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四章 西瓜熟了

崔乐蓉觉得这个叫陆逍的人有些精明。

虽说还不怎么清楚这人的底细,崔乐蓉也还是能够从这人的身上感受到这人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而且在给换药的时候他也时常会问起关于伤势一类的事情,这让崔乐蓉也觉得真是说了一个谎言之后还真是要用千百个谎言去圆谎,甚至她也觉得陆逍还是昏睡的时候要比清醒的时候好应付多了,至少昏睡的时候不会有人问自己这些个问题,自己也不用想着要怎么去回答。

陆逍的情况也是在一天天的好转,首先就是不怎么发热了,不发热的话对于萧易来说也是轻松上不少,最初的时候就是一直发热不停,他也十分害怕这人会不会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就死去了,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萧易也是一个有些胆小的。

陆逍清醒过来第三天,萧易就不在人屋子里头打地铺了,这还是陆逍自己提出来的。陆逍对于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的作为也都是看在眼中,心中对于这两人也是有几分的感激的,尤其是在刚醒来的时候瞧见萧易的时候那脸上也还是有挥之不去的疲惫,两个素未蒙面之人能够这样照顾着自己也已是自己幸运了。

等到陆逍清醒了,当然不可能是给人整天喂粥了,既然答应了刘言东会把人照顾好,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不是那种小七的人,鸡汤骨头汤鱼汤什么的,也都是给人做的。再配上时鲜的蔬菜,最近地头上又多了一种蔬菜——地瓜叶。

鲜嫩嫩的还带着晨露的地瓜叶掐了下来,炝炒了之后那也是十分好吃的。萧易从镇上回来的时候还时常会带两根大骨和猪肝,熬了浓白的汤,把猪肝切薄了最后在汤里头一滚,起锅之前再撒上一把枸杞嫩叶,那滋味也是香的厉害。

陆逍在这个农家小家里头住着也觉得难得的舒心,虽说吃住方面肯定是不能和他之前相比的,却也不算差了,再者,陆逍也觉得这个不怎么和他多话就算是有时候自己问了之后也会转开了她不愿意回答似有不少秘密的小媳妇手艺极其不错,做的那些个菜也是色香味俱全的。

陆逍的伤口大多都是在身上,因为被崔乐蓉给缝合了,那伤口也是在陆逍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快速愈合了,新肉长好之前略微有些发痒,他也就有些耐不住一直在屋子里头呆着了。

萧易和崔乐蓉也拿他没法子,毕竟不可能真的关着人关上一辈子不是?只好拿了萧易的衣衫给了人替换穿上,也由着人出来院子里头放放风了。

先发现人最先的还是萧大柱一家子,闲着无事的时候于氏时常会带着虎头上了萧易家来,一来也是因为她和崔乐蓉交好,救了自己孩子的恩情于氏是半点也不敢忘记的,所以也时常来走动走动,二是村子里头像是他们这些个婆娘也没啥事情干,一般忙活了家里面的事情之后,那还是有大把的空闲,一般不是在家做针线活就是去别人家里头做针线活顺便唠嗑,于氏对于说东家长李家短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的热衷,所以还是愿意到崔乐蓉这里来,也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个清静。

来了之后于氏就发现了萧易家多了一个陌生人。

“妹子啊,这人是谁啊?”

今天一早的崔乐蓉和萧易上玉米地里头拔了一些个毛豆回来,现在的毛豆最是鲜嫩的时候,就是枝叶上会有一些个刺毛虫,崔乐蓉让萧易上镇上送菜的时候回来的时候买了肉和豆干,打算趁着毛豆鲜嫩的时候给做点馄饨,馄饨皮也是在镇上一家专门卖面的铺子里头买来的,等到萧易回来的时候,就帮着崔乐蓉一起剥起毛豆来了。

陆逍在屋子里头呆的也无趣,干脆也出来跟着一起剥豆子了,崔乐蓉也不拦着,他现在身上的伤口收得挺好,只要不用大力气基本上就不会崩开,而且晒晒太阳对人也是有好处,剥豆子也不是个什么力气活,权当做动动手脚也是使得的。

