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一章

崔乐蓉见萧大同和萧太公都让人散了,她自也是不愿意在祠堂里头呆着的,反正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情,这些个长辈那也已经都做了,就他们这些个当小辈的也就是在一旁看个热闹而已,管事的话,到底又不是自己家的事情,干嘛还要管那么多呢!

村子上的人见到萧远山一家子被这样处置了,心里面也是觉得松快了一些,也是觉得从今往后要是萧远山那一家子再闹出点啥事儿来,他们也能够对旁人说这一家子早就从自家村上给除了,和他们杨树村没了啥关系。

村子上也算是热闹了好几天,这种事情也是难得一见,村子里头的人对于萧易夫妻两人是再也不敢看轻了,现在萧易和崔乐蓉在村子上的声望也还是十分高的,毕竟在村子里头的人眼中,两人可是和相爷家的公子哥儿是攀上了交情,这在他们村子上也算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是崔乐蓉所说的那样也有不少人今日来话里话外的就是来询问着他们同那刘言东的关系是有多好的一类的话语,那语气不外乎就是想趁着东风一把。

崔乐蓉也是早早地就放出了话去,表示同那刘言东也没啥交情,人家上门来也就是买了点胰子,吃一顿饭而已,旁的也委实是说不上啥话的,至于人临走的时候所说的那些个话也不过就是个客套话,哪里能够当得了真的。

村子里头的人有些还是不相信的,但后头见也没有啥人来,那之前说着要来的刘家小公子也没有再出现,这才渐渐地歇了那点心思,毕竟人家是那样的大人物,像是乡下人这一辈子能见上一次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村子里头的人对于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也还是不敢再像是以前那样小看了,脸上也更多了几分的和气。

崔乐蓉和萧易两人也像是平常一样,该收菜的时候收菜,该做胰子的时候做胰子,活计基本上也是没有啥落下的,村子里头的人也看着这两口子呢,瞅着人家那日子越过越好这心里头羡慕的人那也是不在少数。

田里头种下的秧苗也渐渐地壮实了起来,也是到时候养了鱼苗的时候了,早前早就已经定好了鱼苗,所以几天之内也把来来回回几趟之后就把鱼苗给送来了。

送鱼苗的那一天那徐县令也来了,和村子里头的人都站在田埂边看着热闹,这在他们这里还是第一次出呢,怎么可能不受关注的。

徐瑾之看着那鱼苗,既是鱼苗自是不怎么大的,但一入了水之后便开始自由自在地游了开来,他也一直都关注着这事儿,在他看来,在稻田里面养鱼那就是一个不靠谱的事情,就算是之前说的好听,但实际做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有几分的不看好,鱼要吃草,那咋能放进了稻田里头也不怕到时候鱼苗把稻苗全都给吃了个干净。

他心里面是这样想着的,但也是想看看到底会变成啥样,他也同萧易那两口子接触过,感觉这两口也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应该不会这样冒冒失失地就想出这种主意来,他也等着呢,若是真的有了成效,或许还能够推广开来,到时候也算是一件大善事。

萧大柱家也有一亩的田和萧易家一样,挖了鱼沟,养了鱼。其实他们一家子心里面还是有几分没底的,也都是在心底里头求爹告娘地一定是要让事情成了才好,看到那鱼苗从水桶里头倒入到了田力里头的时候,萧大柱家看着那鱼苗并没有要害了稻秧的模样心里面也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祸害稻秧那就成,不管这最后能不能养成那好歹还有稻子可以收。

“萧家大哥,我原本还以为你们这鱼苗应该是早就已经放下去了哩,怎么到现在这个时候才放?”徐瑾之也是有几分的好奇,这事儿从来都没有人干过,既是在他的地头上发生了这种事情,他自是要问问清楚的。

“要是放的早了,那些个秧苗太嫩着,咱们养的又是一些个吃草多一些的鱼苗,到时候可不就是老鼠进了油缸子,可不是要祸害了秧苗了么!”萧易朝着说徐瑾之憨厚地笑了一笑,这事儿也是他那儿媳妇同他说的,萧易原本有心是要说这事也不是自己想的,但崔乐蓉早早地就已经叮嘱了他在外头的时候不要把这些事情扯到她的身上去,免得到时候旁人问的太多觉得她是个异类。萧易哪里敢让自家媳妇置于危险的地步,所以他也是不敢同人说这事儿的。

