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三章 陆逍

萧易对于刘言东那也是看不爽的很,自打上一次走了之后也就二十多天没出现过了,萧易还以为这小子应该是不会再出现在人前了,这人果真就是不经念的,原本想他们夫妻二人好好的裹粽子,多好的日子啊,结果却是被这小子给搅合了。

一想到这一点,萧易的一张脸就拉长了,可现在人都已经出现在院子门口了,就算萧易是再怎么不乐意也没了法子。而且现在都已过了午饭的时间了,咋地这人还来呢,难不成还要在他们这里吃了晚饭过夜不成?

萧易心里面想的也极多,到底也是干不出来关着门不让人进来的事情,只好先放下裹了一半的粽子洗干净了手之后再同崔乐蓉一同去开了院子们。

马车就停在院子门口,驾车是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都熟悉的阿和,刘言东则是站在一旁神色上也有几分的紧张,刚一出院子门崔乐蓉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谁受伤了?”崔乐蓉看着刘言东问道。

刘言东也没有想到崔乐蓉会是这样的警觉,他原本还想着要怎么和崔乐蓉还有萧易两个人解释呢,见崔了蓉问出了口之后,刘言东也不隐瞒了。

“嫂子,我也没了办法了!”刘言东这样对着崔乐蓉说着,然后和阿和对看一眼,刘言东又上了车,好一会之后和阿和两个人从车厢里头扶出了一个人来,那人身上的衣衫几乎都快被血染透了,一张脸也苍白的很。

崔乐蓉和萧易两人也搭了一把手,刘言东都已经把人送到他们的面前来了总不能把人往外推了吧,而且崔乐蓉看着这人的伤势也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

萧易和刘言东把人送到了家里头空着的房子里头,他们这房子新造的时候也是多造了几间的空房,一来是为以后打算,而来也是方便要是往后有人留在家里头睡上一晚啥的也有个去处,里头的床和被褥基本上也是新的。自家亲戚倒是没来住了,却不想倒是让陌生的人先住着了。

崔乐蓉和萧易也顾不得这人身上的血会不会把床铺给污了的事情,将人给安置在了空床上,崔乐蓉撕开了那人身上的衣衫查看底下的伤口,这人也算是个命大的,身上伤口好多道基本上都是深可见骨的。

崔乐蓉给把了一下脉,也都觉得眼前这人现在还剩下一口气,但要是这伤口还不处理的话只怕到时候这一口也要没了。

崔乐蓉急忙去取了针线和缝合的工具来,镊子夹子一类的倒是好打磨的很,那针是她前一段时间找了工匠是专门打造用来缝合伤口的,那丁点大小的缝合针可是让不少的工匠觉得头疼打磨出来也是费了不少的时间,崔乐蓉原本也没有抱多少的指望,但最后看到成品的时候还是觉得果然这个时代的能工巧匠也是不少,虽说和现代的工艺还是有些差别的,但算是不错了,当然打磨的工钱也是给的十足的,那线也是崔乐蓉特地买回了一些个羊肠所制造出来的羊肠线。

“嫂子你这是要干啥呢?”刘言东看着崔乐蓉拿了针线和镊子夹子进来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也是没了办法,本想将人送到镇子上的别院里头去的,但想到自己那别院里头也是有不少的人,到时候指不定就有走漏了风声的时候,一旦走漏了风声也是个麻烦,这才想到了将人送到了杨树村上来。

虽说杨树村上的人也不少,但基本上谁也不会想到他会把人藏到这个小小的村子上来,而且刘言东也觉得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都是个不会往外说话的,人放在他们这儿他也安心,就是这一身伤的,刘言东来的时候也匆忙,也没想着带个大夫来,等到崔乐蓉那动作的时候这才想起来了,自家酒楼里头还出过一阵子的鹿血酒呢,可都是眼前这人给张罗的,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人还是个懂医术的。