所以于氏过来的时候就瞧见了,在院子里头坐在小凳子上剥毛豆的三个人,于氏也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所以也就开口问了,毕竟萧易家里头来了一个陌生人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我娘家远房的一个亲戚,得了点病,听说我懂点医术之后就找来看病了,得在我们这里住几天。”崔乐蓉见是于氏这么问了,也就张口扯了一个话给遮掩过去了,这也是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商量好的,要是有人问了起来的时候就这么回答了。

于氏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再看了看陆逍很明显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在心中点了点头,这人一看就是那病重的模样,倒也是相信了。像是他们村子里头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基本上也都是会让崔乐蓉给瞧了的,别小看得了病,像是他们这些人哪里有啥资格得病的,毛病小点倒还是不打紧的,这要是得了个大毛病,那可不止自己受苦还拖累了家里人。

陆逍听了崔乐蓉这话也不反驳,虽说前面那半句话的确是谎话,但后面那一句话他还是辩驳不得的,他也的确是要在人家里头养几天。

“放心吧,萧易媳妇还是顶能干的,咱们村子上的人都知道她是个能干的哩,当初要不是她,我这虎头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现在你看我家的虎头可不活得好好的,将养的可好了。”于氏善意地对着陆逍道。

“是啊,可多亏了他们两人。”陆逍道,他的视线落到了于氏抱在怀里面的小孩子身上,这孩子的确是养的不错的,现在正乖乖巧巧地窝在她的怀里帮着一起剥了毛豆,“你们家孩子怎么了?”

“去年深秋里头掉了河,当时所有人都说要救不活了,还是我这妹子把孩子给救活的。后头也费了不少的心思,对这个妹子啊,我也不知道往后是要咋报答呢!”于氏想到这一遭的时候也还是止不住的心疼,索性上天还是眷顾着他们家的,也索性当时是有崔乐蓉在,要不是她,只怕自己也不能有个活头了。

陆逍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朝着崔乐蓉看去了一眼,随即也很快把眼神给收了回来,“恩,她是个本事的。”

“是啊,妹子可是本事的很呢,你也别着急,放宽了心思,既然妹子是能治的那肯定是能治好的。”于氏宽慰道,“对了,大兄弟你啥时候来的?咋地咱们村子上的人都不知道信儿呢?”

于氏也有些困惑呢,村子里头多了这么一个人咋地就一个人也不知道的,今天要不是她凑巧遇上了指不定也还是不知道的呢。

“哦,来的那一天日头晚了,再加上前几天身子骨不是很好,都是躺在床上没法动弹,再加上这也不是啥好事儿,我和阿蓉就没往外说。”萧易急忙道,他和崔乐蓉也是想过了这人一旦被人发现村子上肯定是有不少人要疑惑的,这说辞也是两个人商量出来的,也不管村子上的人相信还是不相信,只要他们两个人咬死了这事儿,那旁人不相信也是没有半点的法子的。

“恩。”陆逍也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突然出现在这个村子里头肯定会有人说啥的,所以现在崔乐蓉和萧易所编排的自己的来由他也都不拒绝,反正他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那还真是挺厉害的毛病。”真是可怜见的,于氏也没有表示怀疑个啥的,毕竟这也就像是崔乐蓉和萧易所说的那样,到底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要是个喜事儿那还能够通知一下村上的人,可现在人家是来看病的,那也没有必要闹的整个村子上的人都知道了。

“那现在毛病看的咋样了?”于氏问着崔乐蓉,她想了想,这人鸟悄着来了,该不会是有啥大毛病吧?“我看他那脸色也还是不大好啊?”

“已经算是没多少问题了,就是要好好养上一段时间,毕竟之前也是亏了身子,要养好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养好的。”崔乐蓉也知道于氏担心个啥,现在这年头呢,那都是看病难的,“因为人来的时候也匆忙,我们就怕说出去人家还以为他得了什么不得了的毛病,这原本不是个大事儿被乱说一通之后就成了个大毛病,怕村子里头的人自己吓自己,所以也就不打算往外说了,嫂子到时候要是遇上了人,就说人是往我家走亲戚的吧,免得大家想太多。反正人过一段时间就走了,也没得必要把事情闹大了。”