“现在秧苗也壮实不嫩了,田里头也有些个杂草冒出来了,脆嫩脆嫩的到时候这些个苗子那吃的都是这些个鲜嫩的杂草,自然不会去动了秧苗了。”萧易道,“这样一来咱也能够省点事儿,鱼苗把那那些个杂草给吃了,咱们也就不用大热天的时候下田去拔草了。”

现在日头一天一天地热起来,种过田的人都晓得,最忙活的时候那就是最热的时候下田去拔杂草,那个时候还有蚂蟥啥的也是辛苦的很,然后就是双抢的时候,要速度地把田里面的稻谷收了回来不算还得把田给犁了趁着那个时候把新的秧苗给种下去,那个时候才叫一个辛苦的。

徐瑾之点点头,对于萧易这话也不能理解,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一个省事儿的。

“可是萧大哥,你这稻田里头养的鱼也不少,可一个稻田里头能有多少的杂草能让吃的。”徐瑾之也有自己的疑惑,因为就是有这些的疑惑所以他这才一次又一次地来,知道现在人家要放养鱼苗的时候这才又巴巴地来了。

“那水里头不是还有别的虫子啥的么,等到鱼再大一点的时候,我们也是想好了,到时候河道里头不是还有那些个浮萍,糠麸啥的到时候弄点,稻谷不是还有稻花啥的么,咱这田里头也是混养着的,到时候自己再割点青草啥的不也是能够喂了?”萧易道,“只要不是冬天的,那基本上都能够割到青草的,等到二季稻收了之后,咱们这些个鱼也能够卖了。割点青草啥的也不是什么辛苦的活,你看咱们不是还养着猪么,不也是一样要割猪草啥的,到时候一并弄了,那也没啥的。要是这活能成,咱们还能多了鱼的收成呢!”

徐瑾之对于萧易这个回答也是有几分的满意,他道:“萧大哥你们也是想的十分的通透啊,我这也是指望着你们这事儿能成的,这事儿要是能办成了,到时候也算是政绩呢,少不得在能种田有鱼苗的地方推广开来,到时候萧大哥你们一家子也算是为了咱们这些个老百姓做出了表率来了,这事儿要是能成,那到时候天家说不定也会给嘉奖。”

萧易对于有没有嘉奖这事儿也不在意,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日子过的也算是不错了,至少比之前的时候那是要好过的很了,可他不在意不代表着旁人也不在意啊。

“县令大人啊,你这说的是真的?”萧大同听着徐瑾之这话就忍不住心中有几分的激动,天家啊,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呢,这事儿还能够传到天家的耳朵里面去不成?

“若是真的能够达到萧易大哥最初所说的,稻谷的产量有增加还能够多了鱼苗的收成,那就是一个功劳。”徐瑾之道,“这事儿我也已同上峰提过,上峰也是有几分的兴致,着我多关注一些,若是事情能成的,那自然是少不得要受些嘉奖的。”

萧大同听到这话的时候那一双眼睛都快要红了,这可是大好事儿啊,可是给整个村子上都挣了脸面来的大好事儿,这事儿要是能成的话,他们村子上那可是要挺直了胸膛做人了,萧大同这才有几分的后悔,当初看着萧易家干这事儿的时候自己也都没有看好过,更是没有跟着一起干了这事儿,总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的底气不足,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跟着一起干了的,要不就像是大柱家一样,没有全部的稻田都弄成那样就试上一亩也成啊,最多就是那一亩坏了呗,可这要是真的成了那可是多长脸的事情啊。

“萧大哥对这事儿有没有旁的意见?”徐瑾之看着萧易问道。

“有啥意见?”萧易也是有几分摸不着徐县令这话里头的意思,“这事儿真要成了,咱们村上明年跟着这么干的人也肯定是不少的,我也不怕人学了去,都是一个村上的,大家伙能日子越过越好的,我心里面也高兴的。别的我也没想这么多,要是往后家家户户都能吃上白米饭那就再好不过了。”

