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63章 你去求过他了!

两人瞪目结舌。

陆吉祥愣了一下,不可思议的说道:“潇潇,你结婚了?”

周潇潇摇头。

“没有啊。”

只是,她的心里有些惶恐不安。

“我去看看……”陆吉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出去看一看所谓的周潇潇的老公!

周潇潇的背脊很僵硬。

她在心中祈祷着,但愿事实不是她所想到的那样。

这时候,陆吉祥已经走到了门口。

她伸着脖子往外看了一眼,不过两秒的时间,她又重新缩了回来,狂翻白眼。

“是谁啊?”

周潇潇仰着脑袋,目光紧紧的看着好友。

陆吉祥却是看向了旁边的警察,很不悦:“拜托,请你们以后谨慎一点好吗?那个男人是我的老公,不是周潇潇的,你们这样胡言乱说,很容易引起我们家庭内部的不和谐,明白吗?”

警察窘了一下。

“额,抱歉,是我们弄错了。”

陆吉祥坐回到原位。

她看向周潇潇道:“是宋锦丞,他们弄错了!”

周潇潇闻言,不禁舒了口气。

她差点被吓死了!

“你好像很紧张啊?”陆吉祥看着她,问道。

周潇潇拧眉,很坦诚:“说真的,直到现在我都很害怕,翟耀这个人的性格阴晴不定,我真怕他哪天忽然后悔了,又把我抓回去!”

啪!

陆吉祥忽然拍桌。

周潇潇瞪起眼,惊讶的看向她。

“你放心,潇潇,只要有我陆吉祥一天,我保证那个混蛋再也不能碰你分毫!”

“又在这里逞英雄?”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男人的声音。

陆吉祥立马就打蔫儿了。

“嘻嘻,你来啦!”

她转过脑袋,满脸谄媚的看着正站在门口的宋锦丞。

男人的身上还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加上他淡漠的表情,真是由内到外的冷酷!

宋锦丞很不悦。

“你出来!”

说完,径直转身离开。

“我好像没惹到他吧?”陆吉祥嘴里嘀咕一句。

周潇潇的声音传来:“吉祥,你去吧,我没事的!”

陆吉祥握住她的手,保证道:“给我点时间。”

“嗯!”

周潇潇点头。

陆吉祥很快跑了出去。

冗长的走廊里,男人正安静的站在一扇窗户旁,他背影颀长,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

“宋锦丞……”

陆吉祥走了过去。

男人听到声音,缓缓的转身望来。

他眸仁深邃,宛若黑曜石般。

“你给老爷子打过电话了?”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陆吉祥摇头:“没有!”

“没有?”宋锦丞眯眸,冷笑:“我刚才见到了几个人,全是老爷子身边的,你去求过他了?”

宋锦丞之所以生气,就是气这丫头在遇到困难以后,居然没有第一个想到他,而是去求助于老爷子!

这让他这当丈夫的,情何以堪?

“我真没有!”陆吉祥听他这么一说,连忙解释道:“我是在今天出门的时候,偶然碰到了爸爸,然后他就问我去干什么,我起先没说,但是、但是后来说了实话,爸爸怕我有危险,所以就让他的副官跟着我!”

“就这样?”

宋锦丞盯着她。

“真的,我没骗你!”陆吉祥点脑袋。

语罢,她走到男人面前,主动的抱住他的腰身,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很忙啊,所以就没给你说我要来警察局的事情,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宋锦丞忍了一下。

不过最后,他还是没能忍住。

他抬了手,轻轻地搭在女孩儿的腰上,声音略沉:“周潇潇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这朋友……”

他没把话说完,只是皱了下眉。

“她怎么了?”

陆吉祥仰头看着他。

宋锦丞没理会,问道:“你想怎么处理?”

“这还能怎么处理?周潇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对夫妻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而我们作为周潇潇的朋友,肯定是要站在她那一边了,所以啊,我们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废话说了一堆,其实就一个意思,想把周潇潇捞出来!

这倒不难,不过……

“她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宋锦丞挺疑惑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陆吉祥笑得很自豪,她说道:“我们女孩子之间的友谊,哪是你们这些男人能懂的?哎,就算我肯说,你们也不会理解的。”

“……”

“宋锦丞,你到底有办法没?”陆吉祥继续问道。

男人低眸,目光睨着她。

“这事儿不难,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陆吉祥挺紧张的。

宋锦丞抚着她的发,慢慢道:“老爷子都打理好了,我只需要接你离开就行。”

陆吉祥双眼一亮。

“真的?”