“知道。”于氏听崔乐蓉这么一说之后也就明白了,她也是有几分怕这人得了大毛病要传了开来,现在崔乐蓉这一说她也安心了,也知道崔乐蓉刚刚那说的也的确是个道理,“回头要是有人遇上,就说来走亲戚。我也不会往外说的。”

于氏这么说着又看向了陆逍道:“你也别多想,咱们村子里头的也没啥有歪心思的人。萧易两口子在我们村上也不容易,有些事情也总是要帮着过过眼才能安心的。”别看崔家妹子看着是个心狠的,但一般要是没有惹着了她那也是个心软的人,说是远房亲戚的怕也是往来不多,总是要问问清楚才成,以前还怕村子上有些人拿着这种事情说事儿,但现在村子里头最爱闹腾的萧远山家也消停下来了,也算是雨过天晴了。

陆逍点了点头,也不吭声,手上那动作倒是半点也没落下剥起豆子来也算是利索的很。

于氏也帮着剥了好一会的毛豆这才回去了,倒是把虎头给留下了,现在的村子里头的人都在田里头拔杂草呢,她家也不例外,倒是那一亩的跟着萧易他们一起养了鱼苗的稻田里头没出杂草,那一亩田可就省事儿不少了。

于氏让崔乐蓉帮着照看照看虎头,这在两家人之中也是常见的,萧大柱爹娘身子骨也不是很好,萧大柱的爹还得帮着下田啥的,萧大柱的娘就得负责做饭啥的,放着虎头在家里头也是忙不过来,村子上现在也就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清闲点,自然地也就托着人照看照看,于氏也放心让崔乐蓉照看了孩子。

崔乐蓉和萧易倒是有心让他家甭做饭了,干脆都来家里头吃点,于氏那是连连拒绝,于氏也不好意思的很,哪里能一直都这样沾了人家的便宜,传出去也显得有些没脸没皮了。

于氏要走,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不拦着,只是也决定了等一会裹了馄饨之后肯定是要送一碗过去的。

自家做馄饨就是有些麻烦,尤其是这毛豆馅的馄饨更麻烦,剥毛豆首先就是一个麻烦的事儿了,还要剁毛豆,把毛豆剁碎了也不是个轻松的活,尤其是这毛豆还是喜欢蹦跶的,剁的时候也只能轻轻的不能太大力。

把毛豆剁碎了加上剁碎的肉馅还有剁碎的豆干,加上盐和油,搅拌均匀了这才开始裹馄饨了,陆逍也跟着一起来帮忙,笨手笨脚的厉害也没啥技巧的,馅料放的少了吧,那馄饨就会有一节的尾巴片,这馅料放多了吧,一下子就会把皮子给弄破,看着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包的皮薄陷大还不破皮的馄饨,他也有些无语。

更无语的是萧易,原本这种活计就是他和她媳妇两个人干的,你说你剥毛豆的时候来插一脚也就算了,现在裹馄饨的时候也还要来插一脚,这……这还给不给他们两个人一点相处的时候了?

“我说你压根就不会嘛,这不会就甭在这儿插手了呗,这闹的,一会你包的你吃啊。”萧易见他又坏了一个馄饨皮忍不住叫道。

“我吃就我吃,这不是刚上手么,不会这种也是正常的很,多包几个就会了。”陆逍也是老神在在的,“话说起来我这年岁还比你大上一些,你就算不管我叫一声哥吧,这也不能朝着我大呼小叫的不是?”

装什么大头蒜呢!

萧易在心底里头哼了一声,就算年纪比他大了那又怎么样呢,当初要不是他们给帮衬着,指不定这人可就一命归西了,哪里还有啥资本在他的面前说年纪比他大这种话?

虎头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也看着人裹馄饨,模样也是乖巧的很,不吵不闹的,看到陆逍连着坏了好几个馄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虎头这孩子最近养的可好,陆逍最近在家,萧易家没少弄了点滋补的东西,也会送点给虎头,把这个孩子养的越发圆滚滚虎头虎脑的,还真是应了人的小名了。

“行了陆逍大哥,你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我们家今天的馄饨皮肯定是不够用的。”崔乐蓉也忍不住出声了,她倒不是心疼这点馄饨皮,而是觉得麻烦着呢,这馄饨皮不够了指不定还得拿了面粉弄了饺子皮来凑数,那还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去,一会还得蒸了馄饨呢。

“是啊,”萧易也点头,他就买了这么些馄饨皮,折腾完可就没有了,这还是他们家第一次做毛豆陷的馄饨来着,“要不你出去走走得了。”

陆逍听到萧易这话,“之前不是不让我出去走嘛,现在咋又让我出去走了?”

