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五章

萧易家西瓜虽说还嫩了点,但能从那么一地里头挑拣出这样两个来也算是有本事了,村子里头的这些人无一不是吃的眉开眼笑的,还有几个家里头有娃娃的也没舍得吃,把那一块西瓜给留下了,打算以后带回了家去让家里头的娃子甜甜嘴巴,更多的人还是对萧易家怎么种了西瓜这事儿有些好奇。

“我说萧易啊,你家到底是咋种的西瓜,咋地就有好了的呢?”

一等人问出这话来,其他的没开口的人也都是好奇的厉害,也基本上都是竖起了耳朵在那边听着萧易的回答呢,你想啊,现在才什么日子啊,旁人家的西瓜都还在长个呢,就人家的已经长好了,这长好了还不算还都熟了,这一个两个都熟了,那一片熟的可就快了,那就能到镇子上卖钱去了这可不就是萧易家独一份的么!这西瓜就算是卖的便宜,一个也得老大呢,再看看人家那西瓜熟的这么早,肯定是能够比西瓜熟的时候能多卖点钱卖高点价钱也肯定是有人买的。

“还能是咋种的,就是种的早了点啊,别的也没个啥。”萧易挠了挠脑袋道,就是提前育苗了种的,别的也没有多少花头,真要萧易说那也实在是说不上来个啥,“现在不是日头好么,太阳晒的,也就熟了吧。”

村子里头的人听着萧易这么说,也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没藏着了,这小子那点本事儿他们也就知道了,想了想之后可能还真的和育苗的关系有关,要不就是看运气了,就看这小子当初育苗田里头那育的那些个秧苗吧,那就够壮实的,可比他们这一群老把式弄出来的也还好,可眼馋了。最后多出来的那些个秧苗那还是大柱家的嘴巴快,早早地就要了过去,村子里头想要也没了法子,就想着这一次育苗的时候那看能不能让萧易多育点苗,要是能像是现在这样的壮实,那肯定是能多收点的。

萧易也不和人叨,收了人家拔出来的杂草之后就往着自家的稻田里头走去,把那些个草往着田沟里头一丢,底下那些个鱼苗感受到动静一下子就呼啦啦地游了过来,这个时候刚从田里面扯出来的杂草那也是鲜嫩的厉害,基本上都是鱼爱吃的,喂下去之后就见吃的欢实。

萧易也觉得明天一早地再找找有没有熟了的西瓜,刚从地头上摘下来的西瓜还呆着点热气,要是摘了下来在凉水里头泡上一会就更凉爽解渴了。

“萧易啊,晚点你记得来弄了杂草啊,咱们也没有养了鱼,这杂草也就是自由扔的份,到时候你和大柱家的抱走就成。”萧大柱几口把那一块西瓜给吃完,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也不忘和萧易念叨了一声道。

“是啊,你们两抱走!你们两家好好弄,尤其是萧易你啊,这要是养成了,明年我们这儿就跟着你们两一起养鱼去啦,到时候也省事了,省的猫着腰在这里干这种活了!”

“那等到明年的时候我可得和嫂子一起去找地割草去了!”崔乐蓉笑着朝着人道。

那些个说话的人也跟着嘻嘻哈哈起来,说是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他们村子上的人那都是要往着外头去割草养鱼去了。

“成咧叔,我也不和你们矫情,晚点再来抱走。等明天我再上瓜地里头瞅瞅,要是有瓜熟了再给摘两个来让大家伙吃了解解渴。”萧易道,虽说这杂草是人家不要的,但啥也不帮的就直接抱了就走,时间长了难免村子上的人会有点别的想法,萧易也不想给人落下一个贪小便宜贪的厉害的形象,到底也是一个村上的人,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小事儿给人留下话柄。

“这个好!这个好!咱们也算是沾了点光了,这个时节吃一口瓜也不容易着哩。”村子里头那些个年轻点的就跟着叫了起来,虽说这西瓜也不是让他们敞开了肚皮吃的,但干了一个上午的活,有一口清甜的西瓜入肚,那整个上午忙的累的也一下子像是消散了一样,那也是美着呢。

