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59章 回去再收拾你!

当天下午,宋顾亲自打来电话慰问,表明因为其身份的原因,并不能亲自前往医院看望亲家母,深表歉意,以及希望她早日康复。

陆妈妈挺欣喜的,手里拿着电话,说了很多客气的话。

陆吉祥则是捧着一颗苹果,默默的坐在旁边,直到看见陆妈妈挂了电话以后,她才见怪不怪的开口说了句:“妈,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是吗?”

陆妈妈一边将手机放到旁边,一边得意的道:“还是我女儿争气啊,不单嫁进了豪门里面,连带着我们都跟着沾光,住个院还有大领导亲自打电话来慰问。”

“妈!”陆吉祥皱起眉,有些不高兴:“什么嫁不嫁进豪门的,你别这样说啊,让人听了会产生误会的!”

“这能有什么误会?”陆妈妈瞪了眼自己的女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我给你说啊,关于你嫁给小宋的事情,家里边的亲戚们都知道了,不过,他们可不知道你是宋顾的儿媳妇,要不然,咱们家的门槛早就被踏破咯!”

为什么会被踏破?

嗬,要是让人知道他们老陆家成了皇亲国戚,平日里那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朋好友们,还不得一个个的巴结过来啊?说好听点是祝贺,其实,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对于那些亲戚们,陆妈妈还不了解?

都是些现实的人呐!

“妈,其实我早就想和您还有爸说了,虽然我嫁给宋锦丞了,但是,他们家的那些事情,我是不会参与的,您们可别去外面乱说啊!”陆吉祥再三嘱咐道。

陆妈妈掠她一眼。

“你当你妈是傻子吗?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我会不知道?”

路吉祥听了这话,不禁笑了起来。

“还是妈最好了!”

“哼!”陆妈妈抬了抬下巴,目光盯着女孩儿手里的苹果,又道:“对了,你给我洗的苹果呢?”

“啊?”

陆吉祥忽然想起来。

她手里的这颗苹果,明明是给老妈洗的,怎么就被她给吃了?

“哎哟,妈,都是你一直在讲电话,我实在是无聊就……”陆吉祥有些窘。

陆妈妈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算了算了,你自个儿吃吧,我等老陆回来。”

陆吉祥点脑袋。

她咬了一口苹果,鼓着腮帮子道:“要不,我再去给您洗一个?”

“你别麻烦了,洗手间里地滑,你还是少进去的好。”陆妈妈说道,末了,她又好奇起来:“对了,我好像一个下午都没见着小宋,他去哪了?不是给单位请假了吗,还在忙?”

“噢,他去咱们家小区了。”

陆吉祥答道,她又张嘴咬了一口苹果,声音有些含糊:“关于您摔倒的事儿,他觉得有蹊跷,所以就决定亲自过去看看。”

陆妈妈‘噢’了一声。

她叹了口气:“现在这世道,搁自个儿家里都是不安生,你不找别人,可不保准,别人就不来找你了!”

“妈,您别多想,这事儿会有个水落石出的!”

陆吉祥答道,一边美滋滋的啃着苹果。

陆妈妈想了下,又问道:“那如果,真的是鬼呢?”

其实,别看陆妈妈都一把年纪了,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晚的情景,她就觉得害怕。

那可是鬼哎!

谁见了,都会害怕的!

“不,肯定不是鬼!”陆吉祥很坚定的摇脑袋,答道:“连宋锦丞都说了,在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怪之说,如果真有,那都是装神弄鬼,专门来吓唬胆小的人!”

“装神弄鬼?”陆妈妈皱起眉,有些不能理解:“可是,谁会装鬼?”

“那就得问您了。”陆吉祥仰起脑袋,目光看着陆妈妈,道:“妈,您最近有没有和别人产生过不愉快的事情?或者,以前有没有什么仇家,这些人都是很有嫌疑的。”

陆妈妈摇头。

“没有!”

顿了顿,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答道:“以前在医院里上班的时候,偶尔会遇到一些比较难对付的病人,或者就是病人家属,你也知道,当护士的嘛,难免会和这些人产生一点误会,偶尔还会吵架,不过我大多数都会忍下来,只有遇到特别过分的那种,才会和对方拌两句,曾经有人还威胁过我……吉祥,你说,会不会是他们?”

“您都已经退休了啊!”陆吉祥做沉思状,她说道:“如果是以前的病人想找您的麻烦,何必来装鬼?”

陆妈妈很沮丧。

“我怎么知道?”

陆吉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安抚的拍了拍陆妈妈的肩,道:“您也别再想了,一切都交给宋锦丞吧,我们要对她有信心,哎呀,时间也不早了,他应该也要回来了。”

陆妈妈点头,很快转移了话题。

母女两个都开始闲聊起最近的电视剧,关于在这个话题上,这两个女人的话很多。

陆吉祥喜欢看偶像剧或者是古装片。

而陆妈妈则是喜欢抗日神剧!