“原本是不让的,今天大柱嫂子不是已经瞧见你了么,咱们家这么拦着也没用,再说了,你现在穿着我这庄稼汉的衣衫,一眼瞅过来的时候那就和普通庄稼汉没啥差别。”萧易也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原本他想着肯定是不能让村子上的人发现这个人的,谁知道这人是干啥的,可现在他一天一天的恢复起来,就算硬绑着也绑不住,再加上今天大柱嫂子都已经看到人了,藏着掖着也没啥意思,这人还指不定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去呢,到时候来个人就要解释一下也麻烦,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让人出门,反正事情都过了好些天了也没见外头张罗什么悬赏令也没有见镇上有士兵抓人的,那应该问题不大。

陆逍听了萧易这话,对于现在自己这般模样也是无可奈何的很,当初那一身衣衫早就已经染成了血衣,也被人塞进灶膛子里头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了,现在自己穿的都是萧易的衣衫,也亏得两个人身形接近,所以在衣服上倒也是能够将就的,普普通通的粗布料子,典型的庄稼汉的衣衫,甭说要是熟悉的人看到他这个模样会认不出来了,就连早上洗面的时候陆逍看到水盆里头倒影出来的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乍一看那还真是个普通的农户模样。

“随便走走就成,可别走了远去,离我们家比较近的是大柱家,就是今天来我家串门子的嫂子家里头,要是遇上了人你就说是来我家走亲戚的远房亲戚。”萧易还是不忘提醒了一句,想了想之后也忍不住把虎头从凳子上抱了下来道,“虎头帮着叔看着点人成不?”

“成啊!”虎头连连点头,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应了下来。

陆逍不以为意,不就这么点小事儿么,还用得上这么一再提醒,他当是记得的。这叮嘱了也不算现在还赶了一个孩子来看着他,这是个啥意思啊,他就是受了点伤而已这人可没变成傻子。

“虎头可别走远,也不许去河边玩水啊,就晒一会太阳,不许跑。一会回来婶子家吃馄饨。”崔乐蓉也不反对虎头带着人出去走走。这两个人身子骨虽说都不是很好,但一味地休息着那也不好,适当的运动也还是要的。

“好!”虎头应了一声,迈着小短腿就跑到了陆逍的身边,牵着陆逍的手就往着外头走。

等到陆逍走了之后,萧易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一边接着和崔乐蓉裹馄饨一边就忍不住开口说了:“你说这人养的也差不多了吧,那刘家的少爷啥时候把人带走啊,他总在这儿的我老觉得不安心,你可别说我前几天上镇子上的时候都仔细打听了,没见什么抓人的榜文也没见士兵啥的,我这才安心了点。”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也忍不住笑了,“你这是把人当江洋大盗了不成?”

“可别说,我那一天看着人浑身是血的都觉得有这样的想法,你想啊,要是正正经经的一个人咋能成那个样子,而且看刘家少爷那样子都不敢往着自家里头带,还得想着法子把人藏着呢,你说这里头就有多少的猫腻在了!”萧易觉得自己有那样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谁让这事儿出了呢,这真要是没啥问题的,就刘言东那相爷家儿子的身份能担忧个什么劲儿呢。

“谁知道呢。”崔乐蓉也不去和萧易辩驳。

“所以开头那几天我都担心着,会不会有人找上了门来,到时候说咱们犯了事一类的。后头看也没啥大阵仗了这才安心了下来。”萧易说着还觉得自己心有余悸的很,“不过看着人倒不像是个坏的。”

崔乐蓉刚听到萧易前头的话都觉得这人其实脑洞挺大的,就这联想能力都快赶上编剧了,在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忍不住挑了挑眉道:“你刚刚还不是怕人是个江洋大盗么,咋地现在又觉得看人顺眼了?”