徐瑾之听到萧易这话的时候心中对于这个庄稼汉子那也是更加高看了几分,觉得自己果真还是没有看错了人的,这人是个心肠好的,也不是会拘着藏着的。

“那萧大哥也是要多用心才是,到时候等到收谷子的时候我再来看看。”徐瑾之对着萧易道。

“成啊,就是等到第一季稻子收了的时候鱼还没的收成的时候,到时候还是要养在鱼沟里头的。等到第二季谷子收了,那到时候鱼就收成了,倒是请大人你吃稻花鱼!”萧易热情而又爽朗地道。

徐瑾之自是应下的,他到时候也肯定是要来看看顺带也作了统计才成的,这样才方便往上头汇报了去。

午饭的时候,徐瑾之也是在萧易家吃的,作陪的也都是萧太公和萧易两人,最近地头上的豌豆熟的多,一部分是打算留着养老了收了豌豆外,绝大多数那也还是做成菜的,熟透了的豌豆吃起来口感就没有青嫩的时候来得脆爽,但煮豌豆饭啥的还是特别的好吃,尤其像是崔乐蓉家这些个吸足了灵泉水做饭的时候也是要加了灵泉水的豌豆,那做出来的豌豆饭可是不知道是有多香呢。

现在镇上店里头的豌豆饭也做了起来,这是另外卖的,不比吃快餐的时候给的那一碗免费的白饭,要吃了这加了咸肉做成的豌豆饭一碗就要三文钱,但吃的人也是不少,像是书院里头的那些个读书的人,也会提前问了会不会做了豌豆饭,这要做了那肯定是要一碗咸肉豌豆饭的。

在萧易家吃过一回豌豆饭的刘言东回到京城里头的时候崔乐蓉还给他稍上了一篮子的豌豆,听后头来运了菜的阿和说了,少爷在自家的时候也让厨娘给做了豌豆饭,还总觉得吃着没有在她家的时候香,不过府上的老夫人倒是十分的喜欢,还有那肉松也是,老夫人可爱就着喝粥又或者是做了成了肉松饼,原本那不怎么好的胃口现在也一下子像是开了似的,豌豆熟的多,一次就能有不少,除了要自己留着的那一部分,基本上都是卖了出去的。

崔乐蓉和萧易种了不少的豆子,还有芸豆和蚕豆这些,芸豆和蚕豆那都是压秤的很,成熟期一到那更是多的很,崔乐蓉和萧易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地里头一趟,也基本上都是要去崔家一趟的,毕竟运菜这事儿也不能让崔老大这腿脚不灵便的人去干,家里头男丁不多的情况下那也只能是让萧易多辛苦一些,崔乐蓉少去了镇上之后,在家有空还是会给萧易做点好吃又补身的东西。

崔乐蓉和萧易一大清早赶着牛车到了崔家,不管是杨树村的还是中央村的人也都已经习惯了,也都知道镇上的那铺子生意不错,也清楚崔老大家的二女婿天天是要来拿菜的,再加上之前放养鱼苗的时候,萧易还陪着徐瑾之一同来过中央村上,再加上之前除去蚂蟥的事儿也少不得崔乐蓉在其中有几分的周旋,基于种种的缘由,中央村的人对于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天天上门的事情也都是没说出什么闲话来,再说了他们也清楚就算是说了这些个闲话又能咋样呢,人家该怎么过日子还不照样是怎么过日子的,又没少了一块肉。

崔老大也找了人趁着不农忙的时候把家里头翻新了一下,虽然没添置个啥,但也是家里头头顶上的那些个毛草换成了瓦片,家里头也越发的干净整洁起来了,这样一来也不会有那外头下大雨屋子里头下下雨啥的了,家里头这一翻新也一下子敞亮了起来,光是看着都觉得好的。

