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64章 谁才是最卑劣的人?

陆吉祥捧着鲜花回来的时候,房里只有陆妈妈一个人。

她挺奇怪的。

“妈,爸和潇潇呢?”

她问了句。

陆妈妈扭头看她,答道:“去食堂打饭了,哎,你们吃饭了吗?”

“还没……”

陆吉祥摇头,一边将手里的鲜花插到了花瓶里。

“要在这里吃吗?”陆妈妈继续问道。

“我……”

陆吉祥迟疑着,下意识的看向宋锦丞。

男人开口道:“不必了,家里做了菜,我让人送过来。妈,您让爸也回来吧,食堂里的饭菜,哪有家里的好?”

陆妈妈摇脑袋:“哎,别麻烦了,我又不是什么大病,天天大鱼大肉的没意思,我也吃腻了,偶尔吃点青菜萝卜的,我反而还舒坦些。”

宋锦丞笑了笑,没说话。

陆吉祥挺憋屈的。

如果不是宋锦丞管得太严,她也想在食堂里吃饭。

别看这男人平时挺纵容她的,可是,一旦搁到了饮食方面,他的态度却强硬得很,决不让步!

唉!

她也没办法。

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周潇潇和陆爸爸回来了。

“阿姨,您看,这是什么?”

周潇潇笑眯眯的凑到床边,将装菜的碗端到她面前。

陆妈妈往里看了眼,顿时欣喜:“芹菜牛肉!哎呀,我最喜欢这个了。”

陆爸爸将餐桌放到床上,一边布菜,一边道:“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所以就多要了一份,牛肉里面含有丰富的蛋白质,你多吃点也好,噢对了,今天的汤是南瓜汤,我还偷尝了一口,没放糖,但是味道不错!”

陆妈妈高兴得连连点头。

她首先夹了一口芹菜放到嘴里,一边吃,一边很满足的说道:“还是老陆了解我!”

周潇潇站在旁边,看着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脸上带着恬淡的笑。

这是她从小就期待的亲情。

“宋锦丞!”

另一边,陆吉祥却偷偷地凑到男人的耳边,小声问道:“我能去吃点嘛?”

宋锦丞不答话,只是斜睨她一眼。

陆吉祥很知趣,苦着脸咽了一口口水,闻着这满室的菜香味,很痛苦:“我好饿啊……”

“管家已经在过来的路上。”

男人很淡定的答道,不理会她的可怜。

陆吉祥看了眼那边的母亲,接着又道:“可是,我也想吃牛肉!”

男人拧眉。

“好,我会让厨房给你做!”

“可是,我现在就想……”陆吉祥咽口水,抓着男人的手臂。

宋锦丞还没来得及说话。

那边,陆妈妈的声音传来:“吉祥,你要喝点南瓜汤吗?”

“好啊!”

陆吉祥顿时满脸笑容,眼巴巴的就溜到了床边。

宋锦丞张了口,但众人在场,他也不好当面拂了长辈的好意。

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丫头喝了一口南瓜汤,然后,还冲他挑衅的吃了几口牛肉!

“哇,这个牛肉好好吃!”

陆吉祥哇哇叫道。

陆妈妈点头,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也觉得不错。”

“不过,还是没有您的手艺好!”在这个时候,陆吉祥还不忘拍马屁。

陆妈妈哈哈大笑。

……

很快,宋家的管家赶了过来。

宋锦丞拎着女孩儿去了隔壁,美名其曰:吃饭!

陆吉祥在临走之前,嗷嗷直叫唤:“我已经吃饱啦,我不要再吃了,老爸老妈,潇潇,快救命啊!”

“闭嘴!”

男人冷着脸将她拖出门外。

而屋内,陆妈妈抿着唇笑。

陆爸爸则是叹了口气,暗暗摇头。

“阿姨,吉祥和宋教授之间的感情真好!”作为旁观者,周潇潇挺羡慕的。

陆妈妈闻言,笑道:“他俩就这样吧,整天都小打小闹的,不过,多半都是小宋在让着吉祥,我们都看得出来。”

周潇潇稍微想了一下。

她道:“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宋教授就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据说他这个人的性格特别的温和,以前还在咱们学校里的大众情人呢。”

“噢?”

陆妈妈挑眉,继而看了一眼那边的陆爸爸,说道:“看来咱娘俩都是一个命,专门找大众情人!”

“那个,我出去抽根烟!”

陆爸爸找个借口,脸色奇怪的溜走。

周潇潇很不解。

“叔叔怎么了?”

陆妈妈促狭的笑,像是陷入了什么美好的回忆里。

“以前我读书那会儿,你叔叔也是学校里公认的大众情人,你知道他最拿手的是什么吗?”

