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62章 前往警局!

中午,陆吉祥换了衣服,手里拿着外套,急匆匆的准备下楼出门。

哪料,在下楼梯的时候,她正巧碰到走上来的宋顾。

她不禁停了脚,恭恭敬敬的:“爸爸!”

宋顾‘嗯’了一声,慢慢的往上走,路过女孩儿的时候,斜眸瞄她一眼,声音淡淡的:“要出门?”

“是!”

陆吉祥点头。

宋顾继续道:“去医院?”

陆吉祥迟疑了片刻,但很快,她继续点头:“是!”

宋顾多精啊,只要一眼就瞅出了问题。

“锦丞呢?怎么没陪着你?”他不动声色的问道。

陆吉祥挺急的,她没多想的就答道:“宋锦丞出门了,他要过会儿才能回来,爸爸,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说罢,提步就要往楼下走。

“吉祥!”

宋顾的声音淡淡传来,隐含威严。

陆吉祥再次停住脚,回头望他。

“您还有事吗?”

“等着锦丞回来了以后再出门。”宋顾说道,站在楼梯之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女孩儿。

陆吉祥皱了眉。

“没事的,爸,我自己坐车就可以过去了,耽误不了什么的!”

宋顾见她坚持,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道:“也好,你坐我的车过去。”

话音落后,他又微微提高了声音:“副官!”

很快,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出现,他的长相很普通,身材却很高大,他是宋顾的生活副官,专门负责首长的所有饮食起居,包括部分家事。

“送这丫头去医院。”

宋顾缓缓的说道,并未去看陆吉祥的脸色。

“爸爸……”

陆吉祥快要哭了。

这个老男人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会让他的副官送她去医院!

“怎么了?”

宋顾疑惑的看向她。

陆吉祥皱了下鼻子,才说道:“好吧,我坦白从宽!”

宋顾挑起眉。

只听陆吉祥继续道:“刚才有位警官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我朋友被抓了,想让我过去一趟,以便询问我一点情况。”

“你朋友怎么了?”宋顾看着她。

“好像是打架斗殴?”陆吉祥说道,顿了顿,她又不忘补充一句:“不过,我相信她是被冤枉的,我了解周潇潇,她是一个好女孩儿,怎么可能去参加什么打架斗殴啊,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宋顾没说话。

陆吉祥仰起脑袋,说道:“爸爸,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等一下。”

宋顾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看向另一边的副官,说道:“随时跟着这丫头,有情况要向我汇报。至于警局那边,你让人打声招呼,如果没什么大事儿的话,就把人放了吧,一个小姑娘家的也不容易!”

“是!”

副官挺胸立正。

陆吉祥很欣喜,因为,只要宋顾肯帮忙,这事儿十有*的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谢谢爸!”

她清脆的说了句。

宋顾挥挥手。

“小心点。”

语落,旋身慢悠悠的上了楼。

陆吉祥一直看着宋顾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楼梯拐角处以后,她才转身往楼下走,路过那位副官身边的时候,她笑着说了句:“真是麻烦你了!”

“不碍事的,少夫人,您先请!”

“嗯!”

陆吉祥低了头,提步出了门。

……

今天的天气不大好,阴沉沉的一片,寥寥无几的人行道上,显得格外的清冷。

陆吉祥坐在车里,出神般的凝望着窗外。

副官的开车技术很稳,他始终沉默着,目光专注的平视前方。

过了会儿,后座里传来女孩儿的声音。

“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

副官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说道:“叫我李子吧。”

“噢,李子!”陆吉祥点点头,她顿了顿,又道:“那个,爸爸让你给警局那边打声招呼,你、你打了吗?”

她早已是心急如焚。

李子却很淡定。

“您放心,我会办妥的。”

看看,到底是跟在领导身边的人,这说话的水平就是不一样。

陆吉祥不禁郁闷了一下。

“如果我朋友是被冤枉的,你能把她救出来吗?”她问道。

李子稍微想了一下,才答道:“少夫人,您放心吧,警局是不会冤枉好人的,如果您的朋友真的是被冤枉的,或者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她最后一定能被放出来。”

“噢……”

陆吉祥低了脑袋。

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吉祥连忙拿了出来,定眼一看,来电显示上是‘宋锦丞’三个字,彼时,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今早宋锦丞出门时对她说的那些话,她的心里不禁有些打怂。

宋锦丞特意嘱咐过,让她乖乖在家里等他的!

“少夫人,您的电话在响。”

李子的声音传来。

“我知道!”陆吉祥答了句,看着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名字,一咬牙,摁下了接通键。

“在哪?”