中央村的人也没少羡慕着崔老大呢,就之前崔老大一家子在村上那是过的可怜兮兮又紧巴巴的,基本上那眉头时常皱着,笑容也少的很,可现在就不一样了,乐呵的时候多了,脸上的表情也松了,乍一眼看过去的时候那就完全和年轻了好些岁一样,这看着就让人觉得不一样了。而且这翻新房子啥的,这也证明着手上松快了啊,眼瞅着镇上还有那样的一个生意极好的铺子在呢,说是铺子里头是没他们的事儿,但这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到底是咋一回事儿谁知道呢,而且看老二丫头那样子也是个对家里头好的,怕平常的时候也是没少孝敬了人的,但也有一些个眼红的也没少在背后说点闲话,不过现在崔老大和郑氏气性也大了,也懒得同那些个在背后里头说闲话的人计较个啥,反正是没说到他们面前来的,他们统统当做没听到。

崔乐萍这肚子也已是老大了,她刚回来崔家的时候肚子已是不小了,现在又在家里头呆了好几个月了,这肚子也就越大了,眼瞅着再过个把月也该是到了生的时候了。

崔乐蓉这几个月里头也没少给自己这个姐姐把脉,虽说之前生孩子生的有些太过频有些繁伤了根本,但只要好好调养放宽了心思再加上在崔家的时候吃的比往常的时候好,也没那苛责的婆婆总是挑三拣四的,原本瘦的厉害的崔乐萍也一下子养开了些许,脸色比之前的时候看着也是好看了许多,就连三个丫头也不像是刚见那会子瘦得和猴子似的,现在一个一个粉粉嫩嫩的样子也不知道有多好看。

崔乐蓉这一天倒是没陪着萧易去镇上,反正送菜这活也不累,干脆地就留了下来给崔乐萍看看身子,顺便给自己阿爹针灸一下,让他的腿脚能再舒服一点。

“你阿姐也没多长时间了,我琢磨着,到时候要发作的前几天你回来家里头住两天咋样?接生婆子哪儿我是早就已经打好了招呼的,我就是这心里头不放心,你要是在啊,我这心里头就能放心点了。”等崔乐蓉给崔乐萍把了脉之后,郑氏就把自己的打算给说了。

郑氏也觉得这事儿还真不能怪自己担心,主要是自己这大女儿之前在婆家的时候就没给好好养着,要是能好好养着她也不能东想西想的,这怕那怕的。还好自己这二女儿已经出嫁了,要是这没嫁人的姑娘她也不好让人进了产房里头去。

“成啊,到时候我就回来住两天,反正家里头忙活的事情也不多。”崔乐蓉一下就把事情给应下了,她也想着到时候肯定是要来看着点的,这个时代生个孩子就和进鬼门关一趟一样,就算是在现代生孩子也还有危险性在呢,更别说是现在了。

“那成,到时候咱们娘两睡一屋。”郑氏道。

“恩,阿姐现在肚子月份也不小了,你也别总是在屋子里头拘着,在外头走动走动,到时候也能够顺利点。”崔乐蓉道,现在也只能顺产,顺产的话多走动也是个好的。

“我哪里好意思走出去。”崔乐萍摇了摇头道,这几个月来她基本上都是不敢出去的,也多数都是在家里面忙活点能忙活的事情,她到现在也还没拧过弯儿来,总觉得出去了之后少不得要被人笑话的,笑话了自己也就算了到时候还得笑话了自己爹娘。

“阿姐你还怕人笑话不成?”崔乐蓉也是知道自己这个阿姐在顾及个啥,“你的事儿咱们村子上哪个人不晓得的,当初还不是大家伙一起去了高山村里头了么,外头那些个婆子真要闲话的话你还怕人闲话的少啊,左右都是要被闲话的,你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出门去,人家说的多了也就不爱说这种事情了,这不关你在不在人面前的事儿。”

这种事情崔乐蓉也就已经习惯了,反正都是要说的,基本上这些人也不敢当着面说,那还有啥不敢出现在人前的,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出现,在背后说就完全当做没听到不就成了。

崔乐萍也知道自己这性子也是没法了,她就不能像是崔乐蓉这样坦然地出去面对着,其实有时候也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可临到跨出门槛的时候她有胆怯了,总觉得自己要是走了出去,村子上的人都是在朝着她看着,话里话外的基本上说的也都是她这样的感觉。

“阿娘,让阿姐自己出门我看那是没法子了,改天你出门的时候就带上阿姐,阿姐你要是怕人多,阿娘他们不是要天天早起摘菜摘豆子啥的么,你到时候就跟着一起去,弯腰的活计你就甭干了,干点不用弯腰的轻活。你这样整天在家里面东想西想的还也没啥好处,咱们做人的,难道被人多看几眼多说两句话就活不了不成?”崔乐蓉觉得自己阿姐这性子要等着他自己改变那是不成了,倒不如趁着现在把人掰过来算了,现在都不敢出门,难道等到生了娃子之后还整天团在家里面不成?

