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07.71皇上,你也尝到了心碎的滋味(2更1)

贵妃薨了,停灵昭德宫,皇帝迟迟不肯下葬。

兰芽明白,他在等,等一个能叫贵妃瞑目的机会。

皇帝现在首先能办的,自然是废去正宫皇后王氏,名正言顺追封贵妃为皇后。原本贵妃已是仅此于皇后的位分,只要追尊,必定升格,自然就该是皇后。

兰芽悄然借恭顺太后之口,将此事禀明了太后。

贵妃已死,太后终于大获全胜,她如何还能叫贵妃死后依旧还有机会去?太会遂命尚宫局一干女官死守坤宁宫,一言一行全都看稳了皇后,不叫皇后有半点行差踏错,决不能给皇帝废后的借口褴。

废后不成,皇帝接下来的选择就是废太子。

可是幸好太子一向机敏聪慧,再加上内有太后和兰芽扶持,外有秦直碧和一班翰林护着,怎么都没给皇帝可乘之机鲎。

皇帝最后能办的,便是追封,只要追尊贵妃为皇后,或者也还有一点点转圜之机。

大明立国以来,帝后合葬始于太祖朱元璋。但是帝后合葬仅仅限于一帝一后,也就是唯有真正的正宫皇后才能被葬入帝陵,真正与皇帝同穴而眠。此外任何太子生母,或者追尊的皇后,都无此资格。

这个例子是在先帝英宗死后,被周太后打破的。

原本周太后在先帝时只是贵妃,上头有正宫钱皇后,所以就算周贵妃生了后来的皇帝,被尊位太后,依旧没有资格与先帝合葬。周太后则挟皇帝之孝,在钱太后死后不肯讲钱太后葬入先帝裕陵,想将一帝一后合葬的哀荣只留给自己。

可是百官抗拒,满朝大臣跪倒在文华门外哭天抢地哀求,用力叩头,直将文化门外的地面染成一片血红……直从巳时(上午9~11点),哭到申时(下午3~5点)。太后和皇帝被震慑,不得不让步,终于将钱太后葬入裕陵。可是皇帝为了满足周太后的愿望,便修改祖宗定规,在先帝墓中又修出另一配殿,留给周太后。

由此,才正式开启了大明朝的一帝多后的合葬规制。

而今皇帝为了满足万贵妃的遗愿,又想再改祖宗规矩,以追尊皇后的方式,设法令万贵妃也能合葬。

当年阻止了皇帝的就是百官在文华门外的跪哭,于是当皇帝动了追封万贵妃的意思只会,文武百官再度在万安和秦直碧的带领之下跪倒在文华门外,再度跪哭!

百官哭声震天,皇帝恼怒不已。

兰芽抱着廛尾立在一旁冷眼旁观,面上心里都是平淡无波。

——万岁,终有一天你也能感受到失去心爱之人,却百般无奈的痛楚。

——虽说皇上是天下之主,但是这天下却未必凡事都由得万岁一人做主。皇上,这悲哀,你早就该明白,对么?

可是这一回,皇帝却不肯轻易向百官妥协。

此时又与当年钱太后薨逝之后的情形不同:当日主导不尊钱太后的都是周太后,皇帝只是身为人子,向着自己亲娘罢了,所以不至于为了自己娘的那点子女人的心计而当真跟满朝文武闹得不可收拾;再说,当日皇帝还年轻,登基时日尚浅,还想树立明君之形象,所以更不能跟朝臣闹得太僵。

可是此时,皇帝却是为了此生唯一爱过的女人,而且皇帝早已在位这么多年,地位稳固,自然不甚将百官都放在眼里。

皇帝果然不吃这一套,随即下旨,命兰芽亲自到文化门外传旨,以今日申时为界,所有为首朝臣若再不退去,着革职查办;再有不从,便别怪帝王无情,摘了臣下的脑袋!