对此,两人曾经为了争夺家里电视的遥控器,争执数次。

可是,自从陆吉祥出嫁了以后,家里的遥控器便彻彻底底的归陆妈妈所有,但不知为何,陆妈妈却经常很惆怅,很怀念女儿还在家里是的情景。

……

将近八点钟的时候,宋锦丞回到医院,顺便还不忘给陆爸陆妈捎了宵夜。

陆吉祥见了,馋得是口水都流下来了。

“哇,水晶虾饺,这是我最喜欢的!”

她说道,作势就要伸手去拿。

男人眼明手快,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你干嘛?”

陆吉祥不爽的看向他。

男人表情不变,目光看向陆爸陆妈,道:“爸,妈,时候不早了,我先带吉祥回去,明早再过来。”

“好好好,去吧去吧,路上小心点。”

陆爸爸挥了挥手。

男人的神经天生粗条,陆爸爸就是这样的。

陆妈妈挺不舍得的。

“小宋,你开车的时候慢点,多照顾着吉祥,这丫头今天下午吃了很多东西,刚才还在说肚子不舒服!”

“妈!”

陆吉祥大叫。

天,她居然把这事儿给说出来了。

“暴饮暴食?”

宋锦丞侧过头,目光冷冽的睨着她:“又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嗯?”

陆吉祥赶紧解释道:“我没忘!呃,其实,我只是吃了很多水果而已,算不上暴饮暴食,宋锦丞,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我心情会不好的!”

医生说,孕妇要随时保持好心情。

所以,陆吉祥经常用这招来威胁男人。

可今晚,似乎有点失效!

“回去再收拾你!”

男人不冷不淡的丢下这句话,拉着人往外走。

陆吉祥郁闷得很。

“至于么,我不就是多吃了两个苹果嘛!”

男人没有回答。

进入电梯里以后,整个空间变得逼仄而寂静。

陆吉祥耷拉着一颗脑袋,老老实实的。

出了医院以后,叶绍将车开了过来。

宋锦丞上前,亲自打开后座车门,示意身后的女孩儿道:“上车!”

“噢……”

陆吉祥弯了腰,小心的坐进车里。

随后,宋锦丞跟着进入。

“回大院。”

男人出声命令道。

叶绍默不作声的发动引擎,驱车上路。

途中,谁也不说话。

宋锦丞的脸色冷冷淡淡的,窗外的斑驳光影接连闪烁而过,时而映照在他的脸上,衬得他整个人都有些莫名的冷魅邪肆。

陆吉祥看了他好几次,张开嘴,然后又重新闭上。

她一时找不到话题,可是,如果不说话的话,她又浑身难受,有种晕晕欲睡的感觉。

所以,她转移了目标。

“小叶!”

她清清脆脆的出了声。

“是的,少夫人。”叶绍开着车,他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一边回答道。

“那个……”陆吉祥绞尽脑汁,最后才挤出一句话,她问道:“你最近的工作忙吗?”

“呃!”

叶绍一愣,但仅仅片刻,他出声道:“还好,不是很忙,少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没,我没有……”陆吉祥摇头,她觉得尴尬极了,可这话都已经出口了,她再怎么也要继续圆下去,她想了又想,忽道:“对了,我今天早上还看到你女朋友了!”

叶绍似乎有些意外。

“您看到小雅了?”

“是啊!”陆吉祥点头,说道:“她来看望我妈,顺便还带了鸡汤。”

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叶绍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他的声音变柔了很多:“小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别看她外表看起来挺高冷的,但其实,她是一个特热情的姑娘,我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就是因为她帮了我,然后,额……”

叶绍忽然停了下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少夫人,我好像说得太多了。”

陆吉祥摇头。

她挺好奇的:“李雅帮你什么了?”

叶绍抿了抿唇,答道:“其实算起来,这也是一种缘分。有次我去加油站里加油,因为要走很远,所以我就让工作人员把油箱都加满,原本是准备刷卡的,结果对方告诉我pos机坏了,当时我身上没有足够的现金,正想打电话让别人过来帮忙付钱的时候,小雅就走了过来,她是和她同学们在一起的,当时就排在我的后面,大概是看我耽误得有些久,所以就过来询问情况?在得知了我的情况以后,小雅当场就替我付了油钱,我挺感激她的,所以就相互留了手机号,打算等回来以后在当面还她钱!”

陆吉祥听得很认真。

末了,她道:“原来你们是这样认识的……”

“是啊!”叶绍笑了起来:“少夫人,您说,这算是缘分吗?”

