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二章

崔乐蓉想了又想,觉得自己那小妹也没啥特别的,在镇子上帮忙的时候那也是开开心心的,至于自己阿娘所说的那她是真的没发现。

“真的没有?”郑氏还是有几分的不相信,“你可想仔细了?”

“阿娘,那个时候店铺里头基本上就我还有阿菲还有大哥在,平常阿菲做的也就是收了盘子的事情,虽说店里面时常有男子,但基本上也没有搭话过,我看你就是有些疑神疑鬼了去,阿娘你真要是觉得阿菲是有啥不对的,你干脆就喊了人来问问不就成了,也好过你成天在这里东想西想猜来猜去的。不过你要是问的时候可别一副要问罪的模样,阿菲这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的,你真要那般模样对着她问的,到时候肯定是要不乐意的。”

“要不这事儿还是你去问问那丫头吧,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丫头性子拧的很,到时候这一说指不定还得跟我闹点小性子出来。你得空的时候你去问问,看看这丫头到底是咋样的一个打算。”郑氏就是晓得自己那女儿是个什么样得臭脾气所以现在才和自己这大女儿说这种事情,都说是父母之命的,她这个当阿娘的也憋屈着呢,但到底还是自家姑娘,那还能咋地呢。

“咋,要是阿菲说不嫁人你就乐意人不嫁人了?”崔乐蓉朝着自己阿娘笑着问道。

“那还能咋地,牛不喝水强按头不成啊?”郑氏倒是有心想要给自己那个女儿定下一门亲事来,但是又怕到时候闹的不可开交的,也怕这男方家里头没看好要是出了点差池到时候吃亏的也是自己那女儿,思来种种的,所以现在对于自家儿女身上的亲事那也是缩手缩脚的很。

“行了,到时候我找阿菲说说去,你也甭担心个啥,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能有个啥,有时候就是心里面有点小想法都能和人拧着来的。”崔乐蓉也觉得亲事这事情不着急,就崔乐菲这年纪,搁在现代的时候那刚好是中二期,中二期的少年少女总是会有一些个奇奇怪怪的想法,要是逼迫的太紧还不知道她那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呢,也的确是该说上一说的。

郑氏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道这种事情她这个当娘的怎么可能不担忧的,现在阿蓉是没自己的孩子这才想的简单,等到往后她要是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就能够明白她这个当娘的心情了。

崔乐蓉虽说在孩子的事情上没啥在意的,她一贯讲究一个随缘,而且从以前的时候也是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再说了孩子的事情也真是说不上你想要就能有的,像是现代还有不少的人家求子难呢,真要是命里面注定是没有的话强求了也没用,所以她也没有和郑氏一样在这件还没影的事情上着急,不过自己妹子那方面崔乐蓉觉得还是要多关心关心的,这个年纪的小丫头也比较容易钻了牛角尖。

趁着现在时间还早,萧易上镇子上送菜也还没有回来,崔乐蓉就去找了崔乐菲,这丫头这个时候正在河边洗衣服,那动作也是个利索的。

“阿菲。”崔乐蓉叫了一声,和崔乐菲一起蹲在河边。

“阿姐。”崔乐菲应了一声,见自己姐姐也要帮着来洗衣服,急忙推脱,“阿姐,总共也没多少脏衣服我自己来就成了,你就不要沾手了。”

崔乐菲动作很快,将衣服沾湿,打上肥皂用力地搓揉,再用洗衣板子用力地拍打上几下,重复了两三次这样的动作之后这才将衣服放到河里面去漂清。

“阿菲,阿娘说你最近有些心事,叫我来问问看到底是在一回事儿,你可愿意和阿姐我说说的?”崔乐蓉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地就问了,毕竟都是一家人,拐弯抹角这种事也用不上,还不如有事就直接开口问了来的干脆,藏头露尾的反而会使得多想。

崔乐菲听了崔乐蓉这话之后顿了顿,但很快地也就反应了过来道:“阿姐我没事儿。”

“咱们这一家人的,你当着阿姐我的面还要说这种话不成?咱们姐妹两人有啥话是不好说的?”崔乐蓉看着人道,“虽说阿姐和你中间也有好些年没怎么接触,但小时候还是阿姐看顾着你的,咋地你心里头有事儿没事儿我能看不出来不成?就算我这个当阿姐的没看出来,阿娘他们可是和你一个屋檐底下过日子的,时间长了你总不好和我说那都是阿娘想的太多了吧?你也知道阿娘的打算的,你是觉得阿娘给你寻亲事这事儿不高兴了还是不让你上镇子上帮忙不高兴了?”