“成嘞!”萧易也是笑呵呵地应下了。

虎头也是吃的差不多了,崔乐蓉也是依旧把虎头给喊上,答应了人要照看着的,咋能是做到一半就不敢了。

虎头也乐意跟着崔乐蓉走,手上还捏着一块西瓜,一边啃一边牵着崔乐蓉乖乖地走,连叫地不叫一声的。

回到家里头的时候,陆逍这才发现,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都已经把那些个馄饨给蒸了,现在这天气热了自然不能像是冬天那样包了饺子往着屋子外头放上一个时辰就能冻的硬邦邦的,要是不蒸熟了,估计这馄饨干放到晚上就能坏了。

这些个馄饨也都是带着热气,陆逍顺手拿了一个还温热的馄饨就往着自己嘴巴里头一塞,一口下去那满满的都是馅料,剁碎的青毛豆混合着肉馅还带上香干,新鲜的很,青毛豆还带着几分的清甜,吃进嘴里面的时候还带点汤汁,那滋味别提是有好好吃了。

萧易和崔乐蓉让陆逍和虎头在堂屋里头坐着,桌子上放着的那些个馄饨也是由着人吃的,刚新鲜的出来就是要趁着新鲜吃菜好吃,两个人进了厨房,又煮了一锅的馄饨盛好了之后抓了点葱花再点了点香油,这才端了出去。

陆逍那碗也挺大的,一个大海碗,里头差不多有十五六个皮薄馅大的馄饨,和陆逍相处这么长一段时间来,萧易他们对于这人的适量也是有了一个了解,这人还是个正经能吃的人,一开始身子骨也还没好的时候那吃的倒是不多,但后头能下床了之后那一顿基本上都是要吃两三碗米饭的,唯一好的那就是不咋挑嘴,有啥吃啥的,要是他还要挑着这个选着那个的话,基本上萧易和崔乐蓉两人也不能安心地照料着人,毕竟照料人是一回事儿把人当做祖宗一样伺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没事儿给自己捞个祖宗来干啥。

“我说你们两这种的东西滋味咋地就那么好呢!”陆逍一边用小汤匙舀着碗里头的馄饨一边对着萧易他们两口子就说了。

虎头那孩子崔乐蓉也给了一个碗,里头就放了三个馄饨,就是怕他们吃着的时候孩子看着嘴馋,基本上都会有这样的习性,自己吃的时候那还不觉得,等到看到别人吃了倒是怪嘴馋的,所以干脆也给虎头舀了三个,吃不下另说不能让孩子光是看着。

“就是点寻常东西,也没啥好的。”崔乐蓉道。

“寻常的东西要弄得好吃那也是个本事。”

陆逍这一段时间住在这里,吃的东西也算是多了,但吃起来那也是觉得和自己往常吃的有些不同的,以前哪里晓得那些个寻常可见的菜啊哪里是这么好吃的,但吃过了这一家子种出来的菜之后,陆逍这才觉得自己以前吃的那些个菜一对比那完全就和草似的。

就拿西瓜来说吧,他刚刚在地头上也捞着了一片,以前的时候也没少吃这玩意,但吃着这家种出来的西瓜就还是有些不同的,那切西瓜的刀子才下去呢,他就已经闻到了那西瓜味了,那一入嘴巴之后就觉得这西瓜比他以前吃过的那些个西瓜还要来得好吃,就是稍微嫩了一点,不过嫩也有嫩的滋味,最中间的鲜甜,一口都是醉人的,边上的清甜,那也能解腻味。

萧易见陆逍这么夸着自己家东西好的时候那脸上就满是笑容了,种地的也就爱听这些,可别说,他也觉得他们家种出来的东西那也是顶好吃的,村子上的人也没少琢磨着他们家到底是咋种的,和崔乐蓉说起这事儿来的时候,他就心里头高兴。

崔乐蓉也是知道种出来的菜好吃那也是和自己没少偷摸着给浇灵泉水的关系,但这事儿她是打定了主意说什么都不会说出口的,所以就算是别人在那边猜想着基本上也不能猜想到了实处去。

“那倒是,很多人都说我们家种的菜好吃呢。”萧易也高兴地回答道,“就把你送来的那刘家少爷,可不就是往我们这儿拿的菜么!”

