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这人的意思就是有没有家人也无所谓了?

陆逍倒也是能够理解的,身为一个孤儿,那么多年也没有人亲人的存在,那其实对于他来说现在有没有家人也不是个重要的事情,诚然就像是他现在所说的那样,他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人,陆逍也不得不承认他那家人还是一个十分靠谱的人。

再说了,这家人找到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相处的,谁知道是个什么性子呢,这要是个好相处的倒也是不打紧的,这要是个不好相处的那还真是一个问题呢。

一想到这个事情,陆逍就忍不住想到自己那个侄儿,心中也不免地觉得有些冷意,要是遇上个像是他那侄儿一样的人,这有的家人倒不如像是现在没有的好。

“算了,这事儿我也就一提,毕竟也是那么多年都没有相处在一起了,哪里比得过朝夕相处的人,就算是自家兄弟那不也还有点嫌隙的时候!”陆逍道,“也不瞒着你说,我原本有个侄儿也是打小流落在外的,前几年的时候找了回来,也是没少闹出了那些个幺蛾子的事情来。”

“你侄儿?那么小就被拍花子去了?”萧易看着陆逍也是有几分的惊讶地说道,他看陆逍的年纪也不算太大,也就比他稍微年长一些而已,那他的侄儿按说年岁应该也是不大的,觉得陆逍这人也委实是有些气性小了,“你说你这一把年纪了,干啥还和自己那侄儿置气呢?同一个娃子志气能有啥好的不成?让让不就行了!”

“我侄儿就同你差不多岁数!”陆逍被萧易这话说的也是有几分的气笑了,这真要是个娃子他还能够同一个娃子计较太多了不成,那肯定是不能这么干的不是,那小子可不是个什么善茬,心大也心狠,自己今日这一身伤可就是拜了自己那个侄儿所赐。

“……”

萧易一阵无语,陆逍这人看着也比不得自己大上几岁,竟然有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侄儿,这可真是叫人意外的。

“反正我也觉得你现在这样日子也还成,这亲人不想找了也没啥事儿,左右也影响不到哪里去。真要是找个像是我侄儿那样的亲人回来那还真是不如不找。”陆逍想到了他那个侄儿,也忍不住冷哼哦了一声,对比起来那还是这小子现在这日子好上太多,至少也没有那么多的糟心事儿。

“你是老来子啊?”萧易半晌才挤出来一句。

陆逍沉默了好一会,原本还以为这小子会说点啥出来呢,结果就是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底下还有几个弟弟。”

“那你爹可正经能生的。”萧易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觉得这人的爹那还真是个厉害的,这侄儿都和自己差不多大了,那陆逍的爹年岁可就不小了啊。

“娶的多。”陆逍从嗓子眼里头扣出了一句道,觉得眼前这小子真是没出息透了,自己都说要报答了人结果这小子楞的就在这里说这种有的没的事情,既是不想找亲人的话那完全可以借着机会提另外的要求么,陆逍也想着不管这小子说点啥,反正自己这一条命也是这两口子搭救的,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自己能够满足了人的那肯定是会答应的,结果这混小子就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用的事情,真真是个没出息的!

萧易听到陆逍这么说的时候就明白了,看来这陆家那也是家大业大的,家里面肯定是有不少的人,像是他那样的人家和他们这样的人家到底还是不同的。

“那成,你慢慢擦着,我先回去了。你也别说啥报答不报答的话了,往后回去了要是能记得咱,你就来家里头坐坐吃个饭啥的都成的。我们现在日子也挺好过的也不需要你报答个啥的。”萧易拍了拍人的肩膀道,他哪里不知道这人的意思呢,可人心这东西,总是容易不满足的,萧易可不想成为那人心不足的人,倒不如像是现在这样就好,什么都不改变,就当这人是来家里面做了一次客的远房亲戚。

陆逍看着萧易走了出去,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道这个没大没小的小子,可知道自己拍的是谁的肩膀么!但他的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了几分,对于这小子的观感那是更好了,若是这小子是自家那个侄儿那倒是个好事儿了,一想到这一点,陆逍的眼神又阴暗了几分,他也该是回去给他那好侄儿点颜色瞧瞧了,免得还真让他以为什么事情都能够顺了他的意思了,这天还不属于他呢!