“把人伤口给缝起来,这么多伤要是不缝起来还能不能留下命来还是个问题呢!”崔乐蓉说着就让刘言东拿了剪刀把人身上的衣衫给剪开了,伤口要消毒之后再缝合。崔乐蓉也是没有办法了,原本伤口缝合的话还是要给打了麻醉,现在这情况,就是要煮了麻沸散也得花一些时间,而且眼前这人都已经陷入昏迷之中了,能不能喂的下去还是个问题,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唉!”刘言东听到崔乐蓉这么一说也不敢再说啥了,拿了剪刀就直接下手了,这人伤的大多都在身上,一等剪开之后刘言东一双眼睛都红了,那神色里头也有了一些愤怒。

萧易则是端一盆温水和一壶酒进来,肩膀上还搭着两块汗巾,他进屋来看到那人赤膊着上半身的时候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但看到那些个伤口的时候也没说啥,把肩膀上的一块汗巾打湿了拧的半干之后就递给了崔乐蓉。

崔乐蓉把伤口那一处的血迹擦掉,又问萧易要了沾了酒的汗巾,这才开始缝合。崔乐蓉缝合的速度也是极其快的,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崔乐蓉就已经把一处近乎巴掌长的伤口给缝合好了。那利索的动作别说是萧易觉得很是不可思议之外,就连刘言东都看的有些意外,宫中的那些个太医都没有这种手法的。

前后不过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崔乐蓉就已经把人身上的伤口全部都缝合好了,现在这个条件也没啥,刘言东过来的时候也是来的匆忙,只有带了一瓶的金疮药,崔乐蓉也都撒在伤口上了,再用干净的布条给包扎了起来。

那人在缝合的途中也醒过来一次,崔乐蓉知道这没有打麻药就缝合那是一个极其痛苦的事情,原本还怕这人会在中途的时候动弹,想着让萧易和刘言东两人给压着人手脚,但那人也不过就是看了一眼,在听到崔乐蓉说要缝合伤口不能动弹的时候,他甚至连闷哼一声都没有,只是那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证明也是极痛的。

崔乐蓉也是有几分敬佩眼前这人了,你说这得多大的能耐力才能够克制着自己不发出丁点的声响来,反正这事儿要是搁在她的身上那肯定是不能忍受的。

可眼前这人却还是偏生受了,缝合到最后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是痛极了还是因为流血过多的缘故又晕了过去,但那铁骨铮铮的模样也是让崔乐蓉和萧易两人看在眼中。

“嫂子,他怎么样?”刘言东等到伤口缝合完了之后才开了口。

“伤口太深失血过多,暂时没有多大的问题,但也得静养一段时间。”崔乐蓉对着刘言东道,“余下几日也还是要多看顾一些,毕竟也不是个小事儿,到时候要是发热起来也是个麻烦。”伤口这事儿最怕的就是发炎,在现代还能挂点消炎的点滴,这个时代可没有这种东西,崔乐蓉也就只能思考着中药了,只怕这两天是汤药不断的了。

刘言东咬了咬牙,一声不吭的。

崔乐蓉让萧易他们全都出去,现在留在这里把人吵着了也不成,等到出去之后崔乐蓉这才看向刘言东道:“我看那人的伤口都是利器所伤,你得和我老实说了,可不能把祸事都往着我们家给招了。”

崔乐蓉这话说的也算是含蓄了,看在人都已经在自己面前的份上她肯定不能不帮一把忙,可真要是有祸事的,这人崔乐蓉说什么也不能把人留在自己家里面的,而且谁知道会不会牵连出去。

“嫂子你放心吧,这人绝对不是坏人!”刘言东急忙道,“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把人带走,嫂子,我就想着先把人放在你这里一阵子,你帮着照看点,你看这事儿成不?萧大哥,嫂子,我这要是有办法的话我就不会把人往着你们这里送了,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你们也瞧见了他伤的这样的重,要是再来来去去的指不定这剩下的一口气都要没了。”

萧易一听这事儿就觉得不靠谱,他们家里头多了一个人还多了一个男人,这要是被人发现了他们这要咋说?但刘言东后头所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萧易也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是答应下来还是要拒绝了。