陆逍点了点头心想这么好吃的菜在京城里头那还真是少见的,也难怪刘言东这小子会和这普普通通的农户家里头扯上了关系。

“那也是挺不错的。会种菜那也是一种本事。”陆逍由衷地说道。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裹的馄饨不少,但萧易和陆逍两个人都是胃口大的,尤其是这吃对了东西的时候那叫一个能吃,所以这裹的馄饨基本上也就只有两顿份,崔乐蓉倒也是觉得这样也好,这个日渐发热的日子里头,做的多了家里面也没口水井的怕过了一晚上就要坏了,还不如是弄多少吃多少,这样新鲜。

晚饭的时候吃的也是馄饨,陆逍也没觉得有啥不好的,只是中午的时候馄饨吃的不少,晚上要是按照中午那么吃,那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崔乐蓉也是另外煮了一点粥,晚上的馄饨而且那上头淋的那些个香油比中午的时候还要来得香,里头还稍微带了几分的辣味,那滋味可比中午的时候还要来得香多了。

晚饭的时候还整了两个菜,一个是新鲜的番薯藤,一个是酸笋,凉拌一下之后那叫一个好吃,那笋也是脆嫩的很,伴着了一点香油,一点辣油,再加上一点点的盐和醋。

陆逍晚上的时候不但把那一碗馄饨给吃了个干净,还喝了两碗粥,吃的肚子都略微有几分的撑了,但觉得这样的日子那可是真舒坦呢,吃过了晚饭的陆逍溜达了一圈,村子里头吃了晚饭趁着天还没黑的时候都会在晒谷场上唠嗑一番,陆逍闲着没事干也过去了,去的时候手上还捧了大半个西瓜提了一个篮子,篮子里头装着几个大香瓜,这西瓜还是下午的时候萧易上地里面找出来的,泡在水盆里头泡了好一些时候,在家留了半个,剩下半个留家里头自己吃了,毕竟第一天摘了瓜总不能是自家都没怎么尝吧?

在晒谷场上唠嗑的也都是村子上的人,见陆逍捧着这大半个西瓜过来了又提着篮子的,也都张望着朝着人看着,问倒是不问了,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也都已经知道了萧易家里头来了个远房的亲戚,模样挺周正的,虽说不知道人是在什么时候来的,但看气性也还不错,所以村子上的人也没有多管。

萧大同和萧太公也都在晒谷场上呢,瞧见人抱着大半个西瓜过来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后生,萧易家里头是没给你吃了晚饭还是咋地,你咋抱着这么大半个西瓜来了?大晚上的吃这么大半个的也不怕半夜里头老起夜跑了茅房?”

“叔,这哪是我吃的呀,是萧易他们两口子见我要出来溜达托了我带出来的,下午去翻出来的,家里头留了小半,说是也让村子上的娃子也新鲜尝尝。篮子里头有几个香瓜,让大家伙甜甜嘴巴。”陆逍笑眯眯地说道,“他们两还在家里头收拾呢,还出不来,这不我就先过来了。”

“这两口子你说是,大中午的给咱们送了西瓜尝了就算了,还是那些个娃子都不落下的。得了,我回家去给你拿把刀出来切切!”萧大同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来,朝着陆逍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又看向了其他在晒谷场上唠嗑的人,“可都听见了,叫那些个皮猴子都过来尝尝,一会要是没吃到就甭在后面哭鼻子!”

村子上的人听了萧大同这话也都笑了,基本上家里头也都有那么一两个娃子的,谁不把娃子当做收心里头的宝啊,中午那会就有人舍不得那西瓜,留了给娃子吃了的,那些个娃子吃的可高兴了,那眼神里头也都是渴望,还有问着什么时候能吃西瓜了,有些个还闹上了脾气呢,晚上还一个劲地念叨着想要吃西瓜啥的,闹的那几个大人也没了法子,就算是地头上有种那也没熟呢,也只怪同样是种的,人家的熟了能吃了,自家的还在低头上没法动弹呢。

村子里头的人也不矫情,萧易和崔乐蓉这么干了他们也是领情的,往后要是能有帮得上忙的时候那也肯定是要搭一把手的,村子上就是这样有去有回的,今天萧易他们给送了西瓜,等往后自己地头上要是啥东西好了那肯定也要送点过去的。

村子上的孩子们一听到有西瓜吃了,那是呼啦啦一下就来了,倒也不挤着人。萧大同把家里的菜刀和刨子拿了过来,还领着自己家里头的虎子也跟着一起来了,虎子那孩子今年也不过就是五岁,平时的时候也是皮的厉害几乎可以算得上村子上的一个小霸王了,这小霸王也可喜欢萧易两口子,时不时也会去冒个头啥的。

“都不许闹,一个一个拿!”虎子小霸王双手叉腰,似模似样地吆喝着,“谁要是不听话我打谁屁股!”

