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一章 一木一浮生7

云山厄境之后,过了五日。

帝和与诀衣虽没有夫妻之实,可两人的感情与日俱增,诀衣从躲帝和的亲昵到躲不开他的亲吻,到后来他若探过来亲热,她会温柔的迎着他。俩人的眉目之间,情浓意深,她渐渐打开了心,而他则越发的喜欢亲近她,对她的呵护愈发细致了。

抱着诀衣坐在轿帘的下面,帝和给她剥小坚果,这会儿可着实体会到了已婚男神那些个嘚瑟的味道了。有人爱慕自己,和有自己的女人,感觉完全不同。难怪星华千离看别的男人总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得意,有媳妇儿怎么了,有儿子怎么了,搁别些男人面前翘尾巴也就罢了,在他的面前可要免了。他不是没身份娶,如今也不是没女人娶了,回头若还能回佛陀天,定要让他们好好瞧瞧,生闺女这种事,他们不行,他帝和很行的。

把剥掉壳的小坚果肉喂到诀衣嘴里,看着她吃下去,帝和深深体会到,某些娶了媳妇儿的人为何没时间外出了,一颗心都在自家媳妇儿身上,寂寞无聊的时候,玩自家媳妇儿,趣味横生,哪里还会觉得无极时光漫漫无尽了无生趣呢?他还没把身前的这只野猫拆骨吞到腹中呢,看着她便不由自主的想亲热她,那些个尝到味道的男人,如何能受得了煎熬的苦。哎,果然是十丈红尘莫沾惹,沾惹其中难脱身呀鲎。

有些个滋味,没尝到的时候,不念不想。得了那份滋味儿,便难以戒掉了。

勾了帝和一缕发丝在指间把玩的诀衣看着前面不见边际的蓝天,“天马飞的虽然很快,可我们赶了十多天还没到呢。”

“不急。再过些日子便近了。”

过些日子……

诀衣的心暗暗沉下来,他还以为她不知道他在不久后要回异度世界。他的隐瞒,她能理解。他的好心,她很感激。但,她并希望他如此对她。在一起的时候对她真心,呵护她的时候细致入微,够了。在看不到的地方,将自己的感情隐忍或者付出,自以为自己的感情多么深厚真挚,这样的,她并不欣赏。心里有谁,奋力的走近他,陪在他的身边,这才是能触摸到的爱。爱着谁,却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做了许多又有什么用呢?无悔无求的付出与深情,感动的,只是自己一个人罢了。她不要他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为她做许多,只求他在她身边是真的。

“你这样不急不躁的,不怕时日不够吗?”诀衣轻声的问。

“什么意思?”

帝和一时不查诀衣话中有话。

“万一我们还没到九霄天姬宫便要回异度世界呢?又或者,在极西天没待两天便要回异度。”诀衣轻轻的问,“你想过吗?”

帝和的心暗暗疑惑,无端端的,她怎么想到去异度世界了?

“胡说什么呢。我们不回异度世界了。”

诀衣不像飘萝那样冲动,她不会在听到墙根的那天冲倒他面前质问他。也不像幻姬那样温柔藏忍,即使听到什么,也会埋在心里默默的思索。她是她,会想他为什么要隐瞒,会想她怎么样回应才是最好的。在几天前,她心里想的,是拖住他,不回佛陀天,也不让他回,让他拜托的朋友无法助她留在天界。最后,他们一起回异度世界面对血魔。可是如今,他们之间有情,不是恩情的情,她不想以瞒还瞒。开诚布公才是两人建立信任最好的方式。

“帝和,我都知道了。”

“嗯?”帝和笑着问,“你知道什么了?”

“异度世界的事。”

帝和笑笑,没当成一回事,“异度世界没事儿,我们回来了,你觉得我可能再回去吗?”帝和再喂诀衣一颗小坚果吃下,笑着道,“猫猫,放心吧,你是天界的女战神,不会去异度了。”

诀衣从帝和的怀中坐起来,转身看着他。

“你想自己回去,留我在天界。到了那日,你拜托了帝尊他们来帮我留下。”诀衣无所隐瞒的告诉帝和,“我回极西天,你其实是不愿意的,离佛陀天太远,你担心到时他们赶来不及时。”

“……”

诀衣盯着帝和的脸,“我,早就知道了。”

帝和声音微微有点低沉,脸色不太好看,“谁告诉你的?”

“我偷听来的。”

“……”

“我知道你想为我好。不过,你要不要听听我的自己的想法?”

帝和有一种很不爽的感觉。自己辛辛

苦苦种下的果子眼看要结果了,可是,一不小心被千防万防的贼人把果树给偷走了。完了后,偷走他果树的人跑他面前说,我知道你结的果子是送给我吃,但是我不想从你手里接过来,我把树苗挖走了,我自个儿看着它结果。

“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异度世界,我跟你一起回去。”

帝和想都没想的回绝,“不行。”好不容易出来了,再回去,闹着玩呢?

“你能回去,为何我不能?”

“猫猫你听我的,想办法留在天界,我回去之后,会再回来的。”

诀衣反问,“你凭什么肯定你能再出来?”他们这次能借白幻熹曜灵尊之力从异度世界回来,纯属意外,好运不会一次两次的降临,万年才得来的机会,又不像每天升起的太阳,乌云遮住了,等两天就能重现。

“你在天界,我必然会想法子回来见你。”

霎那,诀衣心颤一记。这话,她信。

“什么法子?”

