的就忍不住在那边叫了起来。

“那也得先让我把菜送去铺子里头不是,大家伙等等啊,要不就跟着我去铺子里头去?”萧易也是被这群性急的人催的没了办法,他们这一听说能切开了卖了之后那是恨不得直接让他停下牛车就当着街上卖了了事的。

“成成成,还等啥,跟着走呗!”这些个卖菜的婶子们那都是心急的很的,就怕一会就没了自己的份,人家拿出来的西瓜也就只有两个箩筐十来个玩意,镇子上可有些不差钱的,到时候要是看着好指不定一会就能够卖了个干净呢,那还能够抢得到个啥的。

崔乐文也都是按着时间在铺子门口等着,基本上每天都差不多这个时候自家妹夫会把菜送上门来,所以崔乐文也已经习惯了掐着点在门口等着,帮一把手。

铺子里头的生意一直不错,镇上那些个学堂里头的那些个学子大部分都是和他们家订饭了,为了忙的过来,铺子里头有一个专门往外送的活计,铺子里头请了一个婆子来帮忙洗菜,中午的时候帮着收收碗筷啥的,忙的时候也还是有些忙不过来,之前有两个妹子在的时候还能够忙的过来,现在人少了之后,崔乐文打菜收钱的时候也不免有几分的手忙脚乱,所以后头又多请了一个婆子来帮忙,那也都是个忠厚老实的,干了一段时间也没闹出点啥事儿来这才让崔乐文轻松了一点。

不过端午前头自家小妹也开始三不五时来镇子上帮忙了,也不知道自家二妹在爹娘面前说了个啥,自家妹子空闲的时候还跟着小弟开始认字学算数一类的了,阿爹阿娘倒也没再提给小妹相看亲事这事儿了,小妹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的笑容,崔乐文倒也是愿意见到自己小妹这个样子的,但现在阿爹阿娘不忙小妹的婚事了那是一个劲地开始忙着他的婚事了,崔乐文也觉得自己有些头大的,还好自己在铺子里头那是走不开空,否则哪里还有现在这种舒坦日子过的。

崔乐文远远地就瞧见了自己那妹夫牵着牛车过来了,在他后头还呼啦啦地跟着一堆人,他这一看就忍不住有些傻眼了,这是咋回事儿呢?该不会一群人来他们家铺子砸场子来了吧?

等到近了之后崔乐文这才发现原来闹事儿的还是自家妹子带来的那两箩筐的西瓜,那花皮大个的看着都觉得好啊。

崔乐文一听到萧易说要切了卖也不说啥,进去里头和活计搬了一个小桌子出来了,还拿了一把菜刀出来,就打算在门口卖了。他让活计和洗菜的两个婆子把菜给搬到后天去洗了,那一个大冬瓜看着喜欢的人也是不少,说是少见到长得那么长那么大的冬瓜的,也想着要买一点回去。崔乐文想了一想之后,冬瓜这玩意也是个放不住的,这么一个大冬瓜,也最多就是留到明天时间一长切口处就指不定得烂了,所以也就让萧易同意了卖个小半个。

“要买整个的先哈,卖了整个的咱们就开始切了啊!”萧易拿了称和篮子吆喝着道。

“我!”一个管事儿模样的人就从人群里头挤了过来,“你先切一个小角让我看看那西瓜成不成的?要是成的我就买两!”

“成咧!”萧易也是个好说话的,毕竟西瓜大呢,光是看着基本上也都不知道里头到底熟了还是没熟的,崔乐文从厨房里头拿出来的也是一把剔肉用的小尖刀,他往着西瓜一角扎了一个三角形,用力一扣之后就连着皮和肉扣下一个三角形下来,这一切开个小角一下子就涌出了西瓜的清甜味,萧易把那一小块上头的西瓜肉切了下来塞给那管事儿的,“你尝尝呗。”

那管事也不是个矫情的,拿了那一小块瓜肉就往着嘴里头一塞,一咬就忍不住点头:“这个我要了,你再给我选一个。”

“成啊,那要不要再给你开个小洞?”萧易问道。

“开吧,开个小点的啊!”那管事儿笑着说道。

“行!”萧易笑着应了,也就像是刚刚那样弄了一个小三角形的小洞扣了瓜肉让管事儿尝了,管事尝了之后连连点头,“这两西瓜我都要了,你给称一下多少重,明天你还来不?”

