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九十章 白眼狼

萧远山一家子站在祠堂里头,那神色也都不大好看,尤其是老大一家子,萧守成那面色绝对算不上好看,这些日子他一直在镇子上做工,今天刚刚回到家里面,一碗热水都还没喝下肚子就听到了这些事情,就见到了人说是太公要把他们给叫了去。

这一路上的,他看着村子里头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就不大对的,村子上也有那么几个同他关系不错的,一问之下这才知道自己的阿娘竟然又干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来了,而且还合着自己的妹子干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萧守成只觉得自己一张脸都要没了,心中也止不住地有些怨恨起自己阿娘来了,只觉得当初要是没有把阿娘给接回来或许就什么事情就没有了。

看着现在这个阵仗,萧守成那也是有些底了,怕是这一次是不那么容易收场了,今天这事儿闹的太大了,而且自己阿娘和妹子所招惹上的人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招惹的起的,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萧守成看向自己那小妹的眼神也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点疼爱。

萧如娟看到自己大哥朝着自己看来的那眼神就觉得有一股子的寒气从脚底心冒了起来,以前不管自己做错了啥,大哥都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看着自己的,而且大哥也最疼爱自己了,在镇上上工的时候回来也总是会给她带一些个好玩意,像是头花,有时候还会给自己带一块花布啥的。

“大哥……”萧如娟怯怯地叫了自己大哥一声,她现在都已是这样的凄凉了,难道大哥还要责怪她不成?

“你别叫我,我没有你这样丢人的妹子!”萧守成朝着萧如娟道,以前的时候不管自己这个妹子做错了啥事儿自己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痛恨着她的,在萧守成看来以前的妹子虽说是有些小性子,近来也是发现了自己妹子那心略有点大了,萧守成一直都觉得自己这个妹子本性是好的,就是自己阿娘整天在她面前说一些个不该说的话,把这个妹子说的心大了,他也没有多想,只觉得到时候肯定是能够想通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现在这么一天的时候。

“大哥!大哥连你也怪我!”萧如娟一下子慌了神了,她原本还以为自己大哥一贯是那样疼爱着自己的,肯定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怪你还能怪谁!”安氏现在是连生吞了萧如娟的心思都有了,自己家里头还有个娃子在呢,她忍气吞声地在这个家里头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日子也算是有了个盼头,就等着分家了,一想着分了家之后自己不管咋地也就能够把娃子送去私塾往后之不动还会有出息了,现在可好,全部都让萧如娟给毁了!

安氏气得一张脸都青了,风氏也是想到了这一点,风氏一贯是个暴脾气的,在家里头也一直都是谁也不怕的模样,现在岁只有一个丫头还没生出个儿子来,可出了这样的事情,往后她那大丫可咋整?再过几年那是要咋说亲的。

风氏上前两步就直接大耳刮子抽上萧如娟去了,“我打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你自己不要脸面也别害了我们这一家子,你自己嫁不出去也被搅合的你那些个侄儿侄女的往后被人笑话也跟着你一样找不到婆家!”

风氏那气力极大,也是真的下了狠手的,两巴掌下去萧如娟那一张脸就已经肿得不能看了,嘴角还有血丝淌下。

“你这婆娘干啥呢,老二家的你也不管管!”王氏急忙去拦着,刚刚在众人面前打了萧如娟那也是逼得没了法子才这么干的,她必须要给人一个交代不是,可自己打了不代表着旁人也能够打的,王氏看到自家的老二媳妇那样的狠手也是心疼的不行,“老二家的,你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妹子被自己婆娘这样打不成?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萧守义呵呵一笑,掏了掏耳朵声音清脆:“阿娘,你就该庆幸着你儿子我是个爷们,要不现在打小妹的就不是我婆娘而是我了!就小妹能干的出那种坏了咱们家的事情来,难道我媳妇这当嫂子的就教训不了人?长嫂如母,我媳妇教训教训也是应该的,要不你问问大嫂,她现在是不是也很想上前打小妹一顿?”