“我看那人眼神挺清正的,我爷爷说了,这人正不正就能够从一双眼睛里头看出来,这人要是个心术不正的,那一双眼睛就不会清亮了。”萧易一本正经地说着,“我爷爷看人可准了,你可别不相信。”

崔乐蓉听到萧易提起他爷爷来也就跟着笑了一笑,“信的,爷爷看人准的很,人都老人见识多那肯定也是有道理的。我看那人也不像是个坏的。”

崔乐蓉也是自己感受出来的,陆逍这人很显然是在军中历练过的,行事作风也带着几分的正气,就像是萧易刚刚所说的那样,这人也的确有着一双清正的眼睛。

“反正咱们也不管那人是个啥来头的,把人养好的自然会有人来接走的,咱们也不用操心个啥。”崔乐蓉道,她也在琢磨着呢,也不知道刘言东这人什么时候才把人给接走的。

“我这不就是问问,这些天来收菜的也不是阿和那小子,我也不敢问个啥的。”萧易道,打从刘言东把人放在这儿之后后头来收菜的人也不是阿和了,这也是让萧易觉得有些意外,因为这人也不熟悉,萧易也不好贸贸然地和人提起,就怕做出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所以就算着急也只能在心里头默默地着急着,面色上半点也不显的,就连崔老大他们哪儿也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的。

“是嘛,也不用太担心,要是会出事儿的话只怕早就已经出事了,我看刘言东就是有一阵子给耽搁了,咱们也不着急就让人先在家里头养着吧,总不能都已经养了这么好些日子了这个节骨眼上把人给赶走吧,那反而显得咱们不厚道了。”崔乐蓉道,她嘴巴上说的是这样的轻松但心里面不免地还是有几分猜想着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使得连阿和都没有出现在人前了。

琢磨了之后崔乐蓉也没想出个究竟来,那高门大院里头的事情也的确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琢磨的清楚的,反正只要没有张贴了榜文也没有人到处搜人那就代表着问题不大,既是问题不大那就不需要多操心,真要是有问题的话,就当初刘言东那火急火燎的模样肯定也是不能放任不管的。

陆逍也轻松的很,他也没怎么在村子里头过日子过,但这些天在萧易家呆的日子也算是他最舒心不过的时候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他可许久都没有这么舒坦地过了。原本瞅着这小夫妻二人还有几分的担忧,但后头也没啥了,陆逍倒不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和盘托出,但觉得没这个必要,他们二人一看就是打定了主意在这个小地方过一些个安生日子的,自己又何必是要把人拖下那个泥潭子,倒不如像是现在这样也算是轻松的很。

陆逍站在田埂上看着那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稻田,那里头的秧苗子长得很是不错,田里头也有不少人在忙活,看到这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他们村子里头的时候不少人也都张望了几下。

萧大同也在田里头摸草呢,现在日头暖了,秧苗长得也壮实了,其中也就有一些个杂草长出来了,这些个杂草会抢了稻秧的肥,要是不拔出来那等到后头了就好看了,稻秧里头夹着杂草的。

萧大同也看到了那个站在田埂上不声不响的年轻汉子,从他这里瞅过去的时候也就瞅见这后生模样端正的很,就是脸色不大好看,像是有几分的病气,同样在田里头干活的人也有好些个都在看着人呢。而且这人还牵着萧大柱家的虎头,萧大同也免不得要多看上几眼才能安心的。

“后生,你是打哪里来的啊?”萧大同张口问道。

“我是萧易家的亲戚,最近来串亲戚的。”陆逍也看到萧大同那眼神里头的警惕,就急忙说道,“我在屋子里头呆得无聊,就和娃子出来走走,一会就回去。”

萧大同听到陆逍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有几分的不大放心,他朝着在自己附近那一块田里头忙活的萧大柱一家喊了一嗓子:“大柱啊,萧易家的来亲戚了你们知道吗?”

