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60章 宋锦丞,你快回来!

次日中午,吃过饭以后,陆吉祥准备出门去医院。

哪料,她刚走到院子里,外面驶进来了一辆轿车,停下以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嗯,一个熟人!

“童乐?”

陆吉祥分外惊讶,她皱着眉,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在以往的记忆中,童乐的打扮多是偏时尚,开着拉风的跑车,走哪儿都是焦点。

可今日……他居然穿的是西装!

陆吉祥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副打扮,有些看不大惯。

“陆小姐!”

童乐走了上来,礼貌的说道,一边朝她伸出了手。

完全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

陆吉祥很想笑。

不过,她忍住了。

“你好,童先生!”

她也伸出了手,装作温婉高雅的样子,与童乐握手。

这时候,她才看到轿车里又走下了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穿的是军装,长相有些粗犷,但眉眼间的神色,却与童乐极为相似。

“这位是?”

陆吉祥微微蹙眉。

童乐解释道:“这位是我的父亲,童傅也。”

陆吉祥挑眉。

仅仅片刻,她回过神,冲着童傅也点头道:“您好,童老先生。”

童傅也点头回礼。

旁人上前,解释道:“这位是宋首长的儿媳,陆吉祥陆小姐!”

当童傅也听到这话时,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陆吉祥,眼神儿有些奇怪。

“幸会,陆小姐!”

陆吉祥笑了笑。

接着,她又重新看向童乐,说道:“你们是来找爸的?”

童乐点头。

陆吉祥‘噢’了一声,道:“爸爸刚吃完午饭,这会儿应该在客厅,你们去吧。”

“谢谢!”

童傅也说了句,率先提步走进了屋。

童乐没动。

陆吉祥双手环胸,斜睨着他。

这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

“陆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童乐扭头看向她,声音依旧是客客气气的。

陆吉祥看了眼旁边的管家,稍微想了想,点头道:“好,正好我要出门,你陪我走走吧。”

“好!”

童乐点头,表示同意。

陆吉祥再次看向管家,说道:“管家,你去招呼客人吧,我没事儿的,你让车在外面等着,待我和童先生说完话以后,我会自己坐车去医院的,你别担心。”

“这……”

管家有些迟疑。

不过最终,他还是点头同意了。

“少夫人,您小心一点。”说完这话以后,他又看向童乐,客气道:“麻烦童先生照顾一下我们少夫人,谢谢!”

“应当的。”

童乐点头。

他一身黑色西装,明明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此时看起来格外的老成。

管家退了下去。

陆吉祥指了指外面,道:“走吧。”

“好!”

童乐颔首,跟着她走出了小院。

出了门,陆吉祥才说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陆小姐好像对我有戒备!”童乐说道。

陆吉祥翻白眼:“童乐,现在都没人了,你还给我装什么装,有屁快放,我还要去医院呢!”

童乐皱眉。

“去医院做什么?你生病了?”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的?”陆吉祥说着,瞪他一眼,道:“是我妈,她摔断了小腿骨头,最近一直在医院里住着呢。”

童乐点点头,沉默了下,才道:“陆吉祥,你最近有看到过贺宝贝吗?”

这个话题,转得有些快!

陆吉祥愣了愣。

“宝贝?没有啊,我最近都在医院里陪我妈呢,没见过她,怎么了?”

童乐皱紧了眉。

“我听说,她从贺家离开了。”

“啊?”

陆吉祥闻言,霎时停住双脚。

她惊讶的看着童乐,追问道:“你说什么,贺宝贝离开贺家了?呃,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贺宝贝现在已经和贺家脱离关系!”童乐说道,眉头皱得很紧:“具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贺东庭前几日忽然发布了婚讯,对象却不是贺宝贝,我觉得奇怪,所以就让人去查了一下结果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不可能!”

陆吉祥摇头,根本就不相信:“贺东庭那么爱宝贝,他怎么可能放任宝贝离开他身边?童乐,你的消息可靠吗?”

“可靠!”

童乐点头,语气很凝重:“这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贺家的嘴巴倒是严,我买通了一个司机,结果只打听到是贺家的老爷子下令把人给送走了,具体送去了哪,谁也不知道!”

“你没查出来?”

陆吉祥看着童乐,问道:“宝贝那么大一个活人,不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啊!”

“没有!”童乐摇头,眉头拧得很紧:“那丫头心思单纯,以前有贺家护着,如今一旦脱离了贺家的保护,她该怎么办?况且,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要是受了什么委屈,谁能帮她?”

他的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浓浓担忧。

陆吉祥挑了眉。

她奇怪的看着童乐,说道:“童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挺着急的啊?”

