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四章 一木一浮生10

大雨从午后一直下到夜里。

玺阳找来时,帝和见到他并不相识,神情平静中暗藏几分防备。

“簿兮仙山玺阳拜见帝和神尊。鲎”

原来是知虞的师父呀褴。

帝和目光淡淡的,走了一个徒儿,又来个师父,簿兮仙山这对师徒可真是有趣的很,若是如此记恩当报,当初不如将他的神丹送还回来岂不是更省事么。

“这么晚来找本尊,何事?”

“听小徒说神尊暂住林中,受大人恩泽一直未曾亲自道谢,今夜得了机会,特地过来,还望没有打扰神尊休息,若打扰了,请神尊见谅。”

知恩图报是好事,可报恩次数多了,他也会不喜的。帝和轻轻一笑,“知虞已道谢过,无需再多礼了。”念及时辰不早了,又道,“夜深了,不便留你在此多聊,以后若有闲时,定要与你畅饮一番。”

“玺阳荣幸之至。”

微微欠礼之后,玺阳再道,“听闻,九霄天姬诀衣也在此,知虞说她身体稍有不适,不晓得如今可转好了?”

帝和暗道,这小子到底是为道谢而来还是位了他的猫猫呀?如果是道谢,他的谢意他受了;如果是为了猫猫,可就不要怪他不客气。知虞知道猫猫身子不舒服,可并不晓得猫猫到底怎么了,即便回仙山说了一二,玺阳也不至于为她特地来一趟吧。猫猫是他的女人,知虞没告诉她师父?他的人,还敢觊觎?

玺阳从袖中取出一个装着两根翠绿仙草的锦盒,“此对灵人草乃五万年长成,熬十二个时辰成汤喝下,失魂者可复生,抱恙者必能康复。请帝和神尊收下。”

灵人草的珍贵自不必玺阳多说,帝和确实担心诀衣,若换做平时他也就不要这份礼了,可此时他太想诀衣醒来,得此珍惜的仙草,笑了笑,伸手接过锦盒,道谢。

“看来,轮到本尊向你道谢了。”

“神尊太客气了。”

帝和嘴角含笑,他自己受伤时没有吃灵人草,现在却把仙草送给了他,看来是想彻底还清他的人情呀。说不好,知虞拿神丹回去时,他还在心里想,送什么神丹来呀,本仙君自个儿能养好伤,回头害得我欠恩情了。

“是你太客气。还有你的徒儿知虞,也是个懂事的姑娘。这仙草我收下了,往后你亦可心安理得,并未欠本尊什么恩情。”

一直不曾露出半点笑容的玺阳微微扬了下嘴角,不欠情,方是最好。

“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帝和点点头,心里对玺阳的疑惑打消了。看来是他想多了,人家不过是来还人情的,他与猫猫素未相识,想来也不会是为了她找来。

玺阳回到簿兮仙山时,走过长廊时,见到知虞的房间里还亮着,停下来看了一会儿,转身欲走的时候,房间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稍带忧愁脸色的知虞双手托腮撑在窗栏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也不知是是夜色太深难以瞧见一袭青色还是雨滴阻隔了她的视线,又或者她怎么也没想到此时她那个一向习惯早睡的师父还没睡,竟没有发现长廊下的玺阳。

“哎……”

知虞长叹一声,睡不着呀怎么办,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师父的样子,为什么她就不能像诀衣天姬那样幸福呢。若是师父能像帝和神尊照顾诀衣天姬那样照顾她,让她做什么都愿意,哪怕少活几千年也行。她真是从心眼儿里羡慕天姬呢。

雨帘的这边,玺阳看着失神想事的知虞,微微蹙眉。小姑娘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此时她想的,怕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神尊大人吧。今夜见之,当真是不负他的情圣之名,俊美,优雅,气宇卓群,在男神个个了不得的佛陀天里,帝和神尊也占得住顶尖的一席了。连他一个男人都拜服他,何况是见识远不如山外的神女仙娥的知虞呢。

想着想着,玺阳的眉头凝得更深了。他差点儿忘记了,帝和神尊与他等不同,他们不能娶妻,可佛陀天里的大神却是可以的,他们的神威和优良上古仙身被天允承传世代。若是帝和神尊也有心思娶妻的话,知虞并非没有可能。她,可是簿兮仙山最美的女子。再又细细的看了知虞一眼,玺阳恍然发觉他一度看待成小姑娘的徒儿,一不小心变成了仙山里最好看的大姑娘。

雨声里,夜色缓缓流淌。

雷声从天边传来

,惊回了知虞的神,自言自语道,“想什么呢,师父晓得了,又该罚我了。”眼看雨要下得更大了,直起身,关上窗子,打算躺回到床上。

“嗯?”

知虞隐约听到窗户外面传来一声闷哼,停下脚步看着关合的窗户,“谁在外面?”

并无声音。

知虞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子,不见只影。疑惑了,难道是她听错了?

