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51章 千娇百媚(下)

这几日,贺宝贝很娇弱。

或许是因为来了大姨妈的缘故,女孩儿变得格外的敏感,整日里的粘着贺东庭,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非要钻到他的怀里躺着,双手双脚的缠着他。

对此,贺东庭很无奈。

“宝贝,肚子还疼吗?”

这会儿,两个人都正呆在书房里面。

男人坐在桌前办公,而女孩儿则是窝在柔软的沙发里,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头发也没有绑,只是懒散的披在肩上,巴掌大的小脸,肌肤雪白晶莹,唇瓣却鲜艳的红。

她正在吃草莓,小唇上染着汁液。

“哥哥,草莓好好吃啊!”

她笑得很灿烂。

贺东庭敛眉。

“少吃点。”

“嗯。”贺宝贝点点头,手里拿着一颗草莓,张嘴咬了一口。

贺东庭低了头,继续批阅文件。

他神情淡然,目光掠过纸上的文字。

可是,他看了没几分钟,又再次抬头去看女孩儿。

只要有贺宝贝在的地方,他根本就无法专心做其他事情。

女孩儿吃得正欢。

“宝贝!”

贺东庭出了声,有些沉:“不许再吃了。”

贺宝贝听到声音,不由得仰头看向他,粉嫩的唇,比较刚才更加红艳。

男人心中微荡。

他从椅子上起了身,提步走向女孩儿。

贺宝贝的手里还拿着半颗草莓。

她看到男人走了过来,不禁扬起了嘴角,笑嘻嘻的:“东庭哥哥,你过来,我喂你吃草莓。”

贺东庭‘嗯’了一声。

他走到沙发边落座,顺势搂过女孩儿的小蛮腰。

贺宝贝很自觉地坐到他的大腿上。

“张嘴!”

她说道,仰着头,将咬过的半颗草莓递到他的唇边。

男人依言张开嘴,轻轻的咬了一口草莓。

“好吃吗?”

贺宝贝睁着眼,很期待的看着他。

男人点头。

“好吃。”

他的声音很低沉,像是刚启封的红酒。

他眸色深邃,笔直的盯着女孩儿的红嫩小唇。

“还要吗?”

贺宝贝没有注意到,她自顾自的说着话,弯腰就要去再拿一颗草莓。

下一刻。

男人忽然捏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撅,吻,重重落下。

“唔!”

贺宝贝嘤吟了一声,双腿挣扎了几下。

但最终,她还是安静了,乖巧的倚靠在男人的怀里,仰着脑袋,感受着他的深沉爱意。

他吻得又深又重。

诺大的书房里,只有两人交吻的啧啧声。

贺宝贝微微揪着眉,双手搂住男人的颈项,轻轻地喘着气。

过了许久。

男人才将她松开。

女孩儿早就软成了一滩水,整个人都无力的依偎在他的胸膛里,娇嫩的唇,有些微微的肿。

“宝贝很甜。”

贺东庭笑着说道,与女孩儿额头相抵。

贺宝贝撅起了小嘴巴。

“哥哥坏。”

“嗯?”贺东庭拖了一个尾音,有些撩人儿。

女孩儿看着他,眨了眨眼。

“东庭哥哥,你不工作了吗?”

贺东庭看着她。

“有你这个小丫头在,我还怎么工作,嗯?”

她几乎夺去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关我什么事!”贺宝贝闻言,不禁反驳了一句:“是东庭哥哥自己要偷懒,不许赖在我的身上。”

贺东庭真是哭笑不得、

“是是是,我偷懒,不关宝贝的事情。”

“哼!”

贺宝贝扬了扬下巴,伸出自己的一双小手。

“我要去洗手。”

她说道。

男人将她松开,不忘嘱咐一句:“记得要用热水。”

“记住啦!”

贺宝贝从他的腿上跳了下来,趿着拖鞋走出了书房。

洗好了手以后,她路过走廊时,正好碰到管家。

“管家!”

她喊了一声。

管家听到声音,不禁停住了脚,转身望来。

“宝贝小姐!”

管家看到她,立马就笑了起来,手里还端着一杯热牛奶。

“那是给我的吗?”贺宝贝问道。

这不废话吗?

整个贺家里,只有贺宝贝才会喝牛奶。

“是的。”管家依旧维持着笑容,极有素养:“这是为小姐准备的。”

“噢。”

贺宝贝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我们一起进去。”她说道,一边推开了书房门。

房内,贺东庭听到声音,抬头望来。

“洗好了?”

他淡淡问道。

“好了。”贺宝贝点点头,回头看了眼管家,又道:“放到茶几上吧,我现在不想喝。”

“好的,宝贝小姐。”

管家点头,走进书房里以后,将牛奶放到了茶几上。

末了,他又看向前边的男人,模样恭敬:“贺先生,刚才老爷子的助理打来电话说是明天冬至,想请您和宝贝小姐一同回去吃饭,您看?”