电话刚通,男人阴沉的声音即刻传来。

陆吉祥不敢撒谎,老实道:“警察局!”

宋锦丞微微诧异了一下。

“警察局?你要干什么?”

“周潇潇被抓了!”陆吉祥说道:“我要过去看她,你放心吧,爸爸的副官跟着我的,应该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你先去医院吧,我过会儿就回来了!”

宋锦丞冷笑。

“一个副官能顶什么用?”

陆吉祥窘。

“你干嘛说话这么直?”

幸好她没有开免提,不然,如果这话让李子听见了,肯定会难过的。

“你先等着,我马上就过来!”

宋锦丞说罢,径直挂断了电话。

陆吉祥气呼呼的皱起鼻子。

……

到达警察局时,远处天际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副官看了眼,喃喃道:“这天怕是要下雨了。”

陆吉祥闻言,不禁也跟着抬头看了眼。

她忽道:“你带伞了吗?”

“啊?”

副官一怔。

“没事。”陆吉祥摇脑袋,率先提步走进警察局里。

她拉住了一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问道:“你好,我是周潇潇的朋友,呃,就是那个因为打架斗殴被抓进来的女孩儿,是你们打电话让我过来的,请问,我现在应该去找谁?”

工作人员用目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最后,她发现了跟在陆吉祥身边的军人,态度变得客气了很多。

“是昨天凌晨被抓进来的那几个?”她问道。

“这个……”陆吉祥迟疑了下,点点头:“应该是吧,我是在今早接到电话的。”

“噢,那事儿是王警官在负责,就在那间办公室里,你过去问问吧。”工作人员说道,一边指了指前方。

“好,谢谢了!”

陆吉祥说道,朝着工作人员所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副官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这是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正坐在桌前,低着脑袋不知在写着什么东西。

‘咚咚咚’

陆吉祥站在门口,象征性的敲了下门。

王警官抬了头,微微皱眉:“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陆吉祥。”陆吉祥自我介绍道:“是周潇潇的朋友。”

王警官恍然大悟。

“来得还挺快,进来坐吧。”

“谢谢!”

陆吉祥笑了笑,走到桌前落座。

而副官却是依然站在她的身后,一脸的面无表情。

王警官看了眼,再次眉:“这位又是?”

“呃……”陆吉祥愣了下,回头看向副官,解释道:“他是我的朋友,那个,他天生就是这样的,不大爱笑,您别介意啊。”

“我倒是没什么事。”王警官合上了资料,坐直身子,一边道:“只不过他一直都这样站着,我们还怎么谈话?这位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请在外面稍等,好吗?”

副官抿唇。

他依然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宋顾的命令是,要随时跟着陆吉祥!

所以,他决不能离开女孩儿半步。

“哎,他什么意思啊!”

王警官见他无动于衷,有些动气了。

陆吉祥忙道:“没关系的,我们说我们的吧,不用在意他的。”

王警官的脸色不大好。

他将几份笔录放到陆吉祥的面前,说道:“你朋友周潇潇涉嫌蓄意伤人,这几个是在场证人的笔录,另外,这两份是被害者的证词。陆小姐,别看你朋友是个女孩儿,那下手还挺狠,拿着啤酒瓶就敢往人脑袋上砸,这要是弄出点人命,定罪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啊。”

陆吉祥急忙点头。

“我明白!我明白!”

她一边说,一边草草的翻了几下笔录,继续问道:“王警官,潇潇她为什么会打人啊?我认识她这么多年,她的性格一直都很文静,如果不是因为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主动的动手去打人的。”

王警官将笔录收了起来。

他说道:“人家小两口吵架,她纯属就是一路人,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打起来了!”

陆吉祥惊讶不已。

“什么?”

那照这么说来,周潇潇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王警官听了这话,很不赞同:“人家夫妻两个吵架,关她什么事?我给你说啊,现在那对夫妻的态度是打算起诉周潇潇,而且不愿接受庭下和解!”

“为什么?”陆吉祥很不理解:“周潇潇帮忙还帮错了?”

王警官翻白眼。

“都把人丈夫打进医院里,还是帮对了?”

好吧……

陆吉祥蔫了下来。

但很快,她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对了,王警官,我现在能见她吗?”

“可以!”

王警官从桌前站了起来。

他先是看了眼依旧站在原处的李子,接着又看向陆吉祥,像是故意的道:“不过,只能有一个人探视,你俩商量一下吧。”

“不用商量,我去就行了!”陆吉祥当即说道。

“可以!”