崔乐蓉看着崔乐菲,看着她像是个机器人一样地重复着洗衣服的动作的时候也不免地叹了一口气,“咱们都是一家人,你要是心里头有事儿你不能和阿娘说的,难道和我这个当阿姐的也不能说了?阿娘刚刚还问着我哩,说你最近老是不高兴的,问我是不是在镇子上帮忙的时候遇上了喜欢的男孩子,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来,也没见你和别人说个啥话的,这铺子里头就咱们几个人帮忙的,就咱们大哥还有你姐夫萧易,我想你总不可能是看上你姐夫吧?”

“怎么可能!”崔乐菲急忙道,“阿姐你可别乱想,我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心思的!”

崔乐菲也是被崔乐蓉这话吓了一跳,怎么的就扯到了她和萧易头上去了,她怎么可能会看上自己的姐夫!那是自己的姐夫啊,这天下男子又不是只有姐夫一个人了,她咋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我当然不会乱想,但你这闷不吭声像是个噘嘴葫芦似的,我哪里知道你心里面是在想个啥的,你不和我说也不和阿娘说,那阿娘心里头能不着急,这人一着急之后就容易东想西想的,你也不想阿娘整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吧?”崔乐蓉道,“你有啥想法的就和阿姐我说了,我能帮衬你的地方那肯定是会帮衬你一把的,不管咋说的,咱们也是一个阿爹阿娘生的姐妹。”

崔乐菲见崔乐蓉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忙着洗衣服了,往着河岸边的石头上一坐,“阿姐,你说咱们就非要嫁人不成么?”

崔乐菲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声音里头带了几分的困惑,崔乐蓉看向自己这个妹子,示意她往下说。

“阿姐,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想,为啥咱们当女人的就得非要嫁人不可呢?你说咱们嫁人是图啥?图人养活了?可说点不好听的,像是大姐那样子,嫁了过去这些年就光生孩子去了,可日子过的也没啥舒坦的不是?还有阿姐你也是,当初你不也是没打算嫁人么,可阿爹阿娘就想着你嫁人才是正经,结果才闹出了萧远山家的事情来,虽说你都没怎么说这事儿,可阿姐你的心里头那是真的有高兴么?我也不是说姐夫人不好啥的,我知道二姐夫那是个好人。但我心里头就是觉得,咱们就算是不嫁人那也能够把日子过好了,那干啥还非得嫁人不可呢你说是不是?”

崔乐菲有这样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自己二姐出了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想着这事儿了,后头大姐的事情一出之后,崔乐菲就越发的不想嫁人了,在她看来干嘛非要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别人的手上,非得顺着别人的意思过着一辈子呢?所以现在见到自己的阿爹阿娘开始给她张罗婚事的时候,她是没来由地觉得一阵厌烦,总觉得这个家里面压根就没有人懂她一样。

“好吧,首先我也得承认你所说的这些话也是有一定的道理在的。”崔乐蓉看着那表露出了困惑神情的自家妹子,“在我和大姐身上的确没有给你做了一个好榜样,你会有这样的恐惧也是正常。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姐妹两个人也趁着今天这空档来掰扯掰扯这事儿。”

崔乐菲点了点头,她觉得在这个家里面最能干的还是自己的这个二姐,而且她说的话也总是比寻常人有远见一些的,崔乐菲把自己二姐的作为也都是看在眼内的,觉得自己二姐那是什么都好,什么都能干的,就算是没有成婚那也能够把日子过好,像是自己家能够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还不是自己这个二姐一手给挣的,即便是和姐夫在一起的时候,家里头管事儿的也还是自己这个二姐,她可没少听村子上的人说她这个二姐是个旺夫的。