贺东庭皱眉。

他下意识的看向贺宝贝。

女孩儿正杵在茶几旁边,刚才还是笑容满面的小脸,这会儿却变得紧张极了。

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

贺东庭以为,她是害怕老爷子,所以才会反应这么大。

他想了想,看向管家道:“告诉老爷子,我和宝贝另有安排,没空过去!”

“是!”

管家闻言,欲退下。

哪料,就在此时,贺宝贝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不行!”

管家疑惑的看向她。

贺东庭也皱了眉,沉沉启声:“什么不行?”

贺宝贝有几分着急。

她转头看向男人,说道:“东庭哥哥,我们要去伯伯家里!”

“为什么?”

男人盯着她。

贺宝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那个……我已经答应过伯伯了……”

她缩起脖子,低着脑袋不敢去看男人。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

继而,男人缓缓出声:“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说完,低头继续看文件。

只不过,男人眼中的神情,愈发的诡谲莫测。

他了解自己的父亲。

当然了,他更了解贺宝贝。

……

冬至到临。

今天的温度有些低,贺宝贝趴在透明的窗户上,冲着玻璃呵了一口热气,然后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字。

她很认真的写了‘贺宝贝’三个字。

刚写完,玻璃上倒影出男人颀长的身躯。

贺东庭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从后面将她抱住。

“怕冷吗?”

他问道,一边看着玻璃上的那三个字。

“家里不冷。”贺宝贝想了想,答道:“不过,外面好像有些冷,我看到有的地方还结冰了。”

“嗯……”

贺东庭点点头,握住女孩儿的小手,在玻璃上的‘贺宝贝’三个字的旁边,郑重的写下了‘贺东庭’三个字。

他很温柔。

“宝贝要记住,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这句话,贺东庭经常挂在嘴边。

他就像是在给女孩儿洗脑似的,总是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告诉她,贺东庭和贺宝贝是永远不分离的,要永远的在一起。

曾经。

贺宝贝深深的相信着这句话。

而如今。

现实就像是一把刀,残酷的寸寸凌迟着她。

如果说,爱,需要勇气!

那么,不爱,同样需要勇气,而且要很多很多!

两人穿上了外套,手拉手的出了门。

贺宝贝穿着白色的棉衣,头发绑成了一个马尾,仰头看着天空的时候,乌黑的眼眸里,尽是美丽的湛蓝色。

老爷子的宅子不远,他们是走路过去的。

刚进了屋,一阵清淡的花香拂来。

贺东庭皱起眉。

果然,家里有客人,是上次的那位王小姐。

“贺先生!”

王小姐看到男人,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面的笑容。

就好似……上次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

贺东庭没说话。

“伯伯!”

贺宝贝开了口,她转过脑袋,目光看着打扮得很漂亮的王小姐,很不舒服的又道:“阿……阿姨好!”

王小姐点了点头。

“你好,宝贝!”

她说道。

贺宝贝低了脑袋。

“行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通知厨房吧,可以开始准备火锅了。”沙发上的老爷子开了口,他淡淡的看了眼贺宝贝,接着又望向王小姐,继续说道:“小王,你喜欢吃涮羊肉吗?”

“挺喜欢的。”王小姐闻言,笑着回答道:“冬至吃羊肉好,可以御寒。”

老爷子‘嗯’了一声。

“爸。”

这时,贺东庭忽然开了口。

他的脸色不大好,声音里也掺杂着几分冷色。

“我以为,今天是家庭聚餐。”

言下之意就是,王小姐是外人咯?

老爷子沉了脸,有些不悦:“王小姐是客人!”

贺东庭勾了下唇。

“原来如此。”

说完,竟然拉着女孩儿就往外走。

老爷子气得拍桌而起。

“贺东庭,你今天要是敢跨出这门一步,老子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贺东庭连声音都未变一下。

“随你。”

老爷子闻言,气得差点犯心脏病。

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东庭哥哥,我想在伯伯家吃火锅。”

贺宝贝突然开口说道。

贺东庭站住脚。

他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孩儿。

他很愤怒。

“你再说一遍!”

若是换了平常,贺宝贝早就吓得不敢说话。

可今日,她像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我想在伯伯家里吃火锅!”

贺宝贝再次开了口,清脆悦耳的声音,响彻整个客厅里。

男人盯着她。

“谁教你说的这话?”

“没有任何人!”贺宝贝答道,她挣扎了几下小手,想要摆脱贺东庭。

可惜,她没成功。

男人在笑。

只是,这笑意未曾抵达眼底。

他的表情有些骇人。

“好,既然你想吃,那就留下!”

……

半小时以后,餐厅内。

众人围坐在圆桌前,火锅沸腾,诱人的香味弥漫整个房间。

王小姐很殷勤。

“贺先生,这个羊肉是专门从新西兰那边空运过来的,特别的鲜嫩,您尝尝!”