萧易下意识地就朝着崔乐蓉看去,这也得看自己媳妇的意思。、

崔乐蓉也看出来了,刘言东和这人肯定是有私交在的,而且看他那样子,屋子里头现在半死不活的男人指不定也是有身世在的,而且现在他的情况最好还是不要移动的好,但看刘言东这样子也不像是能够留下来照顾人的,那说白了这事情就落在了她和萧易的身上去了,崔乐蓉想了想,到底也还是不能够见死不救的。

“你保证他不会带来啥祸事?”崔乐蓉又问了一句。

刘言东那是一个劲地保证,只差没有指天誓地地表示里头那人绝对不可能带来什么祸事。

“嫂子,里头那人是我熟悉的人,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是现在我不能带着他走,又不能把他养在太显眼的地方这才不得不来麻烦了你们。我知道萧大哥和嫂子你们两人都是仗义的人,我也不可能害了你们不是。所以你们只管放心,等到他伤好的差不多了,不用你们说我也是会把人给接走的。”

听着刘言东这话,崔乐蓉就知道这人有些话就没和自己说了实话,但崔乐蓉也没想着让刘言东能够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吐出来,毕竟他们之间也谈不上交浅言深,她唯一只要能确定屋子里头那不知道叫什么的人不会给他们不会给镇子上的人带来什么问题就行,也不指望他一下子就把话给说清楚了。

“这人那就留在我们家里头照顾着,我和萧易也不会往外说,这事儿你就只管放心好了,但差不多的时候你得把人带走,要是被村子里头的人晓得指不定还会说点什么。”崔乐蓉嘴巴上是这样说的,也不过就是提醒了刘言东一句而已,村子里头的人也憨厚,只要那人留在那屋子里头不怎么出现在人前一般人也不能知道点什么。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把人带走的。就这些日子在你们这儿嫂子劳你多上点心思,到时候给人补补,你看身上那么多的伤又流了不少血。”刘言东说着就要给崔乐蓉掏钱,他这刚刚才摸出一沓子的银票的时候就被崔乐蓉给推了回去了。

“成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崔乐蓉也没想和刘言东要多少钱,“你今天是打算留在这儿还是打算走?”

“我得回了京城去。”刘言东道,他倒是有心要留在这里看顾了人,可现在的情况压根就不许他留在这里,他现在必须得回去,要是不回去在杨树村里头停留的太久的话肯定是会引起人疑心的。

“那成,我之前做了不少的胰子你装点带走,我还腌了一坛子的咸鸭蛋,裹了一些个粽子,也给你装着带走一些。”崔乐蓉看着刘言东露出有几分凝重的神色的时候就率先开了口道。

刘言东怎么能不知道崔乐蓉这番话也是给他找了一个由头,要是他什么都没带地回去了,真要是有心人一打探那就有了问题了,现在他回头车子里头装上这些东西,那就算是他到了这个村子上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了,他就是来买了点东西而已。

“谢了嫂子。”刘言东这一句谢那也是十分由衷的,要是崔乐蓉没想到这里,只怕他也是要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萧易见人也不打算留在这里,再仔细一琢磨崔乐蓉的话也知道是为了个啥了,他去找了个箩筐出来,把崔乐蓉做的胰子给装了筐,然后又拿了个篮子,把他们新裹的粽子又装了一篮子,还给找了个小陶罐装了十几个咸鸭蛋,这才把刘言东给送走了。

刘言东还是留下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算是带走了这些东西应该给的钱,再有也是希望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好好照看着屋子里头的人。

虽是有些不大情愿的,但萧易也还是应下了,等到刘言东离开了之后萧易这才表露出了自己的不甘愿。

“阿蓉,你说这算是个什么事儿么,好端端的怎么就闹出了这么一个事儿!”萧易原本还挺高兴的,但现在一想到躺在屋子里头那人事不知的人,他哪里还能高兴的起来,那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呢,虽说嘴巴上是答应了人,可心里面到底也还是有几分的迟疑,生怕有什么祸事儿一不小心就到了他们的头上来。