这小大人一般的模样也是惹得人在那边一个劲地笑。

“大同叔,看你这大孙子哟和个小大人似的,你家这是咋教的啊!”

“就是就是,这小子还挺像个模样的!”

萧大同一边切了西瓜,一边也是笑,他可是把自己这个大孙子宝贝着呢,看看这架势就觉得不错,气势十足的呢,这往后长大了指不定还更有出息呢,村子里头的孩子不少切大片了怕是不够吃,萧大同也就切小片了点,萧大同原本是要给太公拿一片西瓜的,太公年纪也不小了,家里头劳壮力也够,所以这两年也是很少下田了,一般只有双枪的时候才会帮着忙。

萧太公也没接了那西瓜,“萧易家两口子拿来给孩子们香甜香甜嘴巴的呢,我这一把年纪了还和娃娃们抢了吃不成?咱们平时的时候也没啥好的东西给娃娃们吃,现在这日头有了西瓜就给娃娃们吃了吧。不就有娃娃刚刚还在闹着想要吃了西瓜啥的,一会可别哭了去。”

萧大同被萧太公这么一说之后也就先把西瓜给娃子们给分了,也算是每个娃子手上都有了一片了,切了西瓜之后,萧大同干脆也把篮子里头的几个香瓜刨了皮给切了片,孩子们有了西瓜之后也就不念着香瓜了,在晒谷场上也有不少的老婆子,萧大同也就一个一个分了过去。

萧太公也拿了一块香瓜,这种青皮香瓜也是他们这里常见的,熟了之后外头看着也是青翠里头泛一点白,刨了皮之后里头的肉也是,但吃起来的时候那脆爽香甜的倒也算是个好吃的,一口咬下去那叫一个脆甜,多咬两口嘴巴里面就都是甜汁了。

“那两口子也不知道是咋整的,这么早就有西瓜香瓜了,就这香瓜也是好吃的厉害,这些年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哩。”八婶婆咬着香瓜笑呵呵地说道。

“也是,这不知道人家怎么种的,中午的时候捧了两个大西瓜过来切了给咱们吃了,还说是和咱们换了杂草的,我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这不好意思也没见你不吃啊,中午的时候你不也是吃的一个劲地叫好么!”

拆台的嘻嘻哈哈地笑着。

“这咋种的是不知道,这西瓜是不能连茬种,这第一年的西瓜最香甜,你看人萧易家的这是第一年种出来的西瓜呢,那是最正经好吃不过了,现在这个时间镇子上也没啥卖西瓜的,到时候拉出卖了肯定得挣点钱,我看他们家种的西瓜不少。”

“恩,现在价钱好,等到西瓜多起来了就得便宜了,人家两口子也是个舍得的,也就两口子呢,白花花的地咱们村上看着都觉得心疼的很,要是种了苞谷不得多点收成。我家就种了一点点的西瓜,就是为了家里头那个小祖宗的,现在倒好,自家那点西瓜还没好呢,这小祖宗就已经和我闹上了。”

“哎哟喂,可不是,今天中午那一片西瓜我也是舍不得吃回来塞给我家那两娃子了,两娃子分了吃了晚上不也和我闹腾上了,就闹着要吃西瓜。就我那地头那两个瓜还都不能吃的。”

陆逍坐在一旁的条凳上,听着这些人所说的这些家长里短的话也觉得有点意思。

萧太公拿了一片香瓜给了陆逍,“后生啊,你这一次走亲戚是打算在咱们村上呆一段时间?”

