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二章 一木一浮生8

帝和诀衣规矩得像是两个初识不久的人过了一日后,某人便坐不住了,余光看着知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施恩不求报,早知救她师父会惹来这个小妮子,当初不如不好心,让他自己慢慢好起来,太碍事了褴。

第二日夜幕降临,天马正好飞过一片森林,帝和让它们拉着华丽的大轿飞落在林中。

知虞倒有些眼力见,掀起轿帘,等诀衣走出去后,乖巧的跟在她的身后。

“怎么停下来了?”诀衣走到帝和的身边,轻声的问他。停的地方倒是不错,风景很好,有草有花的。

帝和眼底带着一丝丝的疲惫之意,“稍感困倦,今夜在林中休息一晚,如何?”

诀衣想说不行,见帝和眉宇间着实有些疲倦之色,昨晚他便没有睡好,神仙虽为神,但她亦不该太折腾他。陪她回极西天的他是一番好意,如今俩人关系亲近,她当更心疼他才是。当初要回九霄天姬宫不过是因不愿住在帝亓宫打扰他太久,若真要嫁予他为妻,帝亓宫当算得是她的家,赶不赶着回极西天已不那么重要了。能回去看看是好,但不想累着人的急赶鲎。

“嗯。”诀衣点点头。

懂事的知虞跟诀衣说,她晚上不睡在轿中,不料帝和却不同意。

“林中有猛兽,睡在本尊的轿中能保你安然无恙。”

闻言,诀衣也劝知虞。

“你安心睡在轿中,不用担心打扰到我们。”

帝和道,“正是。我们今晚不此安歇。”

“……”

不在这里,那他们要睡在哪儿?

此时,诀衣有点儿怀疑帝和是不是真的累了想在林中好好休息一晚。不过,转念一想,即便他不累,她也该多多体谅他。既然不急着回九霄天姬宫,在路上从从容容的未尝不可。昨晚他没有睡在身边抱着她,她竟然醒来好几次,觉得哪儿不对劲,总也睡不安稳,透过垂帘看着他的身影,想出去陪他,又不想知虞发现。若是有过大婚,有名正言顺的名份,会要方便许多。

牵着诀衣走在林中时,帝和嘴角一直微微上翘。

“知虞一人留在那儿,没事么?”

“我那些天马可不单单只拉拉轿子,放心吧,明天回去,她一定毫发无伤。”

诀衣一边走着一边问,“我们今晚不睡轿子里,睡哪?”

“跟着我,你还担心没地儿睡觉吗?”

就是因为跟着他她才要担心。一只羊跟着一只狼,不担心才有鬼了。别以为她没看出来他为何不肯让她睡在轿中,不过是不戳破他罢了。

诀衣问,“睡哪?”

帝和含笑凑近诀衣的耳朵,“你夫君的怀中,可好?”

诀衣耳朵一热,微微偏开头躲了躲,“我们可还没成亲呢。”他认真待她,她自然也想成为他的娘子。可他们或许要分开在两个世界,念此,她心里便十分不愿。夫妻哪有分开生活之理,相爱的男女哪一对儿不是想尽法子要在一块儿朝夕相处呢。那些个不在乎朝朝暮暮的男男女女她无法理解,她喜欢的人,祈愿天天能看见,伸手可触摸。

“哟,说你的夫君就想到我,咱们这亲迟成早成,有差别么?”

“……”

诀衣也不害羞,反而大大方方的问帝和,“莫非说到你的娘子时,你想到的不是我?”如果不是她,他不要牵着她在林中甜言蜜语,也别想再碰她一根手指头。

“当然是你。”这会儿说不是她,他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娶妻若非她,他娶谁呢?

宁静林中,泉水叮咚,清脆入耳。

清泉一汪出现在诀衣眼前时,让她想跳入水中好好的泡上个澡,飞了这些天,可没好好清洗一番。

“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帝和饶有情趣的看着诀衣,“噢?”她想玩什么?

“你在岸上,我在水中,我们背首而对,看看哪一个坚持的久,如何?”

帝和笑了,“我更喜欢玩一个叫鸳鸯浴的游戏,嗯?”

“我先。”

帝和坚持,“一起。”

“一大男人好意思跟我争先后么?”

