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55章 温馨相处!

这是一幅很温馨的画面。

宋锦丞拉着陆吉祥,而陆吉祥则是牵着安陶陶,小男孩的怀里抱着遥控飞机,而大男人的手里拎着大袋的婴儿衣服。

远远望去,很幸福的一家三口。

回家的途中,安陶陶很聒噪。

“舅舅,舅舅,我要告状!”

他坐在车后座椅子上,不停的挥舞着一双小手。

陆吉祥闻言,从副座上回头望他,故作不悦道:“你这个小叛徒,别忘了是谁给你买的遥控飞机!”

“哼!”

安陶陶双手叉腰,古灵精怪的样子:“你不给我买遥控汽车!”

陆吉祥气结。

“飞机和汽车只能选一个,是你自己挑的飞机!”

“那我还想要变形金刚!”安陶陶继续说道。

陆吉祥瞪起眼,索性转回身,不再理会这个得寸进尺的小家伙。

“舅舅!”

安陶陶大声嚷嚷着。

“闭嘴!”宋锦丞被吵得头疼,他一边开着车,一边道:“好好说话,不许大声嚷嚷!”

安陶陶立马就静了下来。

顿了顿,他接着开口道:“舅舅,舅妈她是笨蛋!”

他的语气里,难掩嫌弃之意。

“安陶陶!”

副座上,陆吉祥捏拳。

安陶陶一副得意的样儿,他先是睨了眼气急败坏的陆吉祥,才继续道:“刚才我们去买衣服的时候,别人问她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她居然说不知道,结果就把男宝宝和女宝宝的衣服都买了下来。舅舅,我爸爸说过,只有表面浮夸的人,才会肆无忌惮的挥霍金钱,这证明了她的内心是空虚的!”

陆吉祥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宋锦丞!”她叫道,不可思议:“你看看,安陶陶的父母都是怎么教育他的!”

宋锦丞深吸了一口气,敛眉道:“别理他。”

“简直是误人子弟!”

陆吉祥嘴里嘟嚷。

后座上,安陶陶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道:“什么叫误人子弟啊?”

陆吉祥望向他,不屑道:“安陶陶,刚才你说得那些话,你自己都明白吗?”

表面浮夸?

还内心空虚?

真是想不明白了,安陶陶的父母怎么能给孩子讲这些!

“不明白!”

这边,安陶陶摇起了脑袋,表情挺懵懂的。

“你不明白?”陆吉祥挑眉,道:“既然不明白,那你以后就不要再说这些话!”

“为什么?”安陶陶很疑惑。

陆吉祥答道:“因为,这些话不适合你的年纪,如果由你说出来,会感觉你特别的老成,可事实是,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

“切!”安陶陶抬起了小下巴,出声道:“反正,爸爸说的话,我都记得,他是大老板,手底下有好多员工的,她们都说我爸爸很很厉害威严!”

小孩子都会崇拜自己的父亲,安陶陶亦不会除外。

陆吉祥叹了口气。

“没救了!”

她摇脑袋。

就在这时,安陶陶却忽然趴到了窗户边上,两眼亮晶晶的望着窗外。

“舅妈,你快看,那里有好多小狗呀!”

陆吉祥闻言,不禁转头向窗外望去。

前边广场上,大约有二十多只小狗正聚集在一起,众多游人站在外围观看。

“他们在干什么?”

安陶陶好奇道。

“唔……”陆吉祥皱眉,想了下,答道:“应该是有什么比赛吧。”

“哇!”

安陶陶闻言,很向往:“我也想看狗狗比赛!”

说完,他又可怜兮兮的看向宋锦丞,眼巴巴的道:“舅舅,我要去看小狗比赛。”

宋锦丞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不行。”

他有他的顾虑。

“为什么?”

这次,是陆吉祥问出声的。

男人转头看她一眼,神色淡淡:“孕妇要远离任何动物!”

“……”

“啊,陶陶不是孕妇,陶陶可以看小狗比赛!”

安陶陶这小子开始耍无赖了。

可惜,这招对陆吉祥有用,而在宋锦丞的面前……毫无威慑力。

男人直接无视。

安陶陶很郁闷。

很快,轿车停到了一家古建筑门前。

安陶陶下了车,仰头看着这栋不同于钢筋水泥的大楼建筑,奇怪的问:“这里是哪啊?”

“晚竹。”

宋锦丞走了过来,将车钥匙扔给旁边的泊车服务员。

“晚竹是干什么的?”安陶陶继续问道。

宋锦丞保持着耐心,答道:“吃饭的地方!”

“吃饭的地方?”安陶陶仰着脸,依旧看着宋锦丞:“舅舅,这里有鸡腿吗?”

其实,安陶陶很早就想吃肯德基了。

可是,没有一个大人愿意带他去。

“没有。”

宋锦丞答了句,提步往大门里走去。

陆吉祥紧跟在后面。

“舅妈等等我!”

安陶陶迈出小短腿,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上去。

路过院中时,安陶陶又被那口标志性的大铜缸给吸引了目光。

“那个是什么?”