王氏被自己老二这话给气得不行,也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家里头现在还有两个小孙儿的存在,是她心惊肉跳地发现自己这些个儿子儿媳妇现在看着自己也已经没了什么好脸色了。

“老四——”王氏有些惴惴不安地看向自己的小儿子,心想着让他给阿娟和自己说上两句,但一抬眼的时候对上的却是一双冷漠的眼睛。

萧守业心里面已经腻烦死了,原本也没多少事儿的,自己吃了那个暗亏也没有办法,谁知道自己那蠢得像是猪一样得阿娘和妹子竟然借着这事儿闹腾了起来,还把事情给扯到了自己的头上,让整个村子上的人都知道自己在萧易家的院子外头张望还被人当场逮住了的事情,从此还不知道是要怎么被人非议的呢!再加上自己阿娘和妹子的做法现在萧太公把所有的人都叫到了一处来只怕就是为了除族的事情吧?

萧守业才不管自己阿娘和妹子会如何,在他看来这也是自己阿娘和妹子自找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出这些事情来,可一旦除族的话这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不利的事情,往后自己要是考学被人发现自家被除族了,那自己肯定是得不到啥好的。

不行!

萧守业的脑子飞快地转动着,今天这个势头萧太公他们已是铁了心思了,既是要除族的话那也不能让自己置于不利的地位。

分家!

萧守业的脑海里头一下子就闪过这个想法!

对!分家!只有分家之后才会让自己以后所受到的影响少一点,到时候说起来那也是自己阿爹阿娘的不是,同他没有多少干系的。

“还吵吵闹闹个什么劲儿呢,还嫌今天吵闹的不够?!”萧太公给祖宗们上了一炷香,一回头的时候就看到风氏朝着萧如娟扇着巴掌,萧太公倒不是怜惜着萧如娟,而是觉得厌烦,厌烦这一家子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从来都没个安生的。

风氏听到萧太公隐约有些发怒了这才住了手,毕竟在这个村子上萧太公还是风氏这种泼辣的人比较敬畏的存在,谁知道下一秒萧太公会不会就会对着她们发怒呢。

“那下手可叫一个狠的。”于氏看了一眼那被打得不成人样的萧如娟也忍不住道了一句,一直都知道风氏这个婆娘是个心狠手辣的,但还是没有想到这婆娘会泼辣到这个程度。

“那也没法子,想想要是换成自己的头上,有儿子和女儿,怕都会要闹上一闹的!”崔乐蓉低声道,“今天王氏和萧如娟做事儿的时候也没想着以后,但凡想想家里头就不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她萧如娟丢的可不是一个人的脸面,而是把家里面那些个小的也给害了!”

于氏也点了点头,可不是这么说着么,想想那萧如娟自己不懂事也就算了,连带着王氏也是这样干了,这不是逼着家里头的那些个娃子往后都要没了脸面跟着不好说亲了么!于氏想到这一点,再想想要是这事儿是发生在她身上的,她也肯定会像是风氏一样上前狠狠打萧如娟一顿的,一想到这一点,于氏也有些庆幸自己的婆家那都是懂事理的人,虽说家境一般,可到底也不会闹出这种事情来,往后等家里面有点钱虎头再大一点就把娃子送去私塾学字去懂点规矩。

“今天把大家伙都叫来,那也是有件大事儿要和大家伙说说的。”萧太公开了口道,声音里头也是带了几分的冷漠,“萧远山一家子这样的闹腾也不是一两回了,丢了自己的人也就算了,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不能丢了咱们村子上的人,但现在看来……”

萧太公顿了一顿,目光扫过萧远山和王氏两个人,那没有说完的话意思也是十分的明显了,这两人是给村子上丢够了人的,现在他们这些个当老的也已经是忍不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想来大家伙也都已经知道了,我们几个老的意思也都是一样的,也都已经想好了,远山一家子我们给的机会也是不少了,现在也不打算再给这个机会了,就想着把远山一家子从咱们村子上这一族里头给除了,你们要是有旁的想法的,那就只管开了口说,要是没有旁的想法的,那咱们就这么定了。”萧太公道。