而且刚刚那些个话,崔乐菲也不傻,也知道自己刚刚那些话要是被村子里头的那些个人听到肯定是指不定一顿念叨,肯定是会对她说姑娘家长大了就该嫁人生娃要是不嫁人那就成了个没人要的老姑娘一类的,甚至她知道这话和自己的阿娘说了,阿娘也是肯定会说出这种话来的,所以她也就一直藏在自的心里头没往外说。现在也算是逮到了机会说了。

“你这种话在我的面前说说还不打紧,要是搁在别人的面前说了,那肯定是不成的。你也知道,不管是咱们村上的人也好还是旁的地方的人也好,哪怕是咱阿爹阿娘,听到你这话肯定也是要说的。”崔乐蓉都没有想到自己这妹子能够说出这种十分惊世骇俗的话来,也亏得她不是原住民,要是原住民的话听到这一番话那也是要被吓到了。

“这不是阿爹阿娘的错,而是这个时代的错。”崔乐蓉道,“你看,咱们现在这时代,你要是做点啥不一样的事情来,指不定还会被人当做异类。”有一句话说,生对了时代,错的也是对的,生错了时代,对的也是错的就是这么一个意思。现在是一个男权时代生就女权的思想,可不得被人当做异类么。

“你看,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这个样子,有钱的男人三妻四妾却没有人说点啥,女子要是做出一些个出格的事情那就成了。淫。娃荡。妇了。阿菲你有这样的想法,那表示你懂的自己去思考了,而不是只会过着那些个别人安排着你去过的日子,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儿,阿姐还是为你高兴的。可你要知道要做到你所想的那些个,也就只能成为一个女户了,但成为一个女户你就觉得你想干的那些个事情就一定能够做的了么,但其实也是不一样的,你想通同样做生意的话,女子做生意总是要比男子难上一些的,因为在很多男人的眼中就觉得女子应该干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而不是抛头露面。”崔乐蓉想了一想道,“像是阿爹阿娘那样的,也并不是不喜爱咱们这些个当女儿的,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毕竟当初在定下亲事来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那亲事是一定不会出了问题的,我还有大姐的婚事也不能怨阿爹阿娘什么,我只能说,人心才是最难猜测的,因为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今年好了,明年是不是就会和今年一样,哪怕是几年都没出问题会不会下半辈子就出了啥问题。”

“再者,你要是有远的想法,我这个当阿姐的也不说不能支持的。可阿菲现在的你会些啥呢?你真是要出门的话,你不识字也怎么懂算数,现在这世道也是人心险恶的,尤其是你这一个小姑娘家的最是容易着了骗,你想过这些吗?”

崔乐菲听着自己阿姐的话,虽说还有几分的懵懂有几分的似懂非懂,她也仔细地想着自己阿姐的话,去思考着。

“你喜欢在镇子上的日子?”崔乐蓉看向自己这个妹子,忍不住问道,“阿娘说你在镇子上的时候总是比在村子里头要来得高兴得。”

“也不是喜欢在镇子上的日子,只是觉得镇子上过的日子和咱们村上到底是不一样的,那些个往来的商人行人所说的也有趣的很,这是在咱们这种小村子上瞧不到的,阿姐,我喜欢听他们在哪儿说着哪里哪里是怎么样的光景,哪里哪里又是怎么样的光景,那完全就是不一样的。你看咱们村上的人尤其是那些个婶子婆子,说的也都是东家长李家短的,谁家的女婿如何了谁家的儿媳妇如何了,一点意思也没有。我就想着,咱们姜国那么大,肯定还是会和咱们村子上是不一样的,”崔乐菲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也许过几年我还是会像是阿爹阿娘所希望的那样嫁一个男人过寻常人的日子,可现在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我想到处走走到处看看。”

姑娘,你这是生了一个萝莉壳子偏生了是一颗女王的心啊。

崔乐蓉听到自己妹子这话也是好一阵子无话可说,但看着自己妹子那倔强的眼神的时候,她也说不出啥拒绝的话,这姑娘要是搁在现代那就还是念书学知识的时候,而且现在她也已经有了想要开阔了自己眼界的主意,这样的主意冒出了头来,再加上她又是那样拧巴的性子,要是一味的打压,只怕到时候反而是会适得其反,与其堵不如疏么。崔乐蓉也觉得虽说是一个姑娘家的那也的确应该要眼界宽阔点,总不能指望着她和自己大姐那样嫁了人一门心思生孩子吧?