陆逍接过了萧太公给的香瓜,咬了一口道:“也没打算呆多久,要不得几天估计就要走了,毕竟是远房亲戚,一直在他们两口子哪儿也不咋好意思。”重点是萧易那小子就没少打量着自己,心里面肯定就是在想着他啥时候会走这样的想法的,但嘴巴上倒是没说的,陆逍也觉得自己再养两天差不多就该走了,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萧易两口子不是那会嫌弃人的,你真要是有事儿就多呆几天也使得的。”萧太公道,“他们两口子也静悄悄的,萧易是个孤儿也没啥亲戚平常也就只有她媳妇娘家的人上门来才热闹点,不过这两口子是个勤奋能干的,平常也是有不少的事情要忙。”

“恩,天一亮就得起来摘菜去了,一天到晚的也是忙的很。”

陆逍道,这乡下的日子说轻松是轻松的,但要说忙那也真是有些忙的,他睡眠浅,一般那鸡一叫又或者是他们夫妻两人在院子里头轻声说话也都能够把他给吵醒,即便他们已经尽量放轻了动作说话声音也都是十分轻柔的,陆逍这几天也算是对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多少有点认识了,两个人那基本上都是早睡早起的,一般天微亮就起来,萧易去地头摘菜,而崔乐蓉则是把家里面打扫干净,煮了早饭,然后就把衣服给洗了,回头还得帮着萧易去摘一会菜,等到萧易去送了菜,崔乐蓉也是要忙的,果林里头要去看一圈,还得去看看枸杞地啥的。白天的时候萧易得放牛放羊顺便打点猪草,而崔乐蓉偶尔也会上山采药。

整个家里头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个人闲的很。

“是啊,你是不知道,当初萧易媳妇过来的时候,萧易那日子也不好过着呢,这才不到一年的光景,两个人就挣下了这样的家业,现在趁着年轻的时候辛苦一点也不打紧,等到以后有了年纪了那就享福了。”村子上有老人就咬着香瓜说道,说起来他们这些个老东西还是有些不如人的呢,人家两口子现在就已经能耐着了,等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日子未尝不会更加的好过,反而是他们这些个老人,现在还得下地啥的,总觉得要是现在不帮着家里头操持着想着办法挣点银子就不成的。

对于这样的说辞其他的老人那也是赞同的,在村上一把年纪了享清福的老人也少,一般都是要帮着干点事情的,插秧的时候下田,双抢的时候割稻,干不了这么种的活那也是要帮着种种地种种菜啥的,完全闲着不干那可没有这样的资本。

陆逍也只是点头,一般人家不说的事情他也不问,毕竟这种事情那也是别人家的家室,由他一个外人去问总归不大好,而且萧易两口子也从来不在自己的面前说那些个话,那意思大概也就是不怎么想让他这点交情的人知道的。

陆逍在晒谷场上呆了好长一会的时间,直到天色渐沉,那些个谈天的人也基本上都散去了,他这才提着已经空了的篮子回去了。

堂屋里头亮着灯,院子里头的那一条还不算大的土狗在他进门的时候叫唤了两声然后就止住了声响,萧易和崔乐蓉也已经收拾好了,看到陆逍回来的时候两人还打了一声招呼。

“厨房锅子里头还有一些个热水,阿蓉说你伤口收的不错,可以擦擦身子了,就是别把伤口弄湿了。你要不要擦擦身子,我给你提到浴室里头去?”萧易看着刚回来的陆逍问道,他现在觉得陆逍这人是越发地像是个村子上的人了,要是不说还真有点感觉这人是他们村子上土生土长的,晒谷场上的唠嗑萧易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一般都是那些个东家长李家短的,没啥要紧的事情萧易去的也不多。

“成啊,多谢你了啊,萧易兄弟。”陆逍也不推拒,他也的确是好些日子没有洗澡了,在行军打仗的时候这十天半个月没顾得上洗澡这事儿也是有的,但得空的时候那肯定是会一头进了那河里面洗个舒服的,今天他看着村子上那一条河也是很想直接跳下去洗个舒服,但后头还是克制住了,要是下去泡上一回指不定自己身上那好了大半的伤口又得坏了。

“成,我给你拿一身换洗的去。”萧易也爽快,当初自己那腿伤了基本上不能动弹的那一个月也是难受的厉害,所以也清楚这不能洗澡的时候的感受,虽然这人还得穿着自己的衣衫啥的,但那也是没办法,谁让刘言东把人丢下的时候没给换洗的衣服呢。

萧易给他拿了一身自己穿了没几回的新衣衫,也想着等他走的时候这两套给他穿过的衣衫那肯定是不会收回来的,左右现在也不差这一身衣衫的钱,萧易也不同人计较。

萧易给人提了半桶热水,里头的兑了一些个凉水,温温热热的,还给拿了一条新的洗澡帕子给他,免得到时候给用混了。

“一会你擦了身子之后刚好还能洗个脚,我给你拿了一双竹麻拖鞋来,放心吧,那鞋子是新做的,可能稍微有一点的刺脚,但一般也不会把脚弄伤,你洗了脚之后穿刚好。”萧易对着他说,“油灯我就给你留这了,一会你擦完身子就拿着回房去吧。”

陆逍也是自然应好的,见萧易要走,急忙叫住了人道:“刘言东现在都在你们家这儿收了菜对吧?”