萧易回屋的时候,崔乐蓉已经快睡着了,这日头也没有什么可娱乐的,基本上都是早睡早起,刚开始的时候崔乐蓉还没怎么习惯这种日子,但等到时间一长,基本上也就习惯了天黑了之后就睡了,天一亮就起床的作息时间。

萧易脱了外衣,轻手轻脚地进了抱窝,但还是不免地把崔乐蓉给吵醒了。

“回来了?不是就给送个衣服么?”崔乐蓉咕哝了一声问道。

“和人聊了两句,他像是打算要走了,托我同人带话了。”萧易道。

“恩,这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他要走咱们也不能拦着不是?”崔乐蓉倒是也能理解的,那人一看也不是能够在他们这儿常住的,所以现在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崔乐蓉也是半点也不觉得有啥。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萧易也没有啥离愁别绪的,原本和这人就不这么熟悉,现在说要是有些舍不得人走这种话听着就不像是一回事儿,他也觉得自己没啥可担心的,想了一想之后,萧易把崔乐蓉拢得紧了一些,下巴搁在人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里头带了点撒娇的意味,“他说要帮我寻了家人,我没同意。”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一句话的时候原本还有几分困的倒是一下子就给清醒了起来。

“恩?”崔乐蓉有些意外,她也一直没和萧易提了关于他那些个家人的事情,因为是一直都觉得都已经是过了那么多年了,依着他们两个人现在的能耐就算是真的要找也不见得能够找到什么线索,人海茫茫的,怎么去找?就算真的找着了到时候到底是还是不是这还是个问题呢,这种事情怎么说的清楚,在现代还有个DNA技术能够检测,那现在能有个啥?滴血验亲?一听就是个不靠谱的事情。

“我觉得要是我那些个家人真的想要来找我的话,那早就应该找来了,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来找了,或许是早就已经不在了,就算是找到了也处不好那怎么办。我觉得咱们两个人现在这样过的日子也挺好的,也没有必要非要去找了家人不可。”

崔乐蓉见萧易嘴巴上说的轻松,事实上这人嘴巴上说的这样的坚定,可心里面还不知道是怎样难受着呢,毕竟被人打小丢在这个地方要不是有萧家老爷子给养了,那就只有饿死的份了,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也没有见有半点的动静,就算有一颗火热的心也渐渐地磨平了不是?

崔乐蓉翻过身,伸手抚着萧易的脑袋,像是在摸一只大狗一般,“没事,我在呢。”

萧易听到崔乐蓉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时候忍不住把人抱紧了一些,现在的他也不会在意那亲人和家人的事情了,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有了更好的存在了。

“没事儿,我们两现在这样过着也挺好的,有没有亲人也没有那么重要,再说了我阿爹阿娘他们不也是在的么,咱们不也算是有了亲人的么,那还有啥可在意的!”崔乐蓉安慰着道。

萧易嗯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他拍了拍崔乐蓉的背轻声地道:“我没事儿了,睡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呢,咱们也得上瓜地里头去看看要是有熟了的西瓜就给捡出来,明天拿到镇子上去卖钱去。”

“恩。”崔乐蓉应了一声,也不再出声了,等了好一会儿等到萧易呼吸平稳像是睡着了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才闭上了眼睛睡去了。

等到崔乐蓉睡熟了之后那原本也是闭着眼睛睡着了的萧易却是在黑暗之中张开了眼睛,听着那和缓的呼吸声的时候,萧易心中也觉得满足的很,他低下了头,在怀中人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把人往着自己怀里头更紧贴了一些,这才闭上了眼睛睡去了。

天微微亮,村子里头就有公鸡打鸣的声音响起了。

萧易在听到第一声公鸡打鸣的声音的时候就起来床了,外头才刚开始隐约有些泛白,不过要不了一会就会整个亮起来,现在日头暖了,天亮的时间也就一天比一天早了,等到冬天的时候一般公鸡打鸣了外头的天那都还是黑的。

萧易刚出了院门,也听到住着陆逍的房门也发出了声响来了,穿戴整齐的陆逍也走了出来,看到萧易的时候还打了一声招呼。

“今儿起这么早?”萧易有些意外地看着早起的陆逍,不算之前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就算是后头能起身了也没见这人跟着一同早起的,一般都是他摘了菜回来了之后才见他在院子里头慢慢悠悠地打拳,萧易也不懂功夫啥的,但看到这人打的拳法,虽说是慢慢腾腾的,但看上去却是十分的精神。