“既然你是这样想的话,那成,回头我去和阿爹阿娘说,让他们暂时不给你说亲事了。”崔乐蓉道,“也可以让你去镇上铺子里头帮帮忙啥的,今年秋天的时候,小安我也打算让他去考考童生看,若是能考的上最好,要是考不上的话,我觉得到时候也可以送小安去省城里头的书院哪儿念念书,到时候你也可以去省城里头看看省城是怎么样的光景。你既然想要走出去,那得空的时候就让小安教你认认字,你这脾性也是要改一下了了,可不能被人一激怒就啥话都能够往外蹦的。”

“真的?!”崔乐菲听到自己阿姐这么说的时候那叫一个高兴的,果真还是二姐最懂她了!

“但,我这里也不是没有啥条件的。”崔乐蓉道,“既然你说你现在不想嫁人啥的,那咱们现在就不提这事儿,可一个姑娘家的最重要的也还是闺誉,我也不拿旁的人说事,杨树村上的萧如娟的事情你想来应该也是听到过的是吧?”

崔乐菲点了点头,萧如娟不就是那萧远山家的丫头么,干出的那点事情现在哪个村子上的人是不知道的,就她们村子上那些个婆子就没少说这个事情,就连她阿娘也没少说这事儿,说起来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很,经过这件事情也算是给他们家出了一口子恶气了,只是崔乐菲还是有些不理解,自家阿姐好端端地说起这个人来是个啥意思?

“我拿萧如娟的事儿来和你说也就是想着给你提个醒,你要是往后有中意的人,到时候大可以来和我还有阿娘他们说,切莫自己一个人做出点事情来,否则到时候自己的面上也是要难看的,说出去到时候你也不好做人。”崔乐蓉道,崔乐菲在她的眼中还是个和半大的孩子没有多少差别的,可这个年纪的姑娘家最容易的就是少女情怀总是诗,喜欢一个人也是十分的简单。她倒是不怕这个妹子看上了人,这个年龄的姑娘闹出点小暧昧的心情也属正常,就怕这姑娘一个想不开,到时候可不得后悔死了么。

“我这话也就同你说这一回,你也被不当一回事儿听着,你这听了可是要给我记到脑子里头去的,要是给我发现了什么端倪,到时候你也别和我叫屈说我这个当姐姐的不帮衬着你不懂你,到时候你就等着被阿娘拘在家里头给你找一门亲事嫁过去吧!”

崔乐蓉这一番话说的也是极其认真,崔乐菲原本还想不当做一回事儿但现在看到自己阿姐那般认真起来,再想了想萧如娟一家子的下场之后,她也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阿姐你放心吧,我到时候肯定不瞒着你。”

崔乐蓉听到崔乐菲这么说也没有真的觉得放心的厉害,小姑娘家的现在答应的这么快,可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多的是一时头脑发昏发热干出点意想不到的事情来。不过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不是?

蓉和崔乐菲说了一些体己话之后回头也是把崔乐菲所想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郑氏还有崔老大给说了,他们两人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这小女儿心里头是有这样的想法的,最后也只得在崔乐蓉的劝诫下,先把那亲事的事情给停了,其实现在找上门来的媒婆所说的那些个亲事,崔老大和郑氏也没有怎么看上,也是小心了再小心地去打听着,生怕自己这唯一剩下的女儿的婚事上也闹出了事情来,那崔老大和郑氏两个人也是无法承担的,所以现在崔乐菲也没这个心思,他们当爹娘的也不好强迫自己女儿嫁了,干脆就放出了话去想要在留自己这姑娘两年。

话这样放出去了,崔乐菲也想着上镇子上去帮忙,家里头也不拘着她了,反正现在铺子里头收钱的时候是崔乐文在干,她去了也就是帮着打打菜收收碗筷一类的,崔乐菲也知道自己和二姐比起来还差的远呢,她是一一直把二姐视为能干的人,事实上自己这个二姐也的确是个能干的人,所以得了空崔乐菲就会同自己那小弟学字,那架势可是十分的认真,崔乐安原本以为自己三姐不过就是一时兴起而已,但发现后头自己教的字三姐都能记得清清楚楚,虽然写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像样子,但也已经算是十分的不错了,崔乐安也似有了教学的兴趣,便开始认认真真地教起来了,甚至把还把崔乐萍的大女儿大丫也跟着一同稍上了。