村子上的人也都不傻,萧太公都把他们全都叫上了基本上也都已经知道是要干点啥事儿了,所以现在听到小太公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他们心里头也只有果然是这样的想法,基本上都已经猜到了,也没有人觉得这做法不对的,看看萧家老二媳妇的做法,都是一个家里头的,这样被人丢了脸面都能冲上前把自己那小姑子打成这个德行的,想想他们也是一个村子上的呢,到时候传出去被人说起闲话来那肯定也是个丢人的事情。

除族!

必须要除族!

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都没有提出反对,甚至还对萧太公他们这样的做法还是十分的赞同,就该除族才行,只有除了族才不会被萧远山一家子给连累。

萧远山摇摇欲坠,一下子就哭了起来,他这一把年纪了哪怕是自己中风瘫在床上起不来身和发现自己半边身子都瘫了这样也没有哭过,现在听到要被除族了,他一个老东西倒是哭的和个孩子一样了。

“叔公……叔公我可求你了,可别把我们这一家子给除族了,你看我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怕也是没有几年好活头了,等到了地下的时候瞧见列祖列宗的,我这还有啥脸面去见了人呢,我就算是做鬼也做不得安心的呀。叔公,我也不想以后做一个孤魂野鬼啊!”

萧远山哭得稀里哗啦的,他现在是真怕了,哪里晓得萧太公他们今天竟是会这样完全不给脸面的,说除族就除族的,村子上的人也是半句话也不说的,怎么说也是在这个村子上过了大半辈子的人呢,大家伙都已是这样的熟悉了,咋能说这么狠心就这么狠心的呢!

“各位兄弟姐妹叔伯婶儿的,也给帮着说说话吧,我知道自己之前干的事情是不那么的地道,可我现在也知道错了啊,我这一把年纪了,我这半边身子骨都没了知觉了。就原谅了我这一次还不成么?等回头我好好管着我婆娘和闺女,往后肯定不会再闹出这种事情来了,你们就相信我这一会吧……”

萧远山哭得凄凄惨惨的,但村子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动容的,看看这一家子最近干的那都是个什么事儿呢,他们哪里还会相信他们家是真的会改?像是王氏,以前就是个不消停的,之前还不是被送回到了娘家去了,回来了才消停几天又闹上了。而且萧如娟这事儿是给整个村子上的人抹了黑,他萧远山心疼自己的婆娘闺女的当他们难道就不心疼自己的人么,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的,这事儿压根没得商量。

“远山哪,你也别怪我们心狠。”沉默了许久之后,萧大柱的爹走了出来沉声道,“你是在这个村子上长大的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难道我们就不是在这个村子上呆了大半辈子的人了么?可做人做事就没得像是你这样的不是?你婆娘和你闺女那么一闹,看着像是丢了你们家的脸面,可事实上,也是把咱们村子上的脸扔在地上踩了,你也得想想你这不是只有一个闺女,你还有孙子一个孙女呢,娃子还那么的小,男娃以后要咋办?女娃以后还要不要说了亲事的了?你婆娘要是能想到这一点,今天就不该和你那闺女胡闹!我也是个有儿子有孙子的人,我家那大强还没说上媳妇,虎头那娃子更是大难不死,我就想着家里头和和美美的,而不是整天有这些个糟心的事情来闹腾着。你们除了族,往后我们出去也能够抬起了脸面来了,要不然我们都得跟着你们一家子抬不起头来!”

萧大柱的爹在村上也都是个不多话的人,一直都是十分憨厚不曾对人说过啥重话的,可现在这一番话说出来却像是一把刀子一样的利,让村子里头有几个对于哭得十分凄凉的萧远山有几分心软的人的心肠也一下子硬了起来,不为自己想想,也是要为子孙后代想想的不是。

“是啊,远山叔,之前你们家换亲的事情就已经闹的咱们村子上不人不鬼的了,说出去都有点抬不起头来做人,我们在外头做工的时候遇上别的村子上的人也还是会被人说笑哩,我们都没地儿说了冤去。今天你们家又闹出这种事情来,我们就不明白了,咱们村子上那么多户人家,咋地就你家那么能闹呢?”