男人点头。

陆吉祥很嚣张:“哎妈呀,这种后面有人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宋锦丞:“……”

……

关于今天这档子事儿,陆吉祥并不知道处理过程,不过,她更在意结果。

很快,周潇潇被放了出来。

陆吉祥很高兴,和她一同走出警察局。

“潇潇,你今天跟我回家吧,好不好?”陆吉祥很殷勤的拉着周潇潇的手,说道:“我们好久都没见面了,今晚一起睡,好好聊一聊,好吗?”

周潇潇是盛情难却。

“好!”

她迟疑着点头,跟着陆吉祥走出去的时候,无意看向马路对面。

昨晚的那辆黑色轿车,依旧停在那里。

“潇潇,你在看什么呢?”

陆吉祥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回过神。

“没,我在想这天气,有可能要下雨!”

陆吉祥闻言,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附和道:“是快要下雨了。”

随后,两人上车。

宋锦丞坐在副座里,将一份文件摊在腿上,安静的低头审阅,车厢里只有后面那两丫头的谈话声。

“潇潇,你奶奶呢?”

陆吉祥问道。

周潇潇答道:“在疗养院里住着。”

“奶奶的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最近的身体状况不错,偶尔还会唱歌给我听。”想到自己的奶奶,周潇潇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一丝真心的笑容,她说道:“奶奶现在的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记不住了,不过,她唯独就记得我,上次我去看她的时候,她居然吵着说要给我做一份糖醋鱼,那是我最喜欢吃的菜。”

陆吉祥看着她,淡淡的笑:“潇潇,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好像变了很多啊?”

在她的记忆中,周潇潇一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疯丫头。

犹记得,当年她们读大学的时候,周潇潇还教过她如果倒追男神,甚至还敢和她说起那些极为私密的事情。

那时候,周潇潇的脸上洋溢着的,是放肆而张扬的笑容。

哪像现在,她的眼里,是浓浓的化不开的忧愁。

“我哪不一样了?”

周潇潇说道,摸了摸自己的脸:“变得比以前更漂亮了?”

“去你的!”

陆吉祥失笑。

周潇潇叹了口气,看了眼前边的宋锦丞,忽道:“吉祥,你现在很幸福!”

陆吉祥挑眉。

但很快,她又皱起了鼻子,目光看向前边没说话的男人,故意道:“宋锦丞,你说我幸福吗?”

男人懒得搭理。

周潇潇倒是蛮意外的。

“吉祥,你现在的胆子变大了啊,居然敢目无尊长!”

“啥?”陆吉祥没反应过来。

周潇潇在努力地调和气氛,她说道:“对于自己的师长,你怎么能直呼其名?”

陆吉祥微楞。

她忽然反应过来,好像在最近这些日子里以来,她都没有再叫过‘宋教授’这个称呼!

“切,他算什么师长啊,从头到尾就没教过我什么东西。”

“是吗?”

男人凉凉的启声。

陆吉祥立马语气一变,谄笑道:“当然了,虽然学习上没教过什么,但在生活中,我还是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优良品质,这对于我今后的人生而言,是有着莫大的帮助!”

什么叫睁眼瞎说瞎话?

请看陆吉祥!

周潇潇憋着笑,凑到陆吉祥的耳边道:“大吉祥,你现在的脸皮真是愈来愈厚了,连我都不得不甘拜下风!”

呃!

这话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

陆吉祥很郁闷。

过了没多久,轿车驶进了医院里。

周潇潇看着窗外,某些不好的记忆,扑面而来。

她想到了那些冰冷的手术刀,还有鲜红的血液……她曾经,因为男人的家暴,半死不活的躺在手术床上,几次从死神的手里挣扎着逃走,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她至今都不敢忘!

“潇潇,你怎么了?”

耳边传来陆吉祥的声音。

周潇潇收回视线,愣愣的看着好友。

陆吉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说道:“你的脸色很不好啊?需要去看医生吗?”

“不!”

周潇潇突然惊叫了一声。

陆吉祥受惊,身子往后退了一下,震惊的看着她。

周潇潇闭上眼,平息了几秒。

而后,才睁开眼道:“对不起,吉祥,我好像有些激动了……呃,那个,我没事的,你别担心!”

“真的?”

陆吉祥狐疑的看着她。

说真的,周潇潇的脸色真的很不好,惨白得像是纸。

周潇潇侧过头,故意转移话题:“我们来医院做什么?”

“我是来给我妈送桃子的,她最近很喜欢吃这个。”陆吉祥说道,对上周潇潇的不解目光,她继续解释:“前段日子,我妈不注意摔了一跤,结果就把小腿骨头给摔断了,最近一直都住着院呢。”

“噢,是这样……”

周潇潇舒了口气,低低道:“我和你一起吧,正好我也好久没见过阿姨了。”

“好!”