日子一日一日地过去,地上的菜熟了一回又一回,早春的时候那些个羊眼豆也都早已经收了,剩下那些个留在枝头上留老的了羊眼豆也已经把壳晒得干干巴巴了,崔乐蓉也把晒好的羊眼豆剥掉了壳,收在了袋子里头,豌豆还有一部分留着养老,大部分的也都已经收完了把苗给拔了晒干当柴火烧,羊眼豆早春收了的时候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就已经把种羊眼豆的地方松了土,种上了丝瓜和黄瓜,刚好这两种也是喜欢攀爬的,和羊眼豆的习性一样,还能够省下不少的事。

到端午的时候,崔乐蓉家的丝瓜藤和黄瓜藤也已经长得十分不错了,大朵的丝瓜花和小朵的黄瓜花开了许多,长得快一点的丝瓜也有一尺长了。黄瓜有些也有手长。

长得最好的还是地上的那些个西瓜,崔乐蓉用灵泉鱼苗,早期的时候也没少拿了稀释过的灵泉水浇灌过,等到瓜大一点的时候为了保证西瓜的质量和养分供给还和萧易把一条藤上长得略微有些过多的嫩西瓜给掐了一些,这可把萧易给心疼的不行。

也实在是怨不得萧易,他们这些个庄稼人不舍得这般的浪费,就像是种玉米的时候吧,也喜欢在地上能多种几棵是几棵的,之前崔乐蓉要求萧易种玉米的时候还要保持玉米苗之间有一定的间距,在玉米和玉米之间还种了黄豆,这可少让村子里头的人说了闲话。

甚至还有不少人在背后说萧易这人一点都没有男人的硬气,都已经是让媳妇爬到头顶上去了。可现在去那玉米地里头一看,村子里头的人也就再也说不出这种话来了,萧易家的玉米地和旁边人家的玉米地一对比,那就是完全两个样子了啊,别人家的长势就没有萧易家的好啊,萧易家的玉米苗子那长得叫一个好那叫一个壮实,那玉米叶子都是墨绿墨绿的,原本被他们当做笑话来看的种的那些个黄豆长得也好啊,早黄豆都已经结豆荚了,要不得几天就能吃了嫩豆荚了,这玉米也长得好的很哩,甚至有些都已经开始长苞出来了,到时候那苞谷说不定就会比人家出的早,这嫩苞谷在镇子上也好卖的呢,而且萧易家的一看就肯定是会比旁人家早一点有收成,到时候这挣钱也能够比旁人早一点的,这还有啥不让人羡慕的。

这么一对比之后,村子上的人也就不怎么废话了,今年是赶不上了,明年的时候肯定是要按照萧易家的一样来弄的,不指望旁的,就指望能多挣几个钱。

萧易掐嫩西瓜的时候那也是心疼着呢,觉得这嫩西瓜不掐往后长大了就算是个头小点自家吃也成的,可这话到嘴边一说,崔乐蓉就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你要是想看着种出一窝窝的小西瓜来你就留着,他掐的速度那就快多了,当然也就没啥不舍得的了。

之前刘远东拿了胰子的时候留下了银子被崔乐蓉又拿出了一些来买了四块地,一块地种的是青菜,另外三块地种的都是西瓜。崔乐蓉在种西瓜的时候也是分了批次,光是之前种的西瓜那也是有讲究的,按照这批次来算的话,早的一部分别人家的还没成熟他们家的就可能先熟了,晚的那一部分就能摘到秋天里头去,错开了之间也能够多卖点。

掐下来的嫩西瓜也就像是崔乐蓉所说的那样,去了皮炒菜吃也是不错的,镇上的铺子里头就做了一个嫩西瓜炒鸡蛋也是吃的不少人都说是挺有滋味的,这嫩西瓜装在菜篓子里头也随着阿和来运菜的时候送过两回,随后刘言东也让阿和送来了口信说嫩西瓜吃着可清爽了,不过这也就是吃这个季节而已,等到掐的差不多了,嫩西瓜也就没得上了餐桌了。