在她的记忆中,童乐的性格,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桀骜不羁!

相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焦急的表情。

她还以为,童乐和唐小宁一样,都是冷漠到骨子里的少年。

但其实,只是没有遇到让他们上心的人而已。

“我当然着急了,宝贝那么小,她什么都不懂,如果出了事,谁帮她?”童乐想也不想的就答道,他的脸色很不好,一双桃花眼里,尽是狠厉的色:“贺家竟然敢负了她!”

陆吉祥看着他的这副反应,脑子里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童乐,你喜欢贺宝贝!”

她忽然说道。

童乐浑身一僵。

紧接着,他缓缓转过头,漂亮的脸上,唇色却极淡。

“喜欢?”

他冷笑:“你以为,我童乐会喜欢上那么一个蠢丫头?”

陆吉祥撇了撇嘴。

“好吧,算我说错话了!”

童乐收回视线,微微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垂下,挡住了他的部分神情。

“陆吉祥,如果你有了贺宝贝的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好吗?”

他说道,声音里没什么过多的情绪。

“好!”

陆吉祥点头。

末了,她又道:“对了,我还有别的事要问你。”

“什么?”

童乐抬起头,看向她。

陆吉祥顿了下,才道:“唐小宁现在在哪?”

嗤!

童乐冷笑,颇有几分不屑:“他在哪,你会在乎?”

陆吉祥皱眉。

“你什么意思?”

童乐侧了头,皱了下眉,才慢慢的答道:“他在英国。”

陆吉祥意外。

却听童乐继续说道:“他在海关黑名单里,终生恐怕都不能再回国。”

“啊!”陆吉祥惊讶不已:“他为什么会在黑名单里?”

“还不是因为你!”

童乐瞪她一眼,冷冷道:“陆吉祥,如果不是因为你,小宁现在会活得很好!”说到这里一顿,他又叹了口气,像是挺无奈的:“不过,作为当局者,他倒是乐在其中。”

陆吉祥低下脑袋。

她若是早能知道如今这一切,当年,她必定不会跳进河里。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世上没有后悔药。

“行了,我得回去了,我爸还等着我呢。”

童乐舒了一口气,他故作轻松的道:“陆吉祥,如果你想见到小宁的话,你可以去英国,到时候我替你联系,怎么样?”

陆吉祥摇头。

她这辈子都不会去英国。

因为,明知是错了,便不能再去犯!

“你可真够无情的。”

童乐说了句,最后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陆吉祥叹气。

有的时候,她也觉得她自己在对待唐小宁时,真的可以算得上是铁石心肠。

只是,如果心软了,那么这无情,便会变成残酷了。

……

下午一点多钟,陆吉祥到达医院。

她推门走进病房里的时候,陆妈妈正在睡午觉,而陆爸爸则是戴着一副眼镜,坐在窗边看报纸,一切都很静谧。

“爸。”

陆吉祥出了声,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陆爸爸听到声音,抬头望来,挺意外的:“这么早就过来了?”

“现在还早吗?”陆吉祥说道,一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来,你坐!”

陆爸爸搬来了一张椅子,示意女孩儿落座。

陆吉祥‘嗯’了一声,弯腰落座。

末了,她又伸脖子看了眼报纸,道:“爸,您在看什么呢?”

“看点新闻,打发打发时间。”

陆爸爸答道,他先是看了眼床上的陆妈妈,接着又放低了声音:“吉祥,我觉得吧,还是得由你来劝劝你妈,她今天居然吵着要出院,说什么骨头断了没事,可以回家去养着!”

陆吉祥挑眉:“妈想出院了?”

顿了顿,又问道:“那,医生是怎么说的?”

陆爸爸答道:“我估摸着,小宋应该是给医院这边打过招呼了,所以啊,医生们都不同意你妈出院,说什么要多观察,连副院长都亲自过来了一趟,人家好言好语的说了一大通,结果,你妈就是油盐不进,非要出院不可!”

陆吉祥挺无语的。

“妈她怎么能不听医嘱?”

陆爸爸摇脑袋,道:“别忘了,你妈以前是护士长,她说她自己都是半个医生了,骨折而已,那需要什么留院观察啊。”

陆吉祥没说话。

陆爸爸继续道:“你妈啊,她是嫌住在这里花钱,所以就宁愿回去养着,也不想在这里继续花那些冤枉钱,我也劝不住她,现在就只能你来说说她了。”

“好,待会儿我会劝劝妈的。”陆吉祥点头说道,她稍微想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对了,爸,最近那个李雅,她又过来吗?”