郑氏也是劝过自己这个女儿的,但就是劝了之后也没啥用啊,现在听到崔乐蓉这话说出口之后,她也就应下了,自己这女儿还年轻着,当初那事儿也不是她的错,干啥非得窝在家里面和见不得人似的,难道就应该别人会说闲话就在家里头这样窝一辈子不成,她自己这样想着她这个当娘的还不答应呢。

“可听见了?我早就劝过你了,外头那些个要说的人,不管你干点啥事人家总是要说的,你自己这样子窝在家里头呆一辈子难道还不让大丫她们也出去了不成?”郑氏劝着崔乐萍,“我也早就和你说了,只管着放宽了心思,当初那点事儿又不是你干出来的,你干啥还觉得自己没啥脸面出门了?想想那杀千刀的王根清还不是照样有脸面在外头的!”

郑氏一想到王根清的时候心里头就有些愤愤然的,那小子可真不是个好东西,真是别叫她看到人莫要是看到了人看她到时候不拿扁担狠狠把人打一顿才怪呢!

“成了,往后我出去还不成么。”崔乐萍也是被自己阿娘和妹子这话说的没了话说,不过心里头还是有几分的高兴,像是自己这样的情况家里面还愿意她回到娘家来帮着她养着孩子,有这样的家人她心里面也是觉得有几分的高兴。

“这就对了!”郑氏这才觉得心满意足了,等到说完大女儿的事情她又把关注转移到了自己这个二女儿的身上,“这都有半年了,你这肚子还没个动静?”

“……”

崔乐蓉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一点,这时间一长关注她肚子的人不在少数,她要怎么告诉人,之前那一段时间她和萧易两个人虽说是同床共枕但两个人之间清白的就和一张白纸似的,这夫妻之间的生活也不过就是最近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孩子么,总是要看缘分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崔乐蓉道,“阿娘你急什么啊,我和萧易还年轻着哩。”

“我急什么,我这不是急着你的肚子么,你们两个人手上挣的银钱也有一些了吧,就两个人过着,你们两还不嫌冷清的?家里头总还是要有个孩子在才显得热热闹闹的不是,你说我这急个什么?”郑氏就觉得要是两个人饭都吃不饱的情况下她这个当阿娘的肯定是不能够说出这种话来的,可现在两个人日子过的也不错啊,镇上的生意也还不错的,别说是养一个娃子了,养两个娃子都够了,这不就着急起来了么。

“我看你就是个不知道着急的!”郑氏戳了戳崔乐蓉的脑袋,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也算是有个底了,说起这件事情来不着急的也就这丫头一个,萧易心里头肯定是不那么想的,她看萧易那人就是个喜欢孩子的,上了镇上的时候偶尔还会买点小零嘴给大丫她们三个丫头片子吃的,惹得这三个小丫头片子看到萧易的时候就嘴巴甜的厉害张口姨夫闭口姨夫的,她瞅着萧易看着三个丫头的眼神那都是往心里头疼去的。

“也不是我这个当娘的爱念着你,你这性子也不知道到底是随了谁的,这也不着急那也不着急的。你是不知道,萧易这孩子一看就知道是个疼娃子的,他冲着大丫他们三个人的模样那你是没正经瞅见,这孩子就念着孩子呢,他就没和你提这事儿?”郑氏问道。

“提了,这事儿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是不是?你还想我今天就大了肚子明天就给他生个娃子出来不成?就算是孵个豆芽吧,你也得等几天不是?”崔乐蓉道,这事儿可真不能怨她,她也没说不生啊,可现在不是还没有影子在么,当是母鸡生蛋呢,咯噔一下就生下一个来,也不想想就算是有了也得怀胎十月不是。