“什么?”周潇潇好奇的看着陆妈妈。

“他会写情诗,是咱们校里文学社的副社长。”陆妈妈说道:“那时候啊,他最爱穿着一件白衬衣,骑着单车从学校里的枫树大道里穿过,很多女学生就天天的守在那里,只要他一来,所有人都翘首以望。哎哟,那时候都出了名,连外校的很多女同学都会过来,专门为了看他。”

周潇潇很惊讶。

“这么厉害?”

“那是!”陆妈妈很自豪。

周潇潇来了兴趣,她拿来了一把椅子,坐到床边以后,才道:“阿姨,那您给我说说吧,您和叔叔是怎么认识的?”

陆妈妈稍微愣了一下。

她像是有些不大好意思:“是我倒追的你叔叔,那时候我脸皮厚,不管他去哪儿,我都跟着,大概是拿我没办法了吧,他就只有同意了。”

“真看不出来,阿姨您年轻的时候,居然这么厉害!”周潇潇笑道。

陆妈妈看她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可不是,那时候的女生和现在的完全不一样,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我追你叔叔的时候,好多人都嘲笑过我,可这又怎么样呢?我还不是把人给追到手了!”

“您说得对!”

周潇潇点头,陷入一阵沉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追逐的梦想。

虽然,追逐不一定会成功。

可是,如果你不追逐,那一定就不会成功!

人的这一生里,可不就是在不断地追逐中度过的么?

“潇潇?潇潇?”

陆妈妈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幡然回神,抬头看向她。

“阿姨?”

“你都过来这么久了,会不会耽误你上班啊?”陆妈妈看着她,贴心的说道:“如果你忙的话,你就先走吧,不用老陪着我,年轻人还是工作要紧!”

“没关系的,我最近休假,反正也没什么事儿,陪您聊天挺开心的。”周潇潇说道:“阿姨,我喜欢听您说话!”

陆妈妈点点头。

她正要说什么,外面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阿姨!”

清脆的女声传来。

陆妈妈和周潇潇同时抬头望去。

“小李来了啊。”

陆妈妈看到是李雅,淡淡的笑。

“阿姨,您今天还好吗?您看,这是我给你买的百合花,特香!”

说话间,李雅已经走到了床边。

陆妈妈皱眉。

她记得,陆吉祥闻不得百合花香。

“哎哟!”

陆妈妈忽然捂住头。

“阿姨,您怎么了?”李雅见状,连忙伸手就要去扶她。

陆妈妈连忙罢手道:“哎哟,小李,我刚吃过药,胸口正闷得慌,你这花的香味也太浓了,我闻了有点头疼……”

李雅一听,连忙捧着花往后退,边道:“阿姨,是我疏忽了,您稍等,我现在就把花拿出去!”

说完,转身就退出了病房外。

李雅刚离开,原本一脸痛苦的闭着双眼的陆妈妈,立马睁开了一只眼。

“人走了?”

她问向周潇潇。

周潇潇刚才也是被吓到了,但此刻看到陆妈妈的这副模样,立马就明白了。

她忍不住笑:“阿姨,您也太逗了吧!”

陆妈妈解释道:“吉祥现在怀着孩子,最闻不得的就是百合香,那个小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专门买百合过来,我也不好直接拒绝,所以……”

嗯,点到为止!

周潇潇道:“我明白,我明白!”

说完,忽然惊讶的顿住。

“什么,大吉祥怀孕了?”

“是啊!”陆妈妈点点头,目光看着周潇潇:“她没给你说?”

周潇潇摇脑袋。

她确实是不知道!

陆妈妈继续道:“那丫头忘性大,估计是忘了给你说,唉,你说说,这都要当妈的人了,整天还嬉皮笑脸的,若是我……我怎么放得下心哟!”

周潇潇似乎感觉出了什么。

她正想着是什么原因,李雅去而复还。

“阿姨!”

她重新推门走了进来。

周潇潇回过头。

霎时,四目相对。

周潇潇的表情很平静。

只是,李雅却震惊得不行。

“啊,你是……”

周潇潇看着她的这副反应,没多想的问道:“你认识我?”

“你不是翟厅的情……”

本来想说情妇二字,不过,李雅转念一想,临时又改了词:“女朋友么?”

周潇潇的脸色瞬间变了。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她淡漠的收回视线。

李雅不死心,她走了上去,有几分殷勤:“怎么会认错呢?那个,上次我还在酒会上见过你,你和翟厅站在一起的,你们还”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周潇潇咬牙切齿,脸色已转为铁青。

李雅多聪明的一人啊,她看到周潇潇的这副反应,心里基本也明白了一点。

多半,是被甩了吧!

“噢,对不起,是我看错了……”

李雅顺着她的话说了一句,接着又看向了床上的陆妈妈,恢复笑意道:“阿姨,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下次一定注意,如果您觉得百合香太浓了,那我就换点别的,您喜欢什么花啊?”

陆妈妈道:“别忙活了,您看,吉祥也有给我买花,那孩子难得能想到这些,你就让她多尽点孝心!”