……

到了病房里时,陆爸爸正在收拾着需要拿回去换洗的衣服,而陆妈妈则是在旁边不停的指挥。

“这个衣服要放在那里,哎呀,那是袜子,不能和内裤放在一起,你怎么老是记不住呢?还有啊,那个白色的衣服”

“妈!”

陆吉祥推门走了进去。

陆妈妈停了声,回头望了过去。

“来了啊。”

她淡淡的。

“嗯。”陆吉祥点头。

宋锦丞将桃子放到桌前,一起帮着陆爸爸收拾东西。

周潇潇站到床边,笑道:“阿姨,我来看您了!”

陆妈妈见到她,挺意外的:“哟,潇潇,哎呀,你这孩子,终于肯来看望阿姨了?对了,你毕业以后都在做些什么啊,我怎么都没听吉祥说过,还以为你两是闹了什么矛盾呢!”

“我一直在工作。”周潇潇答道:“您也知道,我刚毕业,在工作上还是新人,所以从业后的这些日子里,我每天都很忙,所以就很少和吉祥联系,不过,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也没有闹矛盾。”

“那就好!”

陆妈妈很欣慰。

她像是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连话也变多了很多。

“你是吉祥最好的朋友,以后啊,还要靠着你多照顾着吉祥。”

“这是当然!”周潇潇没有多想的点头。

陆妈妈吸了口气,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

陆吉祥正低头在看手机,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看向自己的那种眼神儿,那种满含依依不舍,又像是想把她永远记在心中的感觉。

连旁人都不禁为之动容。

周潇潇心中一惊。

她看了眼陆吉祥,接着又望向陆妈妈,道:“阿姨,您的身体还好吧?”

陆妈妈回过神。

她点头:“挺好的,只不过是小腿骨折了而已,没什么大概,要不了多久啊,我就可以下床活动了。”

这时候,陆吉祥将手机收了起来。

她笑道:“等我妈的腿好了以后,差不多就到了明年的春天,到时候我们一起约着出去旅游啊!”

“好!”

周潇潇点头。

陆妈妈张了张嘴,最后才哽咽着说了句:“好!”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母亲。

“妈,你怎么了?”

陆爸爸的声音传来:“你妈今天的胃口不大好,一直想吃桃子,你这丫头到现在才来,成心对付你妈呢?”

“我、我……”

陆吉祥欲解释。

“老陆!”陆妈妈开口:“别当着面欺负我闺女!”

“嘻嘻……”

陆吉祥摇头晃脑,挺得意的。

周潇潇转身从袋子里拿出了一颗桃子,说道:“阿姨,我给您削一个桃子吧,好不好?”

“好,谢谢你。”陆妈妈道。

“没事儿的。”周潇潇笑了一下,找了把椅子,坐着开始认真的削水果。

陆吉祥从床边站了起来。

“我出去买束花,这个康乃馨都枯了。”

“我陪你。”

宋锦丞跟着她一同出了门。

周潇潇的动作倒是快,眨眼的功夫,便将桃子给削好了,她细心的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了以后,才端到陆妈妈面前。

“阿姨,你尝尝,这个桃子还挺甜的。”

陆妈妈尝了一块,笑着点点头,感叹道:“要是吉祥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那丫头啊,到现在还不会削皮,我也不敢明说她,她的脾气从小就倔,我就怕她知道了以后不服输,偷偷的去学削皮,要是割到了手,还不是我们心疼?”

周潇潇沉默了一下。

而后,她才出声道:“阿姨,说实话,其实我还挺羡慕吉祥的,她有您们的宠爱,还有宋教授的保护,她活得无忧无虑的。您说我懂事,可您不知道,我是因为生活太残酷了,所以才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懂事。有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父母的眼中,总是别人家的孩子很优秀?我以前听老师说过,环境造就一个人的性格。实话告诉您,我是个孤儿,从小就只有一个奶奶,我知道没有人会宠着我心疼我,所以我才要努力地让自己变得坚强,因为我知道,在这世上,除了我以外,谁还会心疼我呢?”

“潇潇……”

陆妈妈在听了她的这番话以后,万分后悔:“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没关系的。”周潇潇摇头,她接着说道:“其实我心里也不痛快,不过说真的,虽然我很羡慕吉祥,但是我绝对不会嫉妒她,人各有命,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祝福她的。”

“你是个好孩子。”陆妈妈点头,望着她道:“相信阿姨,你以后也会找到那个心疼你的人。”

“不会!”

周潇潇摇头,毫不迟疑的道:“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就算有个男人愿意爱她,愿意给她婚姻的承诺,可是,他会接受没有性的婚姻吗?

她很恐惧。

对于男人,对于床事,都有着深深的畏惧感。

她害怕那种被压住的感觉,

光是想想,都会令她浑身不住的打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