听到萧大同这喊声的时候,于氏抬了头看到的就是那个在萧易家院子里头见到的男人牵着自己的儿子在田埂上,她应了一声道:“叔,这事儿我知道,早上我去萧易家的时候就遇上了。”

话是这样说的,于氏还是从田里头走了上来,虎头看到自己的阿娘上来了,也扯着陆逍往前头走,嘴巴里面还喊着“阿娘”。

“咋地不在你萧易叔家呆着跑出来了?”于氏忍不住问道。

“婶儿让我出来走走,我就带着这个叔叔一起出来走了,一会就回去,婶儿说让我去吃馄饨。”虎头回答的倒是半点也不了漏的,“婶儿不让我走远也不让我玩水,阿娘我不玩水。”

于氏听到虎头这么说又是崔乐蓉吩咐的也就放心了,旁人她是信不过的,但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她是完全信得过的,要是连这两人都信不过的话那这个村子上她也没啥信得过的人了。

“嫂子我就是出来走走,一会就回去了。”陆逍也知道刚刚这些人这一问一答的就是怕自己这个生人干出拐了孩子的事情来。

“唉,出来走走也成的。就是这几天咱们这里也忙的厉害,都在下田拔杂草呢,要不也得请你到家里头去坐坐。”于氏笑着应了一声,“我家这孩子也是个皮的,你可得看着他点。”

“哟,真是萧易家的亲戚啊?”旁边人家也来了兴致,“以前都没咋见过呢!”

“萧易是个孤儿,还打哪里来的亲戚,是萧易媳妇那边的。不过倒是正经没见过的,这后生长得可好啊,萧易媳妇家那头的亲戚长得都不错的,萧易媳妇就是个齐整的。”

“可别说,萧易那孩子也是个长得齐整的啊,在咱们村子里头那个能有萧易这娃子齐整,我看到时候萧易和她媳妇生下来的孩子也是个齐整的!”

“那肯定,人家不止长得齐整,这脑子也是灵清的!你说人家那主意是一出一出的,那在稻田里头挖了沟养鱼这事儿谁家干过的。当初咱们还不是笑话了人,说人家那田肯定是要被祸祸了的,现在可好了,人家田里头那点杂草都被鱼给吃了个干净,咱们大热天的在田里头猫着腰拔草的,人家两口子倒是闲了!”

“哎哟喂的,这猫着腰可难受死了,早知道当初咱们也就该和人一起这样弄了,现在也能省点事儿了!”

“是啊是啊,现在就迟了么,等到明年的时候肯定是要和人家一样这么干的,我看着人家田里头的那些个秧苗子,那可壮实多了,那鱼这一段时间来也是大了一些哩。”

“可不么,我就觉得咱们这干了大半辈子农活的人还没人家这些个年轻辈儿的会搞,咱们没看好的人家倒是样样都弄起来了,别说这田里头的事情,就咱们那些个苞米地的事儿,咱当初不也是没看好,都说人家是瞎搞胡搞,结果现在人家那苞米地长得可好了,还有那地里头的毛豆长得也好,前两天刚好遇上萧易下地,我瞅着那毛豆长得好,厚着脸皮问人要了两棵,回去摘了之后用点盐水煮了吃那叫一个香哩。”

“可不是,我就瞅着看到时候萧易家的这苞米地里头能出多少粮,要是到时候不错,明年我就和人家一样搞,还能多点毛豆呢,我家那小子也爱吃毛豆,就是现在自家那毛豆还没咋熟的样子。”

“恩,我们也都是这样打算的。”

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话,萧大柱也忍不住凑了个趣:“可不是,我现在也后悔着呢,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多开两亩地的沟,那咱现在也能少拔了两亩地的草。”

“嘿,成了啊你小子,你这好歹还有一亩田不用拔草呢,咱们可是没有一块不需要拔草的!”村子里头的是人也忍不住在那边笑骂了起来,这混小子还嫌弃开了少呢,要知道他们可是一亩地都没开的。

陆逍站在田埂边上听着田里头的这些人在哪儿七嘴八舌地说话的时候,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来,这些人说的话在旁人看来是挺没劲儿的一些个话,真要较真起来说还是些没啥意思的,但就着这样的风景,听着现在耳边所说的这些话,陆逍觉得特别的安逸,还真是想在这个地头长久地待上一阵。

陆逍听着这些人说的有趣,他还特地让虎头那孩子领着他去萧易家的田哪儿看了一下,看完了也觉得有趣的很,听着虎头还奶声奶气地告诉他有大人来看过的时候嘴角上也带了几分的笑意。