“明天要是有熟的西瓜我就摘来,差不多就这个时候我每天都要来送菜,有没有西瓜这个说不好。”萧易说道,他可不能保证西瓜地里头肯定是有熟的西瓜的,要是太少的话那还是宁愿在地上留个一两天多点了再送到镇子上来的。

“成,那我明天就来这儿等着你,要是有西瓜肯定是要买的!小子你家这西瓜种的不错!”管事儿也不矫情,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提着菜篮子的小丫头。

崔乐文在一旁帮着萧易把西瓜给称了顺手还给收了钱,那西瓜个头大着呢,一个西瓜十多斤靠近二十斤的,一下子就五六十文钱的,那管事儿门口也不皱,数了钱抱着两个大西瓜就走了。

然后又有两个人要买整个的西瓜,也都是让开了个小洞,尝过之后都是整个买走不让换的,看的一旁的人也忍不住嘀咕,这家的西瓜就真的这么的好吃?现在这时候说起来西瓜还有点早呢,看人那样子可是半点都不像是作假的。

等到整个的卖完,一个筐子里头的五个西瓜就已经清了干净,萧易抱了一个大西瓜在桌上,手上那刀才刚切下去,那西瓜就一下子自己裂开了,清甜的西瓜味儿一下飘的到处都是,一个西瓜一般都是切成四份,要是有人要半个的也得喊一嗓子萧易就给人留着。

围着卖西瓜的人那也还是随着西瓜的切开越发的多了,你一块我半个的,没一会的功夫,那一筐的西瓜也一下子卖了个干净,桌子上也就只剩下半个了,萧易说好这半个西瓜不卖了,那些人也好说歹说也没让人改变了主意,有些就买了两个香瓜回去,想买冬瓜的那也是切了一圈回去,让萧易明天要是有熟了的西瓜再给送到镇子上来卖,这才有些不舍地走了,一想到那缠绕在鼻子间的西瓜味儿,今天没买到的那些个人也都在那儿想着明天肯定是要赶早了来买的,要是没西瓜就算了这玩意要是有西瓜自己却没赶早着来,那可不得浪费了么!

“小伙子,这半个西瓜我要了!”有人眼尖着瞧着那半个西瓜觉得眼馋的很,忍不住就嚷嚷着。

“这剩下半个不卖了啊,明天要是有西瓜的话你稍微早点啊!”萧易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朝着人喊道。

“为啥,这不都切了么咋地就不卖了!”那人有几分的不依不饶。

“这是给我大舅子和小舅子留下的,卖给了你,我大舅子和小舅子吃啥?”萧易笑着和人说道,他把那半个西瓜递给了崔乐文,崔乐文也是笑着收了下来,打算中午送饭的时候给小安送一块西瓜过去,也让尝尝妹夫家的西瓜了,也是妹夫有心了,怕是家里头也肯定是留了西瓜的。

那人看着西瓜一下子被抱紧了屋子里头却也是惋惜的很,却没有办法总不能上门去抢了不是。

“那你明天还来不来?”那人嗅着空气里头西瓜的甜味儿只觉得自己更加的馋了,怪只怪自己刚刚来的太迟了,要是能早点闻到这味儿肯定就能抢一个大西瓜回去的。

“来是来,但是地里头有没有熟了的西瓜我可说不好。”萧易老实巴交地说着,“要是没有熟的西瓜我就光送菜不卖瓜。”

那人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理,这西瓜也是要熟了才好吃,要是卖了那还不熟的西瓜可不是找骂么,“得,我明天早点过来,要是有西瓜我早点抢一个!”

“辛苦您咧。”

萧易咧开了嘴朝着人笑了一笑,这话他可是没少听到刚刚买西瓜的那些个人说的,一想到这些人眉开眼笑地买了自己的西瓜萧易这心里头就觉得舒坦,尤其是在拿着那一串略微有些沉甸甸的铜钱的时候,他那就更高兴了,今天一个上午的光是卖西瓜就卖了三四百文钱呢,要是趁着这一股子大家伙的西瓜还没熟自己天天能这么卖着,那一个夏天过去,自家卖西瓜就能卖好多钱呢!

萧易想着等今年西瓜要是挣钱,自己往后肯定也是要多买几块地的,到时候就用来种西瓜,像是这样也不错,掐掉的嫩西瓜能当菜卖了,一点都不浪费的。

萧易在镇子上呆着的时间不长,上肉铺哪儿买了一斤肉又让人添了点添头要了几根骨头熬汤之后,赶着牛车回了家,把今天卖的钱放进了屋子里头的一个陶罐里头,他们家一般银子都放的好好的,银票也少,基本上也就是刘言东之前付给的钱,那银票也都是妥帖地收着的,平常用钱的话那也还都是铜钱和碎银子,屋子里头有个陶罐就专门用来放了铜钱的,要是铜钱放的多了那就整理出来换成碎银子,萧易把铜钱穿成一串放进去的时候那也觉得高兴的很,感觉这样的日子那是越发的有滋味了。

崔乐蓉和陆逍上了山林子里头还没回来,萧易也不怎么着急,他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忙,把牛和羊都牵了出去,准备放出去让吃草,自己则是拿了两个背篓,准备出门打点猪草顺便割点嫩草去喂了稻田里头的鱼去了,青草的话田埂上其实就有不少,萧易也不打算走远了去,就在田边割草,村子里头也已经有人下田开始拔草了,看到萧易的时候那也是纷纷打招呼,村子里头那些个半大的娃子也都在田边玩耍着,看到萧易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昨天晚上吃到的那西瓜,一个一个管着萧易叫叔,那叫起来的时候是要多甜就有多甜,萧易也乐呵呵地受了,倒也真是一派的岁月静好的味道。

------题外话------

话说最近一直脖子以下不能写,我去和别人讨教一下脖子以下的问题到底要怎么写才不会被打回来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