他大声喊道,兴奋的跑了过去。

可惜,他的个子不够高,只能勉强及至铜缸边沿,根本就看不见里面。

“舅舅!”

安陶陶撩开嗓子,高声喊着话:“你快点过来。”

这个小家伙,真不是一般的会折磨人。

陆吉祥扭头看向宋锦丞。

男人的脸色已经变得不大好。

只不过,他还是依言走了过去。

安陶陶很不害臊的展开双手,笑嘻嘻的:“舅舅抱我!”

宋锦丞没动。

他笔直的站在铜缸旁边,声音冷淡的就道:“自己去找凳子来。”

“舅舅……”

安陶陶扮可怜。

宋锦丞不为所动:“自己想办法!”

“好吧……”

安陶陶沮丧的低了脑袋,立马开始去找凳子。

大约十几秒钟以后,这个小家伙便返了回来,怀里抱着一个小木凳子。

他‘噔噔噔’的跑到铜缸旁边,将小木凳子放到地上,一脚就踩了上去。

终于得愿以偿。

安陶陶趴在铜缸边上,好奇的往里面望。

然后!

忽然大叫:“哇,里面有好多王八啊!”

噗……

陆吉祥差点没站稳。

宋锦丞抿着唇,脸色很奇怪,像是在绷着笑意。

而工作人员却是满脸焦急的解释道:“小朋友,这个不是王八,它是海龟,是我们老板专门从南海那边运过来的,很珍贵的稀有品种!”

“海龟?”

安陶陶跟着念了一句,天真无邪:“可是,它真的和王八长得很像啊!”

工作人员抹了把汗。

他敢说,自家老板是绝对不会喜欢听到这句话的。

“小朋友,这个真的是海龟!”

“不,它是王八!”安陶陶一脸的肯定:“你们肯定是被骗了,它就是王八,千年老王八!”

“哈哈哈哈……”

陆吉祥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笑出声。

宋锦丞叹了口气,沉声道:“陶陶,不许顽皮,下来!”

“舅舅!”

安陶陶转过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宋锦丞,说道:“它们明明就是王八嘛,为什么这个叔叔要说它是海龟?”

宋锦丞敛眉。

“下来!”

他是不怒自威。

安陶陶本就从小畏惧宋锦丞,见他脸色威严,便不由得弱了气势。

他乖乖的下了凳子。

“在哪拿的凳子,就放回到哪去!”宋锦丞继续说道。

“噢!”

安陶陶点头,将小木凳子重新抱回怀里,举头丧气的离开。

陆吉祥走了过来。

她看着宋锦丞,有几分笑意:“宋锦丞,真是看不出来呀,你还挺会教育小孩子的!”

有始有终,有借有还,这些都教得极好!

男人斜睨了他一眼,勾唇:“我更会教育老婆,想试试么?”

陆吉祥立马缩起脖子。

“我们在说安陶陶的事儿呢,你别把话题往我身上带呀。”

宋锦丞笑,道:“可以顺便说说你。”

陆吉祥赶紧掉头就走。

宋锦丞见状,疾步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带着人进了包厢。

吃过饭后,三人回了大院。

本来呢,宋锦丞是打算把安陶陶送回家的,结果给他父母打电话时,得知他们还在国外出差,家里只有佣人。

没办法了,看这小家伙太可怜,只有把人往自个儿家里带。

安陶陶很兴奋。

回家的第一件事情,他就是把小花从笼子里面放了出来。

“小花,给他们表演舞蹈!”

他下出命令道。

鹦鹉得了自由,立马开始在屋子里乱飞。

“啊!”

陆吉祥被吓得尖叫。

宋锦丞把人护在怀里,冷着脸,命令管家开始抓鸟。

这一折腾,直接就到了晚上。

宋顾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一团糟。

“怎么,遭贼了?”

他半开玩笑的说道。

“外公……”

安陶陶正被罚面壁,看到宋顾回来了,眼巴巴的将求救视线投向他。

“站好!”

宋锦丞沉声。

安陶陶一个激灵,赶紧转回身,继续面对着墙壁。

宋顾挑眉。

他换鞋走了进来,边道:“小家伙又调皮了?”

管家走了上来,接过宋顾手里的外套,顺便汇报了今天发生的家中状况,包括安陶陶把鹦鹉放出来的事情。

而后,宋顾点头。

“嗯,是该被罚面壁!”

安陶陶哭。

……

这会儿,陆吉祥还在楼上。

楼下一团乱糟糟的,到处都是羽毛灰尘,宋锦丞怕有什么细菌会传染给她,所以便严令她不许下楼。

只不过,楼上很无聊。

他们的卧室里没有电视。

本来呢,他们的卧室里是有电视的,可自从她怀孕以后,这些电子产品就被搬了出去,美名其曰:有辐射!

陆吉祥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数羊。

等着她数到五百多只羊的时候,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

她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刚打开卧室门,正巧看见宋顾从门前路过。

“爸!”

她喊了一声。

宋顾听到声音,停住脚。

他回头望她,微微的笑:“准备睡觉了?”