“是啊远山,这事儿可不能怪我们心狠的,你们自己家造的孽凭啥要我们整个村子上的人帮着你们一起担着呢?我们努力着给自己挣了脸面还没有你们给丢的快理,你还想我们咋地啊?总不能每次都跟在你们屁股后头给你们擦屁股吧?”

“……”

院子里头一下子多了许多声音,七嘴八舌地说着话,基本上都是让萧远山也别那么多的话了,也别让他们这些个村子里头的人为难,除了族人不管是对谁都好。

萧远山听着村子里头这一张张熟悉的脸所说出的这些狠绝的话,他苍白了一张脸却依旧是没有啥办法,他竟是不知道村子上的人早已对他家心生怨气了,他苦着一张脸浑浊的眼泪不断地往下滴落着,却还是没有啥办法,他该说的话都也已经说尽了,他们都没有同情他可怜他,他还能干啥呢!

萧守成的心里面也是不好受的很,要是他是个寻常人那肯定也是要像旁人一样对着自己的阿爹狠狠地说上一通的,可他是他阿爹阿娘的儿子,就算是心中的怨气再大那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对自己的阿爹阿娘说些怨话,安氏也知道如此,所以她的面色也是难看的很,她想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干脆开口说了分家这事儿算了,反正这一家子早就已经分开着过了,没得道理萧如娟这臭丫头自己犯贱还得搭上他们。

安氏扯了扯萧守成的衣袖子,想着这个时候该怎么同自家男人说关于分家的事情。

萧守成心里面乱的很,也没有注意到自家媳妇扯着自己衣袖的动作,而且现在院子里头一团乱糟糟的,就算是安氏开口说话只怕萧守成那也是听不到的。

“成了,成了!”萧太公急忙敲响了一旁的锣鼓,那锣鼓发出的响声一下子让人安静了下来。

“成了,大家伙的意思我们也都知道了,事情也已经发生了,那就少说了几句吧。”萧大同急忙扯着嗓子喊道,“咱们现在还是听听叔公的意思,闹哄哄的样子也不大像话是不是?”

“里正,太公,我有话说!”萧守业也是听到村子上的人对于自家的说辞了,基本上大家伙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怨恨着的,明确了这一点之后,萧守业就觉得自己刚刚想过的分家的念头那是半点也没错的,只有分家了之后才能有安宁的日子过,这个泥潭子自己才不会越陷越深。

萧大同看向萧守业,倒是没想到萧守业在这个时候竟会开口说话来着,说起来,萧守业还是今天这事儿的头子呢,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要说点啥。

萧大同朝着萧太公看了一眼去,无声地询问着该不该让人开口说话,又想着今天除族这事儿也已经算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哪怕萧守业是个秀才郎,哪怕这小子一开口能够说出朵花来,事情也不能再更改了吧?

萧太公微微颔首,他也不知道这从进了祠堂之后基本上就没怎么开过口的人现在这个时候是打算要说点啥的,除族这事儿他们几个老的也已经都是商量好了,村子里头的人基本上也没有反对,那基本上就确定了,要是这小子真有本事说的村子上的人能够既往不咎,那成,他这个当长辈的也是没话说的。

“远山家老四,你有啥话要说你就说吧!”萧太公开了口道。

萧守业清了清嗓子,甚至还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衣袖袖口,做出了一副秀才郎应该会有的模样来。