“是啊,咋地了?”萧易也没想到陆逍会突然问他,多少也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基本上三四天来一回,前天刚把菜给送走,要是来了的话,也会提前通知了我们的,所以这几天啥时候来我们也不清楚。”

“那你改天遇上那送菜的,你就让人通知一下刘言东吧,也差不多是时候该走了。”陆逍道,“这些日子来也算是叨唠你们二人良久,往后若是有机会的话,定是会报答你们二位的。”

“这话说的,我们收留了你也不是图你回报咱啥的,谁都有落难的时候,只要你不会给咱们家咱们村子上带来麻烦,又算得了个啥,也就费点柴米而已,这些又不值当什么。再说了,当初刘言东走的时候也给了不少的银子,也足够这一段时间你在咱们家的花销了。”萧易一本正经地道,“所以你也甭和我说啥报答不报答的事情了,这话我也喜欢听。至于帮你通知刘家少爷这事儿,最近来收菜的也不是之前的阿和了,是个生人,你说要不要帮你传一声?我怕是个生人的话到时候指不定会走漏了风声。”

陆逍想了一想之后道,“不怕,他刘言东也是个有本事的人,要是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的话那基本上也是不能安生地当他这个丞相家的儿子,你要是有啥不放心的到时候也就不要提了我的名字,就让人传话说之前交托的事情已经办好,问他什么时候来取就成。那人只要把这话带到了,刘言东也就懂了意思了。”

萧易应了一声,心道这些个人那可真麻烦,不过就是一个小事儿而已就要搞的这样偷偷摸摸的,闹的他都觉得有些不大安生,顿了顿之后萧易又开了口:“你的伤的确是好得差不多了,可之前也流了不少血,你要走的话咱也不能拦着你,只是你走了之后往后自己也多得注意点,也甭仗着自己身子骨还好就觉得不需要将养了,阿蓉说了,现在年轻的时候要是没有将养好,那等到往后老了什么病什么痛的可都是要找上门来的。”

陆逍听着萧易那老气横秋的话,那也觉得有趣的紧,这人不是盼着自己早点走的么,咋地现在又说了这么一通这是又不希望自己走了不成?

“你可别笑,阿蓉什么病都会看的,我们村子上不少人都让她帮着看病呢!你看你那一身伤不也是她给看好的,这一身皮子也还是她给缝上的!”萧易觉得这人可真不识货,自己刚刚那些个话可都是认真的,当初自己腿摔断的时候也是被阿蓉这样叮嘱着,什么重活也不让干的,保暖啥的都是特别注意,现在不就是和没摔断腿之前一样么,村子上那些个有些病痛的基本上也都是一些老毛病,他可没少听人说那都是年轻的时候舍不得看了大夫怕花钱所以硬拖着,现在年纪一大之后就疼的下不来地了。

“成了,我记下了还不成么。我看你年纪轻轻的倒是这般的啰嗦,而且这动不动就是阿蓉说我媳妇说的你这哪里还有啥大老爷们的气概,我看你这是要让你媳妇爬到头顶上去了。”陆逍也是见过那些个被媳妇管的严严实实的人,平日里头可没少闹了些笑话,眼前这人虽说没有到这个程度,但在他看来那也是快差不离了,这小子还偏生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他看他那小媳妇是个精明的,这人要是还这般处处宠溺着自家媳妇,估计往后就是想要翻身也没了那个本事儿了。

“那也没啥不好的,反正阿蓉做的事情也没有对我不好的。”萧易道,“你不是一直说你比我年长几岁么,你也应该有媳妇了吧,你难道娶了你媳妇就不是拿来疼的啊?”