“没……”陆吉祥摇头,顿了顿,又问道:“宋锦丞呢?”

“在楼下。”宋顾答道,他的声音很温和:“我听说,你今天和安陶陶出门去玩了?”

他说得风轻云淡,就好像真的是偶然听来的。

可是,陆吉祥的心里就跟明镜似的。

宋锦丞以前就说过,宋顾的情报机构,绝对不是吃素的。

所以,陆吉祥可以毫不怀疑地说,宋顾绝对有掌握着她和宋锦丞的一举一动。

哎,这种感觉……真的谈不上来是好是坏。

“是啊,我和陶陶去看了一个生病的小朋友,然后又去广场上玩遥控飞机。”陆吉祥答道。

宋顾‘嗯’了一声。

他笑了一下,英俊的脸,神色淡淡。

“以后不要再去广场上吹风,生病了怎么办?”

别看宋顾在平日里是和颜悦色的,可一旦严肃起来,绝对比宋锦丞还要骇人。

“哎,我记住了!”

陆吉祥老老实实的点头,对于这位宋家的至高掌权人,她不敢有任何异议。

“早点睡觉吧。”

宋顾说了句,准备离开。

陆吉祥点点头。

不过,她还是没有从门边离开,探出一颗小脑袋,眼睛黑油油的像是松鼠。

宋顾走了两步,忽然停住脚,回身望她。

“楼下很乱,不要下去。”

惊!

这话,几乎和宋锦丞之前所说的,一模一样!

陆吉祥再次点头,满脸的诚恳:“是,我知道了,爸爸。”

宋顾去了书房。

陆吉祥觉得太无聊,回到屋里,洗了个澡,准备提前睡觉。

结果,她才刚上了床,宋锦丞就推门走了进来。

男人看见她已经睡下了,有些意外:“这么早就要睡了?”

现在的时间,不过才八点多钟而已。

“是啊,太无聊了嘛,不睡觉能干什么……”陆吉祥看他一眼,安安稳稳的将脑袋枕在枕头上。

宋锦丞走到床边,看着她。

“无聊?”他皱眉,指着床头柜上的书籍,道:“这些胎教,你都看了吗?”

前几日,陆吉祥心血来潮,说是想给孩子进行胎教,以便让她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或者,更好一点的话,让她提前抢跑!

而为了满足她的要求,宋锦丞当天就冒着大太阳出门,专程去书店里买来了胎教类的书籍和CD,结果,从买来到现在,这丫头就只看过一次。

“我眼睛累……”

陆吉祥闭着眼,不断地给自己寻找理由。

其实,她就是懒!

宋锦丞很无奈。

他坐到床边,抚着女孩儿的发,说道:“吉祥,哪有你这样当母亲的,嗯?”

“什么意思?”

陆吉祥闻言,不禁睁开眼,看向他:“宋锦丞,你是说,我这个母亲当得不合格咯?”

这就是孕妇!

你永远不要妄想和你一个孕妇理论!

因为,结果只会愈来愈糟糕!

宋锦丞自然是有过经验的。

他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吉祥,你上次不是说,孩子要从小培养,不能让她输在起跑线上吗?所以,当我听到你说要给孩子进行胎教的时候,我也是赞同的。不过,既然你都下定决心了,那就要好好地坚持下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觉得有用吗?”

“累……”

陆吉祥皱鼻子,懒懒的。

男人弯了腰。

他吻了吻她的小鼻尖,笑得迷人:“不想看书就不看,我们可以听CD,这样也可以胎教,嗯?”

“好吧……”

陆吉祥妥协。

宋锦丞见她同意,便从床边离开,取来了笔记本,将CD放进去以后,播放音乐。

随即,悠缓悦耳的轻音乐,弥漫整个房间内。

宋锦丞上了床,搂着陆吉祥,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陆吉祥闭着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反正,她很快就睡着了。

宋锦丞低头,看着女孩儿的恬静睡颜,心里是万般的无奈,不过更多的,还是怜惜和宠爱。

……

夜里,楼下客厅的座机忽然大响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卧室门被敲响,管家的声音里有几分焦急:“少夫人?少夫人?”

很快,房门打开。

宋锦丞站在门内,敛着眉,有些不悦。

“怎么了?”

这大晚上的,实在是聒噪。

管家显然很着急,他看到宋锦丞出现了以后,想也没想的就开口说道:“是少夫人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是少夫人的母亲被摔了一跤,现在已经送到医院里去了。”

“我妈怎么了?”

屋内,陆吉祥的声音传出。

宋锦丞示意管家噤声,回头答道:“妈出了点事,你先继续睡,我去看看。”

“不行!”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急道:“我和你一起!”

男人的眉头拧得更紧。

“闹什么,你给我睡下!”

“不!”

陆吉祥倔强得很:“那是我妈,我要去看她!”

宋锦丞闻言,声音顿时沉下:“那也是我妈,行了,你要去就去,先别急,我去给你拿衣服。”

两人简单地收拾一下,很快乘车去了医院。

结果,陆吉祥看到了一个人。

她很讨厌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