崔乐蓉早就已经在想着端午的日子了,姜国里头端午不算是个太大的日子,虽说姜国没有屈原的故事,但对于姜国的百姓来说,端午也是一个节,所以一般人家都会做点菜一家子坐一起吃个饭,在这个日子里头对于家里面有孩子的那倒是个吉祥的日子,在这个日子里头,孩子是要称重的,称了一下重量寓意着明年娃子的身体更加壮实,一年一个样儿。

崔乐蓉就想起咸鸭蛋这事儿来了,以前她小的时候过端午的时候咸鸭蛋那可是必备产物,过节的时候等吃过了晚饭,还会特地拿了咸鸭蛋出去和人碰蛋,看谁的蛋先破。想到这事儿,崔乐蓉就在上镇上的时候就买了一篮子的鸭蛋回来。他们村子上也是有几乎人家养鸭和鹅,但数量不多,那鸭蛋也少,崔乐蓉也问人买了的,趁着上街的时候特地去寻了拿些个把自家家里头东西拿出来卖的人家,找了良久之后才买了一篮子回来。

回来之后崔乐蓉就做了咸鸭蛋,萧易也是看得有趣,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吃过咸鸭蛋呢,要是一般人看着用盐巴去腌制鸭蛋啥的可少不得要说败家的,萧易也由着崔乐蓉去,反正现在他们也不差那点盐巴钱,而且萧易还听了崔乐蓉的吩咐去挖了一些个黄泥回来,看着崔乐蓉把鸭蛋裹上混着盐巴的黄泥,又见她往着那放鸭蛋的坛子里头倒了盐巴水也不阻止,反正就闹个有趣,成不成就另说。

端午吃粽子,这也是崔乐蓉对于端午最深刻的记忆了,粽子这玩意,搁在现代还能够分出个咸甜派别之争来,但崔乐蓉是个咸派的,喜欢的就是蛋黄咸肉粽,但用咸蛋黄这事儿也的确有些浪费,所以崔乐蓉和萧易就打算做咸肉粽。

过年剩下的咸肉也一直都还在,放在地窖里头保存的挺好,时不时还要拿出来晒一晒。崔乐蓉和萧易就打算多做点粽子,虽说没这个习惯,但只要自己喜欢,那也没啥不可以的,粽叶在山脚下就有不少,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就去摘了不少回来,洗了干净之后就淘了不少的糯米,混合了盐巴和酱油,原本还雪白的糯米一下子就变成了暗黑色。

粽子的包法也有不少,崔乐蓉也不会那么多复杂的,什么六角形粽子三角形的她也不会,只会规规矩矩的一个四角粽,刚入手的时候也是生疏的很,好一会之后这才想起那粽子应是怎么包的。倒是萧易这人手巧,看过崔乐蓉那不怎么规范的示范之后一下子就摸到了窍门。

萧易这人手巧也不是白说的,从小就没人教他的,大多也都是看着人家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做出来的也还是有模有样的,所以在看到崔乐蓉包粽子的动作略一琢磨之后就知道要怎么做了,等到包了几个之后,那样子就更加好看了,而且一个一个的都是标标准准的,不像是崔乐蓉偶尔还要返工一下。

“你包的这个都快能卖了。”崔乐蓉也忍不住感叹,她对于做这种家务活的事情上天分不多,好歹以前还跟着家里头的长辈们学过怎么包粽子呢,这才几年的光景就全还给长辈们去了,倒是第一次包粽子的萧易就和老手似的,那干活叫一个利索,就这速度和质量都能去五芳斋里头当包粽子的师傅了。不过这要是换成包扎伤口的话,崔乐蓉还是有自信的,肯定是能够比萧易强的。