说完,亲自夹起一片羊肉放进沸腾的锅里,熟了以后,小心的放到男人面前的盘子里。

贺东庭眉目不动。

他甚至连筷子也没碰一下。

贺宝贝坐在他的身边,凭着多年的相处经验,她知道,东庭哥哥现在很生气!

而且,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宝贝。”

这时候,老爷子也开了口。

他笑眯眯的将一块烫熟的羊肉放到女孩儿的盘子里,一边说道:“尝一下,看看喜不喜欢。”

“嗯。”

贺宝贝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夹起羊肉放到了嘴里。

几秒后,她点头道:“很好吃,谢谢伯伯。”

老人笑着点头。

他说道:“好吃你就多吃点,待会儿还可以带一点回去。”

贺宝贝没有来得及说话。

贺东庭开了口,声音很冷,像是来自寒冬地狱。

“宝贝不需要,她有我照顾,什么不缺。”

哪怕她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替她摘来。

老爷子冷哼。

他抬头看了眼贺东庭,眼中有几分讥讽:“有你照顾?你要怎么照顾?宝贝这么聪明,还需要你来照顾?”

贺东庭皱眉。

“您什么意思?”

老爷子不答,只是将目光转向了贺宝贝,笑着道:“宝贝,伯伯现在来问你一些话,你要诚实的回答伯伯,知道吗?”

贺宝贝迟疑着没有反应。

老人见状,眉心一皱,便又道:“宝贝,你听到伯伯的话了吗?”

贺宝贝赶紧抬起脑袋。

她道:“我、我听到了。”

“很好!”老人坐直了身子,声音明朗:“你是我贺家收养的孩子,但不论如何,你的亲生父母毕竟都还尚在人世,你如今也快要成年了,我们贺家也没有必要一直都拘着你。当然了,你也别误会,伯伯这话里的意思呢,并不是说我们现在就不对你负责任了,你是个好孩子,伯伯很喜欢你,所以,伯伯很想尊重你的想法。”

话说到这里,下面的,基本上也猜得出来。

贺东庭徒然出声打断老人。

“爸,别忘了您上次所说的话。”

老人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他开口道:“东庭,我后悔了,三年太长,我等不了。如今,也该是快刀斩乱麻!”

倏地!

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冷着一张脸,直接抱起贺宝贝,不顾她的挣扎,抱着人就要往外走。

守在外面的警卫员冲了进来,将他团团围住。

餐桌前,老人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像是痛心疾首,又似乎是恨铁不成钢。

“东庭,自古美人关是最难过的,你前途无量,我不想你再继续栽在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身上!”老人说到这里,忽然语气一变,直指贺宝贝:“宝贝,伯伯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继续跟着东庭;二,离开贺家,伯伯答应你,只要在你离开了贺家以后,曾经许诺给你的,一样都不少!”

贺东庭震惊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你威胁过她!”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老爷子竟会做到这一步。

可是,更令他痛彻心扉的,还在下面。

“我选第二个!”

女孩儿的声音,像是千万把刀,齐齐插在他的心口。

贺东庭转过头,惊痛的看着女孩儿。

“你说什么?”

在这世上,最痛的,莫过于爱人的背叛!

贺宝贝正在背叛他!

“对不起,东庭哥哥,我已经想好了,我要选第二个,我要离开贺家!”

离开贺家?

不,她要离开的,是他贺东庭!

“你敢!”

男人蓦地收紧双臂,牢牢的搂着女孩儿的腰肢儿,面部表情凶神恶煞:“贺宝贝,就算是你死了,也不准离开我!”

“伯伯!”

贺宝贝惊叫起来,连连挣扎:“伯伯救我!”

她在求救于别人!

贺东庭怎能容忍。

他要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只是,数名训练有素的警卫员,正将他牢牢困住。

几个回合下来,他终究是寡难敌众,加上又抱着贺宝贝,一个不注意,便被人钻了空子。

他双手被擒,连同心爱的女孩儿,都失去。

贺宝贝站在包围圈外面,担心的看着她。

“东庭哥哥……”

她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想跑进去。

老爷子见状,几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女孩儿的肩头。

“你得尽快离开!”

他说道。

贺宝贝仰头看他。

可下一秒,旁人已经将她拉开,推搡着将她往屋外拉去。

“贺!宝!贝!”

贺东庭喊着她的名,极尽凶恶:“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逮回来,不要忘了你曾经发过的誓!”

贺宝贝根本就来不及说话。

她已经被人拉出了屋子,外面正停着一辆悍马车,她被粗鲁的塞了进去,汽车很快绝尘而去。

车内,女孩儿瑟瑟发抖。

男人最后的那句话,把她吓得够惨。

她怎么可能忘记,曾经的誓言——如敢违背,就要被锁进笼子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