“就你那点瞎道理多了去了,”郑氏叹了一口气道,她就瞅着萧易那人是个好的。

“成了成了,我记着这事儿还不成么,你也就别念了啊。”崔乐蓉也是被郑氏那一叹两叹三长叹的闹得有点心烦。

“你这丫头就是个不念你不成的!”郑氏道,她想了一想之后也觉得崔乐蓉那话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在的,这生孩子呢也不比种菜,不是出了苗没多长日子就能够见到影子的,算了,也只能等着自己这二女儿带来好消息了。

“阿娘也是为了你好,你也别不耐烦听着。我看萧易那人也是个实诚的,你也上点心思,你们两个现在还年轻着,但也不能总是没个孩子不是?”崔乐萍也忍不住帮衬上自己阿娘说上一句了,“他有没有和你说过想要个男娃还是个女娃的?”

“男娃女娃不都一样!”崔乐蓉见自己阿姐这么问,她也知道这事儿在她心里头还是个疙瘩,“阿姐你甭操心我,萧易也一样,我们都说了,男娃女娃都是一样的,没啥不一样。”

崔乐萍听着自己妹子这话说的,她也不好说个啥,当初大丫没出生之前王根清也是这样对她说的,生个男娃女娃都是一样的,他都是会打从心眼里面疼着的,可等到大丫出生了之后,她才发现其实到底也还是有些差别的,这做女人的到底也还是要生个儿子的好。

但这种话崔乐萍也是不好对崔乐蓉说的,说出来倒是有几分的晦气,但她心里面却是忍不住祈求着,希望老天爷保佑着自己妹子能过的舒心,到时候能生出个儿子来那就更好不过了。

“阿姐,你真别想太多,萧易压根不在乎这事儿。”崔乐蓉见崔乐萍那沉默不语的模样就忍不住道,“你也别多想,男娃女娃真的一个样,你想啊,要是生了个男娃到时候是个乖巧懂事的那还好点,要是个不懂事的,都能把你给气死,真有那个时候我这不说话你都要觉得还是生个女儿教好了贴心一点。”

“可不是,就像是萧远山那一家人家,我听说这也被除族了也闹了分家了?”郑氏想到这事儿就觉得自己心底里头乐呵着呢,想当初萧远山那一家子干的那些个事儿,那可真不是人干的事情,她那个时候就想着这样的人家往后肯定是要有报应的,看现在这报应可不就来了么!

“就之前骗了咱们家的那一家?”崔乐萍听到这事儿也忍不住是有了几分的兴致,前几天的时候就听自己的阿娘说起过这件事情过,但阿娘光顾着乐呵,说的也是有些没头没尾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也不大清楚,但想到这一家子被除了族也觉得高兴的,当初可是骗了他们家呢、

“就是那一家!”郑氏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神情那是收也收不住,“就冲着这一家子,阿萍啊,我就得应了阿蓉刚刚那一句话,这儿子要生出来没教好,那还不如没生个儿子呢!你是不知道,那一家子对家里头那个考上了秀才的四儿子是哪个模样,真真是当了个宝,还觉得当初咱们家提了那婚事还是和害了人一样的,我想起那一家子人家的嘴脸心里头还有气呢,我现在看看啊,还好当初那一家人家使了点那不上道的手段,要不然阿蓉真要是许给了那萧老四,现在可不知道是要过啥苦日子呢!”

郑氏从一开始的时候还一直有些芥蒂着呢,毕竟当初提这一门婚事也是看在萧老四是个秀才觉得能好好过日子的却被人当做猴一样耍了一通,这搁在谁的心里头那都是要不痛快的,后来见萧易人不错,自家姑娘也没了更好的选择这才不得不应允了这事儿。

可现在听到萧家的那些个事情,郑氏就觉得当初还好是没有成了萧老四的媳妇,要不然现在可就要被这些人给拖累死了!