“算了,人都送到咱们门口,难道还要见死不救不成?”崔乐蓉也没有办法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看刘言东说的也十分的认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再者我看那人也不是个简单的,就当结了一个善缘了。”

崔乐蓉觉得在那个人的身上就有一种将士的味道,她当年也是当做阵地医生的,在那些个将士的身上总有几分的戾气,而刚刚那人,她也感受到了那种戾气,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但有一点她还是能够肯定的,眼前这人绝对是一个杀过人手上沾染着鲜血的。而且就刘言东那样紧张着人的模样来看,这人的身份地位估计也不会很低,要不,那一贯都没把人看在眼内的相府上的少爷能这样紧张人?而且就从刘言东那动作来看,他很明显就是为了要保全了眼前这人的。

“也只能如此了。”萧易道,他也想过了,就刘言东那样的身份那样的人对于眼前这人也还是那样的紧张,那肯定是有着不凡的身份,萧易倒是对人有啥不凡身份没啥兴趣,在他看来,那些个有身份的公子哥儿麻烦也多,就看刘言东吧就在他们村子上闹出了多大的事情来,要是再来一个,他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办呢,他也不想旁的,就想要过点安安生生的日子就成,旁的也就不指望了。

家里面有了一个伤员,又是一个重伤的伤员,那也就注定了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没得啥安生的,尤其是萧易,照顾人的事情大多也是落到了他的头上去了,总不能让崔乐蓉去照顾的,就算崔乐蓉想,萧易也是不能答应的,诚然那人的确是个病人,可同样的,人家那也是个男人不是。

萧易这两天也只能乖乖地去那屋子里头打了地铺,这对于一个刚刚识得情滋味的男人来说完全就是一个酷刑,有什么比软玉温香在怀那更叫人高兴的了,尤其是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家媳妇睡在自己怀里的时候那感觉别提有多好了,可现在他却是偏生要来照顾眼前这个人,而且还只能睡在硬邦邦的地上,哪怕地上铺了一层稻草再铺上铺盖晚上睡的时候也不舒服,而且地上湿气重,要不是没了法子也不得不出了这样的一个注意。

这人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热,崔乐蓉也只能熬了一些个消炎退热的汤药,再加上冷敷这样的法子来治疗,她和萧易两个人也算是折腾了一宿,折腾到后半夜的时候这热度才稍微褪了一些,但身上的伤口还没好全,发热也是反反复复的,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没少受累,眼下也有了几分的黑眼圈,瞧得崔老大和郑氏两人也有几分的心疼,还说要替两天送菜到镇子上去。

那人也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也没吃下多少东西,嘴巴上都有些干裂起壳,崔乐蓉和萧易只能熬了米汤,小心翼翼地喂给了人,直到那第五天的时候,这人的高热才算是褪了,醒来的时候神智也有了几分的清醒,这也让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松了一口气,就怕这人要是没熬过去到时候还真是不好交道的,刘言东哪里不好交道也就算了,村子也不好交道,你想突然之间家里头闹出了一个死人来,他们要怎么和人交代的?

“这是?”那人开口想问,但一张口那声音就和破风箱似的沙哑。

“你可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和阿蓉都不知道要咋办了,你这不醒药也喂不下去东西也喂不下去的、”萧易听着人那沙哑的声音也没说个啥,对于他来说这人醒了那就是一个大好事儿了,“我们这儿是杨树村,一个小地方,是刘家少爷把你送来的,就是那相爷家的公子。你都昏昏沉沉好几天了。”

那人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也记忆起了似乎是瞧见过这人一回的,听到是刘言东把他交托给这一家子的时候,他心中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刘言东不是个莽撞的人,既是把他交托给了眼前这一家子那肯定也是有他的原因的,再来,他也觉得在这种乡下小地方也是有好处的,刘言东也不可能一直都留在他的身边。