“你先答应我,安心留在天界。”

“你是不是没法子?”只不过是为了稳住她的心,骗她而已。

帝和耐心的劝着,“我们能从异度出来一次,我便相信能出来第二回。这次你留下,下一次我留下。”她既然晓得机会难得,还想两个人一起回去吗?或许她在身边能帮他一二,但他还真不需要她相助,分开该是会想念她,但行事心中无牵挂,也算得是不错的收获。“我为何瞒着你独自回异度世界你既然知道,便莫再动心思想跟我一起回去,行吗?”

“你怕我成为你的包袱?”

帝和笑问,“你就不愿成为我必定要出来的缘由?”

为了成为圣尊娶她,他也会从异度世界回来的。她的清白和名声在他的手里了,不出来给她名份,他心里过意不去。

“我想想。”

帝和拉着诀衣滚进了大轿内,轿帘在他们的身后慢慢的垂下来,娇媚的女子被压在一片淡绿色的衣袍之下,心中仍然想着要与他同进退,而不是被他放在安全的天界,每日担忧着他,等着他。她不想苦等他归来,那份日日望,却日日望不见人的失落感,有过一次再不愿经历第二回。

正在帝和诀衣轿内吻得缠绵难分时,一个俏丽的身影飞到大轿的前面。

“小仙知虞拜见帝和神尊,诀衣天姬。”

帝和从诀衣的身上抬起头,微微蹙了下眉心,想解解馋怎么就这么难呢?

帝和坐起来,不理自己的衣袍有些不整,懒懒悠悠的声音里含着几分不悦,“何事?”

衣裳可谓是凌乱的很的诀衣整理着自己,轿帘外面的知虞说了什么话也没认真听,只晓得帝和没有二话的拒绝了她。

收拾好之后,诀衣见帝和衣衫不整,伸手给他理理衣襟,不想他对着她轻然一笑,一把将她拽到怀中,又亲上了。

诀衣双手用力撑着帝和的胸膛,分开两人的唇,小声的道,“再胡闹我可生气了。”

帝和搂着诀衣嬉嬉笑了。

“你回去告诉你师父,他的谢意我们夫妻心领了,别的勿需多礼。”

知虞为难的皱起了眉头。

“知虞知道神尊和天姬是尊尚大神,簿兮仙山并无厚礼敢在两位尊神面前献丑,所以我师父交代的事,我实在不敢不从。还望神尊和天姬能给知虞替师父报恩的机会。”

帝和道,“莫非你师父以为本尊还不能带着自己的娘子安全过那幽曦海吗?”

“神尊息怒。”

知虞吓得不轻,“我师父不是这个意思。神尊救了师父,原本师父想亲自来拜谢,无奈山中突生意事。加之小仙对幽曦海甚为熟悉,故而才让小仙来领路,还望神尊和天姬明察。”

诀衣倒也懂了,簿兮仙山的大仙让自己的徒儿来报答恩情。那幽曦海她虽然没去过,但也听说了,很是有些神奇的一片海域。过那片海,得十分小心,海水海风皆有异,若是不小心坠到了幽曦海的海阵里面,买个百儿八十年的,恐怕绕不出来。听闻,那片海可吃了不少叫得出名号的大仙大君。

“本尊说过了,心意领了,别的勿要再多言。退下吧。”

知虞为难,师父叮嘱的事,她不能不办好。可是眼前的神尊她更不敢开罪,该如何是好,她一时没了主意。

“此处离幽曦海还有多远?”

出声问话的,是诀衣。

知虞道,“三日后可到海边。”

诀衣望着帝和,“她既熟悉,便可帮我们避开诸多危险,不如收下她师父的好意吧。”

帝和刮了下诀衣的鼻头,“你不信我么?”

“信。不过,有知虞在,更多一份安心。”

异度世界的事还未解决,若在幽曦海再出岔子,该如何是好。他是万神之宗,修为法力自不必多说,但帝尊不厉害么,当年不也陷入过困境。他们如今可不比当时的帝尊帝后,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挥霍,他们俩人在天界的日子,数着过,能少遇到些麻烦,为何不免去呢。

帝和抬手托下诀衣的头,让她的脸贴近自己,气息拂过她细腻白皙的肌肤,“猫猫,我不想有外人打扰我们。”

原本诀衣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不想知虞在,毕竟她长得实在太像舞倾了,连她这个姐姐也能认错,帝和就更别说了。但听到帝和不想知虞留下的理由,她忽然决定接受知虞师父的好意。

“仅仅只有过幽曦海时她才在,你不想我安心么?”

“猫猫。”

“我想知虞在。”

“……”

帝和无奈,只得允许知虞留下。让一个弱女子在轿外追着他们,又是难以忍心,便让知虞进了他们的轿中。

看着帝和心里憋着不满发不得的样子,诀衣的心情变得极好,让知虞坐到她的身边,聊着幽曦海的事。而帝和则在懒洋洋的躺在一旁,眯着眼睛,看似睡着了一样。

知虞倒也懂得自己在此多有不便,除非诀衣问话,其余的时候,既不找帝和说话,也不会主动与诀衣多说一句,很乖巧懂事。帝和不是心狠之人,看得出知虞很敬畏他,倒也没多嫌弃她。只是,晚上休息时,他心里难免不悦。

诀衣与知虞睡在大轿之内,而他则因男子身,安歇在轿帘之外。

上一章
下一章