“今天这事儿我也知道是我阿娘和妹子的错,但有些话我也是要说个清楚的,这事儿同我没啥干系的,我之所以会到了萧易家院子外头,那是因为我媳妇和我阿娘还有二嫂吵闹了起来,这原本也是个家丑,我也不当在这个时候说这种事情。我也只是觉得家中这样子不大好就想出去透透气,一不留神就走到了萧易家外头不想却是被人给误会了,这事儿也怪我不好,所以那少爷和他的小厮对我做了点不该做的事情我也怨不得人的,只是我是真不知道我阿娘和阿娟会借着这个由头闹出这种事情来的,我要是知道会偶这样的事情,不管咋样,我也是个知书达理的肯定是不能由着人干出这种丢人又昧了良心的事情来的。”

萧守业说出这一番话来的时候那态度也是十分的诚恳,语气也十分的真诚,仿佛他是真的不知道会有这么一件事情一样。

院子里头的人有些听了萧守业的话也是有几分相信他的,但更多的还是不相信的。

“远山家的老四,这事儿你说和你没啥关系,但萧易媳妇的事情难道你也不知道不成?这嘴巴上说的好听的很,不会由着人干出丢人又昧了良心的事情来,可之前这种事情你不也是干了么。那个时候咋不见你出来说这种话?”

有人嗤笑了一声,对于萧守业这撇清关系的做派也是觉得有些不齿,觉得萧守业这人实在是没担当的很,再想想之前在人家少爷面前他那阿娘宁愿是毁了自己的女儿也是要保住他的做派,这般一对比之后就觉得萧守业这人实在不是个东西,小人的很。

“是啊是啊,你阿娘当着人的面宁愿不要你那妹子的脸面也是要护着你这个秀才郎的名声,说的可是和你现在所说的差不离的,你阿娘这样护着你,你现在倒是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推到你阿娘的头上去了,你可真是个好儿子啊!”

“是啊,王氏你可看看你这当做心肝儿宝的儿子可是怎么对你的!”

王氏听着这些嘲笑她的话,再看自己儿子那做派,虽说她也知道这事儿的确是和自己这个儿子没啥关系的,可听着人这样毫不留情地说和他没有啥关系的话,她这个当娘的心里面也是难受的狠,感觉就像是被自己这个捧在手掌心上的儿子给丢弃了一样。

萧守业听着村子上的人这样说他的时候,那一张脸也是烧红的厉害,但现在事情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再不撇干净一些只怕还要来得难堪!萧守业发狠地想着,等到自己以后发达了之后那定是要这些个愚昧的村人后悔的,他要让他们知道今天他们是如何践踏着自己,往后自己将会如何让他们知道。

萧守业不管旁人是怎么开的口,他径自地说着自己想要说的话,只是藏在袖子里头的一双手已紧紧握紧成拳。

“我也不为阿娘和妹子说啥,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既是做错了,大家伙心中有了怨言要把我们除族我们也是没有啥话好说的。只是我那侄儿和侄女还小,往后要是一直被人耻笑怕也是不成的,我这当叔叔的人不为自己着想一下也是要为娃子们想想的,所以我想,要不今天我们家就分了这个家吧!”萧守业坚定地说道,“分了这个家之后,这样的名声也不需要家里头的小辈担着,对他们以后也好!”

萧守业“分家”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别说是院子里头的人,就连他家里头的人也都怔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安氏看向萧守业,自己这个小叔子一贯都是个善于计较的,别看他这话说的这样的好听说的好像是为了家里头的小辈着想不得已才分了这个家,但说白了还不是为了他自己,不想被家里面的人给拖下了水罢了。但安氏也没有揭穿萧守业这点小心思,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一听萧守业这话就知道是个啥意思了,但他这话也算是说到了她的心坎儿里头去了,这家今天是一定要分的了。她也不想跟着这一家子丢了人闹的往后没个好,也就只有分家另过了,这事儿才算是结束了。

“这萧家老四可真是够心狠的啊!”于氏也忍不住低声咋呼了一句,想他们村子上父母都还在的时候基本上就很少说要分家的,可现在倒好,他萧守业竟还能够毫不在意地说出“分家”二字,要知道萧家这两个老的那可是一门心思地为着这个儿子钻营着呢,他这良心都是被狗吃了么?!