“当然了!”陆吉祥点头,没怎么多想的道:“每天在加油站里加油的有那么多人,你们能碰到一起,的确很奇妙!”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笑嘻嘻的看向宋锦丞,恬不知耻的道:“宋锦丞,每天在大街上喝醉酒的人有那么多,我们能遇到彼此,也是一种很奇妙的缘分!”

男人缓缓的转头望向她。

他眸目很深,像是看不见底的黑色漩涡。

“别想转移话题!”

好吧,他还在生气呢。

陆吉祥皱起了鼻子,主动的抱住男人的手臂,摇着他道:“你也忒小气了,我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你倒是比我还担心!”

宋锦丞被她这话气到。

她这是什么意思?

皇帝不急,太监急?

“好,陆吉祥,你今晚最好不要出什么事,要是你敢给我抱怨一句,看我不收拾你!”

他是真担心她。

犹记得上一次,这丫头就是吃得太多,而暴饮暴食的下场就是拉肚子!

她这小身板,如今又怀着孩子,那经得住再折腾?

“我妈说了,多吃点水果也没什么的,要不了多久就消化了!”陆吉祥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儿,她抓起男人的大手,将它放到自己的肚子上,继续道:“不信你摸摸,我好着呢!”

宋锦丞根本不理会她的胡搅蛮缠。

回到大院里的时候,宋顾正巧也在家里。

“爸爸在家?”

陆吉祥刚进门,便看到了宋顾的鞋子。

管家答道:“首长在楼上练书法!”

陆吉祥挑眉。

她早就知道,宋顾写有一手绝妙的书法。

只是,从未见识过。

“我上楼去看看。”

她说道,换好了拖鞋以后,提步就要往楼上走。

宋锦丞拉住她。

“怎么了?”

陆吉祥回头望他,小裂开嘴道:“不生气了?”

这丫的,还真是给点阳光就敢灿烂!

宋锦丞松开她,转身就一言不发的离开。

“喂!”

陆吉祥追了两步,伸手抓住他,追问:“你要说什么?”

“没事。”宋锦丞神情淡淡。

陆吉祥撇嘴,道:“那我上楼去了?”

宋锦丞点头。

陆吉祥最后看他一眼,确认没什么问题了以后,这才撒了手,转身上了楼。

她来到宋顾的书房门口。

‘咚咚咚’

她抬手敲门,正欲说话,宋顾的声音传来:“进来!”

陆吉祥推开了门。

“爸爸!”

她喊道。

宋顾头也未抬,手中执着毛笔,正在不疾不徐的临帖。

他边道:“刚从医院回来?”

“嗯!”

陆吉祥点头,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

她站在桌边,好奇的看着宣纸上的黑色墨字。

宋顾笔法苍劲,一行字写下来,几乎是一气呵成,既有气势。

有人曾说,字如其人!

陆吉祥瞅着,倒觉得宋顾的毛笔字,不怎么像他。

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宋顾的性子是温和的,慈爱如同阳光。

而他的毛笔字,则是锋芒内敛,有些过于霸气。

思及这里,她不由得道:“爸爸,您能给我写一副毛笔字不?”

“嗯?”

宋顾停了动作。

他像是有些意外,抬头看了眼女孩儿,道:“想要?”

“嗯!”

陆吉祥点头。

她心里想的是,只要能够得到一副宋顾的字迹,哪怕是挂在墙上,那也赏心悦目啊。

“想写什么?”

宋顾说道,直接亲自动手换了一页崭新的宣纸。

陆吉祥答道:“您听说过仓央嘉措吗?”

宋顾敛眉。

“仓央嘉措?”

“是啊,他是一个和尚!”陆吉祥解释道。

“我知道。”宋顾站直了身子,他叹了口气,道:“丫头,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临诗?”

“是啊,仓央嘉措的诗!”

陆吉祥毫不犹豫的点头。

宋顾挺无语的。

私以为,这丫头只是想要几个字。

哪料,她心倒是大,居然要一副诗。

宋顾想了下,说道:“过几日吧,等有空了,我给你写。”

“成!”

陆吉祥点头,笑容满面:“谢谢您了,爸!”

宋顾挥挥手,表示不需要。

他早就知道,这丫头的想法,从来都不会按常理出牌。

……

睡觉的时候,宋锦丞非要亲自给陆吉祥洗澡。

女孩儿尖叫连连。

自从怀孕以后,她和宋锦丞就再也没有赤ネ果相对过,如今猛地见到他的身体,她脸红得几乎烧起来。

而最让她惊恐的是,在她的目光下,男人竟然慢慢起了反应。

她羞得想当场钻到地里去。

“宋锦丞,你这样会教坏你儿子的!”

男人不在乎的张手抱住她。

“放心,等他以后找了老婆,也会和我一样,早点教育也好!”

他怎么敢这么不要脸!

陆吉祥恨不得啐他一脸的口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