“我给先你喂点水,一会给你端点粥来,你刚醒来,伤口也还没有好,就算是要给你做点好吃的你也一下子吃不下去。”萧易这么说着就出了门,也不管人同意还是不同意的。

他躺在床上,也没动弹,他知道自己的伤是有多重,这一次也算的上是死里逃生了,自然更是惜命一些。

因为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现在家里头基本上就一直温着热水,就连小炉子上也都是一直热着粥,就想着这人什么时候醒来了也能够吃点热乎的。

他能听到院子里头的说话声,那对话是一男一女,声音放的颇轻,那男子的声音就是刚刚在他这个屋子里头的那个男子的声音,而另外一个,他猜是他的媳妇吧?

“已经醒来了,我去给他弄点水喝,刚醒来定是口渴的。一会再给他喂点粥。”萧易也是和崔乐蓉说了人已经醒来了这事儿,在萧易看来,这人醒来了那可就是一件让他能放松下来的大好事儿了,人醒了,那养好伤的日子也就快了,等到养好伤了他就能离开了,那他也不用成天担忧这个担忧那个的了,最重要的是他就能不在屋子里头打地铺而是能回到自己屋子里头去睡床了,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足够让萧易觉得心情好的了。

“恩,也成的,先给吃点东西。等晚点的时候我再给他把个脉,等晚点的时候再给他熬药。”崔乐蓉也觉得这些天他们两个人还真是不容易的,也觉得这人命大的很,她也在想着,要不弄个青霉素这种消炎的药出来?但一想到现在也没有注射器一类的也觉得头疼,胺磺这种消炎的东西虽说能够从红色的染料里头提取,但也不知道有没有百多浪息,要是有成套的化学工具,提取这种对于崔乐蓉来说那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可偏偏现在是在古代,要想做到这种事情也是有些困难的。

不过崔乐蓉也是打算试试看,这样真的要是受了那个男人一样严重的伤的时候也能够救命。

他听着那两人之间的对话,嘴角微微勾了一勾,倒觉得刘言东这人这一次的眼光倒也是没有看错,这夫妻二人看起来这些日子对于自己也算的上十分的尽心尽力了。

萧易端了一小碗温水过来,那温水里头加了盐和糖,那滋味其实并不怎么样,但听自家媳妇说在这样的味道更接近人体能够吸收的,所以也没说啥的,反正最后喝进肚子里头去的人也不是他。

萧易也不让人起来,只是扶着他略微半靠着床头,这人背后还有伤口,所以在他的背后也给垫了柔软的垫子。

他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口也还是有些疼,可这疼却实实在在地提醒着他现在还活着这个事实,而他也希望这这些疼痛能够提醒着自己保持清醒。

萧易喂了人一小碗水,他也是一口不剩地喝下了,几天没有怎么进食的他如今干渴的很,嘴巴里面也寡淡的厉害,那一小碗水下了肚子之后这才算是缓过劲儿来了,回味起来的时候也能够回味到那味道里头有点咸也有淡淡的甜。

萧易喂完了水,又给端了一碗粥过来,粥已经煮得很浓稠,但也不是稠的完全没有半点水的,粥里头还混着点点金黄色的,他看了好几眼。

“我看你这两天吃东西只怕会嘴巴里面没啥味道,我给你粥里面放了点咸蛋黄。”萧易说起来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几分笑,“我媳妇做的咸鸭蛋,腌了好些天了,蛋黄里头都出油了可香了。就着粥也好就着馒头吃都特别有胃口。”

萧易说着摇了一勺的粥递到了人的嘴边,那态度算不得太殷勤,他也没说什么,张口把那一勺粥吃下去了之后也吃到了那蛋黄,略微有一点点的咸香味,就着粥吃的时候也是特别的入口。

那一碗粥对于他来说也不够填肚子的,但萧易喂完了之后也就不喂了,“你刚醒,不能一下子吃太多,一下子吃太多了容易胃疼。咱们慢慢来,等再过半个时辰的时候,我再给你喂点。”

“多谢。”