“正常的很,如果说萧家是一条船的话,那现在就已经是一条破船了,眼瞅着这船要沉了,他怎么可能不想法子给逃了。”崔乐蓉轻声道,她也早就想到今天这事儿要到要除族的话萧守业这人冷心冷肺自私自利的事实。他也算是被逼到了极致了,所以现在即便是不要脸面也要说出这种话来了。

“萧家二老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儿子了,现在看来,那么多年的疼爱也改变不了他的冷情,我都觉得他到底有没有把人当做爹娘来看了,咋地就能趁着现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呢!”萧易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也算是看着萧守业是如何被萧远山和王氏两个人如何捧着长大的,真是那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哪里想得到被这样宠着长大的人竟然会选择先把自家两个老的给丢下,这样的人还能够被称之为人么,这完全都是不带半点感情的了。

萧太公也抬眼朝着萧守业哪儿看去,他早就已经发现了萧守业这孩子是有些冷心冷肺的,却也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能够冷漠到这种程度,能够毫不留情地说出“分家”两个字,萧太公心中也不免地有几分的嘘吁,这样的人真要是做了官,到时候肯定是不能帮衬着他们村上的,想到这一点萧太公的心中也是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的先见之明的,他早就察觉了这小子怕是不能念着旧情,所以也没有在这小子身上投入多少的感情在也不想指望着能够靠着这小子得了什么好。现在这么一来之后萧太公也更是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那是更加不指望萧守业了。

萧守业也感受到了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诧异,甚至还有鄙夷,可现在的他也是没有办法了,他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毁了前途吧?要是不分家自己就再也爬不上来了,往后等到自己有了出息之后那肯定是会好好好孝顺着阿爹和阿娘的。

“老四,你咋能说出这种话!”萧远山也是被萧守业这一番话搞懵了,他可是打小宠着这个儿子的啊,有啥好的也都是紧着这个儿子的,甚至还仗着自己阿爹的身份从另外三个儿子身上一直逼迫着,当初家里头闹着要分家的时候更是咬住了牙不让分家的,为的就是自己这个小儿子,一旦分了家之后就怕他占不到啥好处,可现在自己这个小儿子竟是当着村子上这么多人的面说要分家!

萧远山就觉得自己脸上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似的,看着萧守业的时候也觉得有几分的陌生,眼前这人还是自己的儿子么?!

“阿爹,我也是不想的。”萧守业垂眼不去看萧远山,“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让大娃他们以后被人笑话,大哥二哥他们心里面想来也是这样想的,阿爹,为了家里头好,这家还是趁着现在分了吧。你也不想看到往后大哥二哥大嫂二嫂他们从心底里头怨恨着吧,那到时候家可就真的散了。”

“我呸!真是好样的啊老四,你这话说的还像是个人话么?”风氏一听萧守业这话就觉得不高兴了,这家她也是赞成要分的,但看着萧守业把所有的名头都往着他们身上推去了,自己一副被逼不得已没有办法的嘴脸风氏就来气了。

“我风阿花也不是个傻子!这家我也是赞成要分的,原本就没有我们什么事儿凭什么要我们跟着你们一起受罪!”风氏嚷嚷地道,“但老四你也别把话说的那样的好听,说啥都是为了家里面小的好这种鬼话你自己说说也就算了,我们都是长了眼睛生了脑子的人!说白了你还不是为了你自己着想么,要是不分家家里面被除了族你这个秀才郎的面子上无光,你就怕你往后被人看不起,你有这样的心思你直接说就成了,干啥还要更搞的好像是我们逼着你这么干似的。我说阿爹阿娘,你们可好生看看,这就是你们捧在手掌心里面的老四啊,那么多年你们紧着老四吃喝,那么多年当家的挣点工钱全去贴补了老四,说什么老四是个读书的种,等到以后考上了秀才考上了举人当上了官老爷之后肯定是不会忘记了几个兄长的好,肯定是会孝敬了人的。现在还没当了官老爷呢就已经是个白眼狼了,等到以后做了官啥的我们还能够指望着人想着几个泥腿子哥哥?到时候没嫌弃阿爹阿娘你们就不错了!”