“早醒了,反正也已经睡不着了干脆就起来算了。”陆逍没有说其实自己基本上每天在鸡打鸣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只是难得这般的清闲就没想着那么早起来,反正也决定了差不多要走了这种清闲日子怕也是不多了,醒都已经醒来了也就不打算再赖着了。

“那是要打拳了?”萧易笑呵呵地问了一声,“我看你拳打的挺好的。”

“是吧?你小子要是愿意学我就教你两手也成的,往后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够派上用场呢。”陆逍听到萧易这么一问心里头也觉得有几分的高兴,“我这前几天不是身上都有伤口么,所以基本上打的拳都是养生为主,算是活动活动筋骨而已,这真要打起来的话,我那拳法可都是用来伤敌制胜的。”

“不用不用,我就种田种地的那里需要学这种东西!”萧易急忙摆手,就那些个拳法什么的在萧易看来那是挺霸气的,但问题是他学了也用不上不是,他又不和人逞凶斗狠的哪里用得上这种。

“你小子!”陆逍就觉得这小子实在是个愣子,他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教人的,现在他这上赶着教人结果还被人嫌弃了。

“真不用学,学了不是也没啥用么,那干啥还浪费了。”萧易摸了摸鼻子,然后拿了牙刷子,拿了点牙粉,又拿了一块洗脸布出门去河边刷牙洗脸去了。

陆逍见萧易拿了牙刷子出门了,也叹了一口气,去寻了自己的牙刷子拿了洗脸布巾跟着一同出门去河边了。

那牙刷子和牙粉都是在镇子上买回来的,这些个东西那也都是金贵的,卖的也不便宜,萧易以前哪里还用过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捡了那鲜嫩的柳枝刷了牙的,舍得话的就沾点盐巴,像是村子里头不舍得那些人家基本上也就是拿了柳枝刷了牙旁的那是啥也没有的。

这也还是崔乐蓉非要买的,萧易当然不敢反驳了自家媳妇的,什么洗脸的布巾,洗澡的布巾,擦脚的布巾,那可是样样都分的很细的,萧易刚开始的时候也不咋习惯,以前哪里过过这样讲究的日子,但面对自家媳妇的时候到底也还是说不出一个不字来的,等到时间长了之后,萧易也就习惯了,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讲究点就讲究点了,比起那些个大户人家来他们这也算是不怎么讲究的人家了。

蹲在河边刷了牙洗了脸,早上的水微微有些清凉,一下子也就把剩下那点的瞌睡给赶走了,萧易只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的很。

等到回了家的时候,崔乐蓉也已经起来了,烟囱哪儿也已经有袅袅的炊烟燃起。村子上的人家基本上也都已经起来了,寂静的村子也有了烟火气息,要不得多久等到天再亮一些,村民们也就该下田下地去了。

没等早饭好,萧易就先下了地摘菜去了,夏天的蔬菜不多,多数都是空心菜青菜一类,要不就是南瓜和丝瓜还有黄瓜这种瓜类,萧易之前还种了几株冬瓜,之前的冬瓜也还没怎么熟,今天倒是从地里面摘了一个差不多有七八岁娃子大小的大冬瓜,冬瓜也已经是熟了,上头除了那有些扎人的刺外还有白色的石灰一样的东西。把蔬菜搬回家之后,萧易又上了瓜田,小心翼翼地开始挑选熟了的西瓜。

昨天萧易也没仔细地挑选,所以一早上就开始扎在那种的最早的一批西瓜地六头开始挑,原本以为还不会很多,但挑挑拣拣下来之后发现竟然也有十来个西瓜,但这十来个西瓜也是不能全卖了的,要留下三个放在家里头,都已经和村子上的人说好了用西瓜来换了他们拔出来的杂草,那自然是要做到的。一会去崔家拿菜的时候也还得给岳丈家留下一个西瓜才成,这么一来之后正经能卖的差不多也就在十个左右。

萧易吃过了早饭之后就开始把东西往着牛车上搬,光是那装着西瓜的箩筐就用了两个,底下还怕碰坏了特地用稻草垫了一层。

陆逍吃过了早饭,但还是拿着一个馒头蹲在院子里头看着萧易装东西,看到那西瓜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忍不住嘴馋,这家人家的西瓜那种的可真的是好啊,可鲜甜好吃了。

“我说,你这西瓜一会打算咋卖呢?”陆逍问道。

“咱们这地方西瓜多的时候一般都是一文钱一斤,但现在还不到西瓜遍地都是的时候,基本上也就只有我们家卖西瓜吧,所以我就想稍微卖得贵一点。”萧易道,这也算是个实在话,现在这个时候就他们家有西瓜的,想吃那就只能在他们家买。

“那你是打算卖多少钱一斤的?”