陆妈妈这话,说得可够委婉!

明里暗里的都是在暗示李雅,让她没事别老往这里买花!

李雅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候,一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周潇潇见了,有些意外。

医生的解释是,日常的列行检查!

周潇潇和李雅都退了出去。

长廊里,形形色色的病人穿梭而过。

两个女孩靠在墙边,相对无言。

周潇潇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雅的目光一直看着她,反反复复的,像是想要验证什么,但是又不确定。

“你看够了没?”

周潇潇忍无可忍,抬头将目光掠向她。

李雅冷笑:“你就是翟厅的女朋友,我见过你两次,其中有一次,我的印象很深,你被翟厅当众泼了红酒!”

不堪往事,宛若瞬间浮上脑海之间。

周潇潇的脸色迅速变为苍白。

“我和翟耀没有任何关系!”

她低低的、狠狠的斥出声:“这位小姐,请你在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措辞!”

“你这么生气干什么?”李雅看着她,语气嘲弄:“既然你都愿意给别人当情妇了,难道还不让别人说?我刚才是看在阿姨的面子上,才说你是翟厅的女朋友,怎么,你还给脸不要脸了?像你这种女人,我见过的多了去,当了女表子还想立牌坊,没门!”

周潇潇咬牙。

“关你屁事!”

李雅双手环胸,轻轻地倚靠在墙边。

“我不想和你吵!”她说道:“今儿我心情不好,所以,我劝你不要招惹我,否则,我就把你的底细说给阿姨听!”

周潇潇的脸色愈发的难堪。

“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

“你!”

李雅怒极,不受控制的抬高手。

嘭!

恰好,病房门打开。

她赶紧收了手,面色担忧的走了过去,问道:“大夫,我阿姨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

虚伪!

周潇潇在心里暗嗤。

“病人的情况很稳定,不过,必须要尽快安排手术,你们应该也知道,她这种病,多拖一天就多危险一分,你们应该给病人做好心理疏导,让她尽快的接受手术治疗!”

“是是是,我明白了,我会去劝阿姨的!”李雅连连点头,陪笑道:“辛苦您们了!”

医生离开。

李雅若有所思。

周潇潇的声音传来:“阿姨不是骨折吗?为什么还要做手术?”

李雅转身望她,冷笑道:“当然不止是骨折,如果只是骨折的话,那就真该去烧高香了!”

“你什么意思?”

周潇潇心惊。

“你不知道?”李雅看着她。

周潇潇摇头。

李雅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说道:“哦对了,你怎么可能知道呢?宋主任已经下令让所有人都瞒着吉祥姐,你和吉祥姐是朋友吧?真奇怪,你们怎么会成为朋友?”

周潇潇并不愿搭理她的话。

“阿姨到底怎么了?”她质问道。

李雅走近她,模样轻蔑而高傲:“阿姨得了恶性肿瘤,你知道什么是恶性肿瘤么?呵呵,就是癌症晚期啊!”

劈天霹雳!

周潇潇踉跄了一下,身子险险的往后退靠在墙边。

“不可能……”

她嘴里喃喃。

陆妈妈那样好的人,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

“已经确诊了!”李雅看着她,声音里没什么温度:“只不过,阿姨顾忌着吉祥姐的感受,迟迟不愿意接受手术,你也知道,癌症这种病,越是尽快治疗,它的生存率就越高。”

“为什么要瞒着她?”

周潇潇很不解。

李雅哼了声,继续道:“因为吉祥姐怀着孩子,而阿姨心疼她,不想让她担心呗!”

说到这里一顿,李雅的表情有几分扭曲:“在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父母拿命去疼自己的子女,阿姨也不想想,如果她再这么拖下去,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吉祥姐最后还不是得知道?!要是我,我就不会选择瞒着她,不过就是怀个孕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得,凭什么所有人都要顾忌她?都要疼爱她?我哪点不如她了,凭什么我就要每天打两份工,辛辛苦苦的为了生计而整天劳累,却得不到我该得的,凭什么!”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

周潇潇看着她,不屑的开口道:“只有内心卑劣的人,才会嫉妒别人的好!”

“难道你就不嫉妒?”李雅反问。

周潇潇摇头:“不,我不嫉妒。相反,我替吉祥高兴,她能遇到爱她的人。当然了,我也替阿姨难过,我希望她能康复,并且以后再也不会受到病痛的折磨!”

“你才是最虚伪最卑劣的!”

李雅怒斥:“我敢说敢做,而你呢?其实你是最嫉妒的,但是没有办法,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

周潇潇欲说什么。

另一边,休息室的房门缓缓打开,陆吉祥的脑袋钻了出来。

“潇潇,你怎么在外面啊?”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发现了旁边的李雅。

“吉祥姐!”李雅嘴角带笑,恢复成了一副乖乖女的样。

陆吉祥看到她,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表面上还是回了一句。

“你来了啊,李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