“没事儿,既然答应了刘家少爷要照应你就不能放着你不管的,我叫萧易,你叫我萧易也成,叫我阿易也成,你身上的伤是我媳妇治的,我媳妇姓崔。”萧易道。

他微微颔首,也算是对这一户人家有了一些个认识,倒是简简单单的人口。他想了一想之后道:“我姓陆,单名一个逍。”

“哦。”萧易点了点头,也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人的名字,要不然他还得一口一个那个人称呼。

“这些天你就放心在我们这里养伤,你怎么伤以前是干啥的我们都不管,我们这里就是一个小村子,人都简单的很,这几天怕你还起不来身,等到你能起身的时候,你这尽量的也别往外头走,我们村子上的人都不知道我家多了一个人,你要是出去了那肯定会有不少人问的,我们也不好交代。”

萧易忍不住叮嘱道,现在人醒了,那代表着伤势也就会一天好过一天了,到时候能起床了他就怕人往外头走,那到时候可就给他们家拉了麻烦来了,村子上的人那肯定是要问的。

“刘家少爷说会来接你走的,什么时候会来也没和我们说。这事儿我先和你说一声。”萧易想了一想又道,“我们和刘家少爷也不是很熟,一般都是他来,我们也没去找过人。”

陆逍听到萧易这话一说就知道这个人的意思就是让他到时候别逮着人就问这些事儿,他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像是这样普通的人家能够现在手留着他在这里养伤就已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了,这也代表着他不能给人惹来太多的麻烦。

“我晓得,等我伤养好的了,就算刘言东不来接我,我也是会走的。这一次也是多谢你们了。”陆逍客气道,“你们放心,我保证不给你们惹了麻烦。”

听到陆逍这么一说,萧易心里面原本的那点担心也一下子落下去了,这人能这么说就成了。

陆逍喝了水又吃了粥之后也觉得自己的精神稍微养回来了一些,但因为长久的发热,他现在的身子骨也还是虚弱的可以,身上也是没有半点的力气。好在萧易也没有想在屋子里头陪着人的意思,等到他一走之后,陆逍也闭着眼睛睡着了。

陆逍醒来的时候那还是听到走进屋子里头的脚步声给吵醒的,他一下子就张开了眼睛,转头去看。整个人在那一瞬间紧绷的厉害,像是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冲出去的猎豹一般,直到看到走进门来的是端着一碗粥的萧易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也同样看到了在萧易身边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他想这人应该就是萧易之前口中所提过的他的媳妇了吧。

“醒了?萧易来给你喂粥,我来给你把脉,顺便看看伤口的愈合。”崔乐蓉也察觉了他们刚刚走进门来的时候这个男人一下子就清醒而且一下子就处于那种警备状态,那完全就和随时可能要上了战场战斗的战士没有什么两样,崔乐蓉也是在心底里头暗自琢磨着眼前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是干什么的。

陆逍应了一声,也没有反对。

萧易把陆逍扶高了一些,让他半靠着,他现在上半身基本上都是赤膊着,打了不少的绷带,那看着也是有几分的可怜巴巴的。

前几天人虽是不能动弹的,但上药什么的崔乐蓉和萧易也是没有落下,虽说萧易是不怎么愿意自家媳妇看了别的男人去,可他上药还成,但这扎绷带这活干的不怎么利索,所以也还是没有办法。

崔乐蓉先把胳膊上的绷带解开,看了一下那伤口,陆逍也随着人去看胳膊上的伤口,却见自己那伤口处缝上了,像是针线活一样地缝上了。他对于自己身上的伤口那也是有印象的,最深的那都快是深可见骨了,尤其是自己胳膊上的那一道,现在却被缝合上了。