再次关上,似乎又听到什么声音,不过这一回她却没有再打开窗户,只是低声说了句,“不会是被师父罚得脑子变傻了吧?”摇摇头,“睡觉睡觉,明日早课若是迟到了,师父又该生我的气了。”一边走,知虞一边感叹,“师父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差了。”

窗外,有一张脸从面无表情到黑了整张脸。

玺阳走后,帝和一刻不耽误的熬灵人草,十二个时辰后方能食用,原本他想第二日雨停后带诀衣回佛陀天,因此不得不多停留一日。虽不知灵人草对诀衣的苏醒有没有用处,却好歹让他有了一个希望。

第二天清晨,帝和醒来,外面的雨仍旧在下,起床去看熬着的灵人草,淡淡的清香闻了甚为舒服。他的心,不由得越满希望。若能唤醒猫猫,他必定要好好送些道谢大礼给玺阳。

无奈的是,天留客,留他们一日,可灵人草却没能让诀衣醒来。帝和将熬成汤的灵人草全喂诀衣喝尽,一夜过后,丝毫不见她睁眼的迹象。

坐在床边的帝和忍不住把诀衣抱起来靠入自己的怀中,“猫猫,你到底是怎么了?”

半上午过后,天色仍不见转晴,帝和念着异度世界的事,越发觉得棘手。不顾天还在下雨,将宫殿恢复成天马大轿,抱着诀衣坐在轿中,令天马疾飞,折回佛陀天。

越是担心,事儿则越是逃不过。帝和最担心的事,在他还未回到佛陀天天变发生了。

天马在飞出树林约一个时辰后,忽然飞不动了,尽管天空里不见阻碍,可天马使劲腾飞也迈不出有力的大长腿,华丽的天轿停在空中。

异事出现后,帝和轻轻放下诀衣,走到轿帘处,纱帘飞开,看着天马面前似乎挡着无形不可见的结界,心中暗疑是谁敢拦截他的归路。忽见天空出现一个猩红的圆,像一个涂满鲜血的洞口,瞬间的,帝和想到了异度世界。他原以为白幻熹曜灵尊的恢复还需些日子,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几乎像是本能的反应,帝和捏诀,布下金轮防身结界将沉睡的诀衣笼罩,只身飞出大轿,拂袖扫出一阵金风,将天马群调了个方向,让它们狂奔远去。

天空里的红色天洞越来越大,一股带着幻光的劲风从洞中吹了出来,从天际直逼帝和,他很清楚,这道风便是要讲他和诀衣带回去。他回,可以。可她,他是千万个不愿。

帝和双臂打开,一道金色的天镜网出现在他的头顶,幻光劲风有多大,他的天镜网便飞得有多宽,将劲风包裹在他的网中,不让它追拉着诀衣的马车。

与天斗,并非每一次其乐无穷。

帝和金泽染身,强抗劲风的席卷,一点点的将劲风朝洞口里面倒入。正当他在为诀衣能被拉远而奋力坚持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知虞紧张不已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帝和神尊,我来帮你。”

知虞捏诀,用自己的仙力助帝和将风推入天空的洞中。

“你怎么会在此处?”

“我本想送些新鲜的仙果给神尊大人和天姬,路过这儿,便看到了。”

帝和沉声道,“赶紧走。”

“可是帝和神尊……”他一个人确定没事吗?

“走。”

话音还没散尽,天空里吹出一道劲力奇大的风,不仅压开了帝和天镜网,更是卷起了他和知虞的身体朝洞口飞去。

“啊!”

知虞惊声尖叫。

帝和欲推她出去,无奈天口劲风实在太过强力,费力稳住天镜网后,大声呵知虞。

“走!”

知虞被吓得不轻,想飞开,可又感觉在危急关头如果走了,委实不道义,有违师父平时教导她的为人处事之道。她虽然不能帮神尊很大的忙,但临险口而逃,即便是得了安全无恙,她亦会瞧不起自己。

“我不走。”知虞加力顶着强风,“走了不是英雄。”

“……”

帝和连呵斥也不想说了,这姑娘的脑子是不是被雨淋湿了?里面装的全是水么。这会儿功夫了,还想当英雄。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没见过世面的小仙女不懂天劫险恶,回头让她师父好好教教她,想救美,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他可没沦落到要女子救他的地步。

“你马上走,有多远走多远。”

眼看着情况变得更糟糕,知虞心里那股子义气忽然冲了出来,在这个时候,她必须坚定的助帝和神尊一臂之力才对,当不了挽救全局的英雄,她还可以做一件好事,回头向师父和众师姐师兄们说起此时的壮举,想必定叫他们刮目相看,尤其是她的师父。说不定,到时师父见她英勇无比,对她倾心呢。

“嘿嘿……”

心中想得美,知虞不知不觉的傻笑出声。

帝和想,前一天晚上怎么没问玺阳,收徒得挑挑,资质太差的,有损他的仙名。

天洞大风猛然卷来,将帝和与知虞拉向洞口。

突然间,一道蓝色的长绫极快的飘舞而来,缠住帝和的腰身,绫首穿过强风,绑住知虞,将他两人朝地面压下许多。

帝和顺着长绫看去,一个蒙面的女子拉着长绫的另一端,目光极为冷静。

勾歌!

女子尽管藏了容颜,可她的风姿与眼睛,帝和足以识出。

一抹粉色的身影出现在帝和的身边,声音含笑,“哟,换人啦?”

帝和恨不得把身边调笑的男人团成一团,眼下他可没闹玩笑的心情,“一定帮我把猫猫留住,天马大轿朝东方飞去了。”

河古看了眼知虞,好生眼熟的女人啊,在哪儿见过似的。

“猫猫如今昏迷不醒,待她醒来,告诉她,我一定会去天姬宫接她。”

河古笑了笑,并未带知虞和勾歌走开,捏诀展臂,助帝和收天镜网。

“心肝儿,天马朝东去了,里面有个睡美人。”

缠着帝和腰身的长绫散开,水蓝飘飘的勾歌瞬间不见了身影。

帝和笑道,“不错呀,这位主儿能如此乖,稀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