王警官点头,走在前边带路。

陆吉祥跟在后面,她一边回头去看李子,低声道:“你刚才也听到了吧?我朋友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救,结果反被对方咬了一口,你要不要帮忙?啊,对了,你最好给爸爸打个电话请示一下,一定要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始末都说给他听,半个字也不能落下,因为我朋友是好人,是热心肠,知道不?”

这都什么逻辑!

副官点头,字正腔圆:“您放心,我会尽快把此事办妥。”

如此,陆吉祥终于放下心来。

“谢谢你了,李子!”

李子笑了下,淡淡的:“这是我的工作,少夫人,您不必客气。”

陆吉祥没再说话。

很快,她见到了周潇潇。

只是,数月未见,周潇潇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潇潇!”

她仰止不住的喊出声。

前边,周潇潇正单独坐在一张木椅子上,听到声音,缓缓抬头望来。

她脸色苍白,两位数的体重,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瘦小,身上几乎没有多余的肉。

“吉祥?”

周潇潇有些楞,目光呆呆的看着好友。

陆吉祥早就控制不住了,她奔了过去,一把搂住周潇潇,声音哽咽:“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几乎瘦得不像个人样儿。

“好久不见了……”周潇潇开了口,声音沙哑。

陆吉祥抬起头。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她左右打量着周潇潇,发现她的身上只穿了件毛衣,斑驳的血迹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别担心,这些不是我的血。”

周潇潇笑了一下,面容苍白:“是那个男人的,他被我打得满脸是血!”

陆吉祥正欲说什么。

“坐好坐好,不要挨太近!”

一道严厉的女声传来。

这时候,陆吉祥才发现,这个房间里不只有周潇潇,还有一个严肃的女警察在旁边监视着。

她松开了周潇潇,转而坐到了她的对面。

“潇潇,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她问道,末了,却又不等周潇潇回答,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道:“翟耀呢?那个男人在哪,他为什么没有来救你?”

提及翟耀,周潇潇的眼中有恨。

“我已经和翟耀一刀两断了!”

“啊!”

陆吉祥惊讶得张开嘴。

周潇潇抬头看她一眼,涩涩的勾起唇:“是他自愿放我离开的,既然有这个机会,我肯定是不会放弃!”

能够离开翟耀,是她这两年以来的唯一愿望!

每日每夜,每时每刻,她都想离开他!

陆吉祥叹了口气。

“潇潇,你的命运在你自己的手上,我很庆幸你能离开那个男人。”

对于翟耀这个男人,陆吉祥的印象很不好。

虽然,她极少和翟耀接触。

可是,她永远记得,她在周潇潇身上看到的那些青紫斑痕。

“是,我现在是自由的……”周潇潇喃喃了一句,神色却并不明媚。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转移了话题道:“对了,你为什么要打人?潇潇,我听王警官说,你一个啤酒瓶就把那个男人给砸进医院里了?居然这么猛!”

想到昨晚的事情,周潇潇不禁皱眉。

“那个男人在家暴妻子,我看不惯,所以就……”

她曾被虐待过,所以,非常痛恨那些暴力的男人。

昨晚,她在街上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打女人,当时她也没多想,随手抄起旁边桌上的啤酒瓶,直接走过去就砸在了那个男人的脑袋上,又重又狠,毫不留情!

她痛恨打女人的男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绝对,不能容忍!

这时,陆吉祥的声音响起。

“噢,原来你还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什么?”

周潇潇抬起头,奇怪的看着她。

陆吉祥摇脑袋,说道:“放心吧,潇潇,我会帮你的!”

周潇潇很感动。

“谢谢你,吉祥!”

“哎,别跟我说谢,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你也帮过我不少忙,再说了,咱两是朋友嘛!”陆吉祥笑了起来,她倾身握住周潇潇的手,却发现她真的好瘦好瘦。

“潇潇,你现在怎么这么瘦?你的身体没事吧?”

陆吉祥皱眉问道。

周潇潇摇脑袋,淡淡道:“以前常吃中药,多少落下了一点后遗症,不过没关系的,我会慢慢恢复回来的。”

“嗯!”

陆吉祥点头。

周潇潇长舒了一口气。

“吉祥,我真的好累啊,我好想痛痛快快的睡一觉!”

最好是,永永远远的睡下去。

“你再忍忍,我会找人帮忙的,待会儿你和我回家,我们一起睡觉,好不好?”

周潇潇‘嗯’了一声,眼中浮现疲惫。

她昨晚根本就是一宿未睡,几个警察连番提审她,将她折磨得苦不堪言,加上前段时间每日每夜的找工作,身子早已是疲倦不堪,就像是被掏空的躯壳,里面几乎就没剩多少了。

“周潇潇!”

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警察站在门口,没什么表情的说道:“你老公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