“愈合的还成,刘家少爷走的时候留下了金疮药,我都给你用上了。”崔乐蓉这么说着,拿了一个小瓷瓶给那伤口上撒上了一层药粉,然后拿了干净的绷带给重新绑好了。

“伤口缝了?”陆逍的印象也还是停留在伤口上,他刚刚也是看的仔细,看到那肉给缝合起来了。

“恩,缝起来好的快些,你放心,缝合的用的是羊肠线,不是做针线活的那些个丝线,到时候不用再把线给拆了。”崔乐蓉道,“缝合过了,疤痕也能小些。等你伤好了你看了就知道了。”

陆逍也是意外的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治伤的,哪怕是宫中的太医们面对着这样的伤口的时候最多就是撒上金疮药然后再用绷带给缠好,而他刚刚看了自己那伤口一眼,还真是随了她所说的那样愈合起来的迹象似乎要比以前的时候要来得快上不少。陆逍也不由地在想着,是不是往后都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治疗伤口的。

“上一次缝合的时候太过突然,再加上你失血较多,当时也没啥能够让你止疼的药,所以就让你硬挨了,若是时间来得及的话也是有汤药能够让你不那么疼的。”崔乐蓉又说了一句,这事儿还是得说清楚的,免得他得以为她是故意让他挨了那一阵疼的、

“不碍事。不过就是一些个小伤罢了!”陆逍不以为意地道,对于这一点他也是能够理解的,当时只怕刘言东把他送到这一家来那也是在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一家子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那个时候会有那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的很,“倒是劳烦了两位照顾我了,这些天怕是两位也辛苦了不少。他日陆逍定会报答二位的救命之恩的。”

“报答就不必了,我们两人也不是那贪功的人,虽说收留你也是因为刘家少爷的拜托,但若真有人需要我们家的帮忙,那肯定也是不能见死不救的。而且刘少爷走的时候也给了不少的银子,也已经算是报答了我们。”萧易道,他也不是个贪心的人,像是现在这样他们把人照顾好再把人给送走就成了,也别什么报答不报答了,这种事情闹出来也是个麻烦,还是安安生生地过了日子最稳当。

陆逍听到萧易这么说也不多说,反正他心中也是有自己的主张的。

他看着崔乐蓉利索地给自己换药又重新给换了绷带,那动作迅速的比起在战场上的军医也是半点不让的,在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基本上都是这样缝合好了,那缝合的十分的工整模样的情况下,陆逍也还是忍不住问了:“我看你这医术极好的,这伤口缝合是从哪里学来的?”

崔乐蓉听到陆逍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难道伤口这般大也不缝合就撒了药粉等它自己愈合吗?”

等到自己这一句话反问出口的时候崔乐蓉这才觉得自己这问话是有些不对了,她是早就已经习惯了缝合手术什么的,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到底不是自己之前那个时代,看这人的反应似乎还没有人像是她这样习惯缝合伤口的,她这么一问反而是把自己的底子给漏了出来了。

崔乐蓉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也不免地有几分的紧张,但紧张过后她有重新镇定了,“这人这一身皮子说白了也就和衣服一个性质,衣服破了要缝合了才不会露了,伤口也是一样。这也是我自己想的,说起来这事儿也还是我第一次做,看到开口那么大,咱们平常蹭开一个小口子也得花不少天才能愈,像你那伤口那么大那么长指不定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愈合,现在缝起来,那口子看着就小了,好起来自然也就能快一些。”

陆逍听着崔乐蓉这话,乍一听起来倒是有几分的道理,但这仔细想想之后就能够发现这一番话倒是有几分的敷衍,而且这般解释下来也委实是有几分的勉强,只怕这人是怕自己起疑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陆逍心中觉得有几分的有趣,原本以为自己怕是要活不成了,不想也还是能够大难不死,现在还在这个小村落里头遇上了这么一个隐藏着医术的小妇人,这也算的上是因祸得福了。

陆逍也不在意崔乐蓉这医术到底是打从哪里学来的,他想的是更实际的东西,这样的本事能不能让军医们学了去,那在战场上受了伤的那些个兄弟们指不定也还能够有一条活路,至少说不定也还能够像是他这样保住一条性命。

或许,这有空的时候也该是同这有几分精明的小妇人好好讨教讨教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