“有,今儿早上还来一趟,你看,床头那束康乃馨就是她送的。”

陆爸爸说道,一边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那束鲜花。

陆吉祥转头看了眼。

一束粉色的康乃馨,正安安静静的放在那里,倒是给这白色的病房里,增添了不少的温暖。

陆吉祥有些不爽。

“她到底想干什么!”

陆爸爸听到了这句话,不禁说道:“那个小李啊,我看人倒是不错的。不过,你妈上次还跟我说,这人呐,特别是没亲没故的人,忽然间就对你好起来了,往往那都是有目的的,吉祥,你可得小心点!”

“你们也怀疑?”

陆吉祥看向父亲,笑道:“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爱胡思乱想呢。”

“胡话!”陆爸爸瞪她一眼,继续道:“这哪算什么胡思乱想,人在江湖,做什么不得小心翼翼了?有句老话说,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明白吗?”

陆吉祥点头。

她当然明白了。

所以,她一直就提防着呢。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陆妈妈醒了过来。

她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妈!”

陆吉祥凑到床边,看着母亲道:“您哪里不舒服啊?需要我叫医生过来吗?”

陆妈妈摇头。

她道:“身上觉得热,想洗澡!”

自从她入院以来,已经有将近三四天没有洗过澡。

她是小腿骨折,医生曾说,不适随意移动,所以,基本上都是陆爸爸在帮她简单的擦身。

可是,这男人做事,总是让人不如意。

“要不,我去把护工叫过来,我们替您擦身,好不好?”陆吉祥问道,微笑看着床上的母亲:“您放心,护工是个女的,年纪和您差不多,做事很认真的。”

陆妈妈想了一下,最终点头同意。

“好吧。”

很快,护工赶了过来。

她们打了一盆温水,将毛巾浸湿了以后,调高屋内的空调温度,然后才将陆妈妈身上的衣服了脱下来。

陆吉祥正在低头拧毛巾。

护工在帮着陆妈妈脱裤子的时候,忽然说了句。

“哎哟,姐,你好像来月事了!”

陆妈妈闻言,想也没想的就答道:“你这人还挺有趣,我都停经好几年了,怎么可能来事儿?”

护工将裤子举了起来。

“姐,您看,你这裤子上都有血!”

顺着她的话,众人的视线投了过去。

蓝白条纹的裤子,上面的确沾有血迹,就在裆下位置。

陆妈妈惊住。

陆吉祥的脸色一变,当即道:“我去叫医生!”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吉祥!”

陆妈妈连忙出声唤她。

陆吉祥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母亲:“怎么了,妈?”

陆妈妈的表情有些怪异,毕竟,她曾经当过护士,甚至最后还坐到了护士长的位置。

所以,她也大概能够猜到,一旦停经的女人,又忽然开始流血了,那意味着什么……

“不要乱说话,小心吓到你爸,我这种情况,你需要把妇科医生叫过来,知道了吗?”

“好!”

陆吉祥点头,接着看向护工,连忙说道:“阿姨,麻烦你替我妈收拾一下,我去把医生叫过来。”

“好的好的,你去吧,你去吧!”

护工阿姨连连点头。

陆吉祥深吸一口气,拉开门走了出去。

陆爸爸正在外面坐着呢,看到陆吉祥这么快就出来了,不禁站了起来,诧道:“这么快就完了?”

陆吉祥摇头。

“妈觉得不舒服,想让我求请一位妇科医生过来替她看看。”

陆爸爸拧紧眉。

“妇科?”顿了顿,又道:“你妈怎么了?”

说完,作势就要走进病房里。

陆吉祥伸手拉住他。

“爸,我不认识路,你陪我去找医生吧。”

……

当天,临近傍晚。

宋锦丞接到陆吉祥打来的电话。

刚接通,他便出了声:“乖,吃饭了吗?我过会儿就来接你。”

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女孩儿的哭声。

“宋锦丞,你快点回来……”

宋锦丞闻言,几乎瞬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霎时,整个会议室内,噤若寒蝉。

他握着电话,大步往外走,一边柔声相哄着:“乖,吉祥乖,我马上就回来了,怎么了,嗯?”

女孩儿抽噎着,声音很沙哑,一听就知道她早已哭了许久。

她一边打嗝,一边断断续续的道:“今天中午……我妈她流血了……医生过来检查,然后、然后就要她做切片……呜呜呜,宋锦丞,你知道做切片是意味着什么吗?”

宋锦丞皱紧眉。

“别急,你慢慢说。”

他安抚着。

陆吉祥握着电话,不停的摇头。

她像是难以接受一般,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变得歇斯底里。

“我妈她有可能患上了癌症,宋锦丞,你知道吗,她有可能会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