兰芽明白皇帝派她去,是因为那为首之人里就有秦直碧。

兰芽到文华门外传旨,一脸的冷肃。秦直碧见了,只是淡淡一笑:“兰大人请回禀万岁,微臣已自摘乌纱,就等着皇上赐死罢了。”

秦直碧这么说,万安面子上很有些挂不住,便也上前说:“老朽也以这顶乌纱作保,求皇上不要怪罪白圭。”

兰芽垂眸望住秦直碧,心下也是百转千回。

可是她却不可以到他身边去,只冷冷抱着廛尾,满面清寂地道:“既然不怕死,那又何必等着皇上下旨?秦大人铁骨铮铮,却不该是用来与皇上抗礼的。”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倘若只是这样跪着哭求,皇帝是不会在乎的。除非——有人肯为此事付出性命,而且前赴后继,让皇帝不得不让步。

古来臣子谏君,最高的手段自是尸谏。

皇帝得顾着贵妃身后的哀荣,可是他也得顾着自己百年之后的青史留名,他受不了前赴后继的臣子尸谏。

这是非常之策……可是此时此境,却只剩下了这一个办法。

秦直碧便静静地微笑了下,抬眸深深凝注兰芽,周身清光流溢,宛若月下青竹。

兰芽轻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就在秦直碧想说话的时候,臣子队伍里却忽地抢出一个人来,奔到头里,抢在了秦直碧前头。

“圣上为一妇人动摇历代先帝规矩,乃是铸

成大错!臣等奉上天意旨扶保人君,若不能谏阻君王失德之举,便愧对上天,愧为人臣!微臣愿以一死,警醒圣上!”

兰芽挑眼望去,心下便是狠狠一疼。

是林展培。

兰芽轻轻闭上眼睛。当年江南,她着女装,与大人并肩隔墙而立,看见他的妻儿闹得一团热闹……他不是孤身一人,他还有一双幼子。

她便猝然睁眼,用力摇头。可是林展培却起身朝她深深一礼。

那一礼深重到,宛然已是君臣大礼。

一礼罢,林展培倏然奔向文华门,以头相撞!

一切快到来不及反应,下一瞬他便已经……肝脑涂地。

秦直碧与一众臣子,尤其是一同一路走来的翰林们都哭着奔了上去。兰芽死死攥住廛尾,用力闭上眼睛。

眼角,还是忍不住清泪滑下。

他是大人的臣,纵有一腔才学,却甘愿为了大人而守住江南的清贫,连给一双儿子吃几个鸡蛋都吃不起……待得大人需要,他便进京会试,一路陪着秦直碧,让秦直碧声名满天下。

而今……又为了她岳兰芽,为了保住秦直碧,而这样脑浆迸裂!

众人都围在林展培身边哭泣,只有一个人抬头朝兰芽隐隐笑了一下。

兰芽便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是陈桐倚!

她明白,下一个,陈桐倚将付出他自己,以护住秦直碧!

她不能……不能再叫这样的事继续发生下去。

她便一横心,下阶走到万安身畔:“皇上震怒,只为贵妃之故。首辅大人既是万家人,又是当朝首辅,难道要继续这样眼睁睁看着君臣失和,同僚血流成河?”

万安一颤:“兰大人什么意思?”

兰芽点头:“此时唯有万阁老去求皇上。否则阁老如何还当得起首辅,日后如何能再服众?”

万安一颤:“可是皇上雷霆之怒……”

兰芽冷笑:“帝王之怒,玉石俱焚。倘若阁老的手下一个一个都这么死了,阁老前头就也再没挡箭牌,迟早都要轮到阁老的。”

兰芽看了一眼左右,压低声息:“况且……贵妃娘娘是怎么薨的,阁老心下明白,咱家心下同样明白。”

万安重重一震:“你说什么?”

兰芽冷笑:“如今昭德宫一干宫人都押入诏狱,由我西厂和东厂会同审理。贵妃娘娘最后见了什么人,说过什么话,吃过什么吃食,咱家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万安登时满面苍白,见鬼似的瞪着兰芽。

不过语气还是缓了下来:“兰大人想要老朽怎么做?”

兰芽歪了歪头:“阁老的名字叫得特别好,‘安’是平安,是安定。那么阁老就去平息下万岁的雷霆之怒吧。”.

乾清宫,皇帝听兰芽禀告,说万安求见。

皇帝无心召见,兰芽劝道:“万阁老是贵妃侄儿,说昨晚梦见了贵妃托梦。”

皇帝这才怔住,命万安觐见。

万安进殿,便跪着一路膝行到皇帝面前:“皇上不好了,泰山地震!”

皇帝也是一惊:“你说什么?”

泰山乃为五岳之首,历来受帝王封禅大典,且因在东方,应青龙之义,故既代表上天,又可应太子储君之兆。

尤其,万贵妃就是山东人,籍青州,正与泰山之相契合。

万安回禀:“微臣已着钦天监观测,都说此事应在皇上易储之心、夺嫡之意,故此上天示警。”——

题外话——【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