“那分家还是萧老四给提的呢,这样的人也配当秀才郎的!你说这样的一个人那完全就是个白眼狼啊,也亏得你妹子没和这一家人家沾上关系,要不然现在我这个当娘的都要狠狠哭上一场了!”郑氏道。

崔乐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那也觉得诧异的很啊,除族分家那可是大事儿,这分家要是当长辈的提了也就算了,可偏生还是个当儿子的人提出来的,这不是不孝么。亏得还把他给养得那样大还给供了读书!崔乐萍也不经想着要是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儿子那还真不如没有呢,省的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受这样的闲气。

“那这家分了?”

“听说回头就分了,不过这家不分也是不成了。上头有三个哥哥呢,这些年也都是三个哥哥忙活着家里头的事情还要去上工挣钱给人交了束脩。那家里头排头的两个嫂子也不是啥好糊弄的人,也忍了不少年了,早就想分家的意思了,只是没好意思提,现在有人提了那还有啥不同意的!”

崔乐蓉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是轻描淡写的很,毕竟萧远山家的事情她也不怎么参合,但在萧远山一家子里头那可是和打了一场仗没有什么差别,为了分家的家当吵的都吵破天了,这事儿也都是萧远山隔壁家的人说的,反正不管咋样这家到底也还是顺着萧守业的意思给分了,但是这分了过会不会顺着人的意思过好了那可真的只有天知地知了。

“我看哪,不管咋样那也是人自作自受!”郑氏那是半点也不同情,“这丧天良的事情干多了总会有报应在的,不是老话都说了么,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现在可就是老天爷睁开眼的时候,且等着吧,那些个丧天良的总有被报应的时候,咱们就张大了眼睛好好瞧着!”

崔乐萍想到了王根清,心中也是有几分的恨意,是的,他总是会有报应在的,她且等着看了人的报应呢!

“行了,咱也不说这事儿了,”郑氏看着自己大女儿那神色略有几分的凝重,也觉得自己现在说这事儿不大合适,她想了想之后道,“你们看,咱们也该给阿菲那个丫头说门亲事了吧,前些天倒是有个媒婆上了门来说亲了。但阿菲那性子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事儿一直就没提,你们两个当姐姐的给说说看。这丫头就没想着亲事这事儿,就想着上镇子上帮忙啥的。但一个大姑娘的,咋地能整天上镇子上抛头露脸的,最近因为这事儿可没少置气。”

郑氏也是有些发愁,自打他们家在镇子上开了个铺子之后,上门来说亲的人也是不少,大儿子哪儿的亲事她也还没个头绪,小女儿这儿也是个问题,儿子那儿等等倒是不打紧的,但小女儿那年岁也不小了,也该是到说了亲事的时候了,可自己那女儿的性子,她也实在是有些吃不准。

“阿菲那脾气可不是个好糊弄的。”崔乐蓉对于自家妹子那也是有几分的体会,她和萧易上门来拿菜的时候这个妹子就没少在自己的面前说想去镇子上帮忙的事情,她也不好答应,只好在赶集的时候自己去卖胰子的时候带上了人给搭把手,也就那个时候觉得自己这个妹子似要开心一些。

“可不是,你和阿菲也不知道到底是像了谁了,你是半点不着急的,阿菲那丫头就是个属炮仗的,整天就想着往着镇子上钻的,”郑氏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疑惑开了,“阿蓉啊,你同我说说,当初你和阿菲在镇子上帮忙的时候吧,阿菲是不是看上什么人了?”

“啊?”崔乐蓉被自己阿娘这一问也觉得有些意外,她仔细想了想,自己在镇子上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和妹子呆在一起的,也没见有什么意外啊,更别说了崔乐菲多半时间也都是在铺子里头的,当时的铺子里头也就只有他们兄妹三人而已,萧易也基本上就是送外送的,也没有见她同男子多说过啥话的。

“没有啊,阿娘你这话说的,阿菲对你说的啊?”崔乐蓉想了半天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好看向自己的阿娘。

“她要是能和我说这话就好了,我还能去打听打听人家。”郑氏叹了一口气道,“我这不是看她整天都想着要去镇上帮忙么,你说一个姑娘家的不着家地往外跑是个啥意思咧,所以这才想着问问你看看是不是有看上的人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