“怎么的也得三文钱一斤吧!”萧易想了想道,他也不好意思喊得太高,这西瓜到底不是粮食,也不能填了肚子,所以这三文钱一斤来算那也算是挺高的了,再说他们这西瓜个头大,一个至少在十来斤左右,一个西瓜就好几十文钱了。

“这也挺便宜的,你这西瓜要是拉到京城里头去卖,那肯定是能多赚不少银子的,”陆逍听着萧易说出来的价钱那也还是觉得这小子有些厚道的没边,这个时节这样的好西瓜在京城就算是卖上个是十几文钱一斤那基本上也是有一堆人上赶着要的,“我看你小子还不如把西瓜留在地上多留几天,你家的西瓜好,等到刘言东那小子到了你们家来收菜的时候给弄到京城里头去卖那也能多卖几个钱!”

“熟的西瓜留个一两天问题不大,但留的时间久了,那里头可就要蜜了老了,也没差这点,好歹也让镇子上的人尝两口吧。”萧易也不在意,他家这瓜地大着呢,真要算的那可以有不少的,多的去了,哪里能一下子都吃完了,积少成多到时候也是能挣点银子的,毕竟这西瓜他们家也就出了点种子的钱还有肥而已,旁的也不需要太管着。而且这地界就是这么一个价,你要是太高了怕也是卖不出去的,萧易也不打算给一个太高的价钱。

“成成成,回头你甭忘记和那收菜的人说去,等刘言东那小子来的时候我帮你谈一个好价钱。”陆逍大口地吞下一口馒头对着萧易道。

“那谢了你了!”

萧易也不推脱,只是把牛车上的东西都安置好了之后,便是要牵着牛车往外走了,他还得去中央村一趟呢,还是得趁着早些的时候走了才行。

“萧易,一会要是人家觉得咱们家的西瓜大不舍得买一整个的话,你到时候就切开了卖也成的。”崔乐蓉交代了一声道,镇子上的人虽说有些日子的确过的不错,但有些到底也还是紧着过日子的,一个西瓜十几斤卖三文钱一斤的话那肯定是有不少人要觉得贵的,不卖整个的话切开卖那问题也不大,所以崔乐蓉就提醒了萧易一句,免得他到时候抓瞎。

“知道,你放心吧,我就在咱们铺子口那儿卖,运气好些的话那要不得多久就能卖完了。”萧易道,之前他们家那铺子还真是有点小冷清的,但自打自家铺子开在那儿且把名声做出来了之后,倒也是热闹多了,再加上崔乐蓉每逢赶集日的时候也是要去铺子前头卖了胰子那些个东西,渐渐地现在他们家的铺子人气也不错,在镇子上口碑也顶好的。

他之前还在想着呢大舅哥总是留在铺子里头的,偶尔才回一次家是不是要在铺子里头给他留一个大西瓜,但又怕这西瓜太大了大舅哥一个人吃不完,那一会要是切开了卖的话那到时候也可以给大舅哥留下半个,这样不至于吃不完浪费了。

“行了,你要是肚子饿的话就再吃点东西去,别省着钱不舍得用,咱们家还不至于省钱到这个份上。”崔乐蓉叮嘱了一声,她给了萧易一小串钱。

萧易只拿了两文钱,“我上镇子上卖西瓜呢,这是挣钱的买卖哪里还用得着你给钱,我拿两文钱,一会要是饿了就买两个包子顶顶。”

剩下的那些个钱萧易也不拿,又重新塞回给了崔乐蓉,脸上的笑容那又灿烂上了几分,然后也不管崔乐蓉同意还是不同意的,牵着缰绳就直接出门去了。

“这小子!”陆逍哼唧了一声,真心觉得萧易这小子就是浑身透着一股子傻劲儿的,可偏生运气好,就是遇上了一个不错的婆娘,要是遇上个坏心眼的那就等着哭吧!

崔乐蓉也背上了一个背篓,拿上了小药锄,看向还蹲在院子里头的陆逍,想了想之后道:“我要上山采药,你要不要一起来?”

------题外话------

今天出门和重庆的520小说作者们聚了一下,赶不及写一万字了,咱们明天再接着继续一万字的旅程,(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