风氏一张嘴那是把萧守业那勉强拿着的遮羞布也给扯了下来,原本这事儿大家伙也都是心知肚明的,可说到底也都是萧远山一家子的事情而已,旁人也就是凑个热闹,但现在看到萧守业这样白眼狼的作为再加上风氏的闹腾,对于萧守业也就更加的看不起了,真真觉得人白眼狼的很。

“二弟妹说的没错,原本这分家的事情我也不想当着大家伙的面提,今天这些事儿也已经够丢人的了,老四一向是个机灵的,所以他提了分家我也没啥说辞,我要提了分家那也是为了我们家的娃子着想,不过四弟,娃子的事情也应该是我这个当娘的来考量的,你这当叔叔的就不需要太操心了,你能想到的难道我这个当娘的还会想不到么?还是多谢你把这些话说出口了,否则我和二妹这个当儿媳妇的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了。”安氏一脸平静地朝着萧守业道,但她话却也是难听点的很,也不外乎就是点明了萧守业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却还想要一个好名声,把家里头的娃子推出去顶缸。

萧守业那一张脸清清白白的也是好不精彩,他知道自己这两个婶子都不是啥省油的灯,现在这样让他没脸也没有法子,他也完全说不出啥反驳的话来。

萧远山听到自己两个儿媳妇都说要分家,那只觉得自己一口气是没喘上来,胸口不停地喘着气,手指颤颤巍巍地向前指着,也不知道要指的人应该是自己的小儿子好呢,还是自己那两个儿媳妇好呢。

王氏则是哇哇大哭起来:“你们这两个婆娘丧良心啊,怎么就能够说的出这种话来,你们是觉得咱们家这笑话还不够多是不是,老大老二你看你们娶的是啥媳妇呢,这样的媳妇还留在我们萧家干啥呢,把人休了算了!老四,老四这家可不能分啊,分了家你往后可咋办……”

萧守成听着自己阿娘到现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记着老四,还想着一家子给老四当牛做马的,心里面也是厌恶的很,就老四是她的亲生儿子难不成他们就不是了不成?老四为了自己的前程毫不留情地就要分家,结果却是半句责备的话也不说,反而倒是怪起了他媳妇起来了?老四那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和这白眼狼没了关系,他也乐意的很!

萧守成深吸了一口气道:“分家!这家必须得分!”

萧守义一听自己大哥都这么说了,立马也跟着叫嚷起来:“阿娘比起你来我媳妇可是乖了不少,也没闹出那么丢人的事情来,你都没被阿爹休了我干哈要休了我媳妇,我看我媳妇就挺好的!你看我媳妇不顺眼那就分家过呗,这家也早就该分了,咱们兄弟三个给老四当牛做马了这么些年,也该是把栓在我们身上的绳子给放了!分家过也挺好的!”

老三萧守信沉默地点了点头,他也觉得分家挺好的,往后也不用看人脸色过日子了。

萧太公看着萧远山家这阵仗,也不免地摇了摇头,他当初就觉得萧远山两口子为了老四那是一直压着自家三个儿子,看吧,现在找了机会可不得都逃了么,而且这口子还是人自己给松的。

“你们家分家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回头你们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吧,从今天开始你们一家子就从萧家的族谱上给除了,往后这祠堂也就甭进来了。”萧太公摆了摆手道,他们家的事情他也是不打算再参合了,反正是没啥好事儿的,往后也算是和他们一家子没啥干系了,他也乐得清静,再也不用给这一家子擦屁股了,要是再闹出那些个事情来,到时候就把他们给赶了。

“散了吧,散了吧!”萧大同高声喊道,“今天大家伙也累了半天了,都回去了吧,别人家的事情也参合了。”

萧大同也觉得身上一阵轻松,哎哟喂,可算是把这一家祸头子给解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