拔草的时候午饭也都是在地头上吃的,家里头负责做饭的把饭菜用篮子提着拎到了地头上,各家找个不怎么晒到太阳的地方就凑合着吃了,吃完了也还是得下田。

以前插秧拔草的时候那都是辛苦活,那些个蚂蟥就能够折腾死了人了,现在田里面也清净的很了,也不怎么辛苦了,只是这猫着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腰酸背疼。

于氏的婆婆也把家里头的饭给做好了,提了篮子过来。陆逍和虎头也还没走,于氏就不怎么好意思再让虎头去萧易家了,都出来了再巴巴地回去,那算是个啥样子呢。

“兄弟,你去吃饭吧,我看萧易家也应该把饭做好了,虎头就不和你去了,在咱们这儿吃了就成你回去和萧易家说一声。”萧大柱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对着陆逍道,“你从这条道上走了,萧易家就是最后一家,也好认的。”

“这话我可不好意思说的,我看人家都过来了,大哥你还是和人自己说吧!”陆逍的脸上也挂着几分笑,对于萧大柱这样质朴的反应也是觉得十分的欣赏,觉得也就只有这种地方才不会有太多的勾心斗角了。

恩?

萧大柱听了陆逍这话,顺着人看的方向看去,可不就发现了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就往着他们这边走来了么,两个人的手上还拿了东西的,等到走近了,这才看到萧易一手捧着一个花皮大西瓜,那西瓜也真的挺大,一个差不多就有十多斤的样子。

而崔乐蓉手上拿着一个海碗,一个手上拿着一把菜刀。

“萧易啊,你们两口子这是干啥呢?这捧着的花皮大西瓜,你家西瓜那么早就熟了啊?”凑在一个地头吃饭的人瞧见萧易手上捧着那大西瓜的时候也忍不住有些激动了,村子里头种西瓜的人也不多,就算是种了种的也少,前几天还有人去瞅过了,自家地头的西瓜是有了但绝对还没熟呢,眼瞅着人捧着西瓜过来,能不激动么。

“还能咋地,这不是想着拿了西瓜换杂草么!”萧易笑着道,“刚刚上地头上看了一看,就两个须上发卷了就给摘了下来看看能不能吃,这日头拔草也不容易,就给你们送来解解渴,要是一会不好吃可不能怪咱。我家田里头不是还养着鱼么,我想着你们杂草也没啥用,就想着后了脸皮要了,中不中?”

“这有啥不中的,那杂草也不能换了吃的!你一会自己收了去就成。”村子上的人也没有啥在意的,那杂草原本就是没用的,现在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也没有反对的,对于他们来说杂草是没啥用,但对于田里头养着鱼的萧易他们家来说,那还是有用的。

萧易走进了,把两个西瓜往着地头上一放,从崔乐蓉的手上拿了菜刀就把其中一个大西瓜给杀了,一切开之后就一股子西瓜的甜香味弥漫开来。

“哟,还真熟了!”村子里头的人也有些激动了,那西瓜的确是熟了,就是嫩了点,中间一部分已经红透了,但靠近西瓜皮这边的还有一些比较粉嫩,但这样的也已经是能吃了。

一看西瓜能吃了,这些人也顾不得吃饭了,吆喝着让萧易给切了,好在两个西瓜也实在是挺大的,切成片之后倒也的确算是人手一片分了个干净,一口咬下去西瓜的清甜味道就在嘴巴里头弥漫了开来,倒是一下子把一早上的辛苦给冲淡了,吃一口饭咬一口西瓜的,倒也的确算是一件享受了。

崔乐蓉那手上拿着的就是一碗还热气腾腾的馄饨,她把馄饨递给于氏,伸手掐了掐虎头的脸道:“婶儿和你说啥来着,让你一会来吃馄饨你倒是不来了和婶儿还不好意思呢?”

于氏被太阳晒得热热的脸通红通红的,听着崔乐蓉这话那脸色更红,她低头看了那海碗里头满满一碗的馄饨,上头还漂着葱花和香油,心中也有些感动,总觉得欠着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的良多。

------题外话------

真的,毛豆馄饨可好吃了,我家一般都是加青毛豆,肉,香干还有榨菜的,就是剁这些个玩意真心是挺磨人的活……当然春天的时候鲜笋馄饨也好吃,还有嫩南瓜馄饨也好吃TAT突然好想吃怎么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