“你教的好。”萧易憨厚一笑。

崔乐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隐约有几分要松散的粽叶,觉得这马屁拍的也实在是太明显了一点,完全就是睁着眼说瞎话啊,就她这技能,到时候煮的时候不散架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一会咱们这粽子煮晚一点,快睡前给煮开了,然后往灶台里头加一个大柴火,到时候闷上一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能有粽子吃了。”崔乐蓉道,她小时候家里头就是这么干的,睡前的时候煮开了粽子,然后加一个粗大的柴火,闷上一个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整个家里面弥漫的着的都是粽子的香味。“明天咱们早饭都不用做了,直接吃两粽子算了,出门的刚好给我阿爹阿娘他们也给带点粽子去,阿哥明天晚上也是要回家吃的,痞子里头就不用放了。咱们回来的时候买点菜,晚上的吃了饭去里正家里头称重去。”

称重这事儿往年都是在里正家里头做的,听说是村上几个汉子帮着称的,那大称也是村子上的人一起出钱买的,一般都放在祠堂哪儿,谁有用的时候就去和里正说上一声到时候就拿出来了,等用完了再还回去。

“恩,里正也和我说了,让我明天晚上吃了饭之后去帮忙。”萧易道,今天从镇子上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崔大同,崔大同就把这事儿和他说了,往年的时候这种事情一般也轮不上他。

“哦。那晚上咱们晚饭早点,那些个孩子们可不是会安心吃饭的,怕到时候吃不了一半就要跑。”崔乐蓉说,她对于孩子们的那些心态也是熟悉的很,她小时候也是一个德行,吃不了几口饭就要拿着咸鸭蛋出去就和人玩碰蛋去了。

“恩,里正说今年过年年初六的时候让我去抬菩萨。”萧易又说了一句。

崔乐蓉听到萧易这话的时候抬起头朝着他看了一眼,不怎么明白。

“你忘记了,上堡村上不是有个庙么?”萧易又道,“年初一不是还和你一起去上过香么。”

“哦,想起来了。”崔乐蓉被萧易这么一说的时候那还真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儿了,那个庙说起来也不是个什么大庙,也没有什么庙会一类的,崔乐蓉也就和萧易去了那一次,年初一去的时候刚好她身上来红,这里的习俗身上来红的是不好进庙里头叩拜的,所以崔乐蓉就在外头等了萧易上了香的。

“今年轮到抬我们村上抬菩萨的,到时候家家户户都要在院子外头摆上一个小供桌,等菩萨来的时候放点鞭炮啥的,抬菩萨的人里正说今年也该轮到我一回了。”萧易道,抬菩萨也是个力气活,毕竟那泥塑的菩萨重量也不轻,但在他们这里对于年轻的壮汉子来说抬菩萨也是个不少人抢着要干的活,抬菩萨的菩萨往后会保佑的,更多的也代表着被这个村子上的人尊敬和接受。

他们村和上堡村的一年一轮,但这么些年也没有轮上过他,现在里正那么早就和他说了这事儿萧易心里头也觉得高兴的,他就希望往后菩萨能够保佑他像是现在这样和崔乐蓉两个人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富贵啥的他也不祈求。

“那倒是有点新鲜的,我听说有些地方年前还有舞龙烧龙尾的习俗呢。”崔乐蓉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抬菩萨的,庙会她小时候倒是参加过的,那个时候基本上都会有戏台班子来,在上头唱着一些个戏曲,但对于那个时候还是孩子的她来说,最吸引人不是台上那些个穿着戏服唱做打念的角们,而是庙会上的那些个小吃食,萝卜丝饼梅花糕一类的。

“我们这儿倒是没有,不过抬菩萨也很热闹的,到时候附近几个村子上的人都会来凑热闹。”萧易也是看过抬菩萨的那是少有的热闹。

“那成啊,不过我看那也是个力气活吧,你成不成?”崔乐蓉问道。

“哪有啥不成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得八个人抬着呢。”萧易笑道,“就我一个人也抬不起菩萨来啊!”

“那我到时候找大柱嫂子帮着纳一双软的鞋底子,怕哪天也是要走不少的路的,鞋底子软点好点。”崔乐蓉想了想道,“你到时候要什么需要的你就和我说,到时候……”

“嫂子!”

崔乐蓉的话还没有说完,院子外头就传来了一声清亮亮的叫唤声,萧易听着那声音耳熟,一想到来人的时候,他这脸就忍不住一黑。

这刘家少爷早不来晚不来的,这个时候来是个啥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