“要么,我们一块儿洗。要么,水中出现了吓人的东西,我可不管。”

诀衣快语,“水里怎么会出现吓……”混蛋,竟然吓唬她。要命的是,他的恐吓居然真把她吓着了。

泡在清泉边缘的诀衣四处张望,刚才帝和还在对面,怎么眨眼不见人了?

泉水和岸边寻不见帝和的身影,诀衣虽无所惧意,却奇怪不已。难能可贵的是,她十分信任帝和。并不担心他丢下自己独自一人离开,他一定会回来找她。这份安然让她静静的泡在水里等待着他。

过了不久,一股烤肉的香气引得诀衣馋嘴了。

一片极大的莲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飘到了诀衣的面前,上面放着让人垂涎三尺的烤肉和烤鱼,还有几个皮光柔嫩的果子。诀衣扬起嘴角,这小子,泡澡便好好泡澡才是,居然找来这么多吃的。

帝和从诀衣身边的水下浮出来,不等她逃跑,将她拨拉到自己怀中圈着,光滑的香背贴在他的胸膛上,低声含笑的问她,“怕你等久,没有细烤,尝尝看。”

“你对别的女子也如此用心么?”

“有个姑娘我应该会比对你更上心一些。”

此话当真不中听,但诀衣却没发怒,像是没听见一般,伸手从莲叶上拿香喷喷的烤肉吃。见她吃得欢,某人不高兴了。

“猫猫。”

“嗯?”诀衣吃时淡淡搭理了帝和一声。

“不想知道那个我更为上心的女子是谁吗?”

诀衣摇头,不想。

帝和觉得颇为不可思议,“你为何不想知道?”

“此时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他说会对另外一个女子更体贴,不知道,心中便不会烦恼。他心里想得美好,可那个女子身边并没有他在,想也只是空想,重要吗?得到他照顾与呵护的人是她,以后成为他娘子的人,也会是她,至于那个没名没分的人,她勿需在意。

想到一事,诀衣嘴里还在嚼着东西,转头看着帝和,“想我嫁你,可以。我只当正宫娘娘。若你答应不了,趁早儿告诉我,咱们利利索索的相忘于江湖。”想了想,诀衣又道,“你想有次妃,三妃这些个女人,必须事先问询我的意见。若是先斩后奏或者偷偷摸摸,莫怪我狠心无情。”

抬手用指尖将诀衣嘴角的一点小汁渍抹掉,帝和笑了,“呵,醋劲儿这么大,岂不是以后我和姑娘家说话都得先问问娘子你了?”

“如此甚好。”

他这种出宫两天能给她凑出一支女子骑兵的桃花债主,若能时时记住她容不得有人跑来分享他的温柔,往后俩人的日子可要好过很多。

“呵……”

帝和先是轻轻的笑,渐渐的,变成了大笑。

“哈哈……”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哪个女人喜欢自己的夫君被许多人一起享用呢?

“为了以后我们宫里的酸味不太浓,我得老实交代比你更得我上心的姑娘是谁。”

诀衣拉下脸,“我不想知道。”

“我们的女儿。”

“……”

混蛋,原来是逗她玩呢。

“待我渡劫入主南古天,便踏着彩云去娶你。到时候,我们一举得女,气煞星华河古那些个生不出闺女的人。”

“帝和,我不在意是不是圣尊。”

帝和笑,“我自然知道。”不过,娶妻生生世世就一回,气派些总是好,日后他的媳妇儿和女儿们与人嘚瑟时,他这个父尊可得有些本事才行。

美食过后,又洗了个舒服的清泉澡,帝和将水中的那片巨大的莲叶变成了一张悬挂在大树上的软床,白色的纱帘垂了一层又一层,他和诀衣躺在里面,外头只隐约见到很模糊的影子。又宽又软还带着丝丝清香的大床让诀衣很满意,帝和躺下来搂着她时,半分扭捏没有,满足的贴进他的胸口。

半夜,林中的风声刮醒了诀衣,她想翻身换个姿势躺着,睡梦里的帝和下意识的将手臂收

紧,不让她离开自己半分。

被抱紧的诀衣轻轻的笑了,心中不免为之一动。

这一心动,出了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