“说你年轻你还不信!”陆逍也不在意萧易还在这澡堂子里头,直接将自己身上的上衣给脱了下来,拿了打湿的布巾拧干了之后就擦起了身子来,这样的动作对于他来说基本上就是出于隔靴挠痒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昏黄的油灯下陆逍的脸在萧易看来也有些模模糊糊的,但那声音却清晰之中又带了几分的无奈。

“像我们这种人,哪里像是你这般的,看上了谁家的姑娘就一定能娶了谁家姑娘的,这其中的那些个弯弯绕绕也多了去了,反而倒是没有你们来的痛快。”

萧易听着陆逍这话,反驳道:“我们这儿乡下也不是你看上了谁家姑娘就一定能娶了谁家姑娘的好么,不过我们这里的确是没有你们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的,像是你们那些个事情咱们也搞不懂,我们这些个庄稼人的事情你们也不懂。”

“你小子,要是给你个机会,你就不想出人头地建功立业啥的?到时候指不定可比现在好过,也不用整天忙活。”陆逍道,那声音里头还带着几分的诱惑,“你在这地方干一辈子也就是挣下点田地存下点钱,要是你跟着我走指不定往后就能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你就没想过这些?”

“没想过,”萧易直接地说道,“我觉得我在这里日子过的也挺好的,反正那种富贵的日子我也没过过,但眼下的日子我就觉得比起以前来那是好了不知道多少。你看见咱们家旁边那个小木屋了吧?”

陆逍点了点头,那小木屋可简陋的很,现在好像就是用来放点杂物的。

“我以前一个人过的时候吧,就想着有个过日子的屋子就成,那小木屋是我自己动手盖的,虽然盖的不怎么样吧,但也算是一个家了。后来,我和阿蓉在一起了,有了现在这个新起的屋子,手上也有了田和地,虽然现在日子过的是忙了一点,可比起以前来的时候那日子就不知道好了多少了。我爷爷从小就说了,这人首先就是要脚踏实地,要想抬着头看天,首先就要学会低头看脚下的地,真想要过那些个富贵日子,那还是得靠着自己一点一点去挣,我也还年轻不怕啥的,我这要是自己都学不好的,想着偷巧那往后孩子们也是不学好的。我也没想着跟着你走,我就想是在这个小村子上过日子,安逸的很!”萧易认认真真地道,“所以你也甭在我面前说那些个话啦,你看我们现在日子不也是过的挺好的,吃的是自己种的,而且我们家的菜种的可好了,你不也一天到晚说的么,刘家少爷不也是因为我们家的菜好才来买的么。你和咱们原本就是不是一路人,你过的日子不一定就是咱们想过的日子。我就那么点出息,你也就甭说那些个话了。”

要是往常听到有人在自己面前说这种有些不思进取的话,陆逍肯定是要训斥上两句的,这男子汉大丈夫的就眼看着年前的一亩三分地算是个什么出息,可听着萧易这话,再想到这些天他所感受到了有闲生活,这些话倒是训斥不出来了。

“算了,看你也不是个有大出息的人,也就适合种种菜种种田什么的了,”陆逍道,“听说你是个孤儿,要是你想的话,等改天有机会,我帮你寻了你的家人可好?”

家人?!

萧易听到陆逍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还是有几分的触动的,年少的时候他也是想着等到往后有了机会那肯定是要寻了家人的,也想着或许有一天家人也是会来寻了他,但现在时间长了,萧易对于那些个家人也就没有那样的执着了,他不去想,或许他们都已经不在了,又或许,他们早就已经忘记了曾经把他丢在这个小小村子的山上的孩子了吧。

“怎么了?”陆逍也感受到了萧易那有几分低落的情绪,以为他是在想家人了,“虽说已经过来好些念头查起来的话的确是有几分的麻烦,但只要有心的话那早晚也还是能够查到的,你……”

“算了。”萧易开口打断了陆逍的话,“其实过了那么多年有没有家人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紧要的了,现在我过的也还不错,如果他们想要来找我的话那肯定早就来找了,要是不来找我的话那肯定就是有事儿不能来找又或者是没办法来找了。要是找了半天最后找到的是人都不在了,那还不如趁着现在当做啥都不知道的好。”

这么多年他反正一直都在这里,以前是在这里以后也会在这里,就这样等着就好。而且真的要找了那些个家人,若是好相处也就算了,不好相处的话,那又如何?

“再说了,我现在也有家人,虽然现在只有我媳妇一人,但往后总还会有我们的孩子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